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8话 厕所之底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8话 厕所之底

1

“你们难道不知道乌尔·乌利安是个危险人物吗?”
阿弗兰西·夏亚质问走在前面的乔·斯伦。
“当然知道。虽然眼下还没有确证,但主动接触克利休娜说明他们其实也很着急,我们将计就计,揪出他的狐狸尾巴”
“原来如此……”
“比起这个,要先解决你身上的问题。快过来”
乔一把抓住阿弗兰西的手腕,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要去哪儿?”
“你先把外衣脱下来”
乔把目的地告诉司机,接过阿弗兰西的外衣,伸出手指在衣领中仔细摸索。
“怎么啦?”
“把皮带也脱下来,你身上被人装了信号器,所以我们才能知道你在哪”
“……?怎么会……”
“你还真是天真,应该在警局里就被下手了吧。马哈他们干这种事可是家常便饭”
出租车转过几个街角,一下子驶上一条小路。
“嗯,这附近就差不多了。停车吧”
乔将一张纸币递给司机,很快下了车。
阿弗兰西用手提着快要滑落的裤子,跟着乔一起。
出租车离开后,乔又转过一条小巷,来到了明亮的道路上。
面前是一家酒店。
走上几级台阶,推开木质的大门之后便是前厅大堂。
“……斯凯亚夫人的房间在哪?”
“您是乔布兰先生?”
“额……啊啊,没错”
“等候您多时了”
一脸寒酸的中年接待者机械般的回答着。
说是大堂,其实一套组合沙发就几乎将地方占满,下面铺一张绒毯,没有多余空间供人走路。
狭小的电梯站进四个人就会觉得拥挤,层数却有十几层。
上层的楼层也铺着一样的绒毯,墙纸因为陈旧而显得昏暗。
乔敲了敲其中一间房间的门。
“真是婊子无情!”
传来男人的咒骂声,身后的房间走出一个穿着俗艳的女性,门随即关上。
“辛苦了”
面前的门打开了,身穿职业装的米兰达·哈乌招呼两人入内。
“你没事吧?”
看到米兰达仿佛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阿弗兰西也露出了微笑。
他对于觉得看不到这位女性的脸就无法安心的自己感到厌恶,然而在眼下的情况之中也是没办法的事。
“身上穿的衣服全部脱下来”
“哎……?”
在并非医院的地方没来由的被要求脱衣服,总会让人产生奇妙的屈辱感。
阿弗兰西进了浴室,将带有汗臭味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交给乔。
看着乔拿着衣物去了外面的房间,阿弗兰西便打开淋浴冲个澡。谁想没过一会乔又冲了进来。
“又怎么啦!? ”
“看来是直接装在你身上了,让我看看身体!”
“啥……?”
“显示电波依然是从你身上发出的”
门外传来米兰达的声音。
乔拿过一根拖着线的探测棒,在阿弗兰西湿漉漉的头发中和身体其他部位探寻着。
“看上去身体上没有什么可疑的外创,那就是说在胃里了吗……”
乔伸出一根手指插进阿弗兰西的肛门。
“这里可没有异物感”
两手遮住私处的阿弗兰西极力忍耐,好不让厌恶的表情露在脸上。
“是吗……那就是在胃里了……这下子就……”
“我没有被喂下过什么东西的记忆”
“你当然不会记得。在警察那里睡过觉没有?”
“我被捕时被他们打昏了……”
“那就不会有错了。虽然挺对不住阿弗兰西,但只能让你吃泻药了。我这就去买,乔你看看能不能租到一辆小客车”
“哎……?”
乔有些不解的看着正往门边走去的米兰达。
“难道要把阿弗兰西留在这里不成?”
米兰达头也不回的反问。
“这……贸然移动的话如果中了那帮家伙的埋伏那可怎么办?”
“不移动则可能让敌人认为信号器被发现,那不就更麻烦了么”
“……”确实应该移动。如果在这里停下来,再次行动的时候敌人一定会追上来。但如果按照一定的节奏来行动,可以让敌人暂时认为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阿弗兰西边说边用毛巾擦拭身体。
“哎……?”
乔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就这样。那么乔,租车就拜托你了”
米兰达握住门把手,又回头叮嘱道:
“可不要为了了解克利休娜的情况而去随便联络船长哦”
“不能跟外面联系?”
“这里的电话肯定会被监听吧”
米兰达说完就开门离去。
阿弗兰西穿上米兰达预备好的新内衣,想到肚子里可能存在的信号器就让他感到非常不适。
思绪一下子又转到克利休娜的身上。
“希望没事吧,那姑娘看起来很坚强……”
阿弗兰西看到窗边的小桌上有半块吃剩的三明治,被咬过的部分还残留着米兰达的口红。

2

克利休娜乘坐的豪华轿车,从商业区驶入森林公园的幽暗道路。
这个公园的一边与殖民地的核心区块接壤。
“……?”
克利休娜相信同伴们正追踪着着她的所在,但些许的疑虑还是令她感到心焦。
“……要去哪儿?”
“公园里有家以鸭料理闻名的店”
“是安德尔森嘛?好像挺贵的哎”
“哈哈……为了表达亲近之意,这点花费不值一提。看,这就快到了”
顺着乌尔的手指能看到前方林木之间露出的灯火。
是森林公园中的一间高级店铺。
“真棒呀!”
克利休娜确实是头一回在晚上到这里来。
毕竟这里在晚上只接待这种乘坐豪华轿车前来的客人。
与白天的光景不同,夜间灯火全开的店面,看起来有如绘本中的童话一样美丽。
透过窗户能看到里面的侍者都穿着黑色的洋装。
而且,这家店周围高大树木的位置显然经过精心安排,完全遮住了闹市区高楼大厦的灯光。
在宇宙殖民地里拥有这种规格的土地的人,一定是相当高层的特权阶级。
门口的侍者恭恭敬敬的为克利休娜拉开了门。
她回头看了看,发现豪华车的司机正在乌尔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
店内有乐手们正演奏着竖琴和钢琴,客人们谈话的声音似乎也和乐曲的旋律相合。
乌尔很快的点了菜。
这种看起来是熟客的感觉,在马德拉斯船长他们看来,是危险的表现。
“可是……我却没有能看透这种危险的能力啊……”
克利休娜在心中感叹。
为了得到随时都能做出准确判断的能力,自然需要更多的历练。对于克利休娜来说,乌尔在这种高级店点餐的举止她实在无法评价。
乌尔看起来对红酒的年份和料理的火候之类都相当熟悉。
“这人似乎的确是在富足之家长大,无怪乎他能加入马哈这样的组织”
克利休娜得出了如此的结论。
红酒上桌,乌尔饶有兴致的谈起他所感兴趣的音乐和体育。克利休娜稍稍喝了一点酒。
平安无事的吃完了饭,乌尔又挑起话头:
“……我是学历史的,最近对希伯来语很感兴趣。这门语言的字母居然都带有数字呢,而且这些数字还有很多含义”
“比如十三代表不吉利之类?”
“嗯,类似。希伯来语中全能神沙代的数字是三百一十四。和沙代拥有一样数字的是大天使梅塔特隆。这就能看出梅塔特隆有着不亚于沙代的力量,同样受到人们的崇拜”
在饭后咖啡时聊起这样的话题,在一般人看来十分自然。
然而克利休娜却好似遭到当头一棒。
“这个人……原来什么都知道”
克利休娜所属的组织The Organization,正是以三百一十四省去个位的三十一作为基础代号,在其上加以“一次方”、“平方”、“立方”等等来指代不同的单位。
就在不久前,克利休娜还在名为沙代的殖民地进行了为期数月的人形机械操作训练。
但她并不知道沙代所在的具体方位。
出于安全的考量,组织对于情报级别的控制相当严格。
“……为什么要用数字来表示呢?”
克利休娜故作镇静的发问。
“很简单,因为伊斯兰世界禁止使用神这个单词,所以神的名字这样神圣的词语就只得用数字来替代啦”
“哎哎!原来如此啊”
克利休娜用尽全力做出普通少女的反应。
“人类这种生物,对于真相、信仰和自己所憧憬的事物往往不会用单纯直接的方式来加以表现……因为如果这么做了,这些憧憬和梦想似乎就会远去呢。宗教信仰就是这样子”
“这种想法很原始吗?”
“也可以这么说。这种朴素的信仰基础,想要在现代社会也通用的话,怎么想都不太可能吧”
乌尔轻快的话语,对克利休娜步步紧逼。
“……是这样吗”
克利休娜一时间无言以对。:
“现在我们把一切都交给电脑来管理,这是为什么呢?”
轮到乌尔发问了。
“……嗯。为了在宇宙殖民地这种人工环境下生存,像殖民卫星容量啊人口啊这样的数据,甚至体重都需要进行监测,不然殖民地建造计划就无法实现。这大概是宇宙殖民地时代的弊端吧,地球时代可没做到这一步……”
“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样的管理,人类不就只能默默承受被地球束缚的命运了吗?”
“嗯……是呢……”
“所以说,现代的管理,和以往那种管理方法是不一样的。这种管理对于人类的存续是完全必要的。无法遵守管理的人,都是不法之徒”
“这……是指什么样的人呢?”
“指的是那些认为没有必要遵守法律的人……进一步说的话,是不具有在殖民地生存权利的人”
“真是严厉的说法呢……也对,与其说殖民卫星可以无限的加以建造,倒不如说不得不一直继续建造新的殖民卫星。为此而设的管理,的确是不可或缺……”
“没错……就是这样啊,克利休娜”
“哎……?”
“不过这种崇尚自由的法外之徒,无论哪个时代都会有。你不觉得这些人过于自我中心了吗?”
“我承认这样的自大既不是权利,也不是形成现代社会基础所应有的精神”
“孕育出三百一十四这种数字的人物,不仅仅存在于旧时代中,现在也有哦。你觉得呢?”
“不对吧,乌尔你自己刚才也说了,沙代是全能的神”
“没错,那么这位全能神究竟在哪儿呢?”
“……那当然就是宇宙。不然的话,神就存在于我们自己的内心之中”
克利休娜感到危机已经逼近。
“你这只是一般论而已吧,克利休娜·潘登特小姐”
“……?”
听到自己的全名被对方念出,克利休娜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不由得稍稍向后缩。
“……我想知道的只是三百一十四现在所在的位置而已”
语气依旧平静的乌尔,眼神中却露出锋芒。
“你请我吃这么一顿大餐,就是为了知道这个?”
“我当然不会为了这种事请女性吃饭,所以进食期间我都没有提啊”
尽管乌尔的举止依旧优雅,克利休娜却看出他已准备发难。
“神圣的沙代在宇宙和我们自己心中!”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双手抓住桌布各一角,用力向上掀起。
咯啦!
桌上的杯杯盘盘向乌尔滑去,克利休娜乘机向外跑。
然而乌尔的行动更快,他侧身一扑,抓住了克利休娜的脚踝,令她扑倒在地。
这时她看到店门口已经有人开始行动。
乌尔抓住她的手腕,一下把她抱了起来并冲出店外。
冲锋枪的枪口冒出火舌,在黑暗之中响起干燥的响声。
“来这边!快点!”
是豪华车的司机的叫喊。
乌尔完全不理会克利休娜的反抗,向司机的方向奔跑。
他对于这种拘束人的技巧,似乎很熟练。
克利休娜发现乌尔只用两根手指握住她的手腕,然而那条胳膊却完全动不起来。

3

当克利休娜和乌尔进入森林中那家名为安德尔森的饭店时,米兰达正让阿弗兰西吃下泻药,又拿出了另一个小箱子。
“这个你就自己来吧”
“灌肠……?光吃药不行吗?”
看了看小箱子的说明书,阿弗兰西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的痛苦可以理解,但还是请你快一点。今天晚上必须把信号器取出来。请两根一起用”
米兰达说了该说的话。
“这实在是……”
“我们本来打算让你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来逐渐熟悉殖民卫星。然而事态的发展却让我们无法保持乐观”
“确实如此……”
阿弗兰西不情不愿的走进卫生间,再次读起说明书,对于这类药物和器具没有随着科技的进步而发展这一事实感到绝望。
从肛门注入药物的这种方式,完全没有得到改善。
“发明这种东西的人看来不太尊重个人的尊严和意识啊”
注入两根之后,他感到周边的肌肉逐渐松弛下来。
想到米兰达就在屋外,他觉得不得不做这种事的自己的立场过于尴尬。
“居然落到这步田地,我到底是为什么回来宇宙啊……”
在马桶上坐了一会儿,身体中虽然在翻涌,却没有什么便意。
“好……是的……”
米兰达好像在打电话。
过了一段时间,阿弗兰西终于整理着衣服走了出来。背对着他的米兰达开口说道:
“乔把车开过来了,你可以出门吗?”
“啊啊,没问题”
阿弗兰西很干脆的回答。
他没有别的方式来隐藏羞耻心了。
米兰达拿起一个挺大的手提包,走到廊下。
“灯就这么开着别关……”
她阻止了准备随手关灯的阿弗兰西,关上了门。
来到楼下大堂,她将钥匙交给了中年接待员,随口说了一句:
“我们可能明天早上回来”
中年接待员鞠了一躬。两人快步走出酒店,上了乔租来的车。
“那么,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
开着小客车的乔一脸不愉快的表情。
“克利休娜啊”
“被他们带走了”
乔的回答很简单。
“是乌尔干的?”
“不如直接说是马哈。那帮人已经开始行动。负责追踪的人现在还在跟着”
“我们也去吧,已经知道敌人的行踪了吧”
“我们掌握的情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整,但总归知道他们沿着森林往山的方向移动”
上空突然传来声响,打断了乔的话。

Gaia Gear

“怎么啦?”
“是发动空袭的那伙人”
阿弗兰西感到腹中开始翻腾。
“马哈现在这么积极行动,都是因为米兰达你们在香港闹的太厉害啦!”
乔看了一眼上空,急转方向盘。
“地球联邦政府可是很早之前就开始准备扫讨反对势力了,现在这一两个飞行物体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米兰达对乔的指责提出抗议。
“……!? ”
阿弗兰西抓住胸口,忍受着从下半身逐渐扩散开来的不快感。
“快去克利休娜那里吧”
阿弗兰西不顾发出声响的下腹部,向乔发出指令。
“这辆车上什么装备都没有,我们帮不上忙的”
“可是……”
肚子里突然的翻涌让阿弗兰西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全身都开始出汗。
“……!”
他不得不弯下腰来。
“车上有厕所,快去”
米兰达指了指车后部。
“我知道了!”
已经顾不上羞耻的阿弗兰西大声回答着,向厕所方向走去。
他打开一个狭小的隔间,钻了进去。
在这狭窄厕所里也能清晰的感受到乔已经把车开的飞快。
他迅速脱下裤子坐下来,开始了第一回的排便,却没有感觉到肚子里那东西被排出来。
持续不断的喷薄而出。
想到那声音可能会被米兰达听见,他觉得无地自容。
“……可恶!这样真的能出的来吗……”
望着那一点昏暗的照明光,阿弗兰西在那狭小的厢型厕所之底发出呻吟。
“……要是卡在胃壁和肠壁上,天知道靠这点药能不能排出来……”
排不出来那怎么办?
阿弗兰西擦了一把汗,抓紧衬衫的下襟。
当!小客车突然猛烈的颠了一下。
“呜呃!”
这一下的震动,让阿弗兰西又大量释放。

4

押着克利休娜的豪华轿车,在森林公园幽暗的道路上全速行驶。
在后面追踪的是三台摩托和两台电车。
“你想把我怎么样!? ”
克利休娜一边问,一边用藏在背后的左手摸索着车门锁的位置。
“……我们打算歼灭作为你们反地球联邦运动据点的三十一”
乌尔的眼神仅在说出这话的一瞬间变得严厉。
“乌尔,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招!”
司机的声音从车厢内的喇叭里传了过来。
“是!克利休娜,你要是不说的话我们就只能用药逼你说了,到时候你会受苦的。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你还是现在说比较好”
“……乌尔!你是马哈?”
“既然知道这个,那说明你承认自己是The吉翁组织的人员了吧,三十一在这个海拉斯里吗?阿弗兰西出生地的暗号是什么?”
他的口气即便是在讯问之中也保持着温和。
“我不知道,不知道!”
“阿弗兰西·夏亚这个青年,和夏亚·阿兹纳布尔的关系是?”
“那种人我可不知道……啊!? ”
乌尔的手如风一般伸出,一把按住了克利休娜刚刚摸索到车门锁把手的手。
他顺手把克利休娜拉到面前,贴近她的脸说:
“跳车的话,可不只是脸颊受伤这么简单了。让这么美丽的身体遭受创伤,会让我对身为男性的自己失望”
“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法回答你!”
“我们可是讯问的专家,你这种否定的方式正是你知道的证据”
“就是不知道嘛!”
“你被同伙当作诱饵,这可是非常残酷的作法。你被他们当作道具来使用,对那种人有保持忠诚的价值吗?”
“什么同伙啊忠诚啊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克利休娜终于可以稍稍活动上体,但那只乌尔抓住的手却无论怎样都使不出力气来。
“你是宽敞号的船员里最年轻的一个,却是在那艘船上最久的。也就是说你是对宽敞号最熟悉的人之一。我觉得你可能是新人类。”
“什么新人类?我就是普通的女孩子啦”
“是么?那就告诉我吧!三十一在哪里”
“如果我真的是那什么组织的人,你觉得那些大人物会把这些暗号的意义告诉我这样的小姑娘吗?这个世界没那么简单,你不是应该很懂嘛!? ”
“不,The Organization这样的组织,难道不是会给年轻人权限的先进组织吗?应该和你们憎恶的地球联邦官僚体系有所不同吧?”
乌尔露出了讽刺的微笑,脸贴的更近了。
“我真不知道啊!”
轰隆隆!
一台摩托车已经追至豪华车的侧后。
“切!米诺克斯还没找到我们吗!? 再这么耗下去那玩意就该来了!”
司机急切的声音透过喇叭传来。
“哼……!看来还是你们更加乱来啊,居然把Man Machine弄到殖民卫星里来!”
乌尔说的是佐林·索尔。
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的愤怒的表情。
“人形机械!? 我不知道啊”
克利休娜确实没有目击到佐林·索尔之前的出击。
“松开啊!”
为了挣脱乌尔的手,克利休娜用尽全力挣扎着。

-第18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llehehttahw说道:

    天,夏亚在这部小说承受的耻辱,比整个UC期间都多啊,哈哈,现在看来被牛高当篮球打也就那样了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