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

『高达Gaia Gear』小说版 第17话 乌尔的手段

Gaia Gear

<故事梗概>

冲上宇宙的阿弗兰西·夏亚,开始对宇宙的探索!
Gaia Gear

第17话 乌尔的手段

1

“谢谢联络。确认波长之后就能接收到了”
宽敞号的马德拉斯·卡里亚船长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正在操作探测器的船员,放下了话筒。
“不会有错吧?”
“没错,这正是步行的速度,应该是阿弗兰西”
瘦削的年轻人乔·斯伦回答。
“看起来他是打算去殖民地中核部分”
“……这样就会经过坎塔贝利·泽诺阿街。他似乎是以山为参照在往前走”
“很好。克利休娜准备好了没有?”
“应该好了……我去看看她的情况”
“麻烦你了,乔”
坐在探测器前的乔站起身来。
“……穆拉索克说他也弄不清楚到警署里放走阿弗兰西的那批人的真实身份……看来只能认为是马哈有所动作了”
马德拉斯的脸色变得阴沉。穆拉索克是组织在警局中的内应。
由于他的帮助,马德拉斯等人才能接收到装在阿弗兰西身上的信号器发出的电波,并追踪其位置。
殖民卫星内部一般不会有干扰电波的米诺夫斯基粒子,所以他们才能接到信号。
“被逮捕这件事会让阿弗兰西更加了解联邦政府的行径吧,他会和我们走的更近”
“船长,佐林·索尔怎么处理?”
航海士米歇尔·艾肯在一旁问道。
“视敌人的行动,说不定还需要再出击。让凯兰·米德做好准备吧,虽然有点担心他还有没有力气……”
“克利休娜是打算去做诱饵吗?会被敌人抓走吧?”
“当然不会。三十一的平方将会带着阿尔法过来,能撑到那个时候的话,就能从海拉斯制空空域脱出了”
“要撤退?”
“这还不显而易见嘛!? 阿弗兰西的到来让我们感到安心,放松了戒备才闹到这步田地啊”
马德拉斯船长突然提高嗓门。
窗外满眼都是高层建筑的灯火。克利休娜·潘登特正躺在窗旁的沙发上。
她的右脸颊上贴着一大块创可贴,其颜色和她的肤色反差强烈,格外显眼。
外面的景色已和阿弗兰西他们遭受攻击时大不相同。同样都是海拉斯殖民地,这里却是市中心区的一角。
她身披一匹印度风格的盖头长巾,别有一番风致。
“伤口还疼吗?”
是刚从通讯室出来的乔·斯伦的声音。她用手肘支起头部看着他。
“玻璃的破片已经取出来了,还好……”
接着露出了可爱的微笑。
“你真的要去?”
“当然啦,毕竟是说好了的约会。毕竟在那种空袭中受的伤,是谁都会同情,不会有人笑我的啦”
少女俏皮的回答却让乔觉得更加揪心。
“话是这么说没错……船长说了,万一发生情况,就派出Man Machine去接你,一口气逃出去”
“不用担心我啦,操纵的训练我也做过呢”
“你看起来这么精神,反而让人操心……”
克利休娜坐起身来,整了整衣服。
“不过好容易走到这一步,要从海拉斯撤退吗?真遗憾”
“船长说了,要以阿弗兰西的安全为第一优先……”
乔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些情绪。
房门打开,一身浴袍的米兰达擦拭着还没干透的头发走了进来。
“怎么啦?”
她问背过身去的乔。
“没事。按照预定,克利休娜准备去赴乌尔的约会。
“是吗……”
米兰达美丽的侧脸上顿时布满阴云。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啊……”
她一面说,一面透过窗户往外看。
“米兰达!”
隔壁屋传来船长的声音。
“这就来”
一开门就看见船长同样阴沉着脸。
“……克利休娜真是个硬气的女娃儿啊……”
米兰达回头看了一眼正扶着乔的手站起身来的克利休娜,关上了门。
“是吗?……你觉得她太莽撞?”
“我不是这个意思。从那种鬼地方回来,还能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精神,我觉得她挺了不起”
马德拉斯瘫软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疲惫。

“谢谢你,乔”
克利休娜说着,却不由得对米兰达刚刚关门的举动有些在意。
“怎么啦?”
“米兰达好像对这次的作战不怎么满意的样子啊”
“是打算独占阿弗兰西吧,她对到海拉斯之后管辖权的变更不满。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乔嗤之以鼻,克利休娜对他的评论不置可否。
“船长最好赶紧再给她派个任务,把她打发走”
“你能不能别这么说?满嘴任务啊工作啊主意啊啥的,这不就跟联邦政府那帮人一样了吗?”
“组织的活动就得如此,不然怎么办呢?”
“我讨厌这样!”
克利休娜的脸上如同夏季的雷雨天一般瞬间变了颜色。

2

这时的阿弗兰西,为了绕过空袭地区,在风中独自行走着。
舌尖依然留存着麻痹的感觉,而他对为什么会麻痹却没有任何记忆。
他边走边探头四下观望。
脑袋里那种紧绷的痛感逐渐消散。
头疼是停止了,另一种感觉却涌上来。
“……一直没吃东西啊……”
理所当然的饥饿感,让他感到全身乏力。
阿弗兰西长大的地方是南方的岛屿,在那里他并没有多少机会感受饥饿。
岛上虽然算不上物产丰饶,在田亩之间找到食物却不是难事。就算在海边,海草、贝类和鱼也很容易入手。
也就是说,没有任何束缚的自然环境可以给人提供生存最低限度的条件。即使生活贫穷,人们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然而在这个完全由人工制造的城市里,居住在人造建筑中的人们仿佛被一道障壁隔开。没有打开这种人工障壁的手段,就连一口果腹的食物都无法获得。
宇宙殖民地的垃圾回收处理被设计的十分彻底,所有的垃圾都会进入城市地下特定的区块并加以处理,捡剩饭几乎不可能。
在这种城市里,和食物的距离可能只有一堵墙或一扇门。
然而如此近在眼前的距离,却往往远在天边。
就算去饭馆或便利店之类的地方,没有钱或信用卡也是白搭。
反过来说,只要有钱,寻找食物就不用劳心费力甚至遭人白眼了。
不过很多的店在进行交易时需要验证本人的ID,过不去这一关的话也只能徒呼负负。
也有一些店会以系统故障为借口,使用更为原始的交易手段。
即使像阿弗兰西这样窘迫的人去店里买食物,大概也不会引起怀疑。
这说不定也是现代化带来的益处。
不用考虑天候、降雨和动植物生长的问题。
“从社会学的范畴来看,现代化的社会机构创造了种类丰富的职业,让失业者变得极其稀少,世界逐渐被技术所统治。技术官僚们不断创立和完善各类控制系统,人们也理所当然对这些系统抱有绝大的信任……从而认为大海和陆地也不再是生存所必须的环境……其实自然界的不确定要素对于人类来说依然是必要的……”
直观的思索环绕在阿弗兰西的脑中。
之前在楼宇的缝隙间才能看到的山地,已然出现在面前。
比起已经消散的头疼,手腕被手铐磨破的部位痛感更加明显。
“……其实宇宙殖民卫星的外面就是无边无垠的真空之海……这种意义上来看其实和海中岛屿没有不同……说不定最初建设殖民卫星的人的直觉是正确的……”
阿弗兰西发现周围的街道比起先前逃出来的地方整洁一些,停下了脚步稍作歇息。
风势也减弱了,只剩下阵阵微风。
“……嘿,臭小子不长眼睛啊!? ”
在阿弗兰西仰头观望的时候,右手边突然走过一群青年,其中一人的肩膀与阿弗兰西撞了一下。
口出恶言的是走在那伙人最后的年轻人。
此人留着长发,身上穿的牛仔背心却怎么看也不搭配。裸露在外的肩头和胳膊满是纹身。他横眉立目的瞪着阿弗兰西,似乎是想找茬。
“别管他!”
走在前面的人群中有人说话了。
长发男在那群人中间的地位似乎比较低。
阿弗兰西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迈开脚步继续走。
“……!?”
不经意间腰上突然挨了一脚,他一个趔趄。
“……?”
“你还敢偷笑?是瞧不起我吗!? ”
抬眼一看,正是那长发男。这突如其来的怒火令阿弗兰西觉得愕然,他决定不予理会,转身离去。
然而前面那伙人里已经有好几个人掉头快步围了过来。
“小子挺牛的啊,混哪儿的?”
“一句话不说就想走!? ”
这几个人都比阿弗兰西块头更大。
有人带着镶有钢钉的皮项圈,有人掏出金属指虎戴在手上。
“我什么都没做……”
刚离开凶暴的警察和不明身份的便衣,没想到又在这条街上碰上小混混。
阿弗兰西感叹自己的霉运。
“就算是这种家伙,也是我们的同伴,你瞧不起他就是瞧不起我们!”
中间貌似首领的男人厉声怒骂,说罢就是一脚踹来。
阿弗兰西身体微微后腿,闪开了这一击。左右两边又有人同时攻来,他只好抬起双手来防御。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你们认识托特·格林吗?”
话音刚落,眼看就要打在身上的带着指虎的拳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 ”
“我说我是托特的朋友”
“他怎么会认识你?”
长发男开口问道。
“我们是在警察局里相识的”
围住阿弗兰西的人群顿时动摇了。
“你说你是他朋友?”
“不打不相识……我在里面和他打了一架,之后就成了朋友……”
“嗨……你咋不早说你认识托特老大呢!小哥!我们好险打了自己人啊……啊哈哈哈哈”
首领哈哈大笑,走过来拍了拍阿弗兰西的背。
“我刚来这里没多久,还不熟悉路……也不认识各位……”
“是吗?哈哈哈……那没关系。小哥你怎么称呼?”
气氛越来越友好。
“我是阿弗兰西·夏亚……”
阿弗兰西的脑子里压根没有使用假名的概念。
“托特让我有事就报他的名字,我这也是刚从局子里出来……托特和另外两人还在里面……”
“嚯嚯,那肯定不会有假了,阿弗。我叫梅萨·梅特,接下来还有点事儿要做,阿弗你如果需要帮忙就来这一带找我们吧”
叫梅萨的人擅自给阿弗兰西起了个昵称,又从皮背心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来。
阿弗兰西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人也会使用名片,他伸手接过了这张花里胡哨的小纸片。
“……谢谢你。我刚来这里,还分不清东西南北……请问要去格伦泽的话该怎么走?”
“这一带都是格伦泽哦”
“……是吗?”
“格伦泽,就是边境和角落的意思,也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人住的地方啦”
“原来如此……”
“那回头见啦,记得来找我们!”
梅萨一招手,十几人的团体如旋风一般从阿弗兰西的周围离开。

3

坎塔贝利·泽诺阿街,位于海拉斯重要的商业区,两旁有很多高级店铺。
像克利休娜这样在格伦泽长大的人,很少来这种地方,也没有来的必要。
这时她正身着传统的印度服装前来赴约。
虽然没有脸颊上的创可贴会更好,但身穿印度长袍的克利休娜却显得额外婀娜多姿。
她虽然没有在印度式的教育下长大,也没有接受过印度教的教义,但就是那不知几分之一的印度血统,让她和这套传统服装非常相称。
“乌尔·乌利安这个人的出现让我们接连遭遇危险……船长也说过,就连警局里的内应也不知道乌尔这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克利休娜觉得格伦泽,甚至整个海拉斯都被看不见的权力网所覆盖。
“马哈发动空袭之前的所作所为,倒也不全是为了应对阿弗兰西出现……”
黄昏时分的街道上人很多,克利休娜只得在人群中穿梭。
很快就看到了和乌尔约好的地点——文登博格咖啡店。
这个店一层是面包房,二层是咖啡厅。
“……!? ”
约会的时间已过,克利休娜独自一人站在店门口。
她不断向路的另一侧张望,觉得对方随时可能出现。
“阿弗兰西怎么还没来啊……”
一瞬间,她意识到自己真的在用约会的心情等待着本不该出现的阿弗兰西。这莫名其妙的感觉令她自己都哑然失笑。
她收束心神,提醒自己这是任务,随即推开店门走上通往二楼的台阶。
底下一层有不少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在购买食物。商品货架上放置着看起来十分可口的高级面包和糕点。
她想起乌尔之前吃的热狗。那样的廉价食物在这种店里肯定是找不到的。
上了二楼,也有不少人,但乌尔·乌利安那件花哨的夹克衫却是一眼就能看出。
“抱歉呀,我来迟了”
好像希望周围的客人记住自己似的,克利休娜大声打着招呼。
穿着显眼的民族服装的目的也在于此,这样如果对方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图谋不轨也多少会有所忌惮。
“没关系,还算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你的脸怎么啦?”
乌尔站起身,用温暖的笑容相迎。他伸出手为克利休娜拉开座椅。
“谢谢你。贫民街那一带发生了空袭,你知道吗?”
“嗯,新闻上看到了。难道说当时你也在那边?”
“真是可恶,那些飞行机械没头没脑的扔炸弹”
“感觉是发生了什么政治问题。是军队干的吗?”
“那种机械看起来不像是地球联邦军的东西”
“想来应该也不是……有传闻说可能是马哈干的哦”
听到马哈这个词从乌尔嘴里蹦出,克利休娜不由得咬了一下嘴唇。
乌尔却毫不在意的问克利休娜想喝些什么饮料。
“不点吃的?”
“吃的在别的地方准备好啦”
“那可谢谢你啦”
克利休娜不客气的露出了纯真的欢喜表情。
如果美丽的女伴有了如此积极的反应,那么同行的男士无论要为这顿饭花多少钱大概都会觉得物有所值。
“你看起来不像是学生啊,我觉得有点遗憾”
“哼哼哼……那你又是什么人呢?”
克利休娜不服输的提出反问。
“我看你也不像学生。虽然你在我们眼前玩滑翔机,但在我看来,你像是个军人呢”
她的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格外闪亮。
“是什么让你如此判断?”
“这个嘛,因为眼下的学生满脸都是飞扬浮躁,而你看起来却是个踏实认真的人”
克利休娜发觉自己为了掩饰紧张而说话很快,她有意识的逐渐放缓了语速。
“……看起来你有点怕我咯?”
乌尔依然心平气和。
“因为不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人嘛,女孩子对不熟悉的人有戒心,不是很正常吗?”
“那是一般人。你在我面前却能侃侃而谈,让我觉得你也不像是一般的女生”
“我感觉你好像并不是在夸我哦?”
正在此时,克利休娜点的饮料送了过来。
“谢谢……”
克利休娜对身着黑裤白衫的侍者报以微笑,视线回到乌尔身上。
乌尔再次露出爽朗的笑容。他解释说自己是专攻史学的研究生,为了锻炼身体才尝试时下流行的滑翔机运动,自己之所以看起来沉静是因为学文科的缘故。
“我父亲经常骂我是没出息的东西呢”
“你的父亲似乎很严厉,像学校的教导主任一样”
说完这句玩笑话,克利休娜一下子站起身来。
这一唐突的举动,让一直游刃有余的乌尔脸上都露出了惊异之色。
“肚子有点饿了呢,我们去吃饭吧”
“啊啊!抱歉”
乌尔慌慌张张的按了一下手表上的按钮。
“我这就叫车来”

Gaia Gear

于是他迅速拿起账单,一手搂在克利休娜的腰间,和她一起往楼下走。
对于乌尔这一套熟练的轻浮动作,克利休娜只能忍着不说话,心里想:
“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个花花公子哥”
趁乌尔在一楼结账时,克利休娜率先走出店门,在外面等着。
殖民地现在已处在完全的夜色之中,人们的活动却丝毫不见减少。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悄无声息的停在克利休娜面前,穿着制服的司机走下来,用礼貌的姿势请她上车。
“……?”
克利休娜还在疑惑为什么司机能直接认出自己,司机已经打开了车的后门。
“就是这辆车”
乌尔从店里出来,向司机点头示意。
“这么豪华的车子呀!弄得我好像电影女主角呢”
克利休娜故作惊讶。
“你能这么想,就不枉我费劲口舌从老爸哪里把车子借出来了”
司机也在一旁陪笑,等待克利休娜上车。
“这可危险了……”
直觉让她感到不妙。
和普通人不同,那司机也有着难以掩盖的锐利眼神。
克利休娜的直觉没有错,这司机正是将阿弗兰西从警局释放的便衣中的一人。
“谢谢你”
带着以身犯险的觉悟,克利休娜坐上了车。
“要去哪儿呢?”
“法国料理合你的胃口吗?”
“我没问题哟”
克利休娜强作笑颜,相信马德拉斯船长和同伴们正监视着自己,即便发生什么事也能把自己救出来。
然而,除了船长他们,还有另一双眼睛目睹了这一切。
“克利休娜……?”
豪华轿车后面十几米的街角转过一个人来,正是阿弗兰西。
如果不是和托特的同伙们一起打发了一段时间的话,他还无法碰巧撞见克利休娜在这里上车。
“有危险!”
一个念头瞬间闪过他的脑海。
他望着前面二人和司机的背影,想跑过去制止。
“别去啊!”
还没喊完,一个黑影从角落中窜出,一把抱住了他,并在耳边提醒他放低声音。
“是我!我是宽敞号的乔!”
“乔·斯伦!? ”
“那辆车在我们的监视之下,阿弗兰西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跟我来吧”
正在这时,豪华轿车已经往前驶去,很快便融入了夜色的灯火中。
“……”
过了好一阵子,阿弗兰西才发现身边紧张的空气已经缓和下来。

-第17话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xcfd999说道:

    赞美翻译!

  2. aa10aa10说道:

    那时候的画风真的经典。。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