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0话 克利休娜·潘登特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0话 初次飞行

1

阿弗兰西·夏亚看着前窗外向左右飘过的岩石,觉得是似曾相识的光景。
却想不起来究竟何时见过。
“……”
他感到自己头脑中鼓动的节奏和碎石飘过来的时机相吻合,这难道只是偶然?
实在不法解释,阿弗兰西像是要寻求答案似的,看向邻座的米兰达·哈乌。
他全身出汗,感到不适。要是这个状态让米兰达知道了,一定会被她笑话吧。
然而身着标准服,无法进行擦拭。
当然,标准服通常会结合发汗速度来吸收肌肤的湿气,无需手动擦汗。
但对于一直习惯海风和太阳的阿弗兰西的皮肤而言,对出汗的感觉实在过敏。
对这种人工的环境还是有些不适应。
“……?”
米兰达看着阿弗兰西的眼眸。
“没什么……”
不敢直视她的目光,他又把头转回正面。
船即将离开暗礁空域。
最后一块大岩石从阿弗兰西头顶飞过后,前窗中一下子出现了明镜一般的月球,依然是宇宙的光景。
这种变化,依然让阿弗兰西感到刺激。
“……!? 挺吓人的啊”
“没错。以前的人曾写过用海洋来比喻宇宙的文章,那果然是骗人的吧”
米兰达对阿弗兰西耿直的反应露出苦笑。
“啊啊……海洋支撑着地球的大地,陆地都被海洋环抱着。这种共生关系,才会人类体会到温柔与和谐……以前还有人把宇宙比作子宫,那才是无知的写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
米兰达故意追问。
“……从物理上来说宇宙没有底……也没有顶……”
“嗯……没错”
“……人类有时候常常会进行玄而又玄的联想呢……”
说完,阿弗兰西站起身走到侧面舷窗,像要把脸贴上去似的观察着外面的宇宙。
米兰达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背影,回想着他刚说过的话。
阿弗兰西的话语,和那个曾经肩负吉恩再兴大任的传说之人,是那么相像。
不,对米兰达来说,就仿佛夏亚本人站在眼前。
米兰达从放在膝上的文件夹中拿出一张图片。
这张图是她从历史书的彩页中撕下来的夏亚·阿兹纳布尔的照片。
“……不过,因为有月球这样的存在,宇宙才不至于空空荡荡,明白这一点总归能让人更安心……人类无论是漂浮在宇宙中还是海洋里都无法生存,这一点大概在我们祖先刚爬上岸的时候就已经是铭记于心的本能了吧……”
阿弗兰西回到座位上,米兰达将照片盖了起来。
在各种映像资料中,她见过夏亚很多次。
在她眼中,阿弗兰西就是夏亚本人。然而她也认同阿弗兰西这个人格的存在。
“……?”
感觉到米兰达炽热的视线,阿弗兰西第一次以疑问的目光率直相迎。
“……现在我无法回答你的疑问。毕竟眼下我不知道你对吉翁的事有多少了解……”
米兰达如此回答着阿弗兰西无言的提问。
“……?你大概看出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对她唐突的回答倒是很包容。
“……但是,从香港以来我对你的观察来看,你要是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会相信。在我看来,你就是夏亚·阿兹纳布尔”
“我在历史书里见过这个名字。巴亚姆·泽肯也提到过对吧?”
“……是的……”
“这名字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就是……夏亚本人”
米兰达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回答了无法回答的问题。
“哈哈哈……虽然我也粗浅了解一点点生物科技方面的知识,但我就是我。我和夏亚那样怀揣新吉翁再兴野心的人是不一样的”
“真是这样吗?”
“……如果我承认你说的,那我不就是二重人格者了么”
话如此说,阿弗兰西自己也知道很荒唐。
不然自己也不会离开岛一路远行。回想香港以来的旅程,米兰达的指摘不无道理。
“我理解你担心自己可能是二重人格者,但我不会多做解释。我觉得你需要时间来自己弄明白。眼下对我们来说,只是支援阿弗兰西这个因一时冲动而来到宇宙的年轻人而已……如果出现在你身边的其他人会有什么不当言论也请你理解”
“……可是对于你们的善意,我实在没法报答,即便这样你们也会帮我?”
“是的……”
“为什么呢?”
“为了夏亚·阿兹纳布尔……”
“……”
阿弗兰西说不出话,只能看着外面。
米兰达看着他的侧脸,觉得自己越来越中意他。
不发一言的阿弗兰西,看起来已经平静的接受了命运。
他并不像一般人那样被眼前出现的异变所压倒而口出怨言。
米兰达觉得一种难以言喻的从容,正从阿弗兰西身上散发出来。
“虽然是岛上长大的,但成长的真不错……”
她心中如此感慨着。
米兰达第一次在香港码头见到他时,还以为巴亚姆·泽肯看错人了。
这是因为她有着谨慎性格的同时,也确实有点毛躁。
但是如今,
“是什么能将人培养到如此地步的呢?就算天生素质优秀,由于培养环境的缘故而变得软弱的也是大有人在。不能单纯认为是岛上的自然锻炼了他……可是说不定就是朴素的天然环境才给了他力量……”
米兰达感到自己的内心有些悸动。
“……那个少女或许真的可以给予男人力量……”
米兰达一下子想起了艾佛莉·姬伊那娇小的身影。
但,那并不是嫉妒……

2

他们搭乘的船——宽敞号,是不折不扣的矿物搬运船。
船上装有数根机械臂,可以通过伸缩来连接并拖曳货物。从远处看就好像拖着一堆鼓胀的气球一样。
狭窄的舰桥看起来已相当老旧,此外船上还有个食堂兼寝室。
然而正因为有着伸缩机械臂,才可以和穿梭机实现接舷。另一方面,船体外装甲为了收纳矿物,使用了伸缩性良好的塑料材质,令本次“作战”中可以便利的搬运阿弗兰西的机体。
那台从香港来的人形机械,经过伪装后收纳于货舱中。
米兰达他们为了这一天的到来,特意组织了从事这些作业的船员。
“食物准备好了,手头没事的人请先来吃吧”
是女性的声音,阿弗兰西循声向舰桥中部向下敞开的舱门望去。
发出声音的是个褐色皮肤的少女,眼神和成人一样锐利。
“在这里吃吗?”
“不,下来吃吧”
阿弗兰西接触标准服和座椅的接触机能,身体向舱门飘去。
还不太习惯无重力的他,利用身体和天花板碰撞的反作用力,前往地上的舱门。
“呵呵……”
舱门下面的黑发少女,嘴角还带着笑意。
“……!? ”
阿弗兰西小心的抓住舱门左右的扶手,慢慢让身体向下行进。
动作显然很笨拙,但米兰达和其他船员都没有去帮他。
“大家看起来都很尊敬我,却为何不来帮我一把?”
思绪闪过脑畔,这是阿弗兰西依然从容的证据。
说起来是食堂,进来十个人就显得非常拥挤,餐桌的另一面是小巧简易的厨房设备。
另外两面墙上挂着无重力环境下使用的睡袋。
剩下的最后一面墙有一扇小小的圆窗。
“没什么好吃的东西,请你将就下吧”
少女用抱歉的口气对还未站稳脚跟的阿弗兰西说道。
她身着牛仔布制的带有无重力用束带的连体衣,两股编成的辫子在脑后盘起。
显然是为了穿着标准服时的便利着想。
“是吗……”
“怎么啦?”
面对阿弗兰西暧昧的回答,少女立刻反应。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也进过穿梭机……”
“是的……”
“哦……那谢谢你了”
“没关系……我是克利休娜·潘登特,请多关照”
“啊啊!我是阿弗兰西·夏亚,请多关照”
“我才要请你多多关照,十分感谢”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从烤炉中拿出加热好了的餐盒。
动作十分干练。
“……?”
少女克利休娜·潘登特的反应再次令阿弗兰西觉得不解。
“她的态度似乎是太在意我了……”
他如此想。
“请……请用”
“谢谢你”
阿弗兰西结果克利休娜递过来的饮料杯,通过吸管喝了一口。
稍带甜味的液体顺着喉头进入腹中。
“真好喝……”
阿弗兰西低声感叹。
“太好了……!”
被克利休娜可爱的声线所吸引,阿弗兰西与她目光相对。
Gaia Gear
“……!? ”
此时米兰达和另外两个船员也下到餐厅来。
“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艘宽敞号的船长,马德拉斯·卡里亚”
“我是航海士米歇尔·艾肯”
“请不必这么拘礼,各位为了我而前往这么危险的地方,我打心里对各位表示感谢。”
阿弗兰西过去和毕恭毕敬的两人握手。
“不敢当!这是我们的光荣, 阁下!”
“……!? ”
阿弗兰西再次张口结舌。
旁边的米兰达看出了他的动摇。
“……马德拉斯船长,你这种说法方式对他来说一时还无法接受。毕竟他的能力现在还是未知数……”
“话虽如此,看着他……实在不由自主……”
“我理解,可是别太一厢情愿,他变得没用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话是这么说没错……”
这些对话全都是围绕阿弗兰西进行,但作为话题核心的本人却难以理解其内容,多少令他觉得不舒服。
但却不至于不愉快。
他明白这些人将自己的存在认定为某个了不起的人物。
阿弗兰西打开餐盒,尝了一口里面的炒蛋。
餐盒中香肠类的食物都已固定的现状嵌在其中而不至于飞散,吃起来倒是和重力下没什么区别。
“这个调料用的不错,这么好吃的东西,岛上可没有”
“是吗……?”
克利休娜看起来很高兴,将饮料递给了船长等人。
船长嘟嘟哝哝着接过饮料一饮而尽。
“阿弗兰西·夏亚”
“什么事?”
“你呀,可别搞砸了,不然我们可走着瞧”
“走着瞧……?
“我们刚才那个样子跟你打招呼,你可不能辜负了我们的期待,我就想说这个”
最后的话带着明显装腔作势的表演成分。
“啊……好的”
阿弗兰西只有诺诺而已。
一旁的米兰达、克利休娜和航海士米歇尔一下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
船长看起来四十岁上下。
鼻子下面有两撇小胡子,嘴唇翘成反过来的V字型,正尴尬的看着笑的东倒西歪的三个人。
同样尴尬的还有阿弗兰西。
两个男人呆立着,任凭同伴开怀大笑。
笑声一直持续,以至于连阿弗兰西都轻轻笑了起来。
然而一看到眼前嘴都撅歪了的船长,他只得尽力憋住。
“真让人困扰……”
阿弗兰西将面包撕成小片塞进嘴里。
三个人的笑始终停不下来。
突然,阿弗兰西发现,处在这奇妙欢乐空气中心的,正是自己。
说成“轴”这样的存在最贴切。
引起笑声的是关于阿弗兰西的话题,这虽然是理所当然的,阿弗兰西却觉得肩膀变得更轻松。
也就是说,尽管存在着尴尬,这些人之所以可以如此畅怀大笑,皆因阿弗兰西的存在带来了使他们安心的力量。
比起成为话题中心这样暧昧不明的现象而言,一些更为明确的吸引人的特质,在他身上展现出来。
“我的话真那么奇怪么”
最终是船长自我解嘲,大家才回到进食之中。
船长和航海士两人大开大阖的吃着,将面包和碎蔬菜放在口中大嚼,浮在空中的食物碎屑,也纷纷用嘴吸入口中。
虽然看起来不太雅观,但的确是习惯了无重力环境的吃法。
“你别生气哦”
多次视线相对后,船长鼓起勇气向阿弗兰西说道。
“生什么气?”
“我刚才说了那样的话,显得我对你很没信心似的。其实我明白,你就是我们需要的那个人”
好容易忍住笑的三个人听到这话,又一次笑了起来。

3

在这样的进食气氛中,阿弗兰西没有多少时间来获取有用的新情报。
但他却并不感到挫折。
“和这伙人和睦相处应该不太难吧”
这样的想法使他安心。
反过来说,在没有对状况足够了解之前就过早安心,往往会使人们对于新出现的状况产生错误的判断。
在阿弗兰西的场合,他早早就获得了和这些可能成为同盟者的人和谐相处的条件。
这是由于阿弗兰西自身的魅力呢?还是他体内那谜之鼓动的手段呢?
也可以说是头脑里的那个声音刺激了阿弗兰西的归巢本能。
“……”
阿弗兰西回到舰桥,不知厌烦的看着宇宙的景色。
那番景象虽然乍看起来毫无变化,但随着船与太阳相对角度的改变,星空的样子每一刻都不同。
阿弗兰西凝视着的近乎虚无的无垠深空,同时揣摩着自身内部那深入骨髓的异常存在。
“艾娃……看来真的是永别了……说不定已不能再见……我感到无法预知的奇妙命运在前方等待……卡巴·苏说不定知道些什么,但我这位养父的灵魂已经回归到这片星辰之中……”
悲伤的感慨油然而生。
“但是艾娃,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去……你肌肤的温暖,是我无法割舍的慰藉……”
看来悲伤的感慨是停不下来了。
人类,真是独断的动物。
若无这幅独断,人类大概也不会拥有毅然踏入未知领域的勇气吧。
像阿弗兰西这样,就算脑中指引自己的记忆继续沉睡,人类也会受表层意识的支配而活动。
解决了空腹问题的阿弗兰西,感到些许疲倦。
他回到了岛上。
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艾佛莉的怀抱中。
她似乎被南方的太阳和碧蓝的海水染上了独特的颜色。
“阿·弗兰西!”
艾佛莉·姬伊在笑着。
半梦半醒中的阿弗兰西,感觉到自己的男性部位开始勃起。
然而梦中的他,和艾佛莉曼妙的身体之间却似乎总隔着一层东西。
是海水的泡沫吗……
有别的声音在打扰他。
“……阿弗兰西,快醒醒……阿弗兰西!”
呼喊声回响在耳畔,阿弗兰西发现眼前是米兰达的面孔。
“……!? ”
因为身着标准服的缘故,那昂扬的部位未被米兰达发觉,他松了一口气。
感觉身体终于能动了。
“到殖民卫星了,是Side2的……”
“……殖民卫星?”
还没完全醒过来了阿弗兰西不明就里的发问。
“看正面……”
阿弗兰西用带有吸附力的靴底站起身来。
他终于理解到正面旋转着巨大的圆筒状物体是殖民卫星。
圆筒的上方有一枚闪光的巨板,和圆筒一同缓慢的旋转着。
“那就是殖民卫星……?”
圆筒的下方也有两枚相同的板,在阴影中似乎融化在宇宙的深浓颜色里。
这些板,是将太阳光反射进殖民卫星内部的巨大镜子。
圆筒内部,是直径3公里以上,长度约32公里的居住部分。
这种圆筒形的殖民地,可不止一个。
以数十公里为间隔,排列着一百余个殖民卫星。
这个漂浮着大量殖民地的空域,被称作Side。
在宇宙的真空中,无论距离多远都能清晰的看到物体的细节。
所以尽管很多殖民卫星看起来还十分渺小,阿弗兰西却能够想象其中的构造。
“……人类就是以如此的方式生活在宇宙中的啊……”
阿弗兰西脱口而出的感叹并没有包含什么特别的意思,却令舰桥上的船员们都很感动。
那是因为作为宇宙移民的船员们将各自的思绪都加诸于阿弗兰西无心的话语上。
以如此率性自然的方式将其表现出来的阿弗兰西的感性,没有人会不喜欢。
而且,阿弗兰西有着通过别人的反应来理解言外之意的才能。
拥有这种学习能力的他,作为经历了种种不同场面的青年,思考的大树也更加枝繁叶茂。
如果不这样,也无法成为人群中的核心。
轰隆隆隆隆……
咣当……
咚……
阿弗兰西仿佛能听见殖民卫星旋转时发出的声响。
圆筒型的殖民地,通过内部转动产生的离心力来制造模拟的重力。
事实上,旋转的声音无法通过真空传递过来。而阿弗兰西似乎是和体内的鼓动相呼应似的,听到了那个声音……。
受到反射太阳光照耀,闪出白光的圆筒内部,可以看到各式各样建筑物的细节。在暗色深空的衬托下,似乎连圆柱外侧都能看到余晖。仔细看,还能发现一些小光点在闪耀。
飞船接近其中一个殖民地,巨大的全貌展现在阿弗兰西眼前。
周围上下左右移动的光点,大概是宇宙船推进器发出的光芒。
殖民地内部的周边区域,和大都市周围的郊区一样,露出宁静安详的气息。
“要去那个殖民卫星吗?”
“是的,虽然马哈的手还伸不到这里,但出于万一的考虑,我们还是要偷渡进去”
“偷渡……?听起来挺吓人啊”
“是……我们毕竟是犯了法的人,没有办法”
米兰达的话让阿弗兰西感到心惊。
“这样啊……”
“不过呢阿弗兰西……近代人总归脱不开法律的束缚,但是如果法律恶劣,树立新的法律来代替就行了”
“树立新的法律?”
“没错……所以眼下还是遵守地球联邦政府的法吧”
阿弗兰西从米兰达从容的话语中,感受到了敌意。

-第10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WD-M01说道:

    G回归记里宇宙脐带教的雏形已经能看到点了呢

  2. 华炼说道:

    万代与其吃uc的老本 还不如做做gg的这些作品的动画

  3. f90happy说道:

    故事要继续到什么时候?

  4. ms07b3说道:

    码个标记~~慢慢看~~

  5. 沐阳之间说道:

    我也吗个标记, 慢慢看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