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09话 初次飞行

Gaia Gear

<故事梗概>

人类开始宇宙殖民已经2个世纪,地球周围漂浮着巨大的人工宇宙殖民地,其中的住民与地球居民愈发离心离德,就在那个时代……
南洋的岛屿上长大的青年阿弗兰西·夏亚到达宇宙的暗礁宙域后,和米兰达的同伴汇合!
Gaia Gear

第09话 初次飞行

1

阿弗兰西·夏亚和米兰达·哈乌劫持的穿梭机脱离了环地球轨道,在月、日、地的引力平衡点所编织的狭小航线上漂流。
这种惯性飞行,没有任何速度感。
阿弗兰西脱去沉重的标准服。
他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研究着标准服的构造,而米兰达则发挥了她作为秘书的才能。
为了缓解机上的紧张气氛,她在食物柜台给同机的三位男士准备了茶水和小点心。
然而这个举动无法消除驾驶室中二位被劫持者的戒心。
他们两人大概和阿弗兰西一样,对于目的地的暗礁空域充满狐疑。
“这艘穿梭机大概正被监视着吧……?”
机长转过身,向推着食品推车走过来的米兰达问道。
“只要你们能忍得住,就不会要你们的性命,还会被当作协力者给予酬谢”
米兰达停下推车,取出一个碟子来。
“这里面下了毒?”
副驾驶没好气的问道。米兰达又把碟子放回推车。
“这里面也有我自己吃的份。想吃就自己动手拿吧,我是不打算在这种时候搞什么俄罗斯轮盘赌的”
“哼……谁知道呢”
船长嘟哝着,率先取了一碟来吃。

“到了暗礁空域,就能和伙伴合流了?”
许久不说话的阿弗兰西终于开口向米兰达发问。
“……能不能成功其实我也不敢保证。你应该知道,宇宙是很大的……”
米兰达一边说着一边把食物推车固定在阿弗兰西旁边,将两人份的三明治拿在手里。
“原来我一直没吃东西啊……”
阿弗兰西喝着冰冷的果汁,才想起这忘却已久的事实。
时光静静的流过。
在这月地日引力平衡的空域漂浮着大量殖民卫星的残骸和陨石的碎片。穿梭机在这里航行,犹如纸飞机是石头堆中穿梭。
阿弗兰西再次穿上标准服。
到了这个时候,阿弗兰西不禁感觉到自己的感性本来就更加适合在宇宙生活。
“好像快要忘了艾佛莉·姬伊这个名字……”
阿弗兰西认识到这种感觉在来到宇宙后逐渐向现实转变。
嘁!
嘁嘁嘁……
那种鼓动又轻轻的出现在头脑里。
对这个声音的记忆再次苏醒……
那已不再是单纯的知识,而是带有如同经验一般的良好性质。
眼下进行中的小小新体验,确确实实的让阿弗兰西所有的记忆都发动起来,将藏在深处的体验在现实的肉体上再生。
“……”
阿弗兰西自己不用说话。
思考当中也没有横飞的言语。
只是感觉自己对手足之间的现实,有着相当确实的认知感,发生的一切自己都明白……
“……阿弗兰西,标准服的状况如何?”
“哎……?啊啊,确定没有问题”
阿弗兰西觉得自己的名字被直呼这件事多少有些失礼,但还没到需要叱责对方无礼这种程度。
他向米兰达微笑,又确认了标准服腕部显示器上的各种读数。
在那一瞬间。
哐当!
声音发出的同时机体也震动起来。
阿弗兰西的身体一下子碰到天花板,他还没带上标准服的头盔。
在下落的过程中,他终于把挂在背包上的头盔拿到前面来。
Gaia Gear

2

“不是有雷达监视吗!? ”
米兰达生气的问着,将身体飘向驾驶室。
“那也看不见5厘米的小石子啊!”
在宇宙中高速航行的穿梭机碰上漂浮的小石头,造成的损伤不亚于遭到大炮直击。
“……发射防御诱饵”
副驾驶开始了防御用气球的展开作业。
驾驶舱前方视野中的巨大月球立刻看不见了。
防御用气球在在穿梭机周围展开。
由柔软且强韧的塑料材质制成的数十个气球在前方数公里处自动充气成形,保护着穿梭机。
防御气球一旦被击中就会炸开,其爆风可以吹散周围的残骸和碎石。
这种清理法也曾用于地球的人工卫星轨道。
尽管从旧世纪时代就开始的太空垃圾清理活动一直在持续,仍然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
因此在很多场合都需要这种防御用气球诱饵。
这就是地球圈宇宙的现状。
“发生空气泄漏!”
“那不是当然的嘛!电气系统如果还修不好,肯定会出现漏气!”
机长一边检查受损状况一边发出怒吼。
“修理起来应该不困难吧?”
从后面看着显示屏幕的米兰达说道。
“还挺懂行啊,你这劫机犯!”
“这点都不懂还怎么劫机”
面对米兰达可以说是妖艳的微笑,机长只能叹息。
“为什么非要闹到这一步……我们之间难道不能友好一点吗?”
“愿意抛弃妻子儿女的话,就这么成为我们的同伴也不是不可能哟”
“……成为新吉恩团体的一员吗?”
“差不多吧”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在真正成为我们同伴之前,可不会告诉你哟”
“你打算就这么继续一直往前冲?”
“不,到这里就行了。可以读取吧?”
“……别看玩笑了,这种矿业开采用的小行星带地图和我们的航路图是一样的……”
机长接过米兰达的便携式电脑,将上面的数字输入穿梭机的自动航行系统。
接下来主电脑将会生成可行的航线。
“不行!不管怎么飞,我们没到月球之前不是饿死就是缺氧而死。瓦尼娅说不管怎样都没戏!”
“瓦尼娅是谁?”
“是主电脑的名字!她可不是好说话的!”
“所以说到这个地方就可以了”
米兰达从容说道。
穿梭机减速到音速以下已有数小时。
咚!
机身又轻轻的摇了摇。
漂浮在暗礁空域的东西,没有什么是固定的。
前方的气球顶多只对航向前方的障碍物有效。
从侧面漂流过来的物体,可以轻易穿越数量不足的防御气球,与穿梭机亲密接触。
嘶嘶,是空气泄漏的声音。
“阿弗兰西!”
“嗯……!”
阿弗兰西启动了客舱中央的凝胶喷射器。
喷出的凝胶顺着空气的流动附着在舱壁上,开始硬化。
空气的泄漏被止住。
战斗中的军舰会自动采用这种方式堵住造成空气泄漏的部分。
如果损伤部分只有肉眼无法辨别的大小,那么用这种凝胶进行修补可以达到完美的效果。
“……需要补充客舱的空气吗?”
“无所谓吧,反正也搞不清楚时间”
米兰达若无其事的说着。
时间继续流逝。
漂浮在阿弗兰西身边的她正闭目养神。
“年轻人”
阿弗兰西把枪口转向驾驶舱。
“……哼……还挺精神嘛”
很明显,机长一直在留意观察阿弗兰西和米兰达的状态。
“叫我有什么事……?如果不老实,把你们射杀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困扰,请记住这一点!”
“……只是想说吃的东西还挺不错的……俄罗斯轮盘赌什么的,不是应该用手枪来玩吗?”
看来机长知道米兰达在睡觉。
“大家都别这么紧张嘛,副驾驶说他像更换小便袋,可以让他离席一下吗?”
“不行,用备用的就是了。现在我不想吵醒她”
“哼……”
机长用鼻子哼出一声,继续看着前方全是防御气球的航路。
又过了一段时间。
“……!? ”
阿弗兰西发现机长肩膀微妙的动作,猜想他该不会在打什么小算盘。
阿弗兰西抬头看看已经浮上天井的米兰达,她还在睡眠中。
“……”
阿弗兰西看着机长转向副驾驶的侧脸,看起来相当紧张。
他立刻进入驾驶室。
“……?”
机长转过脸来,额头上全是汗。
阿弗兰西看了一下屏幕,大喊道:
“雷达捕捉到了什么东西!为什么没立刻告诉我!? ”
虽然自己觉得有些卑鄙,阿弗兰西依然用手枪对准机长,另一只手用副驾驶耳机的电线来勒住他。
一个人同时控制两个对手是很困难的。阿弗兰西尽量让身体接近客舱,以备不测。
“那是因为刚刚才知道不是石块,之前一直无法识别……”
差不多所有人都到了歇斯底里的边缘。
“不用找借口!如果再无视这台穿梭机的上下级关系而擅自做决定,我将视作反叛罪!”
“这种说法,搞错了时代吧……”
副驾驶用嘲笑的口吻揶揄。
“人们对别人进行裁决,多少总会引来质疑,但很遗憾,做出裁决的人总要背负这个觉悟,而这个人总归是拥有更大力量的。你说我孩子气或者古旧都没关系,我就是要严格执行上下级关系!”
“小伙子你的意气我理解,但你知道这么做是要遭报应的吧?”
“我的存在本身,可以说就是近百年来一直缠绕着地球联邦的因果报应。现在我所做的事就是为了让接下来的时代不再遭受报应。这种觉悟,你们这些专业人士大概难以理解吧”
“……年纪不大,演说的排场可不小”
机长的声音带着怒气。
“想反抗也没问题,本来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再需要你们两位飞行员了。想要活命只有现在,你们最好早点意识到这一点!”
阿弗兰西决定赌一把。
赌的是雷达中正在接近的影子和地球联邦军无关。
然而如果前来的机影真的是地球联邦所属舰船,那么变成阶下囚的就是阿弗兰西他们,这疾言厉色的恫吓就会成为泡影。
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恫吓并非来自阿弗兰西自己的意思。
想要进行恫吓的更像是一种空想。
这种奇妙的状况,阿弗兰西自己多少也意识到了,但很难正确的加以解释。
嘁、嚓嚓嚓……
“阿弗兰西,我睡觉的时候麻烦你了。看来有人来接我们啦”
米兰达的声音从标准服头盔里的接收器中传来。
她从阿弗兰西肋下钻进驾驶舱看了看显示器面板,对阿弗兰西露出微笑。

3

“呜……!? ”
有机体从穿梭机右舷接近。
然而由于四周防御气球的缘故,很难看清机体的全貌。一瞬之间机体的影子从窗中消失。
没出一会儿,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声音,穿梭机轻微摇晃了一下。
“……来了!”
阿弗兰西确认驾驶舱的两人没有其他动作,向后面的米兰达发出信号。
米兰达随即将开启后舱门的钥匙插入钥匙孔。
“接下来要怎么办?”
机长回头问道。
“不会杀你们的”
“穿梭机的修理请求书我该寄到哪儿去?”
机长这么说并不仅仅为了掩盖不安,他确实是个实诚人。
“将穿梭机还给你们的时候会告诉你”
阿弗兰西一面举着枪,一面要求副驾驶关闭穿梭机外部的监视镜头。
米兰达说不希望这两人看到接近机体的真容。
阿弗兰西负责监督这一切。
“……那位大人他……”
头盔的接收器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然而已然神经质的阿弗兰西却丝毫不敢回头去看一眼。
“别乱动啊!”
机长将自己的头盔抵在副驾驶的头盔上,惹来阿弗兰西的怒吼。
在真空环境下通过头盔接触的震动而进行的对话,俗称为“亲密接触对话”。
这样不使用电波也能实现通话。
眼前的两位驾驶员在无线被封的情况下正在这样做,阿弗兰西不得不大声喝止。
“不让乱动还不让说话,谁知道接下来你们会不会杀了我们!”
这句话直抵阿弗兰西内心。
人的感性往往是脆弱的。
一直被封闭在密室,会慢慢变得神经兮兮,会做出什么来恐怕连自己都无法知晓……
所以在这当口,阿弗兰西就算轻易扣下扳机也不足为奇。
要抑止想要如此做的自己,说“别封闭内心啊”这样的话。
自己和自己实现对话的阿弗兰西,似乎发现了人类别样的可能性。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和一切阻碍进行斗争而不屈服,真是一件严酷的事啊。
如果做不到,那还不如在岛上活到死。
“原来这就是普通的生活吗……”
可是阿弗兰西已经跨越艾佛莉·姬伊这道坎,来到了宇宙。
眼下,他的生活早已不再普通。
如果无法继续前行,则不得不回到普通中去。
但若果真如此,和普通人过普通生活不一样,对他而言那就是堕落。
对于明知如此还去这么做的人来说,这就是堕落、颓废的一路走到黑的生活。
因此,阿弗兰西只得忍耐着眼下充满不确定感的现实,不再被掉头回去的念头所动摇。
只能忍耐了……
这可能是让自己变得坚强的笨办法吧……

“夏亚·阿兹纳布尔阁下!”
阿弗兰西的接收器里传来这样的固有名词。
“……!? ”
阿弗兰西不是对这句话,而是对这个发音有了反应。
不会有错,这声音指代的对象是自己,他决定看看接下来事态的发展。
他采用了尽快从客观角度把握事态的立场。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监视两位驾驶员。
看来很快就可以从这累人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米兰达面前站着三个身着标准服的男人,腰间都佩着枪。
不对,还不能确定都是男人。
因为深色的头盔面罩掩盖了这些人的面容。
“接下来的事情请交给我们吧”
领头的男人以谦恭的姿态走来。
“嗯……”
依然没搞清楚状况的阿弗兰西,从男人身边侧身而过。
这时,他透过面罩看到了男人的脸。
那表情明显是对阿弗兰西充满敬意。
这些人的动作机敏迅速,看来都训练有素。
“阿弗兰西!”
听见米兰达的召唤,阿弗兰西向后舱门移动。
他盯着米兰达的标准服,跟着她行动。
“……!”
他吓了一跳。
一瞬间阿弗兰西觉得自己仿佛跌入陷坑。
舱门外面是机体的装甲,而门口有这样一个空间自己却未曾想到。
只是跟随米兰达的行动而已。
然而脚下却出现了半月状的地球。
与那个球形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令人绝望。
阿弗兰西觉得一股寒气吹进浑身的毛孔。
如果不抓住舱门口的扶手,似乎就会“掉下去”。阿弗兰西用尽自己的臂展,牢牢抓紧扶手。
“……阿弗兰西,怎么啦?”
听到了正在开启对面舱门的米兰达的声音。
“……!? ”
“抓住缆绳到这边来。能做到吗?没关系吧?”
米兰达又回来了。
“……啊,好的!”
阿弗兰西吞吞吐吐的说着。
感觉似乎按捺不住这份恐惧。
米兰达的手搭上他的肩,通过头盔面罩的接触传来声音。
透过面罩,能看到米兰达的眼眸,眼神中流露出温柔的暖意。
“……”
“别害怕……很快就能熟练了。抱歉啊,一下子就带你到外面来了……我似乎习惯把你当成熟练的伙伴了。你还是宇宙的新手呢……来吧”
米兰达一手抓住阿弗兰西的胳膊,另一只手则抓着缆线。
阿弗兰西扶着米兰达的肩膀,跟着她一起向对面的船漂流过去。
“……”
那是一艘带有机械臂的矿物采掘船,肯定是阿弗兰西没见过的型号。
装备了清扫障碍的设备。
“来这边”
“好、好的……”
阿弗兰西如少年一般怯生生的回答,在宽敞舰桥中的坐席上坐下。
“这就是那位大人?”
另外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阿弗兰西转头,发现里面的坐席已有个穿标准服的人坐在那里。
“没错,这位就是阿弗兰西·夏亚”
听见米兰达如此介绍,阿弗兰西也向那人致意。
穿标准服的人忽然站起身,向阿弗兰西敬礼。
就像军人一样……
“……?”
阿弗兰西皱了皱眉。
“别这样,他还没有完全觉醒,你这样做只会刺激他”
“啊啊……!”
男人似乎有些窘迫,立即回到了座位上。
“……呵呵……他们大概难以想象你就是在香港驾驶人形机械的那个人”
“……觉得我是战战兢兢的雏鸟?”
“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啦。阿弗兰西……你的感性……嗯,我挺喜欢的呢”
米兰达再次通过头盔接触说道。
“……都搞定了!”
随着这句话,之前那几个人也都回到采掘船上。
“好,离开吧”
米兰达用开朗的声音下令。
“是!”
两个男人在阿弗兰西前面的坐席上坐下。
“那两个驾驶员是如何处理的?”
“让他们先睡上一会儿,几小时后醒过来就能发射救援信号了”
“这样么……”
阿弗兰西转过头,发现一直位于穿梭机货架上的那台自己驾驶的人形机械已经被卸下。
“那么我们这就出发了!”
中央座椅上的男人回过头来,像是请示阿弗兰西一样的说着。船随即开始加速。

-第09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haozigp03d说道:

    夏亚也不是生来就会开机甲的

  2. Sine说道:

    都uc0200了鸡瘟还真是死而不僵啊

  3. f90happy说道:

    期待早日动画化。

  4. xcfd999说道:

    希望早日动画化

  5. 临秋刀鱼说道:

    希望尽早扶正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