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X

押井守的50年50部电影:1998年篇『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

Oshii Mamoru 50 Films of 50 Years——Mobile Suit Gundam: Char Counterattack

『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是富野导演会心的一作——押井守的50年50部电影:1998年篇

▉ 本文出自预定在今年夏天发售,由立东舍出版的『押井守の映画50年50本(押井守的50年50部电影)』。在1988年这个时间点上,押井导演挑选了富野导演的剧场版动画『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这部令押井导演说出「即使不是高达粉丝也请一定要看」的作品与押井导演炸裂的“富野爱”,满载意外的内幕。(本文译自ガジェット通信,原文请点击此处)

「肃清人类」是富野先生的真心话

——押井导演喜欢『高达』吗?

押井:只看了最初的『机动战士高达』『机动战士Z高达』『机动战士高达ZZ』。之后的作品就只有稍微认识一下,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虽然之后有天下第一武斗道会高达(『机动武斗传G高达』(94-95年))和宝塚歌剧团高达(『新机动战记高达W』(95-96年))之类的东西,但我对高达这种机器人本身其实并没有兴趣。不过我还是去电影院看了『逆袭的夏亚』。是说去电影院看动画这种事情本身我从以前到现在都不常去做。但我还是去看了『逆袭的夏亚』。

——是什么原因让您想去看呢?

押井:我在听伊藤(和典)君说了之后就想去看了。伊藤君臭骂了这部一顿。开场不是有一边说著「天诛!」和「新吉恩万岁!」一边进行恐攻的场面吗?伊藤君说「那个天诛的场面感觉很不舒服」「无法接受这种感觉」。伊藤君原本是在日升担任制作进行的人,还担任过高桥良辅先生导演的『人造人009』(79-80年)制作进行。伊藤君虽然很喜欢『009』,但却很讨厌良辅先生的『人造人009』,于是就从日升辞职到了Pierrot(别称小丑社)。我当时也从龙之子到了Pierrot、在那里认识了担任进行的伊藤君。我向他推荐了文学。

——原来是这样啊。

押井:为什么伊藤君会去看『逆袭的夏亚』呢? 当时他在写『机动警察』(89-90年)最初的OVA脚本,想说当个参考而去看。因为被伊藤君嫌了一遍所以让我很有兴趣于是就跑去看了。看完之后稍微惊讶了一下。「富野先生终于表现出真心话了!」。『逆袭的夏亚』是富野先生会心的一作。虽然之后有『机动战士高达F91』(91年)之类的,但还是这部最有富野先生的风格,或者说富野先生的真心话。重点是夏亚那句「肃清人类」的台词,我非常欣赏。可以理解到原来富野先生对人类绝望到了这种地步。

不论是宫先生还是富野先生我都很喜欢

Oshii Mamoru 50 Films of 50 Years——Mobile Suit Gundam: Char Counterattack

押井:庵野(秀明)还做了同人志呢(※1993年发行的『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影友会』)。被世人称为『逆夏本』的刊物。庵野问我说「请让我采访」。我回答「如果是『逆袭的夏亚』的话要谈多久都没问题」。

——到现在依然是传说中的同人志呢。

押井:虽然我很赞赏『逆袭的夏亚』,但庵野却是对这作品摇头的(笑)。明明他要求采访的却还反问我「为什么这么称赞这作品!?」「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不,我是真的很喜欢『逆袭的夏亚』。喜欢的原因是因为对富野先生的真心话有共鸣。能隐约感觉到他并不是个会谈些爱啊或什么之类的人,而是个诉说著绝望的人。「肃清人类」这种台词如果是其他导演用的话会被说「在搞什么啊!」「也想太多了吧!」,但如果是富野先生用的话感觉就非常自然。

——笑。

押井:是一直在做机器人动画的富野先生才能用的台词、是有说服力的台词。

——原来如此。

押井:富野先生的动画话总是说个不停呢。即使是动作场面也在进行议论。我可没这样哦(笑)。我常被人说「押井电影的台词太多了」让我觉得「那为什么富野先生都没人有意见呢?」

——你讨厌他对吧(笑)

押井:我不讨厌哦。而是有共鸣。我其实很喜欢富野先生。其实不论是宫先生(宫崎骏)还是富野先生我都很喜欢。宫先生很常打电话跟富野先生聊天呢。其实宫先生和富野先生的关系很好。

——咦咦!?

押井:很有趣对吧?宫先生他最讨厌虫制作了。很讨厌出崎统先生和『小拳王』(70-71年)这些。但唯独很喜欢虫制作出身的富野先生。宫先生很欣赏饱尝艰辛的人、而富野先生也有在虫制作渡过辛苦日子的背景。

富野先生之所以隐藏真心话的理由

押井:我虽然很喜欢宫先生和富野先生、但富野先生总是很贬低自己呢。是个很彆扭的人。

——您的意思是?

押井:富野先生常说自己「不过是个做动画的」「是没才能当作家的人」,还有「自己做的只不过是玩具公司的广告罢了」之类的。因为以前的动画业界本身就是社会中最低贱的层级。就是一群遭遇挫折的人们互相聚在一起互舔伤口的感觉。当年就是这种意识横行的时代,而富野先生就是被这种意识纠缠至今日的人。我在刚加入动画业界时虽然也是这样、但我实在无法承受这种自嘲般的意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一定要抱持这种自卑心不可呢?」对自己的工作更有自信不是比较好吗。

嗯~。因此我虽然很喜欢富野先生,但如果问到 「想见面吗?」说实在很微妙(笑),见了面有时会吵架。我姐姐(最上和子)在2007年的上野大机器人博有舞蹈表演,当时富野先生也来看了,结果却吵了一架了呢。

——咦咦!?

押井:真的吵了一架。要是贸然接近他会被骂「烦死了!」。我还以为再也不会见面了,但是过了一会儿富野先生就会从后面接近,然后抱著我说「小押井,刚才真对不起」。

——爆笑

押井:而且是用猫咪般的声音(笑)。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好说「我知道了,放开我」然后和好。

——真是个好故事呢。

押井:我不觉得那是好故事就是。因此,富野先生就是个这样彆扭地一边隐藏真心一边做动画的人。而富野先生的真心话在『逆袭的夏亚』中炸裂开来。一边抱持著自嘲意识一边在动画电影的王道世界中实现自己想表现的东西。而且还成为主流作品。这也是我的目标。我在『逆袭的夏亚』中和富野有了共鸣。

机器人动画所到达的其中一个顶点

――如果高达系列给『逆袭的夏亚』排个位置,您会怎样评价?

押井:我认为宇宙世纪这个设定是在『逆袭的夏亚』中首先诞生。之前都可以说是对二战同盟国和轴心国战争的模拟。吉恩军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德军,从出场的人物到各种武器的设定要么是采用德式风味,要么直接照搬德军设定。比如说某些兵器单体十分强大但是到最后还是白搭,试作品像山一样多,各种各样的都尝试做,但是最终还是输了。阿姆罗他们所在的联邦军看起来正规一些,不过基本也是按照同盟军的路数来的。因为考虑到纳粹的影响,才起名字叫吉恩军,联邦军直接就是同盟国军变化而来。而在逆袭夏亚中富野监督则考虑了更多展开。用MS推小行星的高潮部分,是只有在宇宙世纪才能出现的剧情,让作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解放出来。向地球落下的小行星被阿姆罗和其他量产机依靠自身的推进力来顶住,有些机体爆炸,这个很厉害。虽然有些人认为这段高潮部分有些超现实,但其实反过来从军事角度来看则是严肃拟真的场景。会让人有「那个人真厉害啊」的感觉。阿姆罗说「这样下去你们的机体会撑不住」之后周围的机体纷纷开始爆炸。一直以来都很理性的富野监督在这个部分使出了全力。

――作为动画作品来说有没有什么可以挑刺的地方呢?

押井:可以说很少了。富野先生是不喜欢动画特有的快感原则的那种人。听现场的画师说过,豪快飞行的画稿被富野先生以「好好把动作画清楚」为由打了回来,真不愧是对无重力空间的描写和重力的异常执着的人啊。这种意义上来说富野先生的作品中那种「一看就像假的」的感觉还真不多。逆袭夏亚中,将小行星阿克西斯推回宇宙那一段的场景描绘倒是有些玄幻,不过总体来说是非常好的片子。

――原来如此

押井:总是隐藏著真心并以导演的立场工作的我对富野有所同感,这部作品非常值得我参考。而富野导演这个人类的「真心话」和「身为饱尝艰辛的人所隐藏的部分」都在『逆袭的夏亚』当中展露出来。这是富野先生正面描写真心话,值得纪念的作品,也是唯一的电影。谈论『逆袭的夏亚』和谈论「富野先生这个人」是同义词。因此不管喜欢或讨厌富野先生,都很推荐看『逆袭的夏亚』。这是日本机器人动画所到达的其中一个顶点。就算对高达或机器人动画没兴趣、也是一部值得从戏剧或人物鉴赏的角度来看的作品。

——即使电影完成到现在经过30年了也是?

押井:即使对现在的观众也是一部极具魅力的作品。现在很多人都有「这个世界或许会消失」或是「这个世界乾脆消失吧」之类的想法。但是富野先生绝不是抱著「恶意」制作这作品的。「肃清人类」这句台词,是因为富野先生感受到的「绝望」而生的台词。也就是说跟突然发飙挥刀砍人的恶意不同。对于现代社会的闭塞感绝望的人来说或许是部可以从中找到救赎的作品也说不定。而且也确实内含了电影的精神净化作用。就各种意义来说都很推荐给大家、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后记:书籍版本预定将刊登长文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维特26说道:

    小押井~~哈哈哈哈···富野个傲娇

  2. f90happy说道:

    这个老人居然碰过高达?

  3. Young说道:

    攻壳机动队联动来一个看看喂!╮(╯▽╰)╭

  4. 皇甫诛牙说道:

    大师,几位都是

  5. KakuBenny说道:

    结尾阿姆罗推阿克西斯那段实在是太经典了。富野是真的做出了那种千载难逢的奇迹感。什么是奇迹?这点感觉独角兽在奇迹的运用上用了太多笔墨,反倒没有阿姆罗那段过多的震撼和伤感了。

  6. ms07b3说道:

    光头和押井都好可爱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