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1话 暗之独白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1话 暗之独白

1

从下层舱门上来的少女名叫克利休娜·潘登特。她身穿厚重的标准服,脖领一带能看到她褐色的肌肤。
此时的她,虽然脸上已不再着之前的灿烂笑容,却更能衬托出那份依然保留着纯真的可爱。
如果说多民族混血是她这超凡脱俗的容貌的原因,不知算不算是一种偏见。
混血,在各种不同的意义上都能使人变强。
她的出现,让阿弗兰西暂时忘却了米兰达提到的那沉重的“法律”二字。
然而,他却一直考虑着那句话背后的深意。
在米兰达帮阿弗兰西调整标准服时,克利休娜绕到他背后,检查他背包的状况。
“我帮你换氧气”
“拜托你了”
这句回答来自米兰达。
克利休娜取来舰桥内装备的氧气固形剂,和阿弗兰西背包中的进行交换。
透过厚厚的标准服手套,阿弗兰西似乎能感到克利休娜那双纤纤玉手传来的温暖,这种错觉让他几乎抛却最后的执念。
最后的执念……?
是对地球,还是对艾佛莉·姬伊呢?
“请拿头盔”
“好……”
阿弗兰西依照克利休娜所说,将背包上的头盔取下来戴上。
依然存在着对于封闭空间的厌恶感,他没有将面罩放下。
按照标准服的机能,一旦探测到真空,面罩就会强制自动放下并锁住,和被关在其中的人的意志无关。
“要是没有这样的道具,真的没法去宇宙之中啊……”
他的意识既非否定现实,亦非肯定。
“重要的是……”
阿弗兰西思考着。
“总是会有和预想不同的现实存在,而这种存在肯定是有意义的”
环绕在地球这颗行星表面的空气,在宇宙环境中就成为了十分特别的气体。
人类不过是不得不生活在这极其特别的气体中的一种生物而已。
这样的人类来到宇宙中,究竟是好是坏,是应该前来还是不得不来?
那一边才是针对自然的真实回答呢?
对于人类而言,说这种充满边疆开拓精神的行为可以算得上是人类自身的进步,这种说法似乎很可疑。
阿弗兰西不禁扪心自问:
“和预想中不同的现实,又是怎样的呢?”
脑中萦绕着挥之不去的思绪,他站到门边。
“请来这边”
克利休娜的声音从头盔耳机中传来。
她身边的米兰达已经穿好标准服。
“克利休娜和阿弗兰西先来……”
“好的……”
克利休娜来到阿弗兰西面前,率先进入空气锁。她的标准服和阿弗兰西的比起来矮了半个头。
她按下空气锁的抽气按钮。
咻!
传感器感知到真空,阿弗兰西的面罩立刻降下来。身体被密闭空间包裹。
由于应用了新材料,当空气锁内的气压降到0时,标准服的表面已不再会因为内压而膨胀。
就算是廉价的标准服,其关节部分也采用能够辅助身体行动的形状记忆纤维,使动作不受限制。
然而,一旦头部被头盔包住……
“呼……呼……”
克利休娜普通的呼吸声也能环绕在阿弗兰西耳边。
对于不喜欢这种声音的人来说,持续不断的呼吸声会增长厌恶感。尽管如此,将标准服上的全方位无线通讯关闭在原则是极其危险的行为。
这就是标准服内的环境。

2

“我先出去”
“拜托你了”
克利休娜打开了最外层的舱门,将腰部收纳机伸出的缆绳最前端连接在空气锁的挂钩上,开始宇宙漂流。
在她前方数米处有个集装箱。
克利休娜抓住集装箱上的把手,将缆绳固定上去,又将身体转向阿弗兰西的方向。
“缆绳连接好了,请过来吧”
“嗯……!”
阿弗兰西应声。
“请看着我就好!不要看其他地方!”
克利休娜紧张的声音传过来。
而透过面罩看见她的身体动作却是冷静熟练。
应该在穿梭机里就见过她,而阿弗兰西却对不上号。
标准服,是抹销个性的装备
所以人们喜欢把标准服涂成不同颜色,或者加以各式各样的标记。
标准服一律采用白色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
克利休娜之所以会紧张,是因为她担心阿弗兰西这样的初学者刚已进入宇宙,很容易产生恐慌。
所以她希望阿弗兰西把意识集中在自己身上。
“……!”
阿弗兰西两手抓住缆绳,开始横向的移动。
那并不熟练的身手,在外人看起来可能会很滑稽吧。
但眼下的阿弗兰西并不缺乏在这种情况下服从一切命令的觉悟。
这种性格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顺从。
一旦接受了在必要时刻遵守命令的训练,就算立场转换,也可以发布正确的命令,他如此想象着。
阿弗兰西的这种直觉,也是集人类之大成的重要见识。
独断蛮横的人所制定的命令,往往是表现出傲慢和顽固。
历史已经证明,等待着这种人的大多是败北。

克利休娜抓住阿弗兰西的手肘。
“辛苦你了”
“不,多亏了你的优秀指引”
“我这就过去”
是米兰达的声音。她的标准服身影出现在空气锁的另一端,向里侧的墙壁蹬了一脚,以熟练姿势飘了过来。
“……克利休娜,是哪个?”
“那个”
克利休娜抬起手臂指向一边。
这种略显夸张的动作,是身穿宇宙服时的标准行动。
克利休娜来到集装箱上方,阿弗兰西沿着缆绳跟着她。
“是这里”
克利休娜打开了一个小舱门。
能看到里面堆积的矿物,似乎还有什么别的机关。
她那娇小的身形迅速钻进小舱门,滑向内部。
“……”
她打开头盔上的探照灯,寻找着什么。等在外面的阿弗兰西,趁此时环顾周围的宇宙。
透过面罩,不可思议的能看到星辰。
右边的月球和地球正彼此相邻。
忽然间,一种想摘戴头盔直接观看的冲动涌上心头。
因为广袤的黑暗中闪烁的星光点点,实在扣人心弦。
然而一旦摘掉头盔,人就会死。
尽管如此,处在这无垠环境一角的渺小自己,究竟是谁呢?
自问却无法自答,真是令人难过……
“呼呼!咻!”
克利休娜强烈的呼吸声传来,阿弗兰西看着她的背影。
她正用两只手推着堆积的矿物。
“……?”
克利休娜将矿物推到侧面,能看到里面还有别的空间。
看来是经过伪装的藏身处。
“原来如此……”
米兰达的声音震动着阿弗兰西的耳膜。
“周围堆满货物的话,不但不易被发现,重量看起来也和申报数差不多,还能顺利通过扫描……”
“嗯我知道了……”
“……?不听解释了?”
“哎?啊啊,我明白的。不做到这一步的话也没法进行偷渡了”
克利休娜转身回来,将面罩贴在阿弗兰西的面罩之上。
透过两层面罩能看到她大大的眼睛。
“请打开头盔灯”
“哦哦”
阿弗兰西在克利休娜的教导下打开了位于头盔上部的探照灯。
米兰达已经钻入矿物之间的空洞中。
阿弗兰西也跟着照做。
以岛上的观点来看,一直跟在女性的屁股后面行动,多少让男子汉觉得屈辱。这种因循守旧的观念对于阿弗兰西来说已不再是问题。
因为眼下阿弗兰西如果不听从眼前的女性,连一丝空气可能都吸不到。
藏身处的空间,挤进两个人已近极限。
“不到一小时应该就可以了……”
克利休娜说着,用矿石将入口盖住。
这狭小的藏身处成了肩并肩的阿弗兰西与米兰达的二人空间。
“关了探照灯吧,节省一点电力”
二人被埋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完全的黑暗,既坚硬又沉重,拥有将人的感觉压垮的力量。
“……?”
阿弗兰西感觉米兰达似乎要说些什么。
“怎么了?”
“没事……”
米兰达的声音直接通过头盔传来。
近距离情况下不需要使用无线通讯,通过头盔的材质震动来实现声音的传播。
“是吗……”
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船的行动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

3

打破沉默的是阿弗兰西。
“……米兰达,像你这样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会选择来帮我呢?”
“说我是知识分子吗……”
接下来是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沉默。
“……大概因为我憧憬夏亚·阿兹纳布尔吧……”
“能和我说说为什么吗”
“夏亚的父亲吉翁·兹姆·戴肯立志促成人类的革新,却壮志未酬。继承了父亲遗志的夏亚也遭遇败北,成了悲剧的主人公……这样的人很容易被少女爱上吧……”
“你爱他吗?”
“是的……”
之后米兰达似乎轻轻笑了一下。
“……那么你为什么住在香港呢?”
“嗯……当然是为了进行最·吉翁的活动”
“……?不是新吉翁吗?”
新吉翁是夏亚在吉翁公国消失之后,为了实现戴肯遗志而创立的组织名称。
“最·吉翁是我们自己的代号,并不打算和新吉翁扯上关系。我是因为偶然才成为巴亚姆·泽肯的秘书,才了解到香港存在着那么一栋建筑。至于巴亚姆真实的工作,我也是不知情的”
“听起来不像真话啊……”
阿弗兰西苦笑。
“确实如此呢”
米兰达的话语中也带着笑意。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当然我这么做唯一的理由,是希望你能了解身边的现实,从而找回真正的记忆……”
“这话我已经听过啦”
“是的……”
还是只能苦笑
“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你为什么会在香港吧”
对于这个问题,米兰达依然避而不答。
“哎?啊啊……因为我有办法弄到穿梭机的票啊。这么说你应该明白吧,我父亲是地球联邦政府的人,有特权的那种”
“这样啊……那么你的家人不了解你现在的职业咯?”
“那还用说?”
一番交谈,让阿弗兰西明白米兰达的人生也不简单。
他叹口气,闭上眼睛。
不这样的话,他将难以忍受黑暗的重压,以及想探究米兰达过去的冲动。
然而在这彻底的漆黑之中,人往往搞不清自己的眼睛是睁是闭。
他尝试睁开眼。
还是弄不清楚。
比闭上眼时更加深刻的黑暗,映射在眼底。
所以还是闭上眼。
似乎还能更亮一些……

阿弗兰西仿佛看见自己和数个岛上的友人一起乘坐一条独木舟进行漂流。
湍急的河水溅起泥色的浪花,没过独木舟的船舷。
阿弗兰西和友人们拼命的滑着桨。
独木舟即将倾覆……
“如果艾娃也在的话,这时候她肯定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了”
水流吞没了阿弗兰西他们的独木舟,大家被漩涡四散卷开。
“啊啊……!他们几个都在!可是却没有艾娃!? 为什么!? ”
阿弗兰西在变得浑浊的水流中大喊。
机械的声音似乎在呼应着阿弗兰西的叫声。
滋滋!
咔呛!
会发出这种声音,是因为阿弗兰西的头盔和周围的矿石墙壁发生了摩擦。
被宽敞号曳行的这个集装箱,似乎与什么东西发生了碰撞。
能听到低沉的电气马达的声音。
船体在震动。
阿弗兰西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对眼睛的机能产生怀疑,不断眨眼。
从耳机中能听到米兰达如波浪一般的呼吸声。
“……米兰达……?”
“怎么了……?”
米兰达的声音似乎也染上了黑暗的颜色。

4

“再过一会儿就能出去了”
米兰达的声音缓解了阿弗兰西的紧张感。接下来的时间似乎变得更长了。
米兰达打开头盔灯,检查左手手腕的空气传感器。
传来了她将面罩抬起的声音。
“还是觉得很难受吗?”
她的话语已不再从耳机中传来,能从正面听见。
阿弗兰西也抬起面罩。
久违的空气扑面而来。
“……你知道殖民卫星的土地是怎样的吗?”
“这个……全都是人工建造的话,我想应该会很整齐吧”
阿弗兰西谨慎的回答多多少少来自新闻的断片,这也说明他对殖民卫星的构造有一定的了解。
“嗯,这个海拉斯殖民地上现在也已经是人类的混沌了”
“……是Chaos的意思么”
“这个词不错……这里有着不同种族和肤色的人。为什么弄成这个样子我也不清楚,但好像这个殖民地在Side 2建设时期被作为基地,可能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传统吧”
“城市里的情况和香港差不多?”
“……是这样的,可能还更严峻些”
“是吗……那其他殖民卫星呢?”
“其他的话,在移民的时候或多或少会进行人种的整理”
“那难道不是政府的偏见吗?”
“怎么说呢,虽说背井离乡来这里的人可能会愿意促进人种的混同,但从行政角度来说,将单一的人种、单一宗教背景的人群划归在一起可能更好管理,就像日本、蒙古和爱尔兰那样……”
“是吗?”
“中东地区、印度次大陆和欧洲大陆这些人种混杂的地方,地区纷争从近代以来就以令人生厌的频度不断爆发,是这样没错吧?”
“啊啊……”
虽然是一说就懂的话,阿弗兰西对于这个问题所引发的争端依然缺乏实感。
毕竟在岛上,完全没有类似的事发生。
这果然是世界级别的问题。
“……?”
集装箱突然摇晃,机械的声音完全停止了。
米兰达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阿弗兰西,将某种装置装在头盔上。
她将连着线的另一端贴住集装箱的内壁。
“船周围似乎快没有人了……再等一等吧”
米兰达似乎在微笑,阿弗兰西在探照灯的逆光中只能看到她红唇中露出的皓齿。
“比起人种问题来,人在宇宙殖民时代还暴露出其他更加显著的问题,对于人类来说更加重要”
“那又是什么呢?”
“……上层人物之间发生的阶级意识。以前英国不是有过被称作‘Class’的投资家集团吗,就是类似那样的东西。在社会构造之上确实的发展,以少数人为中心,孕育出现代身份制度,造成社会的差别”
“官僚阶级?”
“那只是温床,问题并不仅止于此”
“你认为这是问题?”
“为什么不是呢?”
“这种人造制度上的产物,和人种问题不同,应该是可以得到解决的”
“正好相反,现在的话……”
米兰达的话语明显含有怒气。
相信岛上也有阶级的阿弗兰西,对于阶级这个词却相当钝感。
阿弗兰西的养父卡巴·苏,是岛的长老,比起政府官员更像是制定岛上行为准则的人。
卡巴·苏曾经说过:
“有热爱劳动的人,也有贪图安逸的懒惰之人,还有人整天看海就满足了。这些人都不是无用之人。懒惰的人整天观察日月轮回,从中悟出气候天象之道,对于劳作之人来说可谓至宝。整天看海的人能通过海水的颜色来判断鱼汛和暴风雨的行踪,比机器还要准。人人皆不同,但没有人是没用的。认为人人完全平等的想法,无法看到每个人的特色,是非常片面的”
岛上也有地球联邦政府的末端机构和雇员,他们什么也不需要做,和老百姓一样过着打鱼和晒鱼干的日子,卡巴·苏也微笑着和他们和睦相处。
这样的光景造就了阿弗兰西对于特权的认识。

-第11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ロマンス说道:

    听说有转正的希望?

  2. f90happy说道:

    期待早日动画化

  3. Young说道:

    比起现在很多脑残一拳番,这个剧本诚意多的去!(*¯︶¯*)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