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胸臆的间奏曲 后篇1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 - Frozen Teardrop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小说由隅泽克之执笔,将给我们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新机动战记!

——胸臆的间奏曲 后篇1——

由宇宙世纪的風翻译,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眼泪从莉莉娜的眼中落了下来。
——因为她没有忘记。
没有忘记希罗说过的『不会再杀任何人』这句话——
当然她能想到后面那一句『不用再杀人』的深意。
这句话的前提是『为了和平』
在被拥有核弹的恐怖分子威胁和平的现在,为了阻止他们而进行的『杀人』则被正当化了。
但,这不是说说漂亮话就完了。
虽然是为了守护多数人的生命,但杀人就是杀人。
无论对方是怎样的杀戮者。
希罗就是接受了这种觉悟的人。
但即便如此,莉莉娜一想到希罗个人所背负的『无尽的罪恶意识』,果然还是希望让他放弃『杀人行为』
希罗无言地把手搭在莉莉娜的肩上让她离开这里,然后将设定成半自动的机关枪对准迪斯努夫。
迪斯努夫左手举起核弹的启动开关,右手的手枪瞄准希罗。
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放着已经坏掉的内藏有AI『萨姆』的笔记本型计算机。
马丽奈将还在昏迷的帕冈大管家的头放在她的膝部,擦去他嘴角上的血迹。
迪斯努夫以无畏的视线盯着希罗的脸说到。
“我想起来了希罗•尤尔……我见过你”

桑克王国湾
海上——08:20PM——

水面上笼罩着夜雾。
虽说已是四月但水温仍然很低。
莎莉从降落伞降落,到游泳回到豪华客船的预防者作战司令室可是花费了相当多的体力。
“我可没想到桑克王国湾有这么冷”
当然,她穿了耐寒的潜水服,但即使这样也都快冻到了骨子里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迟钝了啊”
莎莉意识到了自己的年龄。
她颤抖着进入船舱喝光了锅里还留有余热的黑咖啡。
味道相当淡。
虽然是出击前自己亲手做的,但莎莉在这方面还是不擅长。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唠叨到。
“是不是可以考虑退休了啊……”
回想起来她已经战斗三年多了。
从联合军少佐到抵抗组织,再一路战斗到现在灭火的预防者,所做的事情却从来没变过。
以前五飞说过这样一句话。
“还要战斗吗?明明很弱”
“我要变得坚强”
说到底只是『要』而已。
那时候的自己,也许只想对还在迷茫中的五飞给予最大的鼓励而已。
她也意识到了矛盾。
以从前做过军医的立场更是会如此觉得。
在战场上,尽管作为唯一拯救生命的立场,进行夺取生命的行为的次数也不少。
为了守护病人和伤者,杀死前来袭击的敌方士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当然,这可以判断是为了救助弱者。
但是,并不是神的自己可以区分出『拯救的生命』和『夺走的生命』吗。
对于同样高贵的生命,她无法以自己的价值基准来决定其优劣。
由这种二律背反所带来的精神负担,以超出必要的程度在折磨着她。
时机到来的话,也许可以将这次事件作为最后一次战场,以后从现场离开。
虽说是被称为在预防者中拥有最强精神力的莎莉,最近也并不是不会这样怯弱地想事情。
“不,现在不是迷茫的时候”
她打开电脑,开始了对三次上空接近时所获得的桑克王国内部情报进行分析。
核弹位置用放射能扫描就马上找到了。
是在西侧尖塔的最上层。
这颗核弹的爆炸会将北欧的『春天』一瞬间变成『夏天』,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止它。
她同时调查着周围的状况。
搜索中,确认到有一架所属不明的大型运输机在桑克王国湾的外海——波罗的海上空飞行。
“这架机体,难道是……”
莎莉意识到有种不好的预感在自己心中像云烟一般扩散。
此时吹拂着宁静的海风。
水面的雾气也毫无声息的移动着——

桑克王国城堡
地下庇护所——08:22PM——

希罗对迪斯奴夫这意外的一句话并没有动摇。
迪斯奴夫看着希罗的态度也毫不介意地继续说到。
“那是十年前,AC187年夏天的时候”
希罗那时正在潜入L-1殖民卫星群的医疗设施中。
“你那时和那个叫阿迪恩•罗的男人在一起。当然,那时我不是这张脸,所以你应该不记得我”
整容成米利亚尔特的迪斯奴夫自嘲道。
但,那青色的眼神中充满了悲伤。
“我深爱的阿斯特里亚死在了那个医院。那个时候,我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喜悦和悲伤,连人的感情也……”
“…………”
“我发誓了复仇。对桑克王国无能的医生和殖民卫星的恐怖分子,以及克修雷纳达家的人”
“…………”
“这个世界和那时相比毫无变化。这世间所有都是错误的。充满着腐败、伪装、污浊和怠慢,蔓延着充满嫉妒这种下等人类的下劣思想,横行着不考虑他人的自私行径。我对这个地球圈绝望了。简直是个不值得相信,毫无生存价值的最糟的世界”
“然后……”
希罗打破了沉默。
“想说的话就这些?”
在说完前他就用机关枪开始了射击。
没有丝毫犹豫。
其中一颗子弹将拿着启动开关的整个手给打穿了。
“我可没无聊到听你说废话”
然后另一颗子弹打在了迪斯奴夫的大腿上。
“唔!”
这样他应该是不可能逃走了。
迪斯奴夫弯着膝盖,蹲在那里。
在他眼前的地板上散落着已经坏掉的启动开关。
希罗将枪口抵住迪斯奴夫的后脑勺冷静透彻地说到。
“结束了……迪斯奴夫”
迪斯奴夫慢慢地抬起头。

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男人的表情上没有显露出痛苦。
“哼,说什么结束啊……我可以把你身上所有的希望都夺走”
“希望?我没有这种东西”
“你和我是同类人——”
从迪斯奴夫左手背的枪伤处能看见银色的精密机械。
这男人的手指被改造成了强化键盘操作的高速多关节机械臂。
为了启动『P•P•P』而将自己整容,为了提高作业效率而将自己的手机械化的男人,和一直接受特殊训练使自己成为究极兵器的希罗,可以说是有着相同的境遇。
“——你得到的这种脆弱的玻璃制品。我能把它像我那样轻松地破坏给你看”
迪斯奴夫露出无畏的笑容。
就在此时。
突然庇护所的门打开了。
结束灭火活动的两个恐怖分子注意到内部的异变,而从外部进行操作手动打开了大门。
希罗瞬间的判断是,离开迪斯奴夫,于是对站在马丽奈前面的莉莉娜说到。
“莉莉娜,躲到角落去!”
并朝门用机关枪进行连射。
这终究只是威吓而已。
恐怖分子在刚打开的门缝中朝里面窥视进行回击。
希罗以保护马丽奈和帕冈的站位用机关枪进行扫射。
没有这两人的话,他肯定会去保护莉莉娜。
现在莉莉娜躲在离希罗最远的庇护所控制台下面。
那个位置即使是激烈的枪战也不会有危险。
枪击在一瞬间停止了。
恐怖分子们扔来了手榴弹。
希罗跑向落下后弹起的手榴弹,将其朝出口踢过去。
在庇护所外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弥漫着的爆烟涌入希罗所待的地方。
希罗虽然想要在视野边缘捕捉迪斯奴夫的动作,但却没能做到。
有种不好的预感。
“莉莉娜!”
希罗回头叫道。
此时,他目击到了有什么东西划着抛物线向莉莉娜藏身的控制台处扔了过去。
一开始以为是闪着银色光点的雪貂一样的小动物在跳动。
但这毫无疑问是迪斯奴夫的机械左腕。
(是可拆卸式吗……)
想到这里他朝莉莉娜叫道“快逃!”,但却没能来得及。
左腕在落到地板上的同时发出了闪光。
在下一个瞬间,和轰的爆炸声同时,无数细小的金属片朝周围飞散。
那个手腕里内藏着小型炸弹。
希罗赶紧跑向那个地方。
他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莉莉娜全身各处被针一样细小的碎片扎入。
希罗失声了。
他从未见过莉莉娜受到重伤的样子。
“……希罗,对不起……”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希罗数着单手都数不过来的失误,从心底里发出歉意。
“对不起,莉莉娜”
但此时的莉莉娜却报以微笑。
“……我,很高兴……这样,我也能像你一样”
说到这里时她闭上眼睛失去了意识。
白色的裙子逐渐被染成鲜血的褐色。
恐怖分子们的机关枪开火了。
但这不是瞄准后的攻击。
恐怕只是为了确保迪斯奴夫逃走路线而进行的援护射击。
之后又回到了寂静。
让他们逃走了。
从速度来看,迪斯奴夫的那只脚也肯定被机械化了。
希罗在心里咂舌到。
完全的判断失误。
希罗确认着莉莉娜颈部的脉动和瞳孔,做了尽他所能的紧急处理,打开了通信机的开关。
联络的同时,他在后悔着其他事情。
(我的医疗知识太少了……)
即使利用自己所拥有的『杀人』技术,也没多少能用在『救人命』上。
迪奥、卡特尔、五飞、特洛华都没有应答。
看来都在进行作战。
希罗露出明显的动摇。
他诅咒着自己的无能。
心中只有无法消解的情绪。
马丽奈•多利安对希罗说。
她表现得很坚强。
“请让我来吧……我多少有些医疗经验”
希罗把位置让了出来。
这时正好通信机有了回答。
那是豪华客船上预防者司令室的莎莉•波。
她正在为解救人质而朝这里移动。
『发生了什么事?』
“紧急事态……莉莉娜中弹了”
『了解!我马上过来会合!』
“拜托了……我去追恐怖分子的主谋”
希罗对身边进行急救处理的马丽奈说到。
“马上会有我们的医师过来”
“致命伤有好几处……做了适当的急救处理。接下来只要使用这座城里的医务室就能得救了”
“是吗……”
他把莉莉娜交给马丽奈,准备马上开始追踪迪斯奴夫。
突然看了一眼桌子,旧式的笔记本型计算机还在那里。
对迪斯奴夫来说,『P•P•P』的启动程序已经被破坏再加上他失去了可以操作的左手,这个计算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希罗也只是一瞥后,奔跑着离开了。
(无法原谅那家伙——)
迪斯奴夫正如他所说,轻而易举地破坏了希罗最重要的东西。
(——无法原谅)
希罗带着沸腾的情绪,一个劲地跑着。

波罗的海•上空
大型运输机——08:41PM——

收到迪斯奴夫紧急联络的诺因海姆社驾驶员,正在紧急前往桑克王国。
按照设想,这架飞机预定是在交涉成功后带着恐怖分子逃亡。
格纳库中搭载着火星圈『武尔坎努斯』上制造的机动木偶——比尔格III。
那是迪斯奴夫的专用机,他将其用爱称《阿斯特里亚》称呼。
周围人对用其出典的女神名字来称呼处女座【Virgo】的机体,并没有违和感。
虽然这架机体上搭载了自动模式的机动木偶系统,但也设置了驾驶员能进入的驾驶舱。可以手动控制。
并且,预定迪斯奴夫搭乘的《阿斯特里亚》的驾驶舱内,准备着他附件式的假手、假腿以及其他备件。

桑克王国城堡
西侧尖塔——08:48PM——

迪奥眼前是直径一米高三米的圆筒形核弹。
从内视镜来看,定时装置正在运作。
剩余时间——『03:12:00』的电子计数正在倒计时。
恐怕是迪斯奴夫所持的启动开关被破坏时,触发器回路发生了动作,转移到了定时计时器上。
“而且还仔细地装上了振动传感器”
随便搬出来爆炸那就麻烦了。
这种装置迪奥只见过一次。
曾经OZ在中东也使用过相同的装置。

几分钟前,迪奥和五飞一起把看守人质的八个恐怖分子骗去把装金块的箱子搬进庇护所。
“要是使用了核弹,即使是金块也会被污染!趁现在搬出去!”
煽动成功了。
然后他们抓了一个前往地下的恐怖分子,问出了『核弹』的所在。
和莎莉报告中的位置一致。
迪奥把救出人质交给五飞他们,自己单独前往处理炸弹。
在这个团队中,最擅长处理安保系统的就是迪奥了。

但即使是迪奥,要解除这个定时装置也是困难重重。
配线全部集中在圆筒形炸弹的下部,如果要以机械方式切断配线来停止装置的话,必须钻进去。
但为此暴露在致死量放射线下的危险性很高,而且有可能稍一振动就发生爆炸。
虽然穿着宇航服的话,可以进行某种程度的作业,但即便如此也会产生微小的震动。
失败的概率太高。
能想到的方法只有从外部接入定时装置,入侵内部计算机来阻止爆炸这一个方法。
迪奥竦着肩“哎呀哎呀”地叫道。
“还有三小时吗……我又抽了下下签啊”

桑克王国城堡•三楼
人质监禁室——09:05PM——

多洛西在看守的恐怖分子去地下庇护所避难的同时开始了行动。
等卡特尔和特洛华赶到时,上锁的大门已经逐一打开,里面的人质也已经解放了。
剩下就是全员登上豪华客船,尽快离开这座城。
雷蒂•安和五飞已经开始了将恐怖分子全员封锁在地下庇护所的行动。
卡特尔对许久未见的多洛西说到。
“呀,不愧是多洛西……动作好快”
“是你们太慢了啊”
卡特尔对多洛西一如既往的毒舌束手无策。
“如果是我指挥的话,在事件当天就能解决了”
“也许吧”
“是你太温柔了”
想要转换话题。
卡特尔摸着侧腹苦笑道。
“你一年多前也说过同样的话……那时的伤口,现在一到雨天就痛”
曾经在战舰利布拉上多洛西用击剑刺穿了卡特尔的侧腹。
“正因为是你,反正肯定会进行『人命优先』的作战。但这是最最错误的”
“是这样吗?”
“在人命优先下最容易暴露在危险中的是执行作战的人员。其次是作为人质的我们……最安全的反而是恐怖分子。不是把人命的优先顺序完全搞反了嘛”
“不,生命是无法排序的”
“所以说,你这份温柔很危险。你要我说几遍才好”
“已经够了吧”
插话进来的是特洛华。
“刚才,雷蒂•安发来联络。看来发生了三桩紧迫的事态…..”
“三桩?”
卡特尔问道。
特洛华扳着手指说到。
“一个是,莉莉娜•多利安正处于病危状态”
“莉莉娜大人!?”
“一个是迪奥•麦克斯韦尔负责的核弹定时装置似乎不太好解除”
“还有一件事呢?”
“追踪迪斯奴夫•诺因海姆的希罗•尤尔把目标给跟丢了……雷蒂•安说把判断交给你”
特洛华事不关己地把事态说完了。
卡特尔小声说着“全部都是我的错”,然后开始咬着大拇指的指头开始读取下一步『宇宙的心』。
“多洛西,你说得很对。我要是不给出『人命优先』方针的话,希罗应该已经把迪斯奴夫给杀了……因为我的错而使最重要的人受伤了”
对如此悔悟的卡特尔,多洛西开始穷追猛打。
“是啊……你罪孽太深重了。你一生都得背着这个十字架”
从她嘴里说出的话虽然时而严厉辛辣,但声音中却带着温柔和安慰。
“恩,我会的”
卡特尔虽然表面保持着平静,但他内心却被挥之不去的赎罪意识所责备。
在那个深邃灰暗的黑暗世界谁都没法救他。
而且卡特尔也没有希望谁能来救他。
并且,这从出生时就开始了。
能理解这份心情的也许只有多洛西一个人。
她也有着近似的境遇,一直带着罪恶意识。
“多洛西……我希望你可以把大家诱导到在港口停泊的豪华客船上去,能拜托你吗?”
“恩,嘛……可以啊”
紧接着卡特尔传达了在避难路线上一些细小的注意事项,以及能预料到的不测事态的对应方法。
多洛西对在这种状态下都能准确判断的卡特尔感到佩服。
但即使是他的『预测』,也有相当多的不确定因素。
卡特尔抬起头下达了指示。
“本作战的指挥权交还给预防者局长。我去协助迪奥”
特洛华看着卡特尔那缺乏自信的脸问道。
“你能阻止核爆炸吗?”
“概率对半开吧。但是总能做些什么”
“真的没问题吗?”
“所以希望大家尽快从桑克王国湾离开。因为受害范围无法预测”
“……明白了”
多洛西决定服从指示。
“特洛华请和五飞会合协助希罗。我撤回『人命优先』的方针。真的非常抱歉”
“不必在意。希罗应该从一开始就无视了这个方针”
“谢谢,特洛华……”
这时,听到了『特洛华』这个名字的轮椅上的少女发出了声音。
“特洛华?特洛华•巴顿?”
那是人质之一,玛丽美亚。
她现在放弃了『克修雷纳达』,而用本名『巴顿』自称。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叔父”
“我知道”
玛丽美亚爽朗地笑道。
“但是,你能自称为巴顿,我表示非常感谢。因为有使用和母亲一样的姓氏的人在会让我感到安慰。”
“这样吗……”
特洛华有种复杂的想法。
“请接下去也使用特洛华•巴顿这个名字”
不拘泥于称呼的他对使用曾经存在过的人的名字而感到不方便。
“很遗憾……我无法做到”
特洛华摇头道。
“为什么?”
“第一我并不喜欢特洛华这个名字。第二我很讨厌巴顿财团。而且第三恐怕我再也不会向别人报上我的名字”
玛丽美亚的脸看上去稍微有点悲伤,小声地说了句“是这样吗”

桑克王国城堡•二楼
简易医务室——09:27PM——

莎莉的手术陷入了困难。
无菌状态和手术器具都很完好。
作为助手的马丽奈也有着不错的技术。
很久以前,在那个时代中和平主义的桑克王国是作为医疗国家而成立的。
作为其遗产,在这种医疗方面上的条件非常全面。
但即使如此莉莉娜的手术也非常困难。
当然正因为是医疗技术进步了一个层级的时代,莉莉娜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本来状态的话就是死掉也不奇怪。
以莎莉的娴熟手法,她已经在和外伤处理的同时,取出了无数的金属片。
但尽管这样,内部各处的内出血却无法处理。
为此她把最新型的紧急治疗用『医用纳米机械』注入了进去。
但是不知为何纳米机械却没有发挥作用。
莎莉和马丽奈当初没有注意到这些,而去对帕冈大管家进行了治疗。
他的症状只是轻微脑振荡所以在短时间内就解决了。
接下来只要安静地等待恢复就行。
莎莉她们再次回到莉莉娜的手术看到医用数据数值的时候,才发现情况并无好转。
纳米机械应该进行的血栓溶解以及受伤血管的治愈,还有其他各种循环系统的医疗系统都没有发生作用。
原因不明。
很难想象是新品不良。正因为要杜绝这些现象进行过完整品质管理出货的才是医用纳米机械。
“难道是——”
担当助手的马丽奈说出了她想到的一个可能性。
“有可能桑克王国过去独自开发的纳米机械现在还留在莉莉娜的身体里”
“这样的话,可以想象最新型无法启动的理由呢……”
莎莉马上对莉莉娜进行了高精度CT扫描,寻找着残留在身体内的旧式医用纳米机械。
顺带一提,莉莉娜在两岁前是在匹斯克拉福特王家长大的。
那时,马丽奈是作为卡特丽奈王妃的侍女。
王国毁灭后,她和多利安一起把莉莉娜带大。

她们马上找到了出现问题的纳米机械。
它们把新注入的纳米机械判断为异物,全部进行驱逐而使之无效化了。
“虽然找到了原因,但这里的器材无法抽出旧式纳米机械啊”
莎莉看了一圈周围的医疗器具深深叹了一口气。
“匹斯克拉福特王家的人全部使用了这种机械吗?”
“也许是……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
匹斯克拉福特家还活下来的除了莉莉娜只有在火星上开始旅程的米利亚尔特。
“无论如何,要治疗她的话,必须使用能和其中心核匹斯克拉福特的纳米机械同步的东西才行”
“但是已经是十五年以前的机械,我觉得已经不会有了”
“夫人……”
背后传来嘶哑的声音。
发出声音的是横躺在里面床上的帕冈。
“……我在年轻的时候,作为马尔迪克斯大人的副官上过战场……”
“不行,帕冈……不安静下来的话”
马丽奈想要阻止他但帕冈却继续说了下去。
“那时候,虽然我乘上了『南瓜战车』,但因为受到敌人的轰炸而受了重伤——”
这时莎莉伸出头来问道。
“那时你在桑克王国接受了纳米机械治疗!是这样吧?”
“恩,是……”
有帕冈体内的纳米机械的话,即使用在莉莉娜的治疗上也不会被驱逐。
不是中心核纳米机械的话,抽出也不会花上太多时间。
这样莉莉娜就能得救了。
莎莉虽然至今都是无神论者,但此时她真的想感谢神。

桑克王国湾•上空
大型运输机——09:42PM——

驾驶员将比尔格III投下了。
当然,驾驶舱内没有人。
降落伞在自动控制下打开,机体一边减速一边下落。
迪斯奴夫指定的地点是位于市区西南的海岸地带。
接下来只要继续旋回下降,待机等待迪斯奴夫的再次联络就行。
下降是为了回收比尔格III。
回收后只要一小时就能脱离到波罗的海。
要回避核爆炸也很容易。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任务,驾驶员却没能完成到最后。
不知从何而来的炮击,突然,对空导弹命中了运输机的引擎,飞机失速了。

南侧市区
特洛华•巴顿——09:45PM——

在三十层的高层建筑屋顶上发射对空导弹的是特洛华。
他对着通信机没有报名字直接进行了报告。
“确认逃亡用运输机——已经击坠”
应答的是预防者局长雷蒂•安。
『了解……辛苦了』
“告诉希罗……运输机在西侧海岸投下了《比尔格III》”
雷蒂•安暗笑到。
『那目标迪斯奴夫正前往那里没有错吧』
“恩……”

西南海岸
张五飞——09:47PM——

五飞在最高的山崖上用夜视镜进行着监视。
在夜视镜中,确认到了迪斯奴夫和两个武装过的恐怖分子从森林中出来。
在三人的终点处,展开着巨大的降落伞,比尔格III仰坐在那里。
五飞向雷蒂•安报告。
“捕捉到目标……原来如此,和塞克斯•马其斯很像啊”
『别这样说……恐怕《灭火的风》会不高兴的』
“哼,也是吧……接下来开始执行任务”
五飞切断通信后,就这样跳到崖下,在斜面上调整平衡进行滑行。
他以突出的山岩为跳台跳入高空,飒爽地降落到比尔格III上。
五飞傲然地抱着双手。
“终于来了……欢迎你们”
他抿嘴一笑——

待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