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2000年Newtype 菅野洋子访谈:关于Cowboy和Turn A

Turn A Gundam

译文/ 月神(音乐人小站

非流行,无体裁。而是,直觉。
以瞬间的灵感谱写歌曲。

——自始至终以“自由”贯穿的【bebop(mobern jazz)】曲子

1—— 对菅野小姐来说,这一年是怎样的感觉呢?

【bebop】和【turnA高达】是截然相反的作品太棒了呢。以“空无”的状态开始,随心所欲的【bebop】和背负了20年历史的【高达】,两部作品的立场以及监督对音乐的认识完全不同,十分有趣呢。

2——关于【cowboy bebop】中的乐曲,使用jazz的想法是怎样生发的呢?

动画决定以【cowboy bebop】命名之际,被监督告知“【bebop】(即兴演奏为主体的jazz风格)是jazz的意思哟“的那刻,我最初就想着”啊,要写jazz呀~可我不怎么喜欢jazz~(笑),而且动画里用jazz风格不会显得有些阴暗?“。尤其【bebop】以穿插即兴说唱的自由部分为特征,普通人听了根本不知道哪里是曲子的高潮,会有种被弄哭的女孩子的感觉。

所以,我记得对监督说了“以jazz为主的动画肯定卖不出去!“这样的话。

3 ——但最终还是决定jazz了。

恩,因为jazz的味道很重,为了平衡几乎没用几首4拍子乐曲。但其他动画作品中根本不存在,所以仅有的几首4拍子乐曲还是很显眼。【tank!】等诸如此类,大家都说是jazz的话,印象里看来就的确是那样了。可我只打算做成funk,brass rock(加入铜管乐器的摇滚)呢。

4——在【bebop】中有初次挑战某种方式的经历吗?

是“放手“的方式呢。“放手”即指不依赖作品来作曲。对我来说,从开始作曲,大概花1年时间考虑、提取作品内容,最后把作品一次性全部忘记,回到初衷来作曲。但[bebop]里没有这么做,因为渡边信君已经对音乐了然于心,说着那“全部交给你了“。于是我不假、加思索,凭灵感像喝醉的人那样作曲,然后对渡边信君说”随你挑喜欢的吧,不采用也没关系“,但是他似乎搞错了什么,竟然全部使用了!(笑)

5——站在菅野小姐的角度,对spike这样的男子有什么想法呢?

见到spike时,是“真帅啊~好喜欢ω~“之类的感觉呢(笑)。【bebop】里,脚本家信本敬子以及作词家岩里佑穗都是女性,和这2人谈话时,虽然是女性,却有男性的气质,很梦幻的感觉(笑)。spike这样有型的人现实里似乎不存在,我觉得对男人来说是“不可能”,对女性来说却十分欣赏,毕竟搬弄歪理到那种地步的男性无法想象。所以我决定了要替spike写出同样“有型“的音乐(笑)

6——对spike的印象,中途发生过改变吗?

直到最后未曾变过。即使有过白痴表情……对我来说仍旧是帅气有型的,也正因此为最终回【BLUE】一曲烦恼不已,因为那时已经深深为spike着迷了。但监督却要求[最后的一幕天使降临,携spike的灵魂回到天上。希望以被救赎的感觉结束。]同时又说,[天使现身的缘故,希望以合唱作为开端],那样的话,(圣经新约)福音书似乎可行——历经重重险阻,终获自由。想要表现“超越生死,获得自由”的呼喊,于是以那样的姿态作曲了。

Turn A Gundam

为不令罗兰澄澈的淡蓝色瞳孔染上阴翳般 充满透明感的音乐

7.——关于【turnA高达】的音乐创作,接受了怎样的印象呢?

[创作开始前和富野监督商量时,他讲过这样的话“说起战争,攻击时不把敌人从战壕里逼出来是不会甘心的,一种极限的精神状态哦“。虽然我曾替几个出现战争场景的作品写过音乐,但绝对不会使用进行曲。既然是战争,无论哪部作品,必然存在进军之类。对我而言,进行曲就是”前进“(=让士兵去死)这种带有强制力的音乐。可是对于[turnA],我想以调和的方式作曲。嘹亮的”前进“未必能使士兵发自内心,斗志高扬地战斗。我希望以那种方式来理解和使用进行曲。

8.——看了[turnA],实际上感觉如何呢?

看之前,我想着流血之类的场景会不会很有真实感呢。但看了1话后,似乎出乎想象呢(笑)。战斗场面播放的加入合唱的沉重曲子,是放映前才作的。另外印象深刻的,是罗兰双眸的颜色哦。淡蓝色双眸的银发少年……比起人类这一词,妖精似乎更适合呢。因为不想让他美丽的双瞳染上阴翳,我想让充满透明感、柔和的音乐微微散落整个作品。

9.——现在想做的音乐,有着怎样的姿态呢?

日本音乐,不是重视节奏就是旋律——总是走向两个极端,所以,我想作出两者兼备的音乐。对我来说,每年都有自己的个人兴趣(my boom),今年年初就是庞克的感觉哦。好想做庞克乐手啊!(笑)。去年则秋天热衷于非洲,曾想做“还是一知半解的局外人引进了半吊子的民族音乐“这样的事!(笑)。不拘泥于流行和体裁,而是直觉,以瞬间的灵感谱写歌曲。

10.——这之后想接手哪类动画作品的配乐呢?

我觉得能和一部作品相遇是十分幸运的事。曾接手的都是连载、电影一类的大型的作品。去年在[bebop]的live、美国动画节上和fans的孩子们初次直接相遇了。动画节上,仅仅为了3首曲子就将近1000人左右过来,动画果然是超越国界的存在,太了不起了。听到那些孩子们对我说“看着动画、听着我的曲子,立刻变得精神饱满“,着实非常快乐。所以这之后,我也要像”梦虽完结,残香余留“那样,希望接手积极向前的作品的配乐。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阿D说道:

    洋子桑麻~~莎朗最高! [叽歪]

  2. ninetales说道:

    “淡蓝色双眸的银发少年……比起人类这一词,妖精似乎更适合呢”这叫纯洁 [媚笑]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