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君

Gundam AGE Unknown Soldiers 08:In The Soup

高达AGE官方小说式外传启动!

Unknow Soldiers 08:In The Soup

联邦军围绕着Vagan本阵的Second Moon的计策成功了,双方的战力已经互相混杂在一起好比一个大杂烩汤锅!。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重型MS ovm-gd Glud也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下生还!


Unknown Soldiers 08:ovm-gd Glud

明显是错失时机。
来自距离很远的战斗中心,Second Moon周边状况的报告,在十数分钟前经已断绝,现在连搭载舰的周围亦混杂着敌我双方,战局非常混乱。
被放进这个就像煮坏了的汤一般的宙域,即使是”厚衣服”的ovm-gd Glud,下场亦只会是就这样被煮熟成残羹剩饭啊。
和我同样坐在据点攻击用重MS︰Glud的驾驶舱中的比路加,说出那么难懂的比喻,也已经是几分钟前的事了。
我们现在继续垂吊在出击用机库中,一味无言地等待出击命令,设置在Glud全身的发射器,留有满满的”弹药”。作战在机体像”新制品”一样时便结束的话,是MS驾驶员之耻。
理论上,只要MS本体仍然运作,是没可能出现用光弹药的情况,因此这个说法有误。不过,在这个连扳机也还未触碰过的情况下,确会令人不禁想这样自言自语。
先头部队开出降落到地球的通道,连同搭载舰一起降落到地球后不久,我们作为镇压的主力部队就会出击,这是在接收作战指示时的作战概要。
从火星到Second Moon全军尽出,连要塞La Gramis亦投入战场,这个作战理应根基扎实地开始了。
但是战局极其混乱,别说降落到地球上,这个部队甚至连离开作战初期阶段的待机宙域也不行,只能接收战局正恶化的报告,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作战本应更早作出变更。
既然无法切断地球联邦军,即使要将降落部队的战斗力分割出来,亦应该要贯彻最初的目标。如果那样的话,Glud的性能还能有效地发挥作用吧。
不过,在这个连要守着各自母舰也十分艰辛的情况下……
不能活用产生巨大机动力的大功率推进器的Glud,充其量只能发挥出巴古托那样的功用。
「我军的司令官大人判断错误了。」正当苦笑着叹息的时候。
事到如今,出击命令发下来了。

地狱的热锅,说不定就是像这样的。
在那里不分阶级、人种、敌我,通通遭到玩弄,被迫清算罪行。业火平等地烧尽每一个人。生存,只是伴随着苦痛的惩罚。
「所以我就说过吧,伊安。很久以前,就被人称为in the Soup,釜中之鱼啊。」
从拿着Khronos用的深重装备并排而行的,比路加的Glud,传来没必要的通信。
地狱热锅的汤,令人无法笑出来的笑话。
La Gramis与Second Moon连结一起后,就能发射的迪古玛哲隆炮,虽然的确为联邦军带来重大伤亡,但看来好像没有击中主力部队。
Gundam仍然健在。
这个事实,对联邦军来说是奇迹的神谕,对域根来说则是恶魔的诅咒,令正在战斗的士兵们动摇了
本来,虽然只是暂时性的,但在这个能在联邦军的怀内以数量取胜的好机会,域根理应一口气开始突入到地球上。
但获得奇迹支持的联邦军士兵们士气高昂。
错失了时机,更甚的是听到为了重夺时机而计划再度发射的迪古玛哲隆炮,在这关键时刻发生致命故障的消息。
主战场的情况混作一团。
沿着轨道展展地伸延开去,可说是战场的翼尖的这里,来到这个阶段,已经没可能再进行作战的统合管理。
各机以所有战斗力粉碎敌人吧。基于这样暧昧的命令,我和比路加的Glud,被放到汤里去。
我们朝着敌我双方MS混杂的宙域冲进去。
在比路加的Glud以Khronos光束格林机关枪作出掩护下,我开尽自豪的推进器,进一步加速。
联邦军的可变MS和沦为旧型的Zeydra,看起来就像舞会一样分成无数组纠缠在一起。
起动导弹发射器的射击管制系统,搭载的全部雷达和感应器便识别并捕捉敌人。虽说是导弹但并不是实弹,而是搭载在Glud上,应用极能者用的装备:浮游炮的技术的东西,因此弹头是光束粒子块。
我带着某种感概扣下板机。总之,这样起码不用成为MS驾驶员之耻了。
导弹自动地捕捉敌机。虽然重创了数台,但仍然足以继续战斗的机体看来还有一定数量。
我以虽然射程短,但速射性能优秀的Zeydra光束枪狙击那些机体。
在冲入时作掩护的比路加的Glud,即使没有下指示,依然转而进行和我一样的工作,开始在中距离进行准确的射击。
不需一分钟,那个宙域已经镇压完成。
虽然空Zeydra的驾驶员们表示感谢的通信排山倒海而来,但现在可没时间回答那些悠闲的寒暄。
看来他们是在战斗开始时一同出击的家伙。与我们相比,他们更加没多余心神去理解战况,也未能俯瞰这个成为地狱热锅的战场,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拚命。想逆得救了,还早着啊。
我在心中留下这句话后,便和比路加一起朝向下个宙域出发。

地狱热锅的锅底变得越来越深。而且,当我注意到时,那已经变成我们专用的热锅了。
在我们千方百计还是久攻不下期间,联邦军的增援部队已经一队接一队自地球发射上来,形成铁壁一般的包围网。
不知不觉间,我和比路加的Glud在权宜之下,成为这不停重新编制而成的奇异MS部队的指挥,在这个地狱热锅的正中心,继续进行看不到终结的战斗。
经已不会取得胜利。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谁也有这种感觉。
那么,至少要从这锅难喝的汤中逃出去。
反正我们都要下地狱。伊甸就在眼前,但结局还是无法抵达的人,就是会走上这条未路。
不过,正因如此,反正死了都要被打进热锅,所以至少趁还活着的时候,想要抱着从热锅中逃出去的希望。
不然,我们的人生实在太没意义了。
正面,朝着所见执掌包围我们的舰队指挥权的战舰,我冲了过去。
「喂!」是比加路的声音
即使没有告诉他,他也感觉到我想采取的鲁莽行动。那呼叫声中带着责备我的声色。
虽然有少许踌躇,但只要解放全副武装,向着密集的炮火从正面飞进去的话,恐怖感就会掩盖迷茫,终会变成一种舍弃一切的觉悟。
只要击沉那艘船舰,就能够在热锅中打开一个缺口。只要成功的话,即使我死了也好,余下的人的生存率理应会上升。
感觉到比路加从后跟随而来,我再让Glud加速。
正因为我知道比路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的,所以我为了让他能够活着,我一定要先将战舰击沉。
以光束枪和加农炮胡乱扫射,当去到相当接近的距离,便发射胸部的光束破坏炮。
这个舍身攻击,可以说是超出对方的预期吧。
虽然事到如今,但我获得了凭一台MS击沉一艘战舰的重大战绩。
巨大的战舰在我眼前爆炸飞散,地狱的热锅,终于开出一个缺口。
我立即向后方发出指示。
一气呵成地进攻吧。我们要从这锅汤之中……
「………!」
在遍体鳞伤的MS部队当中,没有比路加的Glud的身影。
你总是这样有勇无谍啊。也帮为你善后的我着想一下吧。我想起比路加总是挂在嘴边的的说话。
所以那家伙……今次也……
不成声的叫喊,不禁自口中而发。
我为MS部队殿后。为了从汤中飞出去,我开始向着余下的联邦军战舰进行射击。
但是………
「我向所有听到我的声音的MS呼吁。希望你们能够停止战斗听我说!」
这个通信,还很有礼貌地连同发信者的名字一并收到。
菲力特.明日野……
Gundam的驾驶员!?
开玩笑吗?他是疯了吗!?
「向所有战士呼吁。为了拯救众多生命,我请求你们的协助。」
众多生命?
制造出这经已将众多生命代为汤汁、这锅难喝的汤,事到如今才……你这家伙……!
握着操纵杆的手在抖震。
面对着有如开玩笑般停止炮击的敌人,其它驾驶员亦一边感到困感,一边向我请求指示的通信传来。
但是,我没能够立即对那个声音作出回答。
变得不知所谓的汤,被一众当事人倒进下水道弃掉了。那件事,可能会被当成正义的行为流传后世也说不定。
但是我。
即使会一直呕吐下去,但那锅汤的味道,我一生也不想忘记。

Pages: 1 2 3 4 5 6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A131212说道:

    这配色………….

  2. Another She说道:

    設定改了••••••

  3. [闭嘴] 看喷口是高机动机?

  4. ZetaA1说道:

    小腿看着像 [MS09]

  5. kennyw说道:

    奶茶篇神谷娘娘红色机的衍生机型吗。。。。膝关节直接不要了吗?似乎AMBAC会下降?

  6. OOQAN说道:

    打psp见过,杂兵而已

  7. JGuaiR说道:

    维根 技术匮乏 虽领先联邦数十年

  8. Another She说道:

    From:kennyw:
    奶茶篇神谷娘娘红色机的衍生机型吗。。。。膝关节直接不要了吗?似乎AMBAC会下降?

    神谷娘娘的皆德拉+魔中年的克羅諾斯=預定地球侵略用量產機,因為操縱問題和非人形機的隱患沒有量產,改為據點攻擊用重MS,其中一機參加了決戰(上文設定)
    PSP中是在拉格拉米斯戰役前就完成配備和建立生產線的重型量產MS
     

  9. [鼻血] 看久了觉得还挺帅的!

  10. 说道:

    颜色不错,不过对VAGAN的MS实在不感冒 [贴符]

  11. White Glint说道:

    那兔耳真心萌 [鼻血]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