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悲叹的夜想曲V

Mobile Suit Gundam Wing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小说由隅泽克之执笔,将给我们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新机动战记!

—悲叹的夜想曲 V—

MC File 4 后篇我们被下达的『神话作战』是以终止在火星上长久持续的战争和纷争为目的的。

如果是在AC时代的地球圈那还有可能,但是在MC时代的火星上无论如何呼吁『完全和平主义』都是行不通的。

反而会增加骚乱,给很多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带来不幸。

这都是因为火星联邦政府第二代总统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的存在以及『P·P·P』这个机能造成的。

这个『完全和平主义』的麻烦之处在于比起宣扬非武装非暴力,更是讴歌自由和独立。

而且既然是『完全』,就不承认一切的例外,这也是个问题。

没有preventer的话,地球圈的和平是不可能的吧。

能终止战争的只有战争。

要维持结束后的和平,要么是用强大的力量来支配,要么是秘密地夺取武器以控制革命。

preventer的功绩在于后者。

虽然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专断地要求和平,但此时却为此从民众手中夺走了自由和独立。

没有武装的大多数人会被杀。

而且在最坏的情况下——如果『P·P·P』完全发动,居住在火星上总人口的二十亿人中,大约半数的十亿人会死亡。

在作为火星移民条件的预防注射中被混入了数个纳米机械,这些是和『P·P·P』联动的。

是谁、何时、为了什么目的去开发、完成这个程序仍然不明。

但是已经知道是谁让纳米机械蔓延了。

火星联邦初代总统,自称为米利亚尔特的迪斯努夫·诺因海姆。

将冷冻冬眠状态的莉莉娜置于身边,以随时启动为要挟,企图进行完全控制。

『P·P·P』的原理非常简单。

因为互联网的普及,可以实现让『P·P·P』从终端显示器和便携通信机等所有电器中对纳米机械发出指令。

命令的传达可以是光、高周波音波或是简单的振动。

命令是一句话——『集合』【SET】

纳米机械会集结在人类体内血管的一处。

但就是这个机能,聚集的纳米机械能在血管内制造出血栓。

其结果就是在体内的各处产生动脉硬化,引起脑梗塞、心肌梗塞等。

更成为问题的是,这个反应会和其他的医疗纳米机械共振。

也就是说,这不只会发生在火星。

因为地球圈人类中也有使用过医疗纳米机械的人。

几小时的时差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毫无关系的宇宙殖民地和地球上的人们就会毫无征兆地死去。

估算会发生约三十亿人的大屠杀。

知道这个存在的是——AC197年的4月9日。

是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十七岁生日的翌日。

是在自称为『次代政府』[1]的武装集团占领桑克王国城时发现的。

不想现在去描述那天的事情。

因为那天的我们没有把全部事情讲出来的立场。

从那天到现在,如果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死亡的话,『P·P·P』就会发动,程序会下达《集合》命令。

不允许自杀以及意外的事故死亡。

只能永远活下去。

没有解除的方法。

还被施加了超高难度的密码。

唯一的例外也许是莉莉娜的『安乐死』,但这点还没有确证。

也许只有自身所期望的充分的睡眠才能回避《集合》。

作为仅有的可能性,进入冷冻冬眠装置的《星之王子》中,成为假死状态,这点被证明了。

但并不是绝对。

作为概率只有大概个位数,不,会比这个更低吧。

既然祈祷完全和平,那莉莉娜自己就不能选择死亡。

所以她在AC197年以自己的意志进入了冷冻冬眠装置。

祈祷着在睡眠的时候,这个该死的程序能被解除——

不久后,就像追随莉莉娜一样,希罗·尤尔成了冷冻冬眠装置《睡美人》中的极光公主。

那家伙是预感到什么了吧。

不是被莉莉娜所委托吗?

那也太过于巧合了。

自那起的数十年后——

MC22年的第二个春天,莉莉娜苏醒了。

是什么人让她苏醒的还不清楚。

但这肯定是非常事态。

地球圈统一国家的多洛西·T·卡塔罗尼亚做出了决断。

神话作战。

这是不惜大屠杀的作战。

将希罗·尤尔解冻,让他去杀死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

莉莉娜也期望这样。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有值得一搏的价值。

就算这不是『安乐死』也无所谓。

这是个最终将半数火星人再度置于地球圈支配下的计划。

我们没有正义。

也没有征服火星的野心。

也没有让人们幸福的温柔。

因为内心已空所以眼泪也枯竭了。

也明白胜利的前方什么都没有。

即使如此也只有战斗——

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

最糟的夜的舞会在继续。

我们将深夜海中的《修弗克2》上浮,就这样在战场火山岛附近巡回。

并且在处于普罗米修斯眼前的位置停止。

在这艘舰上没有能攻击的武器。

虽然导弹还留了两发,但因为格纳库闸门的故障无法发射。

“你准备怎么办?”

背后的凯瑟琳问道。

“…………”

我没有马上回答。

我抱着胳膊,决定暂时观望一会。

在火山岛的中央,在右肩上架着巨大十字架型重机枪炮的普罗米修斯超然地站立着。

从容地等在那里。

卡特琳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数十分钟前,迪奥的《魔法师》和普罗米修斯发射的跟踪导弹一起落入了海中。

没有发生爆炸,也没有马上上浮,从这点来看,可以预想到那家伙没出事吧。

但是海中还留有四张8的『Revolution』。

现在在被喷射海流玩弄着的同时拼死奋战吧。

光束镰刀在海中也能使用。

观察水流、探知敌人的动向,毫无保留地展示着自己的能力。

用双重光束镰刀进行螺旋攻击【screw driver】的话,胜利是毫无悬念的。

但这是在拥有水中战技能的前提下。

如果没有这经验的话……

算了。

勉强着,挣扎着,翻滚着,很适合那小子。

和父亲很像,喜欢笨手笨脚地卖帅。

这点是正好——

普罗米修斯还是没有动作。

恐怕卡特琳是在寻找着『宇宙的心』。

这也许可以说是那个大小姐的弱点。

这是被我们抓住的机会。

而且漂亮地成功了。

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可以说是《背叛》的象征吧。

但这最终只是从《神侧》来看,对于《人类侧》来说不外乎是苦恼的『文化英雄』,是追求自由的思想家。

是授予人类火种的巨神。

从那一刻起人类的文明繁荣了起来。

奥林帕斯主神宙斯,愤怒于这背叛与叛逆。将普罗米修斯锁在高加索的山上,让鹫(也有说是秃鹰)来啄食其内脏,给予其苦难。

但是,给予人类火种这件事真的对了吗?

伊甸园里给予夏娃禁断之果的蛇真的错了吗?

成为我们眼前敌人的普罗米修斯是地球方面的背叛者,还是火星解放的救世主。

或者是从实验室的烧瓶中诞生的美丽虚幻的女骑士【Bradamante】。

普罗米修斯动了。

卡特琳出现在显示器上。

『这里是卡特琳·伍德·维纳……Doctor T,你做好觉悟了吗?』

说着,她将十字架型重机枪炮对准了这艘船。

“我没有什么觉悟……”

回想起来我从最开始也许就准备这样。

又来了。

“是我们输了”

总是这样,『败北』两个字对我来说实在是合适不过了。

“早点开枪……我和凯瑟琳不会逃跑也不会躲避”

『认输了吗?』

从显示器上显示出来的卡特琳的脸上掩藏着惊叹之色。

“我虽然准备这么说”

『明白了……那么请扔掉武器投降。我不会夺去你们的性命』

“我拒绝”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诶?』

“虽然我认输,但不会投降……”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再说一次。我认输。但是我不会交出《白雪公主》和《山鲁佐德》”

『你是什么意思?』

我用鼻子笑道。

“你的『宇宙的心』,只是这种程度吗……”

卡特琳脸色大变。

W教授冷静的声音回响在舰内。

『《七矮星·红》【Sieben Zwerge rot】full draw……release!』

在下个瞬间,从修弗克2甲板上射出了被灼热之炎包裹着的红箭。

这红色的闪光高速突进,中途化作《火鸟》之态振翅,朝普罗米修斯冲去。

卡特琳的普罗米修斯立刻用加特林炮张开弹幕。

《火鸟》当场散去。

但在散开的同时,大范围飞扬的火粉沾到了普罗米修斯的斗篷上。

小点的痕迹在深绿色的斗篷上扩散着。

『《七矮星·蓝》【Sieben Zwerge blau】knocking……set up……drawing』

从《白雪公主》的驾驶舱内再次传来了箭搭上弓的声音。

总算是赶上了。

W教授解除了希罗的生体反应加密、操纵起了《白雪公主》

我松了一口气。

并且后悔一瞬间怀疑过他。

但是教授的心理控制非常出色,连我也被骗了。

准备那深绿色斗篷的应该毫无疑问就是教授。

不做到这个地步的话,是不会骗到我和读取《宇宙的心》的卡特琳的。

『坐在《白雪公主》里的是哥哥……是卡特尔哥哥吗?』

卡特琳用充满着『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种想去确认的语气发问。

她被认为是『会一起背叛』的人攻击了。

很想问清楚吧。

对此,教授从其他角度进行了确认。

『我以前听你说过……你说过,要活得像自己』

听到这声音,卡特琳一副死心的样子。

『是的——』

护目镜深处那碧色的眼睛里浮现出忧郁。

『——那时哥哥说过也许会至死追逐这个答案』

这对兄妹曾经进行这段对话的时候我正好在场。

那是在小鸟巢般的木质建筑《维纳医院》的小诊所里。

是一个名为伊利亚的女医生在经营着。

W教授冷冷地说道。

『而且我应该说过,活着的话一定能找到答案的』

那家伙总是让人感到不舒服。

并不是因为在《白雪公主》上装备的『零式系统』使他这样的关系。

这个男人的赎罪意识会以超出必要的范畴来抹消『亲情』和『关爱之心』

已经把『哭着道歉请求原谅』这种事都否定了。

那个男人的眼泪已经彻底冻结了。

卡特琳叫到。

『所以说,我!』

那一定是近乎悲鸣的心灵的呐喊。

『希望比起这样的我,大家都要幸福啊!』

温柔的卡特琳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吗。

看来在『大家』中还包括我们。

她连背叛的曾经的伙伴也要祈祷他们幸福。

恐怕她的眼泪也完全冻结了。

是个彻头彻尾悲哀的少女。

W教授确认了她的意志,决定采取冷酷的行动。

『Full draw……release!』

从甲板上再次放出了闪光之箭。

那是缠绕着低于冰点的冰之翼的《青鸟》。

青色闪光的轨迹在中途向四方散开、形状酷似白鸟座的十字。

有神话说白鸟座是宙斯的化身。果然那位神明不准备原谅这个巨神。

辉煌的星座就这样在普罗米修斯头上扩散,将接近绝对零度的冷气压下来。

突然渗透在深绿斗篷上的红色火粉发生了化学反应。

燃烧起了青白色的火焰。

纳米防御系统的斗篷被火烧掉了。

在熊熊燃烧的白炎柱中能看见普罗米修斯的身影。

好像被败北感和罪恶感困扰一般地站在那里。

我开发到一半的没有装备装甲的部分果然就这样露出了内部构造。

疯狂的机体。

暂时装着的小丑面具覆盖了半张脸。

要将这机体称为《高达》也没有关系。

我对于名称没有执着。

普罗米修斯陷入了暂时无法行动的状态。

《红鸟》与《青鸟》这究极的温度差攻击使其发生了运作故障。

『这里是《白雪公主》……任务完了』

从教授处传来了克制着感情毫无抑扬的报告。

他背负了相当辛苦的任务。

回来就好,卡特尔。

回到一如既往的温柔就好。

“明白……接下来交给我们处理”

没有教授的回答。

能从通信机中听到微弱的睡眠中的呼吸声。

大概W教授在驾驶舱内昏倒了。

这就是逼到这种精神状态的结果。

教授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刻意地封闭着内心。

将『宇宙的心』切断,一旦大意就马上会和妹妹同步,将与妹妹的同步一直维持到现在。

要描述的话,就是把和『零式系统』互相战斗类似的事情做了一整天。

并且将其控制、凌驾,并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昏倒算是很平常的吧——

我回头向凯瑟琳说道。

“使用《山鲁佐德》”

只要没有纳米防御系统的话,就有可能压制那台普罗米修斯。

即使是未完成的山鲁佐德也能充分获胜。

“你来驾驶吗?”

“是啊……果然我和名为战场的舞台很合适”

这就是我名为小丑的任务。

就在此时。

听到了悲伤的小提琴的音色。

那是莫里斯·拉威尔的『悼念公主帕凡舞曲』。【又译作孔雀舞曲】

虽然是简单的曲调,从长调开始短调结束的旋律,因其独创的不安定而虚幻美丽。

演奏者的拉弦充满个性,我曾经听过一次。

那时是用引发乡愁的吉普赛旋律演奏的华尔兹。

那是命名为『连夜的舞会』【Endless Waltz】的曲子。

『这里是《山鲁佐德》……出击』

显示器上出现了演奏着小提琴、戴着破抹布般针织帽的『另一个我』。

那个小提琴是很久以前W教授所使用,之后被转给了卡特琳。

这曲子也许是献给卡特琳的。

彻头彻尾死心眼的男人。

“福波斯?”

凯瑟琳惊讶地问道。

“你什么时候?”

『从一开始就在这艘船上了……』

也就是说没和老师·张一起乘上『VOYAGE』吗。

尽是些不听我话的家伙。

“不行!现在马上从《山鲁佐德》上下来”

『Miss凯瑟琳,我觉得你的训练会有用……这机体柔软的动作是关键』

确实山鲁佐德身上带着被称为『占比亚』[2]的阿拉伯短剑、能以擅长近于『肚皮舞』的民族舞蹈般的流线动作来进行近身战。

本来给《山鲁佐德》准备的不是『占比亚』而是『塞施尔』【shamshir】[3]这种长新月刀,但是提升持刀握力的软件总是发生故障,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装上。

舞动的暗杀者——只特化了近身战的狂气的人形兵器。

如果是在火星九倍重力下训练过的福波斯,肯定能比我更好的操作。

在近身战、不、紧接的距离感下战斗只能以疯狂来形容。

多亏了凯瑟琳的指导,他刀剑的使用也比我优秀。

我比较擅长成为靶子。

我一瞬间觉得也许交给他会比较好。

但是果然还是有一抹的不安。

那家伙没有『战斗的理由』

我对在《山鲁佐德》驾驶舱内一直演奏小提琴的驾驶员说道。

“特洛华·福波斯……我没有对你下达出击许可”

『你认错人了……我已经不再是特洛华·福波斯』

他将小提琴的演奏终止,继续说到。

『我是无名氏……已经放下恐怖【forbes】了』

是觉得生命的重要性已经成为阻碍了吗。

还是又回到了破抹布的消耗品。

『我被凯茜·波这个女人说了。老人和女人会比我更容易受伤』

是北极冠基地里的女人吗。

尽不说好事情。

『所以Doctor T,《山鲁佐德》由我来驾驶』

虽然被当成老年人对待不是我的本意,但至少我觉得我的内心比你还要坚强。

但是,回到无名氏的那家伙的眼睛分外的清澈。

“你准备将这夜想曲结束吗?”

『将这个小提琴还给大小姐。和欠她的一起……』

欠她的?我不是很明白这意思。

在下一瞬间——

山鲁佐德从修弗克2的甲板上留下极光般闪耀的虹色轨迹出发了。

那机体上裹着既是纳米防御系统又是光学迷彩的透明头巾【hijab veil】[4]。

闪耀着虹色的光芒。

当然,这机体还未完成,各处的装甲还有未成型的部分。

因为头巾是透明的缘故,不发动光学迷彩的话,露出的机械部分看上去会非常的脆弱。

但这脆弱的外表却是隐藏着能反击傲慢蛮力的实力证明。

当然,是疯狂的。

就像那个调皮小鬼所说——反正,人形兵器的战法就是靠疯狂程度来决胜负的。

也许是个适合他的机体。

未完成的部分都非常相似。

要补充的就是我还是个不够格的doctor。

毫无觉悟,也不够达观,要是笨点的话,就和那个无名氏一样了。

差劲也要有个限度。

所以我选择了战斗。

代替无法战斗的人去战斗。

明天没有希望。

昨天也不绝望。

只是为了活在今天的这个时刻而尽力。

内心是空的。

因为没找到合适的字眼。

如果有常人感情的话,应该还更稍微温柔些,但我没法很好做到。

作为小丑的话,无论是谁都能变成笑脸吧。

有这点就足够了。

成为『无名氏』的那家伙也许心理上还没有变化。

现在那家伙也扼杀住内心了吧。

只靠一人而决定为了某人的笑脸去战斗不是吗。

那家伙代替我前往了战场。

都没说上什么助言就上场了。

明明那家伙就是我。

明明所有事情都应该知道的。

明明需要有个归处。

却无法原谅可怜的自己。

“对不起,无名氏……”

我用凯瑟琳听不见的小声低语道。

火山岛的普罗米修斯还不能动。

在其周围舞动着虹色的极光。

那动作优雅而且华丽。

那庄严的节奏就像是『孔雀』。

在我的脑海里,刚才的演奏还在不断地重复着。

普罗米修斯那巨大的十字架型重机枪炮上闪着火花。

山鲁佐德的占比亚在近身战中将最大的武器陷入了机能停止状态。

只是破坏的话我也能做到,但他却将装甲和部件的接口仔细地切开,切断了内部的驱动系统回路,这技术真是不得了。

保留原型而只将作为武器的机能破坏。

如果是这种状态,那在这艘舰的整备场上就能修复。

似乎考虑到了回收后由我来修理这点。

占比亚的火花这次触及到了普罗米修斯的本体。

到处散落着小的闪光。

山鲁佐德那虹色的舞蹈——

简直就像是蛇在扭转,贴近,高速的流动,缠绕着普罗米修斯难以置信地接近他。

在我的经验中,从没见过进行这种战斗方式的人形兵器。

简直就是疯狂的战斗。

卡特琳想要发射露出的胸部导弹作为最后的挣扎,却没命中山鲁佐德。

普罗米修斯的左腿动作变慢,终于,完全停止了。

与此同时右腿和两臂也停止了。

似乎成功完成了驱动系回路的切断工作。

决出胜负了。

卡特琳啊,你从昨晚开始就没睡过吧。

应该相当疲劳了。

一直在感受着『宇宙的心』。

靠仅仅一人对付《白雪公主》《魔法师》《山鲁佐德》这些疯狂和奇迹的机体。

精神和肉体上早就超过界限了。

所以,睡吧。

你是个温柔的女孩。

和哥哥一样太温柔了。

无名氏为了你而跳着摇篮曲的舞蹈。

逃进梦里就行了。

睡着后就马上是早晨了。

然后再和我们一起做志愿活动就好。

好孩子,睡吧。

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接受你。

在无名氏的手臂中,她的眼睛闭了起来。

晚安,卡特琳。

“要多保重身体哦……”

在我的脑海里回想起伊利亚的话。

“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卡特琳·伍德·维纳”

无上的温柔如此诉说。

我另一方面——

注意到了在海中战斗的迪奥。

“虽然觉得有可能,但还没被干掉吧……”

“那个孩子?”

凯瑟琳回问道。

她偷偷地笑着,将耳机挂在一个耳朵上。

“从声纳来看,似乎是轻松的胜利啊”

“是吗。那么接下来的处理交给无名氏,将《魔法师》回收……”

说完后,迪奥的海中有线通信有了声音。

『这里是迪奥!《四张8》击退!相当棘手啊!』

“辛苦了……能就这样归舰吗?”

『归舰?维纳家的大小姐呢?让普罗米修斯逃掉了吗!?』

“不,刚才被福波斯处理掉了”

『啊啊,是福波斯那小子啊…..那家伙那么厉害——』

突然,通信被切断了。

不详的预感。

从显示器上映出了米尔·匹斯克拉福特的脸。

『我不会交出卡特琳的』

我的表情没有改变。

“哼,刚才的演奏非常不错啊……”

米尔没有做声。

“是『月光』吗?”

米尔用冰冷的视线静静说道。

『……闭嘴,老头』

“注意你的措辞……我可没看上去那么温柔”

说话的同时确认了操舵杆,没用了。

螺旋桨也没有旋转。

不知何时被巧妙地入侵了。

主计算机全部停止。

突然舰内的照明暗了下来。

显示器也暗了,被完全的黑暗支配了。

只能从扬声器中听到米尔的声音。

『你们什么都不明白,全部都错了』

完全中计了。

我们被诱导至联邦所属的大型气垫艇。

微弱的光线从窗口射进来。

虽然很可惜但整艘修弗克2都被捕获了。

那时,米尔演奏的是『月光』。

那大概是入侵的开始吧。

完全没有注意到。

又被打了先手。

“迪奥,无名氏,快逃!”

我向两人叫到。

通信机是否还工作仍然不清楚,但只能祈祷他们能听见了。

“大姐也逃出去!”

“不要,我不要丢下你!”

凯瑟琳似乎已经知道我接下去要做什么了。

在这艘舰中,能手动操作的装置只有一个。

自爆开关。

那是足够破坏舰桥的火药量。

而且修弗克2里还有两个因为格纳闸门故障而收纳的两枚导弹。

顺利诱爆的话能将《白雪公主》和这艘船沉到海底。

只有教授和《白雪公主》的话,能独自从这个事态中脱出吧。

并且应该能回收医疗装置,救出无名氏他们。

“好啊……如果你这样判断的话,我能接受”

仿佛能听到教授如此说话的声音。

我和凯瑟琳并不是一定会死在这里。

和爆炸同时跳出存活的可能性是有的。

也许会痛得要死,但我们的身体能力应该会很好的承受。

虽然仍然是危险的赌博。

但是实行的觉悟和时机是必须的。

真的只能向凯瑟琳说抱歉了。

我们没有正义。

也没有征服火星的野心。

也没有让人们幸福的温柔。

因为内心已空所以眼泪都枯竭了。

也明白胜利的前方什么都没有。

即使如此——

做好了觉悟。

“要开始吗,我们最后的舞台”

往要按下自爆装置的手指中使劲。

但是,我的手被一个男人抓住了。

“……住手”

那是应该睡在医疗装置中的希罗·尤尔。

“不要再抵抗了……”

“你想说就这样落入他们手里?”

从窗口射入的微弱光芒,在希罗的脸打上了阴影。

“没有问题”

他毫不眨眼地说道。

“就这样被捕到艾律西昂岛去”

不知为何,我感到他的眼睛里好像湿润了一般。

“……能接近莉莉娜”

“…………”

凯瑟琳问道。

“你真的要杀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吗?”

希罗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改变。

“这是任务……”

看上去眼中似乎有一滴眼泪闪着光点落了下来。

“由我来杀死莉莉娜——”

一定是看错了。

“——必须杀死”

那个希罗·尤尔没理由会哭泣。

但是,我觉得他的心还在。

没法说随着感情来行动。

在我们之中,唯一,只有这个男人的眼泪还没有冻结——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Young说道:

    辛苦了,宇宙风!许久不见,翻译文风依然严谨精彩。 [喜欢]

  2. Young说道:

    辛苦了,宇宙风!许久不见,翻译文风依然严谨精彩。 [喜欢]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