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5话 独自逃亡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5话 独自逃亡

1

嗡!嗡!嗡嗡……
那个飞行物体浮游在空中,机体轻微的左右摇晃。
说是飞行,感觉上又不太一样。
一旦前方出现障碍物,它就会像惊吓盒子里跳出来的小人一样腾空飞起,又突然降下,开始投射燃烧弹。
砰!轰!
远看起来这些炸弹的威力并没有那么大。
毕竟是在殖民卫星内部使用的武器,并没有采用强力的炸药,只要具备熔毁建筑物的高温就足够。为了不进一步破坏基板,这种燃烧弹的火焰都向上方喷出。
使用这种装备的人,其素质一定十分恶劣。
因为这样的人可以肆无忌惮的针对一般大众来使用如此残忍的武器。

“……跟丢了!? ”
乌尔·乌利安得到地下小队的联络,不由得一怔。
他就是看起来像个有钱公子哥、佯装遇难而与阿弗兰西他们的船相遇的青年人。
现在的他位于一个类似指挥部的狭小房间内,其氛围已经和在宽敞号上的温文尔雅判若两人。
他的眼角上扬,宽阔的额头上暴起青筋。
“快找到距离他们消失的地点最近的出口!要是让他们上去了就不好办了”
“人手不够啊!办不到!”
尽管对讲机里噪音很大,最后那句话却听得很清楚。
“这我知道!虽然也找了这里的警察,但是不能交给他们,你们懂的吧!”
乌尔按住装在胸口的麦克风开关按钮。
“再坚持一下。估计很快就会有人出来搭救他们,在那之前你们都要挺住。喂!让米诺克斯的对空监视网空一个口子出来!”
乌尔的身旁坐着另一个年轻人。
这人穿着花里胡哨的跳伞装,膝盖处还特意划开一个口子,怎么看怎么像是时下的小流氓打扮。
实际上是马哈队员的乔装改扮。
“正在做……”
跳伞装年轻人的面前是十几个显示器组成的墙壁,有些显示器上有数个瞄准用的光标在移动。光标所对准的地方人流涌动,正是燃烧弹投向的目标。
另外一部分显示器的画面都对准空中,按照乌尔的命令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香港的数据已经输入进去了吧?”
“那当然了”
年轻人以不满的表情看了一眼乌尔,似乎认为他啰嗦。
“你干什么!? ”
乌尔蛮横的抬手推了他一把,年轻人的身子一歪,与邻座的人撞到一起。
“乌尔!”
“行动迅速,对命令不准抱有疑问,这是马哈的铁则吧!”
“打破铁则的是你才对吧!你看看你究竟在干啥……呜呃!”

Gaia Gear

乌尔一记直拳打在跳伞服青年的脸上,青年顿时气绝,身体从椅子上滑落。
“乌尔”
邻座的一个稍微上了点年纪的操作员对这一骚动视若无睹,以平静的声音叫住了乌尔。
“出现了吗?”
“在右上,是Man Machine”
顺着操作员的手指,乌尔在显示器模糊的图像中发现一个高速移动的物体。
“准备下手吧”
操作员说着,按下了控制板的按钮。
“空战开始!各自小心!”
乌尔随即对着麦克风喊道。
“了解,开始离开空袭空域!”
扩音器中传来驾驶员们的回应。
“……乌尔你这家伙!”
一瞬间察觉有异状的乌尔猛地转身,发现躺在地上的跳伞服青年已拔枪在手。
“切……!? ”
一声枪响,擦破了乌尔的夹克衫,并没有受伤。
他身体如闪电般窜出,一脚踢在跳伞服青年的裆下。
枪响了第二次,还是没有击中。
乌尔飞起一脚踢掉了手枪,这一脚在落下时又狠狠地踢在跳伞服青年的头顶上,后者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 ”
乌尔回头一瞥,发现上了点年纪的操作员正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枪。
“有击败我的自信的话,就来试试看吧”
“嘿!嘿嘿嘿……”
操作员干笑了几声摊开双手,接着把手枪柄朝外递给乌尔。
“抱歉了”
乌尔报以爽朗的微笑,接过手枪后他随即检查了跳伞服青年的身体,取出他怀中的一个黑色小本子。
“看屏幕吧!要开始了”
乌尔提醒操作员别忘了正事。
“哦!”
操作员立刻将座椅转回去,凝视着显示器。
乌尔打开了小房间的房门。
外面是一片骚乱,逃避空袭的人们四散奔逃,各种电车、三轮车劈开人流的波浪艰难的行驶,一片地狱光景。
这小屋原来是大型卡车的货箱。
“……!? ”
咚!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震荡着乌尔的耳膜,他看见从建筑物阴影中蹿出的飞行物体,嗖的一下往上空飞去。
乌尔趁机将气绝的跳伞服青年丢进逃难的人流中。
青年的身体大头朝下的掉进一辆三轮卡车的车斗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辆车很快也和别的车辆一样,横在涌动的人流中进退两难。

2

占卜师恩托·西斯梅西亚的话语,如烟雾一般萦绕在阿弗兰西·夏亚的头脑内。
这种感觉多少有些令人不快。
他认为两个姑娘应该已经顺利逃脱。
自己则茫然的在宇宙殖民卫星的“地下”奔走着。
经过的道路上方数次出现可以爬上去的舱门,都被他无视。
从风暴中太平洋上的独木舟航行经验出发,他认为这种时候不能贸然出去。
虽然脚下是真空的宇宙,但继续往前走的话总会找到回到地上的门。
“如此危机的情况下却听不到那个声音了……”
那个伴随着耳鸣和头痛出现的声音,在之前的几次惊险情况中都如同预警一般的出现。
“……声音不出现是因为已经脱离危险?还是说实在太过危险所以干脆就不响了?”
越这么想,越觉得不安,胸口也觉得逐渐发紧,呼吸有些困难。
他停下了脚步。
“虽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却还是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这一路上我遇到了那么多帮助我的人,这一定是有意义的。如果因为这种程度的困难而绝望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如此想着的阿弗兰西调整呼吸,再度前行。

卡巴·苏曾经说过,所有事情的终结都是从做事的人放弃努力开始。
“除了外界带来的事故以外,一切事情都应该用自己的努力来应对。”
阿弗兰西记得卡巴说这话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
“那么就算是外界的事故我也想阻止它发生。难道我做不到这一点吗?”
年幼的他这么问卡巴。
“为什么要这么想?”
卡巴反问一句。
“比如说暴风雨,那究竟是谁带来的呢?暴风雨那么可怕,我想阻止它”
“那可不一样,暴风雨来临的征兆,从云、风和海潮的动向中可以看出。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早做准备。而且暴风雨并不只会引起坏事。它可以把这个被太阳晒的火烫的小岛变得凉爽,用雨和海朝洗去岛上的污秽,这些都是上天的恩惠”
“是吗?那么爷爷你说的外界究竟是指什么呢?”
“就是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世界上由人类引起的事故,往往都不是好事。暴风雨来临还有征兆可以预见,而人类的事故往往难以预测”
“人类的事故没有征兆吗?”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人所引起的事故……原因都在人自身,是不会显示征兆的。因为人实在太过渺小了……”
阿弗兰西记得卡巴的这番话曾经震撼他幼小的心灵。
卡巴·苏经常像这样教导他。
他决定听从卡巴的话,相信自己年轻的肉体,继续往前走。
无论是脚下,还是左右两边,甚至头顶上都由同样材质的强化塑料制成。
形成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氛围。
阿弗兰西逐渐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

“……往这边走……”
米兰达发现走在前面的克利休娜的皓齿,在常夜灯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闪亮。
此刻的她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亏我平时还保持锻炼,这回真的不容易啊……”
察觉到不明身份的追踪者似乎已被远远甩开,米兰达终于有喘口气的机会。
“从这里能出去”
“好吧”
米兰达计算着她们走过的距离,点头表示同意。
“这里的外面应该是坎塔贝利·泽诺阿大街……”
克利休娜一面读着在避难所拿到的地图,一面伸手打开紧急出口。
“……”
米兰达看着克利休娜麻利的动作,心里却在考虑别的事。
“走吧”
“嗯……”
她俩来到另一处避难所,米兰达一把抓住正准备往外走的克利休娜,把她拉进避难所深处。
“马哈出动的话,当地警察肯定也来帮忙。不难想象他们会监视所有的避难所出口,我们还是去宇宙吧”
“去外面?”
这一提案令克利休娜有些动摇。
“动作快点吧!”
米兰达拿出避难所里储备的紧急用标准服。
“没有尺寸合适的啊……”
“能穿上就可以了”
米兰达取出避难所内的医护设备,将克利休娜面颊上已经有些凝固的血液擦拭掉,贴上了创可贴。
“大概是被玻璃的碎片划破了,挺疼的……”
“忍着点吧”
“好的……”
克利休娜有些在意脸颊上创可贴,戴上了头盔。
“但是就算出去宇宙,又能去哪儿呢?这标准服的推力应该去不了多远……”
克利休娜看了看标准服搭载的推进器。
“可以去轨道车所在的站台吧?”
“对哎!”
穿好标准服的两人,回到刚才进来的地方,走向另一个方向的空气锁。
这个空气锁一共有三层,没有得到许可的人看来无法通过。
米兰达拿出一张身份卡放在验证屏幕上,并且输入密码,竟然成功解锁。
“这种东西是从哪里弄到的?”
克利休娜不由得惊叹。
“殖民地公社的管理没那么严格,这种程度的准备都做不到的话,就没办法和马哈对抗了”
说着,第二道锁也被打开,两人来到最后的门面前。
“准备好了吗?”
“是……”
克利休娜深吸一口气,将头盔的气锁关紧。
这是最令人厌恶的瞬间。
面前的舱门被打开,一下子跃入眼帘的是流动的宇宙。
“……!? ”
临近的殖民卫星如果下落一般从眼前飘过,那光景比星星坠落更加骇人。
宇宙殖民卫星为了产生惯性重力,一直处于旋转之中。在外壁看宇宙时就会产生这奇妙的景观。
虽然因为没有空气而不会出现风压,这个理由依然无法让人觉得安心。
这种视觉的观感一旦被看到,其影响就很难消失。人的脑内会不自觉产生恐怖的想象,导致所谓的“晕宇宙”出现。
米兰达和克利休娜抓住舱门外的把手,尽量不去看宇宙,沿着外壁缓缓移动。
前方可以看到沿着殖民卫星外壁运行的轨道列车。
这种可以实现直线移动的轨道列车在殖民地内部很少见,往往都搭建在外壁上,这也是殖民卫星建设的通例。

3

还没有习惯殖民卫星的阿弗兰西·夏亚,无法像两位女性那样行动。
“好吧”
连街道名字都记不住的他,好容易慢慢掌握了距离感,打算通过某个避难所去外面。
避难所的舱门边上有详细的说明,就算是老人和孩子在按顺序经过五个步骤后也能把门打开。
在第三道,也是最外面的一道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从门缝里看到了停在外面的警察巡逻车。
“……?”
巡逻车里似乎没有人。
阿弗兰西侧身出门,来到路上。
“喂……!”
肩膀被人抓住。
“……!! ”
阿弗兰西的视野还没有适应外面的光照,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
“你是从哪儿来的?”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阿弗兰西感到肩头被抓的力度更强烈了。他的背后是偶然走过来的警官。
“……问我从哪来的……当然是从空袭的地区逃难过来的啊……”
话还没说完,阿弗兰西觉得颈部被拘束,看来警官已使出常用的拘捕手段。
“呜呃……!? ”
“捉住个可疑的家伙!詹姆斯,快去报告!”
“呃……我没犯罪,为什么抓我!? ”
阿弗兰西申辩着。
“我管你呢,看你鬼鬼祟祟的就抓你!”
接下来是侧腹被击打的疼痛。
咚咚咚!连续的打击毫不留情的打在身上。
从气息来判断,应该是从阿弗兰西的头顶传来,看来这警官是个大块头。
勒住阿弗兰西脖子的这条臂膀上长满体毛,钢铁般壮硕的肌肉让张嘴都变得困难。
“臭小子!非逼我动手!”
“呃啊!”
耐不住剧痛,阿弗兰西的嘴里吐出了口水。
“敢瞧不起我!”
警官依然一拳拳击打着阿弗兰西的侧腹。
“就是这家伙吗?”
同僚的警察来到阿弗兰西面前。
“哼!”
阿弗兰西的视野里只能看到警察扬起的嘴角,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身体正面遭受了实实在在的一击。
“臭混混!”
那嘴角似乎在上升,阿弗兰西的意识逐渐远去。
之后,乌尔·乌利安指挥下的被称为“米诺克斯”的飞行物体的横行肆虐,以及为了阻止他们而从天而降的Man Machine 佐林·索尔等等这些事,阿弗兰西都无从知晓。

4

恢复意识时,阿弗兰西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昏暗狭小的空间内。
全身都发出剧烈的疼痛。
实在太疼,阿弗兰西觉得自己醒的太早了。
“艾娃……”
他不经意间呻吟着一个名字。
“好像醒过来了啊“
听到有人这么说。
阿弗兰西想起自己警官攻击。
“是吗……艾佛莉……你看我现在多惨……”
阿弗兰西思维的角落里正考虑着要放弃。
“我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完全找寻不到意义……艾娃……来救我啊……快来……”
心中发出真正的哀嚎。
“能听到风的声音……能在宇宙殖民卫星里听到风声……居然是真的啊……”
此时阿弗兰西才想起来自己位于漂浮在宇宙中的殖民卫星里。
全身的疼痛将他拉回到现实中。
“呜呜……呃!”
好容易吸了一口气。
背后的阵痛,和腹部的剧痛混合在一起,让手和脚的前段都感到麻痹。
“啊啊……!”
伴随着呻吟声的是一阵嘲笑。
“哼哼……起来啊,别像个娘们儿似的哼哼唧唧”
“嘿嘿,跟刚被人干过一样,哈哈哈哈哈”
衬衣被汗水浸湿,粘在身上的感受让阿弗兰西觉得很不舒服。
首先能动的是脖子。
视野中咧嘴大笑的男人们的面孔,如同化妆舞会的面具一般在空中飘荡。
“……?这里是哪儿?”
“哟嚯,这么没礼貌,请字哪去啦?”
面具一般的男人们的脸,又笑了起来。
“真是的,就这样也算是带把儿的男人?别开玩笑了”
嘲笑声如同捏住阿弗兰西股间的手,令他蜷起了腰。
比起屈辱,疼痛更加令他难以忍耐。
“呜呃……”
“啊啊,干的我好爽啊,继续来”
“应该这么说才对嘛,哈哈哈”
疼痛的程度并非来自想像。
阿弗兰西的身体逐渐开始掌握现实中的事态。
他坐着直立起上半身。
背后的疼痛,似乎是在爆炸时被玻璃碎片刺伤。
并不是致命的程度。
“哦!好像活了”
阿弗兰西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是一张司空见惯的亚洲人面孔。
“还挺有种的嘛!”
听到声音的同时,阿弗兰西的侧脸被打。
顿时眼冒金星。
身体晃了晃,向侧面倒了下去。
痛感从屁股传到背部。
他抬起头来观看。
面前共有三个男人正在大笑。
“……你们不是警官吗……?”
听不出是质问还是独白的语调,阿弗兰西的话像相声一样引起三个男人的一阵大笑。
“这玩笑开的真好,是警察的话会呆在牢房里面吗?”
阿弗兰西在一阵笑声中直起身来。
听了这些人的话,阿弗兰西才发现屋子的正面是铁栅栏。
“……这是哪里?”
他忍着痛再次问道。
“安静点!小混混们!”
怒骂声从铁栅栏的另一面传来,说话的人穿着和攻击阿弗兰西的两个警察相同的制服。
“嚯嚯,没名字的小混混,醒过来了啊?”
铁栅栏外面的警官说了句“你们老实点”就转身离开了。
“嘿嘿嘿,原来连个名字都没有吗?你是怎么招惹警察了啊?”
三人中看起来最轻浮的一个人边问边打量着阿弗兰西的脸。
“……”
阿弗兰西抚摸着刚被打过的脸颊,以视线回敬男人轻薄的目光。
他自知已经超过了“忍耐”这两个字的限度。
“呼……!”
伴随着强烈的意志,阿弗兰西吐出一口气。
“我想好好的感谢你们一下,行吗?”
“哎!? 小哥你啥意思啊?”
另外两个人也站了起来。
一瞬间,阿弗兰西已经知道这几个习惯打架的家伙接下来的动作。
果然,其中身材最高大的一个人和轻浮男一起率先发难。
阿弗兰西闪动身形,躲开了攻击。
紧接着他以闪光般的动作伸出二指,击中了大块头的眼睛。
视线被夺的大块头也不示弱,一脚踢来。
阿弗兰西将两手十字交叉,吸收了那一脚的冲击力。他以一记头槌奋力撞向大块头的下颚。
“呃!”
大块头的身体像砖头一样倒了下去。
轻浮男和亚洲脸见状,不约而同的左右夹攻。阿弗兰西先缩起身体,然后左右手两拳齐发。
左拳命中一人的喉头,右拳打在另一人的胸口上。
被打中胸口的人一个踉跄,头撞在墙壁上倒了下去。
“呜呃……!”
狭窄的监房中,阿弗兰西站在倒下的三人之中,看着脚边的三人。
“下手太重了……”
自己都没想到打起架来能这么熟练。
而且这下在牢房里打了人,更会加重自己身上的嫌疑,他感到有些绝望。
“……为什么下意识就会出手?”
阿弗兰西将残留在拳头上的痛感视作自己命运的象征,诅咒着刚才轻率的行动。

-第15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ms07b3说道:

    留个脚印~~

  2. llehehttahw说道:

    夏亚的近身战水平真是一言难尽

  3. mayoi0305说道:

    这是差点就被肛了啊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