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01话 在海滩上

<故事梗概>

人类开始宇宙殖民已经2个世纪,地球周围漂浮着巨大的人工宇宙殖民地,其中的住民与地球居民愈发离心离德,就在那个时代……
南洋的岛屿上长大的青年阿弗兰西·夏亚在风暴之夜接受长老遗言嘱托“你去宇宙吧……”在暴风雨带来的人形机械指引下,阿弗兰西踏上冒险之路,前方等待着他的将是何等样的旅程呢!?——巨匠·富野由悠季所挑战的新人类小说,终于登场!

第01话 On the Beach

1

究竟是海潮乘风而来,还是风随海潮而动?
他已渐渐不再思考这件事。
就在不久之前, 他还有着对类似现象的出现进行观察和分析的癖好,
只是现在, 他把海潮与风之间含混不清的因果关系,当作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情来接受而已。

……解析作业并没有停止。

针对这样的现象,干脆跳过理论思考,不再提出问题。
是何时开始这么做的呢……

“暧昧不明的事情就这么让它暧昧不明下去,既不是坏事,也不会觉得不安……而且,那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也消失了……”

他的视界中,只有满天星斗。
非常罕见的是风也息了,万里无云的天幕在他面前展开。
他躺在沙滩上。
脚边数米外海潮与沙滩的相接处,已没有波浪声。
比起这个,被海潮冲到岸边的珊瑚类甲壳,在海水的拍拂之下互相碰撞,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透过水面传到耳畔。
而真正的潮音,来自于沙滩对面的珊瑚礁与海浪的碰撞。那已经是外海了。
阿弗兰西·夏亚开始理解这种暧昧感,究竟从何时开始呢……?
他的年龄,应该是19岁
抚养他长大的岛上长老卡巴·苏是这么告诉他的。
尽管暧昧感从当时就开始存在,阿弗兰西·夏亚开始理解真正意义上的暧昧不明,却是最近的事。
星星射出光芒,令每一颗都清晰可数。阿弗兰西有一种感觉,似乎自己体内某处正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暧昧感……吗”

咔嚓咔嚓……

“……也没什么不好的……”

咔嚓咔嚓……咔嚓……

与这声音一样不可思议的某种东西,在抗拒着阿弗兰西说出的话。
那究竟是什么,他自己是明白的。
所以,带着那些许的阻碍,他既没有抗拒,也无法全盘接受。
……那是他记忆巢穴最深处庞大的神经元发出共振,开始觉醒的声音。
在阿弗兰西·夏亚的视觉之中,星辰的光芒洒落下来。
他觉得自己可以听见光的声音。

夏亚……啊啊啊啊……。

就算在这岛上,连八等星都能看到的夜晚也是很稀奇的。地球的大气已被污染,天候也不安定。
但现在却不一样。
连星光落下的声音都能听见,阿弗兰西带着这样奇妙的感受站起身来。
他似乎听到有人的声音夹杂星光之间。
不对,难道是某种意识本身的声音?

“……!?”

正这么想着,星辰的光芒一下子增加,集中在阿弗兰西·夏亚的体内。

“……啊啊……!”

咔嚓咔嚓咔嚓……

是幻觉?
他的记忆一瞬间被“叮”的一声锐利的声音所包围,幻觉如同视觉感官的谬误一般,突然发作。
接下来的瞬间,他发现巨大数量的视觉现象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其中有数以千万的人的面容和意识、有地球和围绕其上的自然界、有恐龙的灭绝、有维生素的原子构造、有金属粒子的激突、有机械的制造生成,还有其他许多……其数量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是记忆的累积而衍生出的视觉现象。
也就是说,过去记忆的集结,在星光的刺激之下一瞬间变成视觉现象出现在他面前。
由是,阿弗兰西·夏亚了解了自己的潜在能力。

“宇宙已经被人类填满……这看来是真的啊……”

阿弗兰西·夏亚认识到了这一点。

2

“阿~弗兰西~夏亚!”

艾佛莉·姬伊拖长了的声音,无论在怎样的暴风雨中都能传到阿弗兰西的耳中。
虽然眼下是晴日的内海……
她的声音在大海与大气之间,如闪光一般消失。
阿弗兰西朝着声音的方向,放开手脚游了过去。
她把夏亚名字的头一个音节使劲加重了发音喊出来。

“阿~弗兰西~夏亚!”

艾佛莉·姬伊在浮标的跳板上调整身体的平衡。她是那种本能的不耻于在人前展示自己的少女。
向着阿弗兰西游过来的方向,正确摆出美丽的姿势对她来说绝非难事。但她却没有这样的自觉。
所以才有这种天然去雕饰的美……
就在阿弗兰西快要摸到她立于跳板前端的脚尖时,艾佛莉突然将身体一缩。
在夏亚的视野中,她抬高脚跟,修长的脚趾蹬向踏板,奋力起跳。

“艾娃!”

夏亚叫着她的名字。
在夏亚的头顶上,她双臂向两侧展开,全身肢体犹如满弦之弓射出的箭一样飞腾出去。
似乎连入水的声音都微小到听不见,又轻又小的水花将她被太阳晒黑的肌肤包裹起来。
夏亚也追着艾佛莉潜泳下去。
水面之下,透过的日光不安定的交错着,浮现出朦胧的波纹。在蓝色的另一面,她的身体迅速的回转。
艾佛莉的身体离夏亚越来越远,而下面就是珊瑚礁。
为了给她上下颠倒的肢体提供支撑,夏亚跟在她后面游过去。
海水在她身上投下了些许阴影,形成浮雕一样的景象。
在海水里侧的一面,映着艾佛莉数个断片般的倒影,时隐时现。
有着丝绸般花纹的小鱼群逐渐散开,显露出鲜亮的色彩……

淅沥淅沥……淅沥

追着艾佛莉的夏亚,听见了海的声音。
那是海底的大地所发出的鼓动,被海水吸收之后留下的残响。

淅沥淅沥……噌……

就连那小小的比基尼泳衣似乎也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比全身赤裸更加能衬托出她的美丽,看上去如同童话中的人鱼。

“……!”

这是恋爱吗……!?

恋爱?

那又是什么……?

这种感觉,才一直是绝对的暧昧感的象征……
他所追逐的对象艾佛莉·姬伊的对面,海水的颜色如同墙壁一般,又像是绝对有什么东西存在其中的深渊……。
艾佛莉的黑发在海水的涌流中逐渐展开,向夏亚接近。她的皓齿在水中发出珍珠似的光芒。

“呼呼……呼呼呼”

伴着海水的涌流,阿弗兰西听到了她的笑声。
这回该轮到阿弗兰西逃走了。
他吐出一口气,加快脱出的速度。

呼噜呼噜!

自己吐出的气泡擦着耳边滑过,在这声音的中间,依然有着淅沥淅沥的响动。
并不是水压的感觉,而是大地的鼓动在刺激着阿弗兰西的鼓膜。
艾佛莉的手触碰着阿弗兰西的肌肤,他的胸前传来艾佛莉坚挺而又丰满的乳房的触感。

咚!咚!咚……

那心脏的跳动,对于阿弗兰西而言,是别人血液通过的能量之源,也是产生情热的器官所发出的脉动。
通过肌肤的感触可以确切的感觉到。
二人同时发现,这南方岛屿的海水,竟然如此温暖。

3

强风似乎要把整个岛上的椰子林连根拔起似的。
海岸线上喷薄而出的大潮,化作白色的水幕向岛上袭来。
夹杂其中的是椰子落下时发出的沉重声响。

“请快一点!”

大叫着的年轻人是一直对夏亚采用敬重口吻的凯利·哈乌。他是阿弗兰西的友人。
他们二人保持着屈身90度向椰子林奔去,似乎稍不注意就会被狂风卷走。
雨滴落在肩膀、胸前和脸上,很疼。
暴风雨面前的屋舍,如同像自然之力屈服的人类一样矮小。
那屋舍虽然看上去是木造,实际则完全使用了强化塑胶材料。这种材料既耐腐蚀也不会变旧,历经300年也能完整如新。但在此之上会劣化的什么样的程度就无法保证了。
科学家们,或者说制作和贩卖这种材料的公司的人们是如此说的。

“就算经过千年,也不会出现材料的劣化,没问题。”

科学的耐用实验的结果是无懈可击的,他们如是说。

“真的有将时间凝缩的技术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将时间延伸的技术说不定也存在……”

小时候的阿弗兰西曾经这样想。
特别是在发生好事的时候,这种想法便会涌上心头。

“让此刻变得更长久吧!”

一边想着就一边这么说。
眼下已经稍有成长的他,已不再怀有那份激动,也不再会那样考虑问题。
但是

“时间本身应该也是有性质的。如果真有人懂得用其他物体来代替这种性质的技术,那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现在,他是如此思考的。

“卡巴·苏!”

床上躺着瘦弱的老人,阿弗兰西抓住他的手。
卡巴·苏被阳光和潮水锻打的皮肤,如今已如薄纸一般。曾经厚实的手也布满皱纹,显得十分脆弱。
那是曾抱起阿弗兰西、在不听话的时候敲打他、在生病时给他喂食物的手。
眼下这只手却如此之轻,在阿弗兰西年轻的手中渐渐沉了下去。
像惧怕暴风一般,整个建筑物都发出悲鸣。
忽然之间风吹了进来,窗边被太阳晒到褪色的蕾丝窗帘激烈的飞舞起来。
是艾佛莉·姬伊进来了。

“长老他……!?”
“……别吵闹……”

聚集在阿弗兰西身后的老人们斥责她。
阿弗兰西将耳朵靠近卡巴·苏活动的嘴唇边。
“……你去宇宙吧……你不是应该呆在地球上的人……我只是受人所托在这里将你养育大……我不知道你的来历身份……没人告诉过我……但我只知道……宇宙在等着你……”

“宇宙……?”

阿弗兰西·夏亚默念着。

“去宇宙?”

艾佛莉的声音有些害怕,带着些许颤抖。
那颤抖的吐息,即便是在暴风雨之中,阿弗兰西也能清楚的听见。
是唇边漏出的吐息。
天将破晓,暴风雨离去时,卡巴·苏死了。

“寿限已至,无需悲伤。”

人群中最年长的老婆婆说道。

“卡巴·苏老去了,这是自然的死亡……他是岛上土生土长的,也曾有过出岛冒险的时代。后来,在几次恋爱之后,卡巴·苏回到了岛上,和卡桑·慕丝结了婚。那段日子我记得可清楚了,因为是他甩了我……”

老婆婆轻轻的笑了起来
没有人指责她,因为这笑声充满了温暖。

“卡桑去世也有二十年了吧?”
“二十三年了!”

终于有人出声。
在场的人都瞪着纠正老婆婆的男人,说他是个蠢货。

“卡巴有好几个孩子,他的孩子都跟他一样壮实,所以这些孩子也都离开了岛出去闯。这些孩子还都是喜欢操纵机械的呢……所以阿弗兰西来了之后,是卡巴把他拉扯大的……”

“嗯,多亏了他,我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

大家纷纷颔首。

“就听卡巴的遗言,去宇宙吧。”

人们都这么说道。

“……但是我对这座岛以外的事情一无所知。离开岛令我害怕……”

阿弗兰西一边说,一边看着卡巴·苏单薄如纸的遗体。

4

嗖,嗖,暴风雨过后的残风依然吹拂着海岸。
珊瑚礁对面,狂暴的浪头依旧此起彼伏,看上去像白色飞沫构成的墙壁。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艾佛莉嘴里只有这一个词,不断的重复着。

“这事还没决定呢”

带着不输给风声的气势,阿弗兰西说道。

“不行!”

艾佛莉两肘沉至腹间,屈着身体回应。她那简单的连衣裙被风吹拂,如同她激烈的情绪一样震动着。

“所以让我们来谈谈吧。”

阿弗兰西走上前。意识到阿弗兰西再接近的话自己将无法抵抗,艾佛莉跑开了。
一边跑一边使劲喊着“不行”。
阿弗兰西了解艾佛莉的感受。

“那为什么我还要去追她,为什么我要去说服艾佛莉呢?”

阿弗兰西发觉自己已经有了去宇宙的想法。
只是还没有形成明确的决断。
和艾佛莉一起捕鱼、一起照顾甘蔗田、一起榨椰子油、把椰子果实当做日常生活必要道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我不讨厌,反而还很喜欢”

阿弗兰西一边念叨着一边停下脚步,向艾佛莉的方向望去。
背着日光,艾佛莉忽然扑倒在珊瑚礁的岸边,哭泣起来。
阿弗兰西似乎看见她背上闪烁着奇妙的光芒。

“即便如此,艾佛莉似乎笃定的认为了我一定会去宇宙……”

这多少让他感到不愉快。
明明是自己不打算做决定的事情,却被别人预测到并做了决定。
这就不仅仅是暧昧,而是坏心眼了。

“那我干脆就去吧……”

真想这么脱口而出。
阿弗兰西感到了自己的意气在作祟。

“……?”

艾佛莉的背上闪烁着什么。
那是……影子?

“那种地方明明没有那么高的东西……”

阿弗兰西向着那影子走了过去。
像是要把一直哭泣的艾佛莉看透似的,阿弗兰西向她的背后看去。

“……!?”

阿弗兰西看见艾佛莉连衣裙肩带旁边露出的小小肩膀,正随着抽泣而抖动。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像被揪住了一样。

5

“艾佛莉……”

阿弗兰西尽可能温柔的搂住了她的肩膀。

“抱歉,我刚才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想过去看一看”
“……?”

完全是超乎她理解范围的唐突发言。她抬起了流满泪水的脸。

“……!?”

艾佛莉发现阿弗兰西脸上有着从未见过的复杂表情,令她一时间忘了要停止呜咽。
阿弗兰西看着艾佛莉的泪眼朦胧的容颜,明白她正为了理解自己的话拼命地进行各种想象。
然而,大概她没有办法好好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吧。

“……哎?……哎哎?”

这个回应已经是艾佛莉所能尽的最大努力。

“看那边……”

阿弗兰西扶起她的上半身,向影子的方向望去。

“……?”

那影子的形状,是艾佛莉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看着那不可思议的情景,她站了起来。
阿弗兰西搂住她的腰,慢慢的接近影子。
咔嚓咔嚓……
阿弗兰西的记忆中,有什么东西开始了活动。
似乎是那影子所引发的。阿弗兰西紧张起来,搂住艾佛莉肩膀的手加重了力道。
是无意识的吗……不,他自己也意识到了。
那动在珊瑚礁的外缘,和海岬相接的地方被潮水冲了上来。
波浪激起的飞沫摇动着影子,发出细小的声音。
与外形不符的是,如此硕大的物体看起来似乎很轻。这样才会乘着波浪跨过珊瑚礁被冲到这里来。

“是机械……?”

艾佛莉害怕的停下来脚步。
那东西看着是机械,却有着类似人类形状的上半身。
给人一种落难之人终于漂流到岸边的印象。
阿弗兰西来到海岬的岩石上,趁着波浪呼吸的间隙进一步接近。
那东西的已经被一层贝类和海藻所覆盖,只有若干地方能露出原本的表面。
那深绿色的表面,似乎由特殊的金属所制成。
并不是一整块,而是由各种不同的模块组合起来的机械……有圆形的部分,有四角的部分,有带着尖型突起的地方,也有厚重堆积的地方,看起来十分复杂。

“阿~弗兰西!快回来!”

暴风雨过后又再次变大的风中,艾佛莉担心的叫着。

“稍微再让我看看!等一下!”

阿弗兰西边说着,边试着摸了摸那东西已经嵌进岩石的表面。
波浪再次让影子摇曳,但没有淹没上来。
不顾机体的摇晃,阿弗兰西继续触摸着表面。
那触感就好似曾经长时间沉于海底,又湿又冷。
不过就算如此,还是能感到材质本身所持有的温暖,而且感觉上这外壳应该十分坚硬。

咔嚓!

阿弗兰西向上看去,并用手按压头上那块似乎要包裹什么东西的板。

呜呜!

与波浪拍打的硬质声响不同,那块板发出了呼吸一般的声音,开始动起来。
阿弗兰西将手移开,那块板就停止在了当前的位置。
支撑着板的里侧,机械内部的昏暗之中,能看到非常漂亮的玻璃表面,发出了光。
里面已经浸满海水,离发光处很近地方似乎有座椅一样的结构。
阿弗兰西决定钻进去看。
被海水浸泡的座椅,完全被玻璃作成的球型包围起来。

“……有着人的形状的机械……!?”

咔嚓!
阿弗兰西的记忆回路,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燃。
他发现座椅旁边的水中有着书本。
他赶忙捞起来,是一本塑料纸制成的书。
擦拭掉海藻,这本不会腐蚀的书,上面写着“使用手册”,和新品一样清晰可读。

“原来是百年以前的机械……”

阿弗兰西抬起头,再次审视这机械的影子。
那有着人形的机械,在波浪的飞沫中摇曳着。

砰!

突破音障的巨响席卷全岛,连机械的影子都跟着晃动。

“火柱……!”

海滩上的艾佛莉捂住双耳,不由自主的蹲了下去。
那是在岛的西南方向,正前往宇宙的穿梭机所留下的痕迹。
转眼之间,那架穿梭机的尾焰已经消失在云端。

“……”

岛上的人们对于这中突如其来的噪音,都用艾佛莉那样的方式来表述。
这种暧昧的表达,阿弗兰西并不喜欢。
但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了。
阿弗兰西带着使用手册回到艾佛莉的面前,说道:

“艾佛莉,我要去那火柱升上的地方了”

这句话,当时的艾佛莉却不曾听见。

-第01话完-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零式光刃说道:

    接GG了,感谢翻译

  2. lihubert说道:

    我把標題看成’在上海灘’了……

  3. Young说道:

    可以,文强·鸭!!╮(╯▽╰)╭

  4. 军师说道:

    老爷子文风飘逸,很多意识流笔法,翻译时拿捏的分寸还在揣摩之中,有不足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5. 星之海洋说道:

    期待连载完

  6. OBJ279说道:

    哇,是盖亚吉尔,强

  7. GunDam0079说道:

    非常感谢,超期待这个

  8. 龙伊涟说道:

    这是哪个背景的?

  9. pcdsbs说道:

    比较好奇那是那台m s

  10. 晓晓螺丝说道:

    这是独立的一个世界观吗

  11. PX_H说道:

    光头又开新坑了???

  12. afcty说道:

    独立世界观?

  13. darkguy说道:

    黑皮鸭子www

  14. f90happy说道:

    夏亚稍后的工作是把无知少女带到战场,并培养成杀人高手。

  15. free火之红莲说道:

    好像有点意思

  16. Young说道:

    故事梗概里写里,宇宙世纪200+年后的故事……(´▽`)

  17. 蒼崎榛子说道:

    大佬还需要全套的GG实体书吗?感谢翻译

  18. thy1995说道:

    机动战士高达 上海滩,哈哈哈哈哈

  19. QuinnJ说道:

    有生之年系列感谢大佬啊

  20. 夏叉滴说道:

    哇有生之年!! 太感谢了 辛苦翻译 期待全本!

  21. ms07b3说道:

    先码后看~~

  22. bin说道:

    哇,顶一个

  23. Jetfire0917说道:

    这个有点厉害啊

  24. xcfd999说道:

    翻译辛苦了,有生之年啊,期待后续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