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君

Code Geass 外传小说–双貌的奥兹 第二话「遥远的狙击」

皇历2017年,由幪面人「ZERO」发起,对神圣不列颠帝国的大规模反抗作战「黑色叛乱」以失败告终。可是,作为对不断伸延势力的超大国反抗的失兆,黑色叛乱所展示的影响相当巨大,与不列颠敌对的中华联邦、E .U.等大国自然不在话下,连在其支配下的各国亦经常发生高举反不列颠旗帜的恐怖袭击。在这种情况下,于世界拥有庞大网络的恐怖份子派遣组织「俾斯麦」,与各国的恐怖份子,以及像「京都」般的恐怖份子支持组织同盟,进行恐怖活动。奥菲斯.史温亦是从那俾斯麦接受委托的恐怖份子之一。他与同伴紫.典一起,在中东某国执行任务……。


第二话「遥远的狙击」

「你……是谁?」

入夜前流曳着的言词,与比自己声线高一段的少女声音重迭一起,有如奏起一致旋律的感觉。这刺激了奥菲斯脑海的最深处,将远远的记忆唤醒。

「你是──」

正当奥菲斯在无意识之际,想说出少女名字的折瞬间──地平线的远方亮起闪光。一瞬的延滞后,爆炸的声音及冲机波亦自远方袭来。

「!」

奥菲斯恢复自我意识。刚才的爆炸是贝贾亚的物资聚集场地。

「你这家伙!」

少女如被弹开般冲前靠近。愤怒的表情及握在手中的剑,告诉着她注意到贝贾亚爆炸的真相。奥菲斯亦反射性地拿着短刀。不过,就在即将交锋之际,黑影就在两人之间飘逸降下。

「现在可不是两人交战的时候。将剑收起吧,奥兹们。」

黑影是并不常见的KnightMare,似乎是特制的特装机。从驾驶舱现身的男性命付着奥菲斯及少女。其脸孔被面具遮蔽,无法窥视其表情。
﹝奥兹们,吗?﹞

「出发吧,奥菲斯‧史温。不久之后不列颠的追击部队便会来到这里。」

在幪面牵制少女期间,奥菲斯将白炎收纳在运输车中,脱离那个地方。幪面人亦像要从后追赶他般消失。沙漠中只留下少女一人。

「奥兹们……」

幪面人确实那样地说。那么,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他也是叫奥兹吗? 可是这个问题并没有人回答。

等待着从贝贾亚成功生还的奥菲斯等人的,是联合国员X女士。她带着新的任务委托,到访私立军事顾问组织俾斯麦的根据地。

「希望你们能排除不列颠的新型轰炸机。」

不列颠轻军企图生产搭载最先进悬浮系统、超长距离高高度轰炸机。若这轰炸机能于实战配备,不列颠就获得在无须补给下、无论是地球上任何地点亦能予以打击的手段。

「客户是E.U.,或中华联邦那些吗──」
「还是那时候从军事竞标中败阵的敌对生产商呢?」
「请不要对该方面作出揣测。无论如何,阻止这台轰炸机开发的话,就能将不列颠征服世界的时间表稍稍回溯。最重要就是这样。」

据X女士的说明,负责开发的飞机生产商,在不列颠大陆内部密歇根湖所拥有的场地,完成了试作机的组装工序,不久之后便预定到邻接的机场,进行有人的飞行测试。

「那个密歇根湖,不就是在不列颠的正中央吗?」
「是啊。是不列颠的最大工业地区。」
「由于进行高科技的工业生产需要使用大量淡水啊。那里混杂了大量军需及民事,大大小小的各种工场。」
「那种地方要怎样才能潜进去?」
「请包在我身上。我已为你们安排好。」

默默地听着紫等人对话的奥菲斯,静静地开口了。

「我接受委托。马上进行作战研究吧。不过在这之前,X女士,我有点事情要向你确认一下。」

奥菲斯说道。

「是甚么? 要问我的事情?」
「──在贝贾亚遇到与我一模一样的女性。她是不列颠的骑士。」
「啊? 那就是说──」
「没错。她肯定就是奥黛铃‧史温。」
「你的孪生妹妹吗……但却加入了不列颠军……」
「幪面人亦将奥黛铃称乎为奥兹。」
「幪面人?」

奥菲斯向X女士说明在贝贾亚的部分经过。

「失奠的妹妹,还有幪面人……」

奥菲斯稍稍笑了一笑。

「应该相当充足了吧? 有没有甚么头绪?」
「关于奥黛铃,我们仍未搜寻到足够资料,还是先调查一下。幪面人方便,找到有关的资辉……他应该就是魔法师吧。」
「魔法师?」

X女士告诉奥菲斯自称魔法师的幪面人,是俾斯麦的支援者。

「不过我们所知的,除了魔法师这个代号,以及拥有丰富的情报及财力,就只有他本人亦能驾驶KnightMare这事。」
「很奇怪啊。被那种家伙从暗中监视,与我的个性不合啊。」
「嗯。不过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而且他看来对你的过去亦很清楚呢。」
「就是这样才更看他不顺眼。」
「也是呢。」

X女士耸一耸肩。

对岸能望见州府芝加哥,位处密歇根湖畔的工业都市南港湾。其中,特别是在不列颠下警卫森严的区域处,拥有RAO──皇家航空兵器──的飞机制造设施。不列颠军的新型轰炸机从这机场起飞,进行各种不同的测试。出入设施人士均要经过最高级别的保安检查,即使是强如拥有GEASS能力的奥菲斯,要侵入内部亦相当困难。即使能够成功侵入,亦难以期望能成功完成任务并脱出。可是,俾斯麦从不进行要作自杀准备的作战。

「没有必要近目标。白炎的话,便能从警戒区域外进行狙击。」

那就是奥菲斯等人得出的结论。当然这也不是容易的事。

RAO的工场与机场位处相邻的用地上,在工场出厂的轰炸机能马上到达跑道之上。在作战性质上,狙击最希望在轰炸机刚起飞后立即进行。那是因为在这时机产生意外的话,不列颠会最先怀疑机体是否故障,从而期待达至藉此为奥菲斯争取脱出时间的效果。

没有白炎便无法进行的作战──这是利用右臂装备的超高输出电磁加速炮进行的超长距离狙击。的确,以这台火炮的规格,应该能呎以将炮弹射至目标之处。但是「炮弹到达」与

「命中目标」可说是完全不同次元的事。

奥菲斯从设定的炮击地点观看,那是身处RAO机场的地平线地方──亦即没有接直接看见的地方。原本野炮是对10km、20km,甚至更远的目标加以打击的兵器。可是今次的任务,中奥菲斯要面对活动的目标,而且一定要进行单点攻击。因此奥菲斯要将作为观察员的紫,设置在刚好能看见的位置,使他能监视目标。不过这并非用作观测着点而设置。在通常的炮击战,中能以首发飞弹作瞄准的修正,但今次却是一发决胜负。因此紫的工作,就是以血肉之驱尽可能接近目标,将在跑道移动轰炸机的规格,以及其周围自然环境的数据提供予奥菲斯。

奥菲斯在潜入的无人丘陵中,与2台保安警卫用KnightMare相遇,只能说这是不幸的偶然。正进行KnightMare运用研修的南港警察部队,由于地上导航系统故障而迷路,因而陷入预定以外的状态。而且对奥菲斯而言,遇上保安警卫,情况比与不列颠正规军交锋更为危险。这是因为警察用KnightMare装备的兵器威力虽然较低,装甲亦较轻,但相反由于设计是以维持治安为目的,因此配备强力的通信机能。一旦在这里被通报,便会前功尽废。奥菲斯的判断相当迅速。

白炎将伪装绳装拉开,将左臂的武器自电磁炮换成刀刃。

不给予露出破绽的保安警卫反应时间,将刀刃直接斩进胸部。经过慎重计算的打突──将掌握KnightMare机能的重要连接线,以人类而言就相当于脊髓的地方切断的一击,包括紧急用的驾驶员弹射系统的所有回路瞬间沉默。如此一来,驾驶员既无法从机体脱出,亦没法呼叫求助。

白炎将注意力投向第2台保安警卫。驾驶员拼命向着通讯机喊叫,试图将紧急状况通知外部,但在白炎强化型情报球舱干扰下,亦将这情况阻止。不过,通讯干扰本身却会引起四周注意,因此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保安警卫虐图以盾牌抵挡白炎的攻击。白炎并没犯下将刀刃刺向装甲的愚蠢行为,将高机走驱动轮启动,并以肩膀撞向盾牌。这记冲击令保安警卫连同盾牌一同被轰走,姿势大幅失去平衡,将毫无防备的驾驶舱上部装甲外露。白炎的刀刃向着那薄薄的装甲刺进去。

「奥兹。客人正在移动了。」

收到紫的通讯,白炎进入炮击状态。
为了起飞而开始滑行的轰炸机。其航道及速度、周边地域的风速及风向、地球自转影响下的科氏力偏差修正、地球磁场的影响当然亦会对弹道构成影响,气压、气温湿度则更无须多言。
白炎为了维持炮身的仰角,将双脚向前后大幅展开。即使仅仅是脚掌的振动,亦会对远方的着弹地点构成极大误差。为今次作战而特别增设的复数电压稳定回路,将电磁炮的输出变动完美地抑制。

「这就是──我的獠牙!」

伴随着沉吟,奥菲斯轻轻按下扳机。尖锐的炮声响起,精密炮击用的特殊炮弹以超音速向着遥远的目标击出。奥菲斯已经鲜明地想象出无法看见的目标,以及向其突进的炮弹资态。炮弹往上空飞奔,并划出拋物线轨道落下。所奔向的目的地,正存在不列颠轰炸机的身影。巨大的怪鸟正处于成功起飞的阶段,并不知道破灭正于其头上迫近。从滑行转移至上升,驾驶员的脸上浮现着安心的笑容──就在此时,72mm的樱石爆裂炮弹击中机体。

在听到紫的报告之前,奥菲斯早已肯定任务已完成。

未完待续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猜你喜欢...

发表回复

  1. Young说道:

    辛苦秋君and秋弟!找张插图去先~ [媚笑]

  2. Young说道:

    辛苦秋君and秋弟!找张插图去先~ [媚笑]

  3. freedom100说道:

    [媚笑] 红色那架兰斯洛特什么时候模型 我最关心的

  4. war110112说道:

    [焦] 这个不是有漫画吗?
    那小说和漫画是啥关系啊= = 

  5. war110112说道:

    [焦] 这个不是有漫画吗?
    那小说和漫画是啥关系啊= = 

  6. 秋君说道:

    From:war110112:
    这个不是有漫画吗?
    那小说和漫画是啥关系啊= =

    小說是講男的奧茲
    漫畫是講女的奧茲
    雙線進行是也~ 

  7. 秋君说道:

    From:war110112:
    这个不是有漫画吗?
    那小说和漫画是啥关系啊= =
    小說是講男的奧茲
    漫畫是講女的奧茲
    雙線進行是也~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