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悲叹的夜想曲III

Mobile Suit Gundam Wing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小说由隅泽克之执笔,将给我们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新机动战记!

—悲叹的夜想曲 III—

MC File 4(前篇)

“——『Who are you?』

青虫吐着水烟管中的烟问道。

爱丽丝没法回答。

今天早上的自己和刚才的自己完全不同。

『I’m not myself, you see?』

——我不是我,你明白吧?——

『I don’t see』

青虫忧郁地回答说不知道。

爱丽丝知道青虫会很快变成蛹、再变成蝴蝶。此时的青虫也没法马上回答说自己是什么吧。

——虽然觉得和他一样——

『Who are you?』

又被问到和开始同样的问题。

爱丽丝感到些许生气,在问别人之前,应该先说清楚自己是谁吧。她发表了她的意见。

青虫将手持的水烟管吹着泡泡说到。

『Why?』——”

摘自《路易斯·卡罗尔『爱丽丝梦游仙境』》

青虫与爱丽丝的对话

MC-0022 NEXT WINTER

我一直在战斗。

每一次我都一直在抹杀我的内心。

所以我的内心早在很久以前就空空如也。

也许已经没有了作为人而活下去的价值。

从过去到未来,我一直是无意义的存在。

被问及我是什么人时我如此答到——为战斗而生的道具——兵器诸如此类。

恐怕我就是如此。

兵器,不使用的话就没有价值。

就和躺在路旁的石头一样。

把石头捡起来砸向敌人的话,就成了人类最初的兵器『投石』

石头本身并没有想成为兵器吧。

只是某一天突然在『平静的荒野』上来了好战者,将此地化为『战场』,把只是躺在地上的我们当作兵器来使用。

无法拒绝。

不存在选择。

石头也好我也好,只能接受这种事情。

在这血腥的名为『战场』的舞台上,只能一直把『小丑』演下去。

每杀死一个敌人又失去了存在于面具下的『什么』

欢笑、喜悦、愤怒、温柔、悲伤,就连恐怖都从我心中消失了。

我从孩童开始就谁也不再是了。

没有名字,只是想当然的把面具一直戴下去。

现在的我也是这样——就称我为『Doctor T』吧。

和凯瑟琳一起移居到火星来是MC14年的第一个夏天。

在三分之一的重力下玩马戏不是很有趣吗,就因为这种简单的理由来到了这里。

一开始说出这些的凯瑟琳也没有仔细想过吧。

这个星球上死心眼的家伙多得让人惊讶。

虽然不觉得这是件坏事,但用错的话就会招致不得了的事情。

从MC16年开始,火星联邦政府开始在军队中配备MS(Mars Suit)。

突然之间,天空、海洋和大地上飘荡着一股火药味。

对血液饥渴的婴儿得到了新的兵器玩具。

虽然就这么放着不管也好,但又会出现和我一样没有心的人,这点我看不下去。

只能作出决定。

我要说服凯瑟琳回到地球去。

没道理让她陪我一起干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我一直讨厌战争……这点到现在也没变”

“那么你更要回地球了”

“曾经莉莉娜·多利安说过……和平不是谁给予的东西”

凯瑟琳温柔地微笑着。

“逃跑也好,坐视不管也好,你和我这样因为战争而不幸的人类只会增加这点是不会变的”

“不,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幸”

“我不在的话,你就没有归处了”【吐槽:人生的赢家啊】

“…………”

我和凯瑟琳两个人开始了根绝战争的志愿者行动。

对于MS(Mars Suit),必须准备作为抑制力量的MS(Mobile Suit)。

作为对抗联邦军的手段,虽然不是我喜好,但我也考虑过入手MD(Mobile Doll)的方法。

但是,火星轨道上的自动工厂『武尔坎努斯』是诺因海姆财阀控制的,并不是我可以动手的地方。

只有重新制造MS来与之对抗。

并且如果是以少数精锐来进行的话,那高达尼姆合金制机动战士《高达》是最理想的。

成为反抗象征的最终兵器。

在这个时期,从地球圈统一国家派遣过来的灭火者(Preventer)们似乎也在考虑同样的问题。

某日,得知我们存在的张五飞发出了协力的邀请。

我们被叫到北极冠的Preventer基地。

“软弱的家伙胆怯起来想要战斗。这个星球如果变成『战争的星球』,这战火迟早会蔓延到地球圈的吧”

一如既往甩开对方的说法方式。

“如果这是时代潮流的话那也只能接受不是吗?”

我没有说出真心话。

但是,这种事情这家伙也知道。

“能与其对抗的只有拥有觉悟的士兵”

“……并且《高达》也是必需的……”

我们决定联手起来。

但是重新制造《高达》是一条困难的道路。

过去的数据一切都没有了。

从玛丽美亚起兵之后,Preventer所进行的删除所有战斗兵器数据做得非常彻底。

实际上我在这件事上也帮了忙,所以事到如今没有立场发表意见。

依靠现有计算机的分析能力和我们的记忆建立起来的数据,只是好不容易完成到了硬件的基本设计,但只要没有最重要的软件,机械臂的手指一根也不会动这点已经通过CAD模拟知道了。

只有硬件的话就是个空壳——和驾驶员的棺材一样。

作为高达之基本的软件就是这般重要。

我的内心也许也是空壳。

无论如何,靠我们的知识、技术、精神力要炼制高达尼姆合金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无法越过的大墙阻碍在那里。

那五个科学家们异想天开充满灵感的独创性计算机架构和高级技术过于完美,再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形式编号·XXXG-00W0

代号《Wing Gundam 0》

形式编号·XXXG-01W

代号《Wing Gundam》

形式编号·XXXG-01D

代号《Gundam Deathscythe》

形式编号·XXXG-01H

代号《Gundam Heavyarms》

形式编号·XXXG-01SR

代号《Gundam Sandrock》

形式编号·XXXG-01S

代号《Shenlong Gundam》

那些真是绽放着炫目光芒最棒的完美机体。

那些科学家们设计的可以说是高达后继机的《麦丘留士》和《拜叶特》,如果是这些的话或许还有可能,实际上我也尝试过。

但和预期相反,不、应该说是和预想一样。

马上就受挫了。

按照CAD模拟诊断为五分钟之内就会暴走、自爆。

虽然无法满意但就这样束手无策。

这种时候就要更换环境。

我跑到人多的街头,当着马路艺人。

将小帽子放在前面,无言地演着小丑。

是个完全拎不动看不见的小包的哑剧。

表演的内容是,虚构的包在逐渐地变大,推也好拉也好就是不动,最后被其弄垮。

连我这样的演技,也都能赚到些零钱。

过了几天,有个男人过来搭话。

“你的确很擅长啊”

那是个令人怀念的笑脸。

“好久不见,特洛华”

“……你还是没有变啊”

“彼此彼此……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喝蒸馏酒”

将酒不单单说成『酒』,不是白兰地也不是威士忌而说成是『蒸馏酒』,这点确实像卡特尔的作风。

而且葡萄酒和啤酒这种酿造酒还不行。

我们进了大街上的咖啡店。

坐在吧台上,卡特尔点了Rivires的朗姆酒,而我选择了Single Cask。

进行完再会的干杯后,卡特尔刚把酒杯放在嘴边,就马上醉了,开始唠叨起来。

“做人真难啊……活下去真的好难”

“也许是吧”

“而且,年龄上去后就特别难”

“总是选择晴天的话就没法到达目的地。回过头来看,人生还是风雨天更多些。”

“也是啊……说得有道理”

脸颊通红的卡特尔开始了刚才哑剧的话题。

“我说,特洛华。那个看不见的重物有什么意义在里面吗?”

“这个啊”

我没有想过这种事。

反正,重是因为包里堆满了石头这种我是有想过,但硬是要加入意义的话,也许里面装着『命运』吧。

或许也可能是『人生』。

无论哪个最后都是被压垮这就不行了。

“那个重物在我看来是《高达》啊”

从以前开始就这样,这个男人会突然编织出其他着眼点的语言。

“小的时候,我造过《高达》”【吐槽:明日野表示他祖孙三代都小时候造高达】

曾经,卡特尔完成了飞翼高达零式的制造。

“但是,那不是我制造的。而是憎恶与复仇驱使我制造的”

是在心中将『创造之神』和『破坏的恶魔』共存吗。

“那是疯狂与奇迹的产物啊。要叫我再造一次也是不可能的……”

从他的话来看,大致上意思明白了。

“和五飞见过了?”

“恩……准备对这次合作不惜余力”

简要概括卡特尔所说——

几个月前,在维纳家所有的资源卫星上一个古老格纳库内发现了被保存下来的解体后的《高达尼姆合金制机动战士》。

这些就是被称为《白雪公主》、《魔法师》、《普罗米修斯》《山鲁佐德》的机体。

这四机是地球圈的历史数据库以及拉纳格林共和国的数据库里都没有记录的『埋葬于黑暗中的历史』的那个『第二次月面战争』中所使用的机体。

当然,制造人是那五个科学家。

知道这个事实的Preventer和卡特尔进行了接触。

并且,收到了来自张五飞要完成这些机体的委托。

卡特尔有着比我们更强的赎罪意识。

他将维纳家的经营交给姐姐们,接受了这份工作。

但是,当然的,工作遇到了困境。

卡特尔似乎为此事感到了沉重的责任。

我从心底里想帮他。

本来我的心就是个空壳。

“我也许本来就不理解『软件』这个概念”

“因为我们是驾驶员啊”

卡特尔将还有一半以上的朗姆酒杯举过眼线嘀咕到。

“要做蒸馏酒【spirits】,酿酒师是绝对必须的”

“酿酒师?”

“在这里就拿最高级的爱尔兰威士忌来说吧”

和发热的脸庞相反,他用冷静的眼神继续说到。

“如果将此重现,就算是用多么细致完美的做法【配方】,同样的材料(麦芽和水等),再加上用同样的道具(酒桶和泥炭等),全部集齐,都没法做出相同的味道”

我在感情上能理解。

蒸馏酒在种类上近于无数但却不存在同一个味道。

即使同一个品牌,会因为年代以及储藏容器的大小而完全不同。

“做出这些,被称为酿酒大师的人管理着原酒,监督从采购到蒸馏的每个环节,尝试各种搭配,品味酒香与口味,再储藏起来,预测着几十年后的未来,最终将制品公之于世”

原来如此,那些科学家们是非常优秀的酿酒大师。

这是个比起理解软件工程论文更容易明白的比喻。

这样的话——

“我们就是将这最高级的威士忌倒入杯中的调酒师吗?”

反正『兵器』只能够去破坏。对我们来说『制造』这种行为反而更困难。

“也许就是这样啊”

我自谦的说法就这样被简单肯定了。

卡特尔又品了一口朗姆酒。

“最高级的威士忌如果没有最好的提供者,是没法发挥出本来味道的”

怎么看都像是不胜酒力的男人却滔滔不绝地讲起酒的话题。

“酒杯的选择、冰块的切削、注入方式,搅拌的次数以及速度,还有这鸡尾酒的制作,都要驱使着几倍的知识以及各种技术以提供给客人,确实和我们很像呢”

听着卡特尔的高谈,一种到达不了终点的不安感折磨着我。

“卡特尔……能让我也给你的工作帮忙吗?”

“太好了……我一直以为要从我嘴里说出来呢,特洛华”

“我已经舍弃『特洛华·巴顿』这个名字了”

“我也是啊!现在我叫『W教授』!『W』是维纳的W。是Wing的W”

“那么、就叫我『Doctor T』吧”

“明白……”

我和W教授在克里斯海的地下工厂分别开始了组装作业并且投入现在的最新技术并进行改良。

我担当着『普罗米修斯』和『山鲁佐德』的工作。

W教授创造了自己的软件,在六年后的MC22年(换算成地球历,用了约十二年以上的时间),完成了《白雪公主》和《魔法师》。

至于由我担当的《普罗米修斯》和《山鲁佐德》在这个时候才完成了80%。

Preventer的老师·张也说过,对于一架机体来说就要花上如此多的制造时间,不是太长了吗。

既然比较对象是那些天才科学家们那也没有办法。

他们一个人就能用我们三分之一的时间也就是四年完成新机体。

试作零号机《飞翼高达零式》在AC186年被设计出来,因其过剩的战斗能力以及制造过程的高成本而被搁置了。

之后——在AC190年,他们完成了《白雪公主》等的试作一号机。

更是在四年后的AC194年,完成了《XXXG-01》型初号机,于翌年执行了『流星作战』【Operation Meteor】。

异想天开的他们在数月后被『OZ』抓获,用了仅仅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将《麦丘留士》和《拜叶特》完成了。

虽说是五个人协力完成,但这真是强大到令人吃惊的技术力。

发现唯一作为高达而残存下来的机体是在MC21年的第一个冬天。

那是在火星联邦初代总统米利亚尔特被暗杀后的事情。

这架机体是在火星拉纳格林共和国被极密隐藏起来的《次代高达》,基本设计数据在ZERO系统的存储器中。

Preventer成功地入侵了这个数据,老师·张就以此为基础着手制造《哪吒》,用了约一年的时间就顺利地完成了。

我完全被打懵掉了。

当然,因为是托雷斯·克修雷纳达设计,所以软件完全不同。

即使如此作为同样的高达驾驶员,真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差距。

回想起来,在那个时候(AC195~196年),和我们比起来,那家伙单独活动的时间更长。

在激战的空闲中,他就是靠仅仅一人整备着神龙高达和二头龙高达(无论哪个都称为《哪吒》),一个个地精心打磨着零件吧。

如今就光这个制造出新机体——次代高达白(这架机体也称为《哪吒》)的执念这种精神,我也不得不佩服。

我们还有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寻找搭乘的驾驶员。

W教授的妹妹卡特琳·伍德·维纳和无名氏成为了伙伴。

也从神父·麦克斯韦尔处获知了他儿子迪奥开始训练的信息。

从老师·张那里获悉了冷冻睡眠在『睡美人』中的『极光公主』【希罗·尤尔】被移送到北极冠基地的报告。

驾驶员的人头集齐了。

剩下就只有完成机体,实施『神话作战』了。

由我们搭乘这种选项从一开始就没有。

无论怎么改良也好,我们无法应对机体要求的反应速度。

虽然从基础开始重新训练也不是不可能但即使如此能够搭乘的时间也过于短暂。

果然还是要和『极光公主』同样的体能和精神力才行。

被卡特琳带走未完成的《普罗米修斯》这件事情真是个沉重的打击。

我让无名氏……现在自称为特洛华·福波斯的那家伙去追了。

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也委托了Preventer北极冠基地里的希罗·尤尔和迪奥·麦克斯韦尔进行迎击。

并且我们(凯瑟琳和W教授)也乘坐潜水空母『休弗克2【deux】』从克里斯海出发。

计算用从北极冠基地出击的高速气垫艇『VOYAGE』和本船进行夹击。

卡特琳和特洛华·福波斯相遇的地点是奥林帕斯山脚。

她为了击退跟踪而准备的是40机的《马瓜那克》。

曾经是W教授支援机马瓜那克队的RMD【Replica Mobile Doll】被火星联邦军所拥有也是预料范围内。

所以这边也准备了《白雪公主》和《魔法师》用来迎击。

即使如此,卡特琳还是乘坐火星联邦的大型气垫运输艇载着《普罗米修斯》逃脱了。

看来她们的战术预测比我们还要高明。

福波斯的追击以及希罗和迪奥会出现在那里都全部预料到了。

虽然不知详细但能玩弄凯瑟琳锻炼出来的福波斯真是值得惊叹。

原来如此,不愧是W教授的妹妹。

但是我的性格可没有那么淡薄到这种程度就放弃追击。

虽然预计火星联邦的大型气垫运输艇会从奥林帕斯山直接前往艾律西昂岛,但她们却走了往北极冠迂回的路线。

我无法理解这个行动。

在没有把握事态的情况下继续追击的时候,拉纳格林共和国的塞克斯·马其斯上级特佐以《次代高达》和《比尔格IV》出击了。

与此几乎同时,收到了老师·张以《哪吒》对塞克斯进行迎击的报告。

超越预期的事态并没有在此结束。

希罗和迪奥驾驶着《白雪公主》和《魔法师》加入了这场战斗。

更为糟糕的是,奥林帕斯山上空出现了火星联邦军的空艇师团。

散布了五百机的无人飞行型火星战士。

对老师·张他们三人以及塞克斯准备了这种程度的大部队,我们也不得不前去支援。

莫非这个空艇师团的强攻是为了阻止追击的对抗手段?

是要从我们这里夺取所有机体的两面作战?

如果是的话,那我真是太小瞧卡特琳这个少女了。

或者站在后面的娜伊娜或者米尔有着深谋远虑的策略家的可能性。

不、不可能。

卡特琳的行动和空艇师团的展开在思维的方向性上是不同的。

在以数量上压倒的时机时并没有展开合作。

如此大规模展开的话在一开始的奥林帕斯山脚待机应该更实在。

只要这个策士不是笨蛋的话,是不会考虑这种平衡性差的包围网的。

应该还是在监视卫星上看到从拉纳格林共和国飞出的《次代高达》后慌慌张张地派出火星联邦军吧。

一瞬间我想到了要放弃《普罗米修斯》夺回作战,但总算没走到这一步。

在我们到达战斗区域的时候,由于《多鲁基斯天堂》的登场,无人飞行型火星战士被一扫而光。

这是自称为昔兰尼的风的米利亚尔特使用『纳米防御系统』的结果。

那个男人不属于任一阵营在一直战斗着。

我预计这次也是这样吧。

果然,《白雪公主》和《魔法师》没有受到《多鲁基斯天堂》的攻击,安全地和我们会合了。

老师·张和《哪吒》以及特洛华·福波斯,让他们前往了『VOYAGE』。

没法让他们参加我们的追击战。

两个人在肉体以及精神上都超过极限了。

要使用极限这个词的话,迪奥和希罗也是同样,但不把他们留在身边就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几分钟后,吵闹的调皮鬼和异常安静的问题儿童出现在了舰桥上。

“知道卡特琳的目的地了吧?”

过来之后迪奥就大声地往周围传播着不满。

“什么啊,用这种破烂潜水艇追击!?『VOYAGE』那个不是更快吗!!”

和父亲一样在挑毛病上真是没人能比。

我越过这小子,站在了好久未见的希罗面前。

“你也来了啊,希罗·尤尔”

他稍微眯起眼睛说到。

“特洛华?”

念叨着很久以前我用的名字。

虽然我已不再戴面具,但也许对于希罗还是很难认出吧。

“希罗!好厉害啊,你还是以前那样!”

W教授抬高惊叹的声音请求握手。

“……卡特尔吗”

只说了这些而没有去握手,他好几次眨了眨眼睛。

似乎是疲劳至极。

“哈哈哈……我们是完全变了。哎呀,你都不怎么握手呢”

“…………”

“哟,大叔!要无视我吗!”

迪奥更大声地叫着。

“真是的啊!真的有好好跟踪吗,这艘破船!?”

“……喂”

希罗向我和W教授发出声音。

“那个半吊子的噪音不能想想办法吗”

看上去很麻烦地皱着眉头。

“那家伙的声音在脑子里回响着”

“我也同感啊……”

我看了一眼在背后抱着胳膊的凯瑟琳。

“能拜托你吗,大姐”

“不怎么感兴趣呢……”

敏锐地朝迪奥瞄了一眼。

“这下不是教育而是虐待了吧?”

“有爱的话就没有问题”

“手下留情就行了”

迪奥从凯瑟琳的视线中似乎感受到了杀气。

“干什么啊,大妈——”

在他说完前,狂妄的小子脸上就遭到强烈的一击。

直接就被打飞出几米。

但是卡瑟琳的连续动作并没有就这样结束。

她优雅地转到希罗背后,咚……打在他头颈上。

“呜……”

立刻,希罗失去了意识倒了下来。

“…………”

如我所料。

虽然在虚张声势,但这两个人光站起来就很勉强了。

“没有手下留情吗?”

W教授扶起昏厥希罗的同时说到。

“这个孩子有手下留情,而那个孩子因为说了禁语所以”

没有说到最后,也许不是调教而是私刑吧。

“好痛啊,真是的!”

脸肿的迪奥站了起来。

“因为是女人所以大意了……”

我瞪大了眼睛。

被赏了那一下而没有昏厥过去,真是个有前途的孩子。

“一般有突然打过来的吗!?”

他大步走了过来。

但是凯瑟琳却没有害怕而是威吓到。

“我有说过,说话要慎重!叫我时用卡瑟琳姐或者Miss 凯瑟琳!”

迪奥的眼睛睁圆了。

“要是下次再说禁语的话,让你这个大下巴脸变得更圆!”

“知,知道了……”

是知道凯瑟琳是认真的吗,他似乎不情愿的答应了。

“用敬语!『我明白了』!”

凯瑟琳结束了调教。

“我……明白了……”

他结巴着低着头。

真是意外老实的家伙,我感叹一下。

“因为我不准备反抗年长的女人”

“那么对匹斯克拉福特的女人们也适用?”

我稍微逗逗他。

“别说傻话了!敌人终究是敌人!”

“恩……合格”

W教授让希罗睡在医疗装置上,冷静地进行分析。

“果然还是让迪奥君出击吧”

“是啊,乘上《魔法师》那么长时间后,还留有这种程度体力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

是他出入战场相当次数了呢,还是说神父的特训特别呢,他很好地让身体记住了体能的分配。

并且,对于凯瑟琳的重击,就受到这点程度的伤,应该认为他是瞬间就回避了力点,受力面也仔细选择过吧。

身体能力和动体视力也许天生就具备了。

可以称之为是天生的战士。

但是和我完全不同。

当然和W教授以及卡特琳也完全不一样吧。

并且和神父都感觉到有异质性的不同。

是哪里少了吗。

是哪里多了吗。

这是什么,是何种差异,我还不不知道——

“前辈【希罗】就那样行吗?”

“那家伙还没恢复到如他所想的曾经全盛期的体力”

如果是以前的希罗,不应该会被手下留情的凯瑟琳的手刀击倒,而是应该在半步附近就翻身反击才对。

虽说因为殴打迪奥而分心,但也太大意了。

W教授将医疗装置锁上后说到。

“他的体力不可能使用一次『ZERO系统』后就变得这么脆弱……看来果然还是因为长期的冷冻冬眠在作祟”

如果以这种状态将《白雪公主》送入战场,稍微一个失误,就有可能像以前那样自爆吧。

希罗•尤尔在我们的棋子中是最重要的存在。

希望慎重对待他的身体。

迪奥用他的大眼闪闪发光说着。

“那么我杀了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也没有意见吧?”

“不用担心这点……你没法杀死那个女人”

总统•莉莉娜并不是这么柔弱的女人。

载着普罗米修斯的大型气垫艇从北极洋【Borealis】南下,前往阿卡迪亚海。

就这样采取西进方向的话,就能到达弗雷克拉夫群岛所在的艾律西昂海。

我让迪奥进行出击准备,将『休弗克2』上浮。

披着黑色长袍的《魔法师》站立在甲板上。

『Warlock,check!』

结束完出发准备的迪奥报告到。

是个让人感觉何来如此之精神的有力的声音。

W教授通过屏幕通信传达了最新情报。

“迪奥君,艾律西昂岛上有十二架火星战士出发。全部是有人机……恐怕是进行迎击的——”

『是娜伊娜姐的《冷酷的妖精们》吗』

“我认为是”

『很好…..作为对手足够了!』

不得了的小鬼。

像画本里的『柴郡猫』[1]一样偷偷地在笑着。

即使是十二对一都没有丝毫害怕。

但是对这个说大话的家伙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

“行吗,这个海域有被称为『高速海流』的海流出现。急速并且强烈。搞错的话,也可以考虑水中战”

『Warlock,roger!』

“要启动MSS(magnetic sand storm)哦!”

『Roger!』

“魔法师,出发吧”

『我上了!』

与带有磁力的沙尘暴一起,黑色长袍的机动战士跳了起来。

离开的背影看上去像张开漆黑翅膀的蝙蝠一样。

我让『休弗克2』潜水下去。

在舰桥上,W教授担当战局分析,凯瑟琳担当操舵员。

作为操纵手的我,在切换成自动后,基本就没事做了。

我就像舰长一样抱着胳膊坐进椅子里。

W教授没有要坐下来。

他以前就说过站着能更容易的分析战况。

凯瑟琳很快就在索敌雷达上确认到了机影。

“有一架机体从《冷酷的妖精们》中冲出…..选择了和迪奥接触的路线”

在正面主屏幕的影像还是沙尘**舞。

这画面是从潜水前射出的飞行型摄像机传送过来的。

而且雷达上显示的是入侵气象卫星数据后经过『ZERO』演算处理的数字图像。

在我边上的W教授小声嘀咕道。

“沙尘暴的动作完全被看穿了啊”

“也许是过于高估那家伙了”

“也许是吧。这个状态的话娜伊娜•匹斯克拉福特比较有优势”

“确认敌机识别信号。是『红心女王』哦!”

和W教授想的一样。

“从迪奥君性格来看,不会去做躲在沙尘暴里这种事情吧”

“是啊,会精神抖擞地跳出去吧”

“两人都正确。现在魔法师从MSS中跳出去了!”

主屏幕的影像从沙尘暴中切换了出去。

紧接着出现的是相遇的女王大人和魔法师的影像。

『哟,还好吗,娜伊娜姐!』

魔法师光束镰刀的闪光挥了下来。

红心女王的光束大剑【beam sword】将这一击稳稳接住。

那是比起光束剑【beam sabel】出力更高的大型武器。

『是啊!好久不见呢,迪奥!』

向周围迸发出噼啪作响的爆裂闪光。

两机降落的地方是弗雷克拉夫群岛的小火山岛。

魔法师轻松地将光束大剑弹回,并回到能划出光束镰刀圆轨道的位置。

『稍微有些麻烦事过来』

红心女王将盾牌举到眼高毫不懈怠。

『你看,沙尘暴过去了,还是个好天气呢』

恐怕那是回避的极限距离吧。

『用来野餐正合适不过了』

为了对抗光束镰刀,先要回避完第一击,再迅速进入圆轨道的内周,在第二次攻击挥出之前给予打击,这是最好的方法。

娜伊娜似乎在计算着这个时机。

『这主意很好啊!』

迪奥立即展开攻势。

与之相对红心女王高速后退,躲过了光束镰刀的第一击。

『我把三明治带来了哦』

娜伊娜将肩部喷射器推进到最大,以超高速进入到圆轨道内部。

『不一起吃吗?』

红心女王笔直的挥出大型光束大剑。

黑色头巾长袍的一部分被切开。

但是,迪奥的魔法师只留下了影子,躲过了光束大剑的一击。

『你是说三明治?』

那快速的回避值得肯定。

并且转身到红心女王身后的一连串动作是恰到好处的高级技术。

巧妙地利用了自动平衡器。

这是换作一般驾驶员连丧失意识都不会奇怪的速度。

『这,莫非是?』

明明绕到背后,却故意发出声音将光束镰刀大幅挥下去。

虽然发生了爆炸,但被破坏的只是女王的盾牌。

『是我亲手做的哦!是修女希尔蒂的真传!』

红心女王跳跃起来捱过了这次攻击。

魔法师也跟上去跳到空中。

只有地球三分之一的火星重力将两机的跳跃力惊人的向上提升。

『是真的吗!』

『我有骗过人吗?』

女王放出迎击用的内藏巴尔干炮。

即使直击损伤也很小,但是用作障眼法就足够充分了。

『番茄就不用说了』

穿过一瞬的间隙,再次挥下了光束大剑。

『还有黄芥末和蛋黄酱哦!』

将刺出的大剑出力设为最大,像长矛一般伸展,重复着连续锐利的『刺击』。

娜伊娜的操纵技术也是了不得。

展现出能凌驾擅长圆运动近身战魔法师的直线近身战。

虽说是特装化的火星战士,但也不是能够和魔法师对等交锋的。

一想到她如果搭乘普罗米修斯,我背后就一阵凉意。

当然将这女王的连续攻击全部回避的迪奥的战斗力也是达到了高水准。

但是——

『糟了,肚子要命得饿啊!』

那是没有这对话时的评价。

只听声音的话也许真会觉得是在野餐。

『有你喜欢的鸡肉和火腿哦』

『这么奢侈?』

不——

『今天又不是我生日!』

『好久未见所以是特别的哦』

边进行激烈的战斗便说着这种俏皮话,那评价就更要上一个台阶了。

两机就这样对峙着,再次降落到了火山岛。

不等机会,先跳出来的是魔法师。

『明白了……我投降』

迪奥和说出的话相悖,使出了猛速的攻击。

『那么,有什么能铺上布安静的地方吗?』

娜伊娜也是同样,确实地读取着魔法师攻击的节奏。

有效的毫不多余进行回避。

并且已经不会再受到突然一击了吧。

『我哪里都行……如果能吃到的话!』

『我讨厌这种坚硬的岩石』

红心女王将刚才还直线的光束大剑,瞬间切换成圆运动,与光束镰刀的动作同步。

魔法师的光束镰刀画出8字的弧形,而光束大剑则来回画着无限大(∞)。

『在孤儿院的时候,不是在瓦砾上都吃过吗』

『那是在祈祷的时间擅自跑出来呢』

红心女王将力集中在两个圆的交叉点上。

马上魔法师的光束镰刀就被弹飞到遥远的彼方。

『听说之后惹修女生气了啊』

虽然不能确认驾驶舱的那张脸但从声音就能判断他还从容地像『柴郡猫』一样在笑。

魔法师从黑色的长袍下面拿出又一把光束镰刀。

虽然娜伊娜看到这不可能不惊讶——

『修女那强大的掐脖子技』

是个回想起小时候偷偷嗤笑的声音。

『真是超级痛啊!』

再一次攻击开始。

女王也开始应战。

『那之后还见过吗?』

『没,一直被臭老爹看着』

两者的剑划出的圆轨迹逐渐在加速。

『啊,这么说来神父怎么样了?有好好地认真干活吗?还好吗?』

『精神得能叫出‘早点去死吧!’』

『啊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达到加速度的顶点时,红心女王的一击再次将光束镰刀弹飞。

如果是不耍花招的剑之间的战斗,娜伊娜的女王会胜过迪奥的魔法师。

『那个圣诞,还记得吗?』

女王的光束大剑看上去就这样刺入魔法师。

但是,那是残像。

『是做那个奇怪的Cosplay的时候吧!』

魔法师瞬间移动到数十米的后方去。

在那里有被弹飞的两把光束镰刀。

『那个真是好笑啊』

『光是想起来就笑得肚子都要抽住了』

魔法师两手持刀,使出二刀流。

这次是划着二重的8字轨迹。

『不对、这……只会让肚子饿而已』

我觉得一开始就能使用这一招,但也许是为了留作后手。

魔法师狡猾地一左一右摇动着接近女王。

在二刀流光束镰刀的圆运动里没有能插入的缝隙。

内周和外周有着微妙的时间差,很难把握节奏。

莽撞地冲入轨道,只会无处可逃被大卸八块吧。

即使如此女王也勇敢的打进去。

那是从未有过的最高速的『刺击』。

即使如此,两根光束镰刀瞬间交叉成十字,将其中心的光束大剑完全夹住。

这次是光束大剑被击飞到远方。

『啊,肚子好饿——!说起来,从早上开始就什么也没吃』

『那就诚心投降吧?』

惊人的是,红心女王从肩部取出实弹火箭炮,瞄准魔法师。

在这近距离发射的话,由于变则运动而被误认的残像和分身都无法使用。

『好,暂停!』

迪奥通过通信屏幕向我们发出联络。

真是难以置信的家伙。

这通信会让『休弗克2』的位置被发现。

『Doctor T,这里是魔法师!』

凯瑟琳因为雷达画面的反应而叫道。

“朝这潜水空母急速接近的机体有十一机!”

“干了有趣的事情啊,这个迪奥君”

W教授纯真地笑着。

“最接近的两机机体识别完毕!黑桃A!黑桃J!”

黑桃的A和J吗。

打出了赔率相当高的牌。

怎么说都是『BLACKJACK』[2]。

在机动力上是《冷酷的妖精们》中最高速的两机。

有种很坏的预感。

『喂,Doctor T,我说了请回答』

“什么?”

『我们暂时缔结了《休战协定》』

“不行”

马上拒绝。

紧接着凯瑟琳说到。

“后面的四机机体识别完毕!红桃8,方块8,黑桃8,草花8!”

“四张8吗……”

对于我的嘀咕,W教授马上否定了。

“那是大富豪[3]的『8切牌』[4]撒……不,他们也许要进行『Revolution』【革命】[5]也说不定”

大富豪?那是我所不知道的扑克游戏。

“『Revolution』可以将最强的牌变为最弱。在这里多数是暗示将『JOKER』变为最弱吧”

我叹了一口气。

“我很在意『JOKER』的图案啊……”

“诶……?”

“图案是『魔法师』?”

“…………”

“还是『小丑』?”

“…………”

W教授思考了一会慢慢说到。

“一定是一起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