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寂寥的狂诗曲 序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 - Frozen Teardrop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小说由隅泽克之执笔,将给我们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新机动战记!

——寂寥的狂诗曲 序——

由宇宙世纪的風翻译,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Peacecraft File 4

『所谓战争,是一种依靠军事力量主张正义的令人悲痛的非常手段』

『所谓和平,是指终结所有敌意的状态』

『永远的和平,并不是空虚的理念,而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使命』

摘自 伊曼努尔•康德
『永久和平论』

『很久以前,有一对双胞胎姐妹,一个叫辛德瑞拉【Cinderella】,一个叫桑德琳【Cendrillon】。
无论哪个名字都是《灰姑娘》的意思。
有一天,她们听说国王的城堡里要举行舞会,两个人都准备去参加。
但遗憾的是,两个姐妹既没有钱也没有打扮的衣服。
这时,好心的魔法师出现,给她们准备了南瓜马车和漂亮的裙子以及美丽的玻璃鞋。
但,只有一人份。
姐妹两人说好,桑德琳去舞会,而辛德瑞拉则留在家里给继母们干家务。
桑德琳在舞会上和王子一起度过了梦幻般的时间,在午夜的十二点,魔法效果消失前,她匆忙地回去了。
一个玻璃鞋留在了城堡的楼梯上。
王子以这个玻璃鞋为线索,到处寻找着他倾心的桑德琳,然后终于来到了她们的住所附近。
这天,桑德琳为了回报留在屋子里的辛德瑞拉而拼命干活,她去了远处的水井去打水。
王子见到了在屋子里面的辛德瑞拉,让她试穿了玻璃鞋。
因为是双胞胎所以脚的尺寸也一模一样。
王子决定和辛德瑞拉结婚。
桑德琳打水回来时,留在屋子里的辛德瑞拉早已不见了踪影——』

摘自某个王家所流传的故事
『辛德瑞拉和桑德琳』

——AC-146 APRIL——

政治停滞是诞生『积极的实力组织』的温床。
政治家的怠慢,民众的无力会使武装兵力的所有者产生“我们必须振作”这种能动心理。
实际上将地球圈引向统一的是各国的军事组织。
在多极化的国际社会中,与其使国家间的争端逐渐变得疲敝,以强大的军事力将各地的纷争一口气解决会更有效率。
其结果就是诞生出地球圈统一联合军这个怪物。
并且,这积极的破坏者为了使自己的组织得以存续,捏造假想敌便成了家常便饭。

在卢森堡罗姆菲勒财团中出现的希罗•尤尔这个学生以一句『闭嘴,老头——』开始的反战演说使得地球圈统一联合军的立场大幅倾斜。
他的演说辛辣并且真实。
时而激昂、时而柔和,以热烈的节奏娓娓道来。
其主旨是,批判被选中者们那强加于人的极端功利主义的政治体制,使得富裕层和贫困层的差距扩大,剥夺民众的活力,创造肯定战争拒绝和平的社会这个过程。
他漂亮地说中了本质。
这是个条理清晰的辩论展开。
但是他并不只停留于批判,还提出了改革的方案,方案准确地使得在场的权力者们都为之色变。
地球圈统一联合军老将军们的反驳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之后被称为殖民卫星传说中的指导者希罗•尤尔旗帜鲜明的政治处女秀。
这同时又是地球圈全体向寂寥黑暗前进的起程。
雄辩的正论会招致阴湿的反感。
闪耀的青春成为了老人的嫉妒对象。
毫无私欲的改革者会被既得权益者憎恶。
演说结束后,希罗和塞布丽娜就暂时藏身在了桑肯特•克修雷纳达的宅邸中。
因为有联合政府特务机关出动的风声。
他们的行动目的就是『暗杀』。
也许在名为历史的舞台上不需要希罗•尤尔这个『希望之光』【spot light】

联合军的统括参谋本部仍然认为在波罗的海和北海上两次海战失败是不可能的。
几乎一瞬间就失去了保持着反**舰队六倍以上战力的第三、第四、第五联合舰队。
而且在这仅仅一、两个月中北部大西洋的制空及制海权完全落入反**之手。
内陆部的物资运输虽然还健在,但因为要维持桑克王国包围网而常常补给不足。
联合陆军没有办法只能决定撤退,作为其大前提,不得不和反**开始停战交涉。
反**方接受了这个提案。
但是增加了指定会谈场所于桑克王国、并在地球圈全域播放等条件。
虽说任何一点都毫无先例,但是联合军答复说能服从这些要求。
『联合军也是相当胆怯了』,反乱**的任何人都如此想到。
但这只是老辣的策略。
之后,停战交涉在桑克王国城堡的大厅里举行。

*

桑克王国还春色尚浅。
山间的幽深森林还是一片寒冷的白色,城下的中心市街里可以零星看见残雪。
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从浮在桑克王国湾的反**旗舰『罗宾汉』的甲板上,远眺着这幅光景。
“雪还没有化……这样正好”
她迎着冰冷的海风低语到。
雪吸收了多余的声音返回的只是寂静。
这白色将充满虚伪的自己内心给掩埋着。
“我是个只会骗人的差生……是这样吧,希罗老师?”
她如此想到。
卡特里娜降落到地球后没和希罗再会过。
如果相见的话,那必须完成一个约定。
“我很痛苦。请帮助我”
曾经卡特里娜这样说过。
不久后,希罗就问过她这件事。
那是在前往地球的Wyvern驾驶舱里进行通信的时候。
“你在为什么而痛苦,希望能告诉我”
卡特里娜没有告诉他。
“保密哦。但是如果这个任务完成的话我就告诉你”
那句话只是救场的。
不可能说出事实。
“我喜欢希罗老师”
恐怕,不,没错,她注意到塞布丽娜也喜欢希罗。
自那以后已经过了近半年的时间。
没法向现在的希罗顺利地撒谎。
因为现在只能说出像走在融雪道上那种黏糊糊感觉的话吧。
“和老师更适合的是塞布丽娜……”

伊曼努尔•康德的哲学里有叫『定言令式』 的思考。
这并不是俗称『虚伪是罪』那种宗教的语感。
这是道德最高原理推导出的普遍法则定式。
塞布丽娜一直实践着在威利基侯爵邸的希罗处学到的这些东西。
卡特里娜是先知道这个思考方法的。
在殖民卫星的多利安邸的时候,还是家庭教师的希罗教过她。
但是,卡特里娜没能完全理解。
即使同样是学生,不得不承认塞布丽娜是优等生。
其实她还有对希罗的感情。
那是可耻和应该反省的感情。
卡特里娜必须抛弃这种不成熟。
为了确定作为战士而活下去的觉悟。
也为了不幸的姐姐塞布丽娜的幸福。
两个月前,她知道了两个人跟着她降落到了地球。
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去见她们。
因为感到决心迟钝。
“我什么也不要。我有和希罗老师一起的回忆”

她听到背后叫卡特里娜的声音。
回过头一看,是塞布丽娜。
在和联合军的停战交涉之前,为了和反**进行最终商讨而来到这艘『罗宾汉』上。
作为塞布丽娜的辅佐,罗姆菲勒财团的桑肯特•克修雷纳达和埃里克•谢尔高德也跟着她。
卡特里娜因为没看见希罗而安心了。
安心的同时又问了他的所在。
“希罗老师呢?”
“让他帮我照顾萨姆呢”
有一瞬间,卡特里娜朝甲板上的Wyvern的『萨姆』看去。
然后马上注意到是在讲猫的『萨姆』。
犯这种错误的自己真是好奇怪。
“萨姆粘老师吗?”
“他到处都是抓伤呢”
两人都笑了。
对于任性的萨姆毫无招架之力,然后说着一堆难以理解的话进行奋斗的希罗浮现在眼前。
早春的阳光还不能让人感到暖意。
但这两人间却有着仅有的一丝温暖。

她们一同对事先从联合军方提供的调停条约文件进行商讨。
确认可以妥协的点、要强硬推进的点,将能想到的所有会谈内容从各个角度进行模拟,仔细确认。
如果有要求引渡Wyvern 的『萨姆』的话就彻底拒绝,但是没有这一条。
一定是觉得会再次把猫萨姆带过去而觉得没办法。
在这个阶段没有大问题。
结束后,桑肯特•克修雷纳达有一个提案。
“我觉得今后你们最好不要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怎么了?”
卡特里娜直白地问道。
桑肯特带有歉意地进行了说明。
塞布丽娜•匹斯克拉福特这个人已经在去年的秋天因为地球使节团穿梭机的爆炸事故而死亡。
之后在卢森堡的财团会议场出现的是塞布丽娜而不是卡特里娜这个事实隐藏起来会是上策。
马上同意的就是卡特里娜。
因为她本来就觉得该继承匹斯克拉福特家的是塞布丽娜。
这样就不会见到希罗了吧。
要有问题的话,那就是亲爱的姐姐用上了自己的名字。
“真的抱歉,塞布丽娜”
“没有,卡特里娜…..我才是要和你道歉”
“……诶?”
“我什么也没做……尽让你有恐怖的回忆”
“不要在意这点。我性格适合这么做”

将塞布丽娜她们送出去后,马尔迪克斯•雷克斯大尉充满担心的说道。
“虽然我有听说过双胞胎的事情”
一直目送着她们的卡特里娜没有朝向声音的主人。
“但和你给人的印象不同呢”
在这个时期,马尔迪克斯似乎对她有着某种好感。
他和同伴们说过,偶尔见到公主的灿烂笑脸非常地美。
“感觉像是胜利女神的微笑啊。能带给苦战的士兵们以希望。作为部下,作为亲近的战友,没有比这更强大的心灵支柱了”
确实塞布丽娜和卡特里娜所背负的命运之锤的重量是不同的。
即使是同样的笑脸,塞布丽娜的眼睛里也隐含着忧郁和悲伤。
“那么——”
卡特里娜用明朗的笑脸说道。
“就必须起一个新的名字了!”

Pages: 1 2 3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