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Big Wheel Episode.33 – 埃里克·布兰凯(Erik Blanke)

大家好,这里是Big Wheel第三十三期节目,我是Death Wang,在上一期节目中,我们为大家介绍的是公国军机动突击军的掌门人,公国公王长女基茜利亚·扎比(キシリア・ザビ / Kycilia Zabi) 。而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会为大家介绍的是在U.C.0081年那场被公国残党称为『天水之泪』的恐怖行动中的主犯埃里克·布兰凯(Erik Blanke)少校,同时他也是公国历史上最为年轻的校级军官!

Presonal Profile:
埃里克·布兰凯(Erik Blanke)姓名:埃里克·布兰凯(Erik Blanke)
出生地:SIDE 3 兹姆市
出生年月日:UC 0061
身体特征:身高/175CM 头发/紫色 瞳孔色/紫色
所属·身份:
UC 0061 Side 3兹姆市(Zum City)出生 布兰凯家幼子
UC 0076 进入军校学习
UC 0078 机动突击军第七师团 曹长
UC 0079 1月 机动突击军第七师团 少尉
UC 0079 3月 敖德萨矿山采掘部队 中尉
UC 0079 5月 隐骑队 上尉
UC 0079 10月 隐骑队 少校
UC 0081 第二次『天水之泪』作战 MIA(Missing in Action)

布兰凯(Blanke)家在旧世纪曾为欧洲矿业巨擘。进入宇宙世纪后,其经营范围也延伸到了宇宙矿石的勘探和开采。出于业务上的需要,布兰凯(Blanke)家成为了早期的宇宙移民者。U.C.50年代,由于深受吉恩·什姆·戴肯(Zeon Zum Deikun)宇宙移民独立思想的感召,布兰凯家举家迁往Side 3,并以其雄厚的家业支持吉恩·什姆·戴肯(Zeon Zum Deikun)的事业。UC 0061年,埃里克·布兰凯(Erik Blanke)出生于SIDE 3首都兹姆市。幼年时期的埃里克即对身边日益高涨的殖民地独立运动耳濡目染,懵懂之中的他便把追求宇宙殖民的独立当作了远大的理想。吉恩·戴肯去世后,新当权的扎比家也极力拉拢布兰凯家,使得后者成为了SIDE 3声名显赫的名门望族。埃里克·布兰凯(Erik Blanke)便是在这样优渥的环境中长大,然而与其他很多贵族子弟不同,布兰凯家严格的教育培养了他矿石般坚毅的性格和金刚钻一样的进取精神。

UC 70年代后期,吉恩公国与地球联邦政府的关系日益恶化,战争迫在眉睫。在Side 3,大量年轻人响应国家的号召而参军,其中包括埃里克青梅竹马的好友——年长于他的库里斯托·迪亚与塔琪亚娜·迪亚兄妹。UC 0078年,由于布兰凯家的权势,埃里克本可以免除兵役,他却毅然放弃了这一权利而选择从军。埃里克的父亲对此举大为赞许,而他的母亲则悄然泪下。“难得的免除兵役机会都被你浪费了”埃里克的同窗好友——亚罗斯·瓦德与·弗里茨·巴瓦常常这样笑他。

以优异成绩从军校毕业的埃里克对于机械的驾驶有着极高的天赋,学生时代的他曾和亚罗斯、弗里茨一起获得过Side 3航空器比赛的冠军,即便是驾驶的对象换成了18米高的钢铁巨人——Mobile Suit,埃里克依然展现出极高的适应性。一年战争开战前夕,埃里克作为MS机师被配属在基茜莉亚少将麾下的机动突击军第七师团,官阶为曹长,座机为MS-05B。

UC 0079年1月3日,一年战争打响。机动突击军兵分两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攻向位于L1的Side 5以及月面都市格拉纳达。埃里克随部队一起参加了格拉纳达攻略作战。位于月面里侧的格拉纳达,在开战前就被认为倾向于吉恩公国,因此埃里克的首次实战不费吹灰之力就取得了胜利。在之后的鲁姆战役中,埃里克随格拉纳达增援部队参战,取得了击沉2艘联邦军萨拉米斯级巡洋舰及击坠4架宇宙战斗机的骄人战绩,官阶也提升至少尉,并获得了使用专有涂装的权力。身边的战友们顿时对这位有着凌厉眼神的“贵族少爷”刮目相看。

随着地球降下作战的顺利展开,吉恩军按照预定计划向矿藏丰富的东欧地区派遣资源采掘部队,由马·克贝上校指挥。作为矿业世家的布兰凯家在其中投入了大量的设备与技术力量,作为交换条件,埃里克的双亲要求军方将自己的儿子调往资源采掘部队这一相对安全的岗位。于是埃里克升职为中尉,作为布兰凯企业的代表配属马·克贝的麾下。自尊心极强的埃里克对于父母的擅自决定非常不满,他直接找到总司令官马·克贝并要求调入实战部队。

“哦呀哦呀”,擦拭着手中白净的北宋瓷瓶,马·克贝端详着面前这位有着紫色瞳孔的年轻人,“贵官难道认为资源采掘的工作不够重要吗?”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认为作为拥有自尊的吉恩军人,应该在更加适当的地方使用自己的才能来获得武勋!”

或许是处于彼此间对于骑士道同样的执着,马·克贝并没有被埃里克略带不敬的言辞激怒,相反,他决定给这个不甘于和自己手中瓷瓶一样只能做个摆设的年轻人一次机会。终于,埃里克如愿以偿调至前线。让马·克贝出乎意料的是,这位看起来依然略显稚气的小伙子不但甫到前线就建立功勋,其指挥部队的才能同样令人称道:他率领一个MS小队,通过利用佯攻的声东击西战法成功的捣毁了一处联邦军武器仓库,并且在敌人展开追击时悄无声息的撤退。马·克贝决定以埃里克为中心建立一支特别部队,并按照埃里克的要求将其好友亚罗斯、弗里茨以及迪亚兄妹等人也招至麾下,组建了隐形骑士队(Invisible Knights)。该部队频繁穿梭于各条战线之间,利用MS的高机动性,通过各种奇袭手段打击联邦军补给线和其它设施,屡建奇功。埃里克本人升为上尉,驾驶着使用改良型热能剑的紫色涂装MS-07B,因为擅长夜间战以及迅猛的白刃战而被战友们称为“夕暗的骑士”。

数月后,战况进入僵持状态,吉恩和联邦双方都在寻求着打开战局的突破口。吉恩方面决定执行一项绝密作战,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必须瞒过联邦军的耳目,使联邦军的大型雷达基地以及防空设施无力化。在公国军暂时没有余力发动大规模进攻的情况下,擅长隐密奇袭作战的隐形骑士队成了该作战的最佳选择,埃里克被破格提拔为少校,以刚满18岁的实际年龄成为了公国军最年轻的校级军官。为了执行此次作战,马·克贝敦促技术人员着手开发适合特殊潜入作战的新型MS,于是,带有雷达干扰机能的MS-08TX[N] 伊夫利特·夜被提上生产日程。另一方面,隐形骑士队的塔琪亚娜·迪亚中尉以测试机师雪莉·亚丽森的伪造身份潜入联邦作为卧底。

然而,随着联邦V作战的发动以及联邦制MS的量产化,战局的平衡开始发生变化。地球战场上吉恩公国军节节败退,势力范围逐渐缩小。欧洲战场上,由名将雷比尔将军率领的联邦大军从几个方向朝敖德萨靠拢,意图一举消灭这个吉恩军重要的资源基地。马·克贝上校不得不命令隐形骑士队投入到敖德萨基地的守备力量中。在之后的敖德萨攻防战中,已经升为上尉的埃里克掩护队友撤退时自机被流弹击中造成战斗不能,他换乘旧式的MS-05B,拿起改良型热能剑继续作战。最终,埃里克和隐形骑士队随同马·克贝上校一起乘坐赞吉巴尔级机动巡洋舰打上宇宙,敖德萨基地被联邦军攻陷,绝密作战也被迫中止。

为了应付联邦军的进攻,回到格拉纳达的隐形骑士队被配属在了机动突击军奥托·艾希曼上校麾下。随后,联邦军反攻宇宙,所罗门基地失陷,多兹尔·扎比中将阵亡。吉恩军总帅基连·扎比决定在宇宙要塞阿·巴瓦·库和联邦军决一死战,隐形骑士队奉命参加N区域的守备。此役,埃里克驾驶紫色涂装的MS-14B,与联邦的“白色恶魔”RX-78-2 高达展开遭遇战,面对身为New Type的联邦军超级ACE阿姆罗·雷,交手仅一个回合埃里克便招架不住,赶来支援的库里斯托·迪亚机也被钢弹击伤,所幸由夏亚·阿兹那布上校驾驶的MSN-02吉恩号吸引了钢弹的注意力,埃里克才带着受伤的库里斯托回到大型空母多罗斯号。正当埃里克准备再次投入战斗时,他的部下们却收到了来自司令部的投降指令。由于担心埃里克会继续死战到底,部下们以米诺夫斯基粒子影响通讯为由隐瞒了真相。随后,奥托·艾希曼上校发出了全军撤退命令,离开战场后,埃里克才得知基连总帅已死,吉恩公国战败投降的消息。

“宇宙世纪0080年1月1日:
……我和部下们一起听到了终战广播,大家都说不出话来。我们的部队所执行的作战本来已经到了关键阶段,其内容为使用位于月面的质量投射器(Mass Driver)向地球发射质量弹,作战名为‘天水之泪’。一旦形成了可以从月球直接攻击地球上的联邦据点和重要城市的局面,就以此为威慑来谋求同联邦展开谈判,从而为宇宙殖民争取独立权。我的部队——隐形骑士队没有能够完成这项任务,不得不静静的转入地下活动。无法接受这样的败战,如同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洗脸一样的自然,我和部下们决定投身到反抗运动中去。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为了能够将孤身一人处在危险第一线的她迎接回来……”

——节选自埃里克·布兰凯日记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是UC 0081年。伴随着战争的结束和各地重建工作的展开,联邦政府无法维持战时巨大的军费开销,大规模的裁军在联邦军内部展开。潜伏在地球的吉恩残党军奥托·艾希曼上校认为联邦的裁军造成了各地守备兵力的削弱,他集结散布于各地的吉恩残党兵力,准备向联邦发起反攻。在埃里克的建议下,奥托·艾希曼决定以“天水之泪”作战作为此次反攻行动的主体,通过质量弹的投射来摧毁联邦军重要据点。而当时正在“荆棘之园”筹备基地建设的艾裘·迪拉兹中将却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当下并非最佳的反攻时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原为基连总帅亲卫队统帅的迪拉兹中将和“基茜莉亚派”出身的奥托·艾希曼一直不睦,尽管如此,迪拉兹也表示将尽可能的对作战进行支援。

UC 0081年6月1日18时30分许,埃里克搭乘曾在敖德萨浴血奋战的MS-05B,率领亚罗斯·瓦德少尉及弗里茨·巴瓦少尉奇袭位于阿拉伯半岛叙利亚沙漠的联邦野战阵地,成功夺取一台联邦军MS——RGM-79 GM,以及大量武器弹药物资,为执行下一步的作战创造了物质条件。而据可靠情报,由马·克贝上校主持开发的MS-08TX[N]伊夫利特·夜依然保存在联邦敖德萨基地中,并正准备进行启动试验。对于战力极度缺乏的隐形骑士队来说,拥有雷达干扰机能的伊夫利特·夜是作战计划中不可欠缺的重要一环,埃里克决定对敖德萨基地进行一次故地重游。此役埃里克使用惯常的声东击西策略,由亚罗斯、弗里茨等人会同其他残党部队从东南面进行佯攻,他自己则驾驶俘获的GM成功瞒过敌人耳目,从侧面迂回接近基地西北面的兵器开发区。此时在停放伊夫利特·夜的格纳库内,进行机体的启动试验的联邦守军正由于敌袭而陷入混乱之中。埃里克与先前潜入的希尔德·尼采少尉会合,轻易消灭警戒部队,成功夺取了伊夫利特·夜。

“要感谢联邦的整备兵啊……这感觉……不愧是吉恩制造的MS,不是这样的话就无趣了!”

苏醒过来的黑色巨人一发不可收拾,如同鬼魅一般的“夜之刃(Nacht Blade)”上下飞舞,三台GM瞬间支离破碎。正在此时,亚罗斯和弗里茨报告发现一支较为棘手的联邦MS小队正在攻击撤退中的同胞部队,火速赶来支援的埃里克与该小队队长机交锋并将其击退。事后,埃里克得知这支小队是联邦军专门为了清剿吉恩残党军而成立的游击特务部队。

得到了伊夫利特·夜的埃里克如虎添翼,他率领隐形骑士队辗转于开伯尔山口、阿拉坎山脉南麓、大西洋断裂带以及贝尔法斯特港口工厂等地,或帮助友军抵抗联邦进攻,或通过奇袭破坏联邦设施,或夺取各类补给物资,其灵活飘逸的战法和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机动性令联邦军防不胜防。一时间,联邦疲于应付各地蜂起的武装活动,却无法得知吉恩残党军的真实意图。

在一次位于印度支那半岛北部的友军护卫作战中,埃里克再次与命运中的对手——联邦军游击特务部队“驱灵(Phantom Sweep)”队队长尤格·克洛相遇。此时的尤格已经换乘联邦军新锐机体——RX-81LA G-Line,对上次的失利耿耿于怀的他一见到“带刺机(指伊夫利特·夜)”便上前与之交战。激斗中双方互有攻守,但都无法将对方置于死地。埃里克对于尤格的技术惊讶不已:

“联邦军中也有这样的能手啊……”

尤格也为自己得到与伊夫利特·夜同等对抗的条件而感到欣喜,却没发觉自己已中了埃里克的诱敌之计:弗里茨少尉的扎古已经包抄到他的侧后,并举枪对准了毫无防备的RX-81LA。正当弗里茨准备扣下扳机之时,一道光束击中了他的驾驶舱,弗里茨当即战死。悲愤的埃里克撇下尤格,驾机冲向开枪的尤格僚机——RX-81ST,却听见尤格在通讯回路中大叫:

“雪莉!快退开!”

“雪莉?!怎么会……”

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冲击着埃里克的记忆,他猛然停下机体手中向下劈去的夜之刃,向后跳跃并高速离开了战场。留在战场的只剩下不明就里的尤格和失魂落魄的雪莉·亚丽森。原来塔琪亚娜·迪亚以雪莉·亚丽森的假身份潜入联邦后,一直在奥古斯塔基地担任测试机师,驱灵队组建之时她成为其中一员,并与队长尤格·克洛建立了信赖关系。当尤格即将被杀之际,她情急之下开枪射击,却阴差阳错的将幼年好友弗里茨杀死。

这犹如命运讽刺一般的变故深深刺激着埃里克,自己意志仰慕的女性将多年的战友杀死这一事实令他难以接受。塔琪亚娜的兄长——因伤而转为担当整备工作的库里斯托·迪亚坚信自己的妹妹不会做出投靠联邦这样的可耻之事,攻击弗里茨一定是事出有因。为了稳定士气,埃里克宣称塔琪亚娜依然是隐形骑士队一员,和他们一样正在战斗着。

无暇沉湎于战友逝去的悲痛,隐形骑士队马不停蹄的继续转战。他们分别攻击了位于巴哈马群岛和乌拉尔山脉的联邦军雷达基地,为针对奥古斯塔基地的最终战斗扫除了障碍。另一方面,一部分残党部队在纽约起事,吸引了联邦的注意力,驱灵队也前往镇压。

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奥托·艾希曼上校下令发动“天水之泪”作战。他亲自率领部队强攻奥古斯塔基地,牵制敌人主力,隐形骑士队则负责捣毁基地大型雷达以及防空设施。于此同时,月面的吉恩残党部队也开始向联邦控制的质量投射器发动攻击。

战斗开始后,数量居于劣势的吉恩残党部队抱着必死的决心,成功的从正面吸引了联邦部队的注意力。埃里克驾驶手持两把夜之刃的伊夫利特·夜,利用出色的雷达干扰能力突入奥古斯塔基地,成功的捣毁了四台大型雷达天线台。然而, 由于基地守备部队的顽强抵抗,防空设施的破坏迟迟未能完成,眼看作战时限将至,为了达到作战目的,奥托·艾希曼上校不惜牺牲自己,以野牛空母进行特攻,撞向地面。

“需要牺牲的只我一个人便足够,剩下的就拜托你了……埃里克少校……沉溺与虚假和平之中的联邦,来见识吉恩军人的决心吧!吉恩荣国长存!”

熊熊烈火中,残存的防空设施被悉数破坏,作战达成的条件已经具备。埃里克奋力突破重围,撤退到安全地带,等待着来自天外的制裁铁锤降临。然而,预定时间经过,什么都没有发生。埃里克和战友们惊愕的看着彼此,猜想是不是月球方面发生了什么偏差。塔琪亚娜·迪亚也没有按照预定回归,埃里克的心再次纠结起来。

“宇宙世纪0081年9月1日:
……已经了解到月面那近乎绝望的事态,部队全灭,能称得上‘战力’的几乎消耗殆尽,作为作战中最关键的一环——使用质量投射器发射质量弹也就没可能做到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只有联邦还没有掌握作战全貌这一点了。然而,质量投射器发射轨道控制程序也和月面的部队一同毁灭了,我们手头留下的只有瞄准奥古斯塔基地的轨道程序。所以,哪怕我们登上了月球,夺取了质量投射器并向奥古斯塔发射了质量弹,作战也就这样子结束了。由于没有发射轨道控制程序,攻击其他联邦据点和重要城市已经不可能,以此为筹码和联邦的交涉也就成了黄粱一梦。尽管如此,我的部下们依然坚持要去月球。的确,为了众多逝去的英灵,也为了直到现在还在从事反抗运动的同胞们,我们必须去月球。……”

——节选自埃里克·布兰凯日记

继承艾希曼上校的遗志,埃里克肩负起指挥部队的重任,并发誓要将“天水之泪”作战执行到底。为了回到月球,埃里克决定集结残存力量强夺联邦军亚丁宇宙港,并利用HLV打上宇宙。守备薄弱的亚丁宇宙港被轻易攻陷,但联邦的追击部队立刻闻讯赶来,其中还包括老冤家驱灵队。埃里克一面命令部下加快HLV打上的准备作业,一面组织剩余兵力对联邦军的攻击进行逐次抵抗。埃里克亲自出击,在狭窄的山道隘口阻止联邦军的前进,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正当埃里克撤回到HLV,即将打上之际,以驱灵队为先锋的联邦大部队已经突破防线逼至眼前。情急之下,库里斯托·迪亚不顾右腿的残疾,驾驶伊夫利特·夜只身上前迎敌,与尤格·克洛战在一处。HLV最终顺利升空,而库里斯托却死于雪莉·亚丽森的舍身特攻,迪亚兄妹悲剧般的命运终于划上了句号。

回到宇宙的隐形骑士队接到了来自迪拉兹舰队的战力补给,其中包括埃里克以前的爱机:MS-14B。阿纳贝尔·卡多少校也托人捎来了敬佩和鼓励的嘉勉。隐形骑士队和月面残存部队刚一会合,联邦的镇压部队也已经赶到。埃里克和部下们将一腔怒火发泄在敌人身上,打退了敌人的包围,同时也接到了担任护卫的姆赛级轻巡洋舰被敌人新型兵器击沉这一噩耗。

为了避开联邦雷达的探测,埃里克选择通过地形复杂的月面山岳地带向质量投射器基地前进,而联邦也已在那里布下重兵防御。在接下来的突破作战中,隐形骑士队共计击破敌机40余架,成功突破联邦的包围网,抵达了质量投射器基地外围,等待他们的又是与基地防御炮台火力网和守备部队的一场恶战。经过激烈的战斗,在友军的帮助下,隐形骑士队终于控制了质量投射器,通过仅有的轨道程序进行质量弹的装填和投射线路的最终调整,并殊死击退了联邦军不断涌来的追兵。正当一切即将准备就绪之时,突然传来了“联邦军新型机单机高速突入”的报告。心中知道那一定是阴魂不散的驱灵队队长尤格·克洛,埃里克不顾部下的反对,命令他们撤退,自己则留下来与尤格做个了断。

紫色的高机动型勇士孤零零的矗立在发射平台前,一台白色与蓝色涂装的联邦军MS来到了面前。

“又是Gundam吗……”

埃里克回想起一年多以前同高达作战的经历,而眼前的敌人,则是他必须要打倒的。

“我名为埃里克·布兰凯!给我记住了!”

光束在空中飞舞,两人拼尽全力。最终,被打的浑身是洞的钢弹七号机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埃里克赢了。

走出驾驶舱,看着眼前蔚蓝色的地球,埃里克手握着塔琪亚娜临行前赠予他的项坠,身边的质量投射器缓缓升起。

“作り物だとしても・・・願いの一つぐらい・・・叶えてみせろぉぉぉ!!”

伴随着巨响,质量投射器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缓缓飘向地球。与此同时,大量的联邦军MS部队也将发射场团团包围起来。

埃里克抬头看了看四周,再次注视着地球,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根据联邦军多年后解密的文件记录,由月面的残党军发射的质量弹在坠落前被联邦的拦截火箭击中并解体,焚毁在大气层中。U.C. 0081年9月的一个凉爽夜晚,那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想必很多人都记忆犹新吧。

在联邦军的正式记录中,公国军埃里克·布兰凯少校在月面质量投射器的战斗中MIA。而在许多吉恩战俘的口中,埃里克的故事有着许多后话。有人说他参加了0083年的迪拉兹之乱,有人说他前往了AXIS,更有人说奥古内部有着一位驾驶紫色涂装机体,留着紫色头发的MS机师。

笔者后记:很久不曾写文,动笔之后便觉得颇不顺手,最终坚持完成大概也是因为对埃里克这个人物特别有爱的缘故吧。最初的设想是写成访谈的形式,后来发现难度太大,不得不改成现在这样的流水账式记述……。为补全埃里克的生平,文章前半部分皆为笔者根据现有设定杜撰,后半部分则以PS3游戏《机动战士高达战记0081》吉恩线剧情为准,文中引用的埃里克日记就是在游戏的过场动画中出现的。正在连载的夏元漫画则作为参考(不想知道漫画剧透的读者可以无视后半段……)。顺带一提,游戏中无论哪条线路的结局都是把对方打的浑身是洞,但不同的是吉恩线结局,尤格机虽然大破但他并没有死,而联邦线结局对埃里克就没那么客气了。在说了一句“我居然输了,你究竟是什么人……”这样典型的恶役台词之后埃里克跟着MS-14B一起爆了……笔者个人对这种不公正的待遇十分不满,也希望夏元能在漫画中给出一个较为折中的结局。

PS:关于文中那处日文,是埃里克在游戏中的最后一句台词,是揉和了希望和绝望的,发自灵魂的呐喊。笔者日文水平低下,实在不知道如何翻译的贴切,大致的意思是“哪怕只是造出来的(不真实的),就这么一个愿望,让我把它给实现吧!”

感谢Young一直以来的督促、鼓励和帮助!没有他和AEM也就没有这篇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asd03190524说道:

    吉翁的机师赢了真心不爽

  2. White Glint说道:

    與其相信他像萊登一樣活下來了
    我寧願他是奮戰至死 [泪喷]
    ((不過接受不了聯邦結局+1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