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05话 点火

Gaia Gear

<故事梗概>

人类开始宇宙殖民已经2个世纪,地球周围漂浮着巨大的人工宇宙殖民地,其中的住民与地球居民愈发离心离德,就在那个时代……
南洋的岛屿上长大的青年阿弗兰西·夏亚出岛后遇上了托鲁斯·修特隆加后暂居一个晚上,在此期间得悉了自己名字背后的意义。第二天出航,在此期间托鲁斯给了他一个考验。。。。。
Gaia Gear

第05话 点火

1

阿弗兰西·夏亚和艾佛莉·姬伊是一对贫穷的恋人。
但由于阿弗兰西的见义勇为和艾佛莉的美丽可人,船员们都对他俩很好。
所以两人被安排住进船上的一等船舱。
为数不多的二人时间,更加难能可贵。
“大家都明白艾佛莉不想让外人看到你俩卿卿我我。本来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年轻男女秀恩爱,不过艾佛莉的话没关系,艾佛莉是个好姑娘。我觉得你俩的恋情一定能修成正果”
船长造访他们房间时说道。
“……您这话实在是……”
阿弗兰西有些害羞。
“没啥不好意思的。好好回应女性的恋情也是男人应尽的责任。别太抹不开面子,这可是你作为男人的勋章啊”
阿弗兰西的脸更红了,不由得低下头去。
身旁的艾佛莉看着阿弗兰西羞赧的侧脸,眼瞳熠熠发光。
船长看在眼里,发出感慨:
“真是的,咱们地球上居然也有这么好的姑娘。人类看来并没有被抛弃呢”
说完站起身离开。
那天午后,船即将抵达香港,阿弗兰西·夏亚来到下层船舱,去查看关在那里的几个劫匪。
两位负责安保的船员跟随他一起前往。
阿弗兰西打算弄清楚这些人为什么要进行劫持活动。
针对劫持的动机,船长曾做过如下推想:
“这帮家伙反对统辖200亿人口的地球联邦政府,总是心怀不满。他们这些人不折腾些事情的话就会浑身不舒服”
过于简单的推测,阿弗兰西觉得无法接受。
连窗户都没有的下层船舱,充满了汗臭味。
常夜灯的昏暗光芒,让人弄不清现在到底是黑夜还是白天。
“我不太明白,你们是为了修理我才来劫持这艘船的吗?托鲁斯·修特隆加给了你们多少钱?”
面对阿弗兰西的质问,米哈伊尔·金赛咧嘴一笑,露出了牙齿。
“那只是顺带的而已”
“顺带?”
“没错。你还是挺值钱的,嘿嘿……但没想到你那么能打”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啥?”
“托鲁斯雇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当然是杀了你咯”
米哈伊尔脱口而出。
“是这样吗,那么劫持艾佛莉做人质也是托鲁斯的主意?”
“不错,我们也觉得那小妞确实挺好的……嘿嘿”
“为什么?”
“因为她是黄毛小丫头啊”
“所以你们觉得她是很好利用的人质?”
“那当然啦,哼哼”
阿弗兰西小心翼翼的提问让米哈伊尔觉得好笑。
“……米哈伊尔这名字,是从米凯尔(米迦勒)衍生出来的吗?”
“咋了?名字有啥问题嘛?”
这次轮到米哈伊尔愕然了。
“没什么……我不知道这原来是天使的名字”
“问这干啥?”
“我还有许多事情不明白……希望你能告诉我”
“你想知道我们为啥抓你的女人?还不是因为她又显眼又没防备,不抓她抓谁”
阿弗兰西觉得这家伙是那种喜欢顶撞别人感情的人。
“……那姑娘也不是啥正经货吧”
“对啊,哈哈哈”
米哈伊尔和他的同伴们哄笑起来。
那低沉的笑声和男人们的体臭混在一起,漂浮在船体内。
“……你什么意思?”
阿弗兰西捏起拳头
“还不是人尽可夫的意思咯?你们岛上人不都这样嘛”
“……!!”
阿弗兰西心头一怒,挥起拳头。
米哈伊尔双手被缚,反射性的低头躲避。阿弗兰西的拳头依然冲着他的面颊而去。
然而那一拳却在命中前的瞬间停了下来
“……!?”
刹那之间,阿弗兰西脑内膨大的感情开始交错。
嚓嚓嚓!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呃……!”
阿弗兰西咋舌。
“……?哼,殴打双手被绑的人可不是个好习惯啊”
米哈伊尔嘟囔着。
还真会见风使舵啊。阿弗兰西这么想着。
他并不是因为如此简单的理由才停下手,但如果说是听从脑内的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是如何绑架艾佛莉的?”
“当时不知道她是你女人,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挺亲热”
“那是凯利·哈乌,他是我们的朋友”
“是吗?他俩可一直黏在一起哦,我们揍了那男的一顿才把她拉开……对了对了,跟你说真的吧,我们本来就打算找个既有个性又能反抗的。人质嘛,总归要有个人质的样子,太老实不行,会被当成我们一伙人。像这小姑娘这样又精神又打眼的是最好不过啦”
“……这也是托鲁斯·修特隆加教你们的把戏?你们这些人种偏见者!”
阿弗兰西揪住米哈伊尔T恤衫的领子。
“……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哟,大佬”
米哈伊尔很冷静。
“……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从你们船上找到了大量高性能炸药,你们真的是反地球联邦运动的人吗?”
“当然是为了炸掉香港的穿梭机发射平台。地球上生活的人不该比那些宇宙人更卑下。托鲁斯那家伙对人种挺执着,我们不一样,我们只在乎地球和宇宙的问题……”
“但是你们抓艾佛莉做人质,难道不是因为人种的偏见吗?”
“不是跟你说了吗,那是偶然啦。话说你小子真是的纯粹的岛上人吗?没听说岛上人都会拳击和跆拳道之类的武术啊”
“……我其实没学过武术”
阿弗兰西别过头去,松开了抓住米哈伊尔的手。
“真的假的啊……你是白人吧?阿弗兰西……名字叫啥来着?”
“夏亚……”
“原来如此……那你为什么还和托鲁斯过不去?他可是跟你一伙的啊”
阿弗兰西没理会这句话。
“就算你们炸了发射台,也无法将地球和宇宙剥离开来。你们不能阻止宇宙的人们降下地球”
“这我们当然知道。只要是能动摇联邦就行了,至不济也有钱可赚”
“你们这些贪财鬼!”
“贪财咋了?将来我们还要夺取联邦呢”
船舱内又是一阵笑声,似乎在嘲笑阿弗兰西。
“哼哼哼……”
阿弗兰西也一起笑了起来。
叮!……
伴随清晰且尖锐的声音,另一种可能性在意识中展开。
“如果你们是认真的,那就来帮我吧”
那声音的余韵依然在阿弗兰西脑中回响。
“啥……?”
“我最不喜欢开那种类型的玩笑。所以如果你们是真的有意夺取联邦,就按我说的做”
“你说啥梦话呢?”
阿弗兰西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
“是不是开玩笑,愿意拿命来试试吗?”
“啥……?”
匪徒们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米哈伊尔瞠目结舌,呆呆的望着阿弗兰西。
阿弗兰西展开折叠刀的刀刃,他的眼神比刀刃的寒光更加锐利。
米哈伊尔不由得浑身冷颤。
“哼哼哼……”
身后的同伙们笑了起来。
“还不闭嘴!”
米哈伊尔回头怒吼。他转过脸来面对阿弗兰西说道:
“当然是认真的。不然谁会折腾这么费劲的海上抢劫啊”
“是什么人在背后支持你们?”
“别胡说,我连你的底细都还没搞清楚呢……你就当是香港黑手党吧”
“明白了”
阿弗兰西收起折叠刀。
米哈伊尔一伙人一瞬间觉得不寒而栗。
阿弗兰西转身离去时,匪徒们似乎看见他的背影中发出了光芒。

2

阿弗兰西来到舱外,两名脸色严肃的船员正等着他。
“总算没再闹出事来”
“嗯,他们终于招了,说不定现在正在后悔”
“他们怎么说?”
另一个船员问道。
“他们说是香港黑手党出资支持的劫持勒索”
“原来如此。那伙人就是靠这些伎俩为祸世间,敲诈钱财”
“如果还留在岛上,我大概永远也不会了解到这些。那么谁会出钱给他们呢?”
“当地政府咯。为了不让事情闹大,政府总归会出钱息事宁人。就算是我们这样的运输公司,如果发生人质事件多半也会乖乖给钱,毕竟事后有保险公司理赔……”
阿弗兰西和船员们一边聊一边走上舷梯。
“这里是机关室?”
“进去看看不?”
“现在不了。等下我想和艾佛莉一起来参观一下,可以吗?”
“没问题”
来到了上一层。
狭窄的甲板上到处都是乘客。经济舱的厕所附近似乎出了什么状况。
“肯定又有蠢货把下水管堵住了!”
阿弗兰西后面的船员骂道。
“不是应该对乘客们客气些吗?”
“这些人你对他们客气,他们就蹬鼻子上脸。你们先上去吧,我过去处理一下”
说罢,船员分开人群,往厕所方向走去。
“……?”
阿弗兰西一只脚踩在向上的舷梯上,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发生的骚动。
“真是的,都弄成这样了也没个人来报告一下……”
厕所已经水漫金山。污水顺着船体的摇动扑通扑通往外冒。
“……!?”
船员打开了厕所外面排水管的阀门。
“都别动!我去叫人来修”
说完便大步流星的向舷梯走来,阿弗兰西退至一旁让他先上去。
“旁边的舱室是?”
“是货仓,那里要是也进水就不好办了”
身边的另一个船员答道。
“眼看就要到香港了,还出这种麻烦事”
船员苦笑着。阿弗兰西脑筋一转,觉得可以兑现与那帮人的约定了。

3

“参观机关室?”
艾佛莉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知道艾娃你不感兴趣,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
“阿·弗兰西……你打算做什么呢?”
“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是直觉告诉我不做不行”
“啊啊……我会帮你,阿·弗兰西·夏亚”
艾佛莉抱住他的头。
她说在船上度过这段二人时光之后就能了无遗憾的送别阿弗兰西。
然而这拥抱实在太过炽热……

一段时间之后的机关室里。
“呜呜!叭叭!”
艾佛莉把两手放在耳边,模仿旧卡通片中角色开船的样子。
“哈哈哈……”
“艾佛莉真是可爱啊”
机关室的工作人员们开怀大笑。
趁着艾佛莉耍宝吸引注意力的时候,阿弗兰西偷取了机油和抹布。
在回房间的路上,他又弄到了一套棕榈绳索。
“弄这些有什么用吗?”
艾佛莉看着阿弗兰西把机油涂在棕榈绳上,问道。
“出来之后才发现这个世道既肮脏又危险,但我们的岛不一样。艾娃你还是回到岛上去比较好”
阿弗兰西把处理完的绳子收拾起来。
“这些都是为了去宇宙的准备?”
“是的,能不能成功我不确定……”
“你的话,一定行”
“只要我弄清楚了自己是什么人,应该干什么,就会回来接你”
“……”
艾佛莉却没有回答。
“……”
阿弗兰西看着低头不语的艾佛莉,极力忍住了想要抱紧她的冲动,打开房门出去。
没过一会他就回到了房间。很快,经济舱厕所旁边的货舱中冒出黑烟。
阿弗兰西知道,这货舱就处在关押米哈伊尔等人的下层舱房的正上方。

4

“发生了什么事?”
阿弗兰西再次打开房门来到甲板上时,船员们已经急急忙忙动员起来。
“货舱着火啦!”
船员们纷纷拿出灭火器。
“待在屋里哪都别去”
阿弗兰西吩咐艾佛莉后就往下层甲板走。
“那帮匪徒关在哪?”
阿弗兰西问指挥灭火的甲板长。
“这就放他们出来,下层都是烟,很危险!”
阿弗兰西分开往上层甲板避难的人流,来到通往下层甲板的舷梯边。
正遇见米哈伊尔等人从下面上来。
“咳咳!”
咳弯了腰的米哈伊尔抬头望着阿弗兰西,眼睛被烟熏到泪流满面。
阿弗兰西取出折叠刀,将绑住米哈伊尔双手的绳子切开。
“你小子……真打算干?”
“把断绳子处理掉,别留痕迹”
“我知道”
米哈伊尔从舷侧探身望去,发现自己的快船还被拖在后面。
“穿梭机的轨道就不要炸了,我最近还打算搭乘的”
阿弗兰西凑近米哈伊尔的耳朵说道。
“别急着动摇联邦,能利用的设施要先加以利用,才是正确的作法”
说完,阿弗兰西迅速闪身到接着上来的匪徒们背后,以极快的速度切断了绑他们的绳子。
“跟着米哈伊尔!”
“哎……哎哎?”
阿弗兰西将折叠刀塞进最后一个匪徒手里,催促他赶快跟上。
米哈伊尔已经趁乱跳下海。
阿弗兰西跟着避难的人流往上走,从赶来救火的船员手中接过灭火器。
“下面还有人!我先下去!”
阿弗兰西大声喊道,随即转身奔向火场。
他发现米哈伊尔等人的脑袋在海水中若隐若现,他们正往快船游去。
阿弗兰西无视这一事件,与随后赶到的船员们一起开展救火作业。
他努力试图忘掉帮助匪徒们逃脱这件事。
“快忘掉,先救火,匪徒逃跑跟我没关系”
像自我催眠一样,故意的心理暗示。
如果忘不掉,那就不得不说谎了。
参与灭火的阿弗兰西奋不顾身的冲在前面,把货舱入口附近只剩残渣的棕榈绳收拾干净。
“火头灭了也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检查每一个角落!”
船长下达此命令的时候,火势已经得到了完全的控制。
这时终于有人发觉被放出来的劫匪已无踪影。
“快船不见啦!”
船长大喊道。米哈伊尔·金赛和匪徒们的快船已经消失在香港海面。
前方已经能看到大型人工建筑物的影子。
那正是通向宇宙的穿梭机所使用的巨大发射轨道。

5

“火是人为点着的。肯定有人趁着修理厕所的机会做了手脚”
“这么说的话,连我都脱不了嫌疑”
“是啊……警察的介入调查似乎不可免了,说不定还会耽误乘客下船……”
船长和阿弗兰西讨论着起火事件。
“那艘快船呢……?”
“已经和香港警方联络过了。估计他们已经逃之夭夭,警察的动作也太慢啦”
“真抱歉,都是因为我搭乘了这艘船,才引发了这么多事件……”
“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人可不该说这种话……对了,警察十有八九要调查乘客的身份,你先把香港的住宿地址写下来吧”
阿弗兰西茫然,他没在香港预订任何住处,只好拿着船长给的登记簿回到屋里,随便填了个观光手册上的酒店地址。
“阿·弗兰西!”
听见艾佛莉的呼喊,阿弗兰西来到窗边。
此时船正从穿梭机发射用的巨大轨道下方驶过。
“这么大的建筑,是人类做出来的吗?”
“应该是。还有更大的东西漂浮在宇宙中”
“是吗……”
艾佛莉不安的看着这横亘海面的钢铁之网。
“和电视上看到的印象完全不一样啊……”
阿弗兰西也有着和艾佛莉一样的敬畏之感。
“我们在岛上是不是真的一直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懂呀……?”
“嗯……”
阿弗兰西注视着眼前壮丽的人工景观,思考着艾佛莉问题的意义。
“我们的岛,是被有意隔离开来的。岛上的大人们都是抱着‘只要能活下去就行’这样生活态度的人的集合……”
“为什么呀?”
“有人想给这类型的人们打造一个乐园……我觉得可能是这样吧”
“这人又会是谁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阿弗兰西叹了口气。
“实在是天堂啊……那个岛……”
“没错。这里就是个由机械、钢铁和塑料构成的地方。对面的大陆……你看,空气都是污浊的”
“是啊……”
艾佛莉朝香港市区的方向探出身去。
“黑色的空气都沉淀凝固了……”
“所以现代人才会渴望天堂啊……”
“阿·弗兰西,你懂的真不少,一定念书念的好”
艾佛莉嫣然一笑,看着阿弗兰西的侧脸。
“我哪里会念书了?艾娃你应该知道的最清楚才对。我们除了在岛上的学校上学之外,就只剩下海里玩水和帮忙农活了”
“也对,岛上学校的老师实在没教些啥。漂浮在宇宙的殖民地啊、战争啊这些都不教……父母也是不学无术,只会打鱼和种芋头”
“纺织机的使用方法总之还是会教的吧”
“这倒是……”
“而且卡巴·苏还教我们通过星月位置来测定方向的航海法,那可是真的很厉害哦”
“是吗?”
“这艘船的船长依靠机械来进行航海,这样做似乎已经忘却船实际上是在海面上行驶的物体……这种纯粹凭借机械的作法,实在是不自然……”
“对呀……岛外面的人大概都是这么做的……”
“如此说的话,岛上的生活才是正道。为了守护这种方式而聚集起来的人们,是正确的”
“……那为什么阿弗兰西你还要离开?”
“说为什么……”
阿弗兰西意识到这是向艾佛莉说出真相的最后时机。
他决定说出来。
“是因为我脑袋里的声音让我去”
“声音?”
“嗯,是宇宙的声音在我的脑中鸣响……或者说在记忆中才更准确”

夕阳西下时,定期船终于抵达香港,两人一起下了船。
和船长的预想一样,警察似乎有意怠慢,还没到栈桥上来。
“如果警察对我进行讯问,那种幼稚的犯罪一定会被看破,我会被逮捕吧”
阿弗兰西心想。
眼前如墙壁一般林立的高楼大厦令他俩目不暇接。
“你是阿弗兰西·夏亚?”
东张西望的两人面前,出现了一位身着西装的女性。
“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这边来”
未及多言,女性已经将阿弗兰西和艾佛莉引领到一台高级轿车前。

-第05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