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06话 吉翁万岁的遗产

Gaia Gear

<故事梗概>

人类开始宇宙殖民已经2个世纪,地球周围漂浮着巨大的人工宇宙殖民地,其中的住民与地球居民愈发离心离德,就在那个时代……
南洋的岛屿上长大的青年阿弗兰西·夏亚出岛后到达了香港,在这个被逐渐神化的地方里,阿弗兰西的记忆逐渐被唤醒。。。。。
Gaia Gear

第06话 吉翁万岁的遗产

1

香港市内……
即便到了宇宙世纪,香港依然存在。
也就是说,无论是在因宇宙移民争取独立自治权而爆发的“一年战争”期间……
还是在地球联邦政府内部精英团体与反对势力之间的“格利普斯战争”中……
甚至在吉翁残党发起数次抗争之时,香港依然保留着旧世纪的气息存活下来。
现如今,作为连接地球和宇宙的港口城市,香港的存在进一步“圣域化”。
当然,在地球上也不是没有其他类似这样的都市。
毕竟地球实际上并不像宇宙中看起来的那么狭小。

豪华轿车沿着香港狭窄的街道行驶,驾驶者有着红色和铜黄色的混合发色。
这位来接阿弗兰西他们的女性尽管身穿职业装束,却并不显得贤淑端庄。
看起来应该是个狠角色。
突然间,前进的道路上出现一辆拦路的车。
“切!”
豪华轿车急刹车,驾驶者发出咋舌的声音。
“……阿·弗兰西……”
艾佛莉·姬伊紧紧抱住阿弗兰西的胳膊,用不安的眼神瞧着他。
“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先忍耐一下……”
阿弗兰西的话音未落……
咚!
拦路的车子里走下一个身形巨大的白人,用拳头敲打着豪华轿车的窗户。
“呀啊啊!”
受到惊吓的艾佛莉扑倒在阿弗兰西身上,靠向另一侧的车窗。
“喂!”
阿弗兰西靠向驾驶席,想引起司机的主意。
“别担心,玻璃是防弹的”
开车女性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
驾驶席和后座被透明的塑料板隔开。
女司机一脚油门,豪华轿车硬是将挡路的车推开,继续向前行驶。
敲玻璃的男人追赶不及,一脚踹在了后保险杠上。
此时虽然已是黄昏,天色却还亮着。
路旁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楼宇的轮廓延伸出五光十色的各种看板招牌。
旧世纪的都市,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红、黑、绿、黄等色彩泛滥着,就如同世界上的人种肤色一般,汇聚成光的潮流。
车子行驶其间,有一种漂浮的感觉。
行人的目光似乎都失去了焦点,只能盯住前面人的后脖子。只有在给车辆让路的时候才露出凶狠的眼神怒目而视。
“为什么人性如此肮脏?难道大量人类群居的地方都是这样?”
阿弗兰西思索着。
“留在地球都市的人们难道最终都会变成这样?”
轰隆隆!
与“火之柱”类似的狂暴声音爆发开来,引起生理上的不快感。
“……?”
豪华轿车旁边驶过数十台摩托车。
阿弗兰西和艾佛莉都没见过使用汽油的摩托车。这个时代的摩托车几乎都是电动。
电动机车没有引擎声音,是提供代步功能的安静交通工具。
眼下的燃油摩托车在二人看来是散发着狂气的可怕机器。
其中一台车的骑手在超过豪华轿车时,对着车窗踹了一脚。
“啊啊!”
艾佛莉再次感到害怕。
骑手在豪华轿车的前面停车,看起来是另一个帮派的摩托车队从后面追上来。
霎时间尖锐的机车喇叭声四下响起,如同战场的号角一般。
停车的骑手突然原地急转弯,向追上来的摩托车的侧面冲去。
被撞的摩托车改变了方向,撞在停下的豪华轿车上,驾驶者翻滚着倒在了车的侧面,背后其他的摩托车又冲过来。
“嘿呀!”
奇怪的叫声,从阿弗兰西他们的车顶传来。
突然间一个男人跃上了车前盖,似乎是在摩托车相撞前的一瞬间飞身跳起的。
豪华轿车开始向前行驶。
“喂!这是怎么回事!?”
连阿弗兰西都有些慌张了,用手敲打着驾驶座的塑料隔板。
“没关系的哟”
职业女性装扮的司机并没有改变语气。
摩托骑手们似乎在咒骂着什么,依然进行着帮派间的争斗。
刚才跳上前盖的男人一步跨上车顶,对着后方摆出空手道的动作。
“啊啊——!”
车喇叭和排气管的轰鸣声笼罩了整个街市,然而车顶男人最后的哀嚎,阿弗兰西却听得十分真切。
“……他们开枪了?”
阿弗兰西确信自己没听错。
豪华轿车依然事不关己的前进着。
“怎么会这样……”
“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
车子终于开上大路。虽说是高速,但也只是比一般的小路高出一些来。
咚!咚!
“看我的!”
“打中啦!”
车外忽然响起小孩子们的叫声。
咚!
不知什么东西击中了车玻璃。
“阿·弗兰西……!”
“啊啊……”
是石头,数量似乎也不太多。
“最好别看外面哦”
驾驶席上的女人说道。
左右两侧到处是崩坏的建筑,小石子从瓦砾之间飞过来,再往里面可以看到孩子们的身影。
是衣衫褴褛的孩子们。
飞过来的石头越来越大,叫喊声也越来越高。
“这里是贫民窟?”
“也算不上是那么特别的地方”
车头灯的灯光照亮了前方废弃建筑群的轮廓。
“啊啊……”
阿弗兰西呼出一口气。
他认识到一些事。
那个声音又在头脑里鸣响、震动。
余韵未绝……
而心中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激荡。
“呜……!”
阿弗兰西开始呜咽。
“阿·弗兰西?”
艾佛莉注意到他的异常。
“阿·弗兰西……你怎么啦?”
艾佛莉也有些哽咽了。
“啊啊……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阿弗兰西的视野里,艾佛莉的眼瞳也在震动着。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感觉很悲伤。人的行为,真的让我觉得可怕……”
“我……我觉得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人们或许会获得贫穷,但是贫穷居然能把人逼得沦落到如此地步……”
“啊啊……阿弗兰西……那一定是因为……”
艾佛莉的眼中也噙满泪水。
“我不想连艾娃你都弄哭……”
“为什么不呢……阿弗兰西明明说了那么绝望和悲伤的话……”
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艾佛莉抱住阿弗兰西,他的泪流到她的唇上。
然而阿弗兰西的眼泪依然无法停止。

Gaia Gear

2

豪华轿车开上斜面的道路,车体几乎要擦上路旁的水泥护壁。行驶一段时间后,车子进入了另一个地区。
这里似乎不管在哪都能听见孩子们的叫声。
车停下了。
“我们到了。可以打开车门了”
职业装女司机终于露出一丝女性气息。
阿弗兰西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
如果开门太猛而磕碰到墙壁的话,大概会被女司机叱责吧。
不过仔细想想,她连车被人踹、被石头砸都毫不在意,应该也不至于为了车门而骂自己吧。
阿弗兰西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透。
艾佛莉下车的时候,他轻轻用手擦拭着。
他感到对面有几道尖锐的视线正盯着他们。
“请在绿色的门前等候”
女司机没等阿弗兰西回话,就发动豪华轿车开走了。
车子转过几个弯之后消失在暮色中。
说着广东话、英语和泰语的孩子们逐渐向阿弗兰西和艾佛莉围了上来。
这些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孩子们操着不同语言向两人叽叽喳喳的说着。
“给钱吧”
大概想表达的是这么个意思。
艾佛莉躲在阿弗兰西身后,阿弗兰西则作出防御的姿势。
“我们没有钱!”
大概把这句话重复了十三遍之后,背后的绿色门打开了。
“请进”
是那个职业装女司机。
两人跟随她沿着楼梯向上走,闪烁的日光灯管照亮两侧昏暗曲折的走廊,连接着里面的房间。
房门口有着透明的灯泡,和托鲁斯房间里使用的似乎是同一种类型。
女司机打开了厚重的木门。
“请进”
阿弗兰西从真面看清了女司机的脸,她有着褐色的冷峻眼眸。
他握着艾佛莉的手走进房间。
亮度明显不足的灯光下,一个男人正等着他们。
“辛苦了”
男子向女司机简短致意。
艾佛莉抱着阿弗兰西的胳膊,打量着整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在潮湿的空气中,霉菌在白色的墙壁上留下斑点。
窗户旁边的门连接着别的房间。
面前这个全身白衣的白人男子,用手指夹住含在嘴里的香烟。
“我名叫巴亚姆·泽肯。”
“这间屋子里的气味能不能想点什么办法?”
阿弗兰西不客气的打断他。
“米兰达!”
男子向着窗户旁边的门喊着。女司机走了进来。
“把窗户打开吧,客人看来受不了烟味”
“行……”
声音似乎是从她那形状姣好的高鼻梁中发出,还带有一丝笑意。
屋子里剩下的三个人都看着这位被称作米兰达的女性将窗户打开。
窗外是对面公寓楼的外墙,虽然看不见什么风景,但空气确实流通进来。
米兰达伸出长长的手指,把男子手上的香烟取过,丢出了窗外。
“你们没搞错吧?”
阿弗兰西开口说道。
“搞错什么?”
“为什么把我俩送到这里来?”
“你们是阿弗兰西·夏亚和艾佛莉·姬伊对吧”
自称巴亚姆·泽肯的男人说话时面无表情。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会乘那艘船来?”
“当然是米哈伊尔·金赛通知我们的”
“我觉得米哈伊尔他们自顾不暇,应该没有那个余裕来通知你们”
“哼哼……你的感觉确实挺敏锐”
“……那就是托鲁斯·修特隆加咯?”
面对阿弗兰西的质问,巴亚姆·泽肯露出微笑。
“通报我们的人也许是你岛上的居民也说不定。这种可能性你有没有考虑过呢?”
“你的意思是岛上的人也在监视着我们?”
“你明白自己不是在岛上出生的吧”
“这我自然知道”
“嗯,不错。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那座岛?明明日子过得还挺舒服的……”
“因为他要去宇宙……!”
艾佛莉打断了巴亚姆的话。
一瞬间她觉得这个男人似乎能有办法将阿弗兰西留在地球上。
“我请求你们不要带阿弗兰西去宇宙”
“艾娃!?”
阿弗兰西大惊,不由得扯了她一把。
“你觉得我们会把阿弗兰西带去宇宙?”
“不,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我们不知道的人和事,是这个世界在吸引着阿弗兰西!”
“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无论身份如何,像我们这样的外人最终都会引导阿弗兰西前往宇宙对不对?”
“是……是的!所以请你们不要带他走!”
“就算你这么说,我们这些外部因素也不会凭空消失啊”
艾佛莉哑然。阿弗兰西对她的敏锐直觉惊讶不已。
“能这么快把握事态并作出判断,这个姑娘的人生一定不会走错路”
脑中的另一个意识如此评价着。

巴亚姆转向阿弗兰西。
“看来艾佛莉不希望我们协助你去宇宙啊……你宁愿抛下她也要去?”
“我已经下了决心,一定不会回头”
阿弗兰西不得不这么说。
“哼哼……真是了不起啊。但是单凭这股子劲可没办法去宇宙”
“为什么?”
“去宇宙的票不是那么好弄的,那都是由特权阶级把持的稀罕玩意”
巴亚姆把身子靠在窗户上。
“当然,强制运送的穿梭机也是有的,是地球联邦政府派遣的定期船。然而那是和古代的奴隶船差不多的玩意。地球联邦政府会把穷人和他们不希望留在地球上的人强制送往宇宙殖民地。你愿意坐那种船吗?”
“我明白了……你是地球联邦政府的职员吧?”
“联邦政府?”
“对,地球联邦内存在着强行搜捕和移送人员的机构。我听说这个机构一直在抓人……”
“在岛上也能听说?”
“岛上也有电视,这个上过新闻”
“这样啊,那么外人去了岛上应该也能住下来。”
巴亚姆开始打哈哈,阿弗兰西紧接着问:
“……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把我们从船上接到这里,对你们来说能有什么好处?”
“岛上长大的你,既有着舒适的生活,又不是政府强制移送的抓捕对象,为什么忽然打算去宇宙了?我就是想确认这原因”
“为什么要确认?”
“没什么理由,你可以认为我是从我所专攻的人类行动学角度进行观察”
“……?”
阿弗兰西还不习惯瞬间对这些话做出判断。
“我无法相信你。说不定你只是在监视我……”
好容易才说出口。
“没骗你。就算不对你进行监视,也可以获得情报。人类是很容易将不满和不安挂在嘴边的,这时候只要释出愿意倾听的善意,对方十有八九就会开始抱怨起这个那个来,就能从中了解很多东西”
话已至此,阿弗兰西觉得巴亚姆所谓的专攻并不是在撒谎。
“……比方说修特隆加是我的酒友,他住在那个实验区百无聊赖,经常会打电话跟我抱怨。我就能从他说的话里得到关于你的各种情报”
“实验区?托鲁斯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聪明如你也没能领会如此表层的现象之下蕴含的真意吧……”
巴亚姆·泽肯笑了起来。
“然而人的认识力往往就是如此肤浅。啊啊,这可不是在说你笨哦……”
“我知道……!”
阿弗兰西对这个人的无礼戏弄感到恼火。

3

“那个岛上的自然环境,没让你觉得有些不自然吗?”
“你的意思是被管理的自然?没有比较对象,我不太清楚”
“没错,没错”
巴亚姆·泽肯看起来很满足。
“尽管如此,你还是下决心要去宇宙”
“宇宙中不是有真实的自然嘛”
阿弗兰西的口气似乎是在说其他人的事。
“你想去一探究竟。为了这个你不惜驾驶小舟穿越风暴中的海洋。人类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啊,我被感动了”
“是吗?大海真正的可怕和温柔你应该不会了解吧”
“那倒是,失礼了”
“关于实验区,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实际情况?”
“很简单。以人工创造的环境来锻炼人类,目前还不清楚在环境的逼迫之下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这对于全地球,甚至是整个地球圈的人类来说都很重要。为了得到答案,要准备情况各异的案例……所以才设立实验区,来观察自然环境能对人类施加何种影响。地球联邦政府已经设置了好几个实验区……”
“了解的真详细啊,政府职员先生”
“我不是政府职员,阿弗兰西·夏亚”
巴亚姆义正辞严,令阿弗兰西有些惊讶。
“那请你让我们走吧,我还要去搞清楚如何才能搭乘上穿梭机”
“你打算怎么做?”
“在这个城市住下来,然后寻找门路。说不定可以成为地球联邦政府抓捕行动的对象”
“那没个十年八年估计够呛哦?地球联邦政府的老爷们都懒得很,他们可不会因为你想被抓就来抓你。那帮人不知为何,挑人的眼光总是很独特,抓的都是他们认为的讨厌鬼”
叮!
终于,这个声音再次在脑内响起。
“其实你……你们是希望能送我去宇宙的对吧?”
“阿·弗兰西!”
艾佛莉发出哀声。
“你们不会送他去宇宙吧?对不对?”
“很遗憾,我们是打算让他去的,小姑娘……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资金来弄到穿梭机。眼下我们只剩下守护先人留下的遗产这种消极的目的而已”
“……消极?”
“打个比方的话,好比这栋楼是某个公司的所有物。公司本身虽然在很久以前就只是个空壳,却依然维持着大楼的所有权。管理这个公司正是本人的副业”
“怎么会……原来你果然是……”
艾佛莉浑身无力的低下头去。
“你的意思是今晚能给我们提供住处?”
阿弗兰西问道。
巴亚姆耸了耸肩。
“我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根据公司规定,岛上的男人回来时,要把这栋楼交给他。我只是照做罢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求求你阻止他吧!巴亚姆·泽肯先生!”
艾佛莉哀求着。
“小姑娘,我们可以确认阿弗兰西·夏亚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人。我个人的意志与此无关。接下来就看他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先来看看遗产吧……”
“遗产就是这栋楼?”
“和楼本身没有关系”
巴亚姆打开一扇门,做了个“请这边来”的姿势。
一直在一旁待机的米兰达立刻站起身来,跟在他们后面。

4

Gaia Gear

这栋楼本身的一半已成废墟,剩下的部分被作为巴亚姆·泽肯的私人公司来使用。
“政府曾多次提出本地区的开发计划,而按照公司规定,我们在每次计划开始之前都会率先展开破坏行动来进行阻挠,从而确保这栋楼的实际用处不会泄露出去。你现在来的时机正好”
“……?”
看着阿弗兰西没有回话,巴亚姆·泽肯在昏暗的灯光下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在我们不得不下手完全破坏这栋楼之前,你总算是出现了,所以我说时机正好”
“是吗……”
阿弗兰西感觉到艾佛莉的手心在出汗。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要离开她了。
这层楼的地板上厚厚积满灰尘,地上的脚印清晰可见。
“这一层可以吗?”
巴亚姆问米兰达。
“应该……可以吧”
米兰达含糊的回答。
从她的苦笑中能看到些许卑微的态度,与驾驶豪华轿车时的傲然自若判若两人。
“那接下来就……”
“好的……”
米兰达从包中取出一串钥匙,将钥匙柄上的数字与房间的门牌核对,选中一枚钥匙打开门锁。
巴亚姆伸手打开门,点亮电灯。
是一个狭小的房间。
“……”
“阿·弗兰西,进去吧!”
艾佛莉拉着阿弗兰西的胳膊。
“艾娃……等等”
面前出现了像金库一样的金属大门,米兰达为了核对密码,打开了携带型电脑。
时间在这期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艾佛莉·姬伊抓起阿弗兰西的手,轻轻的吻着。
钢铁大门终于开启。
“这样就通上电了吧”
巴亚姆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看着内部逐渐明亮起来。
“我很想说请进,但实际上我也是第一次来”
米兰达对阿弗兰西做了个“往前走”的手势。
阿弗兰西松开了艾佛莉的手,跟着巴亚姆走进去。
“……!”
后颈感到艾佛莉的呼吸,阿弗兰西却选择无视。
“这东西是你的了”
巴亚姆借着昏暗的照明指向深处,里面是一个开阔的空间,黑漆漆的似乎有什么东西。
是一台人形机械。
“机械……?”
“没错,是Man Machine。那个……对了……卡斯帕尔·雷姆·戴肯”
听到巴亚姆这句话,阿弗兰西不由得浑身一颤。
“什么?”
一开口,阿弗兰西就想起这个名字自己应该听过。
“……”
巴亚姆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微笑着凝视阿弗兰西的脸。
“接下来就全看你了。去宇宙的穿梭机明早就出发,再接下来何时能有就不清楚了,按照惯例的话应该是三个月一班……”
“喂……!”
疑问的话语涌上阿弗兰西的心头,却如骨鲠在喉,堵在嘴边说不出来。
巴亚姆转身走向外面的房间。
“阿弗兰西!”
艾佛莉冲了进来,扑在阿弗兰西怀中。
米兰达拿出钥匙,搁在外面小屋的地板上,转身离开。
巴亚姆跟在她后面,一起来到走廊上。
“Sieg Zeon”
这么说着,关上了门。
“Sieg Zeon……?”
这个词让阿弗兰西的意识产生一种反刍感。
艾佛莉从他们所在的那一层往下看去。
下面似乎还有好几层,那照明无法触及的黑暗之底,似乎是这台机体的落脚处。
“和被浪冲上岛的机械一样啊……”
“是吗?我觉得有些不同”
面对手捧双颊、声音颤抖的艾佛莉,阿弗兰西冷静的回答。
这个封闭的空间显得格外阴森。
阿弗兰西发现自己能听见艾佛莉的心跳,而他自己身体内部某种生理的高扬感已经越来越无法抑制……

-第06话完-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90happy说道:

    照片中的机体算是高达吗?

  2. pcdsbs说道:

    zeon死而不僵,不知这是扎比派还是肯戴派。
    封面的mm一股沙扎比的感觉。
    话说这时候联邦还在用杰钢吗

  3. ms07b3说道:

    封面像有着高达脸的沙扎比

  4. 张大凡1990说道:

    图片中是啥东东,感觉像高达和扎古的结合体

  5. Jetfire0917说道:

    RX-110 佐林之魂,与柯西大白鹅同一时代的机体,本身性能出众但由于当时正值小型化浪潮导致开发终止,安放在新香港的某处后时隔100余年重新发现并翻修,是当时为数不多的MS

  6. 兰天说道:

    吉翁的遗产?躺在月神二号上的那个?

  7. WD-M01说道:

    吉翁真不愧是宇宙居民怨念的集合物,共和国都解体100多年了还有残党不断闹事

  8. Duke629说道:

    话说这部小说是平行世界吗?

  9. Kare12345说道:

    封面的 感觉和正史的风格有点不同呢

  10. xcfd999说道:

    不知道以后会进入G世纪不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