秋君

高达AGE Unknown Soldiers 04:「白狼」

高达AGE官方小说式外传启动!

Unknown Soldiers 04:「白狼」

联邦政府100年无战斗用MS的存在,但MS依然被运用到了不少领域,比如世界上最快最强最顶级的机体的MS.S(机动竞赛)组世界选拔赛!沃尔夫就是知名的MS赛车手……

Unknown Soldiers 04:CMS-F/06 Shaldoll-G

决定谁是真正的世界上最快最强最顶级的机体的MS.S(机动竞赛)组世界选拔赛,通称MSS格兰披治。

这是总决赛。沃尔夫•安尼亚高的爱机「Shaldoll-G」,正要进入殖民卫星 • 火神炮赛道中,被称为最后亦是最险恶的难关:但丁尖峰。

正正恰如其名的尖峰,这个区域是连绵不断的陡峭斜坡,在这之前为应对平坦的火神炮赛道而进行的机体设定,变得毫无用处。这殖民卫星原本是被建设为居住用,但被强行改造成格兰披治用的殖民卫星,由于受到粗糙的加固物料等影响,旋转力变得非常弱。在离心力等于重力的殖民卫星内部,这样的情况产生出彻妙的低重力环境,虽然未至于像月球表面那般低的重力,但却令习惯有土地的地方重力必定是1G的赛车手的直觉变得迟钝。

煞科战是禁止进行1000米以上跳跃的短距离赛,所以当初发表自本赛季闲始,得悉殖民卫星.火神炮也是其中一个比赛场地时,所有人均为这条赛道苦恼。在低重力下,稍有动作便会立即弹起的机体,因为害怕跳起而畏畏缩缩地前进—–这样的MS之间进行赛跑,无论怎样想亦难以期待展开一场精彩的比赛。这恐怕是因为某个大型赞助商打算将殖民卫星.火神炮硬销成旅游景点吧,不过如果比赛本身变得没趣的话,根本就谈不上是宣传或是甚么吧。

不过,商业世界好像并不是这样。

举办比赛是有意义的!当看到队伍的领队努力游说全体人员的样子时,沃尔夫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打冷颤般背后一凉。

结果我们只是夹在大公司之间而己……

虽然早就心里有数,而且亦看开了,不过再次冷静地见识到后,令沃尔夫心如刀割。

就连去挥无度冠军的证明「001」标志,在这种将会上演一场闹剧的舞台上,看起来也只像是小丑的化妆。

因此沃尔夫决定在煞科战,以最糟的方式起步。

起步位置是排位的第1位。在讯号灯熄灭的同时,沃尔夫故意令机体出现“小跳” 在起步的同时往前摔倒,自动平衡器发动令手的动作打结,这是新人偶尔表演的“舞步”

对Shaldoll-G而言,尽管所有控制机体的系统几乎均已被移除,沃尔夫还是将那串操作表演出来。

多亏如此,在首个弯位已经难以置信地跌至第9位。

而且之后,沃尔夫一边维持着第9位,一边像嘲讽般不断表演各种各样的舞步。

本来那是应该放弃比赛,或是因为危险驾驶而被取消资格,并立即禁止比赛的行为。

不过他的舞步实在太华丽了。

虽然只是刚刚开始比赛,观众的情绪已经达至最高峰,因为原本是弥漫着扫兴气氛的火神炮赛道煞科战,因此主办单位方面,并没有人勉强去阻止他。

责任问题,很快就决定在比赛后交由行政管理人处理了。

但是去到比赛中段,沃尔夫的计划出现了误算。在横跨普遍称为“河川”的殖民卫星巨大探光部分的长长橘梁上……在甚么都没有的直线赛道上,领先机群先后相撞。虽然第1位的机体因为先走一步而得以平安无恙,但之后第2位至第7位的机体撞成一团,并从桥上掉了下去 • 虽然铺着相当厚的玻璃的采光系统没有受到破壤,但离开宝道的6台机体并未能重返比赛。

为了嘲讽赞助商和主办单位,沃尔夫早就打算抛开比赛的胜负,但从没想到,竟然会跃升至第3位。

在沃尔夫前面的机体有2台。

其中一台是遥遥领先,排名第1位的机体。

而另一台机体正在沃尔夫的眼前,为了问沃尔夫之后的比赛要怎样进行,他停下来望向沃尔夫这边。

现在成为第2位的机体,是同队的菜乌。

由于比赛中禁上进行通讯,因此沃尔夫用手势示意他先走一步。但是菜鸟嚣张地不听指示,将机体挪开,作出让出赛道的动作。

假如在这里败给菜鸟,令菜鸟成为煞科战的冠军,在驾驶员积分上己经遥遥领先的沃尔夫,他的无度冠军宝座是早已无法动摇的。明明想将煞科战让给菜鸟,让他拿拿冠军的花束,不过那菜鸟是想藉此表现出他的志气吗?

「我并不打算认真地与正在月球漫步的对手比赛。」

沃尔夫后来才得知,那个菜鸟当时在驾驶舱中,好像曾经不屑地这样说。

「我知道了……」

继续这样拖拖拉拉,亦只会令观众感到没趣。沃尔夫轻轻碰向菜鸟的机体后,以第2位之名,开始追赶在第1位的机体。

当然,已经不再是用被菜鸟称为月球漫步的舞步。

以在马多拿工厂经过调校,将腿部特性发挥至最大的动作,Shaldoll-G开始高速奔跑。

终点在望,但丁尖峰最后的下坡。沃尔夫的视线内终于看到在第1位独自奔跑的深红色机体。

深红色的个人颜色,人称“红狐”︰“霍斯”的机体。

霍斯讨厌“红狐”这个外号。本身“霍斯”已经是绰号,却再被强加上一个外号,是其中一个讨厌的原因,但另一原因是“红色”的由来,本身是他所隶属队伍中的最大赞助商的大企业形象颜色。换而言之,被称为“红狐”的他并非因为其机体是红色,而是因为他是驾驶红色机体,因此才被称为“红狐”

一如以往的年度赛事一样,以数分之差竞逐年度冠的军沃尔夫与,霍斯正是竞争对手,不过,沃尔夫亦有着同样被擅自取了的外号,因此这点沃尔夫亦有所共鸣。

以前,当他达成前无古人的连续 5年蝉联无度冠军时,传媒对沃尔夫与其驾驶的高速Shaldoll-G相提并论,并创作了“白狼”这个称号,并将其广泛报导。

此外号瞬间浸透整个社会,但沃尔夫对“白”这表现感到不满。

「Shaldoll-G的G是GUTTER的G,是闪耀夺目的意思。对,我的机体并不只是白色,而是白银色。不应叫我“白狼”,应该叫我“银狼”才对…!」

令人置之不理,不会引以为傲的外号—-这就是霍斯这男人令沃尔夫感到某种亲切感的理由。

「不过啊,我与你不同,我的G有着传说 • 是马多拿的父亲告诉我的。传说的白色救世主是冠以G字,名为GUNDAM!」

在但丁尖峰独有的紊乱气流当中,被调校成火神炮赛道用,会产生强大下压力的背部机翼,正发出咯吱咯吱的哀号。

加上这下坡位于居住殖民卫星中不可能存在,终日没有日光照跃的区域,因此令水分凝结,穿上干燥平地用的干軚脚掌,其摩擦力等同是零。

弹起或是滑落。

Shaldoll-G的命运,看来只会是其中一个。

不过,借着沃尔夫的操纵,将调整至输出刚好力量的背部主推进器及控制两脚的喷嘴漂亮地同调,令Shaldoll-G的躯体就像进行高台跳跃的滑雪选手般,滑着降下这下坡。

沃尔夫透过显示器,凝视着无法解决乱气流及脚掌咬地力不足问题的霍斯的红色机体逐渐迫近。

「本来今次不想抢眼的,但我刚才决定了,这场比赛就是我最后的比赛。」

看起来就像因为悔恨而面容扭曲的红色机体,一直往后方飞去。

「小孩子的玩意,已经玩够了。」

穿过阴暗的区域,沃尔夫终于沐浴在太阳的光芒,以及于终点区迎接他的十多万人的欢呼声之中,跑着他的最后直路。

光芒万丈的华丽舞台(一场闹剧)……这就是格兰披治。

可是,在这个舞台的白色传说,并没有高达。为了令自己能够成为真正的“白狼”,必须前往下一舞台。

沃尔夫命令Shaldoll-G做出一直以来不曾做过的“胜利姿势”动作,自己亦在驾驶舱内高举拳头。

「再见了,我玩得很高兴。」

Shaldoll-G在冲过格子棋和沃尔夫露出微笑,正正是同一时间。

第四回完











发表评论

  1. zhere说道:

    [喇叭] 吐槽不能……

  2. H2O说道:

    起码来一个MA形态是 赛车之类的高速形态再来说是赛车用吧  [囧]

  3. 给跪了,这是什么黑科技货色?!

  4. shikken说道:

    貼滿贊助的賽車手啊

  5. 终孽剑士说道:

    沃尔夫的黑历史啊………

  6. Young说道:

    类似F1方程式的MS.S方程式……还有不同赛道!这个设定得懂赛车的人来写……我找人去! [挨揍]

  7. White Glint说道:

    AGE1 的小尾翼之由來…?!

  8. combine929说道:

    From:White Glint:
    AGE1 的小尾翼之由來…?!

    age-1的“尾翼”实际是天线,和感测器等连动用于发送战斗中采集的数据等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