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RB

Muv-Luv Alternative Gott bleibt tot – 序章

原发布地址:http://kenrb.blog.163.com/blog/static/7454687320104735617528/

1996年6月7日,1909 UTC。格陵兰岛冰盖。

正处于极昼时期的北极圈。太阳有如白亮的灯泡一般高悬在天空中,再加上四周一望无际的冰原漫反射着阳光,呈现出一片白茫茫的视觉效果,直让人感到头晕目眩。

美国陆军上尉本杰明·R·鲁特(Benjamin R. Root)狠狠地抽了下鼻子,尽管身处战术机的座舱中外带身着卫士强化装备应该是无法感受到外界的寒气的。他手指略动了两下,从视网膜投影的虚拟屏幕左上角下拉出扩大的地图画面,地图上下一个路径点,也即是现在显示的飞行计划的路径终点,已经近在咫尺了。

可是那对从加拿大巴芬岛起飞的他们来说,只不过才是这漫长而又神秘旅途中的第一个补给点而已。想到这里,本又忍不住抽动了下鼻翼,在心中暗自咒骂起这该死的任务来。

在极地阳光的照耀下,隶属于美国陆军第75游骑兵团1营B连的12机F-15E Strike Eagle和宇宙军第9侦察团第9战略侦察群的2机RF-15 Peak Eagle没有携带任何武装,而是带着外挂燃料槽正以NOE飞行贴着冰原巡航着。

“看样子我们到了哪。”本抹了抹鼻子,示意各机减速。

虽然晃眼的光线加上崎岖不平的地面带来的光影效果,使得卫士们很难很快就用肉眼分辨出前方的地面上多出了什么东西,但视网膜投影的显示上清楚无误地标出了那个路径点的位置。

鹰们从匍匐飞行着的姿势直立了起来,开始减速滑行,接地。

经过近2个小时孤寂的飞行过后,他们终于到达了任务简报中提到的第一个补给中继点。

“各机注意接地,可别滑倒了。”

可是,除了整齐地排放在地上的数个战术机补给用货柜舱之外,并没有出现卫士们期盼着的任何生命迹象。

“什么啊这是……”本的15E举起了一只手,示意其余各机停止,他一个人走上前去查看着究竟。

“嘿,真有本事啊,还真能把这些东西运到这儿……啊!”

直到凑到跟前了他才注意到自己战术机脚边和补给舱附近的一些黑点们。

他赶忙放大了图像。

那是一些穿着类似宇航服一般全包式服装和头盔的,持枪的士兵。他们似乎并不是负责补给战术机的地勤人员,而只是在执行着护卫任务,因此看到战术机的前来也没有刻意上前,只是稍微将头向这边一瞥,便又回到半蹲着的警惕姿势了。他们全身的服装都是灰黑色,再加上隐蔽在了巨大补给舱的阴影之中,让本觉得哪怕他的战术机把这些家伙踩到了他都不一定会发觉过来。

“怎……怎么回事……这些家伙,竟然没有热源反应……”

从通讯上传来的是B排排长,本连的突击前卫长<Storm Vanguard 1>哈里斯·S·弗里曼(Harris S. Freeman)中尉的声音。

“哦?看样子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个服装似乎有遮断红外探测的功能呢……呜呣……果然大家都是隐秘行动么……”紧接着的解说来自临时编入这个任务部队的2架宇宙军RF-15的长机斯科特·邓恩(Scott Dunn)上尉。

“这就是……KAS Security么……”本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这或许是美军的卫士们第一次在战场上看见这个神秘组织的士兵们。对于D任务部队<Task Force Delta>的他们来说,现在还仅仅只是惊讶着对方是如何在这茫茫冰原上为自己提供补给的。他们中的谁都无法想象到,数小时后,当他们到达最终的目标点时,他们将要在对方的带领下跃入的,是对人类而言怎样未知的一个深渊。

“上尉,数据链更新了。”

“嗯,啊……”

没有地勤的帮助,他们也毫不客气地打开补给舱自己动手补充起推进剂来。与此同时,各机的数据链上也即时更新来了这次绝密任务中他们的下一个路径点。

本无聊地拖动着投影上的地图。新更新的长长的蓝色直线仍然在冰原上延伸着,指向着极地的深处。

Muv-Luv Alternative Gott bleibt tot

序章

“Alternative V”

被约定的胜利

1996年6月8日,0010 UTC。格陵兰海。

在战术机座舱中嗡嗡作响的电子音中,本辗转反侧了很久,不停地在心里默念着“休息也是士兵的职责”,可不知怎么地还是睡不着。

这不仅仅只是紧张。这是恐惧。他清楚地这么感觉着。

可是,这又不是行将奔赴战场,面对敌人的那种恐惧。确实,BETA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其可怕的敌人。但现在这种恐惧感却有些不一样,更像是前途一片黑暗,对于自己所无法掌握的未知的恐惧。

他终于叹了一口气骂了一声,爬起身来打开了座舱。

极地的寒风毫不客气地迎接了他,让他刚爬到出口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但他还是压紧咯咯作响的牙关,站了起来环视周围的景象。

照理应该依旧悬在地平线附近的昏黄太阳此刻也已经为漫天的大雾所笼罩而看不见了。四周是一片灰茫茫的景象,几乎分不出天与地。但是作为一个士兵他心里必须有清楚的时间概念。以UTC来计算的话,现在刚巧是日期从公元1996年6月7日转为8日不久。1小时前他们到达了这个补给中继点,并得到命令可以在这里有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就要前往最后的补给点,以及最后的目标点——虽然最后的目标点是什么依旧没有公布,但最后的补给点已经跨过了北冰洋,落在了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北端。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说到这个名词,恐怕,连里的卫士们已经对这次任务的最终目标点心中有数了。

如果借住欧洲盟军的帮助,从大西洋西岸登陆后直接借道挪威的话,卫士们可以远不用耗费这么大的辛劳连夜在极地的冰海上自力长途飞行。但是竟然连NATO盟军都必须躲开不能让他们察觉,本次行动的绝密性,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非法性已经可见一斑。

不过,虽然寒风刺骨,但海上的阵阵潮声还是远比座舱里嗡嗡的电子声惬意许多。自从出了格陵兰岛之后,因为北大西洋暖流的关系,直到欧洲大陆都不会再有冰盖。而他们新的补给点,竟然是设在了某个被苏联人遗弃的有人漂浮式海冰站上,让他不得不再次佩服起这个名为KAS Security的合作伙伴来。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如何能在如此恰到好处的位置找到如此恰到好处的东西,更是因为他们为了不让自己的战术机泡在冰冷的海水里,不知道是用了多少时间将原本并不大的海冰站扩建了足有原来的6倍还大,还专门为每台战术机设计了漂浮式的机窝。

本转头看着为海冰站中心部那原本是居住栋的两幢房子。与灰暗的背景不同,它们所透着的是淡白色的柔和灯光。看来内部的照明和其他设施也已经被翻修过了的样子。当他们抵达之后,迎接他们的KAS Security的士兵曾告诉他们居住栋的设施可以自由使用,并且在海上也不用担心BETA的袭扰。确实也有不少卫士搬进那里去睡了,只不过他本人起初还是觉得自己的战术机的座舱里更能让自己安心。

“稍微也去喝杯热咖啡么……”

本自言自语着,爬下了自己的鹰。

PEU-5/P卫士强化装备的脚部模块踩在浮桥上,发出咯咯的低沉响声,让本明白脚下的材质并不是金属而是某种高强度的有机纤维材料。这再次让本感到有些惊讶。在欧亚大陆主要的石油产区都被BETA占据着的今天,虽然依靠南半球和海洋的石油产量人类仍能维持供军需用的巨大消耗,但在非必要的工程消耗上,KAS Security还能如此奢侈地大量运用有机化工材料。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化工技术似乎还是如此地先进。哪怕是在和平时期,能拥有如此实力的私有公司已实属罕见,更何况是在人类对BETA的战争进行了20多年的现在。

正守在居住栋楼下的两名KAS Security的士兵看见本走来,都立正并举起右手握拳置于了左胸。

“啊啊……”

本下意识地举起了右手想要回礼,可突然觉出异样,举到一半的手也缩了下来握成了拳头,学着样儿靠了靠左胸。

可是两个士兵敬完礼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他。

“刚才的那是敬礼吗……还真是奇怪的敬礼方式啊……”他边想着变爬上了楼梯。

Pages: 1 2 3 4 5 6 7 8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阿喷说道:

    强文留名再读
     
    有其他设定么?对世界观不了解啊~ :-?

  2. KenRB说道:

    From:阿喷:

    有其他设定么?对世界观不了解啊~ :-?

    这次除了一个关键的“TAHM”为原创的固有名词以外,其余的各种用语基本都是出自现实或者游戏原作,所以也就没做名词解释表。

    至于世界观设定么……还请自行参照原作游戏了。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