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胸臆的间奏曲 中篇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 - Frozen Teardrop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小说由隅泽克之执笔,将给我们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新机动战记!

——胸臆的间奏曲 中篇—

由宇宙世纪的風翻译,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现在如果在这里不能阻止这个趋势,又会需要像我们一样的士兵”
*
“如果这样,那名为『悲剧』的历史会永远继续下去”
*
“我们还要杀多少人才行?”
*
“我们还要把那个孩子和那条小狗杀多少次才行?”

AC196 DECEMBER 27 Re-Entry
Heero Yuy

AC-197 APRIL 09

桑克王国•上空
VTOL机[1]——06:47PM——
离『次代政府』所给出的时限还有五小时。
预防者的VTOL机在向着桑克王国的山岳地带飞行。
进行操纵的是莎莉•波,为了不被桑克王国城的索敌搜查网捕捉到,她在维持超高度的同时进行着大迂回。
另一方面,她打开了桑克王国城的单一回路进行通讯。
“这里是预防者•Water……次代政府,请回答”
马上就有带着墨镜蒙着围巾的男人回答。
『准备好赎金了吗?』
从背景来看,似乎是在桑克王国城的大厅中。
“恩,是纯金的铸块……但是要分十次运送……OK吗?”
『不要做那么麻烦的事情』
“要不就这点金额……还是等到全部凑齐?我这边可是相当有诚意的”
『什么意思?』
“是这样吧……因为你又可以慢慢确认纯金的真伪,又要比面交安全性更高,不是桩美事吗?”
『哼,要是有奇怪举动我们的核弹就——』
莎莉马上就把这句话盖过了。
“明白了!下午正七点会用降落伞放下第一批的赎金!之后每三十分钟放下一批,在时限内能全部交出来……对了,到时候即使喷气机靠近,也绝对不能击落!明白吗!?”
男人带着不满的声音同意了。
『……知道了』
“预防者的公告要在解放人质确认平安后才能进行!以上,通信结束!”
如果是一般的交涉,不可能是这边先关闭无线。
尽可能的将对话拉长,从中获取恐怖分子的情报才是常道。
“但是我们这边也很忙啊”
装在箱子里的纯金铸块实际上只有维纳家准备的两块和地球圈政府准备的一块而已。
说分十次交货只是虚张声势。
但是这样至少有三次能接近桑克王国城的正上方。
在莎莉的背后,预防者的四个人在仔细地进行武装准备。
他们预定以 Two Man Cell(两人一组),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的低空飞行时降落。
希罗•尤尔不在这里。
他已经驾驶坎萨出击了。
“回顾历史,会发现高举和平主义的军事组织是最危险的”
结束完准备的卡特尔•拉巴巴•维纳以地球圈统一联合军为例开始了说明。
“联合军在『正义与和平』的名义下发动战争。但实际上却不存在敌人。但他们仅仅为了存续自己的组织而开发兵器,捏造反乱事件,乐此不疲地将桑克王国和殖民卫星作为敌人”
“这是因为那群家伙已经腐化了吧?”
迪奥•麦克斯韦尔检查着非常像拐杖的降下用简易推进器,发表着直白的感想。
“那我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能断言今后预防者不会腐败下去?为什么能断言说他绝对不会暴走?”
卡特尔的话,包含着真实经历而显得迫切。
“幸好没有能和预防者对抗的势力,组织本身又小,互相监视使得能够互相牵制。但如果一旦巨大化,就会忘掉早期的目的和理想,堕落成压制弱者的军事组织。”
“哼……只要我的眼睛还睁着就不会让他腐败和堕落”
正式预防者局员的张五飞,插入到卡特尔的话中去。
因为之前他说过“不需要准备钱”,所以对维纳家准备的纯金铸块非常不满。
迪奥因为五飞的话而理解了卡特尔的意图。
即使这个五飞也不是『绝对的正义』。在混沌的时代中也无法『决定正义』。
这已经在玛丽美亚军起义时被证明了。
五飞带着不满,也许就是在这时机故意说出来的。
在他坚强的脸下,交织着自虐自戒和赎罪的内心,一声不响地隐藏着气息。
卡特尔一脸忧郁的继续说到。
“很遗憾,人类非常可怜地拥有着追求自我利益的习性。虽然在宇宙开发中这种习性在很好地发挥作用,但是一旦明白在战争和和平中会获得利益时各种各样的盈利团体会像乌合之众一样聚集在一起。到那时,会诞生出第二第三个联合军,其内部会出现新的OZ”
“但是啊,什么都不要藏起来不就好了吗?”
迪奥说到。
“我们不是在做好事吗?那就堂堂正正地做嘛”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啊”
特洛华•巴顿检查着外部气压,对回以“啊?”的迪奥用白眼笑他。
“你忘记高达是『叛逆者的象征』的那个时代了吗?”
迪奥一副极为不快的表情。
高达曾经被利用成政治宣传。
在AC195年初期战斗的阶段,『OZ』使用狡猾的战略手段,成功地将五台高达引到表面舞台上。
不能说这次也不会使用同样的手法。
在将预防者的存在公之于众的要求下,到底存在着怎样的意图。
(切,想起了讨厌的事情……)
将搭档死神高达公开处刑的不是别人就是特洛华。
即使在之后得到地狱死神高达,回到殖民卫星过起隐匿生活的时候,也有将迪奥作为殖民卫星的革命斗士捧上台面的人在。
劝说他作为白牙的主战力,因为高达必不可少。
(确实,那时要是处理地好一点就好了)
当然,迪奥拒绝了。
『去了白牙的话,你会被当作英雄哦』
当时在场的希尔蒂这样和他说过。
“我对这种事没兴趣啊……我就当当死神好了”
这并不是他装样子而是发自真心的话。
比如说孤独地进行着凄惨的战斗,这就是迪奥选择的道路。
大多数情况下,站在表面舞台几乎不能反映本人的意愿。
为了避免这种事,不加入任何时代的势力和巨大组织,而仅靠每个人战斗下去这就是原高达驾驶员。
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因为他人的利益被玩弄,被利用。
那就是他们的AC195年。
正因如此,第二年他们就准备将自己的高达送到太阳废弃,而到了今年则是让他们自爆了。
没有高达就好。
预防者还是隐蔽着比较好。
这个见解,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一致同意。
几分钟后,在午后正七时放下第一批赎金箱子的时候,在其之前降落的是,卡特尔和特洛华——

桑克王国湾
海底——07:11 PM——
型式编号OZ-08MMS——水中战用机动战士《坎萨》[2]在读取复杂海底地形的同时,被涨潮时的高速海流推动着向桑克王国城的某个沿岸移动。
搭乘者名,希罗•尤尔。
他对自己下达的任务是莉莉娜•多利安的救出以及桑克王国城中安置的核爆破装置的解除。
现在的希罗,即使在预防者中也是最优秀的,原因就是即使有数次的败北,但绝不失去自己的自信,有着对于再战的坚强心理素质。
不断保持着冷静的判断力和集中力,不惧失误,果敢再战的男人,这就是其他成员对他的评价。
潜航到桑克王国湾的坎萨在勒纳湖[3]的支流河上转舵,向着位于西北部的海角前进。
在那个悬崖下的水底,应该有和桑克王国城地下水道相连的洞窟水路入口。
古老的记载上记录着,在AC145年的夏天,反乱军士兵从该洞窟水路入侵,控制了匹斯克拉福特的王室。

*

数十分钟前,希罗在豪华客船的预防者作战司令室中,从作为参谋立场的卡特尔处获得了现在的状况之后,看了洞窟水路的古地图。
“希罗要通过这里,潜入桑克王国城”
“……明白”
“我们会从其他方向开始各自的潜入。因为状况开始的时机相当微妙,所以到了预定时间请保持通信回路打开”
紧接着,卡特尔漠不关心地传达着详细的作战内容。
似乎是给予了他莫大的信赖。
另一方面,希罗也没有表现出奋勇的状态,也没有做出不必要的发言。
卡特尔结束完指示后,在最后他用认真的眼神温柔地说道。
“但是无论如何,请不要做出乱来的举动”
希罗以冰冷的视线,如同当然一般、
“……任务了解”
留下了没有感情的这句话后,潜航至海底。

*

搭乘着希罗的坎萨,到达了目标地点的海角。
在海底的岩壁上并没有洞窟的入口。
这种事态已经预料到了。
恐怕是经过了五十年的时间,落入海底沉淀的多种生物死尸以及砂土和岩石将入口封闭了吧。
并且因为这个海域在桑克王国兴亡中,发生过数次大规模海战,也不可能没有影响。
要举出近年来代表性例子的话,就有AC195年秋天次代高达和飞翼零式高达的战斗。
希罗看着副屏幕上的海图,想起了自己在这个悬崖上的战斗。
那时的对手是莉莉娜的哥哥,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
两个人展开了史上第一次零式系统之间的战斗,没有决出胜负,最终变成了双方互换机体的结局。
希罗最终还是没能适应次代高达的零式系统。
“……是那个悬崖吗……”
他如此自语到,在脑海中浮现出了沙漏。
那是在玻璃制品下部有个洞,银色的沙子沙沙地消失在虚空黑暗中的景象。
看上去就像在幽深黑暗的海沟中漂浮的浮游生物,又像是漆黑宇宙空间中无数飞散的星尘。
看到这些景象过后,残留在记忆中的影像消散,消失了。
希罗在作为『兵器』训练的过程中,自己创造出了这个方法。
为了删除被诅咒的记忆。
既然是高性能的杀人机器,那就相信这是可以实现的。
需要强制使用精神控制来维持坚韧的精神。
但是负担会大的超过想像,也会有出现反作用的情况……
为什么想像出的是沙漏这点希罗也不太明白。
只是觉得将『时间』具现化,『砂』是最合适的。
比起机械一秒一秒的前进,比起液晶画面眼花缭乱的变化,感觉只是在不断消失的『砂』更适合『时间』一词。
希罗是渐渐抛弃掉过去才活到现在的那类人。
不,也许说是希望这样活下去更合适。
他一路走来的正是这般悲怆、沉痛、无情,不想再度回顾的人生。
(我不需要过去)
这样想后,他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操作着面板,从坎萨上部发射管将通信机浮子上浮。
这是曾经『OZ』所开发,在所有干扰电波中都不会受影响的优秀通信装置。
通称『OZ line』的这个装置,在通信机浮子浮出海面后会收发特殊脉冲,即使在深海中也能进行通信。
但唯一的难点是只能在半径一公里圈内的狭小地域使用。
希罗不会白费这些时间。
在通信机浮子浮到海面的这段时间里,他在大范围内对岩壁进行超声波探测,分析出详细的地形和内部构造。
并且洞窟水路的入口已经大致确定位置了。
坎萨上装备了四发鱼雷发射管。
将四枚鱼雷齐射的话,可以打开这扇关闭的大门。
问题是这个爆炸会有使桑克王国城内人注意到潜入者的危险性。
在深海中,就算隐藏爆炸声,但隐藏不了振动和海面的变化。
“这里是 Red One Cancer……已经确保『OZ line』”
他向着遥远上空的预防者VTOL机呼叫到——

桑克王国城
地下庇护所——07:32PM——
迪斯奴夫•诺因海姆看着手表,心里咂舌到。
(还有四个半小时吗……)
他在几分钟前收到了第二个箱子降落的报告。
也听说了第一批的纯金铸块都是真品。
看来可以判断地球圈政府是接受我们的要求了。
但是,迪斯奴夫非常焦躁。
对这个男人来说,赎金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他真正的目的是让『P•P•P』起动。
旧式笔记本型电脑的屏幕上显示出的小猫『萨姆』已经确认莉莉娜为『匹斯克拉福特』了。
接下来只剩下让莉莉娜输入『PEACECRAFT×2HEEROYUY』这段密码了。
虽然只有这一步——

*

几年前,迪斯奴夫收到既是父亲又是上司的诺维•诺因海姆董事长的命令,获得了托马斯•卡兰特这个人开发的『P•P•P•P』软件。【Protype Perfect Peace Programm】
命令他将之修复、改良并启动。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独自开发的程序,至今为止一次也没有启动过。
但是诺维告诉他,只要有这个软件就能实现火星圈的完全支配。
那是对大多数人类投入某种药物,不服从的时候,就启动系统一起虐杀的程序。
对这个命令迪斯奴夫毫不怀疑,开始了修复工作。
从软件中只能读取到算式这些数据。
但是有很多无法读取的数据。
就算是优秀程序员组成团队进行作业,要修复五十年以前的数据并去除漏洞,这可是需要花上相当长的时间。
但就算这样还是没能启动成功。
似乎是加上了高难度的密码。
之后判明是和新开发的纳米机械及计算机网络联动,他又建立新的项目团队,是从现在算起两年前AC195年的事情。
即使如此仍有一个大问题没有解决。
因为启动条件极为特殊。
好不容易读取到的解除密码的条件是,必须有匹斯克拉福特家的人和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萨姆』在。
只有在『萨姆』识别匹斯克拉福特后,再输入『PEACECRAFT×2HEEROYUY』的密码时才能启动。
AI的智能级别,已经是量子计算机级的高度了。
这个级别即使是现在的最新技术也无法达到。
虽然说唯一一个与量子计算机最接近的是高达的零式系统,但因为有『暴走』的危险性,所以还是不能断言说已经完成。
在那个『EVE WARS』之后,当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和次代高达一起出现在火星上的时候,迪斯奴夫做出了决定。
“次代高达上也搭载了零式系统。获得零式系统,我再成为米利亚尔特的话,程序不就能启动了吗”
在米利亚尔特离开火星后,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脸整形成米利亚尔特。
说是疯狂也不为过。
然后他成功杀害了被交托次代高达的埃尔夫•奥涅盖尔少佐,夺取了该机体。
他还下载了在零式系统中『米利亚尔特』的残存意识,努力成为匹斯克拉福特。
但最重要的『P•P•P』还是没有启动。
根据零式系统的提示,没有搭载在《Wyvern》上的量子计算机型AI『萨姆』的话就无法启动。
迪斯奴夫在这个阶段都准备放弃了。
无论怎么调查记录,五十年前的机体《Wyvern》早已经不存在了。
并且桑克王国几度灭亡复兴,很难想象现在还残存着『萨姆』的数据。
就在此时,他从火星部下处收到了预防者准备对机动木偶无人工厂『武尔坎努斯』进行再启动的动向。
地球圈的特务机关对火星的接入不怎么多,他们反过来进行入侵,获得了好些机密情报。
情报之一就有关于《Wyvern》的内容。
罗姆菲勒财团的戴尔玛尤公爵和茨巴罗夫技师长在开发机动木偶时有用过『萨姆』作为软件参考的痕迹。
『萨姆』还存在于地球上的某处。
迪斯奴夫拼命地到处寻找。
加速后的狂气被异常的执念所缠绕,在刺动着他。
他使用了诺因海姆财阀的全部力量进行彻底调查。
结果『萨姆』最可能存在的地方是,桑克王国城大厅里挂着的马尔迪克斯•匹斯克拉福特王的肖像画。
这幅画上被施加了新•泰坦尼姆制的特殊防御,不受空袭和火灾等危害,现在还挂在原处。
为了仅仅一幅肖像画而进行如此周到的防御确实有些不自然。
进一步调查后,获得了该处藏有『萨姆』信息的情报。
为此他雇用了十几名恐怖分子,将以莉莉娜为主的政府要人作为人质,盘踞在桑克王国城。
迪斯奴夫终于在这幅肖像画中找到了旧式的小型计算机。
但是最重要的AI被设置成初期设定,此时还不能被称为『萨姆』。
使之成长,提高识别能力最低也需要六十小时以上的学习和对人交流。
在以为所有都终于完成的那个瞬间,『萨姆』不认可迪斯奴夫为匹斯克拉福特。
迪斯奴夫在这里又一次不得不体会至今为止所到的数次败北感。
是数据的读取错误,或是更根源性的失败。
无论怎样,冲刺到这一步的狂气的暴走无法停下。
他邀请莉莉娜的协助作为最后的赌博。
但是——

*

这一个多小时中,迪斯奴夫努力地在说服莉莉娜•多利安。
“莉莉娜小姐,请仔细考虑……满足我们要求的话,预防者就会消失。这样的话革命和纷争会再次在各地爆发,巨大的军事组织会取代预防者而发展吧。这会和曾经的地球圈统一联合军和秘密结社的『OZ』一样”
“…………”
“悲剧的历史会再次重演。不启动这个程序的话,『和平』就不会到来”
“我无法相信。靠这种程序根本无法实现『完全和平』”
“不,一定会实现。因为这是管理全人类的系统“
“怎么会!和平是——“
“如您所知。『和平并非由别人赐予的。而是由自己双手去获得的』吧“
“…………“
“但是,人类最好不要期望自由和自立心……被人支配,才能成就真正『和平』的世界“
显示器内的小猫萨姆轻轻地“喵“了一下。
莉莉娜没有朝向这个声音。
“…………“
迪斯奴夫隐藏住内心的焦虑,还是表现得很绅士。
“去吧,莉莉娜小姐……请舍弃多利安,回到匹斯克拉福特“
但是,拥有顽强意志的她一次都没有点头。
“我和您同样期望着『和平』。前进的道路和到达的终点也完全没有不同。那为何不能协助我呢?“
“迪斯奴夫先生,现在你使用『核弹』在威胁地球圈政府。我绝不会做同样的事情“
“但是,这样『真实的和平』才会到来……只要现在,抛却这里『虚伪的和平』……“
这是通向『和平』的试胆游戏【译注:面对悬崖看谁先停的试胆游戏】。
名为绝望的『和平』化作悬崖断壁等在前方。
莉莉娜如此想到。
她感到自己在被试探。
(不能以这种形式来实现和平)
应该还有其他别的选项。
在剩下的时间里,必须找出来。
(不抛弃希望,必须去面对——)
如果『完全和平』是以舍弃所有兵器为前提的话,这个名为预防者的组织的存在毫无疑问是『矛盾』的,连莉莉娜也是去年年末才知道这点。
被迪斯奴夫说是『虚伪的和平』也没有办法。
但是,莉莉娜却没法完全否定预防者。
没有这个组织的话,阻止玛丽美亚军起义是不可能完成的。
并且,看到了高达的战斗,民众们站起来,变得能有『夺取和平的责任』这种想法也是事实。
但是她也对在充满光的世界中进行着不为人知工作的预防者感到遗憾。
如果按照迪斯奴夫的要求,交予他们作为预防者预算的赎金,将预防者公布于天下,这就足够让地球圈统一国家的『和平维持系统』出现问题。
一想到这里,回避的唯一方法也许只有使用名为『完全和平』【perfect peace】,以支配进行压制来消除战争而没有其他选择余地。
能回避核爆炸,解放人质,还能守护这美丽的桑克王国。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这不就是从『将和平握在手中的责任』中逃避吗。
那么,另一个选项是——
就这样保持沉默直到时限,自己和两百名人质以及桑克王国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那这就是无视这里的人命优先了。
这是把后事交给预防者,把『维持完全和平』这个未解决的课题交给下个世代的方法。
(但是,这样也——)
她认为这是个安逸的结论。
数次重复的思考,结果只有迷失,没能成为满意的解答。
在她动摇的心中,这个二选一痛苦而困难。
这两者都和莉莉娜所期望的『和平』相去甚远——

桑克王国城
人质监禁室——07:55PM——
这个房间里人质全都是女性。
预防者局长雷蒂•安注意到了包中的化妆盒型无线机在发出振动。
(终于动了吗……)
她对着坐在边上的多洛西•卡塔罗尼亚小声说道。
“不好意思,能帮我稍微吸引下那些家伙的注意力吗”
“可以啊”
多洛西笑着承诺到。
“你希望怎么做?『姐妹争吵』?『美人计』?还是『色狼骚扰』?”
“希望尽可能别把旁人卷进来”
“那就进行『演说』吧”
这么说完她轻快地站起来,朝着守卫的恐怖分子走过去。
英姿飒爽,正像是多洛西般的活泼姿态。
两个恐怖分子将机关枪架起。
“什么事?干嘛站起来!”
“上厕所的话,所有人都一起!”
多洛西将嘴角抬高笑道。
“你们有杀过女性吗?据我所知,那是相当讨厌的事情啊……哼哼哼。比如说这个杀人的景象会一直留在脑海里让人无法入睡呢……果然你们温柔的母亲也是教育你们不要这么做的吧”
“开什么玩笑!”
“我们会被这种玩笑话”
多洛西背对着这两个男人,面朝向其他人质。
“大家能听我说几句吗?我有一个提案”
“住手!”
“你真的想被杀死吗!?”
多洛西却无视于两个男人的叫喊,夸张地进行着『演说』。
“各位,我希望能将这两位从这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大家觉得如何?我们全部在这里自杀吧?因为再这样下去不是对不起男人们和地球圈的各位吗?索性大家都跳出来,被那机关枪击杀吧?”
听到这,人质们都不出声了。
“都不要站起来!稍有动作我真会开枪!”
两个男人将机关枪从半自动切到了全自动。
“那么,大家友好地冲到弹雨中吧……然后,美丽地消散!让地板化作真红的血海,让神瞧一瞧!”
多洛西恍惚地朝背后扫了一眼。
“这位先生和你们一样也能早点回去吧?亲爱的家人还在等着呢……”
一人将机关枪设回到半自动说到。
“很不幸,我没有老婆也没有家人……”
他将准心瞄准到那长长的美丽金发上。
雷蒂•安静静地将化妆盒镜子关上。
多洛西确认到这点后,对背后说到。
“啊,开枪吗?要开的话,请不必在意……我一百年也好两百年也好都会一直诅咒下去”
就在男人把手指搭在扳机上的时候。
突然雷蒂•安站起来鼓掌。
男人们将枪口对准了雷蒂•安。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她用响亮的声音优雅地说到。
“多洛西大人……你的演说真让我佩服”
但,她突然用严厉的口吻喝令到。
“但是考虑下给别人带来的麻烦!坐下!!”
“啊呀,好象是呢。真想多说一会……好遗憾”
多洛西确实是遗憾地说着这句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瞬间两人的视线对上了。
“还有要做的事情吗?”
“是啊,多的像山一样……”
雷蒂•安和多洛西小声互相说着,露出信赖的笑容。

南侧市区
第一部队——07:55PM——
特洛华和卡特尔爬上市区三十层的高层大楼屋顶,在那里设置着小型对空火箭炮。
从那里也可以俯视桑克王国城。
在大约三十分钟前五飞和迪奥的第二部队降落到了北侧的森林广陵地区。
现在,他们应该是穿过森林,接近桑克王国城的后部。
“差不多了吧?”
“恩……特洛华,联系人能不能换成是你?”
“我倒是不介意……”
卡特尔把无线机递给特洛华。
“我对那个人很难交流”
通信的对方是装着在拿化妆盒镜子重新化妆的预防者局长雷蒂•安。
『不愧是特洛华•巴顿。连“OZ line”都能使用了』
“二五〇秒后作战开始……你们那边也要行动”
『等等……现在莉莉娜•多利安不在这里。做出无谋举动的话,她的安危就』
“哼……预防者也变得有礼节了啊”
『你说什么?』
“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只是些狡猾的人……这种事情雷蒂•安特佐肯定知道吧”
两人虽然在OZ在籍时代是上官和部下的关系,但是遣词用句直到现在都没有变化。
“莉莉娜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其他人质就拜托你了”
『明白,我会处理……会合地点是?』
“我能通过这个通信回路确定位置……随便到处跑就行”
『明白』
化妆盒关上了,通信被切断。
卡特尔架着望远镜和特洛华报告到。
“VTOL机来了”
特洛华无言的将无线机扔给卡特尔,以熟练的动作架起对空火箭炮,开始瞄准。
“告诉希罗。任务开始”
他毫无抑扬地说完后扣下了扳机。
伴随着巨响炮弹发射了出去。
笔直地朝向预防者的VTOL机。
数秒后,炮弹漂亮地按照瞄准点命中了后方机身。
闪光覆盖了周围。
到处响彻着爆炸的轰鸣。
做出这般大排场的攻击,正是这个没有表情的特洛华。

桑克王国•上空
VTOL机——07:59PM——
后方机身由于爆炸而吐着黑烟。
已经失去了飞行的稳定。
莎莉拼命地控制着操纵杆,带着微笑念着“是,干得很好……”。
另一方面她只打开了和桑克王国城的一条回路叫道。
“这里是预防者•Water!次代政府,请回答!!“
屏幕上出现了戴着墨镜蒙着围巾的男人。
『怎么了?』
“这是我要问的吧!为什么进行炮击!?你们不要赎金了吗!?“
『等,等等!』
“都不能控制好部下的话交涉决裂!垂直推进部破损!还有60秒紧急着陆!!爆炸物要先放到安全的地方去哦!!“
她粗暴地切断无线,从容地进行操纵飞到海面上空,进行U转,将机体朝向桑克王国城。
接下来只要设置成自动操纵,撞向外城壁。
按照计算,应该会突破城壁,在中庭附近紧急降落。
莎莉打开舱门,带着降落伞下降。

桑克王国湾
海底——08:00PM——
收到卡特尔信息的希罗,发射了四枚鱼雷。
命中岩壁的鱼雷漂亮地将被封锁的洞窟水路入口打开了。
现在地面上,预防者的VTOL机撞上了桑克王国城而成了大骚动吧。
土砂和岩石还在下落,坎萨则毫不犹豫地向前进。
希罗没有迷茫。
(等着我,莉莉娜……)
在他脑海里,出现了好几次都挥之不去的莉莉娜的脸。
“…………“
现在他已经对想起莉莉娜的脸没有疑问了。
“这里是Red One Cancer……突入洞窟水路,继续前往终点!“

桑克王国城•后院
第二部队——08:02PM——
迪奥和五飞将降下用简易喷射器装置像直升机般旋转,降落到城内部。
在深处的位置虽然站立着两个守卫的士兵,但他们被城反方向发生的爆炸声吸引了注意力。
迪奥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光偷偷笑道。
(啊~,干得好漂亮……)
现在卡特尔和特洛华应该开始了从正面外壁的突入。
(这里也得加紧了啊)
忽然他看见五飞已经着陆,将喷射装置像中国武术的『棍』一般将守卫的士兵打昏了。
并不是作为武器而制造的喷射装置仅仅两下就已经弯曲了。
(无论谁都是过激的家伙啊……那装置可是很贵的哦!)
他只是这么想却没说出来。
五飞说着“快!“,将士兵的迷彩服剥了下来。
“是是……脱男人衣服这可不是我的兴趣啊“
他一副老样子打趣道。
两人就这样变成恐怖分子,准备潜入城内。
“还有十八人吗……“
总是不发声的五飞自言自语。
迪奥将手穿过迷彩服的袖子说到。
“算上莎莉,一人三个……轻松啊“
“哦?…..“
“怎么?佩服了吗?“
“因为我觉得你不会做除法啊“
(这家伙……真是最差劲的搭档)
迪奥诅咒着自己的背运。

桑克王国城
地下庇护所——08:15PM——
迪斯奴夫无法隐藏住他对一个接一个报告的焦躁。
“真是的,都在做些什么……”
必须抽出人手对燃烧着的机体进行灭火活动。
没有办法只能把这里的两个士兵送去。
“莉莉娜小姐,看来你已经被地球圈政府抛弃了“
“是啊,多亏他们我安心了“
“?“
“这样就不用踩刹车了“
因为她说了意义不明的发言,迪斯奴夫的大脑开始混乱。
“我并不是想被和平而守护!而是想创造想让人守护的和平!“
突然她将旧式笔记本型计算机高举过头顶。
“这才是匹斯克拉福特!“
将它砸在地板上。
喀嚓!能听见内部零件破碎的声音。
“怎么会……“
迪斯奴夫愕然不知所措。【吐:其实我想翻成吓尿了…】
看到这个机会,帕冈大管家突然袭击过来。
他将迪斯奴夫打飞,夺走了他的手枪。
“抱歉,迪斯奴夫先生,我觉得你老实点会比较好“
帕冈以沉着的口吻将枪口对着他。
迪斯奴夫举着双手慢慢站了起来。
“哼……都没空掉以轻心啊“
他还是意外地从容。
举起的右手心里有小型开关。
『次代政府』还有核弹这最后一手。
“要是再伤我的话,马上就让它爆炸。你们不会只想让自己得救吧?“
帕冈困惑地看着莉莉娜和马丽奈。
两人都无力地摇着头。
“那么这个就还给我吧“
听从迪斯奴夫的话,帕冈把手枪交了出来。
迪斯奴夫一收到手枪,就用持枪的手往这个大管家的老脸上殴打过去。
帕冈的血沫和几颗前牙飞了出来。
他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别怪我不客气……我们诺因海姆,向来对屈辱都是加倍奉还的“
然后他把砸在地上的旧式小型计算机捡起来。
“可爱的『萨姆』竟然遭到这般对待……“
与说话内容相反,他用力地瞪了莉莉娜一眼。
但莉莉娜也毫不畏惧用力回瞪了他。
打开计算机,屏幕已经完全变黑,其中还有裂缝。
“要复原又需要花时间”
此时从外部对讲机传来了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吗?』
透过屏幕能看见一个恐怖分子站在庇护所的门前。
“终于回来了吗…..喂,你有认真武装吗?”
迪斯奴夫对外面的人在进行确认。
『当然』
“好,进来”
『了解……』
打开门,站在那里的是装扮成恐怖分子的希罗•尤尔。
迪斯奴夫注意到了他不是自己雇佣的士兵。
“你,你是!?”
“希罗!!”
莉莉娜毫不迟疑地叫道。
希罗架起机关枪对迪斯奴夫说到。
“不许动……”
迪斯奴夫对这句话嘲笑到。
“即使我用核弹也无所谓吗?”
“你试试看”
他下巴朝向倒着的帕冈冷酷地说到。
“我可没这家伙这么温柔”
他准备无视卡特尔主张的人命优先。
“战斗到底……超过宇宙中的任何人”
希罗现在也拥有着坚强不可动摇的信念。
“莉莉娜,也超过你”
声音虽然冷淡,但又在某处包裹着温柔。
莉莉娜咀嚼着这句话悲伤地说道。
“不,希罗……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从她的眼里落下了泪滴。
——莉莉娜没有忘记。
希罗说过的『不会再杀任何人』——

待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