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8- 宇宙与行星(3)

Gundam UC Novel08 宇宙与行星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8)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超越所属势力、克服复仇执念,命运相系的人们聚集于突击登陆舰“拟.阿卡马”。这是“独角兽”展现的希望所导引出的奇迹。事态逐渐发展至收尾阶段,巴纳吉等人开始进行最后的探索。然而过程中,一度相信彼此所共有的希望,却遭到最残酷形式的背叛。眼前是被迫面对的现实,耳畔则是否定可能性的低语。难道新人类这个可能性,无法改革人类的心吗-!?钢弹长篇小说最新作,与人类宿业对峙的第八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7 宇宙与行星


※ 二 ※

五月九日,标准时间十三点四十五分。达卡晴空万里。整条街上漂着火灾现场特有阴郁的味道,还不知何时能够撤走的瓦砾仍然四处散乱,不过数天以来铺盖住天空的浅黑色喷烟已经散去。紧临赤道地区的太阳光不受任何物体遮蔽,照亮着堆满粉尘的街道。

虽然不讨厌夏天的炎热,不过在这非洲大陆的酷热实在太极端了。把完全不想穿起来的外衣挂在肩上,凯.西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在刚出官厅街巴斯德路的地方停下脚步。

隔着翻覆的卡车车体以及崩解的大楼,他仰望着巨大的块状物。八天前,单机袭击达卡的MA,它有如小山的巨大身躯大半都被工程用防尘塑胶布所覆盖着,解体到一半的骨骸搁置在官厅街之中。虽然左右突出的肩部装甲已经被取下,一炮消灭帝国饭店高楼层的头部主炮也已经被撤离,不过高度可以与十层楼大楼匹敌的残骸看起来仍然相当异常。不管是塑胶布缝隙间露出来的绛紫色装甲,或是仍然嵌航道面那有如生物的勾爪,就宛如在被留置在酷暑废墟中的恶梦残渣。

MA所通过的道路,呈现有如遭到地毯式轰炸过的惨况。对瓦砾堆中的遗体进行搜索,以及生活机能的复原同时进行着。消防车及吊车集中在此地,各处响着焊接的声响,同时在给水车前灾民排成一长列。另外一边,扛着步枪的吉姆型MS昂首阔步着,上空飞过圆盘形的可变机体。我有带摄影机来吧?凯下意识地想着,然后稍微苦笑了一下打消这个念头。我已经不是那种立场了。将达卡现况传递出去的工作,是正在报导机构值勤的现役记者所该做的。比如说那群踩着散落在路面上的玻璃,从财政部冲出来的人们。这个时间进稿的话,刚好可以登上晚报。在移动的车子里整理好要送往本社的报导,抢着冲进中央议事堂的新闻中心,必定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遭到三年前的“陨石落下”之后屈指可数的大规模恐怖攻击,联邦政府发布紧急命令已经过了一周。坊间开始流传第二次新吉翁战争这类动荡的谣言,使得达卡不只是单纯的受灾地区,也是政府对策情报的发信地,成了比平常更重要的采访地点。侧目看着慌慌张张地搭上车子的记者们,凯前往离开大道之后所看到的中央议员会馆。希腊式建筑风格的纯白色建筑物,虽然失去了前方大部分的玻璃,不过却还保有些许的威容,以显示自己是权力的巢穴。MA在建筑前方约两百公尺左右耗尽了所有力量,它有如蟹螯般的手臂插在地面上,似乎到现在仍然流露着无法抵达王位的不甘。

穿过有如大得夸张的战车,正在警戒的“钢坦克Ⅱ”身旁,通过一连串的安全检查后进入会馆之中。大厅跟往常一样充满着游说者、记者群、陈情团的喧嚣声,不过修理的业者不断出入、与武装的士兵发生争执的情景,一让人感觉到与平常不同的事件现场气氛。遵照事前的导引,凯搭乘电梯上到八楼。进入装饰沉稳得有如饭店的走廊,便看到了挂有各人的出身国国旗、以及地球联邦旗的中央议员办公室入口。延着长长的走廊走上两分钟,北美第一选区选出的罗南.马瑟纳斯上议院议员办公室就在眼前。

穿过开着的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来更换天花板萤光面板的业者所使用的梯子。放眼看去,全部的面板有三分之一出现了裂缝,在昏暗的事务所内有约十名的事务员忙着接电话应对。看起来三十多张的桌子已经摆回原位,散乱在地上的碎片跟粉尘也已经清扫完毕,不过还是隐藏不了那受到前所未有的震动与冲击所造成的混乱痕迹。此刻不断响起的电话,内容除了例行联络与陈情,还有想在修复工程上得到好处或抗议、企业想与军方搭上线的献金申请,大概就是这些吧。自从国防族议员约翰.鲍尔说出战争这句话之后,贪图战争特需的人们便开始在台面下活动,而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有着可以裁量他们希望的政治力。衡量电话对象的重要程度,紧紧盯着终端机的荧幕安排行程的事务员们,表情看起来似乎都是一样地紧张。

比约好的时间早了一点。柜台没有人影,凯也不想打扰满身杀气的事务员们,于是叹了一口气决定再等一会儿。记得电梯大厅的旁边有烟灰缸,于是他手拿着自从事文字工作后就没有离手过的香烟,正打算先离开办公室时,一句“您是凯.西登先生吧?”将他叫住了。

“正等您莅临呢。我是与您通电话的秘书,派崔克.马瑟纳斯。”

晒得恰到好处的脸孔,露出豁达的笑容,眼前这名约三十岁左右的男性曾经在资料上看过。他是入赘到马瑟纳斯家的女婿,同时是正准备迎接地方选举的罗南贴身第一秘书。凯回握对方伸出来的手,先直视着他笑容中带着紧张的眼神,而对方也回以同样的眼神。之后,派崔克说了声“请跟我来”并转过头去,穿过了电话铃声响个不停的办公室。

“没能迎接您真是抱歉。如您所见,一副就是还没整理完的惨况……飞航还顺利吗?”

“嗯。好久没搭军方的运输机了。不晓得是不是议员的威光笼罩,真是特别待遇呢。”

凯说话的语气半带着讽刺。与想限制人员出入的军方想法相反,现在所有报导相关人员都想进入达卡。在各大媒体花大钱想确保少数的机位的这个时候,会让一名自由记者搭运输机顺道进来这种事,也只有罗南做得出来。

“非常抱歉,因为是这种时期,无法确保民间的飞机席位。”派崔克正面回应着。他的眼神往凯瞄了一下,然后像是下定决心地开口:

“虽然这是私事,不过能见到您真是十分荣幸。那个……我是凯先生您的崇拜者,不只尊崇您身为记者的才华,还有——”

“原‘白色基地’乘组员,懦弱的凯.西登。”

凯抢先一步说出口,“啊,不是……”派崔克慌张地移开视线。虽然这样的评价一时之间收敛了,不过当那些童年时代看过战记的世代长大之后,像这样被突然问一句的状况也变得不稀奇了。脸上露出苦笑,“书上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乱写的啦。”凯对他叮嘱。

“有些采访者是先下结论才来采访的。像那样的人,就算我对访谈原稿进行校正他们也不修正。跟‘白色基地’有关的书籍,几乎都是这一类的。不过,倒是让我上了一课。”

正好战后,就是来干这一行。没有与继续说着的凯目光对上,派崔克把手放到后脑杓,低下了通红的脸。“真……真是抱歉。我提了不该提的话题。”听着他的回话,凯看向接近到眼前的办公室。

有蔑视采访对象的采访者,同时也有采访对象把采访者玩弄在掌心之间,想让采访者变成自己合用的广告塔。这房间的主人身为移民问题评议会议长,而特地把自己从巴黎叫来的理由是什么?在这个达卡事件发生后又陆续发生许多怪事的时期找自己来,总不可能是叫自己代笔写自传吧。似乎被新吉翁与毕斯特财团再加上评议会介入的这一连串暗斗,状况也透过业界的熟人传进了凯的耳朵。

不论如何,接下来的时间将面临硬仗。凯拨起灰色的头发,将西装外套穿上。原本没什么特色的三十五岁男人,稍微整理一下外表,便让他变得像个称职的记者。对一个在高中就学时被现地征召,在突击登陆舰“白色基地”上撑过一年战争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他出了俗世第一件学到的事项。

分享到
Pages: 1 2 3 4 5 6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