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8- 宇宙与行星(1)

Gundam UC Novel08 宇宙与行星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8)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超越所属势力、克服复仇执念,命运相系的人们聚集于突击登陆舰“拟.阿卡马”。这是“独角兽”展现的希望所导引出的奇迹。事态逐渐发展至收尾阶段,巴纳吉等人开始进行最后的探索。然而过程中,一度相信彼此所共有的希望,却遭到最残酷形式的背叛。眼前是被迫面对的现实,耳畔则是否定可能性的低语。难道新人类这个可能性,无法改革人类的心吗-!?钢弹长篇小说最新作,与人类宿业对峙的第八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7 宇宙与行星


※ 一 ※

“奈吉尔.葛瑞特,U007(UNIFORM SEVEN),出击!”

倒数计时显示为零,弹射器反弹般地启动。奈吉尔.葛瑞特握紧了操纵杆,用全身去承受那瞬间最大值达到5G的加速度。

从脚底流过的弹射甲板,比起“拉.凯拉姆”的甲板短上一截,因此射出速度也相对较慢。脱离了弹射器,奈吉尔将脚踏板踩得比以往更深。没入漆黑宇宙空间中的“杰斯塔”发动推进器,与眼前的喷射座(BASE JABBER)逐渐拉近距离。在它的机械臂抓住台座上的把手,二十公尺长的巨体完全踏上喷射座之际,后继的机体也现身在弹射甲板的起点了。

依照同样的程序,戴瑞.麦金尼斯的“杰斯塔”也从“凯洛特”的弹射甲板弹出。被分类为克拉普级级巡洋舰的“凯洛特”,质量只有“拉.凯拉姆”的一半左右,弹射甲板也只有与舰首一体化的这一条。必然与奈吉尔机由同一条轨道射出的戴瑞机,只靠驱动四肢的AMBAC机动调整姿势,接合在奈吉尔机所搭乘的喷射座底部。与重力下规格的机种不同,宇宙用的喷射座在机体上面与底面都设计了台座,俗称“木屐”的扁平机体两面都可以搭载MS。等到了戴瑞机接合的振动传达到自己的驾驶舱,奈吉尔再度踩下脚踏板。趴在台座上的“杰斯塔”喷射推进器的同时,喷射座也引燃了自机的火箭推进,载有两架巨人的辅助飞行系统(SFS)开始加速。得到戴瑞机的推进力,“木屐”逐渐拉开与“凯洛特”的相对距离,被吸进漆黑的真空之中。

他一边开起与母舰间的雷射通讯,一边环顾全景式荧幕。背后映着如篮球大小的地球,正面上方有五车二、毕宿五、参宿七三颗恒星。为了天体观测而被CG补正过的群星、闪烁着大得不自然的光芒。脚边看得到与“凯洛特”组成队列的同型巡洋舰“坦奈鲍姆”,并由它身旁拉出复数的喷射光,在虚空中画出银色的轨迹。那是坦奈鲍姆队的MS发出的光。分乘两架SFS的,有一架“完全型杰钢”以及两架普通型的“杰钢”。确认过一同前往L3方面的坦奈鲍姆队航迹,将眼神移回可以遥望“月神二号”的正面宙域时,从后面追上来的喷射座与自机并列,搭在上头的第三架僚机进入了奈吉尔的视线。

装备在背包上的光束加农与格林机枪从双肩突出,四肢包覆了内藏飞弹及榴弹的追加装甲。这人称“杰斯塔加农”的重装规格,还包括一整套的手持光束步枪、实体弹与榴弹枪,整体散发出来的魄力跟水桶腰的华兹.史提普尼可以说是相得益彰。奈吉尔看着坐镇在“木屐”上的魁梧机体,透过无线说了声:“好像很重呢,华兹。”‘没什么没什么。’粗犷的声音传回来,华兹让他一机专用的喷射座转了一圈。

‘被地球的重力锻炼过了。在特林顿基地欠的债,今天一定要回报给他们。’

‘拜托啦,三连星的小哥们。那艘伪装船,让我们凯洛特队也吃了不少苦头。’

担任喷射座驾驶员的上尉,透过接触回路插嘴。‘了解。我们不会忘记一宿一餐的恩情的。’听着戴瑞回答的声音,奈吉尔将索敌用的视野再度转回前方。由于月球在隔着地球的另外一边,眼前的宇宙看起来有如无底的深渊。在米诺夫斯基粒子下雷达派不上用场,也无法目测到目标的喷射光,不过“葛兰雪”就在这附近。击坠“凯洛特”的MS队、把“拉.凯拉姆”搞得半身不遂的新吉翁伪装货船。“带袖的”的船载着抢来的“独角兽”,现在一定在这片漆黑的某处,急于和本队合流。

吉翁残党军袭击特林顿基地事件,已经过了三天。可以留下轮机部损伤,连离陆都做不到的“拉.凯拉姆”,只让三连星上宇宙,是奈吉尔等人坚持要追击而不退让,以及“凯洛特”舰想要补充损失战力,两件事偶然呼应的结果。他们立刻从邻近的发射基地射上宇宙,与掠过低轨道的隆德.贝尔第三群,第十六任务队合流,不过“葛兰雪”似乎已经脱离地球的绝对防卫圈而无法掌握行踪,半放弃的气氛包围了“凯洛特”以及“坦奈鲍姆”所组成的任务队。不过一小时之前,捕捉到高速移动的米诺夫斯基粒子散布源,使气氛一瞬间逆转。

还不知道一边散布着米诺夫斯基粒子,前往L3宙域的“葛兰雪”,目的地到底是什么地方。在地球与月球之间产生的重力均衡点(拉格朗日点)之一,L3的共鸣轨道上,只有正在建设中的殖民卫星群SIDE7,以及联邦宇宙军的大本营“月神二号”,这附近很难想像会有“带袖的”的据点。传闻有新吉翁舰队潜伏的SIDE6在不同方向上的L5中,接风的舰队不太可能来到这里。

它要去哪里——不,更重要的是,在特林顿基地引发骚动后的三天之中,它在哪里、做了什么?感觉到自己的亢奋,奈吉尔凝神注目着母舰所指示的方位。通话回路的铃声响起,‘队长,你有听说吗?四群的“拟.阿卡马”的谣言。’戴瑞这么说的同时,与背后的地球之间的距离正好达到十万公里。

“你说去执行参谋本部的隐密任务之后,就一直下落不明的那艘吗?”

‘是啊。“凯洛特”的乘员说他们有看到。在我们还没来合流之前,特林顿基地遇袭的那一天。’

一股寒意通过了背部。奈吉尔确认了这是只与戴瑞机通讯的单独回路,装作不怎么在意地回了一声“喔-”。‘好像有开启大气圈突入制动装置,而且以要降下地球来说,角度微妙地浅。’听到戴瑞后续的话语,让他感觉到背脊的寒意剧增了。

‘这跟那艘伪装船上到宇宙的时机符合。虽然我不这么认为,不过布莱特舰长的态度也有点奇怪……’

“是啊,感觉起来不太想让我们前来追击的样子。”

这样一想,特林顿基地遇袭时的迟钝反应,也让人感觉像是刻意的。要是平常的布莱特舰长,他就算打我们屁股都会要我们去追击敌人。‘那位利迪少尉,原本也所属于“拟.阿卡马”对吧?’戴瑞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再加上跟“独角兽”的驾驶员有瓜葛的话,所谓的参谋本部秘密任务……’

可以推查得出来。包括达卡事件到特林顿基地袭击事件在内,这一个多月来的怪事,其中心都有“独角兽”在。虽然说是为了打破吉翁的新人类神话、UC计划的产物——联邦宇宙军重编计划的台柱之一,不过只是为了确保一架新型MS,为何会让全军如此奋起?奈吉尔感觉到背部的寒意凝结成了冰冷的汗水,保持了一阵子沉默,不过华兹大叫的一声‘捕捉到了!’,让他心脏猛然一跳。

‘上方,L八度。我先走一步!’

话才刚说完,载着“杰斯塔加农”的喷射座发出喷射光,加速的机身往左上方远去。因为只载着华兹机一架,起步相当快。戴瑞大吼:‘喂,华兹!’“好了,让他去吧。”奈吉尔加以制止,并确认了指示方位上的喷射光源。他对没有先一步查觉的自己一瞬间感到焦虑,不过仍然驱动喷射座往华兹机追去。

“‘杰斯塔加农’的射程较长。让他先去拖延对方行动。”

‘可是队长,他可能会没发停船劝告就开火了耶?’

在戴瑞真心担忧的声音中,夹杂着华兹的咆哮声:‘给我滚出来,“独角兽”!来把之前的帐给算个清楚!’看着华兹机描绘出横冲直撞的轨道,奈吉尔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好像不太妙……”,随后让自己的“杰斯塔”从喷射座上脱离。

戴瑞机也随着脱离,卸下重负的两架机体跟随着华兹的“杰斯塔加农”。看到坦奈鲍姆队的“杰钢”们也丢下各自的“木屐”,组成战斗队型开始加速的奈吉尔,以光讯号传达自己队要先走一步,并将光束步枪架在即时射击位置。‘我们是联邦宇宙军隆德.贝尔队。警告“葛兰雪”,立刻停船。’戴瑞的警告声回响的同时,他凝视着捕捉在最大望远画面上的目标船影。没有减速的气息。那八成经过违法改造的轮机仍然不断地喷发,“葛兰雪”依旧在加速着。

那上面载着“独角兽”,那有如魔物般的白色机体。看着那快要被星光淹没的喷射光,正惊讶于自己居然完全没有任何压迫感的奈吉尔,突然听到无线电传来近乎惨叫的声音:“‘凯洛特’被……!?”

打开后方监视视窗,确认母舰的所在位置。“凯洛特”的舰影才刚浮现,就看到蓝白色的火球包围了船体,产生光晕现象的画面染成一片白色。看起来似乎是MS的影子从前方扫过,再度产生的爆炸光掩盖了“凯洛特”的船体。‘队长!?’在戴瑞大叫之前,奈吉尔让自机紧急煞停。

“华兹,回头!母舰被袭击了!”

在感觉到眼球快飞出来的G力同时,嘴巴下意识地动了起来叫道。奇袭?从哪里?破碎的词句在脑海中闪烁着。没有时间等华兹回覆,奈吉尔以超过安全极限的速度将“杰斯塔”掉头,一边听着无线电交错的讯息‘从哪来的!?’‘是“带袖的”吗!?’,同时将机体朝向正展开对空火线的“凯洛特”加速。

船体两舷装备的主炮喷出火光,两排光轴打在虚空之中。吞噬了带着粉红色的MEGA粒子弹后,冒出不知是第几次出现的火球,一瞬间被照出的敌方机影往舰底移动。机身以曲线为主轴,背上的喷射机组看来像一对翅膀的敌机,似乎是单枪匹马前来袭击“凯洛特”。它手上的火箭炮连续发出闪光,射出的实体弹拖着一条瓦斯所形成的尾巴直击船体。舰尾突出的轮机部被更大的火球所掩没,“凯洛特”的船体就在闪光之中安静地碎开了。

膨胀的火球急速冷却,折成两半的船体散在滞留的瓦斯云中。‘“凯洛特”被……!’某人的叫声刺进过热的脑海中,奈吉尔用目光追着藏身在无数碎片中的敌机。它蹬向一片飞散的碎片,顺势高速变换轨道,翻转背上的翅膀朝“坦奈鲍姆”飞去。它的机影被扩大视窗捕捉、经过CG补正,鲜明的红色映在奈吉尔的视网膜上。

“红色的MS……!那就是──”

夏亚再世,“带袖的”的弗尔.伏朗托。在确认比对过资料库后显示的机名“新安州”的同时,单眼的敌机有如在讪笑般地飞离监视器之外。对方离射程范围还很远,奈吉尔目光朝各方向追寻失去踪影的敌机。红色的机体不断地蹬着四散的“凯洛特”碎片,没什么使用推进器地曲折飞行,朝向下一个猎物加速。那看起来就像在重现战史中所记载的“夏亚击沉五舰”一样。使用一架“萨克”击破五艘战舰,超越常人的高速一击脱离战法——

“坦奈鲍姆”开始布置对空火网,却被轻而易举地回避,轻轻松松就冲进怀中的“新安州”击发了火箭炮。还没进入射程范围吗?忍住咂舌的冲动,奈吉尔用焦急的目光注视着连续爆开的火球,却被身旁突如其来的其他光芒给震慑住了。

“什么……!?”

在右手边同行的“杰钢”被光圈吞噬,扯断的手脚往四面八方散去。接着光束火线从脚边闪过,奈吉尔连忙进行回避动作。还有其他敌人!就在他对没有反应的对物感应器看了一眼,让视野上下左右环顾之际,从上方发射的光束闪过背后,直击了跟在后方的喷射座。

轮机被诱爆的喷射座,机首的操纵席由内侧弹开炸碎了。‘从哪里冒出来的!’华兹大叫,“杰斯塔加农”扫射机枪弹,对看不见的敌人展开实体弹幕。然而光束攻击没有中止,MEGA粒子弹从“杰斯塔加农”的背后杀来,同时有其他方向射来的光束擦过戴瑞机。‘到底有多少敌人啊!?’戴瑞发出惨叫。奈吉尔为了展开援护火网让机体转向,但是背后传来的强烈杀气让他打了个冷颤。

他浑然忘我地反转光束步枪,扣下扳机。奔驰在黑暗中的光轴照出了某些东西,奈吉尔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奇怪的物体。像是远距离操作式炮台的小型物体,有三根勾爪环绕在炮口周围。那让人联想到像鹫爪的物体以及尾端拉出的粗长缆线,被光束的光芒照亮,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感应炮!?不对,是线控炮(INCOM)……!”

这与无线诱导的感应炮不同,是用有线控制达到远距离操作的精神感应装置。操作控制上比起无线式要来得确实,但是同时也因为缆线操作等问题,可以使用的数量有限。然而这仍然是可以让单机进行全方位攻击的武器。没有犯下错误去追击那一瞬间看到的线控炮,只想着要如何逃离杀气包围网的奈吉尔,驱使“杰斯塔”Z字移动,同时找寻线控炮的母机。十字交错的光束捕捉到第二架“杰钢”,将爆发的机体化为灼热的光环。那道光芒再次照亮了拖着缆线的线控炮,让浮动在远处的异形MS映入奈吉尔的视野。

单眼式的头部,有着以曲线构成的四肢的紫色机体,的确是MS没有错。然而,那异常突出的巨大肩膀以及如同花瓣一般覆盖头部的数层装甲板,让人型的均衡崩溃而像头怪物。有如钢铁的花瓣盛开,用全身展现蔷薇设计感的异形机体──两手前端伸出的缆绳如同藤蔓般滑顺,自由自在地驱动两座有勾爪的线控炮。躲过连续不断的炮击,拔出光剑的“完全型杰钢”,似乎也查觉到这朵散发着凶恶存在感的蔷薇了。在用光剑企图切断缆线的同时,装备在双肩的飞弹发射器喷出瓦斯,两枚飞弹笔直地往紫色敌机射去。

蔷薇般的机体喷射大出力推进器,以与形象完全不相称的高速穿越虚空。它往飞弹飞来的方向加速,华丽地回转闪避,在近接信管起动的飞弹爆炸光于其背后闪现时绕到脚边来。同时间,线控炮袭向“完全型杰钢”,用那滑顺的缆线绑住其机体,三根勾爪卡进了腹部。“完全型杰钢”被抓住的机身扭动,举起光剑的瞬间,零距离发射的光束贯穿了“完全型杰钢”的驾驶舱。

从腰间被斩为两半的人型,依序化为火球。‘这家伙……!’喊出声的华兹让“杰斯塔加农”前进,双肩的光束加农与格林机枪同时射击。看到光束与实体弹的光轴划过虚空,往蔷薇机体射去的奈吉尔,怒吼一声“不要管它!”便往华兹机撞去。纠缠成一团的两架机体往一旁飞去,交错的光束在千钧一发之际从他们身旁擦过。

“以防卫母舰为优先。A队形(FORM)!”

脊髓反射迸出来的咆哮,得到了戴瑞与华兹的一致回应:‘了解!’首先必须要重整旗鼓,牵着对方走──虽然对上像怪物的感应兵器机以及再世夏亚,也不见得管用。压下真心话的奈吉尔,背对着追缠的光束,让“杰斯塔”加速前进。

戴瑞的“杰斯塔”与华兹的“杰斯塔加农”随后跟上,组成V字队型。在已经化为冰冷残骸的“凯洛特”身旁,被无数的火球所包围的“坦奈鲍姆”,看起来也有如风中残烛。

Pages: 1 2 3 4 5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