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ityforce

[研究笔记]A.D.2314技术的进展与分歧 变革与对话

L5激战以拟变革者和A-LAWS的覆灭而尘埃落定,使得人类的历史开启了新的篇章。在此前数年引导——或者更确切的说——操纵着世界走向的利冯兹·阿尔马克和他的鹰犬终究踏上了毁灭的道路。幸运的是,骤然出现的权力真空并未引发新一轮的混乱,随着更具有广泛性的议会的建立,地球联邦正以稳健的步伐推进着政治体制的改革而使之更为民主和健全。然而战争的阴影并没有挥之而去,A-LAWS的穷兵黩武、与CB的激战,对世界造成的伤害,都难以在短时间内抹去,因而军备缩减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成为了联邦政府争取民意和舆论的力措。兵器的发展也在2314年迎来了拐点,这是一条引导人类通往天国王朝的朝圣之路,抑或是诱惑世界坠入人间地狱的凶途,我们显然不能轻易的就得出结论。

〓GNX-4篇〓

精兵政策几乎可以说是同军备缩减100%关联的词组:军备缩减的大前提下,军事工业本身处于一种产能过剩,即生产力大于生产需求的状态,从资源优化配置的角度讲,即需要进行内部结构调整,而必然的做法,就是提高研发费用的比例、在新产品中投入新技术,以单机性能的跨越弥补数量不足所带来的战力缺损。

GNX-4无疑是幸运的,在2312年末期,开发团队即以傲慢型为发端,嫁接了来自变革者的全新技术,使得系谱的后继机型得以在性能上得以有加大幅度的提升,这恰恰暗合了军备缩减与精兵政策的需求。

对GNX开发团队而言更大的利好消息是原本被高层寄予厚望的AHEAD系因为过度的被打上了丑闻部队A-LAWS的烙印,后继开发遭到株连而被抹杀,这样,在次世代主力机型的竞争中,GNX就依靠政府干爹轻松地一脚踹开了直接竞争对手。

而2312年后,AHEAD系机体的技术以及联邦从天人舰上获得的技术也流往了GNX开发团队,使得GNX-4实际上成为了较完全意义上的集大成的机体:飞跃性提升的高性能(变革者、CB、AHEAD)、高度的生产性(GNX-3、AHEAD)、简单的操作性(GNX-3)、能够变更各种装备应对不同需求任务的高通用性(GNX-2)——机体性能方面,要满足军方的需求可以说绰绰有余了——从上面的描述中,我们也不难看出,GNX-4不单单是在技术,更实最大程度的汲取了各系所长。

而GNX-4外型上给人以GUNDAM的感觉,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舆论对GUNDAM及CB的评价往正面转变的一个直观信号——对急于重新争取民众信任感联邦政府,这种设计与其说是“无意为之”,倒不如说是利用了GUNDAM名声的舆论诱导——与千方百计试图隐藏GA系机体与GUNDAM同源的拟变革者们截然相反。

〓BRAVE篇〓

从先期作为TEST BED的须佐之男到BRAVE测试机下线,经历了几乎2年的时间。
从机体定位和开发难度看,这依旧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开发周期:

一方面,作为原始平台的FLAG本身就不是纯粹的MS,如果后继机型如GN FLAG或者须佐之男一般舍弃巡航形态,实际上骨架的平衡性并不见得十分好,而须佐之男(甚至于更早的GN FLAG)也不过是比利为了测试设计思路可信性、以及满足格拉汉姆某些方面特殊需求而定制出的最先期验证机,都是性能极端化而平衡性正比例欠佳的机体——说白了,不过是比利送给格拉汉姆的成人玩具罢了。BRAVE的设计回归到了MS/巡航模式的可变形式样设计,实际上与其说是设计思路的回归,不如说比利·片桐本就是如此打算的——毕竟,所谓“邪道”不过是博出位的手段,真正到了竞争下一期主力的层面,平衡性、操作性和成本控制等一些列问题自然也就不可能让设计者随心所欲了。

另一方面,GNX-4在通用性和特化性方面的兼容使得BRAVE的机体在运用方面需要另辟蹊径。而这种优势自然也就继承自FLAG/ENACT巡航形态下机动性方面的巨大优势。而活用速度上的优势,可以让部队更为迅速的抵达战场,也就能够更好的应对突发战况或是对远端战线进行支援。

当然,和GNX-4类似,巡航形态的BRAVE安装了长距离移动用的大型GN电容器,从而有效延长了续航时间,扩大了作战半径,自然也就解决了拟太阳炉活动时间不足的弊病。

相对人形MS的GNX-4,BRAVE的武装选择显然并不是十分丰富,基本承袭了FLAG的配置升级为了GN系兵器。

BRAVE指挥官机则使用了更为高端的双炉配置,TRANS-AM的性能数据也远超过了预期——单就性能来说,可以说已经凌驾于了现役其他机型。

〓Gadelaza篇〓

浸淫于TA-BRUST高浓度的GN粒子之中笛卡尔·雪曼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将成为联邦军确认的第一位纯种变革者,然而自己在成为超越了人类的变革者的同时,即成为了联邦的财产——名为变革者的珍贵素材和战力。
通过解析天人舰内和VEDA的数据,联邦军获得了大量宝贵的研发资料,而针对变革者所开发出的,则是GNMA-Y0002V Gadelaza。从番号和名称我们即可以很轻易窥探本机的渊源——变革者专用的GA系、统御式之后的试作型MA。而Gadelaza的尺寸更是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02米,几乎等同于战舰级别——姑且不论这种设计的初衷如何,如此巨大的MA操作仅系于一人,足见设计者对纯种变革者的能力寄予了多高的期待。

动力源方面自然水涨船高,动力布局方面采取了两台直列型太阳炉(每台各三具拟太阳炉)、以及酮体部分一具预备用拟太阳炉,合计七台拟炉的设计,保证了巨型MA动力供给的充足。此外,在主武装之一的14台GN FANG母机上各搭载了一具与MS相当出力的拟太阳炉,使其获得了丰富的能源供应而能够成为大量运输小型獠牙的中继点。而Gadelaza的另一主武装,则是长度达到了接近本体2/3的大型GN炮,从一炮击毁ELS模拟的欧罗巴号运输船的记录来看,可以说火力远超过了一般的舰炮级别。
Gadelaza开发团队的思路十分明显,即以拥有压倒性战力的巨型MA配合能力出众的纯种变革者作为作战部队的核心,即充当着“旗机”的作用。其战力评估被认为超过了5个MS小队——但这只是最保守的估计,如果进行实战作为参考的话,恐怕这个数据还会被大幅度修改。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使笛卡尔·雪曼大尉在以脑量子波控制大量GN FANG时不被受到干扰,Gadelaza专门进行了脑量子波遮断处理——这恰恰与伊欧利亚“作为理解与对话桥梁”的纯种变革者定义背道而驰——原本有着更宏大使命的变革者,却成为了战争机器的生体零件,殒命于战场,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我们不会放下武器,也绝不放弃对话和理解实现和平——绝大多数人笃信这句话,但是在这个活生生的世界上,人们总是很轻易的忘记了后面半句:走出童年的人类,又将在何时渡过自己年少轻狂的青春期呢?

〓补记〓

就写到这里吧,因为CB几台新机还有OOQ的资料都比较完备了,也找不到比较有趣的切入点,所以就作罢吧=w=
1、大致扫了遍M2ND(跪谢斑鸠=3=),确认了一些情报以及新说法:ARCHER GUNDAM三炉确认、分别在酮体和小腿;虚男两炉确认、两腰

2、海老川在某访谈中称GN-X3考虑到量产性,性能相比GN-X缩水。这一说法和此前寺刚贤司的观点相冲突,尽管寺刚作为SF考证在立场上或许应该更具“官方性”,但考虑到此前他的一些说法与正式设定不十分一致,加上海老川本身作为机设人、且是在访谈这种非正式场合的表态,似乎也都只能作为一种“参考”
关于这点的矛盾,可以参照笔者此前所写的【研究笔记】技术的进展与分歧(五)MS战运用篇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个人认为,海老川与寺刚的观点矛盾,也正是基于性能基准UP+操作性UP+操纵简易模式化VS量产性UP+特性平庸化,这两种不同角度评价GNX3的结果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innegans说道:

    GF也来这里了啊,在XH拜读过了…… [MS07]

  2. Young说道:

    GNX4也有GN粒子增容方案,包括长途奔袭用GN粒子推进器,整体上GNX4是以外挂形式完成泛用性,而Brave依然走的是集成性。所以一个更适合量产,另一个只能做为候补机,而且对制造工艺的要求也不是一个档次。 [喇叭]

     

    事实上只有片桐和哈姆郎才有那样的偏执,对于务实主义的联邦政府,在这样的缩减军费的大环境下,Brave几乎不可能成为次代主力量产机。这也是为什么,即使Ahead卷入A-Laws丑闻,但盖头换面后,GNX4依然上位的原因所在吧! [想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