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9话 遥远追击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9话 遥远追击

1

穿过森林地带之后,眼前又换了一番景色。
豪华车的前方出现了倾斜角度很大的坡地。
山脚下的视野十分开阔,没有高大树木,而是一片牧草地。
抬头看的话,能发现云朵低低的飘荡在山腰部分。
豪华车开始在山道上狂飙。
车体剧烈摇晃,克利休娜不得不用胳膊和手肘撑住车窗来试图保持平衡。
乌尔也是一样。
“速度太慢了!”
他向司机吼着。
这里是临近殖民地中核的山岳地带,规划利用这片广大的开阔地设置了果园和牧草地。
殖民地内部的一切都经过人为规划,像这样子刻意留下一些自然景观是殖民卫星建设的不成文规定。
后面的三台摩托以低矮的灌木丛为掩护,依然紧追不舍。两台电车则稍稍落后。
空中出现三台米诺克斯,并开始降低高度。
“终于来了!乌尔,让一机先着陆!”
“正在做!”
乌尔一手拿着通讯器,另一只手试图抓住克利休娜。
“你想干什么!? ”
克利休娜挺身提出抗议,她的动作在乌尔看来带有攻击性。
“别动!”
“你别碰我!”
“哼!”
伴随着豪华车的震动,乌尔在身体腾空的同时以一记手刀命中克利休娜的后颈。
紧接着又是击中小腹的一拳。
“呃……”
克利休娜哼了一声,失去了意识,身体向前倒下。
不难看出乌尔的手法经过相当的锻炼,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反射般的攻击做的过火了。
他觉得自己依然存在不够成熟的一面。
“抱歉了……你不应该抵抗的”
乌尔揭开座位下方的脚垫,从底下的储物舱中拿出一把小型冲锋枪,并打开车窗。
“准备还击”
“别废话快开火!”
司机相当焦躁。
“……!? ”
乌尔明白为何追击者不率先发动攻击,看起来对克利休娜被挟持这件事还是有所忌惮。
“切!”
把枪口对准活人,对于乌尔来说竟然也是第一次。他稍稍压低枪口,开始射击。
砰砰砰!
枪声比想象中的更轻,像玩具枪一样。
豪华车的震动让瞄准变得困难。
“呜……”
乌尔急忙用肘部撑住车窗来稳定枪口。
一阵连射之后,左侧的一台摩托翻到在路边。
骑手发出一阵哀嚎。
剩下的追击者却没有功夫顾及受伤的同伴。
“克利休娜!你没事吧!? ”
“超到前面去!把车逼停!”
剩下的两台摩托执着的继续追击,两名骑手掏出手枪。
子弹射中车窗框的金属,发出刺耳的响声。
乌尔第一次闻到了着弹部位发出的焦味。
“可恶!”
乌尔暂时将身体缩回车内更换弹夹,当他再次探身射击时,一台摩托已经加速向车头驶去。
牵制射击的弹丸在车身上弹开。
这时,落后的两台电动车也追了上来,能看到车上伸出的冒火枪口。
由于追击者的距离太近,导致上空的米诺克斯难以提供支援射击。
三台米诺克斯中的一台是无人机,被设置为对豪华车进行近距离追踪。
“嗯……!? ”
乌尔正打算观察超到前面去的摩托车的动向,却看见骑手已经跳车,向豪华车飞扑过来。
摩托车撞向豪华车的左前方,造成车体方向的突然变化,也令扑过来的骑手无法抓住车身。他的身体横滚着落在后方的地面上。
这种速度下的跌落,人不可能安然无恙。
“呃!”
剧烈的震动使乌尔摔倒在后车底板上。气绝的克利休娜那娇小的身体也在后座上腾空弹起。
豪华车从摩托车上碾了过去。
嗙!
后挡风上映出强烈的闪光,随后是一阵火焰。
“用手榴弹!”
司机大喊着。
刚才的爆炸是由于摩托车的汽油被点燃。
现代的摩托车大多使用电气驱动,这种烧汽油的老式摩托车被认为是会移动的爆炸物。
乌尔从脚垫下面掏出几颗手榴弹,向窗外扔了出去。
咚!轰轰!
一瞬间,视觉被后面的闪光所麻痹。
虽然无法确定摩托车被击毁,但也没有人进一步追上来。
终于,一架米诺克斯在敌人的头部降下,展开牵制。剩下的两台一前一后护卫着豪华车继续前进。
“好容易跟上来了吗,真是一帮没用的家伙”
乌尔对司机前辈的牢骚感到不以为然。
“一把年纪了嘴还这么碎……就这样也算马哈成员?”
一边如此想着,乌尔一边打开小型电脑,开始对米诺克斯进行远程控制。
他打算控制米诺克斯在豪华车的附近着陆。

2

“敌人打算动真格!? ”
“啊啊……真是服了他们”
开车的乔·斯伦手摸着额头,对米兰达说。
“本来我们想抓住那小子的,却被他把克利休娜带走了”
米兰达暗暗反省自己当初把那个身着花哨夹克的青年当作随处可见的一般市民这件事。
“起初还打算先下手为强……”
她感觉自己的知识还是没有超过巴亚姆·泽肯教学的范畴。
来到殖民地后,她发现这里的反地球联邦政府的地下活动比她想象的更活跃。
这恰恰引发了地球联邦政府的反击,导致一整个街区遭到轰炸。
这样一来,不管米兰达她们进行的夏亚存续计划的详细情报是否为地球联邦政府所掌握,反地球联邦运动的中枢都已面临灭顶之灾。
“凯兰·米德的佐林·索尔来掩护了”
“哎?”
“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只能全力以赴”
乔似乎正和船长进行无线电通讯。
米兰达只听到佐林·索尔这个词。
“用无线电没问题吗?不会被监听吗?”
“暂时没事,我们用了暗号”
“有功夫聊天的话还不如再快一点!能看到米诺克斯吧?跟着它们就行!”
厕所里传来阿弗兰西的喊声。
“知道了!”
乔听从了阿弗兰西。
飞在树林上方的米诺克斯,在树梢的另一侧消失。
“……?”
米兰达想到说这话的阿弗兰西依然捂着肚子坐在厕所里,不免为他担心。
阿弗兰西的水泻已经停息。
“这样的话……”
他已逐渐闻不到狭小空间内的刺鼻气味。
钝重的疼痛感从下腹的右侧向左侧逐渐移动,并逐渐下沉。
终于下腹部感到一种解脱感。
他把清洗用的喷水开到最大,之后往下瞅了一眼。
“在这种紧要关头竟然……”
依然感受到内脏痛感的他,诅咒着人类生理上的脆弱性。
下面的部位似乎已经麻木。
“……!”
他用力系紧裤带,用双手撑住左右两边的墙壁缓缓站起。
“……克利休娜是个好姑娘啊”
如同念咒语一般的念着这句话,他终于离开了厕所。
“现在到哪儿了?”
他听见了乔·斯伦的声音。
窗外依然是森林的景色。
“你怎么样?”
“已经搞定了”
阿弗兰西在米兰达后面的座位坐下,喘出一口气。
“再吃一次药吧”
“泻药的话还是免了”
“这次是治疗肚子的药啦,肠胃药”
米兰达从医疗箱中拿出黑色的药丸,交给阿弗兰西。
阿弗兰西在摇晃的车厢中,将这有强烈味道的药丸含在嘴里。
这种带有特殊味道的中药,虽然确实很苦,但却有着立刻将体内不快感驱散的神奇功效。
“你没喝水吗?”
米兰达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点苦味和眼下的事态比起来完全不算什么”
虽然一本正经的说着,阿弗兰西却不知道这药应该和水吞下去。
药的味道在整个口腔蔓延,这种感觉却比刚才在厕所里强得多。
“这里就能出去了!”
乔说着,猛地一转方向盘。
眼前的光景变得昏暗。
同时,上方低空飞行的米诺克斯的排气声如同风暴一般。
右方有小小的火光,被面前的树林所遮挡。
“就在前面!”
米兰达通过接收器判定敌方无线电的位置,并告诉阿弗兰西。
“前面?”
前方的上空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光。
阿弗兰西还不知道那是由米诺克斯的喷口发出。
“佐林·索尔在哪儿!? ”
“还没到呢!”
乔大声的回答米兰达。

另一方面,无人驾驶的米诺克斯终于在乌尔的控制之下接近豪华车。
“行了!”
“好!”
司机在路边将车停下,乌尔也控制米诺克斯降落在旁边。
这时司机也翻到后座,拖着克利休娜的腿把她拽到门边。
“小心点!别伤着她!”
乌尔用手攀住米诺克斯的避震杆,一边确认米诺克斯已经停稳。
“人都昏过去了,管那么多干嘛”
司机轻蔑的笑着说。
乌尔对于他这种可憎的态度感到厌恶。
马哈的成员,都是从下级士官以上的志愿者中对拥有特别素质者经过严格选拔而来,乌尔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被选中者一旦习惯了精英意识和特权等级之后,往往会产生自大的情绪。毕竟只要能力足够完成任务,组织对于人品方面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
所以为了保持品格,人只能时刻注意并不断提醒自己,且逐渐养成这种习惯。
这,就是教养。
在眼下的场合,这个作为司机的男人完全不具备这些。就算他宣称自己是开玩笑,也无法解除乌尔的不快。
这种意义上来说,乌尔自己也算不上完美。
如同他的上司比约恩·达戈尔上校所指出的一样,乌尔很容易因为自己一根筋的思维而被激怒。
知道自己缺点的他,通常会有意识的像普通人一样以平易近人的姿态来接人待物。
这种伎俩在有些时候可以发挥作用。
比如他沉稳的演技博得了克利休娜的好感,这就是个好例子。
然而克利休娜背后的组织是并非军队的地下机构,其性质决定了这一组织行事时必须谨慎小心。因此这一回乌尔的演技没有收到完全的效果。
这个组织拥有将克利休娜作为诱饵的决断力。
相信克利休娜本人也抱有同等的觉悟。

3

乌尔伸手接过克利休娜,司机在后面抬着她的腿。
“……这他妈要怎么样才能进驾驶室啊!”
司机对驾驶舱的高度发出抱怨。
“……!”
乌尔忍住想摸摸克利休娜脸蛋的冲动,将她交给司机后来到驾驶舱的正下方,抓住攀爬把手向上攀去,陡峭的角度并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他打开驾驶舱边上的一个小闸门,转动里面的把手,米诺克斯机身下方的一个舱门打开了。
“嘿!真有你的”
“快点吧!”
尽管有僚机在进行掩护,追击者们仍然没有放弃接近的尝试。
砰砰!
米诺克斯的弹幕掀起土沙的烟雾,像是一堵墙。
“快把她给我!”
乌尔以命令的口吻向司机说着。
“……!? ”
司机明显有些不高兴,他用一只手抓住克利休娜的衣领,把她提起到乌尔够得着的地方。
“就交给你了!”
见乌尔接过克利休娜之后,司机回到了豪华车里。
乌尔用安全带将克利休娜的身体固定在座椅上,又仔细的将她的双腿也放进不易碰撞的位置。
他自己则放下驾驶座的座位。
豪华车已经加速驶开。
正在这时,阿弗兰西他们的小客车视野中已经出现乌尔的米诺克斯,他们看见豪华车逐渐离开。
轰隆!
从左右接近的两台电动车中的一台被米诺克斯击中,飞了起来。
民用的电动车强度有限,被直接命中后车体的一半被打得粉碎。
“可恶!凯兰到底在干什么!”
乔抬头看着空中,咒骂着。
高速行驶的车厢中猛烈的晃动,让阿弗兰西感到排空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从右边走!”
阿弗兰西抓住乔的肩膀。
“知道了!”
咚!啪啪!
车子还是没能闪开地面被米诺克斯炸出的大洞,倾覆了过去。阿弗兰西的身体一下子撞上车顶,又落了下来。
“啊呃!”
他跌落在乔的身上,腰在方向盘上狠狠磕了一下。
系着安全带的米兰达感觉大腿被勒住,似乎听到了骨头的声音。
车内全是尘土的味道。
前挡风之外是一片白光,乌尔的米诺克斯就停在前面不远。
“可恶!”
阿弗兰西用脚踢碎车玻璃。
身边的乔发出呻吟,阿弗兰西只能看见他的肩和背,他似乎被安全带绑在座椅上。
“米兰达!能起得来吗!? ”
“乔!你没事吧!? ”
阿弗兰西尝试将身子从破裂的前挡风中探出。
剩下的一台电动车尝试接近正在着陆的米诺克斯,能看到车的两侧喷出赤色的枪口火焰。
“已经不行了吗……!? ”
接下来的一瞬间,伴随着轰的一声,阿弗兰西的右上方出现了巨大的闪光。
阿弗兰西直起身子,用手遮掩那光芒。
轰!
那声爆炸震荡着阿弗兰西空空如也的内脏,似乎要将残存的液体都逼出来。
一种要呕吐的感觉涌起,他感觉全身都在摇晃。
闪光逐渐消散,落下的碎片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辉。
是空中的一台米诺克斯被击坠了。
电动车追了上来,在着陆的米诺克斯旁边停车。
“克利休娜!”
阿弗兰西终于从车前窗爬出,他双膝跪地,身体完全使不上力气。
这种无力感和自身的意思无关,令人感到绝望。
“可恶!”
阿弗兰西用肘部撑住身体,倚在斜面的土地上。
小客车的车头已经变形,一头扎在坑里。
嘶嘶!
尖锐的排气音,那是乌尔的米诺克斯离开了地面,机体正摇摇晃晃的上升。
电动车上的人们用枪向空中扫射,然而这样的武器对米诺克斯没有效果。
下一个瞬间,阿弗兰西见到了不可思议的光景。
一台巨大的人形机械,正从空中接近上升中的米诺克斯。
“那是什么!? ”
阿弗兰西感到肘部也逐渐没了力气。
要是这台机体攻击那架米诺克斯,克利休娜也会有危险。
他脑中下意识的如此想。
豪华车和米诺克斯在地上合流,那一定是为了交接人质。
也就是说克利休娜极可能已经不在豪华车上了。
而且那台人形机械,也不是佐林·索尔。
阿弗兰西产生动摇,看向小客车一边。
“米兰达!那是敌人的Man Machine吗!? ”
他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缓缓向前走去。
剩下的一台米诺克斯调转机身,开始向人形机械射击。
“乔!你没事吧!? ”
“什……什么!? 是佐林·索尔来了吗?”
“看起来不像是佐林·索尔呀”
米兰达解开绑在乔身上的安全带,扶正他的身体。
乔的额头破了个口子,血液正以呼吸的节奏涌出。

Gaia Gear

“那不是Gaia Gear吗……”
乔努力睁开被血遮住的眼睛。
那台人形机械,为了避开米诺克斯的攻击,脚蹬大地跳了起来。
“连那个都用上了!? ”
“Gaia Gear……?”
米兰达反复念着这个似乎有着印象的名字。
“是Gaia Gear 阿尔法,制造番号是阿尔法……从没听说过要用这东西啊”
乔再次拿出无线电,对着麦克风大喊:
“这里是乔!用阿尔法真的没问题吗!”
这是米兰达拿过医疗箱,用纱布拭去乔额头的鲜血,并施以止血剂。
“阿弗兰西呢?”
米兰达给乔绑绷带时看到了已走出一段距离的阿弗兰西。
上空向人形机械开火的米诺克斯也被击坠,爆风的压力让阿弗兰西再次倒地。
“克利休娜啊!”
阿弗兰西爬起身,向米兰达的方向叫道。
“船长!……”
不顾正在怒吼的乔,米兰达伸手转动无线电上的旋钮,改变了频率。
“你干什么!? ”
“能和Gaia Gear通话吗?”
“我试试……”
乔一边确认着频率,一边调试无线电。
“快一点!”
“好像不行……”
“那就让船长转告!”
“好……连上了……听好!克利休娜似乎在最后一台敌机里!千万别击坠它!克利休娜就在里面!”
乔扯着嗓子大吼,米兰达用手按着他额头上的纱布。
“米兰达,我想去追击,能把那台机体叫回来吗?”
阿弗兰西已经回到车子旁。
“这台无线电看来不行”
“那机体到底怎么回事!? 想把克利休娜和敌机一起击毁不成!? ”
“凯兰·米德那家伙……实在太不中用”
“搞什么!? ”
着急的阿弗兰西用手拍击车框,却被散落的碎玻璃划伤了手。
急忙把手缩回的他却看到另外两台人形机械正在接近中。
“是敌人!? ”
他的直觉如此判断。

-第19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啊谦说道:

    谢谢翻译了

  2. xcfd999说道:

    这机体帅爆了啊

  3. llehehttahw说道:

    这机体,怎么看都是百式啊

  4. Tyr说道:

    毕竟各种翻新机

  5. czzgundam说道:

    看到机体不由想起了宇宙骑士

  6. 继续往下更新下去,能看到夏亚打飞机

  7. 暗黑奇兵说道:

    前卫的设计理念

  8. 我都快等不下去了快更新吧!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