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min

机动战士高达暮光的阿克西斯 最终章 岁月如梭

翻译 by ACGtalk

<故事梗概>

宇宙世纪0096年围绕拉普拉斯之箱/宇宙世纪宪章相关的一系列事件结束数月后,地球联邦军开始向地球圈外有所行动,并且向破碎的阿克西斯派出了调查团。

调查团员中包括了阿尔蕾特·阿玛修丹顿·哈雷格两位民间人士。

他们曾经作为技术员和测试驾驶员加入过吉翁公国军,随后又作为军官加入了新吉翁。

进入阿克西斯的调查团,在本应无人的基地内受到了猛烈的攻击。

阿尔蕾特和丹顿随后遇到的事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最终章 岁月如梭
 

“——真闲啊。”

“真闲啊。”

昆坦•菲尔墨和维尔塔•菲尔墨分别躺在大病房里的两张病床上,同时发出了叹息。

这里是罗纳家拥有的布荷殖民地内的医疗设施。

这两位打从一周前在阿克西斯的战斗中受了伤,就被送到这儿接受治疗。

这次的阿克西斯潜入任务实在很难说是成功。

可能留在那儿的精神力骨架相关的情报全都没了,以测试名目出动的两台改款MS也受损严重,而试做型武器库最后都没回收回来。

可是也算是有点成果。

他们和扎古3改、R•查查进行了战斗,如今这样的MS实战已很难得。而且他们与搭载赛可缪技术的MA战斗的记录,将会为布荷企业今后的兵器开发作出巨大贡献。

“结果不赚不赔啊。嗬,真没面子。”

哥哥一只胳膊撑着脑袋,看着窗外,言语间有些可惜。而维尔塔就高声抗议起来。

“说到底还是大哥你太没样子。那种虾兵蟹将竟然输了两次。”

“你不也被揍成狗了吗!”

“哪有,要没你和那个红色的家伙来骚扰,我都快要赢了!”

“放屁!老子要是没帮你你早完蛋了!”

“我还想说呢!要是我不在,大哥现在就跟阿克西斯一起飘到天涯海角了!”

两人对骂,唾沫横飞。

他们再次出动的日子也不会太遥远了。

Side 6,利亚街道一角的一家干洗店。

丹顿洗衣公司的柜台后面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穿着不太合身的围裙,看上去很闲的样子。

他面带不悦,脸上贴着大大的创可贴,衬衫袖子下面的粗胳膊上也卷着绷带。

丹顿•海雷格从阿克西斯归来已经过去了一周。

他看自家的看板娘送货还不回来,有些等不住了,正打算看看拼字游戏解解闷,这时入口处的门铃响了起来。

“欢迎光——”

丹顿一边打招呼一边抬起头,可是表情却凝固了。

“您好。好久不见了,丹顿先生。”

门口站着一个穿西装的青年,对丹顿投以轻松的微笑。

丹顿和莫梅特•梅尔卡时隔一周又见面了。

“你啊——”

丹顿的语气显然不太欢迎,可莫梅特并不在意,径自走了进来。

“这是慰问品。”

他微笑着提起了一个篮子。

干洗店整体基本上是白色调,这一抹红黄绿格外鲜艳。

篮子里净是各种水果。

“您看啊这个哈密瓜。一看就好吃对吧?”

“……哈密瓜。”

“这是如假包换的地球产麝香哈密瓜。我可是咬着牙买下来的。记得您很喜欢?”

“………………?”

丹顿开始思考以前有跟他说过这回事吗。

而且哈密瓜也不算他特别喜欢吃的东西。

“——啊啊。”

他有些头绪了。

他和莫梅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那家咖啡店里点的就是哈密瓜冰淇淋苏打。

他其实是喜欢那个饮料做作的甜味、特不自然的绿色这些垃圾食品的特质,倒不是有多喜欢哈密瓜的味道。

而且那个饮料本来也没啥哈密瓜味。

“我说啊——”

​丹顿刚打算解释。

​“哎呀?我买错了?”

“……没,我喜欢的。谢谢你啊。”

他看着莫梅特纯真的微笑,感觉这事也没什么了。

他收下了莫梅特的篮子,搁在柜台上。

“我拿去做晚饭后的甜点。阿尔蕾特肯定喜欢。”

“对了,她人呢?”

“送货去了——”

丹顿随手从篮子里拿起个苹果,边咬边说。

“她上午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晃哪儿去了——”

“刚好没碰着啊。可惜了。”

​莫梅特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坐在了客人用的沙发上。

“……你坐什么。还有事吗?”

“我这才要进入正题。接下来是要报告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

“哈啊……”

丹顿大叹一口气,仿佛是叹给对方听的。他把肘支在柜台上。

“我都说了后面就随便你们搞啦。而且本来我们的合同就只是带路而已。”

“开始是这样没错,可事已至此您也不能推脱了吧?”

“切……”

丹顿一副苦瓜脸从柜台后走出,把门上的OPEN翻成了CLOSED。

“那到底怎么回事?那帮人到底是谁?”

“说到这个……”

“那么就是说——毫无成果吧。”

“非常抱歉。”

​听到长官失望的声音,莫梅特深鞠一躬。

特殊部队玛斯提玛在阿克西斯上的调查报告并不是地球联邦政府的高层们想要的。

他们潜入了阿克西斯内部,到达了研究设施内,和谜之武装组织遭遇并交火。

结果精神力骨架及其相关数据全都消失了。

高层最害怕的是这些资料可能会被泄露给那伙武装组织。

关于这一点,经过玛斯提玛的宇航服里的摄像头资料分析,姑且没有这个担忧了。

研究设施都被破坏了,从时间上看他们也没机会把数据拿走。

关于他们到底是谁这一点,只能说还有待调查。

他们有杰刚、拜亚兰,甚至有高达型机体,那就不可能只是收废品的。

搞不好这组织背后也跟联邦高层有勾结。

莫梅特推测,要是不小心地查下去,说不定会查到些不能见人的内情——领导们一定是这样判断的。

总之,关于精神力骨架技术的泄露风险是完全没有了。

阿克西斯的轨道正如预测一样远离地球。

最终她会离开小行星带,进入无人染指的宙域——。

这就是联邦政府高层最终的结论。

​“——因此,今后应该不会有第二次找您带路的机会了。”

“还第二次。饶了我吧……”

​丹顿没好气地嚼着苹果,莫梅特平静地继续说了下去。

​“对了,丹顿先生。可以问个问题吗?”

“嗯?”

丹顿感觉到他的音调稍微变了,抬起了头。

​“我们的登陆艇出发之后,是阿尔蕾特小姐的红色MA在和敌人交战对吧。”

“……是啊。”

“我们没有看见那场战斗——可阿尔蕾特小姐关于MS驾驶应该是个门外汉。您在之前战斗中也消磨严重,能平安撑过这一关真了不起。”

“……你想问什么?”

“不是……那个时候,在你们战斗的方向,我好像看到了炫目的光。对了——”

​莫梅特的体态依然儒雅,但锐利的目光射向了丹顿。

“那就好像是——精神力骨架的光一样。”

“………………”

​丹顿没有回答,只是正面接下了莫梅特的视线。

咀嚼苹果的声音,轻轻回荡在小小的店里。

​“……是你的错觉吧。”

“……说得……也是啊。”

​莫梅特顿了一下,像在挑选要说的话,最后哼地一笑,放松下来。

​“精神力骨架和阿克西斯一起消失了……。就是这样了。”

“……是啊。就是这样了。”

“苹果能给我一个吗?看您吃的我也想吃了。”

“这不就是你拿来的吗——”

​丹顿叹了口气,从篮子里抓出一个苹果,丢给莫梅特。​​​​

一辆电动汽车正沿着殖民地外壁的道路行驶。

引擎的状态还不错。

机械声状态不错,骚动着驾驶者的耳畔。

好吧。下个周日来调整下悬挂吧。

丹顿反正会抱怨“给干洗店送货的车要调试得那么牛逼干什么啊”这种话,我才不管他。

反正玛斯提玛给了我们挺多报酬的。

那索性就把电池也给换个新的吧——

阿尔蕾特·哈雷格一边哼着电台里轻快的老歌,一边愉快地打下了方向盘。

阿尔蕾特穿着一身刚洗好的白色连衣裙,之前三股辫的长发已经剪短,变成了齐肩短发。

她的表情也无意间更成熟了。

他们从阿克西斯回到原本的干洗店生活已经过了一周。

她静止的时间,慢慢地开始前行。

道路两侧林立的高楼渐渐变少,电动车驶入了拥有自然公园的休闲区。

本来殖民地卫星是不可能有季节气候变化的,利亚通过调整阳光照射量,模拟了四季轮转。

现在在节气上是春天。

两侧的树木也长出了新绿。

她驶上了缓坡,来到了瞭望塔。

眼下是一面广阔的人工湖,殖民地外窗射入的阳光让湖面闪闪发亮。

自从来到利亚,这里就是阿尔蕾特喜欢的地方。

现在是工作日白天,也没什么人。

阿尔蕾特在路肩停了车,缓缓走向湖边。

她倚在木栅栏上,一时眺望湖水。

阿尔蕾特喜欢这个光景。

她在设施内长大,几乎都泡在实验室里,没有什么接触自然的记忆。

虽说眼前景色远不如真正的自然,只是人工的山寨品,对于阿尔蕾特来说也已很新鲜。

温柔的风摇动湖面,她的项链也闪着反光。

那项链要说是宝石也不像,更像是什么碎片一样的金属片。

“变成这幅样子,就和石头没两样啦。”

阿尔蕾特微微一笑,满脸怀念地凝视着项链。

那是那天,她在损坏的沙扎比上回收来的,精神力骨架的碎片。

一个小小的奇迹,拯救了阿尔蕾特和丹顿的性命。

艾哈瓦·阿吉尔只能那样丢在阿克西斯上了,但这块碎片她收在宇航服里拿了回来。

她甚至没有跟丹顿和莫梅特说。

对莫梅特有点不好意思,但这是她和夏亚之间最后联系的证明,不能交给别人。

“上校——”

那时,碎片响应了阿尔蕾特的喊叫,让阿尔蕾特和丹顿看见了自己过去的瞬间。

那里他们看见了记忆中怀念如昔的夏亚。

时至今日,阿尔蕾特也不觉得自己了解夏亚这个人。

他是吉恩·兹姆·戴坤的儿子,加斯巴尔·雷姆·戴坤。

他是赤色彗星,夏亚·阿兹纳布尔。

他是幽谷的古华多洛·巴吉纳。

他也是新吉恩的总帅——

不管哪个身份都不算是他的真面目,同时不管哪个也都是他自己。

这是理所当然。

就算她自己,也很难想象当初在弗拉那坎机关的MS工程师,和现在干洗店的看板娘是同一个人。

即使如此,不管哪个阿尔蕾特都是她自己。

她再一次看着碎片,心里又想起了当初的疑问。

夏亚为什么要把丹顿和她留在自己身边呢?

“丹顿你怎么想——?”

回地球的时候,在运输船里,阿尔蕾特问丹顿。

丹顿双手抱胸想了一会儿,很难得地认认真真说了起来。

他认为夏亚是在我们身上寻找家庭的温暖。

他自己一度失去了家庭,之后也没有组建过,于是就把它寄托在了阿尔蕾特身上。

阿尔蕾特笑着说,一听就是丹顿会说的。

这就是丹顿心中的夏亚·阿兹纳布尔。

其他每个人心里也有各种各样的夏亚。

阿姆罗·雷、拉拉·辛、扎比家人、卡缪·维达、娜娜伊·米格尔、珂丝·帕拉雅无不如此。

他们都在夏亚身上寻找各自想要的东西,而夏亚也从他们身上寻找不同的东西。

阿尔蕾特眼里的夏亚和丹顿眼里的夏亚是不一样的。

即使在别人的记忆里看见了,打算怎么解释依然是因人而异。

所以人们才会这么拼了命去相互理解吧。

或者人类可以更进一步,成为更纯粹的NT,说不定就能更深地相互理解了……

那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夏亚脑子里在想什么,如今谁也不知道。

那也行。

那时我已经碰到了夏亚的心,跟他道了别。

仅这一点,回到阿克西斯就值了。

所以——

阿尔蕾特伸展双臂,摘下了项链,使劲扔到眼前的湖里。

闪耀的项链划过一条大大的弧线,落在平静的水面上。

几秒后,项链噗通一声在水面上溅起水花,静静沉入水底……最终完全不见。

“再见了——”

她微笑着离开了湖。

差不多该回家了。

现在丹顿肯定守在店里的柜台,原本的苦瓜脸应该变得更扭曲了。

让他这么站着,客人都要逃走了。

阿尔蕾特向电动汽车跑去,身后的白色连衣裙轻舞飞扬。

-全篇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ljkyo说道:

    完结撒花!感谢汉化!大家各自放下,沙扎比也安息在阿克西斯上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