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7- 黑色独角兽(5)

Gundam UC Novel07 黑色独角兽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7)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载着成为俘虏的巴纳吉,战舰『拉·凯拉姆』停靠在特林顿基地。将长年累积的执念化为决死之志的吉翁残党军,此时来袭。在混乱中,胸怀布莱特舰长的话语再度搭上『独角兽』的巴纳吉,为了夺回在眼前再度被掳走的米妮瓦,终于飞向浩瀚的天空!在与黑色『独角兽』对决的高高空战场上,巴纳吉掌握到的是……?Gundam长篇小说最新作,激情翔天的第七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6 黑色独角兽
1
2
3

承接第三节内容

一度退去的压迫感,再次由脚边逼近。他人的思维正滔滔不绝且不负责任地强灌进脑里。无论怎么挥剑都斩不断,“钢弹”依然像亡灵般地持续站起,散发出压迫感——

“为什么,我没办法打倒‘钢弹’……?”

‘普露十二号,我们要更改效定让太空梭发射。由你担任护卫。财团的代理领袖在船上──’

亚伯特的声音在普露十二号被人埋下剧痛种子的脑中响起。低吟道“啰唆”的她打开头盔面罩,顺势从头枕的拘束器挣脱,趴也似地把身子弯向了仪表板。头痛的不适感阻塞血液运行,视野因而变得摇摇晃晃。普露十二号吐出苦涩的唾液,相对地被塞进嘴的则是班托拿开给她的锭剂。明明都不知道吞了几颗,头痛却一直不见缓歇。疼痛的讯号由脑髓传至脊髓,使得握在操纵杆上的指尖也跟着脉动。

把敌人──“钢弹”驱除,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如此一来头痛就会停止。身体的不适也会消失。这样的理解化成信号闪过脑海,普露十二号擦去了嘴边的唾沫。她将意识凝聚在接近而来的压迫感上,让手脚与自己同化的“报丧女妖”架起光束步枪预备。漆黑机体喷涌出黄金色磷光,就在光芒力场扩张的瞬间,普露十二号又察觉有另一股异于“钢弹”的压迫感正从脚底冒出。

那架MS从“迦楼罗”后部甲板飞起,变形成wave rider.在“报丧女妖”周围盘旋了短短一阵,随即又变回MS型态降落于“迦楼罗”的机翼边缘。完全把“报丧女妖”搁置在意识之外,浓灰色的苗条机体望向眼底的云海,左右摆头扫视着。尽管我方机体的标识与“德尔塔普拉斯”的名称一同在放大视窗上浮现,但这些细节都与普露十二号无关。因为“德尔塔普拉斯”的护罩向内凹陷,整颗头部的构造也好似具备双眼,在她眼里看起来只像一架没有双角的“钢弹”。

“你也是‘钢弹’吗……!?”

普露十二号嘴里才叫道,光束步枪的枪口就转向了对方。连回避的迹象也没有,“德尔塔普拉斯”只顾把视线继续朝向云海。位于机体中的人类思维忽然闯进脑髓,使她搁在扳机上的手指一阵痉挛。

──米妮瓦,你跑去哪儿了?回答我。别丢下我一个人,别丢下我……

那道思绪有如杂讯般地搅乱了普露十二号的意识,她能感应到思绪的主人正在哭泣。恳求的“声音”变成不快的颗粒在头盖中乱窜,感到作呕的她因而施力在扣着扳机的指头上。

“只会哭哭啼啼的家伙别来捣乱!”

光束步枪发出闪光,麦格农弹的空弹壳随即由枪身排出。光束扫穿“迦楼罗”机翼,擦过了引擎区块,并且将“德尔塔普拉斯”的右臂轰飞吞入光膜。就在“德尔塔普拉斯”被冲击波弹开坠落的下一刻,“迦楼罗”的引擎区块也因为淋到飞散粒子而喷发引爆的火焰,又失去一道支柱的巨大机体顿时大幅倾斜。

失去平衡的“报丧女妖”跪倒在地,驾驶舱则响起亚伯特喊叫的声音:‘冷静下来﹒普露十二号!要是“迦楼罗”坠落——’区别不出是杂讯或人声的噪音折磨着脑袋,迫使普露十二号脱下头盔猛摔。一边为散开的长发感到心烦,她将意识凝聚到正牌的“钢弹”身上。自己得保护MASTER才行,这样的强迫观念正在脑中闪烁,正当她自问MASTER是谁的时候,另一道声音在无线电响起:‘玛莉妲,你听得到吗?是我,辛尼曼。’

“辛尼曼……MASTER?”

‘没错。虽然我讨厌这种叫法,但你就是不肯改。这很符合你顽固的作风,不过错的是我。因为我明明帮你取了名字,一直以来却只把你当成部下在对待。’

尽管说的速度快,具有述怀般份量的声音开始在鼓膜嚷嚷。霎时间,普露十二号与“报丧女妖”同步的视野忽然中断,她看见其他地方的景象扩展住眼前。这里是哪儿?她认得这里。MASTER宽阔的手掌递来一张照片,头发没像现在这样长的另一个白己把那拿到了手里。照片上能看到还只有三十多岁的辛尼曼,以及疑似他妻子的女性。用粗壮的手指指着照片中某个约五岁大的女童,他低声自白,自己有十年没看这张照片了。

要是她还活着,大概就和你差不多大了吧……对了,她的名字是———断断续续的语句在脑中炸开,更引爆剧痛的种子,从内侧压迫着脑壳。普露十二号拚命压着仿佛要裂开的头,从现实中唤道‘一起回去吧,玛莉妲’的声音让她张开了眼睛。

‘“葛兰雪”已经来了。公主也平安收容在船上。只要你回来,一切就能恢复原状。和我一起回宇宙吧。’

抽离伸进抽筋的头皮猛抓的手指,普露十二号望向缠上数根发丝的手掌。那是操纵“报丧女妖”的手,也是杀了许多人类的手。就连MASTER也被她杀了。为了排除对她百般压抑的人事物,并且向夺走“光”的世界宣战。没错,她杀了MASTER。被杀的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事情不可能恢复原状。就跟她体内无法再孕育“光”一样。

同时前进的“安克夏”散开队伍,朝接近的敌机张开火网。穿梭于火线的“葛兰雪”逼近“迦楼罗℉蹲跪在甲板上的“独角兽钢弹”则闪烁出牵制的光束。“……想恢复原状,根本不可能。”从干燥的喉咙里挤出声音后,普露十二号重新握起操纵杆。无视于无线电中叫道‘玛莉妲……?’的声音,她让“报丧女妖”面对从眼前接近的“钢弹”。

“事情没必要恢复原状。所有人都给我消失!”

爆发的情绪与精神感应框体共振,从机体发出的光芒化为涟漪,朝四面八方扩散。“迦楼罗”的装甲受冲击而外翻掀起,当其中一架“安克夏”被震波弹开的同时,从“葛兰雪”纵身跃起的“独角兽钢弹”也亮出光束勾棍。白色机体内含的精神感应框体绽发光芒,与“报丧女妖”的光波相互接触,从中感应到大叫“玛莉妲小姐!一的声音潜入身心,对方宛如强暴般逼来的思绪让普露十二号气炸了。猛冲的“报丧女妖”同样以光束勾棍硬拚“独角兽钢弹”的,某种异于粒子束干涉的光芒爆发,让“迦楼罗”的机翼产生果冻般的摇晃。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