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亚专用马桶

机动战士高达暮光的阿克西斯 第9章 剩下的人们

翻译 by ACGtalk

<故事梗概>

宇宙世纪0096年围绕拉普拉斯之箱/宇宙世纪宪章相关的一系列事件结束数月后,地球联邦军开始向地球圈外有所行动,并且向破碎的阿克西斯派出了调查团。

调查团员中包括了阿尔蕾特·阿玛修丹顿·哈雷格两位民间人士。

他们曾经作为技术员和测试驾驶员加入过吉翁公国军,随后又作为军官加入了新吉翁。

进入阿克西斯的调查团,在本应无人的基地内受到了猛烈的攻击。

阿尔蕾特和丹顿随后遇到的事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第9章 剩下的人们
 

眼看着丹顿的R·查查面对着眼前的巨大敌人,阿尔蕾特只能悲痛地看着他。

他已经弹尽粮绝,满身疮痍,看上去随时都会要倒下,却还是咬牙硬撑着。

用那台机体是不可能赢的。

如果让他这么上,丹顿肯定死定了。

阿尔蕾特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可她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丹顿……”

阿尔蕾特的身边总是有丹顿的存在。

固执,不懂变通,一开口都是抱怨。

以前她也觉得这人好烦。

因为小事儿吵起来的次数数也数不完。

但是,阿尔蕾特在遇到丹顿前,就连这些感情都已经忘了。

能让这个自闭少女找回常人的情感,这毫无疑问是那个不会说话态度又恶劣的试飞员的功劳。

离开战场,两人开始伪装的父女生活后,他们的关系也没有改变。

丹顿总是把阿尔蕾特当作一个普通人来看待。

阿尔蕾特对丹顿来说是如此,而丹顿对阿尔蕾特而言则是一种救赎。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生命即将在眼前消散——

“不会让你得逞!”

阿尔蕾特握在操纵杆上的手指恢复了气力。

不会让丹顿死掉。

我们要一起回我们的家。

在那个小小的殖民地卫星,那个小小的街角,那个小小的店。

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

对客人态度好一点!

不要随便进我房间打扫卫生!

糖分摄入太多了,一天只能喝一杯星冰乐!

啊啊,还有好多话要说!

所以——

“动起来!艾哈瓦·阿吉尔!”

她不顾一切地拉起了操纵杆。

在这个瞬间——

不知是什么放出了炫目的光,照亮了整个驾驶舱。

“——?!”

阿尔蕾特睁开眼,盯着光线的源头。

那个光来自于太空服腰间的小包。

阿尔蕾特以前曾经见过这样温暖的光。

在阿克西斯陷落的那一天,两台战斗的MS曾经放出过这样的光,一瞬间包覆了战场。

那是精神力骨架的光——

从沙扎比身上回收的精神力骨架的碎片正闪耀着。

它回应着阿尔蕾特的思念。

嗡……

伴随着低沉的轰鸣,沉默的主机一个个亮了起来。

禁用的机构被解锁,亮起了表示可用的灯。

“大佐——”

阿尔蕾特热泪盈眶地盯着眼前的光,轻声说道:

“请再借我一次力量吧。”

艾哈瓦·阿吉尔发出的精神力骨架之光,传达到了交战中的R·查查和崔斯坦那边。

“什……什么?!”

昆坦因动摇而减缓攻击,丹顿也趁机让R·查查重振态势。

光整个包覆了周边的宙域,连他们的精神都离开了机体,漂浮在白色的空间中。

“这是……”

丹顿呆呆地看着眼前呈现的光景。

他在一个四周都是全白墙壁包围的房间里。

还有一个少女,正专心致志地敲打着键盘。

她的侧脸没有表情。

就是那样。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一直是这表情。

丹顿突然发现,自己的装扮也不一样了。

身上是墨绿色的太空服。

丹顿确实记得这番场景。

这时,背后的门无声地打开了。

“呀,你们两个好像相处得不错啊。”

一个穿着潇洒的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这个男子泰然自若地向两人搭话,头上一个奇妙的假面盖住了他还算是年轻人的相貌。

不可能会忘记。

他就是改变了丹顿和阿尔蕾特命运的男人。

“夏亚……”

他确实就是往日的夏亚·阿兹纳布尔。

“那么,这个景象就是……”

不知何时舞台变了,丹顿一行人站在MS机库里。

眼前耸立着一台涂装成红色和黑色的简洁机体。

MS-14S,格鲁古古。

这是丹顿第一次试飞的机体。

“……是这么一回事啊。”

这是我和阿尔蕾特的过去。

精神力骨架的光同步了两人的记忆。

“精神感应……这事儿我是一知半解,没想到还能自己体验一把……”

眼前的光景犹如走马灯般不断流逝,夏亚改名为古华多洛后和他们在幽谷度过的岁月之后,就来到了阿克西斯的记忆中。

期间,阿尔蕾特身边总是伴随着丹顿。

不知不觉间丹顿忘了自己正在战场上,沉浸于这番景色中。

他思考着一个一直以来的疑问。

为什么夏亚会选中阿尔蕾特?

为什么让她和自己组队?

夏亚曾经改名换姓,改头换面,变换阵营,阿尔蕾特也跟着他一路走来,为什么会安于待在自己身边呢?

丹顿一直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可是,夏亚最后什么也没有告诉他。

他没有说出答案,就这么在两人面前消失了。

但是——

丹顿重新整理过去的记忆……得出了一个假设。

丹顿和阿尔蕾特毫不掩饰地直抒己见,相互争执,同时也互补缺点。

周围的人一时都开玩笑说他们简直要好得像兄妹一般。

夏亚是不是在我们身上找到了自己失落的过去?

他曾经自己舍弃的往日温暖——也就是“家族”的形态。

“——!”

不知何时,丹顿的意识又回到了R·查查的驾驶舱里。

他松了一口气,确认了各个计数器,距离刚才几乎没有过多少时间。

眼前的高达还是一片沉默。

过去之旅像是一场漫长的梦境,其实却只是白驹过隙,一闪而过而已。

他像是驱逐幻影一般地摇头,盯着眼前的敌人。

“!”

他的眼睛因为惊愕而瞪得更大了。

眼前的高达型,从他肩部延伸出的主炮内部有光粒正在收缩——

米加粒子炮……

难道要从这里距离发射?!

“切!”

丹顿一边咋舌,一边拼命推下了操纵杆。

“丹顿!”

阿尔蕾特也几乎在同时开始行动。

从背后冲进来的艾哈尔·阿吉尔展开了I力场。

米加粒子由于力场的斥力而衰减,如花瓣般消散在虚空中。

“什么!”

昆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哈尔·阿吉尔顺势向着高达型发动强袭。

“混账东西!”

如果是普通驾驶员,受到这样的G力应该已经昏过去了,昆坦紧急制动重振态势。

“不要来碍事!大家伙!”

昆坦放出导弹以牵制,一边与对手拉开距离。

“切……刚才那个是什么……”

他抱着头,盯着显示器里的红色MA。

在刚才的光芒中,他脑海里浮现了一片场景。

他看到了陌生的青年和少女。

昆坦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眼前两机中驾驶员们的回忆。

昆坦是强化人,他共有记忆的深度比丹顿更甚。

不仅有视觉和听觉,连感情也一并吸收。

“那玩意……简直就是……”

昆坦自己的记忆涌上心头,仿佛和那感情重叠。

他和弟弟两人一无所有直至今日的岁月——

“尽让我想起了无聊的事情……!”

昆坦的愤怒通过炽热的眼神,贯穿了红色的MA。

他已经没有功夫计较残弹数量了。

“碍事的家伙!去死吧!”

昆坦的手指在控制器上起舞。

库汶那尔搭载的所有导弹一齐发射了出去。​​​​

“唔!”

R·查查的独眼发出炫目的光。

手里的光剑在眼前一闪。

对着艾哈尔·阿吉尔发射的无数导弹,被R·查查以光剑一一击落。

丹顿一边以近乎神技的剑术击落导弹,一边想起了过去的回忆。

夏亚·阿兹纳布尔——

那个“赤色彗星”,在我们身上看到了家庭?

事到如今,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谁也不知道了。

丹顿觉得这无非是自作主张的伤感而已。

但如果,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好,他真的曾经这么想过的话——

“那我们就还不能随便死掉。”

只要他还希望着我们能够继续活下去——

一闪。

切断了最后的导弹,丹顿对着背后的搭档吼叫。

“开火!阿尔蕾特!!”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哈尔·阿吉尔尾部搭载的浮游炮,如同回应着阿尔蕾特的吼叫而逐个展开。

赛可缪。

精神感应武器。

在弗拉那坎研究所里,她从来没有启动过这个武器。

之后她就被判定为没有驾驶员天分,只能等待处分。

直到夏亚·阿兹纳布尔拯救了她——

无数浮游炮列阵于红色MA跟前,纷纷向崔斯坦袭来。

“会给你击中吗!”

昆坦一边吼叫着一边推下操纵杆,可阿尔蕾特还是快他一步。

“……啊!”

包围着他的浮游炮,对崔斯坦射出了无数的光束。

一刹那间,其巨体爆发出炫目的闪光,照亮了阿克西斯的表面。

“……”

艾哈尔·阿吉尔的驾驶舱里,阿尔蕾特精疲力尽倒在座椅上。

精神力骨架的光已经消逝,驾驶舱再次被寂静环绕。

“我……启动了浮游炮……”

阿尔蕾特看着自己微颤的手,轻声说道。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赛可缪系统确实启动了。

这是这一片小小的碎片诱发的奇迹吗……

阿尔蕾特发着呆……直到看到眼前显示器上的影子,才忽然又紧张了起来。

“?!”

在爆炎之中,一台机体缓缓浮现。

那是昆坦驾驶的崔斯坦本体。

就在受到浮游炮攻击前,他把已经没有残弹纯粹只是负重的武器库,库汶那尔给抛弃了。

昆坦露出自信的微笑,看着眼前的敌人。

“我说了吧……怎么会被你打中。”

虽说如此,崔斯坦本体也已经摇摇欲坠。

喷射器的光已经忽明忽灭,被过度使用的各处关节也冒出了噗嗤噗嗤的火花。

“来吧……我们来一决胜负吧。”

白色骑士型MS挡在巨大红色MS前守护着后者,昆坦对他微微一笑。

丹顿也硬是驱动着破烂的机体前进。

通讯器里传来阿尔蕾特有气无力的声音。

“丹……顿……”

“你休息吧,后面是我的事儿了。”

他微笑着切断了通讯。

“这是——最后一战了。”

丹顿看着显示器里手持光剑接近的高达型,小声说着。

“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杀人了……”

我必须要把阿尔蕾特带回去……

丹顿拔出光剑,眼中已无迷惘。

两台MS缓缓以光剑相互对峙。

“——对不起,阿尔蕾特——”

就在两把高举的光剑向着彼此头上砍下的时候——

“……等一下啦。”

“?!”

“!”

一个机影插入了两人之间。

那是——

“维尔塔……”

昆坦看到显示器上出现的弟弟的机体,漏出了轻微的话语。

拜亚兰·伊索德也和崔斯坦、R·查查一样受损严重。

一阵交杂着噪音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

“时间到了,老哥。”

“你……”

昆坦本来想怒骂他“你傻啊你”,但是话到嘴边没说出口。

“再不回母舰,这样下去会跟阿克西斯一起在宇宙里漂流到死咯。”

“……那我可不要。”

崔斯坦挥舞的光剑之刃,静静地消失了。

同时,他也确认了眼前的R·查查收起了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昆坦略带自嘲地呵呵笑起来。

竟然弟弟会来阻止我的战斗。

“你也看见了吗,那个。”

“……差不多吧。”

维尔塔的声音在扬声器里显得很安稳。

“那些家伙也是一样啊——”

“……好像是。”

都变成这样子,怎么样也打不下去了。

在战场上和敌人起了共鸣算什么啊——

昆坦想起了曾经在视频资料里看到过阿克西斯的最后时刻。

几分钟前还在互相残杀的联邦、新吉恩士兵们,为了改变坠落的阿克西斯的轨道而相互协力。

那个画面他曾经无法理解,现在不知怎么感到懂一些了。

拜亚兰撑着高达型,飞向远方。他们背后,丹顿和阿尔蕾特感情复杂地看着他们。

“……呐,阿尔蕾特。”

“……嗯。”

“为什么那些家伙停手了?”

“对啊……”

等拜亚兰的操作系统恢复了,两人也可以选择一起攻击丹顿的。

阿尔蕾特没了浮游炮成不了战斗力,那么丹顿也撑不下去。

说到底,丹顿在这个情况下也已经做好准备跟其中一方同归于尽了——

“但是太好了,丹顿能活下来。”

“我可是差一点就活不成了。”

“而且——”

阿尔蕾特继续喃喃自语。、

“丹顿不杀一人就解决了。”

“——阿尔蕾特……”

她这么一说,丹顿才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指一直放在扳机上。

“……说的……是啊。”

丹顿静静地放开操纵杆,看着自己的掌心。

对啊。

这双手已经不用继续杀人了——

“……回家吧。”

“……对啊,我看到莫梅特他们的登陆艇在靠近。”

在他们遥远的后方,沙扎比的巨体静静矗立。

阿克西斯将会继续偏离轨道,滑向宇宙的彼方。

阿尔蕾特回过头,对着再也不会相见的那个曾经憧憬过的男人,轻声道别。

“再见了——大佐。”​​​​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cHungho2008说道:

    阿克西斯這樣的寶庫從此消失在歷史中了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