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的風

新机动战记高达Wing – Frozen Teardrop – 寂寥的狂诗曲 I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 - Frozen Teardrop

新机动战记Gundam Wing的全新外传小说是一部从10年前就已经在进行构思的作品。
在冷冻箱里沉眠的是……希罗·尤伊!?
数十年岁月经过,希罗再次出现!为了完成任务挺身而出!
系列构成·脚本作者隅泽克之所描写的『高达W』冲击的续篇!

——寂寥的狂诗曲 I——

由宇宙世纪的風翻译,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Peacecraft File 5

——AC-146 MAY 25——

哈恰图良[1]的组曲『假面舞会』【masquerade】是从壮丽的华尔兹开始的。
美丽妖娆,但又不知何处带着悲伤。
曲子给人的印象像是在亚得里亚海的威尼斯【水都】自古传承的谢肉祭上使用的假面。
可以说这旋律带着高贵孤独的影子。
塞布丽娜•匹斯克拉福特幼年时就经常用钢琴演奏这段华尔兹。
那时候萨姆还不在。
在令人窒息的昏暗房间里,为了排遣寂寞和悲伤而拼命地演奏。
回想起来,也许塞布丽娜从那时起就带上了假面。
『深闺千金』——塞布丽娜一直被如此称呼。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塞布丽娜的心里总是充满着想要追逐自由、飞到广阔大地和无限天空中的想法。
她越是表现地像举止优雅的女子,就越是产生出开朗丫头般的心理。
但是,塞布丽娜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本性。
腼腆、秀气、老实的女孩,她就带着这样一个面具。
为什么会这样,她自己也不清楚。
是自然形成,还是周围这么认为,或者因为是王国公主,作为补充的话可以举出好几个理由。
但有某种使命感的存在这是毫无疑问的。
也许是其反作用,在塞布丽娜的梦里她总是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人格。
在原野上策马崩腾,在空中驾驶着双螺旋桨飞机,偶尔也在宇宙中穿着宇航服来回飞行。
或者是,她也做过在熊熊燃烧的战场上成为奄奄一息的战士这种噩梦。
虽然梦醒后会意识到『恐怖』,但她却觉得在梦中自己的意识是『充实』的。
塞布丽娜做过好几次这样的梦。
这天夜里也是。
从浅睡眠中醒来,幻想般的华尔兹仍留在耳边。
曲调不断地在重复。
塞布丽娜突然注意到。
这一连串的梦境,不就是双胞胎妹妹卡特里娜所处的现实吗。
想到这事的她,有着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自己真的存在吗?)
那是快要消失般稀薄和空洞的模糊存在感。
那是曾经体验过一次的感觉。
那是在爆炸前从穿梭机被放出到宇宙空间,和在逃生装置中那时处于无重力下的不安定感很像。
(真正的我,是不是卡特里娜所看见的梦呢?)
古代中国庄子有说过同样的话。
『庄周梦蝶』
一个男人做了梦。
在那个世界里男人变成了蝴蝶翩翩起舞,然后睡着了。
醒来后的男人这样想到。
究竟自己是『蝴蝶看见的梦』,还是单单做了『变成蝴蝶的梦』。
塞布丽娜被无法平静的向往和嫉妒所折磨着。
原来自己烦恼着一直追求着的梦——愿望,化作卡特里娜出现了。
她没法赢过那无忧无虑的笑脸和充满着希望的眼神。
在这美丽威严的灵魂光辉中,她感到了那要用手遮住眼睛般的耀眼。
这就是塞布丽娜和妹妹卡特里娜相遇时真实的想法。
现在,塞布丽娜在用着『卡特里娜』的名字。
她坐在梳妆台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脸,和罪孽深重的虚伪直面而对。
在那里照出的脸,无论怎么去想卡特里娜,都无法再现那个微笑。
她无法从这眼神中消除忧郁。
“……我无法成为真正的卡特里娜”
塞布丽娜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她的薄唇上涂上了淡淡的口红。
『假面舞会』已经开始了——

*

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在驾驶Wyvern出击时,穿上了优雅的军服,带上了遮住眼睛的白色头盔型面罩,自称为『西斯•马其斯(第六侯爵)』。
『男装丽人』。
这并不是受到女装工程师索尔谢的影响,而是她认为这样适合战场上的男女平等。
卡特里娜带上了面罩,小声地唱着歌。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这是『彩虹那一端』
她习惯了每当要让自己身心放松时将这首歌放在嘴边。
那是塞布丽娜教她的歌。
(我去了,塞布丽娜)
她对心中深爱的姐姐说到。
卡特里娜一直做的梦是成为『深闺千金』
成为沉着、文雅、能自然做出优雅举止的公主。
即使梦中的自己会感到『不自由』,但当她醒来时,还是会感到那就是理想的女性形象。
虽然自觉到不适合,但她也尝试过邀请希罗•尤尔跳舞。
她也学着姐姐的说法方式,和反**交涉过。
但却每次都陷入了自我厌弃的状态中。
那个完美的姐姐无论如何都不适合自己。
洋服的得体穿着,内心的温柔,知识的广博,音乐美术文学上的造诣深厚,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华丽,连拿茶杯、吃曲奇的姿态都是自己无法企及的。
真是从心底里感谢姐姐能把『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演下去。
其实,她心底深处有着赎罪意识。
自己努力过都企及不上的姐姐,她为自己和她在外貌上如此相似感到抱歉。
假面和这身军服都是对自己的劝诫。
她穿上这身男装就是为了向『完美女性』的塞布丽娜致歉。
作为其中一环,卡特里娜以充满游戏的心态创造了『西斯•马其斯』这个称呼作为新的名字。
虽然有作为其他候补的『桑德琳(辛德瑞拉的法语念法)』,但因为和桑克王国的公主以及将自己带大的『多利安』太过相似而决定放弃。
马其斯的语源由来是法兰克帝国的边境总督,有着守护国境线武将的感觉。
西斯并不是西斯塔(妹妹:sister)的缩写,而是法语桑克《5:cinq》的下一个数字西斯《6:six》。
意思是桑克王国(『第五』王国)中所没有的第六个选择。

之后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自称为『塞克斯•马其斯』,是将和西斯一样的德语《6》的塞克斯《sechs》进行变化,修改为《Zechs》这个拼写。

从『雪伍德森林』中出击的西斯•马其斯的Wyvern带领着五台新型重战车《杰克南瓜》,准备在国境线上展开防卫战。
那是位于内陆北部西面的勒纳湖附近的平原。
从勒纳湖流到波罗的海的河流成为了国境线。

*

地球圈统一联合军并不准备遵守停战条约。
特别是进行撤退行动的联合陆军,他们并没有战败。
似乎和联合海军相比,他们的流血还不够。
无论说多少漂亮话,战争的根本在于憎恶和嫉妒。
要消除这些心态,只有在小范围局地战中胜利。
撤退中的联合陆军机甲师团的指挥官们也如此期望。
他们无法忍受拥有着战胜的实力而不战而逃的屈辱。
就在这时他们收到了修德拉战车部队受到来自桑克王国追击的报告。
当然,他们折反并重新编成了能前往援助的大部队。
即使没有任何战略目的,就算是捏造的牵强理由,只要有能战斗的场地,光这点就能做出再次展开战斗的决定。
与这种行为相似的作战被称为『巴顿的石头汤』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车军团的猛将乔治•巴顿[2]虽然想进攻敌人深处,但是因为上层部没有许可而不得已先派遣了少量的侦察部队,被敌人攻击后又派出了救援队,慢慢将战力扩大,最终全军突入成功。
那似乎本来只是葡萄牙流传的叫做『石头汤』的民间故事。
饥饿的旅人捡起路边的石头,造访民家时说“带了能煮出美味的汤的石头,希望能借锅和水一用”。对此有兴趣的家人觉得“如果只是锅和水而已”就借给他了。于是旅人又说“如果有盐和胡椒的话会更美味“,家人觉得只有这点而已就又给他准备好了。旅人又同样地说了”有洋葱和萝卜的话会美味至极“,他逐渐地增加要求,最后连肉都给他加了进来,结果真的做成了美味的汤。吃饱喝足后走了。
联合陆军的指挥官认为,那连清汤都做不出的石头足以作为开始战斗的契机,将锅和食材准备好继续战斗的话,剩下只要品尝胜利的美味的汤就好了。
他们从最初开始就没想过和作为航空支援的联合空军进行合作。
只要Wyvern有能发出电磁脉冲的『EMP装置』,航空战力反而会带来混乱,成为障碍的存在。
他们只凭约有两百辆战车的机甲师团向国境线迫近。
首先是突破国境线,确保可靠的进攻路线后送出步兵部队。
他们判断就算Wyvern能高速移动,只要用高射炮等对空火器张开大量弹幕就能击落。
即使对战车部队使用『EMP装置』,战车部队也不会坠落。
如果通信被阻碍无法进行协同作战的话,以各自的判断进行猛击就行。
以数量压制就能获得确实的胜利。
这就是战场的理论。
指挥官们相信这会是一场轻松的胜利。

与之相对,『雪伍德森林』的法外者们只有二十分之一的战力。
“这样真的能赢吗?“
从量子计算机『萨姆』处获得这个消息的麦克•哈瓦德等技术员无法隐藏住他们不安。
“嘛,总能够解决的……“
如此懒散回答的是担任作战参谋的马尔迪克斯•雷克斯。
“无论干什么,怎么干,『总能够』解决的“
他担当着本次的作战立案和指挥。
“即使如此,我们有『双头龙』和『南瓜战车队』在,一定会没事的哦,嘛,恐怕是吧“
真是靠不住的回答。
就是因为有这般压倒性的战力差在,技术者们才会问道“没问题吗?“,但回答却完全没有理解问题的意图。
自信有还是没有,是个怎么都会影响到判断的态度。
“哼,简直都不是回答“发出这般鄙视感想的是『D•D』
“但是,这个——“索尔谢看着坐进自己开发的《南瓜杰克》的士兵们说到。
“这没法消除他们立于前线上的不安吧?“
“不确定因素会由『萨姆』来排除,因为操纵的是那个西斯•马其斯“
马尔迪克斯突然看着士兵们,得意地笑着继续说到。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努力了“
士兵们嘴上都吐露出不满。
实在是无法让人满意的说明。
最年轻的那个叫奇克•帕冈的青年士兵发出抱怨。
“让像我这样的小孩来担当炮击手,大家都很担心。我都没有实战经验啊“
“你都不在乎地把自己叫作『小孩』,那还真是个奇克【chick】啊。稍微向西斯•马其斯学习下吧?“
“就算我们是同年,但那个人是特别的“
马尔迪克斯嗯嗯地点着头看着奇克的眼睛。
“我也是同感……但是稍微高估下自己也不坏哦。因为你的射击模拟成绩是『雪伍德森林』里第一名“
他一脸温柔的微笑,拍着奇克•帕冈的肩膀。
这个青年之后在马尔迪克斯成为国王后的桑克王国中成为了优秀的亲信,在王国灭亡时守护着国王的最后一段日子。
而且他成为了之后开始亡命的多利安家的管家,作为马尔迪克斯女儿的公主•莉莉娜的亲信,在默默支持着复兴的桑克王国而命运多舛。
这个男人的人生对卡特里娜也好马尔迪克斯也好莉莉娜也好,说是一直奉献给了匹斯克拉福特家的人们也不为过。
他一次都没有说过这是不幸。反而那是充实的日子,他到了晚年如此说到。
而且,这次的出击是决定奇克•帕冈一生的头一遭。

*

几小时前的午后茶会时间。
出击前的卡特里娜•匹斯科拉福特和马尔迪克斯•雷克斯在紧密地进行协商。
他们饮用着自己的红茶和咖啡。
听到他那奇葩的作战,她偷偷地笑了出来。
“真是有趣呢”
“有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因为我觉得你的负担稍微重了一些”
“这种事情不算什么啦”
和承担起整个王国重量的姐姐相比。
给自己派发的地域守备范围虽然广阔,但却并不是永远。
而另一方面,姐姐塞布丽娜有着要背负厚重的漫长历史、接下去也不得不支撑着王国的使命。
她这样想着,戴上了头盔型的面罩。
“那么拜托你了,卡特里娜”
“叫我西斯哦”
“哈?”
“以后就叫我西斯•马其斯好了”
马尔迪克斯结巴地做出了确认性的提问。
“……你真的要放弃公主的身份吗?”
“恩!”
西斯•马其斯愉快地回答道。
“这样的话——”马尔迪克斯开始了唐突的告白。
“我对你有着无法抑制的感情。你能听我诉说内心吗”
“…………”
西斯也隐约注意到了。
从马尔迪克斯平时的态度到日常的说话都渗透出的『好意』。
而且他制定的本次作战中也带着特别的『感情』。
“实际上——”说到这句话时,马尔迪克斯充满勇气地站了起来。
西斯作出『STOP』的手势,制止了他的话。
“现在的我是战士。作战建议的话可以继续,但除此以外那就是对作战的妨碍了”
她重整了男装军服的衣领继续说到。
“我对我的冷淡态度致歉,但请把它当作我『觉悟的结果』”

马尔迪克斯敬礼后,勉强着用作战参谋的表情说到,“明白”
马尔迪克斯虽然对自己立案的作战有自信,但却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这种感觉在各处忽隐忽现。
这种捉摸不定的暧昧态度会给身边带来多余的困惑。

*

在夕阳落下的勒纳湖西侧沿岸,五台《南瓜杰克》布好了阵势。
稍迟一些,马尔迪克斯乘坐的作战指挥车辆到达了。
他马上召集士兵,在车中开始了作战说明。
指挥车辆中坐了士兵全员十五人后显得异常拥挤。
所有人就都站着进行作战会议。
在这种情景下,最舒服的作战参谋的椅子被马尔迪克斯的爱犬又同为他的优秀理解者斯贝德拿下。
斯贝德比以前又成长了许多,已经不能称之为小狗了。
马尔迪克斯在作战屏幕前站好,摸着身边斯贝德的头,和他打闹着轻松地讲述了作战的全貌。
“联合军的阵型大致上是以五十辆战车为一组,分为四个部队。估计是勒纳湖东侧正面的拘束部队,后方包括游击部队的本队,勒纳湖东北部和东南部的打击部队”
所谓拘束部队是指将我方主力在前方集中,阻止我方行动的部队。
打击部队是等我方和拘束部队的持久战后我方主战力被削弱时从两个方向上突击而来的部队。
另外,游击队是拥有机动力能支援各部队的预备队,偶尔也能执行越过我方主力,扰乱后方,阻止增援补给,封锁后路等多种任务。
马尔迪克斯在作战屏幕上显示出了椭圆形的勒纳湖,以及各自的部队。
与之相近的配置阵型是苏联机甲师团研发出的『纵深作战』[3]。
“恩,确实是符合理论的布阵”
似乎是他的个人兴趣,他把这些用五角形棋子表示出来。【译注:将棋的棋子是五角形】
“拘束部队是『飞车』【ROOK】。打击部队是『桂马』【KNIGHT】。游击队是『龙马』【QUEEN】”
“虽然不太明白,但这是不是说已经被将死了?”
一个士兵问道。
“正是如此。但是,东洋岛国有这样一句谚语。『没有步兵的将棋是会输的将棋』[4] ”
马尔迪克斯带着自信、淘气地眨了下眼睛。
即便如此,这仍然是个不得要领的作战解说。
“考虑到南瓜的战力,我们这边还是分散开比较好吧?”
大个子的赛迪其军曹发言了。
他是反乱**久经沙场的勇士,虽然在舰队战中没能活跃,但在陆战战车部队中可是最值得信赖的存在。
赛迪其的女儿,后来自称为『阿尔忒弥斯』,成为了和托雷斯率领的Specials展开死斗的反**司令官。
“不,这不行。有会被各个击破的危险哦,对吧?”
马尔迪克斯看着身边的优秀理解者说到。
“库”,用鼻子叫着的斯贝德点头。
“本来,实际的战争和国际象棋以及将棋不同,没有等待对方出手这种回合制的规则。枪声响起后,所有的战力都会投入进来”
明明是准备了棋子配置阵型的始作俑者却说出这种话。
『真的让这家伙作为作战参谋没问题吗?』,赛迪其军曹会这么想吧。
马尔迪克斯完全没有在意到士兵们的想法继续说到。
“这种情况下最合适集中火力正面突破”
他在椭圆形的勒纳湖西侧配置了《南瓜杰克》,画上了朝着对岸的联合陆军的大箭头说着。
“首先是攻下拘束部队,然后一口气进攻本队——将军【check mate】”
然后他讲了一遍近乎于妙计的作战。
“这样做真的会顺利吗?”
总是会担心的奇克问了最后的问题。
“这就是看我们的『胜利女神』【西斯•马其斯】表现的时候。还有几小时,敌人的大部队就会来了。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大概吧”
“加上这句『大概』还真让人担心”
马尔迪克斯•雷克斯虽然之后获得了优秀作战参谋的高评价,但他有着总是在发言的最后使人陷入不安的坏癖好。
那也许就是这时学会的坏习惯——

——AC-146 MAY 26——

即便过了深夜零点,魔法也没有解除。
戴着假面的男装丽人,西斯•马其斯按照预定吸引着联合陆军的机甲师团,将他们诱导至反射着满月月光的勒纳湖东侧。
Wyvern在紧挨着战车高射炮射程距离的地方滑空飞行,一边挑衅却又不反击,继续着玩弄联合军的飞行。
这个空中游戏给人的印象与其说是闪着白银光辉的双头翼龙,不如说是有着绝对不讨人喜欢的惯坏的猫咪。
机甲师团顺利地到达勒纳湖畔,突然Wyvern急速降下,开始了在湖面上的低空飞行。
战车队射击角度变低后,后方就无法射击。
何况目标逐渐远离射程距离,只能放弃炮击。
Wyvern在围绕着椭圆形的勒纳湖圆周进行高速飞行。

驾驶舱中的西斯,看见了在西侧沿岸待机的重战车《南瓜杰克》。
离对岸的联合军战车队的距离比有效射程稍远。
在那里不会受到对面的直击。
“这里是西斯•马其斯!”
打开无线机的开关,她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久等了,南瓜战车桑!我把客人带来舞会了哦!”
萨姆“喵”地叫了一下。
马上就有了回复。
『这里是黑桃之王【king of spade】!』
进行回答的是马尔迪克斯•雷克斯。
最后他代号用的是,把他所身受不起的意为王的自己名字的『REX』变成『KING』再加上爱犬的名字。
『了解,西斯•马其斯!请开始自由滑』
“交给我吧,最初是两周半跳【double axel】,后外结环三周跳【triple loop】, 勾手两周跳【double lutz】,四周跳【quadruple jump】”
『恩,但是,请注意不要跳的太高……选曲是天方夜谭吗?』
“不是!是假面舞会!哈恰图良的!”
假面下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萨姆在“喵喵”地叫。
“谢谢,萨姆!上场了哦!”

Wyvern来到湖中央,降落到反射着美丽满月的水面。
在这个位置停止,以浮游状态垂直地站立着。
这简直就像在冰面滑冰场上静静等待开始的花样滑冰选手一般。
一瞬间的寂静笼罩着湖面。
湖面像镜子般诡异地反射着那白色机体。
真是幻想般的景象。
在前方的联合军战车队搭乘员们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突然,从Wyvern的外部扬声器上流淌出了音乐。

那是壮丽的华尔兹。
同时Wyvern如滑行般在湖面上水平飞行,进行了一个大迂回的助跑后,上升数十米,逆时针方向双回旋。
如果这个湖面结冰的话,那这看上去正是花样滑冰的两周半跳吧。
“她到底准备做什么……?”
联合军战车队的搭乘员们,只能这样嘀咕。
Wyvern将副推进器打开,朝外周倾斜,就这样以逆时针方向进行了三回转跳跃。
紧接着向内周倾斜,机体朝后,单翼边缘接触水面,就当以为会继续直进时,她突然垂直跳起,做出了顺时针方向的二回旋。
“难道是……”
慢慢地,联合军战车队的搭乘员们中也开始有人注意到了。
Wyvern进一步跳高,在四回转跳跃的时候,他们终于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
“把我们当傻瓜吗?”
响起了后方指挥官的怒吼声。
『还在呆看着什么!马上开始炮击!』
无需命令,先头车辆开始了炮击。
那是对于嘲笑的报复。
心中怒火的一齐炮击。
还没开过炮的后方战车队逐个前进到勒纳湖畔,对准Wyvern发射炮弹。
壮丽的音乐在猛烈的发射声中消失了。
爆烟和水沫覆盖了周围,只能听到发射的残响以及轰鸣声和爆炸声。
天空中的满月被细雾缠绕,周围出现了一轮淡淡的彩虹。
一百五十辆战车,不分拘束部队和打击部队,在湖的西侧沿岸横列排开,形成了奇特的阵型。
在毫无间隙的弹幕中,Wyvern以加速、减速、跳跃、回旋的特技飞行动作,以优雅华丽的舞蹈躲避炮火。
一发都没能直击到。
因为炮弹的节奏完全被看穿了。
而且应该是战车最大弱点的『炮塔移动时差』在这里显露无遗。
目标从横向快速移动到纵向后,瞄准固定的延迟使得战车的命中率进一步下降。
之后,《机动战士》这种新兵器在以战车为主轴的机甲师团中成为主角的理由就是这点。
将战车加以改良,也制造过高速瞄准用双炮塔型和跟踪导弹搭载车辆等,但车载炮弹数少,运用性和泛用性也远远不及《机动战士》,结果还是无法违背时代的趋势。

一齐炮击停止了。
战车队中完全子弹用尽的车辆有约五十辆。
这些车辆收到了“至急、和后方游击队进行替换”的指示。
弹幕的间隙给了Wyvern逃跑的机会。
而且如果要狙击低空飞行的目标,就必须前进到湖畔。
命令下来说再次炮击要等到爆烟消失后。
胡乱射击打不中就没有意义了。
要避免再增加炮弹用尽的车辆。
勒纳湖恢复了寂静。
侧耳倾听,Wyvern发出的喷射音,让人想起了那只会让人不爽的音乐吧。
战车搭乘员如此期待着。
但是,能听到的只是从后方替换前线的游击队战车的钢板声和身边战车的引擎声。
有人开始出现了不好的预感。
也有人感到开始冒冷汗了。
一阵风吹过勒纳湖的水面,爆烟很快就消散了。
但却已经没有Wyvern的身影。

满月上仍旧挂着『月虹』。
在那月光中能听到声音。
“各位能参加今天的假面舞会,我表示非常感谢”
Wyvern不知何时飞到了遥遥上空。
“接下来是结束的最后一幕”
简直就像是邀你进入梦世界般宁静温柔的声音。
戴着假面的男装丽人——西斯•马其斯对萨姆说到。
“接下来就是看我们表现的时候了……”
“喵”
“没问题,不用担心”
西斯开始了歌唱。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那是『彩虹那一边』。
这美丽的歌声,只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已,但对联合陆军的机甲师团来说这已经足够是让人畏惧的妖媚惊悚的魔之旋律。
Wyvern伸出机械臂,装在机械臂前端的光束剑伸了出来。
紧接着急速俯冲下来,冲向勒纳湖西岸排开的一百五十辆战车。

『这次不要打偏!好好瞄准!!』
机甲师团的指挥官向全员命令道。
搭乘员们以为她还会进行不规则飞行。
指挥官估计对方的目的是『让战车队子弹用尽』
但这是个很大的判断失误。
『好好瞄准』这个命令是致命的。
唯一有胜算的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被错过了。
Wyvern急速降下,突然切换到水平飞行,像画了一个大椭圆一般以逆时针方向沿着圆锥轨道飞行。
当高度比战车高度还低的时候——
从湖的南侧开始排成一列的战车队炮塔,逐个被光束剑给切断。
一百五十门炮塔在仅仅数十秒内被一一斩断。
这就像是结束表演的花样滑冰选手在溜冰场的外圈上收取花束一般轻巧。
被一刀两断的炮塔切口,由于光束剑的高热而扭曲变形,在发射炮弹的瞬间会在车辆内部发生爆炸。
为了预防这种事态的自动保险启动了,战车队一瞬间陷入沉默。
马尔迪克斯的目的正是这点。
他在作战开始前对西斯•马其斯说过,“同样是战争,与其来得粗野,不如来得更华丽些”
华丽的战争——拥有这种概念的人物,马尔迪克斯算是人类历史上首位。
可说是妙计的Wyvern那出奇的飞行,正是为了将战车炮塔切断将之逼到战斗不能状态的伏笔。
作战执行上唯一担心的问题就是西斯和Wyvern会被击中,但她们漂亮地靠机动力和敏捷性给躲过去了。
实际上——此时目击到Wyvern机动性的一部分士兵,经过数十年成为兵器开发的管理层后,对最初的机动战士《多鲁基斯》的制造进行过协助。
这成为了他们明白自己无力的最初体验,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没过多久,五台战车构成的《南瓜杰克》战车队从勒纳湖水中出现了。
这种重战车的特殊性能之一就是水陆两用。
『啊——啊——,前方十五辆战车的乘员,请速速下车』
从先头车辆的外部扬声器中,发出了奇克•帕冈的声音。
『我们要就此直进,需要让开道路』
缓慢,完全感觉不到恶意。就是这样的口吻。
但即便如此无法抹消憎恶的一辆联合军战车在近距离对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用机枪进行射击。
但是《南瓜杰克》的厚重装甲完全不受影响。
这种重战车的另一个特性就是使用融入了泰坦尼姆合金的特殊装甲。
奇克•帕冈对此也没有多加责备的意思,毫不关心的说道。
『诶,那么为了缩短时间由我方开始炮击。人类还是珍惜生命的物种,还请赶快避难』
就算这么说也没有要从战车上下来的联合军士兵。
『恩,我就知道会这个样子。那么先看一下我们的演示,之后请自行判断——』
五台《南瓜杰克》战车的炮塔一百八十度掉头朝向了反方向。
然后对着湖对岸开始了一齐炮击。
威力真是惊人。
超高速回旋的五颗炮弹的轨迹,将湖水吸入形成粗壮的水柱、划出一道锐利的龙卷后突进。
这与其说是炮弹不如说是火箭弹。
以可以说是不正常的有效射程距离到达对岸,不同寻常的大爆炸展示出了其破坏力。
也就是说,这种新型重战车是可以在一开始就进行先制攻击的。
虽然可以,但却没有攻击。
这对于联合军来说则是猛烈的批判,触发了他们知道自己是多么无力的败北感。
五台《南瓜杰克》战车的炮塔再次回头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从外部扬声器再一次传来奇克•帕冈温柔的声音。
『大骚动了一下。看见了吗?那么请在九百秒以内从战车上下来』
给了十五分钟的犹豫时间。
但是并不需要那么多时间。
联合军士兵们打开了战车的舱门,马上开始下车,慌乱地逃走了。
不仅仅是前方十五辆战车,左右二十辆战车的搭乘者也逃了出来。
对他们来说《南瓜杰克》的破坏力是种威胁。
被揶揄成『南瓜战车队』的五台战车,对布阵于前方的战车进行炮击将其破坏粉碎后,朝后方残存的本队驶去。
胜败已定。
本队的五十辆战车队虽然炮塔还在,但是弹药已经用尽。
再加上从上空徐徐降下闪烁着光芒的Wyvern,战斗的胜负已经再也清楚不过。
联合陆军投降了。
史上不曾有过的完全胜利。
敌我方死伤者零。
华丽的战争在这里收到了效果。

驾驶舱中的西斯•马其斯把假面取了下来。
长发稍微有点湿。
那是因为清爽的汗液。
“做到了呢,萨姆……”
“喵”
“辛苦了……”
“喵喵”
萨姆对突然变回成卡特里娜的少女发出了犒劳般的叫声——

*

希罗•尤尔,在位于桑克王国克修雷纳达家的别馆中对付着猫咪萨姆。
“喵喵”
“哼……”

那是在一小时前。
大半夜里他突然被塞布丽娜叫出来,被交托了萨姆。
“为什么交给我?”
“希望老师还是老师”
她没有说明可以称得上是理由的理由。
但是看着塞布丽娜的脸,他注意到了她化了淡妆,感觉到那是因为什么事情而『忧心忡忡』。
“与其和匹斯克拉福特同在,希罗老师不如走上自己的道路”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
希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和萨姆走着夜路。
现在不用担心暗杀者的存在。
只要在这桑克王国内就是安全的。
停战条约的缔结似乎凑效了。
他最开始考虑过威利基侯爵的家,但是因为距离太远,最后就被带到现在下榻的桑肯特的家里。

希罗有着认真对待自己被授予的任务的气质。
为此,他拼尽全力一本正经地哄着萨姆。
但是极彩色的毛皮和带着羽毛的猫咪玩具对这只不诚实的猫一点用也没有。
任性的萨姆不要说有兴趣了,连看都不看一眼。
“你错了!”
“喵……”
“你既然是猫,那么是功利主义者也好,归结主义者也好怎么样都没问题”
“喵”
“靠理性来控制本能的只有人类,追求满足和快乐的动物自由和决定自己意志的人类自由完全是不同的!”
“喵唔~~”萨姆打了个大哈欠。
听到希罗和萨姆对话的桑肯特•克修雷纳达插进来嘲笑道。
“聪明的你竟然对猫棘手到这个地步真是令人可叹。让我都觉得伤心啊”
“那你就代替我。我从小时候起就不适合做饲养工作”
“非常遗憾,我和你不同,我不会说猫话啊”
“我也不会”希罗说到这里就住口了。
桑肯特肯定是戏弄了希罗一把。
他决定换个话题。
“话说回来,我听传闻说是你在给雪伍德森林提供资金”
“哦~、真是吃惊。你是从公主•塞布丽娜那里听来的?”
“是真的吗?”
桑肯特毫不胆怯地说道。
“正是我克修雷纳达家提供的。我认为这是无上的荣誉”
“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为了能有消除地面上争端的抑制力……她们是拥有着唯一能够对抗地球圈统一联合军的力量”
“为了最大幸福而牺牲少数吗?”
“这是她们的意志。这是她们所期望的行为。并且在这行为中也有着道德的价值。既然有着期望和平的动机和目的,那就不是什么问题。伊曼努尔•康德也应该不会去否定”
确实拥有『义务性的道德』和『崇高的目的』的由民兵组成的自卫常驻军的存在,康德也是容忍的。[5]
“但是,卡特里娜在欺骗自己。我不能让我的学生这样痛苦”
“关于这点我也同意。但是你觉得有能代替她的人在吗?我是做不到,你也不行吧?”
长椅上的萨姆伸展着前后的双脚,露出无防备的腹部,准备以这样的姿势睡觉。
桑肯特继续说到。
“桑克王国的公主们战斗的对手不是联合军。而是这个时代。或者说是她们的命运”
“我不认为塞布丽娜和卡特里娜完全相同”
“原来如此……那你觉得是哪里不同呢?”
“她们在时空方向上的看法完全相反。塞布丽娜在空间轴上是悲观论,但在时间轴上是乐观主义者”
萨姆虽然闭着眼睛但耳朵却很清楚。塞布丽娜的名字让他产生了反应。
“另一方面,卡特里娜在空间上是乐观的,但时间上是悲观的”
“太棒了。在我听来就像是猫说的话”
“…………”
希罗考虑着如何选择语言。
要作比喻的话,就用『农民』和『猎人』的不同吧。
『农民』对于眼前的土地总是带着不安,因为担心风、雨和日晒。即使如此,他们相信总有一天种子会发芽、开花和结果。
『猎人』知道一直等在这里猎物不会出现,他们会去山的另一头。他们相信那里一定会出现新的猎物。如果没有猎物的话越过下一座山就行。
无论哪个都是乐观的,无论哪个也都是悲观的。
希罗准备将此说明时,桑克特看穿了他的表情,夺取了先机。
“啊,补充说明就算了……要点就是解释成她们在以『各自的形式』在战斗就行了吧”
“……对此我没有异议”
“那么我问一下。你的战斗何时开始?在这层意义上,她们比你要更坚强,更勇敢”

“我的战斗?”
“人类总是和『什么』战斗着。但这不等同于互相杀害”
萨姆翻了一个身。
(自己的战斗……自己的活法……)
希罗把回应桑肯特疑问的回答反刍了好几遍。
然后,他想到了塞布丽娜所说的『老师请走自己的道路』
“也许是这样……否定战争也是一种战斗”
“我也要出发前往我的战场……我永远的朋友,你能找到自己的战场吗?”
希罗抬起了头,以澄澈的眼睛朝向他。
“恩……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
“那就好。要学会猫的语言还是等从战场回来后,慢慢学好了……”
萨姆睡得很安稳。
希罗和桑肯特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两人下一次再会时成为敌人,那又是之后的故事了。
并且,桑肯特的女儿安吉丽娜和希罗•尤尔的外甥艾恩结婚,生下了《转动历史的英雄》托雷斯•克修雷纳达,这里就暂不多说——

*

埃里克•谢尔高德接受了塞布丽娜•匹斯科拉福特的招待,来到了桑克王国城。
似乎是有急事的样子。
“这么晚找你真是非常抱歉……但我有无论如何都要和你说的事情”
“萨姆睡了吗?得和往常一样打个招呼”
萨姆很粘埃里克,他们习惯用鼻尖打招呼。
“已经交给希罗老师了。因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希望他来打搅”
“是这样啊”
虽然感到很遗憾,但是能让她把亲爱的萨姆交出去的『重要事情』到底是什么,他想了很多。
在埃里克记忆里这般重要的事情,只有在和联合军缔结『停战条约』的时期。
塞布丽娜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吗?”
“其实是……”说到一半的她又停了下来。
似乎不太寻常,埃里克想到。
于是,他一脸认真地问她。
“如果你觉得我合适,那有什么话都尽管和我说”
“好……”
她的眼睛湿润了。
“父亲和母亲……”
埃里克光这句话就想起来了。
塞布丽娜和卡特里娜的双亲最近一直卧床不起。
长时间的囚牢生活使年老的身体不堪重负。
在桑克王国王政恢复后他们也没有再出现在国民面前。
照医生的话说,他们只剩下几天能活了,塞布丽娜呜咽地说道。
“找找看其他医生吧。虽然很抱歉,但你们国家的医生和其他国家相比差了一个级别”
“恩……非常感谢”
埃里克马上联络自己的秘书去找最好的医生。
“埃里克先生,请听我说”
“什么事情?”
“我觉得必须做出觉悟的时刻到了”
“觉悟?那个不用担心。你的父亲母亲一定会好的”
“并非如此。是我作为『卡特里娜•匹斯克拉福特』,继承王位的觉悟”
“是这样啊……这真了不起”
说完这些后,他咽下了后面的话。
塞布丽娜闭上了眼睛,那里涂着浅桃色的眼影,有着珍珠般的光泽。
(她不再是少女而是女人了啊……)
迟钝的埃里克直到现在才注意到塞布丽娜的淡妆。
塞布丽娜睁开眼睛,以充满决意的眼神笔直地注视着埃里克。
“我有一个请求”
“这么突然……如果你觉得我合适,什么事情都可以说”
把说过好几遍的台词又在这里重复。
“请和我结婚”
埃里克一开始完全没有明白她在说什么。
那是单身男人至今为止都不曾听到过的话。
不,这该是哪一天自己和别人说的话才对。
这句话从塞布丽娜嘴里说出来真是远远超出了预期的范围。
“哈?”
只能说出这句话。
塞布丽娜非常认真,眼角里充满了泪水。
“请和我结婚……我一个人无法承担起这个国家。请借予我力量”
“不,不是,等等!如果是经济上的支援,无论多少我都可以……但是这个,结、结婚这件事情”
埃里克慌掉了。
“而且你还那么年轻——”
“如你所说,一定对我这个小姑娘有不满吧。而且我也自觉到爱还不够……但是,我也会成长。我相信结婚后能培养出爱情”
“你并不爱我……是吗?”
“是……非常抱歉”
好悲伤。
但是,他觉得这可怜的眼睛很诚实。
“明白了。我们结婚吧”
埃里克在塞布丽娜面前跪下,单膝着地静静说到。
“但是,请由我来进行求婚……”
他握着她的左手,在手背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塞布丽娜脸上的犹豫消失了。
“请和我结婚”
如此说完,他从自己的口袋里胡乱找了一下,然后模仿着带戒指的样子往塞布丽娜的无名指上戴上了戒指。
“请收下……”
“……那是看不见的戒指吗?”
“不是,那是愚者所看不见的王的戒指”
塞布丽娜拂去快要落下的开心的眼泪,小声地笑着说道。
“那我就是女王了”
埃里克慢慢站起来,温柔地抱起亲爱的未来女王。
“我明白”
他将自己的嘴唇,放在了涂着淡淡口红的塞布丽娜的薄唇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Young说道:

    辛苦宇宙风!满满得诚意啊~ [喜欢]

  2. Young说道:

    辛苦宇宙风!满满得诚意啊~ [喜欢]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