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悲叹的夜想曲II

Mobile Suit Gundam Wing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小说由隅泽克之执笔,将给我们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新机动战记!

—悲叹的夜想曲 II—

Peacecraft File 3——AC-145 December——

一个传说即将开始。

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驾驶Wyvern突入地球大气圈的时候——『闪光的女王』【lighting queen】——之后被如此称呼的她和她的爱机,就像是从天空降临的白银双头龙一样光辉闪耀,展现出其神圣庄严的姿态。

但是——卡特里娜和Wyvern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
十一月在寂静中过去了。
虽然安静地令人毛骨悚然但反乱军也毫无办法。
在进入十二月之后的三天内,对于卡特里娜发出的宣战布告,他们其实并不当真。
最初只认为是小孩的恶作剧。
本来,匹斯克拉福特王家的王位继承人出现,一般也想不到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不可能就一个人来。
反乱军首脑部这么想。
当然,索敌雷达也没有反应,也没有大部队移动的风声。
但是,从潜入地球圈统一联合军内部的谍报员那里传来了不得了的情报。
『联合军为了实现早期解决,而准备对北欧的桑克王国发射军事卫星上的核弹头导弹,但因为一架谜之宇宙战斗机的出现,这个作战受到了影响』
他并且还补充道『虽然这个战斗机的存在没有让自己知道,但反乱军拥有秘密兵器,而且还能事先知道联合军核攻击的这个情报网令人震惊。虽然至今为止自己和别人都认可自己是特工中的第一,但往后想将这个名号奉还』。
反乱军首脑部收到这个最值得信赖的男人的报告而颤抖了。
联合军走到了『核使用』这一步,当然也非常震惊。
但更让人战栗的是,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仅仅一架宇宙战斗机完成了阻止作战这个事实。
“莫非——”
反乱军首脑部谁都能想到吧。
“——那个宣战布告是认真的吗”
并不只是这样。
将联合军的『核弹』排除的战斗机,也许还保存着『核弹』。
如果使用这颗『核弹』那就完全没有对策了,首脑部惊颤不已。
“不对,不会这样吧”
反乱军舰队旗舰『罗宾汉』【Robin hood】的年轻参谋辅佐官,马尔迪克斯•雷克斯大尉进言到。
“联合军的话还有可能,桑克王国的年轻少女,投下会让本国变成废墟的『核弹』这种事,可是无法想像啊”
“那种年龄的孩子抱着炸弹进行突击是有可能的!考虑对策的话,要事先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小毛孩退下吧”
作为上官的参谋长反驳了这个意见。
年轻大尉本来想说“但是这种情况……”来反论,但对最后 “小毛孩”这个词感而不爽。
最后,他暧昧地回答了一句“啊,非常抱歉”,之后回到自己房间。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藏着一只马路上捡来的杂种小狗【mix puppy】。
因为从右眼到鼻子上,有一个的倒黑桃样的斑,名字就起为『斯贝德』【spade】
马尔迪克斯经常对着这只小狗发牢骚。
“哎呀,真是的”
好在斯贝德非常沉默,也不叫也不用鼻子吹气。
“斯贝德,这种情况啊”
如果如参谋长所说有自爆觉悟进行自杀性攻击的话,那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还有必要进行宣战布告吗。
因为年轻所犯的错误,就算她因此而暴走,那至今仍不进行攻击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真的拥有『核』,在宣言的同时投下不是更好吗?
但她却没这么做。
“所以,她没有核嘛”
重要的是我方自发地认为『可能拥有核』,因为过份的警戒而给予士兵们无益的压力。
过敏的紧张会催生出预想外的失误。
那就会让人有机可乘。
马尔迪克斯啪的一下反应过来。
“那个宣战布告是『虚张声势』【bluff】……”
如果她确信这边会产生动摇的话,那么,这一招现在确实在起作用。
也许在她背后有着相当高明的策士。
或者说也不能否定那个十五岁的少女天生是军略家的可能性。
“哼……真好笑”
对我方实施了高效率的『心理作用核打击』,这真是个恐怖的存在。
看来我们反乱军舰队不得不和这个远比地球联合军麻烦的对手作战。
“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呢……你也想见一下吗?”
他露出微笑,抚着斯贝德的头。
马尔迪克斯•雷克斯大尉对这个叫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的少女,有着近似憧憬的兴趣——

*

这年冬天有着往年不曾有过的温暖。
比起积雪更多的是雨雪或者是雨。
懒散的不冷的十二月——这使得桑克王国的不速之客,反乱军的心情更坏了。
这天也是天气不好,冬季的大风暴(Winter Tempest)覆盖了北欧。
靠海的桑克王国就更是惊涛骇浪了。
乌云中响着雷鸣、强风吹着高浪。
在桑克王国湾的汹涌海面上,反乱军舰队在大浪中摇动,准备着对空战。
在高高度的云面上,搭载着高性能雷达的预警机也在进行巡回飞行。
战舰、巡洋舰、护卫舰等总计数百门的炮塔瞄准着视野不佳的上空,进入临战状态。等待的只是来自预警机『敌机来袭!』的报告。
为了让航空战略处于优位,在大型空母上能立刻出发的舰载机也整备结束。
敌机出现时,进行上下夹击作战、反乱军舰队在尽全力避免『核使用』这种最坏的事态。
在旗舰『罗宾汉』的舰桥上,总司令官和参谋长对预警机发回『没有异常』的报告感到不满。
“她们会打过来吧?”
“除此以外没有其他机会了吧”
在他们两人背后的马尔迪克斯心里也同意他们的观点。
“判断是对的。但问题是会从哪里打过来……”
在战略上和战术上都不可能在这种恶劣天气下进行舰队行动。
能完成迎击态势的准备,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了。
士官们的统率力值得称赞。
但是——
只是把敌人的来袭限定在上空。
马尔迪克斯不准备去提出建议。
因为他们不会改变“小毛孩退下”这种让人不满的态度。
能打入反乱军舰队的机会多的数不过来。
在暴风雨中,因为要避免舰与舰之间的接触而会把距离放大到平时的几倍。
结果就是各自之间的协作变得困难,就算要护卫旗舰『罗宾汉』号也是漏洞百出,都没有一个完整的阵型。
“希望不要遭到痛击啊”
年轻的参谋辅佐官仿佛和自己无关一样地露出冷笑,等待着不久后出现的『亡国的公主大人』的降临。
漩涡状的乌云在诡异地蠢动,大雨无情地敲打着舰船的甲板。
在这种恶劣条件下的临战态势已经持续了十二小时以上。
士兵们的疲劳与紧张已经超过了极限。
忽然一道闪光。
那只是自然现象的打雷。
打在了外周护卫舰雷达上部的避雷针上。
这一瞬间的光景让目击到此的僚舰指挥官当成是敌人的攻击。
他马上命令发射反击用主炮,在过度紧张下其他的舰炮也毫无准星,如同被诱惑一般对天空开始了炮击。
在数秒不到的时间里舰队的一齐炮火在上空中炸开。
在炮击休止的同时大型空母上的数十机迎击机出发了。
每一步都是预定的战斗行动。
“停止炮击!全员冷静!没有收到云上预警机的报告!不存在敌人!”
最动摇的参谋长想要抑制住周围的动摇。
但就在此时——
负责雷达的操作员叫道。
“在后方六点方向有机体低空飞行接近我舰!”
“所以说要冷静!”
反正是因为我方误炸而损伤的迎击机吧。
紧接着通信员报告说。
“接近的机体来电!请求在我舰的着舰许可!”
“询问所属!哪里的部队?”
“自称是桑克王国的……匹斯克拉福特”
“什么!?”

白色机体——卡特里娜的Wyvern见缝插针地穿过边上的战舰和护卫舰,如同切开波涛汹涌的海面般超高速低空飞行,向旗舰『罗宾汉』接近。
虽然可以在最接近时从后方进行攻击,但Wyvern垂直上升,从正上方对『罗宾汉』进行牵制。
“这里是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如果得不到着舰许可,那就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
收到这个通信后,着舰许可马上就下达了。
非常手段这个词给人一种最后通牒的印象。
刚才的暴风雨就像不存在般地停了,但风还很大。
铅色的大海剧烈地咆哮着。
Wyvern开始下降,即使被强风吹袭,都毫不犹豫,其实是悠然地降落在摇摆的船体上。
出来迎接的是马尔迪克斯等士官。
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打开驾驶舱门,敏捷地滑出后降落在甲板上。
“欢迎来到罗宾汉!”
下士官一齐敬礼。
“公主•卡特里娜,我从心底里欢迎您的到来”
这不是马尔迪克斯的礼节,而是发自真心的话。
卡特里娜华丽地取下头盔,端正地行了礼。
美丽的黄金长发随风吹拂。
“感谢你们郑重的迎接”
她以至高的笑脸回答。
并对着手中头盔里的小型通信机说到。
“先等在这里哦,萨姆”
『喵』
舱门自动关闭,喀嚓一下锁住了。
下士官们紧张起来。
虽然没有听到无线机的回答,但既然有进行联络的人,那就没法随意出手了。
马尔迪克斯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拼命强忍住笑。

卡特里娜被带到了作战会议室。
总司令官和参谋长一副非常不愉快的表情直立着等在那里。
双方进行完礼节性的招呼之后,“请尽兴……”,穿着驾驶服的少女如此说完后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将头盔放在手边。
“能设置这样的会谈场地真的非常感谢。为了避免无益的流血,我希望反乱军的各位能接受我的停战申请”
司令官揶揄地说道。
“停战?这实际上是降伏劝告吧”
“不是”
卡特里娜立即否定了。
司令官和参谋长对于放在桌上的头盔非常在意。
他们担心她要是有意的话,能通过通信机对战斗机进行遥控操作,马上进行攻击。
还推测在最坏的情况下,会使用『核』。
但是卡特里娜的申请确实是司令官们预料外的。
“我想和各位合作,向地球圈统一联合军发起挑战”
“你说什么?”
她露出微笑。
但是,那青色的眼睛确是认真的。
“桑克王国能够再起的话,我国会和各位反乱军结成军事同盟,对于无理傲慢的联合军,举起反旗”

——AC-146 January——

北欧地区从年末开始就渐渐迎来了严峻的寒波。
有种回到原本姿态的感觉。
波罗的海上也下起了雪。
海面一到晚上就结了冰。
与外海(北海)的唯一联系只有卡特加特海峡,波罗的海的盐分浓度很低,水温也很低。
整个一片都是广阔的幻想般的白色海洋。
但冰也不是厚得让舰队无法动弹。

卡特里娜的交涉结果让被囚禁在旗舰『罗宾汉』营仓里的桑克王国的国王和王妃被解放了。
一开始两个人以为她是卡特里娜姐姐的塞布丽娜,但马上就发现了不同而深深道歉道。
“真的对不起你,卡特里娜……”
“这就不必在意了。我只是作为匹斯克拉福特的一员在做应尽的事情”
国王和王妃因为长期的俘虏生活而变得更加苍老。听到卡特里娜在L-1殖民卫星上一切安好,出于安心感而当场哭崩了。
不能把桑克王国的未来交给这对老夫妇。
卡特里娜决心正式继承王位,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一个和平自由的国家。
为此,必须得打破地球圈统一联合军的压制。
和反乱军结成军事同盟也是有这种意图在里面。

另一方面,虽然结成了军事同盟但仍然败色浓厚的反乱军。
知道卡特里娜的Wyvern没有搭载核的事实后,反乱军首脑部马上开始考虑是否要撤回否决条约。
但是他们也感到卡特里娜非常的『器量大』。
在暴风雨中以仅仅一机突破舰队防御阵型的操纵技术。
闯入旗舰的胆识。
缔结同盟条约的外交手腕。
以及为了对抗包围桑克王国的联合军而思考出今后战略构想以及战术计划的构想力。
这一切都是超出自己的高水平。
特别是在反乱军的下士官和士兵中间有着超高人气,卡特里娜简直就是偶像般的存在。
就连女性士兵对她都没有任何嫉妒的感情,而是作为希望和平的同志来欢迎。
自降落到地上起仅仅数日,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成了可以说是反乱军的希望象征——『AC时代的圣女』。【贞德】
在她高举的『自由旗』下,首先聚集起桑克王国的国民,还有一直以抵抗运动和反乱军敌对的邻国人民,因为赞同反乱军和卡特里娜的想法,入队希望者不断流入。
从这些事中能判断出这次的同盟是有意义的,在和联合军对抗中卡特里娜是不可或缺的。
但是根据没有『核』的现状,解放匹斯克拉福特王家的人质这件事无疑对反乱军是不利的。
包围桑克王国周边的联合军在获得这个情报后,有能力在任何时间以全队发起总攻击。

*

另一方面,地球圈统一联合军的海军舰队很是空闲。
可以说是闲的过头了。
他们也知道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的归还。
得到了未登录战斗机Wyvern——代号『萨姆』的情报,即使知道了其机体性能,也不能怎么样。
虽然承认了军事卫星被迫弃的事态,但这最终只是对于无人兵器的作战行动,并不说明对空战斗就能胜利。
既然没有『核』,那在价值上就只是『一架新型战斗机』而已。
不同于反乱军那样无法隐藏住动摇。
实际在这个部分上有着有很大的差距。
在波罗的海对桑克王国湾近海进行封锁的第三舰队,对自己航空战力的舰载战斗机有这般的自信。
那是三叶草级双体式大型战斗空母上配备的三类最新锐大型战斗机《钢舰武装》【gunship armor】。
高速战斗机型《G Force》
机动战斗机型《G Fighter》
重轰炸机型《G Bomber》
包括五机编成的三十个部队、侦察机、支援机、攻击直升机和运输直升机在内,实际上是拥有近两百机的航空战力。
相当于反乱军舰队的大概两倍。
联合海军更是在隔着卡特加特海峡的北海上配置着以三叶草级战斗空母为中枢的第四、第五舰队。
完成了简直像铁壁一样的双重海上封锁。
如果反乱军舰队想要突击到北海(外洋)进行海战的话,联合军以六倍以上的压倒性战力差和物量能确实获得胜利。

在波罗的海的第三舰队由于反乱军舰队深入到桑克王国湾内而无法自由地展开攻势。
并且另一个犹豫的理由是因为匹斯克拉福特王家被作为人质。
这一切都随着卡特里娜的回归而消失了。
已经不再需要犹豫了。
本来就准备在桑克王国上投下地域限定核弹头。
他们判断到了海面结冰融化的春天就能展开总攻击。
这些准备在稳步进行着——

*

虽说是缔结同盟,但反乱军首脑部还没有完全信赖卡特里娜。
马尔迪克斯•雷克斯大尉被上官的参谋长委派以跟随卡特里娜的辅佐官的名目进行监视工作。
他本人也主动申请了这个工作。
对他来说多亏了这个监视工作的名目可以一直待在卡特里娜的身边,真是件高兴事。
“请走这边,公主•卡特里娜”
马尔迪克斯将卡特里娜带往正在对Wyvern进行改造的整备甲板。
据说反乱军的技术者们可以提升喷口的出力并将隐匿性能提升。

在大冬天也穿着花哨的夏威夷衬衫,在大夜里也带着黑墨镜的奇怪男人担当着主引擎改造的指挥。
“S&A并用推进系统重新装载成A专用类型!没关系,已经不需要在宇宙战斗了!光这样就能提升20%的出力!副喷口也随之一并改造!”
“这样的话加速G就不是一点点了啊,迈克!”
“对于驾驶员的担心就交给『萨姆』!特化高速战能力就要给他三倍以上的机动性!没有翅膀也要让他一下子飞起来!!”
一个人钻进驾驶舱进行ECM装置改造的是那个眼神很坏、以长鼻子和发型为特征的科学家。
这个男人自称为『D•D』,也是个只用首字母命名的怪人。
他讥笑着和电脑的『萨姆』说话。
“哼,在这么狭小范围内的隐匿能力可成不了隐身衣啊……有我开发的『超级干扰器』【super jammer】在,现在就给你装上”
“酿”
“这样机体强度也会上升。高兴吧,你不再是『战斗机』而会成为『艺术品』”
就像是小孩得到了新的玩具,技术者们聚集在Wyvern身边进行改良。

“改良似乎很顺利,公主•卡特里娜”
“叫我卡特里娜就行,雷克斯大尉”
“那么也请称呼我为马尔迪克斯”
“雷克斯不行吗?”
“这可是我受不起的名字”
《雷克斯—Rex》在拉丁语中是王的意思。
“明白啦,马尔迪克斯”
如此说着,她从他军服上取下一根狗毛。
“你在哪里养着狗狗吗?”
马尔迪克斯一副尴尬的样子说到。
“在我的……房间”
“好可怜。不好好带出去散步的话”
“……半夜有带出去。替我保密,那家伙会在参谋长室做记号”
“和主人很像呢”
“我也如此认为”
“狗狗的名字是?”
“斯贝德”
“下次能让我见一下吗?”
“好……但是公主”
被卡特里娜怒视了一眼慌忙改口到。
“卡特里娜你不是猫派吗?”
“动物我都喜欢。马也好狗也好猫也好”
“这样”
“啊,但是我对老鼠很棘手…..然后虫和爬虫类也是”
“我也一样”
两人互相微笑。
“真正的萨姆现在好吗?”
“恩,非常好……现在还放在威利基侯爵那边”
降下到地上后的几天中,卡特里娜和Wyvern待在了威利基家里。
突入大气圈后,没有在宣战布告的同时进行攻击的理由,虽然其中也有AI萨姆的建议,但威利基侯爵使用紧急通信强烈建议也起了很大作用。
“真正的萨姆不粘我。果然塞布丽娜不在的话就不行”
“不必在意,过会就会熟悉的……斯贝德一开始也是这样”
卡特里娜和马尔迪克斯突然将自己说的话在嘴里重复。
“萨姆和斯贝德……”
那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名字。
两人同时叫出来。
“萨姆•斯贝德!”
“那是哈米特的『马耳他之鹰』啊【The Maltese Falcon】[1]”
“我看过Bogie[2]的电影”
“我也是”
这个巧合让两人都笑了起来。
“我们感情变好了呢”
“是啊……”

——后来,马尔迪克斯•雷克斯和卡特里娜的女儿结婚,成为了桑克王国的匹斯克拉福特王,高举着『完全和平主义』。
他就是米利亚尔特和莉莉娜的父亲。
到那一天为止经历了各种曲折。
但这还是以后的故事——

——AC-146 January 19——

在这天之前,波罗的海的联合军第三舰队再三地对反乱军舰队发出『降伏劝告』。
但总是没有回音。
这天早上——
第三舰队司令官对于总是无视劝告的反乱军感到怒了。
这个司令官名叫谢士奇• 奥涅盖尔,就是之后毁灭桑克王国的戴高 •奥涅盖尔的父亲。
“没法等到海面结冰的解冻了。一口气攻进去解决掉吧”
如此思考后,他将第三舰队全体前进到能进行牵制的位置。
如果在湾内进行海战的话,多少会出现点牺牲,但做好消耗战觉悟战斗的话一定能走向胜利。
“以两倍以上的战力不可能会输!”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传来了反乱军舰队从桑克王国湾出来的报告。
“你说他们从里面出来了!?”
奥涅盖尔司令官笑道。
“愚蠢的家伙!我们舰队守候在这里,一只猫都不能让你逃出去!”
但是,『萨姆』这一只猫却在向波罗的海出击——

*

Wyvern在进行单机飞行。
“终于到了呢,萨姆!”
“喵”
“三叶草战斗空母,tallyho[3]!”
“喵喵”
Wyvern笔直地冲向三叶草战斗空母。
“喵”
萨姆发现了从空母上起飞的高速战斗机G Force。
卡特里娜确认了在屏幕上显示的敌机数量。
“大家都匆忙来迎接了啊!能甩掉吗,萨姆?”
“喵”
“对吧,很轻松呢!”
高速战斗机G Force数十机进行了大迂回之后进入迎击态势。
以空中格斗【dog fight】的理论从后方迫近。
但是改良后Wyvern的加速度可是超特级。
刚用喷射口进行再点火,就被压倒性的速度冲击,接着急跃升(Chandelle)后回转,抓住G Force的后方,以光束攻击的连射轻松地将他们击坠。
光束开炮由萨姆担当。
“真了不起啊,萨姆……很好地偏离驾驶舱了呢”
“喵”
敌人的驾驶员都在坠落前逃生,以降落伞下落。
紧接着出击的是机动战斗机G Fighter。
这些机体从正面发射了跟踪导弹。
那真是庞大的数量。
表示接近和轨迹的报警屏幕就被光是导弹的轨迹给填满了。
萨姆催促卡特里娜注意。
“没问题!这种程度的导弹还不是使用超级干扰器的时候!”
这么说着,将操纵杆一口气落下,猛踩节流阀踏板。
Wyvern再一次急跃升,从追击而来的导弹群中垂直飞出,就这样一直上升。
简直就是要飞出大气圈的气势和速度。
“唔……!”
卡特里娜咬紧牙齿,承受着剧烈的重力。
“喵,喵?”
萨姆也在担心。虽然是AI但也有感情。
“……交给我……”
她在和无数的跟踪弹比耐力。
“要相信迈克•哈瓦德!”
她念着升级主引擎的技术者的名字
“还能冲!还能再冲!”
可以说是无谋的勇气使之进一步加速。
其实这就是对付大量跟踪导弹的方法。
和目标的距离越远,导弹间的跟踪轨道就越窄,最终碰撞、爆炸、诱爆。
在Wyvern远远的下方发生了大爆炸。
这个爆炸使残存的导弹失去目标,大部分都自爆了。
“成功了!多谢,迈克!”
即使如此还有追尾而来的几发导弹。
“萨姆,使用『D•D』的超级干扰器吧!”
“喵!”
萨姆启动了干扰电波和隐匿机能。
马上跟踪而来的导弹迷失方向后在空中爆炸了。

卡特里娜上升到极限高度后,将『D•D』给的《EMP装置A》散布在空中。
然后将主引擎关闭,几乎是以自由落体将Wyvern下降。
因为超级干扰器的效果而使得该机体不会被联合军舰队探测到。
一瞬间的寂静。
只能听见风的声音。
从正上方鸟瞰,在舰队的中心有个拥有四条跑道的双体型空母。
白色冻结的圆形波纹向四方扩散,那样子会让人联想到巨大的有四片叶子的三叶草。
“这样啊……所以就是三叶空母”
“喵”
“萨姆,你知道吗?『D•D』是『Diamond Desperado』的首字母啊!”
卡特里娜偷偷地笑着。
“马尔迪克斯的斯贝德【注:黑桃】加上三叶空母【注:草花】加上『D•D』的钻石【注:方块】哦!好遗憾!有红心的话,就能凑齐扑克一套了”【喂,隅泽!你不觉得很牵强吗?】
“喵喵”
“对哦!我成为女王的话叫我『红心女王』不是很有趣吗!”
这点后来没有实现。
因为卡特里娜被称为『闪光的女王』
而且就是这场战斗决定了这个名字。
Wyvern接近到三叶空母的舰桥正上方。
以反喷射进行姿势控制,停空在该空域。
根据萨姆的预测,联合军的下一轮攻击是重轰炸机G Bomber和攻击直升机的出击。
这无论如何都得阻止。
如果轰炸和近身战开始的话,即使Wyvern没事,联合军侧也可能会受害。
卡特里娜驱使着在双头龙前端的机械臂,在舰桥上部的雷达和通信天线上装上了《EMP装置B》。
这和超高度散布的《EMP装置A》相呼应,能在大范围(半径二公里内)产生脉冲电磁波,这就是『D•D』开发出的东西。
因为这个高性能装置的启动,联合军第三舰队陷入了大混乱。
首先是无法使用通信网,命令系统也被切断、舰队无法进行协同作战。
同时也无法出击舰载机。
在这种状态下能自由飞舞的只有搭载了拥有隔离辅助机构的『萨姆』的Wyvern。
卡特里娜一口气上升,返回了反乱军舰队。
从电磁脉冲效果圈内脱离的卡特里娜立刻打开了和反乱军舰队的通信回路。
“这里是卡特里娜!Mission complete!”
『这里是『罗宾汉』!了解!』
“很成功呢,萨姆!”
“喵!”
Wyvern回到了桑克王国湾内,与她相反,反乱军舰队驶向波罗的海开始了壮绝的舰炮射击。

在波罗的海的联合军第三舰队在一瞬间就被击败了——

——AC-146 February——

来到波罗的海的反乱军舰队由于从联合军第三舰队接收了三叶战斗空母和数艘战舰而战力倍增。
照这个势头下去,越过卡特加特海峡,进击到外洋的北海,和联合海军的第四、第五舰队进行决战也是能办到的。

决定完出击是几天后的深夜——
卡特里娜和马尔迪克斯在带着斯贝德进行散步。
因为要到参谋长的房间前做标记,所以在甲板上慢慢地走着。
夜晚的海风冰冷刺骨,还飘着雪花。
马尔迪克斯放开了斯贝德,随它到处跑动。
甲板上的Wyvern在斯贝德走近后,突然打开了前灯。
并且打开了副喷射器,用排气声『噗咻』来进行威吓。
斯贝德夹着尾巴逃走了。
两人看着这情景开怀地笑了。
不曾败给G Force和G Fighter的地上最强战斗机Wyvern,竟然会害怕一只小狗真是奇怪了。
当斯贝德再次靠近时,这次萨姆使出了机械臂,想要给它来一记猫猫拳。
这下卡特里娜也要教训他了。
“不行哦,萨姆!不能乱来!”
Wyvern不得已只能收起机械臂。
马尔迪克斯笑着说道。
“你真是神奇的人啊”
“是吗?”
卡特里娜把小脑袋歪过来。
似乎还没有自觉。
“几天后就要决战了,你还是一副老样子”
他以前就想着一件事情。
难得有机会就要问一下。
“你知道东洋的岛国上有一种叫『将棋』的桌游吗?”
“恩,不知道”
“棋子的移动和我们常玩的『国际象棋』一样,但是规则却非常复杂,参谋的朋友觉得『将棋无法建立起实战用的战略』而评价不高”
“有这么复杂吗?”
“将对手的棋子夺走,当成自己的棋子使用。而且像步兵一样的士兵冲入敌阵后移动范围就上了一个台阶”
“确实很难的样子”
马尔迪克斯继续说到。
“更作为特征的是和车与象同等动作的『飞车』和『角』的棋子进入敌阵后,就变成了被称为『龙』的和后一样进行万能行动的棋子”
“这样……”
卡特里娜也许感到一些无聊。【吐槽:喂!隅泽!我也感到很无聊。我只会玩hasami shogi啊】
即使如此马尔蒂克斯也还是想说到最后。
“你不觉得很熟悉吗。这个将棋好像就像你一样”
乘着双头飞龙的公主,进入反乱军舰队的旗舰,成为了女王并将反乱军变成自己的棋子,对联合军进行反击。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
她浅浅地微笑了一下。
“一定是在表扬我吧”
“我可是说真的”
马尔迪克斯发自内心的说道。
卡特里娜也许可以击败地球圈统一联合军。
也许能获得永久的自由与和平。
“公主•卡特里娜……请为了永远的理想前进”
他虽然这样想,但却没有化作言语。
他觉得还在被那青色的眼睛所注视。
“没法胜过那眼睛啊……”他心中默念道。

*

同时刻,联合军首脑部全员都在绞尽脑汁。
虽然战斗机『萨姆』的存在很让人头疼,但问题在于完全封锁舰队作战行动的《EMP装置》。
调查了散布在空中之后定时爆炸的残骸,结果是无法作出同样的东西。
这个装置要是下次海战再次使用的话,必定会使大舰队被各个击破。
唯一能阻止的方法是在装置被设置前将卡特里娜和萨姆击坠。
但是她们的机动力和隐匿机能比联合军的任何一个机体都要优秀,之前的海战上完全无法出手已经证明了这点。
联合军的第四、第五舰队的惨败是确实的。
“不,有一个方法”
有人对懊恼的首脑部提出建议。
这就是第三舰队的奥涅盖尔司令。
从那次海战开始,惨败而逃的这个男人,被阶级降格并解除了舰队司令官的职务。
“关键是除掉那个小姑娘和『萨姆』”
他似乎对于匹斯克拉福特王家和桑克王国带有个人的憎恶。
“有这种办法吗?”
“可以拜托罗姆菲勒财团。虽然和反乱军是同盟关系,但匹斯克拉福特王家应该还是财团的一员”
奥涅盖尔准备以狡猾的外交手段进行对抗。

*

翌日,联合军的邀请传达到了罗姆菲勒财团处。
桑肯特•克修雷纳达担任着目前的财团代表。
“明白了,我会在明天下午卢森堡举行的财团会议上将匹斯克拉福特公主召集过来。”
通信屏幕上显示着联合军首脑部军人的脸。
“拜托了”
桑肯特深深地点头说道。
“不必担心,那个军事卫星是叫几米那什么的吗?”
“『Gemina MW』”
“因为还留有赔偿问题。她们没法拒绝参加吧”
“已经确定来了吗?”
“我赌上克修雷纳达家的名誉”
“太感谢了……然后是那架战斗机”
“是『萨姆』吧”
“您知道了啊。那么就好说了。当然,希望也能控制住这个『萨姆』”
“桑克王国到这里也很远……她们一定会搭乘这个吧。全部交给我好了”
“非常感谢”
军人敬礼后切断了通信。
桑肯特露出微笑,就这样坐进了椅子里。
“你想如何,桑肯特君”
从办公桌对面向他说话的是,名为埃里克•谢尔高德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虽然不是贵族出身,但是因为继承了莫大的遗产而在罗姆菲勒财团处于重要的地位。
他和四十岁的桑肯特是密友。
两人而且都是单身,有种奇妙的感觉。【基友!】
“地球圈统一联合军也变得太大了……趁这次机会削弱一下势力也不坏”
“我虽然也是同感,但是也无法无视联合的委托啊……在财团会议上会有好几个将军出现吧”
“不、我准备满足他们的要求”
“怎么做?”
“埃里克君……你确实和威利基侯爵关系很好吧”
“是啊……从父亲那一代就开始交往了”
“希望你能和留在那里的叫希罗•尤尔的青年取得联系”

*

集结在北海的联合海军第四、第五舰队,万无一失地进行着准备。
有考虑到卡特里娜和萨姆的袭击变早的可能性。
紧张地迎来了黑夜。
反乱军舰队在夹着卡特加特海峡的波罗的海上进行展开。
两个舰队都是临战态势。
但是,在紧迫程度上是联合军方远远超过对手。
敌人不限于从眼前来。
是从背后。
还是从高高度。
或者是水中。
司令官听取了桑肯特•克修雷纳达的报告。
“请安心。对方说会『排除万难来参加』”
卡特里娜要安装《EPM装置》,还要赶上财团会议的话,那就只有今夜。
——天亮的话。
只要天亮的话,联合军舰队司令官想到。
一到早晨,卡特里娜和萨姆就必须去卢森堡。
只要熬过这个晚上,那个战斗机就会被罗姆菲勒财团扣下。
联合海军的第四、第五舰队从士官到水兵,无论是谁都无法入眠。
拼命度过这极寒的辛苦漫长的夜晚——

到了早晨,太阳从水平线上升了起来。
联合军方不由自主的响起了欢声。
看来攻击开始被延后了。
朝日继续上升,水兵们充满着欢喜。
自己仍然无事,简直就像奇迹般的高兴。
度过了忧郁的上午,清爽的下午就会到来。
在士官室中,司令官们吃着迟早饭兼午饭。
“还有一小时,罗姆菲勒财团的会议就要开始……我们好不容易留下来,似乎是得救了”
午餐的器具摆在桌上。
就在此时——
当班的通信员冲进士官室。
“司令官,不好了!”
“怎么了?”
“发生了强烈的ECM!通信也处于干扰状态!!”
“你说什么!?”
毋庸置疑《EPM装置》被安装好了。
“怎么会这样!?”

*

在卢森堡的罗姆菲勒财团会议场。桑克特、埃里克以及联合军的将军们等待着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的登场。
但是——
即使到了开始时间,她都没有出现。
“看来我们被甩了啊”
埃里克小说地对着身边的桑肯特耳语到。
“不,对于约会时间,男人要稍微等一会才好”
如此回答后,桑肯特登上讲坛,“已经到了开始时间,请各位就坐。”
嘈杂的会场回归寂静。
“克修雷纳达公爵!”
随着一声大吼站起来的是联合军的老将军。
“今天,桑克王国的卡特里娜公主应该出现在这里!我要求说明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现!”
“久等了……”
会议场进口处的大重门慢慢地打开。
在那里站着一位拥有漂亮的长金发和清澈的青色瞳孔的少女。

“我是桑克王国的匹斯克拉福特”
少女背后站着一位高个子的黑发青年。
“欢迎,公主……这里请”
桑肯特招呼他们进来。
埃里克偷偷笑了。
华丽的公主和周围点点头,慢慢走上了红色的地毯。
联合军的将军们对眼前通过的她感到惊讶。
“那是真的吗!?”
“脸也好背影也好,和我们获得的资料一致……我估计就是本人”
“她确实有个双胞胎姐姐啊”
“不,姐姐在去年秋天的事故中死了。”
“那么几分钟前第五舰队的报告怎么办?他们确凿无疑的说着『被卡特里娜和萨姆攻击了』!”
老将军并不知道。
站在这里的桑克王国公主是塞布丽娜•卡特里娜。
会场内骚然起来。
特别是响着联合军将军们的声音。
“有什么问题吗,将军?”
桑肯特淡淡地问到。
“是……是啊,那个,桑克王国的公主,啊,真是匹斯克拉福特家的”
止住老将军这种忐忑的疑问,桑克特说道。
“我回答您的问题。但是也许我说的话不够可信。可以允许本人发言吗?”
“希望如此”
“一言以蔽之,她非常聪明,现在为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而倾倒,有着『虚伪是罪』的认识。所以说是绝对不会撒谎的”
“那就更好了”
“那么,公主……能请回答吗?”
“是……”
塞布丽娜登上讲坛,看着身边贵族和将军们的脸。
心静下来。
“我是匹斯克拉福特家的女儿”
“那么说说看吧!桑克王国和反乱军结成同盟是绝对不可能的!你们不是赞同地球圈统一联合吗!?”
“地球圈统一联合军曾要向我们桑克王国实施核攻击”
“没有这种事!”
“对于赞同的国家不进行救援而要将其化作废墟,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行为。所以桑克王国退出地球圈统一联合,和称为反乱军的各位结成同盟。结果在事后才告诉各位。非常抱歉。”
“我……卫星”
老将军急忙把『我军的卫星』几个字吞了下去。
“保护大家的地球免受陨石和宇宙垃圾危害的人工卫星,因为某人而被废弃了。那是你的所为吗?”
“我没做过这种事”
“那么是『萨姆』自己干的吗?”
“不,『萨姆』也不会做这种事”
此时,埃里克插了进来。
“我们罗姆菲勒财团对于攻击卫星飞到废弃轨道,认为是出于事故。虽然是很高的费用,但负担应由各国承担”
“不,不能这样!既然是桑克王国保护自己国家的行为,那赔偿金就应该由匹斯克拉福特来支付!”
“你承认了吗,将军?对我国实施核攻击的事情”
“呜!”
老将军冒失的一句话把自己给掐住了。
即便这样也不能在这里退下。
“不不!刚才公主也承认了!『萨姆』的存在!为什么没有带到这里?”
“不,我有带进来”
“带,进来……!?”
“希罗老师,拜托了”
站在门口的青年是希罗•尤尔。
在他怀中抱着的是挪威森林猫『萨姆』。
“我介绍一下。我的『萨姆』”
希罗藐视着大骚动的将军们走上讲坛。
『萨姆』“喵”地叫了一下。
他把『萨姆』递给塞布丽娜,弯下腰朝向麦克风。
“不好意思……能让我讲几句吗?”
因为愤怒而兴奋的老将军们口中尽是“别吹牛!”“你在玩弄我们吗!?”“骗人也要有个限度!”
希罗用低声说道。
“闭嘴,老头”
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用更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后补充了一句。
“而你们,全都错了!”

*

这天的日落——
位于北海的联合军第四、第五舰队和反乱军舰队的大海战,由于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和Wyvern的活跃而以极大差距结束了。
当然是反乱军的胜利。
地球圈统一联合军自AC133年创设以来一直引以为豪的不败纪录,在这时,第一次败北了——

MC-0022 NEXT WINTER

是在靠近到离艾律西昂岛还有几十分钟距离的时候。
娜伊娜回头说了句。
“好像不管怎样都没法甩掉跟踪”
我将高速大型运输机切换成自动操纵。
“追过来的多半是那个孩子吧”
“那个孩子,是说迪奥•麦克斯韦尔吗?”
卡特琳如此小声说到。
我对于两个人直觉之好而感到佩服。
在索敌雷达和监视卫星的显示器上还没有反应。
但是,娜伊娜通过通信机将艾律西昂岛的直属部队,火星联邦军第909特殊独立战队——俗称『冷酷的妖精们』叫出,让她们紧急出击。
母亲以紧张的脸问道。
“你要出击吗?”
“不用担心没问题的,母亲……因为就像去野餐一样”
她轻松地将午餐盒拿了出来。
“迪奥那份的三明治,事先准备好真是太好了……”
我看着显示器上的天气图说到。
“沙尘暴要接近了”
“那是迪奥的魔法师哦”
娜伊娜用锐利的眼神说着。
“《红心女王》出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