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TBS
关注:1253帖子: 11962
查看: 2832|回复: 21

[连载汉化]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外传小说 狩猎不死鸟(下)

[复制链接]

alucard1120

签到天数: 265 天

[LV.8]以坛为家I

25

主题

292

帖子

2万

积分

lv8 金刚四傻

Rank: 8Rank: 8

积分
21386
发表于 2018-2-9 22: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外传小说 狩猎不死鸟(下)
Mobile Suit Gundam Unicorn Novel: Phoenix Hunting

出版社:角川书店
发售日:2016年03月26日
售 价:700日元(+税)
作 者:福井晴敏
插 图:虎哉孝征
人物设定:安彦良和
机械设定:Katoki Hajime

【内容简介】

大文豪福井晴敏再次补完的小说版『高达独角兽』的最新外传,平行于正传的黑历史故事!

宇宙世纪0096年,此处还记载了公式记录中无法存留的事件,《拟・亚伽玛》与新吉恩的最终决战前一支联邦小分队所进行的机密任务,作战名被称作「狩猎不死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来源:G风暴      翻译:Alucard      校对:GMACE78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汉化者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狩猎不死鸟①


    “约拿•巴修塔,C006。出击!”

    做完了离舰申告之后,装备全重量过六十吨的“全武装杰刚”从甲板上被弹射了出去。在被瞬间最大5G的加速度压在身上的状态下,我在射出甲板的一瞬间踩下了踏板。

    如跳雪选手般,微微体前屈从弹射甲板滑出去的“全武装杰刚”,在飞入真空中的同时背包的主喷射口被点着。由于“大马士革”和我原部队同样都是格拉普级巡洋舰,因此我对于弹射甲板的长度了如指掌。在对自己点燃喷射口的时机给出满分后,我开始着手检查与母舰之间的激光通信,接着确认了率先出发的僚机的位置。

    就算不是在战场中,能使电子装备失效的米诺夫斯基粒子也会残留在空间中。特别是在这个暗礁宙域,漂浮着的残骸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磁性体,使过去被散布的米诺夫斯基粒子难以扩散。在这样的宙域中必须要注意的,就是让母舰和自机之间的激光通信能保持通畅。在无法使用雷达的宇宙空间中和母舰失散的MS会有怎样的结局,连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知道。

        亲手击沉母舰,并在宇宙徘徊了半年之久的“不死鸟”,这点可能就不适用了吧。打断这些思考,我跟在了率先出发的五机的末尾。这次出击,除了队长机外其余全机都携带了高能火箭筒。要瞄准高速移动的“不死鸟”,亚戈队长判断出用霰弹包围攻击方为上策。追求一击必杀的,只有装备了狙击步枪的队长机。虽然基本战术是用霰弹驱逐后,再用“海蛇”捆住捕获,但是参谋本部并非执着于生擒“不死鸟”。在那怪物般的机动力前面面相觑的猎人队成员们,应该也一样吧。

        所以,视情况,也许不得不阻止队长机使用狙击步枪。无论用何种手段……这样想着,我无意识地咬紧了牙关,把索敌传感器开到了最大,监视着周边情况。从开放的通信频道中,“真是的,连冲个澡的时间都没。” 传来了德劳大尉的牢骚声。

        “不是没有探知到母舰吗?那样不停猛飞的话,那家伙的推进剂应该没剩下多少了。”

        “这些没关系啦。那家伙,是用背上的翅膀在飞。”

        对于这模棱两可的玩笑,大家都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大家听着,”亚戈的声音响了起来。

        “正如之前所说,约三十分钟前在前进方向宙域观测到了爆炸光。恐怕,是‘L1结合点’被破坏了。”

        在地球和月球的引力互相平衡位置的拉格朗治点,其中在地球和月球的连线之间的被称为L1,这个暗礁宙域也在其区域范围。在两个天体的引力互相作用的中间点,聚集了大量过去战争所造成的铁屑,形成了高密度的残渣之海。

        而“L1结合点”,是设置在L1宙域的巨大太阳能发电卫星,在宇宙开发初期所建造,作为来往宇宙船舶的中继基地,被亲切地叫成守望地球和月球间海域的宇宙灯台。“L1结合点”可能已遭完全破坏的消息,和“不死鸟”被探知的时机正好重叠在了一起。

        就距离来说是相差了数万公里的宙域,应该和“不死鸟”没有关系。说明在这片L1宙域,同样发生了另一起大规模战斗。“与此同时,潜伏在各SIDE的新吉恩残党舰队也开始有大动作了。”亚戈继续用严肃的声音说着,我依旧咬着牙。

        “从‘工业7号’开始,达喀尔和特林顿基地相继发生战火,这次又回到了宇宙。虽然我们的任务没有变化,但之后撞见前往L1的新吉恩舰队的可能性很大。全员,不要放松警惕。这个宙域已经变成了战场。”

        “明白。”和其他僚机一同回答后,我的目光凝视着正面的屏幕。被天体观测用CG补正的全周天屏幕上,作为标记的恒星和星座以不自然的大亮点闪烁着,宇宙空间则显示得稍有些蓝。虽然机师可以任意调节色调和星星的大小,但那也只不过是机体传感器有效半径内的影像。只看得见经过的残骸,在数万公里的那一头所发生的战斗是无法知晓的。

        根据情况有可能会中断现有任务,转为和新吉恩战斗。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忍住了想击打显示屏的冲动,我意识到了内心的焦躁不安并继续看着正面。“新吉恩的那些家伙们,真的打算再打一仗吗?”通信出来德劳的声音,让绷紧的神经变得更为紧张。

        “不吸取教训。‘夏亚的叛乱’后,似乎也在不断增强着战力。”

        “无所谓啦。比起追那头怪鸟,倒不如和吉恩干一架来得好。”

        “说了别掉以轻心。现在开始,封锁通信。加强周边警戒。”

        在亚戈说完后,通信被切断了。我并没松了口气的想法,而是漫无目的地控制着主摄像机,在虚空之中上下左右不断地索敌。距离探知到“不死鸟”的地点已经很近了。如果它还在这一带徘徊,应该就能发现从机体中渗出的蓝色磷光——

        “听说过精神骨架吗?”

        在唯有引擎轰鸣声的寂静之中,几天前埃斯科拉说的话涌上心头。就和那时一样,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那是一种为MS而开发的构造材料。将金属粒子大小的电脑芯片封装进材料里。原本是装在驾驶舱周围,使机师的感应波增幅,提高赛克缪反应速度用的,然而RX-0全身都是用精神骨架来制造。感应波……总之就是用可以对人的意识做出反应的金属制造而成的机器。”

        按照约定,把我编入“不死鸟”搜索队的手续都准备完成后,和埃斯科拉在最后一次碰面时他说了那些话。当时只觉得是在吓唬我好让我反悔,没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当然,操作界面也是过去的任何机体都无法比肩的。被称为NT-D的管制系统一旦发动,机体的控制就全部由机师的感应波来执行。也就是说,连操纵的必要都没有了。但是它有个缺点,如果长时间发动的话,里面机师的肉体会撑不住。为此,发动持续时间被设定了限制。NT-D发动后,最多能持续五分钟。如果超过的话,便无法保证机师的生命维持。就算,是强化人也……”

        NT-D发动后的样子,是拥有V字天线和双眼的“高达”形态。对于目睹了记录影像里那怪物般身姿的我来说,确实是这样没错,埃斯科拉并不是在吓唬我。

        “根据记录来看, ‘不死鸟’发动状态并没有超过限制时间。机师的生命信号,在发动之前就已经熄灭了。因此生命信号的熄灭只是通信系统故障,机师还尚幸存,这样的可能性并非没有……毕竟,对于精神骨架就还有很多未知的部分。比如感应波集中过多的话,会引起发光,并转化为物理能量的现象也曾有发生……啊,不,这和本次事件并没有关系。总之,精神骨架还拥有很多开发组都无法预见到的特性,因此无法下定结论。官方对此中止开发,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无法控制的东西,是不能称作兵器的。这一原则,在我们对强化人的过剩开发中深有体会。真是讽刺……”

        埃斯科拉说完后轻笑了一声,也许是在嘲笑着被区区士兵用过去经历来威胁的自己。又或许是嘲笑明明无法负起责任却放任新技术突飞猛进,自己将自己送上绞刑架的可怜人类。最后,我心想着也许这男人也已经崩溃了,怀着郁闷的心情听着埃斯科拉回忆往事。

        抛弃了过去,若无其事地坐在将官的椅子上,然而背负这原泰坦斯这一十字架的心却无法平静。也许埃斯科拉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被像我这样的人揭露过去罪行的这一瞬间。为了赎罪……不,只为了能和知道真正自己的人面对面,吐出深藏心中已久的真心话。因为他明白这些话憋久了就如同脓包,会将身心都腐蚀。

        “我有一个梦想。将上了宇宙的人类会进化这一新人类思想……将吉恩主义驱逐,人类再一次团结一致的梦想。强化人和NT-D……只要技术产物能凌驾于新人类的话,就不会再有人说那是人类的进化形态了吧?”

        “国家、民族、宗教……以前,人类只在地球上生活的时代里,差别和偏见将人类四分五裂。突破了这些禁锢,人类成立了联邦这个统一政府……终于迎来了宇宙世纪。在这广阔无垠的宇宙中,人类这一种族究竟如何生存下去。这本应是今后,宇宙世纪人类的重大课题,吉恩主义又让人回想起了从前的偏见和差别。通过新人类和旧人类这样的词汇……不觉得这是种倒退吗?所以我们才——”

        咚,轻微的撞击感从机体传来,吹散了记忆中的声音。

        我立即恢复了自身意识,目光迅速地做着机体检查。只见携带着狙击步枪的队长机,用左手抓住了我的“全武装杰刚”的脚。

        “约拿中尉。刚才抱歉了。”

        通过自动打开的接触通信,亚戈的声音传入了驾驶舱。“没关系……”我随即回答道,同时确认了散开中僚机的位置,之后俯视着全周天屏幕中正抓着脚跟同航的队长机。

        “我可能是太累了。居然向部下发泄关于作战的不满……”

        “那个,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因为队长,是必须将队伍的安全放在最优先位置的。”

        “就算如此,一开始就把你当成间谍也是不妥。让你有了不愉快的回忆。”

        此时,我听到了犹如在机体极近距离发出的声响。如同在思考如何打发时间时,被人用小石子仍中了脑袋一般,我皱着眉头凝视着队长机的头部。

        “那已经是十年以前的事了。和这次一样,不知情的人们被召集而来组成一队。那是一次护卫任务。某艘船,在殖民卫星的外壁上进行着某种工作,我们被命令谁都不能接近现场。所以不知道那是什么工作。我们只是执行周围的警戒,就连那里搬进去了什么都不清楚。等知道真相,已经过去许多年了。地点是SIDE1 30号殖民地。”

        我倒吸了一口气,凝视着像是垂着脑袋似的队长机头部。宇宙居民里不可能会有人不知道“30号殖民卫星事件”。那是泰坦斯犯下的罪行中数一数二的虐杀行为,也是反地球联邦运动勃发的导火线。亚戈当时就在现场。毫不知情的他,被分配了守备任务。就连泰坦斯的成员都不是,只是身不由己——

        “事后得知……那是G3毒气。就因为在那里举行了大规模反联邦游行,泰坦斯的家伙们就痛下杀手。把毒气注入密闭型的殖民卫星内,里面的人根本无处可逃。一千五百万居民被杀害。参加游行的,和没有参加的。女人,孩子,婴儿,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那是犹如地狱般的景象。”

        无言以对。我对脚边的队长机似乎产生了宛如铅块般沉重的错觉,逃避般地将视线看向正面。

        “不知情,这样的借口是行不通的。无论当时如何,我都是帮凶。现在也经常做着噩梦。我在那座殖民卫星里,知道马上就会有毒气被注入进来。在街上不停跑着,快逃,快逃地大喊着,却无法发出声音。周围的人漠不关心地走过。公园里孩子们在奔跑,年轻的妈妈在哄着婴儿。目光对上的只有一个在窗边晾衣物的女人。不知为何那是我的母亲,然后……”

        当时不知道——亚戈边哭边重复着,他们究竟何罪之有?我不禁思考着。

        无知之罪,并非是这样。他们的罪过之所以被认定为罪过是由时间所证明的,在彼时彼刻的他们无从判别自己行为的对错。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当了一枚耿直的齿轮这样的罪。是连罪都称不上,谁都可能会陷入其中的阴暗陷阱……

        “如果有死后的世界存在,那一定,是为我而准备的地狱吧。”

        “不会的……!队长只不过是——”

        在望向脚边的队长机时,我声音不禁变得粗野起来。不自觉看到了机体从内侧爆炸,无声四散的光景。

        “队长?!”

        “说了些无聊的话呢。”

        接触通信传来依旧是平常的声音,我用力眨了眨眼睛。

        和之前一样,亚戈的“全武装杰刚”仍在脚边。

        是幻觉……的话也太过真实了。我打开了头盔的罩子,反复确认了数次。莫名其妙。我确实看到了队长机爆炸,碎片四散,但队长机仍好好的在那里。附近除了僚机并无其他。只有冰冷的真空和无垠的黑暗延伸向远方。

        “因为有过那样的事,所以对这种机密任务比较敏感。不要在意。刚才的事情就……”

        亚戈的声音还在继续。然后逐渐变小——不,五感所捕捉到的信息全部都在远去,我感觉到有另一种不同的什么正在从体内深处涌出。

        呼吸急促。心如鼓雷。太阳穴能感觉到一跳一跳,但却并不疼。肉体的知觉,犹如远在天边。而某样更为巨大的东西,在头脑深处未知的某种东西正在蠕动,试图和我联系在一起。

        在天边,又在内心深处。在远离表层意识之下,就连睡眠也无法到达的意识海底,那东西开始苏醒,呼唤着我。约拿,约拿……用令人怀念的语调不断重复的“声音”变成了一道光从额头射出,脑中微弱的残光四散而去。

        ——约拿,躲开。

        清楚地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反射性地拉动操纵杆,踩下脚踏板。

        我的“全武装杰刚”突然点火,如同要甩开接触中的队长机般开始加速。“约拿?!”亚戈的叫喊从通信器中冲出,而我凭着直觉用全身力气喊了出来。

        “全机,散开!”

        响彻了通信频道的这一声,使得密集在半径约五百米范围内的六机一下子向四周分散而去。迅速的条件反射,不愧是从各队选拔来的S级机师们,然而完全回避的时机已经错过了。几乎在同时,米加粒子弹粗壮的光轴飞奔而来,击中了附近漂浮着的碎片。

        爆炸的光球鼓起,冲击波袭向了散开的各机。我一边检查机体损伤,一边把视线不停转向周围。沐浴在飞散的残留光束粒子中,有几台机体的表面已经被烧焦,好在机体并没有被击毁。全员安全。

        “畜生,真敢打过来!”

        “‘不死鸟’?在哪里!”

        “各员,C队形!下一波要来了!不要放松警戒!”

        亚戈喊着,最先调整好姿势的队长机点燃了主喷口。我无视命令将机体反转,“全武装杰刚”向着僚机的反方向飞驰而去。

        叮的一声,蓝色的磷光闪烁。我能看到。虽然还在机体的探测范围外,但我能感受到其存在。黄金的不死鸟在碎石的间隙中行云流水般地翱翔。对宇宙中的呼唤声我不经意地轻声询问道:

       “是……丽塔吗?”,然后使机体再次加速。在无数残骸游弋的另一边,和星光混同在一起的蓝色磷光微微闪烁,“可恶,找不到!到底在哪里?!” 德劳的声音从通信传入耳中。

        “是那个光束马格南吗?!和舰炮差不多啊!”

        “大家冷静!保持队形。约拿,你去哪——”

        沙沙的噪音响起,通信已断开,光束的光轴再一次从我头顶掠过。的确非常粗。我察觉到这并非MS携带的标准光束步枪,而是舰艇主炮等级的米加粒子弹,然而问题在于它飞来的方向。

        蓝色磷光在遥远的前方飞舞。刚才的光束,则是从更被北上方射过来的——

        “别的方向……?!”

        ——来帮忙,约拿。

        那个“声音”再次窜入脑中,我反射性地举手却敲在了头盔上。

        “什么……?!”

        ——那个东西,是不该存在于这世界的东西。

        “什么,你在说什么?!”

        ——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回应了我的你的话。

        配合着脑中响起的“声音”,前方闪烁的蓝色磷光划着一道弧线朝这边接近过来。将背部盾牌中溢出的光作为翅膀,如鸟般外形的黄金不死鸟在虚空中飞舞。转眼间已来到面前,面罩深处的双眼闪着光,不知是哪的光景在驾驶舱内扩散开来——

        狭小,单调的房间。除了床以外什么都没有,这里是分配给我的一间官兵宿舍。

        我坐在那张床上。整个人都消沉着,一副悲伤的样子。是的,我,从同一孤儿院长大的那个人……“红葱”事件后幸存下来的那个人,听说了丽塔的事情之后的那个夜晚。

        那个时候也下着雨。我坐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做。然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在抬起头时,看到了。丽塔·博纳尔就站在眼前。

        和从前一模一样,还是十三岁时候的样子。当然,我并不知道这之后的丽塔是什么样。我对此毫无疑问,看着眼前微微发光的丽塔。半透明摇曳的影子般,带着确实的存在感看向我,说道。

        “约拿,来这里。需要你帮忙。”

        要做什么?带着疑问的脑袋并未多想。既然她有求于我的话,我必然答应。这是我欠丽塔的,无条件。我伸出了手,丽塔也同样伸了过来。丽塔带有体温的指尖碰到了我的手指,就在我想抓住的一瞬间,她如同幻影般消失不见了——

        “关于你的事情!早就已经忘记了!”

        那只是意识在一瞬间的游离。我叫喊着,将机体的喷射口开到最大。

        突然加速的“全武装杰刚”,向着接近眼前而来的“不死鸟”伸出了手。“不死鸟”就在被抓到前翻了个身,“全武装杰刚”那只模仿人手的机械手掌抓了个空。“不死鸟”散落着蓝色磷光华丽地回旋,如同在邀请我般向远处飞去。额头上的独角——象征着鸟羽的黄金独角闪着光芒。

        “我给你写过信。一次次,一次次……然而,都没有回音!”

        手指快速在火力控制装置上操作,将选中的“海蛇”举到正面。只见发射出去的钩子带着钢索,缠在了“不死鸟”的脚上。

        “我不知道会那样。如果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多好。你竟然……你竟然被当成实验动物般对待……!”

        抓着绷直了的钢索的另一头,一边喷射一边往回拉。本以为会抵抗,但是“不死鸟”轻快地转了个身,带着蓝色磷光朝这边冲过来。

        “明明都已经死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出现在我面前!”

        瞄准画面捕捉了正面直冲过来的“不死鸟”,机体拿起来挂在腰部的高能火箭筒。是的,早已经死了。在看到那个幻象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但是,即便如此,我来这里就是为了——

        相对距离在缩小。瞄准画面中,标识为RX-0-3的机体不断扩大。那是在测试时失控,夺走了二十多条生命的恶魔。丽塔的灵魂寄宿在机体中的黄金不死鸟……!

        无法攻击。我并不是为了攻击它而来。闭上眼的瞬间,“不死鸟”从我头顶上穿过,脚上依旧缠绕着“海蛇”的钢索朝着上方飞去。

        原本松弛下来的钢索又瞬间绷紧,冲击猛然间传入驾驶舱。还来不及调整自机的姿势。被展开了磷光之翼的“不死鸟”拖拽着,我的“全武装杰刚”如同空中的羽毛。

        “电击……无法启动?!”

        明明系统正常,“海蛇”的电击机构却没有反应。被加速的G力压在身上的同时,我设法调转机体,用喷口进行紧急制动。被牵引的“全武装杰刚”改变了姿势,机体各处的喷口喷射,对抗着“不死鸟”的牵引。尽管“海蛇”绷直的钢索上拉着重物,机体的速度却完全没有下降。被“不死鸟”怪物般的推力支配,我的“全武装杰刚”不断被拖入暗礁宙域的深处。僚机……已经在探测范围之外。

        “这怪力……”

        虽然放开“海蛇”就能简单地脱离,但是办不到。如果在这错过的话,就再也见不到了。拉着我,在碎石中纵横翱翔的“不死鸟”印在屏幕的那头如鸟般摇曳,如此光景令我想起了曾见过的场景。为了寻求不死之血,猎人拼命地接近被绳子缠住的不死鸟……他最后是怎样的结局呢?没错,终于抱住了不死鸟后,却被其身上的火焰给烧死了。最后不死鸟也燃烧殆尽,在灰烬中诞生了新的不死鸟——

        这只是神话传说。现实中并没有这样的鸟,眼前的“不死鸟”也只不过是一台机器。就算核融合炉能实现半永久启动,喷射器没有了推进剂的话在宇宙中也只不过是一具毫无用处的机械人偶……但是,从机体里溢出的蓝色磷光是什么?并不是推进剂在燃烧时发出的光。好似渗入了视网膜般的那道光,就如同这文字的字面意思从机体的深处溢出。

        “并非喷射器的闪光。难道是精神骨架的光芒……?”

        ——小心。敌人就在附近。

        “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将视线从“不死鸟”上移开,对周围进行三百六十度的快速精查。

        “你说敌人……?”

        在这种状况下,什么才是敌人。就在这样的疑问刚从脑袋中蹦出的时候,全周天屏幕的一侧亮起了光束的光芒,机体突然被往前拽去。

        就在同时,大出力米加粒子炮弹的粉色光轴从虚空中穿梭而过,飞散的粒子像小石子一样撞击着机体。如果“不死鸟”没有拉一把的话,可能就会被击中了。在竖起鸡皮疙瘩的同时,我掌握了光束飞来的方向,将索敌感应器集中到了那一带宙域。

        米诺夫斯基粒子的浓度在上升。说明正在接近散布。拥有远距离米加粒子炮,还能散布米诺夫斯基粒子的对手,那么敌人不是MS。得出结论的瞬间,短暂的警告音在驾驶舱内响起,自动打开的放大窗口里捕捉到了躲在阴影中的敌人。

        果然不是MS。是舰船的形状。几乎是等腰三角形的船体,散热板像膀一样向左右伸展,这不是联邦军的设计思想。

        “战舰……新吉恩……?!”

        对照数据显示,是姆萨卡级轻巡洋舰。还未等我看完显示的数据,姆萨卡级的二连主炮就开火了。“不死鸟”抢先一步将我拉走,就在刚刚好的距离和光轴擦过,我察觉到在姆萨卡级的背后还有另一个影子存在。

        和姆萨卡级差不多大小,但说是僚舰的话形状又太过奇特,相互间的距离也太近了。那是由三角结构的骨架所组成的巨大立方体,不同于姆萨卡级并没有开火,安静地待在那里。如同正在建设中的高楼大厦……不,是脚手架。舰艇在船坞里建造的时候,覆盖在船身上用于当落脚点的脚手架。仔细看的话,姆萨卡级的船尾伸出数根钢缆,正在对那东西进行拖航。不说战斗力,就连自航能力都没有的那个物体中,那个东西正沉睡着。那正在建造中的巨大身躯到处闪着焊接的火光,连同脚手架一起被拖航着。

        ——那就是敌人。在醒来前把它击沉。

        那个“声音”说道。已经理解了全部状况的我还是犹豫了,“醒来……什么意思……”,我低语着。

        ——快。他们也在正在犹豫不决。在“核心”合体之前。

        “是让我去击沉那艘战舰吗……?”

因此才呼唤了我。内心深处若隐若现浮现出对此事的认同感,被这多次的炮击所吹散。对手虽然作为舰艇来说是属于小型,然而也是拥有四门连装米加粒子炮和刺猬般防空机关炮的轻巡。可以说是完全的劣势。被“不死鸟”来回牵引着,在炮火的间隙中穿梭,“不行!只凭我一机……!”我失声大叫着。出其不意还好说,对面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至少等猎人队的僚机到达——

        ——这台机体能办到。赶快,舰载机就要起飞了。

        “声音”开始变得紧迫,我竖起了浑身汗毛望着姆萨卡级。斜着沿船头设置的两条发射跑道的起始点,格纳库的舱门正在打开。姆萨卡级的MS搭载数是四机……不,是六机吗?无论怎样,远离了母舰的猎人队不知道会有复数的敌机出现。在和敌机战斗时,会让姆萨卡级逃走。一心想运送那个东西的姆萨卡级,一定不会执着于回收舰载机。在这里被它逃走了,就不会有第二次接触的机会。若是姆萨卡级到达“工业7号”,那东西就会被交到那个人手里。

        “混蛋!”

        并非下定了决心。而是无法忍受他人“既知”的压迫,肉体为了逃避而开始行动,这种说法更为贴切。怎么了,我打算干嘛?困惑,恐惧之中,我将自机手里的“海蛇”丢开,举起高能火箭筒。“不死鸟”缠在脚上的“海蛇”滑开,向着我的后方退去,我背对“不死鸟”朝着姆萨卡级踩下了踏板。

        横向躲避着仍闪着火光的米加粒子炮,背部和腿部喷射口全力喷射的“全武装杰刚”向着姆萨卡级冲锋而去。躲避着犹如针山般射来的防空机关炮,向着敌舰正面而去。我一定是疯了。在面对敌舰时,理论上应当从炮火较少的船底部,或者迂回至后方,没有人会蠢到从防守最严密的正面进攻。然而仅靠一台“全武装杰刚”的火力要击沉敌舰,只能瞄准舰桥和燃料仓这两个地方。相对的,敌方被弹面积也会变小,但是只要不射偏就行了。

        如同是王牌机师般的想法。这到底是我的“既知”呢,还是我脑中那个什么的“既知”呢。我放弃了追究,解除了举在腰边的高能火箭筒和其他全部武装的保险装置。

        越过雨般的火线,在姆萨卡级正面一跃而上的“全武装杰刚”依次解除了双肩上导弹的卡扣。与此同时,姆萨卡级的船头发射了两枚导弹,朝着它正面的愚蠢敌机直飞而来。三座米加粒子炮台转动,瞄准了这边,我把全身的感情化为声音喊了出来。

        “上啊!”

        高能火箭筒连续射出炮弹,并发射了双肩上共六枚的导弹。接着将藏在腕部增加装甲内的榴弹发射器用炸药推了出去,一瞬间,被无数炮弹的发射烟幕笼罩的“全武装杰刚”成了蓝白色的烟块。

        最快接近目标的高能火箭筒炮弹,在姆萨卡级发射的导弹接近时炸裂了开来。四射的霰弹将导弹诱爆,两团巨大的火球在“全武装杰刚”的眼前绽放。穿过火球,六枚导弹击中了姆萨卡级,一枚击中燃料罐,一枚击中舰桥,爆炸的火光在船体上膨胀开来。其他的导弹分别击中了主炮,还有弹射甲板,复数个火球将姆萨卡级吞噬。舰内也开始了诱爆,刚准备打开的格纳库舱门被内部的压力吹飞,只见从里面吐出了散落的MS手脚,我在主炮发射过来之前率先离开了这里。

        迂回到舰底侧,将高能火箭筒剩下的炮弹全部打光。装备在舰底的主炮被击飞,散热板从根部断裂,燃烧的碎片和燃料如同内藏般从裂开的舰底喷出来。我从那岩浆般的灼热瀑布中逃离,绕到了姆萨卡级的侧面,用换上了预备弹匣的火箭筒继续射击。主喷射口爆炸的火焰扩大开来,船体开始慢慢瓦解,随着最后的一次大爆炸,化为了一团巨大的火球。

        连接在舰尾的钢缆被弹开,包在那个东西外面的脚手架被暴风吹散而去。虽然想破坏掉它,然而“全武装杰刚”已经没有弹药了。只要击沉了母舰,没有自航能力的脚手架同周围的碎屑一样只是垃圾而已。我自身,在被姆萨卡级的爆炸波及使得机体不停晃动中,“做到了!我做到了……?!”一边大喊道。做到了。确实做到了。王牌机师唾手可得,仅凭一机就将敌舰——

        ——还没完。“核心”还在。

        “声音”冷静地说道,我表情僵硬地朝姆萨卡级的方向看去。

        被绝对零度的虚空所冷却,快速汽化的火焰中,一台MS从姆萨卡级的残骸中飞了出来。扩大窗口捕捉到了那台机体,我瞬间绷紧了神经凝视着CG合成图像。

        对照资料显示为,MSN-03“乍得·德卡”。同如今的新吉恩机体一样,是袖口有装饰了纹章的“戴袖的”,但是机体却是三年前“夏亚叛乱”中确认到的赛克缪机。也许是没有预备机的关系,一条手臂被换成了其他机体手臂的“乍得·德卡”,从火焰和气体的漩涡中脱离向着脚手架接近而去。

        必须要阻止它。

-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2 +3 +3 收起 理由
Young + 2 + 3 + 3 高达UC小说接近完结!ヾ(◍°∇°◍)ノ゙.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Young

签到天数: 259 天

[LV.8]以坛为家I

870

主题

8492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1151

甲作战勋章·出击!礼号作战甲作战勋章·第十一号作战压鲸勋章Ⅳ圣诞花环

发表于 2018-2-10 16: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最终完结,NZ999登场!ヾ(❀╹◡╹)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live12th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83

帖子

1万

积分

lv7 不幸姐妹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422
发表于 2018-2-11 03: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aysails

签到天数: 358 天

[LV.8]以坛为家I

0

主题

75

帖子

1万

积分

lv7 不幸姐妹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20
发表于 2018-2-11 09: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r.Funk

签到天数: 8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1

主题

1584

帖子

2万

积分

lv8 金刚四傻

Rank: 8Rank: 8

积分
26941

圣诞花环

发表于 2018-2-11 10: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阿鲁卡多少爷的汉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克西高达

签到天数: 59 天

[LV.5]常住居民I

0

主题

31

帖子

1998

积分

lv4 魔王双势

Rank: 4

积分
1998
发表于 2018-2-12 09: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的看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血凰

该用户从未签到

15

主题

1712

帖子

1万

积分

lv7 不幸姐妹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914
发表于 2018-2-13 13: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意最后一段。NTD之前有提到是新人类消灭机器,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肉体上消灭NT。这篇里面则提到“如果强化人+NTD可以和新人类一样强,那么就能确定NT不过是稍微强一点的变种人,也是可以被复制和超越的。从而破解新人类神话”,还包含了心理上的意义

点评

我记得动画里弗朗托站在舰桥旁观刹帝利大战独角兽的时候,他也说过类似的话:在被技术的产物所驱逐的同时,新人类的神话就基本上彻底破灭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二独裁者

签到天数: 37 天

[LV.5]常住居民I

2

主题

31

帖子

565

积分

lv3 赤城吃撑

Rank: 3Rank: 3

积分
565
发表于 2018-3-5 09: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们的汉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UYUSI

签到天数: 67 天

[LV.6]常住居民II

0

主题

113

帖子

2679

积分

lv5 祥瑞三凤

Rank: 5Rank: 5

积分
2679
发表于 2018-3-5 10: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看看,不知道不死鸟的故事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lehehttahw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91

帖子

6748

积分

lv6 铃熊到任

Rank: 6Rank: 6

积分
6748
发表于 2018-3-6 17: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是主角觉醒了NT?还是不死鸟的机师把思想传递过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信息

本版官微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5-21 08:58 , Processed in 0.416346 second(s), 50 queries , Gzip On.
 浙ICP备09087371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68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