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5- 拉普拉斯的亡灵(2)

Gundam UC Novel05 拉普拉斯的亡灵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5)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独角兽」最新指出前往「拉普拉斯之盒」的坐标,竟然是宇宙世纪元年被爆破的首相官邸「拉普拉斯」的史迹。为了进行搜查,巴纳吉和ECOAS队长塔克萨同行,再度搭上「独角兽」。在他们身后,弗尔·伏朗托与麾下的「带袖的」黑影也正悄悄逼近。在这因缘纠葛的宇宙世纪开辟之地,等待着巴纳吉来临的亡灵究竟是什么身份?而降落地球的利迪与米妮瓦,将面临的命运又会是……?宇宙世纪高达长篇小说最新作,宇宙篇暂告一段落的第五集登场!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5 拉普拉斯的亡灵
1
2
3

※ 二 ※

UC 0079 1月20日这一天,天坍下来了,透过吉瓮公国军的手,有殖民卫星掉到地球上。

为了将地球联邦的命运比作没落于旧世纪的霸权国家,这次的行动被命名为不列颠作战。这颗砸载地球上的殖民卫星是吉瓮独立战争在同月三日爆发后,所做的第一次总结。从宣战开始仅仅经过3秒,事前展开好阵势的公国军舰队便同时发动攻击,并且即刻歼灭了3处SIDE。联邦军则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侵袭而显得兵荒马乱。冷眼旁观急欲纠合战力的敌手,公国军着手于自军的搬运作业。他们搬运的正是做为「炸弹」的殖民卫星。

建设于地球与月球的重力均衡点——拉各朗日点的殖民卫星,只要在运行速度上稍有增减,就会脱离原有的均衡点。公国在选作「炸弹」的SIDE2「伊菲修岛」上头装了核脉冲引擎。经过数小时的喷射,SIDE2的运行速度被抵消,结果便是让殖民卫星闯出原来的轨迹道,并开始进行自由落体运动。

成为重力俘虏的殖民卫星必须花上5天多,才会绕着月球运行完半圈,而后堕落地球。理所当然地,联邦军倾注了全力要阻止此等事态发生,但依旧未能攻克伴随殖民卫星而来的公国军舰队。对于当时还不知道MS的存在,就连米若夫斯基粒子的战术性运用都显生疏的联邦军来说,比敌军多出3倍以上的战力优势并没有派上用场。

在一只眼睛的「扎克」们守候下,殖民卫星的庞然巨体触及大气层。只要让全长30公里,直径6公里以上的圆筒,以及随附其上的3块巨大反射镜竖立起来。这样的铁块要突破大气层绝非难事。因为摩擦热而烤得热汤的殖民卫星化作质量甚巨的火球。使得大气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剥落的外壁变为炽热的流星雨降临在地。而殖民卫星本身则是沿着黑压压地布于天空的烽烟轨迹,刻划下它破坏的足迹。

对联邦军来说尚称为幸运的是,因为数日间的攻防,殖民卫星有出现损耗。在最初的预定中,殖民卫星是会直击联邦军位于南美贾布罗的本部才对,但它从非洲上空闯进大气层后没过多久,就在上空分解了,一块掉到澳洲,一块掉到太平洋上,还有一块则掉到北美。以结果而言,贾布罗躲过了一劫,而联邦军也保住了在之后展开反攻的大本营,然而殖民卫星落到地球上的惨祸欲不是这样就能缓和下来的。

殖民卫星在变成大质量炸弹之后,据说其威力可以换算成中世纪时让日本都市化为火海的核子武器——广岛原子弹的300万倍左右。断成3块的碎片中,最大的一块落到了澳洲。它是以秒速11公里的速度冲向雪梨的。殖民卫星铺天盖地掉下来的模样,都被当地与邻接都市的摄像机拍下来,后世的人们才得知晓「天塌下来了」的恐怖瞬间。碎片堕地的冲击使得雪梨在瞬间消灭,这股冲击贯穿10公里厚的地壳,随后便空前地造成了规模9.5级的大地震,而这只是开场。这场大地震在墨尔本留下震度9级的观测记录,也振动了整个澳洲大陆,透过造山运动喷出的熔岩更造成大陆东岸的形状大幅度改变。澳洲大陆有16%陷进海里,总面积也有三分一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这仅是殖民卫星掉下来之后,所造成的一次伤害的一部分而已。毕竟在堕落的瞬间,殖民卫星甚至也影响了地球整体的运行,使地球每小时变得比原先快上1.2秒。

尽管没有落得与澳洲大陆一样产生地壳变动的下场,北美大陆的板块也毁灭了四分之一。掉到太平洋的碎片则引起了大海肃,就连印度洋沿岸都因此出现极为惨重的灾情。殖民卫星通过并掉进大气层时的冲击波与海肃交互作用之下,使得有史以来首度出现大规模暴风在全球肆虐,跟着也让地球的居民陷进混乱。倘若有世界末日,大概就是这幅景象吧。

海肃与暴风肆虐了地球全土一个礼拜以上,异常的气象在之后六年一直未显平缓。过去南极圈偏低的气温因为这场灾害而一口气攀升,除了让全世界的海平面升高之外,海流异常所造成的气候变动更促使湿地带与沙漠地带扩大。疾病的流行与难民引起的暴动,都在战后持续了好几年。有一种说法指出,据估计已达20亿人的死者,下落不明者,其实一直到现在都还无法把握到正确人数。

从开始的1月3日算起,刚好经过1周。让吉翁独立战争有个轰轰烈烈序幕的一周战争,尽管破坏贾布罗本部的用意是失败了,仍为公国军带来足以将战争往后持续一年的战果。在这之后,又经历了堪称人类史上最大规模舰队战的鲁姆战役,公国军开始对地球进行侵攻作战。他们以设置于北美纽约的地球军事本部为中心,逐步于全世界扩展了本身的版图。

尘埃喷涌至大气层上层,而后又化作流星雨降临到地面上,昂首阔步于大地的,则是独眼巨人们。这副光景究竟让地球的居民产生了什么样的印象,其实不难想象。常识与价值观都与自己相异的恶魔正在侵袭地球——他们所进行的破坏,是出生于大地的人类无法想象出来的,就这点来想,在地球居民眼中,侵略自己家园的军队简直就像是「外星人」吧。

以国力而言,吉翁公国与地球联邦有百倍的差距,而面对这样的对手,吉翁公国能选择的战略不算多。弃民政策曾是宇宙移民史的一部分,独立自治的诉求一直以来被联邦践踏,移民至宇宙的居民过的是刻苦的生活。这些都是事实。即使承认行为本身还有量情的余地,吉翁仍是史上最凶的杀人集团。这项难以抹灭的事实将会留于历史。

战后,吉翁的残党再度实行了砸下殖民卫星的作战。三年前用作矿物资源卫星的「月神5号」掉在西藏拉萨,如愿摧毁了当时联邦政府的首府。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所招致的残剧,将创伤深深刻入地球居民的心中,在他们面前,宇宙居民的主张和立场都已模糊。如今,为数众多的悬浮微粒仍滞留于虚空,血一般为西沉太阳染红的地球天空正是人类心境的写照。

生长茂密的群树覆盖住头顶,也遮去了漂浮于上的云和天。

沿路的树木各自伸展出枝头,茂盛程度甚至也让树叶长到车道之上。无穷无尽延伸下去的绿色回廊是那么的耀眼,米妮瓦直将脸贴到车窗上,观赏车外的风景。长有白色与粉红色花朵的是山朱花,从解寄生上头垂下藤蔓的应该是野葛吧?尽管上空还能看到殖民卫星堕落时留下的爪痕,这里仍然保留有南美特有的植被。在温暖气候以及流于平缓低地的小河孕育下,含有丰富水气的众花群绿在阳光底下显得生气蓬勃。

在亚特兰大海军航空基地结束了防疫检查之后,米妮瓦坐上这台礼车造型的电动车已过了一小时半。即使四处都还留着战灾的痕迹,亚特兰大的街景依然保留有大都市的景观,而那些都是老早之前就已行经眼底的景象了。现在呈现在米妮瓦眼前的,是一条蛇行于森林中的窄道。从穿越了有着玉米田连绵至地平线的地段之后,对向车道就连一台车都没有出现过,而零星散布的农家与民家也消失踪影已久。说不定,这里已经是马兹纳斯家的私有土地了。将茂密的树木联想到划清界线的墙壁,米妮瓦一边窥视起坐在旁边的利迪脸胧。

没有将目光放在流动于窗外的绿茵,利迪寡言的脸孔只朝着正面。就和搭乘「德尔塔普拉斯」冲进大气层时差不多沉默——不,比那还要再紧崩才对,而坐在利迪斜对面的罗南,也是一语不发地闭紧了嘴,完全没有打算抬起投在笔记本电脑上的目光。若提到在车上交会过的话语,也只有「妈妈呢?」「她在瑞士的疗养院」这两句。剩下的就只有沉重而令人难受的寂静横越于他们之间而已。

这个场合并不适合随便谈论近况,米妮瓦也了解利迪一直以来不想去面对「家」的立场,但眼前的状况欲让她觉得,这两位男性若是完全没关系的外人的话还比较轻松。这一股消沉的沉默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除了社会之后,彼此反而比陌生人更会注意到对方的缺陷,为了避免冲突,两个人只好做出一道隔膜——难道父子关系就是这样的吗?对于在懂事前便已失去双亲的米妮瓦来说,这是件无法理解的事情,她忍住自己的叹息,并把目光移回了窗外。绿色的回廊逐渐褪去浓度,开展于橡树林那端的草原一映眼底,都幸王朝样式的广大宅第便纳入了众人的视野。

宪关带着一种希腊神殿的风格,还施有哥林斯式的装饰,而主屋自左右连接着三层楼建筑的外观,看起来则和在「墨瓦腊妮加」所见的毕斯特财团宅第相去不远。两栋房子都散发出历经岁月的分量,淀放出一股根本上就与吉翁的复古风情相异的存在感,不过,泥漫在眼前这栋房屋的冷漠空气又是怎么回事呢?既深又久地扎根于这湿润的大地,它看起来不会为任何人所动。对于居住在此的特权不做掩饰也不做彰显,它看起来也像是不发一语地在进行威吓,要外人对其低头。到现在还无法习惯1G重力突然传上一股寒意,米妮瓦将手腕凑到了穿着女用衬衫的胸口前。

对宇宙之类的完全不以为意,就只是固执地守护着旧世纪传统的宅第,以及居住于其中的特权阶级的人们。那会有与人彼此了解的余地呢——

「你知道「飘」的故事吗?」

利迪突然开口,而米妮瓦没读过那本书,但她知道那是中世纪时的古典文学之一,还曾改编成电影。利迪将视线挪到了窗外,并为米妮瓦做起说明。「这一带就是那故事的舞台。温暖的气候,肥跃的大地,以及富甲一方的农园主人。这些繁荣都是由非洲拐来的黑奴所支撑起来的。」

从膝上的笔记型电脑抬起脸,罗南隔着旧老花眼睛把目光微微移了过来。利迪面向窗口的脸丝毫没有移动,他继续用带自嘲口吻的声音说道,「真是讽刺,对吧?」

「宇宙移民政策的始俑者,也就是移民问题评议会的议长,竟然会住在靠奴隶制度建立起来的南美。」

此处的繁荣与复兴,都是靠着压窄宇宙居民而来的物资才得以成立的——连小孩都能听懂的风凉话让车内的空气更显得沉重,利迪不与罗南对上目光便闭起了嘴。罗南从鼻子呼出一阵不知是否为叹息的声音,跟着又把脸转回到笔记型电脑上。来回看了带着同样表情的两名男性后,米妮瓦重新体会到一股难以自处的心情,他把视线移到了色泽开始带有红晕的西方天空上。

穿过设在橡树林之间的大门之后,礼车开进了宅第的中庭。几乎同一时间,螺旋桨的声音也行经头顶,飞过上空的直升机影烙进了米妮瓦的视网膜。他们没道理会返航到基地。为了警戒是否有机枪枪身挺出于机首的武装直升机之外,还有几名警卫正潜伏于宅第周围——只为接纳自己这项异物,米妮瓦感觉到森林里静静地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一边也抬头仰望近在眼前的马兹纳斯的宅第。玄关前的三角屋顶上的鸟类雕刻装饰,她花了一点时间才发现那原来是货真价实的黑秃鹰。

家中的格调是否能搬上台面,要靠管家的素质来决定。就这一点而言,管家来到停车处迎接的身段,已经证明了马兹纳斯家的格调并非虚有其表。

「你回来了。」对着深深行礼的老管家,利迪回应「好久不见了呢,杜瓦维。」利迪的脸从抵达地球后一直紧绷着,直到这时候,才总算缓和了一点。被称作杜瓦维的管家短时间内都只是低着头,不是很能看清楚他的表情,但连米妮瓦都从他颤抖的肩膀体会到一股感慨的情绪。狐假虎威的管家很常见,可以为了侍奉的家人打从心里流泪的管家却不多。心里明明有所感,他却不会擅自闯进雇主的私生活,还能保留一定距离并且中规中矩地随侍在家人身旁。作用于他们之间的,是顶级家庭与顶级管家之间才会有的磁力。

穿过拱门状的玄关后,可以看到的是挑空的大厅,由二楼窗户照进来的斜阳正反射于洁净光亮的地板上。和外观看到的一样,房屋内部的格局与宽淌度和毕斯特宅第并无太大差异。米妮瓦虽然是在失势军人的成塞被人扶养长大的,但她住的官邸要说是皇宫仍不为过。此处的格局倒不至于让她感到畏怯,但经漫长岁月的梁柱,墙壁以及家具等物,还是产生了一股会使外人为之却步的气氛。

不同于古老而洗练的毕斯特宅第,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在诉说着本身的历史,让人感觉到一种顽固地在抗拒变化的窒息感。在这个家长大的利迪,大概也体会到相同的感觉吧?甩开这种充斥于室内的空气,米妮瓦的视线未曾停留在任何东西上,她只是追着持续走进内部的背影。米妮瓦穿过了位于大厅左侧的门,经过可供十人同席的餐卓,也就是餐厅,他们来到通往房屋深处的走廊。那里是一条左右墙上挂有图画装饰的画廊,在光度调暗的照明之下,画工精细到几乎要让人以为是照片的俏像画就那样排成了一列,等着众人的参访。

看了第一张画之后,米妮瓦停下脚步。画中人的肤色看起来混有复数人种的血缘,还有长有一对热情与理性参半的褐色眼睛,那是位年约60的男性。米妮瓦虽然在历史课看过这张脸几次,不过,要是像这样重新审视一遍,与利迪倒也有几分相似。「这位是里卡德。马兹纳斯,联邦政府的第一位首相。」罗南开口做了说明,米妮瓦只是一语不发地继续仰望着那一幅俏像画。

「那边能看到第三任首相乔治。马兹纳斯,他是我的曾祖父。在以历史为题材的电影中或著作当中,他都被人称为小里卡德就是了。」

微微一笑,罗南用目光为一直排到走廊深处的肖像画作介绍。「第一任的里卡德不幸地遭到暗杀,但马兹纳斯家里的人仍然世世代代都位居于政府的要职。地球联邦政府的历史,也是我们家族的历史。我们家族的宿命,就是要成为国家栋梁。。。。。。应该可以这样说。」

话中并无自负或造作,这是阵只将事实陈述出来的声音。阴暗的走廊在这时出现了一阵凉意,米妮瓦甚至看到不会说话的肖像也因此而发起抖,透过这番话,她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这间宅子所散发的威压感究竟源自何方。

体现出联邦的历史,马兹纳斯家里的先祖们在这条时空回廊中排成一列。就是这些人。这群联邦的守门人正因为自己这个异物的入侵而绷紧了神经。他们从上到下地瞪视着敌对国家遗忘的遗物,并将近于恶意的波动压迫过来——

「他们就是靠着那种工作,才能够生存到现在。」

利迪开口。米妮瓦回过了神,然后看向他的脸。

「将第一任首相官邸一起炸掉的凶手,是被指为反对地球联邦的分离主义者没错,但事实如何却没有人能知道。也有人说,因为开明且奉行理想主义的首相会碍事,所以政府的保守势力才是幕后主使。这和中世纪某个美国总统受到暗杀的理由是一样的。」

仰望肖像画的侧脸透露出一股险恶,作为一族的后代,同时也是反逆之子的利迪在时空回廊展现了自己的存在,将闷声禁口的罗南置之一旁,利迪以僵硬的声音继续说道。。。。。。

「官邸的爆炸恐怖攻击。。。。。。「拉普拉斯事件」对于联邦来说,是个将分离主义者一举扫清的好借口。那时的口号是这么喊的:「要记住拉普拉斯的悲剧,别原谅卑鄙的恐怖份子」。可悲的分离主义者随后立刻被歼灭。联邦政府也肃清了地球上的纷争。在这段期间,我们马兹纳斯家又做过什么?我们向暗杀第一任首相的保守势力靠拢,免去了让整个家族被排除掉的危机。在副首相临时就任第二首相之后,得到国民压倒性的小里卡德当选为第三任首相,更把身为杀父仇人的恐怖分子彻底斩草除根。这些都是编造出来的美事,以及编造出来的英雄。往后马兹纳斯家的这些人则是。。。。。。」

「你还不住口!」

尖锐的一喝摇撼了时空回廊,也打断利迪跟着要出口的话。肖像画们屏息守候在旁,当他们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后代时,罗南将冷峻的视线投注到了沉默下来的利迪身上。

「你想说,世界是靠阴谋在运转的是吗?你无聊的书读太多了。政治不是那么单纯的事情。还有很多事是逃走的你不知道的。」

利迪一句话也不说地背向了对方目光,他的脸胧看起来的确像个顽固的孩子。孩子在和父亲撒娇,然后遭到斥责——现在的状况说不定就是这样。「米妮瓦小姐。」当米妮瓦漫无目的地这么思索时,罗南的目光看向了她。米妮瓦则是略带慌张地回望对方。

「即使详细过程等一下才会聊到,我仍然该对你集身到此的勇气表示致意。我愿意赌上本身名誉做出最大的努力,绝不让你遭受不当的对待。」

真挚,而又锐利的目光蕴含于罗南的双眼,这道目光让米妮瓦遭受压迫的胸口搏动了起来。

「能听到你这样讲,我很高兴。」用着合符立场的声音做了回应,米妮瓦的脸上露出客套的笑容。

「不幸的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我期望事情在谈过之后能往积极的方向发展。为此我也会不惜余力地付出。」

米妮瓦一瞬间是想回以笑容,但罗南突然垂下脸,并且别开了视线。「但是,只有一点我希望你能先明白。」对方继续说下去的声音,让米妮瓦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即使是联邦政府,也绝不是坚而不摧的盘石。我们马兹纳斯家的人世世代代都必须守护联邦,并且为其奉献。这与吉翁这个国家在你身上是一样的。」

但我们没能做到。罗南的说词中夹有如此的苦闷,划清界线的空虚感使他的胸口冷了下来。「爸爸。。。。。。」利迪发出犹疑的声音,但罗南不看他的脸,只是将眼光遥遥地投注到排列于阴暗中的肖像画。

「联邦还年轻。出生还未满150年,是个不成熟的国家。没有人来。。。。。。没有人来守护它是不行的。」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