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aki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前传小说 -0- 战后的战争(1)

Gundam UC Novel0 战后的战争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0) 战后的战争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汉译:uraki

让所有高达Fans期待多久、猜测许久的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前传小说终于绑定PS3游戏机动战士高达UC发售!

【简介】

U.C.0093年,那场几乎颠覆世界的战争后,地球圈又再次陷入了奇怪的境地。那些创造了没有战争就无法正常运作的战后经济环境的人们——是的,比方说端坐在月球宝座,此时此刻正俯视着地球和宇宙两侧的那群人。毕斯特财团拥有了从地球联邦政府那里获取无限特权的力量。

正准备操纵着整个世界,背后似乎有着某种秘密!高达长篇小说『高达UC』最新作,隐藏在历史中的序曲,俚称『战后的战争』!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首发: http://www.cnmsl.net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汉化者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目 录
0094/Sect.0 战后的战争
1、before game
2、after game

※ 一 ※

出场人物

罗西奥·梅奇
隶属于地球联邦宇宙**央情报局的军官。负责追捕盗取机密情报后正在逃亡的部下卡洛斯·克雷格。

卡洛斯·克雷格
隶属于地球联邦宇宙**央情报局的资深军官。妻子被吉恩残党军杀害后便叛离了组织。

塔克萨·马库尔
地球联邦军特殊部队ECOAS的司令。军衔为少校。应总部的要求,担任罗西奥·梅奇的护卫。

达科塔·温斯顿
“云海”机动战士部队的队长。在“带袖”的袭击中死亡。

弗尔·伏朗托
对“云海”发动了袭击,人称“上校”的神秘机师。有传闻称其是夏亚再世。

阿尔伯特·毕斯特
阿纳海姆电子公司的干部,为视察试作机动战士赶赴月球的“格拉纳达”。

before game

下了高速公路,沿着州道向南走三公里左右。穿过一座写着“狮门”字样的住宅区大门,再往里走四个街区,就来到了卡洛斯·克雷格的家。
周六的早晨,除了退了休的老人在路上缓缓地踱着步外,几乎看不到任何来往的行人或车辆。四处传来鸟的啼鸣声和割草机的声音,有远有近,每家每户门前修剪地整整齐齐的草坪如同被染上颜色一般闪耀着绿意。就在这样一个述说着这里是片恬静住宅区的画面中,卡洛斯宅邸的庭院里也同样铺满了草坪,尽管有旅鸫在上面跑来跑去寻找食物,但不可否认总体看上去并不显眼。
将近一个月没有修剪的草坪杂草丛生,扔在草坪上的报纸受到风雨的冲刷早已变得一团模糊。最让人感到凄凉的,是停放在玄关旁的一辆儿童自行车上已经积起了薄薄的一层灰,车把也已经不知所踪了。心中涌起一阵沉闷的痛楚,罗西奥·梅奇走下电动车。紧跟着,一名身高比罗西奥高出一个头的男子也下了车。

两人在玄关前立定,罗西奥正打算按门铃,高个男子用手拦住了他。

“我来。”

锐利的眼神仿佛在说,对方肯定已经猜到我们会来。抬头望着将手伸进西装打算掏出自动手枪的男子,罗西奥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对方要是想这么做的话,我们早就遭到枪击了。”

“我是来找他沟通的。希望你能全权交给我处理,塔克萨·马库尔少校。”

这个总部派来担任护卫的特殊作战群军官——也就是大家俗称ECOAS的特殊部队司令,轻轻地哼了一声以示回答,然后退在一旁。一个是身材魁梧正当壮年的一线指挥官,一个是五十出头,长年从事文职工作身心都已经变得松弛的情报官员。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两个身影此刻同时映在了大门的玻璃上,罗西奥按下门铃。等了十秒钟没有听到应答声,伸手拉了拉指纹验证式的门把手,没有上锁的大门一下子就开了。
事前曾确认过家里有人。向塔克萨使了个眼色之后,罗西奥谨慎地走进了屋内。将手探入怀中的塔克萨紧跟其后,同时对着装在左手袖口的麦克风说道“进去了。”。他那些将这所房子团团包围的部下们立刻作出了反应,无形的杀气仿佛正在蔓延,但对罗西奥来说那是发生在他那松垮意识之外的情况。起居室传来电视机的声音,还隐约能闻到食物所留下的香味,但却完全感受不到生活的气息。就像是已经废弃了多年的旧屋,空气莫名地冰冷。甚至荒废一词都不足以表达,这是一种令家不再是家的空气刺入肌肤时所带来的寒意。
半年前来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开朗热心的夫人热情款待,喜欢棒球的七岁少年出门相迎,然后招待罗西奥走进起居室。而现在,只有从装饰在墙上的照片中才能看到他们的音容笑貌。这是一张映有这家主人和他宝贝妻儿笑脸的照片……
不经意地叹了口气。对于一个四十多岁,人生已经无法重来的男人来说,没有比失去这些更加残酷了吧。罗西奥的视线离开了照片,“卡洛斯,我是罗西奥。你在家吧?”他向起居室那边喊道。没有回答,只有电视机不断地发出嘈杂的声音。听出来好像是部什么影片的罗西奥,一手捂着再度感到绞痛的胸口朝起居室走去。
果然,电视中有一个卡通人物在跳跃着。一辆玩具车翻倒在电视机前,沙发上还放着儿童衬衣。摊在桌上的女性杂志也从那天起就再也没动过半分吧。时间停止运行的起居室中,只有电视机还忽明忽暗地闪烁出色彩的洪流,照在长榻上的一家之主身上显得格外颓废。沉默了片刻,卡洛斯·克雷格呆呆地盯着电视机,“是设了定时吧。”看着他的侧脸罗西奥低声问道。

“每到星期六的这个钟点,电视机就会自动打开。就算在看其他节目,也会自动转到这个频道。就像是……”

他儿子还活着一样。后面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卡洛斯将脸转向这边。脸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胡子刮得很干净,整齐的黑发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油光锃亮。不过,那双眼睛却暗淡无光,眼眸深处潜藏着稳微的警戒之色,对于自己确信犯的本质也不作丝毫无谓的掩饰。几天来,这个不断逃避追捕东躲西藏男人,究竟为什么要回到自己的家。正当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双眼睛注意到了站在罗西奥背后的塔克萨,隐藏在瞳孔深处的警戒开始流露。“这位是联邦宇宙军的塔克萨少校。”罗西奥说道,但卡洛斯的眼睛还是纹丝不动。盯着用眼神向他招呼的塔克萨一点反应都没有,刚想开口对他说“带狩人一起来搞得有点吓人吧。”,没想到感兴趣的神色突然从他的脸上消失,视线又回到了电视机上。感到身后的塔克萨似乎微微地抽动了一下,罗西奥走到卡洛斯的面前。“不好意思。你不说话那我就随意了。”,说着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的来意你应该清楚吧?”

盯着那张正在看卡通片的侧脸,谨慎地打开了话题。卡洛斯一言不发。

“中央情报局的资深军官,带走了机密情报还失去联络……上面那帮人会感到神经质也在情理之中。你下落不明的这段期间内,连我都受到了盘问啊。因为他们认为,你所使用的机密接触权限(SAR)代码是我给你的。”
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动用了我的终端机。对于这言外之意卡洛斯仍然无动于衷,继续看着卡通片的画面。画面中有一只拟人化的兔子飞出宇宙,正环绕着殖民卫星的外壁奔跑,“我想,你的目的我也清楚。”瞥了一眼之后罗西奥继续平静地说道。
  
“是跟你家人的悲剧有关吧。我不会来安慰你,也不会要你忘掉这一切。不过,你这是在自杀。你别说去什么地方去控诉了,在事情被公开之前你就会被抹杀。充其量能上个地下刊物,但事态不会有任何改变。到哪一天,某张报纸的一角登出你的死亡消息后,一切都会结束。”

左耳进右耳出,感觉这些话并未在他的思绪中停留便烟消云散了。身为地球联邦军旗下,覆盖了从战略情报到公安情报所有领域的中央情报局一员——不,作为在左右着地球圈经济的**复合体中占有一席之位的人,卡洛斯深谙这个世界的规则。对于明知如此却仍然做出这些行为的男人,这些话就像是对牛谈琴毫无意义。“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罗西奥将双手手掌握到一起,耐着性子继续说道。

“你跟我一起回去。这件事就到局长那里为止,再拖下去就可能会传到参谋总部的耳朵里去。到时候你可——”
“部长,你还记得吗?我和马纳德负责的那个墨西哥湾海盗案件。对外公布说是吉恩残党袭击了货船,但实际上是在高层的默许下将物资出卖给了吉恩残党。我们的任务,就是将伪装工作做得天衣无缝。蒙骗过当地的沿岸警备队,销毁有问题的物证……”

说到这儿,卡洛斯意外地将视线转了过来。“一个月前,袭击威尔明顿海军基地的吉恩残党军,使用的就是当时遗失的武器。”听着这些话,罗西奥忍不住低下了头。

“遗失物资的目录我这里也做了一份,错不了的。高战蟹用的手持式导弹有整整五箱。这些旧公国军的扣押物资,在我们的默许下流出的导弹,将阿洛玛和凯尔变成了肉块。”

就在情感突然爆发的卡洛斯对面,柜子上相框中的妻子脸上挂着笑容。“卡洛斯,那——”罗西奥突然开口说道,“我明白。”,卡洛斯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这边默认的话,对方也就积极配合了。就算是发动恐怖袭击,也不会胡乱地造成人员伤亡。底线是禁止造成平民的死伤。只需要上演适度的‘威胁’,来通过军方的概算要求就可以了……阿洛玛会带凯尔去基地找她当海军军官的哥哥纯属偶然,只是个单纯的事故。为了维持居住着一百二十亿人口的地球圈经济,这是容许范围内的牺牲。”
  不容反驳,卡洛斯站起身来。无视微微有些紧张的塔克萨,“没错吧?”,说着他低头望向这边。忽然笑起来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哀伤,罗西奥无言地低下了头。
  “每年都有好几万人死于交通事故,也没有听说谁提出过要废除车辆或飞机。道理是一样的。”
  “……你无论如何,都要这么做吗?”
  卡洛斯没有回答,默默地在T恤外披上外套转身打算离去。“要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逮捕你了。”罗西奥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你应该很清楚。你和我一样,都是在维护着秩序。”
  “秩序啊……”卡洛斯停住了脚步,带着浅浅的笑意回过头来。“发生了这些事之后,我又重新调查了一下。原来‘事故’比想象中还要多啊。去年‘夏亚的叛乱’中产生了数以万计的死伤者,之后的游击战又造成了大量平民死亡。还有‘甘泉’据说也发生过重大事故。聚集了新吉恩干部的一幢大楼发生爆炸,将附近的一辆校车也牵连其中,结果三十多名儿童当场死亡。尽管媒体对外宣称是陨石撞击所致,不过幕后黑手其是联邦的特殊部队……即狩人部队ECOAS的传闻,也传得煞有介事。”
  最后那句话,矛头直指挡住他去路的塔克萨。与表情毫无变化的塔克萨四目相接后,立刻又将视线移开的卡洛斯轻声说道,“我已经厌倦了啊。”,并将手伸进裤子的口袋中。
  “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不过请让这条看门狗让开,我赶飞机。”
  “卡洛斯,你再想想清楚。”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少校。”
  将口袋中掏出的一个薄板状物体递到塔克萨的面前,卡洛斯咧开嘴笑了笑。“我的手指一旦松开按钮,地板下的炸弹就会爆炸,整栋房子会消失得一干二净哦。”
  塔克萨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僵硬。上当了,明白了这一点后身体反射性地动了起来,罗西奥猛地站起身来险些将沙发都踢翻在地。
  不仅是这北美地区,全球范围的交通枢纽都在通缉卡洛斯。要想逃出去就必须有一张王牌在手,因此卡洛斯才回到了家中,为的就是将尾随而来的追捕人员当成人质。只要松开按钮引爆装置就会启动的死亡开关型发信机,会将目标的杀伤与人质死亡紧密地联系到一起,这一特性在这种局面下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效果。“身为ECOAS的一员,应该很清楚这种装置是可以做到的吧。”卡洛斯继续说道,紧盯着塔克萨的双眼一动不动,并用鞋底轻轻地敲了敲底下设有炸弹的地板。
  “不好意思了,在我坐飞机的这段时间内,就请你们留在这幢房子里吧。一旦我发现有人跟踪的话……”
  将完全握在手掌中的发信机在面前扬了扬,露出用姆指按着的按钮。卡洛斯从一动不动的塔克萨身边穿过,朝玄关走去。“你们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请随意,反正我也不会再回这个家了。”,说完便走出了起居室的门。“卡洛斯,站住!”罗西奥大声吼道。
  “你想逃跑方法应该还有很多,为什么还要回到这个家?”
  听到罗西奥觉得出乎意料,卡洛斯停下了脚步。“你应该知道我会来吧?”再次追问之后,他不经意地抬起了头,“究竟是为什么?”声音从背后传来。
  “也许是想最后再和你说说话吧。如果经历了相同遭遇的话,你一定也会做出相同的事的。”
  回眸的视线越过肩头望向这边。因无力反驳而不知所措的罗西奥紧咬着嘴唇,未等他作出什么反应,再次迈起步伐的卡洛斯背影消失在了起居室的门口。玄关大门发出打开后又关闭的声音。罗西奥呆若木鸡地站立在原地,听着那斩断了他最后希望的声音。
  “康洛依,听见了吗?作好伪装对目标实施追踪。另外叫拆弹组来,这个装置恐怕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塔克萨间不容发地通过袖口的麦克风下达了指示。“听着,塔克萨少校。”罗西奥说着,又坐进了沙发里。
  “不要跟踪了,让他走。”
  “我们受过专业的跟踪、追踪训练,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我说的不是这个。”
  粗暴的打断,或许会让他察觉自己的心境。塔克萨投来试探性的目光,“你确定吗?”他平静地说道。“责任由我来承担。”罗西奥如此答道,但并没有看对方的眼睛。
  “你只不过是遵从上司的命令,不会给你的履历产生污点的。”
  “如果是要我放走卡洛斯上尉的话,那恕难从命。站在我的立场,放走反叛者一事我必须告发你。”
  这股扑面而来的杀气令罗西奥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的同时,也为塔克萨与外表相衬的耿直言辞而苦笑。“我也成了反叛者吗?”罗西奥微微抬起头来,自言自语道。塔克萨挺直了他那磐石般的高大身躯,眉间也一如往常看不到丝毫动摇。
  “我可没有这样的胆量啊。和你一样,我也只是推动联邦这台巨大机器的一颗齿轮而已。”
  “就算是微不足道的齿轮,只要有一颗发生错乱整部机器就会出现故障。”
  “发生错乱是人类的特权,齿轮是不会错乱的。只会渐渐磨损,直到再也无法转动。”
  就如同现在的自己这样……没有必要追加这一句。不管怎么样,在拆弹组赶到之前,自己和塔克萨都无法离开这幢房子一步。卡洛斯一定在屋内的某处安装了传感器,一旦被他发现这边企图逃脱就会立即启动引爆装置。身为专业人员必定会考虑得如此周详,拆弹组也必须将这点作为大前提谨慎地进行处理。是他们先完成拆弹工作,还是卡洛斯先逃出州外。无论结果如何,在那之前这两个大男人都不得不一起傻乎乎地看着电视里的卡通片打发时间。
  但是,这和顺从卡洛斯的要求暂缓进行跟踪是两回事。不想与顽固不化的塔克萨照面,也不愿去面对自己阵阵刺痛的内心,罗西奥也只得心不在焉地望着电视机画面。内容讲到飞出宇宙的兔子正和一个貌似火星人的角色展开互相追逐。
  这两个角色小时候都曾经看到过。早在自己出生之前,还是西历的时候这两个角色就已经诞生了。过去的动画需要人工一帧一帧绘制而成这点十分让人惊叹,不过情节与当时相比几乎没有太大改变。兔子还是那么地狡猾,火星人也总是在最后关头掉链子。即使到了这个宇宙中居住了百亿人口的时代,人们的头脑与西历时代也没什么两样。那个时候起,人类就已经是一种没有了战争便无法维持社会的生物了。
  就算获得了半个世纪的和平,很快经济又会不堪重负,然后就会想要制造借口去依赖战争这个巨大的消费性活动。尽管仅仅十五年前,才刚刚经历过一场导致了总人口半数死亡的一年战争……不,正是因为有过这样的经验,才会发展出这种没有战争就无法维持的社会。从联邦与吉恩这两大势力的全面战争,演变为标榜着主义及民族的游击战争。人类的夙愿,统一政权的建立至今将近百年,可人类社会却毫无进步,简直让人感到可悲。
  身为一颗齿轮,站在推动战后的战争这一方的自己和卡洛斯,仍然是——。无意义的思考,罗西奥再次叹气。一直瞪着这边的塔克萨忽然将视线转了过去,并将袖口的麦克风靠近嘴边。
  “康洛依,命令撤回。停止对目标的追踪,让拆弹组赶快过来。”
  说完这些后,高大的身躯弯下腰坐在了沙发上,低声说道“要不要赌一把?”。听到这出乎意料的话,罗西奥眨巴眨巴眼睛重新打量着塔克萨。
  “根本没有炸弹,只不过是卡洛斯上尉的虚张声势而已。”
  “那就没法赌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射出一道仿佛能透过眼睛看穿心底的锐利目光之后,塔克萨便将他那张不苟言笑的面孔转向电视机。“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小声说道,然后就作出一副不想再多说什么的样子看着电视机。感到这张落寞的侧脸上还留有一丝人性,罗西奥不由得暗自苦笑。看似坚如磐石,但这个男人其实也在逐渐地磨损吗?拼命压抑住这股突然涌上心头的亲近感,罗西奥也将视线拉回了电视屏幕。
  兔子和火星人的追逐仍在继续。结局不用看也知道,这次又是兔子成功逃脱,而火星人栽了个大跟头。明明只要放弃追逐就能有一个新的剧情发展,但是这个充当悲剧角色的火星人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只知道忠实地扮演好安排给他的角色,按部就班地推进剧情。
  但卡洛斯就不一样。趁着两颗齿轮停止活动的短暂间隙,他上了宇宙,并以偷出来的机密情报为基础展开行动。凭借着长年在情报局中培养的技能,他将以自己的方式赎罪……不,我不想用赎罪这个字眼,罗西奥这样想。因为我不愿意把他妻子被夺走的这场悲剧,看成是由于默认战后的战争而受到的惩罚。他只是一颗在命令下转动的齿轮而已,应当承担罪责的另有其人。就是那些创造了没有战争就无法正常运作的战后经济环境的人们——是的,比方说端坐在月球宝座,此时此刻正俯视着地球和宇宙两侧的那群人。
  但是,这同时也是自己身为齿轮的诡辩,是与现在的卡洛斯毫无关系的借口。扮演好外界强加的角色这一点,政府首相也好大企业的会长也好跟我们没什么区别,无法成为齿轮的人类就会完全理解自己的行为,并产生出赎罪的责任。这个不愿意再充当齿轮的男人究竟领悟了什么,又去了哪里,仅仅作为一个暂时停止转动的齿轮是无法想象的,罗西奥目不转睛地看着索然无味的卡通片。兔子安装的炸弹炸飞了火星人的飞碟,强烈的光芒充斥着时间停止的起居室。

Pages: 1 2 3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Young说道:

    感谢Uraki兄的倾力翻译!!剧情很不错,总算得偿所愿。 [腼腆]

  2. Young说道:

    感谢Uraki兄的倾力翻译!!剧情很不错,总算得偿所愿。 [腼腆]

  3. 秋君说道:

    翻譯辛苦了~

  4. ms-1221-nt说道:

    竟然翻译了。太谢谢了!  [鼻血]

  5. sxh1991说道:

    [泪喷] 福井的小说写的真好。这份厚重感和深度真的很棒。

  6. zero2016说道:

    翻譯辛苦了~

  7. 古兰巴斯塔说道:

    哦哦,为了游戏而增加的小说么,感谢翻译!

  8. Gundam Epyon说道:

    如何下载小说???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