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03话 叙述的继承者

<故事梗概>

人类开始宇宙殖民已经2个世纪,地球周围漂浮着巨大的人工宇宙殖民地,其中的住民与地球居民愈发离心离德,就在那个时代……
南洋的岛屿上长大的青年阿弗兰西·夏亚在风暴之夜接受长老遗言嘱托“你去宇宙吧……”在暴风雨带来的人形机械指引下,阿弗兰西踏上冒险之路,前方等待着他的将是何等样的旅程呢!?——巨匠·富野由悠季所挑战的新人类小说,第三章,夏亚名字揭示的道路逐渐解开!

第03话 叙述的继承者

1

“无知是罪,知道太多也是罪……哈哈哈……谚语这种东西一直都是这样。忽左忽右,有表有里”
看似大大咧咧,却有种投枪般锐利的感觉,这个中年男子似乎已经参透人生。
南方的岛屿真不适合这样的人。
那么北国之人是否都沉浸于悲伤之中呢?
“我叫托鲁斯·修特隆加”
男人手持酒瓶,追着阿弗兰西走出店外,做起自我介绍。
“……”
阿弗兰西没有理会,托鲁斯却似乎不打算离开。
他沿着柏油路晃晃悠悠向前走。
阿弗兰西实在没别的地方可去,只能望着男人的背影迈开步子。
这个自称托鲁斯的男人,似乎也知道阿弗兰西在后面跟着。
他像理所当然一般的开口说道:
“阿弗兰西·夏亚……是获得自由的夏亚的意思……你知道吗!?”
翻动着醉眼,他回到阿弗兰西面前。
那张充满酒气的脸,在路边街灯的照耀下棱角分明。
“获得自由的夏亚?”
“是个意义重大的名字呢……”
边说边打了个大嗝,托鲁斯又转身走起来。
“我从没见过亲生父母……”
“是这样吗……”
托鲁斯把酒瓶塞进外套的口袋,走向暗处。
越过港口前的路,左面的山脚下虽然些许灯光,道路却变得昏暗。
即便如此,也能看到远处住宅的灯火。这里的文明程度似乎比阿弗兰西长大的岛要高一些。
这种说法似乎不太恰当。
这个时代,存在着未开化的地方才更加不可思议。
“不知父母是谁、被扔到地球、而且还是在最后仅存的南部小岛长大的阿弗兰西·夏亚吗……哼哼哼”
点点星光在黑暗中衬托出托鲁斯的影子。
“怎么了?”
“……看来是为了让你背负白人的使命,才安排在南国之岛上修行”
“白人的使命……?”
托鲁斯依然摇摇晃晃的行走在椰子树之间。
“因为啊……这是白人自己的问题……白人的……”
这轻轻吐出的话语,在昏暗的湿气重漂浮着。

2

房间里除了一捆捆的磁碟之外,就是堆成山一样的书。
因为堆得太高,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倒在了床上。
阅读用的显示器虽然是旧式的,却有三台之多。
所以这些,在摇曳的黄色灯光中依稀可见。
“很罕见吧?”
托鲁斯打开电灯上的开关通了电,发出光芒的灯泡看上去像人的下颚。
“这里没有荧光板?”
“确实没有。话说这玩意叫什么你知道吗?”
“球……呃……灯泡?”
“没错,给这圆形剥离里的灯芯通电就能发出光来。这美妙的黄色光就是灯芯发热后产生的”
“确实是很棒的颜色。虽然搞不清为什么,但感觉以前的灯光就是这样子的……”
“对。这就是过去的灯光。又古老又昏暗的颜色……真理往往就在这些会褪色的东西里……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托鲁斯在充满潮气的沙发上坐下,外套放在两脚之间,把酒瓶捏在手里。
“是吗?还以为是你的话应该能明白呢……所谓古老的东西,就是在褪色的过程中经过时间锤炼所残留下来的那些。所以说那才是真实。虚构的玩意是留不下来的”
托鲁斯把酒瓶放在旁边堆满书本的桌子上。
“这样啊……!”
“但是,颜色颓尽的时候也差不多就该完蛋了!哈哈哈……之前说过关于谚语的事情对吧?所谓真理之类的东西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哈哈哈哈……”
哲学家拿起酒瓶一饮而尽。
他醉眼朦胧的盯着立在屋子中央的阿弗兰西。
“原来如此,你……是不折不扣的白人对吧?”
“是指我天生的肤色?白人指的是什么?是和某个民族有关的吗?”
阿弗兰西感到有些焦躁。
虽然弄不清楚确切的理由,阿弗兰西确实对这醉汉的话产生了近似于愤怒的感情。
“白人是哪个民族什么的……真是蠢问题。亏你还是南方小岛长大的,脑子中暑晕了嘛?”
“……你不觉得你的话很无礼吗?”
阿弗兰西毅然说道。
“哼……挺有种。那就让我来告诉你,白人就是人类的贵族,跟民族无关。”
阿弗兰西觉得这个哲学家确实是酒精中毒了。
“人类的贵族?那又是什么?”
“你本人居然还没这点自觉吗……哼哼哼……先不说这话本身孰对孰错,最起码给你起阿弗兰西这个名字”的男人……也有可能是女人……反正这个人应该是笃信这种说法的”
托鲁斯对着灯光举起空酒瓶看了看,又放到地板上。
咯咚,是空瓶子的声音。
“请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说的话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
“为啥?”
“你刚才所说的一番理论,是人种偏见……这种错误的观点……是个很古老的话题……很有历史感的话题”
“没错啊……年轻的你居然知道得如此清楚,我感动了”
托鲁斯捡起地上的酒瓶,尝试倒出最后一滴酒来。
他眯起眼角看着阿弗兰西。
阿弗兰西感到困惑。
“你在笑吗?”
“是啊……”
“为什么?”
“我只是提出一个观点,你就生气了。为啥会生气呢?因为你感到不愉快。为何会有不快感?因为现实和你的理想相违背,和你的主观观念不符。”
“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其实这不对……年轻人……”
“……?”
“生气的理由、不愉快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是因为自己的欲求不得不屈服于常识这玩意。也就是说,潜在的某个欲望被他人所指摘的时候,人类真的会感到不快。”
阿弗兰西在床头坐下。
咔嚓!咔嚓嚓嚓……
他脑中再次出现了那个声音。带着强烈的振幅,这声音在他三半规管的深处摇动着。
“关于潜在意识的说明很困难……潜在于表层之下的意识。意识不到的人……普通的人没有那玩意,可以这么说……”
托鲁斯舔着倒出在手掌的几滴残酒。
“你这个偏见真不得了……”
阿弗兰西在几乎变成书山的床上整理出一个可以躺下的空间来。
“号称能了解潜在意识这个词的人,无非是肤浅的字面理解罢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潜在意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哟……切!”
托鲁斯把空酒瓶扔出窗外。
随着酒瓶落地的声响,他的整个身子躺倒在沙发上。
“……?”
该不会是就这么睡着了吧……阿弗兰西如此想。
“……但是呢……”
托鲁斯低着下巴,嘴里嘟哝着。
“……人类啊,有时也可以正确表现自己的潜在意识哦……”
阿弗兰西觉得应该把托鲁斯身后的窗户关上。
“……!”
他站起身,往沙发后面走去。
“就是感情啊,感情……只要观察一个人全部感情的表现,或者说观察感情的瞬间爆发,这时就能发现这个人潜在的欲求了……能自我觉察到的意识什么的,终归都是表层的东西罢了……”
说完这句话,托鲁斯就睡着了。

3

第二天阿弗兰西醒来时,这家的主人已不在沙发上。
“……?”
大概是出门去了。
这个地方离海岸已有一定距离,附近有着大片的甘蔗田,看起来似乎相当深入内陆。
“……”
那个奇怪的男人,究竟去哪儿了呢。
阿弗兰西找到外面的水龙头,漱口洗脸。
“……”
与听了不少深奥话题的昨晚不同,现在自己的身体似乎终于找回了平静的感觉。
“……!”
突然一下想起了艾佛莉·姬伊。
阿弗兰西慌慌张张回到小屋里,眼睛在托鲁斯房间的墙壁上打量着。
“……!”
阿弗兰西发现了墙上一张已然褪色的去香港的船时刻表。
“……?”
他看了看手表上的日期。
“去香港的船今天没有吗……”
遇到意料外的情况,他有些失望。
“这样一来……穿越风暴来这里不就没意义了吗……”
与风暴的战斗把阿弗兰西折腾成一根筋。在这种时候,思考也往往变得单纯。
他想当然的认为今天应该能搭上船。
如此愚蠢的一厢情愿让阿弗兰西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人免不了会有这样的时候。
“昨晚在栈桥看到的原来不是定期船啊……”
呜噜噜噜噜……
听见低沉的马达声,阿弗兰西向窗外看去。
透过圆形的窗户,能看到昨晚那个家伙骑着摩托车沿着甘蔗田间的小路行驶过来。
他身上那件被太阳晒褪色的外套和下身的短裤正好相得映彰。
分不清是由于日晒还是醉酒而发红的那张脸,带着轻松的笑意。
“……?”
阿弗兰西去门口迎接。
“早上好”
“哦哦……睡得如何?”
“还不错,在室内睡的话,总归能安稳些”
“那就好……”
托鲁斯将一条鱼提在手里。
“我去弄了这家伙来”
“你自己钓的?”
“就在港口那边……花了二十分钟呢。看来这个地球还没被彻底抛弃呢”
托鲁斯露出狡黠的笑容。
“你不喜欢早上吃鱼?”
“那倒不至于……”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咯”
阿弗兰西看着他把鱼拿到厨房收拾。
“……今晚我还能住在这里吗?我可以出住宿费”
“是吗?我这里收费很贵哦”
“……?”
霎时间阿弗兰西觉得厌恶感所带来的刺激直冲上头。
“很抱歉……我身上实在没其他东西了……钱我带的真不多……就不再给你添麻烦了”
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门口。
“哼哼哼……”
托鲁斯背着身笑着。
“能帮我整理打扫一下房间吗?就算是房费啦”
“那自然可以……”
阿弗兰西同意了。
接下来的一天阿弗兰西都在打扫托鲁斯·修特隆加的房间中度过。
这是个只有起居室、厨房、厕所和淋浴室的小房间。阿弗兰西花了一整天时间来整理散乱的书籍和磁碟。
“……《初恋》……?是俄罗斯的小说吗”
“塑料成型材疲劳系数的力学和组织学原理?”
“鲸鱼的养殖?”
“佛教体系史?”
整理过程中阿弗兰西逐渐了解到这些卷帙浩繁且五花八门的书籍和磁碟中究竟有些什么。
从历史书、传记文学到宇宙殖民地建设手册,从地址学到海洋学以及兰花养殖技术,甚至还有着塔加洛语、古巴斯克语以及世界语的解说书。
“……第二系世界大战中战车技术开发竞争……到新吉恩为止的宇宙移民史……荷尔蒙与肌球蛋白的代谢关系……艺术批评丛书……”
阿弗兰西不得不放弃从这些内容来推测托鲁斯·修特隆加其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看来是个兴趣多样的人……”
在阿弗兰西收拾的时候,托鲁斯带着便携显示器出了门。
这个人没啥正经工作也能活下来吗……
阿弗兰西觉得托鲁斯的生活风貌虽然不至于邋遢浪荡,但也着实让人无法欣赏。
晚饭和早饭一样,吃的都是那条鱼。
太阳依旧挂在天上。托鲁斯在傍晚时分回家。
入夜之前的风还不算大,让人很舒服。
“……感谢招待”
“你也辛苦了。可惜托你的福,我本来想看的书却不知道在哪里找了”
“对不起,我实在不清楚该如何分类,只能简单的整理……”
“整得太干净了反而让人不爽啊”
“哎……?”
“你不觉得我们人类保持杂七杂八的状态才能活得更舒适嘛?”
“杂七杂八……?”
“对啊,哪个笨蛋能只依靠单一的知识来生活?吃饭也是,睡觉也是,这些东西都是各种知识的复合体。我们平时都是保持杂乱的状态而生活,整理太过仔细则会让人无所适从……”
“这又是歪理吧?”
阿弗兰西不由得笑了。
“你觉得很奇怪?”
“难道不是吗?人类确实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我不知道算不算是杂七杂八,但只有将这些部分要像高性能电脑一样高效的加以处理,人类才能选择将注意力集中在更高更远的事物上……”
“……我没打算听你关于整理学的意见”
托鲁斯苦笑着。
今晚他还没喝酒。
“人类难道是只能做一件事情的渺小物种?”
“你觉得人的能力……是无限的?”
“哼哼哼……很矛盾吧。选择生存下去这件事本身,不见得非得要对无限进行挑战对吧?”
“……?”
“宇宙中有着人类的新天地——宇宙殖民地”
话题突然转向意料不到的方向,阿弗兰西一怔。
“我听说过……人类现在也能居住在宇宙中”
“所以人类哪怕超过了一百亿,依然能在这地球圈存活。在旧世纪通常认为人口一旦超过一百二十亿,人类就会自取灭亡。”
“但是人类依靠自己的睿智撑过了这一难关……”
“嗯。宇宙殖民地的立案者,是白人”
“又是这话题?你是想说其他种族都该从属于白人?”
“只是有这么一种说法而已。无论地球宇宙,都是应该由白人来做划分地盘的存在。而你阿弗兰西·夏亚则是为了将此理念付诸实践而生的年轻人”
“怎么还这么说……”
“我说过吧?你名字里的‘弗兰西’,指的是获得自由的法兰克人。法兰克么,就是白人的总称。而那个‘阿’,则是带有使获得自由之意的首音节。合在一起‘阿弗兰西’,你敢说给你起这个名字的人真没带着让白人再兴的念头吗?”
“按照你的说法,阿弗兰西·夏亚指的是要成为白人之王的人……?”
阿弗兰西依然觉得难以理解。
“没错,你的名字和坎贝尔之类的不一样,不是单纯用来威吓敌人用的”
“坎贝尔?”
“在古代凯尔特语里是野猪的意思。起这个名字无非是想吓唬人,而阿弗兰西则不一样”
“是吗?”
“不过夏亚这个姓我实在是不喜欢……是来自东方语系的吗?”
“……”
“话说回来,这个充满异族风情的姓和阿弗兰西组合起来,似乎也能朗朗上口。是为了让敌人难以忘怀吗?”
“怎么总是和战斗有关系?”
“……听好,白人如果想掌握地球和宇宙,就必须和其他民族争斗并且获胜。如果不这样,白人就无法控制世界。力量不足的人,就算得到了世界,也只会让它陷入混乱之中”
“你这套理论我实在无法认同”
“你会讨厌也没关系,阿弗兰西,但只有一点你要记住。神是为了锻炼白人,才把其他民族分散在世界各地,并引发纷争。这些其他民族,要么是白人的对手,要么被白人所支配。经过这些挑战,白人才能成为世界的主人”
“你的逻辑我倒能理解,你说我是获得自由的白人夏亚。但是你的论点我不能接受”
“哼……你觉得我说的都是歪理邪说?”
托鲁斯·修特隆加叹了口气。
“没错,托鲁斯先生,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还望指教”
“什么地方不明白?”
“为什么这一带岛屿的人们在宇宙殖民地时代没有被强制迁移呢?”
“嗯,这里的人们,包括我俩在内……全都被允许留下……不,应该说被要求住在这里”
“被要求住在这里?这是为什么?”
“为了锻炼白人啊”
托鲁斯笑了一下。
“话题又绕回去了……”
“当年策划宇宙移民计划的那帮人,一定认为人类一旦上了宇宙,就可以创造出超越种族的世界人种。真是一帮蠢货……”
“世界人种……叫地球人应该更好吧?”
“不错,他们认为民族是可以融合的”
“这种想法难道不对吗?”
“谁知道……反正我觉得是胡扯”
托鲁斯轻松的说着。今天的他还滴酒未沾。

4

翌日,为了搭乘去香港的定期船,阿弗兰西来到栈桥。
南方的太阳射出强烈的光芒,暑气正旺。
“能遇到你真是件有趣的事。让我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依然面临着考验”
托鲁斯的心情不错。
“那么这一带的人们留在地球上也是所谓考验的一部分?”
面对阿弗兰西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托鲁斯咧起了嘴角。
“……我觉得这正是世界和民族的意愿。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为什么呢?”
“有意识的支配统治,作为社会实践进行的时候往往会展现它的主义或意识。希特勒一直把他的主义挂在嘴上,才会遭到抵抗。但是,潜移默化的东西是看不见的,所以不会招致攻击,这种支配人的实验能否被当作邪恶的理论并加以消灭,还真不好说”
“是吗……”
“而且作为被支配者而不能越雷池一步,不也是令人厌恶的事吗”
“你讨厌无法获得自由的自己吗?托鲁斯·修特隆加先生?”
托鲁斯的表情变得复杂。
正在这时……。
“阿~弗兰西·夏亚!”
阿弗兰西循声望去。
栈桥上的人影正是艾佛莉·姬伊。她正朝这边走来。
“艾娃……!?”
阿弗兰西不由自主的失声喊道。
身边的托鲁斯也听见了。
“……!?”
当艾佛莉走过来的时候,托鲁斯高大的身体挡在阿弗兰西面前。
托鲁斯的对面是欢天喜地的艾佛莉。
穿着朴素连衣裙的艾佛莉!
在午前日光的衬托下,全身的喜悦感似乎一起绽放,她跑了起来。
突然……
啪!
托鲁斯一记耳光打在艾佛里的左颊上,她的身体在阿弗兰西的视野中向左边倒去。
“你这种下贱货色,不准靠近阿弗兰西!”
这刺耳的骂声钻进阿弗兰西的脑袋,把艾佛莉出现带来的惊喜冲刷得一干二净。

-第03话完-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90happy说道:

    这种旧剧本会被动画化?

  2. WD-M01说道:

    早年富野老师作品的特色,人种矛盾

  3. Young说道:

    动画化的可能性不高哦~(˶‾᷄ ⁻̫ ‾᷅˵)

  4. gftwgttyu说道:

    可以干脆的说极低了,和不孝子不同,从世界观到机设到人气的条件都相差太远了

  5. free火之红莲说道:

    好像很厉害

  6. 夏叉滴说道:

    不过小形P去年有明确提到Gaia Gear的名字 有生之年吧…

  7. Hrayyy说道:

    还是看小说好,不用算计亥特够不够

  8. 寒川凉介说道:

    这个现在还算在正史里吗

  9. 龙伊涟说道:

    白人至上主义?还有这东西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