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4话 没有星的男人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4话 没有星的男人

1

这位中年女性,看上去已经上了年纪,但肌肤并未衰老。
在她的指引下走进屋子的克利休娜·潘登特不由得发出声音:
“这里是……?”
“是老身我做生意的地方,不弄成有头有脸的样子不好做买卖吧”
用高布兰式织法绘制的黄道十二宫挂毯,挂满了三面墙壁。屋子中央的圆桌上放着没有光泽的水晶球。
桌子上方是落满煤灰的吊灯,在昏暗的灯光下能看到周围还有龙、一角兽和半人半鱼的雕像,还有一些看不出是什么的铜像在阴影中若隐若现,挤压着屋内的空间。
看来客人只能坐在中央的桌子旁边。
“我是占星问卦的恩托,这一代周边的情况也多少了解一点”
妇人那罹患白内障的眼睛在昏暗的空间中看起来格外明亮。
“您是……恩托夫人?”
米兰达拉开一把椅子,却踌躇不敢坐下。
“全名是恩托·西斯梅西亚。小姑娘……那把椅子没有臭虫,安心坐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米兰达还想继续说下去,身旁的阿弗兰西拍了拍她的肩头,径直坐了下去。
“这样才对,年轻人……人们总是被眼前的事情所干扰,从而走错道路”
妇人把手放在水晶球上,白浊的瞳孔看着对面的三人。
“感……感谢您给我们提供藏身之所……”
尽管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声音却依旧显得惊魂未定。
克利休娜自己也察觉到这一点,看着阿弗兰西露出苦笑。
“言语是很便利的东西。越是巧舌如簧的人使用起来就会越麻烦。言语所蕴含的真意往往被隐藏起来……这一点小姑娘你应该很明白的吧……”
妇人转身从身后陈旧的书架上取下一本古书,小心翼翼的放在水晶球前面。
这本书很大,封面的羊皮已经破破烂烂,能看见里面的硬纸板。
“……”
米兰达稍稍俯下身子,四下偷眼观瞧。当她的眼神和阿弗兰西对上时,他以微笑回应。
阿弗兰西自己也一直在留意屋外的响动。
“肉体的感性这种东西,是通过言语来将人本来的形象隐藏起来的道具。嘛……从巴比伦时代以来,人类创造出的智慧,却让人越来越愚钝。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年轻人?”
“哎?”
阿弗兰西注意到这话是问他的。
妇人面不改色的又问了一遍。
“啊啊……那大概是为了锻炼人吧”
“锻炼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成为光啊”
阿弗兰西认为妇人大概会喜欢这种抽象化的表现,所以才如此回答。妇人露出了惊叹的神色。
“光!年轻人你竟然知道佛斯的真理?”
“佛斯?这个词我不认识……”
妇人叹了一口气。
“算了,如果我的预感真的正确,那对年轻人你来说可能更加不幸……”
妇人再次凝视着占星古书,看不出她究竟在琢磨啥。
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妇人的身体一震,看上去像受惊的小兔子。
“年轻人……”
“您请指教”
“不管你知不知道佛斯的真理,年轻人我问你……为什么你没有星?”
“星?”
“你的生日是?”
“听别人说是八月十日,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
妇人又摸了摸水晶球。
“……你是弃婴吧?”
听见妇人的推断,米兰达和克利休娜不约而同的看着阿弗兰西。
对于克利休娜来说,这一过于超乎想象的话语令她惊讶不已,大眼睛睁的更圆了。
“大概是吧。可能是我被捡到的那天也说不定。卡巴·苏……他是养育我的人……我视他为父亲……卡巴·苏说那天是我的生日”
“哼……原来是这样,看来你有不止一颗星,所以才看起来和没有星一样……不过,你倒是有努斯”
“努斯又是什么?”
“科普特语中神的精神之意,也可以理解做睿智吧……嘛,先别管具体意思了。这种精神居然真的存在,今天之前我还根本不敢想象……你可能会成为阿尔孔……”
“我的名字是阿弗兰西·夏亚”
“……!? ”
妇人一下子站起身来。
米兰达和克利休娜担心她是不是突然发作了什么症状。
“阿弗兰西吗……这就是年轻人你的名字……我无法判断这名字究竟是吉利还是不吉利……但是年轻人……不,阿弗兰西·夏亚……这个名字既然引导你走到现在这一步,你就要做好觉悟继续活下去。这是能救你性命的唯一出路”
“这对每个人来说不都一样吗,恩托夫人?”
“阿弗兰西·夏亚这个名字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我知道,毕竟夏亚·阿兹纳布尔这个名字已经名留青史了”
“话虽如此……!? ”
夫人的话语突然被轰鸣的声音所打断,这沉闷的声响摇动着地面和墙壁。
声音是从上方来的。
“阿弗兰西?”
米兰达和克利休娜同时站起身。
“怎么啦?”
“这是米诺夫斯基飞行器的声音……”
“不会吧……?”
克利休娜失声惊呼,打断了米兰达的话,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这是你们招来的吗?阿弗兰西·夏亚!你就这么想跟我们过不去吗……明明有力量却偏偏不用,你会一直是骚动的根源,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妇人看起来相当激动。
“但是夫人您别忘了,是您让我们留在这里的”
“没错,我终于悟到了。我太愚蠢了!将海尔马鲁梅涅的钥匙交给迷途的灵魂才是我真正的使命!”
虽然有好几个词听不懂,但阿弗兰西明白妇人的喊声中充满后悔的意思。
咚咚!
“怎么回事!?”
阿弗兰西的话几乎淹没在爆炸声中。
咚!
椅子左右摇晃,雕像纷纷倾倒,墙上的十二宫绒毯在剧烈的震动下抖落着灰尘。

2

挂在窗户上的绒毯被爆风卷起,却正好挡住了玻璃碎片使其不致伤人,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啊啊!? ”
妇人发出悲鸣,在外面强光的照射下匍匐在地。
阿弗兰西这才发现原来地板上满是灰尘和碎屑。
“往这边走!”
阿弗兰西抓住妇人的手腕,米兰达和克利休娜打开出口的门,窥探外面的情况。
“……!? ”
绒毯飘落后的窗外,能看到奇妙的飞行物体在悬浮。
阿弗兰西感到香港脱出时同样的压力。
“是马哈!? ”
他感到那股一直在监视他们的力量正在接近。
“站起来!”
“我已经不行了……”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占卜和预言什么的之后再说吧!”
阿弗兰西一面探查窗外的情况,一面不由分说的将妇人抱起。
他们来到外面,只见浓烟滚滚、火光四起。已有不少人在奔逃。
“啊!”
克利休娜沿着楼梯快步下行,却失足摔倒在地。
突然一声巨响,楼梯一侧的墙壁被剧烈的爆炸击碎,走在前面的几个人立刻被爆风吹飞,而摔倒的克利休娜幸免于难。
“啊啊!”
四处都是哀声。
克利休娜和阿弗兰西带着恩托夫人,沿着一片狼藉的楼梯往下走。
路上有被爆炸击伤的人们伸手求援,但阿弗兰西只能硬起心肠置之不理。他明白这是非常残忍和缺乏慈悲的行径,眼下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会这么问的人,在这种场合往往逃的比谁都快。
在生死之际,下一个死的人搞不好就是自己的时候,没有人会去关心身边受伤垂死的他人的安危。
只能顾着自己逃走。
“怎么这么慢!”
走在头里的米兰达责备克利休娜和阿弗兰西。她看了看表,招呼两人快走。
“再加把劲!很快就能逃到安全的地方了!”
“我们跟着你呢”
三人在小巷中奔逃,两侧的墙壁之间不足三米。
背后是不断逼来的黑烟和热气。
米兰达突然在拐角处转弯,克利休娜也跟着她拐进去。
里面是更加狭小的空间,空气中弥漫着烟尘,在昏暗的光线下呈现出一片茶色。米兰达和克利休娜的喘息声充满阿弗兰西的耳畔,一瞬间又被爆炸声所淹没。
抱着妇人的阿弗兰西也无法停步,只得钻进那一片茶色的烟尘中。
他能感觉到克利休娜就在身旁不远。
而米兰达的声音却从前进方向相反的地方传来。
“你们没事吧?”
阿弗兰西几乎目不见物,开口大喊。
“阿弗兰西!”
“在这边”
阿弗兰西只顾着寻找米兰达和克利休娜,不由得放松了手上的力气,恩托夫人的身体一下子消失了。
“恩托夫人!”
妇人在烟尘中已茫然不知所踪。阿弗兰西觉得恩托·西斯梅西亚是个奇妙的名字。

3

茶色烟雾的另一面是谜一样的飞行物体,两侧有着气道,机体的形状是上下都有驾驶舱盖的经典式设计。
从机体后方射出的黑色物体落入建筑物的阴影之中,引发爆炸。
看不到赤色和白色的闪光,是军事用的专门火药。
只能看到浓重的黑烟大块腾起。
然后是低沉的轰音……
“轰隆!”
那飞行物体可以在空中悬停,看模样可能会被当成直升机。
看得出是在进行以轰炸为先导,将目标逼出后再逐渐缩小包围圈的搜索行动。
“那是什么机体?”
“不知道哎”
跑动中的米兰达似乎顾不上和阿弗兰西讨论。
然而一台飞行机已经通过轰炸把他们的前进道路封死。
“掉头再找路吧!”
克利休娜的声音中带着绝望。
“……!”
阿弗兰西一言不发,在米兰达背上拍了一把,跟着克利休娜走。
“为什么你们不知道?这样的装备肯定不是一般警察,是特种部队。你们对这个殖民地不是挺了解嘛?为什么一无所知?”
“大概是马哈管辖下的部队,这种飞行机真没见过”
“会在殖民地内部使用爆炸物,肯定不会是警察的作法”
三人在昏暗的巷道中逡巡。
“克利休娜,有没有办法能逃到殖民地外面去?”
“你在说什么呀!? ”
“避难所之类的地方总还有吧!? ”
咚!炸弹在建筑物背后爆炸,强烈的风压袭向道路上的三人。
“呜哇!”
能听见人们的惨叫声。
“有婴儿在哭!”
克利休娜停下了脚步。
“别停下!肯定有避难所的,你快想想看怎么走!”
阿弗兰西抓住她的肩膀,脸对脸朝她吼着。
茶色的烟流从两人中间经过。
“你们看这里!”
米兰达指着墙壁的一角。
被煤灰熏黑的墙角上,露出了带有文字的指示牌。
“在WC十二区有避难所!”
牌子上的箭头指着紧急避难所的方向。
砰砰……嗡嗡嗡……
飞行物体发出波浪一般的声响,伴随着周围连续不断的爆炸声,震动着鼓膜。
“这里是十三区的话……”
克利休娜重整精神,带领大家攀上爆炸造成的瓦砾堆前进。
左右倒塌的建筑物的残骸中,能看见好几个烧焦的尸体散落其间。
“……!”
叮!
脑内的声音对来自眼前战场光景的刺激起了反应。
在人类的历史中,这样的场面屡见不鲜。
尸体的形象映在阿弗兰西的瞳孔中,引起了他的回忆。
有失去手足的尸体。
有衣不蔽体、腹部膨胀水肿的尸体。
还有头部爆裂,上半身被脑浆染白的尸体。
这种如绘画一样客观的地狱光景,伴随着眼前的热气和臭味一起涌上,分不清是真是幻。
“在这里”
克利休娜指向隐藏在收纳蔬菜和果物的纸箱堆后面的避难所门。
这个地方在平时一定被人们所遗忘。
避难所本体也已经被胡乱搭建的增设建筑物所吞没。一般的人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很难找到这里。
门前是贫民区的市场,各类保管箱、垃圾箱和装运日常衣物杂货的纸箱堆积成山。
宇宙殖民地建设时期所规划的紧急避难所,是在殖民卫星气密性无法维持之际使用的避难设施。
然而一个世纪以来都没有被使用过,这一最后的救命稻草在逐渐被人们遗忘。格伦泽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还存在着这么一个避难所。

4

所幸,虽然入口几乎被木箱(实际是塑料制的替代品)堵住,避难所的门依然可以打开。
“避难所开门了!想逃命的人快进来!”
阿弗兰西走到路边大喊,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左边被茶色烟雾遮住,过来的路上已能看到火焰在蔓延。
避难所的门有好几层,可以进一步向里面移动。
“可以从这里离开这个区域吗?”
阿弗兰西带上克利休娜递过来的照明灯,跟着她往里走。
“请等等,这里应该有地图”
克利休娜打开墙上的显示屏,检索里面的地图。
“看起来从来没被用过?”
“有五年前的维修记录”
米兰达看着墙上的检查表,关上了避难所最外侧的门。
“能出去吗?”
克利休娜的眼神终于回复了往常的镇定,找到了位于右侧的圆形把手。
是一扇结实的门,构造和银行的金库大门相似。
“等等!”
米兰达找来避难用的氧气罐和呼吸装置递给阿弗兰西和克利休娜。
阿弗兰西发现设施内的紧急备用品中还有发射信号弹用的手枪,就拿起来带在身上。
“……?”
看见克利休娜不解的神色,阿弗兰西解释道: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要是有标准服的话就更好了……”
“标准服的话再往里面应该会有,要穿吗?”
“不一定吧,那奇怪的飞行物体不见得是专门针对我们来的……”
“我觉得应该是盯上我们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给了马哈足够的时间来行动”
“是么……”
阿弗兰西和米兰达跟着克利休娜沿着狭小的通路向深处走。
这里是特别区域,是殖民地外壁与内壁之间的部分。
如果不是紧急情况,一般的殖民地居民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当然,由于外壁采用了特别的建造材料,可以保持内部的气密性。而内壁则采用了不同的构造来实现“地面”的基板区块。
内壁与外壁之间,维修用的监视通路和各种管线通路如蛛网一般分布着。
即便殖民地内部受到了足以摧毁建筑物的爆炸,也难以穿透下方基板区块。因为内壁底部的建造材料十分坚固,上面通常还铺着几米后的土。
尽管如此,爆炸音还是透过坚厚的建筑材料一阵阵传过来。
“……!? ”
来到绿色的避难用坡道上的克利休娜,听见了人说话的声音。
“请避难民众沿着WD22通路向WS87方向前进!殖民地公社的诱导人员请做好准备!”
广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看来有人逃进了其他的避难所”
“我们还要走多远?”
“大概还有4公里”
“不过从刚才那个区块开始似乎就没有人使用避难所了”
米兰达一直在留意不同方向的避难道路,她发现没有人从贫民街区的方向过来。
“这真的不是针对贫民街的肃清作战吗?”
“海拉斯政府对整肃贫民街这件事已经考虑了很多次,连新闻上都播过。不过真没想到竟然会付诸实践……”
“所以今天开始的作战可能正好给我们赶上了”
“但是这也太巧了吧”
三人在狭窄的通路中继续前行,通过了一个又一个交汇路口
“嘘!”
克利休娜突然停下脚步。
“……?”
前方右侧出现了数个人影。
“怎么啦?”
那些人影带着头盔灯,灯光的方向正朝着阿弗兰西他们这边,缓缓接近。
“有五个人……”
这伙人戴着有面罩的头盔,浑身披挂的护身盔甲看起来似乎有着标准服的机能。
阿弗兰西本能的将两位女性拉到自己身后。
堵截者已经来到面前,中间的领头者发话了:
“……真行啊,居然知道利用避难所来逃跑”
“违抗者只有死路一条!”
他身后的同伴也跟着叫道。
阿弗兰西抗声说:
“为什么要追我们?我们犯了什么罪?”
“我们可不是一般警察,我们觉得谁可疑,就可以肃清谁!”
伴随着蛮不讲理的回答,这些人进一步接近。
“是吗,那就看看这个吧!”
阿弗兰西发射放在腰间的信号枪,然后立刻转身将身后二人扑倒。
信号弹落地之后一下子爆发,发出剧烈的强光和白烟。

Gaia Gear

离信号弹最近的一个人身上也被点燃,登时倒地打滚。
“快跑!”是阿弗兰西的声音。
余下的四个人听见阿弗兰西他们的脚步声往两侧散开,也兵分两路追了上去。
其中一人拿出了对讲机开始喊话:
“乌尔!你在哪里?三个人分头跑了!听到没有?乌尔·乌利安!”

-第14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张大凡1990说道:

    日本的小说看不习惯

  2. xcfd999说道:

    更新了,赞美翻译

  3. pcdsbs说道:

    乌尔居然真的有鬼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