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04话 海上抢劫

<故事梗概>

人类开始宇宙殖民已经2个世纪,地球周围漂浮着巨大的人工宇宙殖民地,其中的住民与地球居民愈发离心离德,就在那个时代……
南洋的岛屿上长大的青年阿弗兰西·夏亚出岛后遇上了托鲁斯·修特隆加后暂居一个晚上,在此期间得悉了自己名字背后的意义。第二天出航,在此期间托鲁斯给了他一个考验。。。。。

第04话 Sea Jack

1

“托鲁斯!”
看着艾佛莉在眼前摔倒下去,阿弗兰西如同五雷轰顶。
“阿弗兰西可是纯血的神话!连这种事都搞不清的下贱胚子,不准在他面前摇尾巴!”
托鲁斯的骂声在阿弗兰西耳边爆响。
“我再也忍不了你的偏见了!”
阿弗兰西的怒吼比托鲁斯声音更大。他用胳膊顶在托鲁斯的肩膀上,用力把他推开。
“阿弗兰西!?”
太阳光下,托鲁斯深陷在眼窝中的瞳孔在颤抖着。
“这种感情的表现,就是你潜在意识中存在怯弱的证明!”
阿弗兰西这番话听起来不像未经世事的小岛青年的口吻。
他蹲下身去,扶住倒在栈桥上的艾佛莉的腰和肩膀。
“啊啊……!”
阿弗兰西的意识发出感叹。
她穿着一条朴素连衣裙,身体的曲线在阳光下清晰可见,绽放出花朵般的美感。
散发着年轻女孩特有的香气。
“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雌性用来魅惑雄性的武器……”
托鲁斯像做背景介绍一般说着。
“雌性的人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能展现性魅力。和其他动物比起来算是达到了危险的级别”
咔嚓……嚓嚓嚓……
阿弗兰西脑中的那个声音,再次清楚的响了起来。
托鲁斯所做的解说,在现代社会已不再适用。
人类已经超越了性。
所以说,人类也认清了性。
但事实却与认知相互隔离……
“你怎么来了?”
“我想和你一起去”
艾佛莉的眼睛打量着阿弗兰西身后的托鲁斯,身体不自主的缩起来。
“他不是坏人。他是……对,可以说他和我们迄今为止所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阿弗兰西一时找不到更好的语言来向她解释。
“挑女人要有眼光!起码挑个配得上你的!”
托鲁斯依然用咒骂的语气说着。
“你的偏见我已经听腻了”
“好心好意教你,你却这么个态度?”
“把阿弗兰西解释为获得自由,这本身是没错的。在法兰克人的语言里‘弗兰’就是自由的意思,源自于包含着日耳曼人针对拉丁人、斯拉夫人存在优越感的古哥特语。而且法兰克人本身并不指代特权阶级,甚至在阿拉伯世界是对基督教社会中人的蔑称。语言的意义会脱离本身语源而发生变化这种事在人类历史上并不罕见。被这些变化所蒙蔽,以偏颇的理解为根基而构筑扭曲的理论,还妄言为真理,真是让人齿冷”
“……?”
“阿弗兰西这一番长篇大论,让愤怒的哲学家瞠目结舌,不由得倒退一步。
“……原来你早就知道,却揣着明白装糊涂来听我说教……?”
“我是听你说过之后……才想起这些来”
“哼哼哼……是这样吗。我只不过是从你命名人的角度来分析他们的想法而已,真正有偏见的是给你起阿弗兰西这个名字的人才对”
阿弗兰西已经不想再跟这个男人说话。
“那就多谢了。这两天来我受教很多,感谢你的照顾”
说完这话他搂着艾佛莉转身走开。
“不成器的年轻人,我才懒得理你!”
对托鲁斯·修特隆加愤愤甩下的这句话充耳不闻,阿弗兰西往定期船码头的方向走去。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
艾佛莉抬起头问道。
“不行,这样不好”
阿弗兰西斩钉截铁的回答。
“阿弗兰西……!?”
艾佛莉语塞,呆呆的站着。

2

与呆然而立的艾佛莉一样,阿弗兰西对于自己能够如此干脆的摒弃内心深处对异性的欲望,并严峻拒绝艾佛莉的举动感到惊异。
“阿弗兰西……!”
远处又传来另一个声音。
“……果然是你呀……”
阿弗兰西看见站在定期船码头之上的正是友人凯利·哈乌。
他刚好从栈桥下面的停泊点爬上来。
“你就不能带她一起去吗?”
凯利·哈乌弱弱的说道。
在他们周围,打算乘坐定期船的人流逐渐涌进,开始热闹起来。
人群中有印度人、越南人、中国人,也有白人,还有黑人和中东人。
残留在地球上的人种似乎都到这个小岛上来了。
“……这难道是这个地区确实是地球残留人种实验的证据……?”
阿弗兰西想起了托鲁斯说过的话。
“……凯利,你带上艾佛莉一起回岛上去,这是命令”
朴实木讷的凯利·哈乌在阿弗兰西坚定的话语面前不由得张口结舌。
阿弗兰西觉得他很可怜,不得不继续解释。
“你应该明白吧?我到这里来,是因为带着无法回头的使命。我将去的地方充满危险。我爱艾佛莉,我不想让她遇到危险,所以不能带她去”
阿弗兰西松开了搂着艾佛莉的手。
未发一言,他解除了对她的接触。
然而,阿弗兰西忽然觉得刚刚说出的话,自己都难以理解。
“要去的地方?”
“危险?”
“艾佛莉会受到伤害?”
全都是连自己都无法确认的概念。
“阿弗兰西……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艾佛莉实在太可怜了,所以我才带她来找你。我知道是你的话肯定能穿过暴风雨来到这里……”
凯利·哈乌低下头说着。
“……阿弗兰西,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艾佛莉开口了。
“当然是真的……”
“那你以后不回来了?”
“我能回去的地方,只有艾娃你在的岛上了”
“啊啊……!阿弗兰西·夏亚!那我就等着你回来。我会一直等着你!”
“你愿意等我,我很开心……”
“你早点这么说的话,我就不会来追你了……”
“我不希望你来追我。艾娃你也有自由选择和享受人生的权利……”
“我不要!对我来说,阿弗兰西就是全部!”
艾佛莉双手挽住阿弗兰西的脖子,用力抱住他。
作为回应,阿弗兰西搂住她的纤腰。
越过艾佛莉的肩膀,阿弗兰西和一脸悲伤的凯利对上视线。
只见他缩起肩膀,强作笑颜。

3

阿弗兰西用一只手肘撑着护栏,另一只手向上挥舞,与栈桥上的凯利·哈乌和艾佛莉作别。
艾佛莉虽然也招手回应,但很快就把脸埋在凯利的肩膀上,小小的身体开始震动。
“……”
凯利做出“抱歉”的表情,阿弗兰西并不在意。
“凯利!请你好好照顾艾佛莉!”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这暧昧的话语中似乎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味。
是探索确定性的解答……?
还是追求事态变化的思绪……?
如果是这样的话,希望变化的是凯利还是艾佛莉呢?抑或是其他人?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让它保持不明不白吧。
这大概是对于连明天会发生什么都无法预知的人生而言,最为确定的解答了。
呜呜呜!
汽笛响起,栈桥和船舷之间的水面泛起气泡,定期船出发了。
“暧昧感……大概是人类为了维持尊严而掩饰自身愚钝的道具吧……”
阿弗兰西从船员处借来一个吊床,在海风徐徐的甲板上躺下。
堆满货物的甲板上,找出一片空地还真不容易。
岛上出产的果物,据说在香港卖的很贵。
充满异国风情的热带特产,看来真的很受欢迎。
“……?”
半睡半醒的阿弗兰西感到空气中出现异样的感觉。
“呀啊!”
“有海盗!”
“他们有人质!?”
霎时间一片尖叫声飞腾而来。
“海盗?”
阿弗兰西从吊床上坐起身。
货物的缝隙间,他看到乘客们正在往左舷移动。
砰!砰!
与湿润的潮声完全不相干的尖锐声响,从右舷的海面传来。
“……!?”
阿弗兰西从护栏上探身望去。
一艘快船正以打算接舷的姿态靠拢。
“我们手里有人质!不让我们上船的话,人质就没命啦!”
手持扩音器的男人站在快船的舵轮前怒吼着。
“人质?”
快船的左舷,有两个男人押着一名背缚双手的少女走上前。
“……!?”
阿弗兰西看见那少女的容颜,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艾娃!?”
“什么人质!那女的也是你们的同伙吧!”
定期船舷侧的船员也厉声回应。
“这种时候还开玩笑!?”
手持扩音器的男人一挥手,另一人便拿出手枪指着艾佛莉的头。
“我不是他们的同伙!请救救我!”
艾佛莉叫道。
“这女的要是死了,那就是你们的责任!”
“有本事你开枪啊!”
定期船舰桥上,看似船长的男人不愿示弱,也用扩音器向对方喊着。
看起来也是个血性汉子。
“船长等等!人质是真的!那姑娘是我的朋友!”
阿弗兰西一边叫着,一边从舷侧赶往上层甲板。
快船上的男人看到了阿弗兰西的身影。
“船长!你的乘客里有人认识这个女的!你问问他吧!”
阿弗兰西终于登上上层甲板。
“船长”
飞身越过带有禁止通行字样的栅栏,阿弗兰西冲进舰桥。
“……!? 你这家伙也是他们的同伙!?”
船长的异想天开令阿弗兰西愕然。
“我是乘客!那女孩是我的未婚妻!”
“真的吗……?”
“你们不能草菅人命!别开枪!她是我未来的妻子!”
阿弗兰西冲着快船喊道。他的话引起了海盗们的一阵哄笑。
“阿·弗兰西!”
艾佛莉惨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生气。
“艾娃!”
“都别动!船长你看见了吧?这姑娘的男人可以证明!不让我们上船,她可就没命啦!”
“嘿嘿嘿!就算不杀,也能做更多愉快的事情哦?”
押着艾佛莉的其中一人露出猥琐的笑容,撩起艾佛莉的裙子。
“别碰我!”
试图反抗的艾佛莉被另一人一掌掴在脸上。
“啊啊!”
“艾娃!”
怒火上冲的阿弗兰西试图越过护栏往快船上跳。
“年轻人!等等!”
船长制止了阿弗兰西,向快船上喊道:
“你们可以上船,但是要把姑娘交出来!”

4

“快船要尽快做好曳航准备!”
“已经在弄啦!不然还搞什么海上抢劫!”
被胁迫的船员们前往船尾,将快船上扔过来的绳索加以固定。
目前来看,登船的劫匪有三人。
看着像首领的男人手持小型冲锋枪。
“你们这船是去香港的吧。通讯员给我出来!”
留在甲板上的船员们被要求站成一排,首领把通信员单独揪出来。
“是你小子刚才偷偷用无线电报警!?”
首领一枪托砸在通讯员身上。
“呜呃!”
“你胆子不小啊,活腻了吗!?”
通讯员倒在甲板上,身体被首领踹来踹去。
“……”
站在另一侧的艾佛莉,被绑的更紧了。
手持左轮手枪的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站在她身旁。
“变更航向吧,就这么去香港的话,肯定要钻进条子的圈套里,对吧船长?”
“明白了……我们船上可没什么值钱货物……”
“哼!我们可不是普通海盗。嘿嘿嘿……小子你就是阿弗兰西?你女人还不错嘛”
把冲锋枪挂在腰间的首领,晃着膀子一前一后的打量着阿弗兰西和艾佛莉。
“嘿、嘿嘿嘿……”
“这家伙难道认识我……?”
阿弗兰西不由得这么想着。
“……一路之上时间还多得很,你这小媳妇就让我们带去爽爽呗?”
“你有胆就试试看,看我不把你……”
一瞬间,首领用枪托砸在阿弗兰西的侧腹上。
“呃啊!”
阿弗兰西弯下腰去。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啊!就你这态度我一枪爆你菊你也没啥抱怨吧?”
“……”
阿弗兰西手捂着肋下,慢慢直起身。
本打算装作很痛苦的样子,但似乎不起作用。
“你小子叫阿弗兰西没错吧?”
“……是又如何?”
阿弗兰西冷静反问。
但他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何会认识他。
“……如何?既然你就是阿弗兰西,那就看家伙!”
首领抡起冲锋枪,向阿弗兰西的腹部砸去。
阿弗兰西夹紧手臂,用肘部接下了这一击。
“呃!”
“接下来是下颚吧……”
与阿弗兰西的预测一样,首领下一招的目标是下颚。
“真是单纯……”
下颚多少收到了一点冲击,但因为顺着对手的力道摆动头部,并没有多痛。
阿弗兰西顺势倒了下去。
“……?”
一瞬间,首领脸上浮现出异样的表情,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大概是演技被看穿了。这令阿弗兰西觉得不安。
这种不安,更多来自于对自己能在如此紧张的突发环境中完全看清事件走向的惊讶感。
“哈哈哈!跟托鲁斯说的一样,这家伙是个软脚虾啊,米哈伊尔!”
站在艾佛莉面前的男人笑道。殴打阿弗兰西的首领也恢复了镇定。
“揍他一顿是顺带的工作,差不多就得了”
首领说着,用枪口指着阿弗兰西,示意他站起来。
“托鲁斯?米凯尔?不对……应该是米哈伊尔……”
首领吩咐其他两人:
“把他们都关到船舱里去!”
阿弗兰西闭上了眼睛。
艾佛莉会被关在别的地方!
“……”
“还不快动起来!想挨枪子儿嘛?”
冲锋枪朝天放了几发。
晃晃悠悠站起身来的阿弗兰西暗地里打量着发号施令的首领以及另外两人。
“这就是所谓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吗……”
阿弗兰西不由得警惕起来。
尽管心里惦记着艾佛莉,他依然极其冷静的观察着人们的一举一动。
阿弗兰西确信,这些匪徒的疏忽大意,将给他可乘之机。
站在艾佛莉背后的男人走上前,拿着枪开始驱赶船员们。
端着冲锋枪的米哈伊尔站在阿弗兰西身后。
最后一个人手里拎着捆住艾佛莉的绳子,走在船员们中间。
故作痛苦状的阿弗兰西突然向艾佛莉的方向歪倒过去,一下子撞在手持绳子的男人身上,顺势夺过他的手枪。
咔嚓!
阿弗兰西脑中的声音,与夺过来的手枪同时发出声响。
“啊!?”
米哈伊尔的肩头冒出血花。
“下一个!”
阿弗兰西转动枪口,一枪打中另一名枪手的手部,紧接着一脚踢飞了米哈伊尔手里的冲锋枪。
“呃!”
船员们一拥而上,将失去武器的劫匪制服。阿弗兰西则冲过去紧紧抱住艾佛莉。
“呼!”
感动的吐息从艾佛莉的唇间冒出。
这一切似乎都发生在一瞬间。重获自由的船员和失去自由的劫匪都望向阿弗兰西。
“怎……怎么回事!?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劫匪的其中一人发出怯弱的呻吟。
“难道你是职业的格斗家?或者是个军人?”
正将米哈伊尔等人绑缚起来的船长问道。
“我不是……”
阿弗兰西感到窘迫。他转过头去向被绑着的米哈伊尔等人说道:
“你们这些家伙,如果不用挟持人质这种卑劣手段,我也不至于弄伤你们。现在去把船尾搞曳航的两个人叫来吧”
阿弗兰西检查了手被击中的匪徒的伤势。
船长和通讯员拾起原本属于匪徒的武器,押着他们走向船尾。
看到三名同伙已被降服,剩下的二人只得放下武器投降。

5

“匪首说他叫米哈伊尔·金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肯说”
“为什么他们会袭击定期船?”
“他们不说,我也不打算了解。反正之后把他们交给警察就行啦”
“你不在意他们的动机吗?”
“无非是抢东西的强盗,再不然就是反地球联邦运动的暴徒,这年头这号人并不少见”
“是吗……真是混沌的世道啊”
“啊啊,说的没错”
通讯屏幕中的船长打开一罐饮料一饮而尽。
阿弗兰西和艾佛莉被安排到一等船舱休息,此时正与舰桥的船长通讯,商量匪徒们的处置。
“你懂我的意思吧?”船长继续说道。“就算现在通知警方,他们也不会赶过来,只会让我们直接把犯人带去香港。这就是现在地球联邦政府的官僚体系”
“是这样吗……”
“只是为了解开你的误解。我虽然没有偏见,但是刚看到你时我下意识认为你是劫匪的同伙,因为你乍看上去跟他们差不多。光靠第一印象来对人做判断是不靠谱的,我向你道歉”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
“不不,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你看起来和那些劫匪相似,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力,这种力带有很强的压迫感。现实是你仅凭一己之力,就制服了劫匪”
“我只是因为未婚妻被劫持,情急之下才不得不冒险而已”
“我以前也参过军,能看出来你的动作像是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我很感动”
“谢谢你的夸奖”
“嗯,好好休息吧,到这趟旅程结束之前,你俩都是这艘船的VIP”
“……这有点过于优待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哦,年轻人。人们会对能力出众的人以礼相待,这是基本礼貌,算不上特别优待”
“礼貌吗……”
“人类和动物之间,也就这点区别了”
针对这点,阿弗兰西有不一样的想法。
然而他不想继续和船长理论,只能笑着感谢。
终于能和艾佛莉独处了。
阿弗兰西温柔的抚摸着艾佛莉胳膊上留下的绑缚痕迹。
“啊啊……阿弗兰西!现在虽然能和你在一起,但到了香港就要离别了吧……”
艾佛莉缠绵的话语,如针一般刺进阿弗兰西的心头。

-第04话完-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pcdsbs说道:

    夏亚记忆残留?

  2. 观星者说道:

    这类文字作品,估计最多只能出一两集OVA了结

  3. 龙伊涟说道:

    有点讽刺的味道

  4. f90happy说道:

    传说仍在继续

  5. yonxi3说道:

    终于有这部小说的翻译版了。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