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2- 独角兽之日(下)(2)

Gundam UC Novel02 独角兽之日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2)(下)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反政府组织「带袖的」与毕斯特财团之间进行的「拉普拉斯之盒」私下交易,因为地球联邦军的介入而终告破局。殖民卫星内外展开激烈的战斗。正当巴纳吉追寻奥黛莉下落而在战火中奔走时,他与纯白的Mobile Suit「独角兽」相遇了。就在人类的革新──新人类之力觉醒的时刻,「独角兽」显现它真正的姿态!崭新的宇宙世纪编年体长篇小说,危机紧迫的第二集登场!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2 独角兽之日(下)
2
3

※ 三 ※

寂静的房间内,只有老旧的柱钟声音回荡着。那是让人觉得应该是在旧世纪时所制造的木制柱钟。

下午六点。听着当——当—地回响在房间内的报时音,少女——或者应该说奥黛莉.伯恩──走到窗边,透过玻璃环视窗外的景色。嵌板式的人工太阳已经暗下来,附近一带被黑暗包围。设在庭中的户外灯放出微微的光芒,虽然引来飞虫,却无法照亮广大的庭院。好像在看着星光极少的宇宙一样。

外缘的森林也沉浸在黑暗之中,看起来就只是暗度微妙不同的黑块。没有被风吹动,层层排列的树木在静止的黑暗之中沉默着,看起来非常地异质。或许因为这是看起来颇像地球的自然环境,所以反而突显出连风都不起的密闭空间多么不自然。街道的光亮、车子的噪音、人们的生活所酝酿出的喧嚣……这些事物让殖民卫星有人工大地的错觉,所以宇宙殖民地一旦少了这些,就变回了普通的室内布景。觉得心里变寒,奥黛莉把目光移回了室内。

古典的衣柜、镜台以及附天盖的双人床。可以搬去阳台的饮茶用桌子,上面放着红茶茶壶与饼干盘,陶制的器皿反射着柔和的照明光。这似乎原本就是准备给女性客人用的房间,窗帘与灯罩使用统一的华美花色,就算看久了也不会腻。房间应该已经好多年没使用了,不过整理得令人没有那种感觉,真不愧是毕斯特财团的豪宅。而且刚才还有服务人员俐落地送餐来让她享用了一顿迷你套餐。

而从小就吃旁人尽可能提供的“真货”长大的她,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调理包食品。一定是常驻在这间豪宅的仆人,或是与卡帝亚斯随行的专属厨师所准备的。虽然她也想过里面会不会下药,不过想到对掌中的小鸟没必要做这种事,奥黛莉还是将这顿美食吃个精光。结果,填饱肚子的身体突然变得懒洋洋,使她现在还要忍着躺到床上的冲动,不得不说毕斯特财团的接待真是完善,又或是自己的神经其实惊人地粗。

她被带到感觉如此舒适,也没有感受到有人监视的房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见到该见的人、说该说的话”这个目的是达成了,不过接下来呢?卡帝亚斯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给予明确的答覆。辛尼曼与玛莉妲他们的动向不明,不过既然知道自己与毕斯特财团接触了,那么一定会疑神疑鬼地进行交易。至少会考虑到自己被当成人质时的状况,让MS先待命吧!

如果因此擦出火花的话,卡帝亚斯就不得不把自己当人质了。她觉得尽早离开这栋房子,自发性地回到“葛兰雪”上比较好,不过还没确认卡帝亚斯的意思之前她不能回去。要是交易平安结束,她来到这里就没有意义了。而且,现在的奥黛莉也没有自信,能够独自穿越这被黑暗森林所包围的居住区,回到殖民卫星背面的港口。

奥黛莉从卡帝亚斯的风评,相信他是可以谈的人,而不顾一切地来到他这里,不过接下来的事她没有考虑到。说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只不过是藉口,奥黛莉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喝了冷掉的红茶,眺望墙壁上的油画。油画的背景看来像是地球的山岳地带,上面画有无数放牧的羊只,以及毫无笑容的牧羊少年面向观画者。

少年率直的眼神渗出劳动的辛苦,同时也映出广大的世界。奥黛莉突然想起巴纳吉.林克斯这个名字,心中微妙地痛了一下。他不是奥黛莉喜欢的异性类型,甚至连脸孔都记不太清楚,只有那掌心的触感清晰地留在肌肤上。不是因为大义,也不是因为忠诚,只因为感情的驱使一路跟来。那手掌的主人,与这幅画上牧羊的少年有些神似。那看来乖巧,却又毫无顾虑地追来的眼神——

“你是谁都没关系,说你需要我。”

留在耳边的声音,撼动房间的寂静划过脑中。他在胡说什么啊?到了现在她才感到意外,奥黛莉微微地苦笑了一下。对见面没多久,连底细都不知道的人说这种话实在太乱来了,但是那一瞬间,巴纳吉的眼神是认真的。与画中的少年一样,眼神中有追求某些东西的渴望之光。如果不是刻意地说出要划清界线的话,自己也许会被那股光芒吸引。之后他怎么了?有平安地回到学校吗?

“需要他……吗?”

要是有那手掌拉着自己,自己就能马上离开这里了。当奥黛莉心里被这种不负责任的想法动摇,不自觉地低喃时,门铃宛如斥责她一般地正好响起,让奥黛莉吓了一跳。

她急忙矫正坐姿,说了声“请进”。原本以为是服务人员来收茶具,但是木门外站的是卡帝亚斯.毕斯特。感觉到皮肤因为紧张而紧绷,奥黛莉起身迎接毕斯特家的领袖。

说声“打扰了”,走进房间的卡帝亚斯,目光先看向桌子。这是为了确认对客人的接待是否有不足之处,受过同样训练的奥黛莉看得出来。他来这里之前应该跟服务人员谈话,确认过用餐的状况。奥黛莉先开口说:“十分美味。”这是她深知礼节乃守身之铠的条件反射动作,不过露出微笑回答“合你胃口就好”的卡帝亚斯脸上没有一丝做作。就好像精悍的鹫微微倾首一样,那是一抹让人放下警戒心的微笑。

“与你的同伴会合的地点,变更为‘墨瓦腊泥加’这里了。”

促请奥黛莉坐下,自己也坐在对面位置的卡帝亚斯,把手上的笔记型个人终端放在桌上接着说:“应该马上就会到了。等到工作结束,我就会让你们见面,请忍耐一下。”

这等于是宣告他没有意思中止交易。虽然已经预想到了,不过一旦成为现实,她还是掩饰不了自己的失望,“可以请您重新考虑吗?”发出的声音是颤抖的。看着两手在桌子下紧握的奥黛莉,卡帝亚斯只是沉默不语。

“这是为什么?我听说‘拉普拉斯之盒’是为毕斯特财团带来繁荣的生命线。却要把那样的东西托付给我们……”

“因为就算财团的繁荣继续,世界却完全腐败,就无法挽回了。”

这是她意料外的话。看着卡帝亚斯毫无动摇的眼神,奥黛莉将他的话重复一遍:“世界,腐败……?”

“和平与安定是不耐保存的东西。偶尔不送进新鲜的风,马上便会腐败。”

“您是指,战争可以让世界活性化吗?”

卡帝亚斯的瞳孔动了一下,笑容从嘴角消失了。这话似乎说中了。理解到这一点的脑中突然变热,奥黛莉直视着卡帝亚斯的脸。

“我生在战争之中,看着战争长大,也看着许多将兵为了守护我而死。”

卡帝亚斯视线微微往下垂,淡淡地说:“我想也是。”那沉重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对只能这样活着之人的共鸣,也像是对自己的同情。奥黛莉感觉到心情往下沉,但还是把剩下的话说出口:

“……那实在是非常惨烈。会期待从其中诞生什么,正是沉浸于和平之人的傲慢。”

“那么,你是否定自己的组织吗?”

“我没有否定。可是弗尔.伏朗托是危险的男人。如果把‘拉普拉斯之盒’交给他的话,又会有许多人死去。”

“弗尔.伏朗托。是被人称为红色彗星……夏亚.阿兹那布尔再世的男人吧!”

她自己知道自己的眼中充满动摇。要辩解却又说不出话,奥黛莉低下了头。看着她一段时间后,卡帝亚斯慢慢地起身,走到面对黑暗的庭院的窗边。

“没有他的存在,‘带袖的’无法成长到军事组织的水准。这是你做不到的。”

“这点我承认,可是……”

她不认为急速成长为军事组织是最好的方法。就算要改变现况,也有不同改变法。虽然真要说出口的话,也不过就是如此。这样的自觉让奥黛莉说不出口。她非常清楚以自己的立场否定战争、否定军队有多矛盾。不过这不重要,她只想说目前的走向很危险,却没办法说明是什么危险。一想要正确地说明自己的直觉或感觉,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这种焦虑感以及对自己无力的烦躁感汇成漩涡旋转,让她只能干坐在这里的身体颤抖。要是有不需话语,就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思维的方法的话——

“你是聪明人,也有与立场相对应的责任感,不过还太年轻了。我了解你的心情,然而这样是无法说服人的,除非你成为真正的新人类。”

短暂的沉默过后,卡帝亚斯说。但比起一语中的的谏言,奥黛莉更在意“新人类”这个词,她抬起头看向卡帝亚斯。

“您相信吗?那个……”

“希望是必须的。然而为了让希望延续,有时也必须流血。”

卡帝亚斯正面承受奥黛莉的视线回答,他锐利的眼神里藏有暗淡的光芒。奥黛莉直觉到这男人是故意的。

看的不是眼前的得失,卡帝亚斯是看着更大的某些事物而行动的。他相信某些自己还看不到的东西,而打算开启禁忌之“盒”。这理解中并没有不快,奥黛莉心情轻松许多。她甚至觉得光是看到这眼神,来到这里就已经有价值了。

“请回去吧。要是接收‘盒子’的人是如你所担心的那种人,那么无论如何‘盒子’都不会打开。”

“……这是什么意思呢?”

“因为有动过手脚。那可是匹悍马啊。”

嘴角上扬,卡帝亚斯对桌上的笔记型个人终端做了简单的操作后,把荧幕转过来。奥黛莉看到映在上面的东西,不觉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

“通往‘盒子’的路标,或者该说是‘钥匙’……”

接着叫出数张图片,卡帝亚斯说道。奥黛莉现在才想到,他的瞳孔颜色与画中的牧羊少年很像。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