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2话 乌尔·乌利安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2话 乌尔·乌利安

1

咚、咚……
敲东西的声音隐隐传来,舱门被打开了。
“呜……!? ”
在刺眼的光芒中, 阿弗兰西看见克利休娜·潘登特的身影,她没有穿标准服。
“……辛苦你们了”
“……!”
米兰达似乎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阿弗兰西也跟着站起。
“小心!”
“哎……?”
阿弗兰西好不容易逐渐适应了周围的明亮,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在克利休娜娇小的身材之后,是云和大地。
“……这里是!?”
仿佛身在梦中。
周围状况如此激烈的改变似乎将自己的视觉凝固。
眼前居然出现大地。
规划井然的绿地和森林错落有致的分布着。
绿色上方漂浮着如同泡沫一般的白云,大块的影子洒落在地上。
一小时之前阿弗兰西还身处宇宙。
为此,不得不身着标准服,导致呼吸不畅、神经紧张。
然而现在面前却是如墙壁一样的大地。
阿弗兰西搞不清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倾斜着的。
“……?”
云的间隙中能看到一条黑色的河流闪烁着光芒,横切其上的桥梁上面有车在行驶。
米兰达的身影已消失在视野中。
克利休娜将一根绳索固定在阿弗兰西标准服腰际的安全环上,另一端则系在自己腰上。
“……?”
“阿弗兰西要是掉下去,这艘船可救不了你哦”
“啊?哦哦……”
这么说来,确实好像感觉不到重力。
宽敞号正在云中航行,重力的感觉十分稀薄,从云的缝隙中看到的大地,与其说是在下面,倒不如说在右上方。
太阳光从左右两面照射进来,但感觉起来更像是周围都在发亮,并不会因为一边的光照而在另一边形成阴影。
“请把脚贴着船的装甲慢慢移动”
克利休娜牵着绑住阿弗兰西腰间的绳子,向舰桥方向走去。
“哦……!? ”
云隙间绿意盎然的田园风景忽然一变,出现了如棋盘一般规划的城市,其间还有河流流过。
“……?”
在1500米的高处,可以仔细观察城市的细节。
高层建筑之间夹杂着道路,无数的车辆行驶其上。
“……?”
阿弗兰西一面亦步亦趋的跟随克利休娜向舰桥移动,一面为眼前延伸出去的人工景象惊的目瞪口呆。
“能延伸出去多远?”
“会一直延伸到工业区域,大概能有20多公里吧”
虽然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却还是缺乏实感。
大概比岛的横幅还要长吧……
阿弗兰西很费力的尝试去理解这个长度。
“这个城市叫什么名字?”
“格伦泽”
“这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名字的意思应该能代表城市的性格吧”
“名字吗?您还真是对奇怪的事情感兴趣呢”
克利休娜将阿弗兰西推进舰桥,松开了安全环上的绳子。
“这个海拉斯是Side2建设初期的殖民地,为了扩大收容人口而建造了高层化的住宅。现在这个殖民卫星整体已经贫民窟化,也有人说像旧世纪的城市旧区。”
“……?”
从她沉着的描述来看,阿弗兰西不认为她是有意抹黑这个城市。
“……”
他一边脱标准服,一边看向舷窗外,纯白的云让他觉得不安。
“宇宙船是如何在这里移动的呢?”
他在舰桥后部的椅子上坐下,问米兰达。
“这里是筒形殖民卫星的中心位置。这艘船从太阳相反方向的港口进来,正驶向工业区域。这种殖民地依靠回转产生离心力来制造重力,而这个中心部分基本没有重力,所以宇宙船也能航行。”
“那么这个筒形一定非常巨大咯?”
“直径3公里……前后全长大概33公里吧”
“真不得了……这个殖民地是漂浮在宇宙中吗?”
“那当然。这个卫星漂浮在月球轨道上,在月球的前面环绕地球”
声音来自克利休娜。她正将阿弗兰西的标准服放进后面的储物仓。
“筒形的殖民卫星……在月球前面……这就是Side2空域?”
“是的……”
这次是米兰达的回答。
阿弗兰西在脑内描绘着殖民卫星的概念图。这么做的过程中他认识到自己对于宇宙殖民地所有的细节其实是知道的。
对自己内部认识的确认作业,直到现在依然让阿弗兰西感到震惊。
感觉这些认识是那“嚓嚓”和“叮”的声音引导出来的。
“……我明白了”
阿弗兰西对米兰达和克利休娜露出了微笑。

2

“米兰达!”
马德拉斯·卡里亚船长将米兰达叫到身旁。
“看看这个”
为了让米兰达看清雷达屏幕,船长在椅子上侧过身去。雷达显示宽敞号附近有个微小的光点。
“要说是在跟踪我们的,可能也太多虑了,这家伙如果真的迷了路,那可是很危险呐”
“为什么?”
“看起来像个小飞机在云中飞行,按理说要是失去控制的话早点从下面离开云层就好”
“难道不是个新手在飞吗?”
“……我觉得他是遇到麻烦了,出去看看!”
依照船长的命令,舰桥的两个船员起身前往左右两边的舱门,打算使用机械臂前段的操作平台来去船体外面一探究竟。
“呜哇!”
很快,搭乘左边机械臂平台的航海士米歇尔·艾肯的叫声从通讯中传来。
大家一起向那个方向望去,能看到窗外飘过一个影子。
“……?”
阿弗兰西一惊,立刻追着影子行动。
影子飘向船的正面。
虽说速度没那么快,但总归看上去不像是在稳定的飞行。
驾驶者似乎想努力控制住翼的姿势,但从那人慌慌张张的动作来看,应该是个新手。
“这家伙!是想一头撞上来吗!”
马德拉斯船长一边怒吼,一边操纵船身降低。
那是一架无动力的三角翼垂悬滑翔机,晃晃悠悠的又进入了上方的视角盲区。
“别开玩笑了!要过来啦!”
航海士米歇尔的喊声伴随着风的嘶吼,从扩音器中传来。
“……?”
阿弗兰西和克利休娜来到左侧舱门边,他发现滑翔机就在米歇尔所在操作平台的正上方。
“小心前面!别掉下来!”
滑翔机飘在米歇尔的头顶上,驾驶者是个青年,他向米歇尔伸出了手。
“救救我!”
滑翔机青年大喊着。
“你这个人真能乱来!”
米歇尔嘴上抱怨着,但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阿弗兰西想起之前克利休娜使用过的收纳在腰间的绳索。
滑翔机青年似乎已经解开安全带。他一手抓紧滑翔机挂杆,另一手试图抓住米歇尔。
阿弗兰西抓起绳索的一端,从舱门探身,攀住支撑作业平台的机械臂。
“阿弗兰西!”
这一突然的举动吓坏了克利休娜。
“我没事!别担心!”
阿弗兰西确定身体已抓紧机械臂后,慢慢向前爬。
然而风压的强烈超乎想象,几乎将手里的绳子吹跑。
下方的太阳光在云隙间若隐若现。
“呃……!? ”
阿弗兰西在这一刻才开始感到恐惧,但此刻就算想回去也做不到了。
“……!? ”
米歇尔抓住了青年的手,在风压的影响下实在无法把他拉回身边,但也不愿松手。
“可恶!”
青年放开抓住挂杆的另一只手,滑翔机顿时像断线风筝一样消失在空中。
“喂喂!”
一瞬间的晃动让米歇尔几乎脱手,他不得不双手抓住青年的胳膊,自己也险些从操作平台掉落。
因为几乎没有重力,两人被风压吹向后方,如同风中枯枝,时刻有断裂飞散的危险。
米歇尔腾出一只手来抓住操作平台护栏,青年则用双手抓紧他的另一只手。
“呜哇!”
米歇尔发出哀嚎,似乎胳膊要被扯断。
阿弗兰西已经沿着机械臂爬到长度三分之二的位置,此时他奋力将手中绳索的一端抛出去。
和他所预想的一样,绳索在狂风吹拂下向后荡开,末端已伸展到操作平台附近。
性命完全寄托在米歇尔一条胳膊上的青年,没有错失这个机会。
他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又捞又抓,终于抓住了绳索的一端。
“松手吧!”
青年向米歇尔大喊,两手都抓紧绳索。
米歇尔刚松开手,青年的身体像落叶一样飘向后方,眼看就要撞上船身。
千钧一发之际,青年以敏捷的动作调整姿势,如绳索速降一般用双腿蹬向船身,减缓了冲击力。
接下来就简单了。
青年双手攀住绳索,脚踩船身缓缓向舱门走来。
阿弗兰西在机械臂上看着青年的一系列动作。
“……?”
突然间产生了奇妙的厌恶感。
“这人到底是谁?”
他试图在记忆中搜索,却一时想不起来。
“阿弗兰西!快回去!要收回机械臂了!”
米歇尔的声音让阿弗兰西将注意力集中在爬回去这件事上。
他用双手抓稳,慢慢的后退。
“……?怎么做到的?”
克利休娜在伸手将阿弗兰西拉进舱门时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做?”
阿弗兰西没明白她到底想问什么。
他一眼瞥见站在后面的米兰达,她满脸都是不愉快的表情。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吧,阿弗兰西”
“啊啊……真对不起,危险的事情还是别做了,对吧?”
“我想说的不止这一点”
“我说啊米兰达,那家伙实在太乱来了”
从平台上下来的米歇尔先开了口。

Gaia Gear

滑翔机青年终于来到了舱门,他用完全没有委屈和怯弱的表情开口说了话:
“我是第一次玩滑翔机,一直不能好好控制,差点把命都送了……感谢各位搭救我,我名叫乌尔·乌利安!”
“我是米歇尔,一条胳膊差点给你扯下来”
“实在抱歉!抛出绳索的是这位吗?”
“没错,他叫阿弗兰西”
阿弗兰西和这个自称乌尔的青年握手。
手虽然大,但却很柔软。阿弗兰西不太喜欢他身上穿的华丽飞行夹克。
“多亏了你的机智,我才能得救”
“那是偶然而已,你不如去感谢风”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也被风整的够惨,所以不打算感谢它们”
乌尔微笑着说道。一口洁白的牙齿显出奇妙的美感。
此时米兰达离开了船长席,没有搭理乌尔。
“……舰桥会真么冷,大概都是我的错,真的十分抱歉。各位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会报答,到工业区块之前,请允许我和你们同行吧”
乌尔率直的话语令人感受不到一丝恶意。
阿弗兰西愈发不明白之前的厌恶感到底从何而来。
乌尔·乌利安,无论是他浓密的黑发、明亮的眼眸还是修长的身材,都不会给人留下惹人厌的印象。
除了他的兴趣之外。
对名字很敏感的阿弗兰西,觉得乌尔这个名字除了坦率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奇怪的感觉。
“但是总觉得率直过了头……就像我的名字一样……”

3

在宽敞号的前方,工业区块的入口从云中显现。
“嚯……”
阿弗兰西又发出感叹。
“别表现出来……”
米兰达在阿弗兰西耳畔轻轻说道。
“……?”
“……那个男人的底细我们不清楚。阿弗兰西最好别把自己初次来殖民地这点暴露出来”
对米兰达的这种神经质,阿弗兰西表示理解。
“哎哎,原来你住在克鲁伊兹贝格啊”
克利休娜感动的声音传来。
“你住在哪里呢?”
“我不会告诉初次见面的人哦”
这么说着的克利休娜,对乌尔并没有恶感。
“别这么说嘛。这艘船是在工作吗?”
“是呀,把货交了我们就能赚到钱啦”
“哼哼,工作挺认真的哟”
“当然啦,我们又不是能玩得起垂悬滑翔机的那种人”
“别带着偏见看人嘛”
阿弗兰西在一旁看着和克利休娜闲聊的这个自称乌尔·乌利安的男人。
乍一看确实是个不缺钱的飒爽公子哥儿,但似乎又不止于此。
刚才在船外使用绳索时的身手和判断力,都不像是一般人。
“这么有本事的青年,真的会因为玩滑翔机而遇难吗?”
工业区块入口的周围,是山一样的岩石表面。
中央是强化的塑料墙壁,再往里有一个小小的岗亭,旁边是铁制的阻拦。
“……请求入港!”
收到了宽敞号的信号,中央四面的墙壁有一面打开,周围出现了诱导灯的光亮。
“年轻人……要请你在这里下去了。我们接下来还有工作”
面对马德拉斯船长生硬的话语,乌尔率直的选择服从。他从舱门探身出去。
“谢谢你们了!”
说完他就一下子消失在外面。
“保重呀!”
克利休娜清脆的声音在舰桥回荡。
自称乌尔的青年沿着墙壁打开的一面,向里侧飘去。
阿弗兰西觉得他的动作熟练且充满力度。
“这个人……挺危险的……”
阿弗兰西终于想到了这个词。

舰桥上开始了对离去之人的议论。
“这小子上船的时机还真是微妙啊……”
“会是马哈吗?一般不会有这样的人吧”
“狩人部队有这么年轻的家伙吗?”
“不知道,也可能是其他组织的。说不定就是个单纯的公子哥儿,为了在泡克利休娜而强充门面耍帅而已”
人们各抒己见。
“不过,穿成那个样子的男人,花起钱来肯定也是挥金如土吧”
克利休娜也开口了。
“嘿,既然明白了这一点,才要格外小心这种人啊”
米兰达苦笑着提出忠告。
“看见了”
航海士米歇尔提醒大伙。阿弗兰西朝前看去。
又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殖民卫星景观。
360度的方位都有建筑物,密密麻麻挤成一圈。
中央的空间布满了航路指示用的镭射光带,约有数十条,都有着不同的颜色。
“既然叫工业区块,那这些都是工厂?”
“没错,就连流浪汉也不会住到这里来。一般人都很怕在这里劳动,所以不会贸然接近”
“是吗?在岛上,不劳动的人可是要没饭吃的”
“大概是社会保障体系完备所致吧。按理说社会保障应该是给按年头交税的人准备的才对”
“那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因为有榨取社会保障而自肥的阶级存在啊”
“……原来如此”
宽敞号在工业区块中央空间转向90度,向一个角落里的建筑的方向降落。
那幢建筑的墙壁上满是茶色的污渍,看看立于楼顶的那块“亚历山大矿物选择工业”的招牌,就知道这楼为什么这么脏了。
可以看到屋顶附近的墙壁慢慢打开。
“哎?居然有栈桥?”
“和地球上的栈桥不太一样,但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在米兰达进行解说的时候,宽敞号缓缓降下,平稳落在屋顶伸出的栈桥旁。

4

“但是……”
从宽敞号上下来的阿弗兰西走向大楼的栈桥口。
“怎么了?”
米兰达跟着他。
“那个男的应该在监视我们”
“……为什么?”
阿弗兰西一时无法回答米兰达的问题,只是四下向大楼的周围观望。
大楼大约有十来层,下面有道路,路上还跑着车。
无重力环境下使用的车沿着路上的导轨移动,从上面看起来和地上没有什么不同。
阿弗兰西还不太习惯这么高的建筑,视觉对无重力环境的理解没有达到良好的平衡。
“啊啊……抱歉,这高度有点吓到我”
“很快就会习惯了”
米兰达笑着说道。她向宽敞号过来的方向望去。
阿弗兰西再次确认了距离,直线的话大约在三百米之内。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被监视?”
米兰达再次发问。
“……不要露出紧张的表情,可能会被人看到”
“啊啊……”
米兰达听着阿弗兰西的话,立刻在脸上绽放出笑容。这敏锐的感觉看来是巴亚姆·泽肯训练的结果。
“和刚才在舰桥上大家分析的差不多,那个人很古怪。我们不能忽视他”
阿弗兰西保持着轻松愉快的表情说着。
“为什么呢?”
“显而易见吧,他是为了侦查才接近我们的……我觉得他到舰桥来,就是为了弄清楚船上有哪些人……”
他一边说一边保持着笑容,打量着四周。
“是吗……那我相信你的直觉……”
“理由是?”
“用得着理由么,你这么说我就相信”
“这么简单?”
“嗯……我们的见解多少要基于手头的情报……而你则不一样。你通过观察就能发现真相,我想象中的夏亚·阿兹纳布尔就应该是这样”
米兰达看着宽敞号方才通过的巨大闸门,缓缓的说着。
那周围并没有港口常见的船只控制管理设施,而是紧邻居住和商业区。
那个洒脱的青年可能正通过某个窗户观察着这边。
不然不会以那种不自然的形式来接近宽敞号。
阿弗兰西对米兰达再次提出那个名字感到愕然。
“你那么说是什么意思?”
“哎?啊啊……让传说中的人物再生这种事我是不太相信的。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对Char Continue Operation立案者们的洞察力表示佩服”
“夏亚存续作战?”
“不过和刚才说的一样,我不认为这个计划会有成果。就算遗传基因一样,作为个体长大后会和原体完全一样这种事,想想都不可能吧。我个人对家畜级别意外的克隆和复制都不太认同……”
“新吉翁的夏亚的再生?”
阿弗兰西感到左右太阳穴的血管鼓胀,几乎要发出声音。
“是的……”
米兰达的回答再次刺激着血管。
叮……?
阿弗兰西觉得身体里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发动。
“这个存续作战到底是怎样的?”
阿弗兰西一面从舱门侧面的小门中观察着一面问道。
他驾驶过的人形机械——佐林·索尔正从宽敞号的货舱中搬运出来。
“……是将夏亚·阿兹纳布尔的细胞分割,进行再活性化的实验。生物科技上的正确说明我就不清楚了”
“分割?和克隆不一样吗?”
“技术方面我不懂……但是,我眼前的你,看起来就是夏亚·阿兹纳布尔本人”
米兰达的语气十分肯定。
“是么……那么米兰达,我觉得还是把那台机体解体,尽快运到别的场所去比较好”
“为什么?”
“我认为这里已经被敌人发现了”
“但是解体的话……”
“不行吗?”
“确实不行。真解体了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总之先运走吧”
“除了这里之外,你们还有别的场地?”
“有的”
“是吗,那就这么办吧,你让船长动作快一些”
“是”
米兰达露出些许的微笑,背影消失在栈桥的阴影中。
这时,阿弗兰西发现自己已经处在发号施令的立场上。
但他不认为这是自己就是夏亚·阿兹纳布尔本人的证明。
能不能容忍自己体内存在另外的人格,已经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如果说是夏亚·阿兹纳布尔的意志让我来到宇宙,那也太没道理了”
阿弗兰西的表层意识如此思考着。
要是果真如此……
他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第12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沐阳之间说道:

    这是后来夏亚的克隆人那个开红色相间高达的故事吗

  2. llehehttahw说道:

    那个乌利安难道是骡子的克隆体吗,哈哈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