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7- 黑色独角兽(2)

Gundam UC Novel07 黑色独角兽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7)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载着成为俘虏的巴纳吉,战舰『拉·凯拉姆』停靠在特林顿基地。将长年累积的执念化为决死之志的吉翁残党军,此时来袭。在混乱中,胸怀布莱特舰长的话语再度搭上『独角兽』的巴纳吉,为了夺回在眼前再度被掳走的米妮瓦,终于飞向浩瀚的天空!在与黑色『独角兽』对决的高高空战场上,巴纳吉掌握到的是……?Gundam长篇小说最新作,激情翔天的第七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6 黑色独角兽
1
2
3

※ 二 ※

“特林顿基地?”

那是个没听过的名称。亚伯特不禁在嘴里重复了一遍,玛莎则好似嫌麻烦地答道:“没错。那里是位于澳洲的联邦军基地。”

“在遭受到吉翁残党的袭击之后,政府中央似乎就忘了有那块地方。基地周遭全是无人的荒野,就算让‘拉.凯拉姆’走一遭也不会太醒目才对。我们要从那里搭船上宇宙。”

玛莎沉沉坐在刚换上全新椅套的沙发上,呼出一口气。“地中海的假期要延后啰!”头靠上椅背的她边说边朝亚伯特送来一阵秋波,脸上的美艳神情直让人打哆嗦。自从把米妮瓦﹒萨比叫来这艘战舰后,她便露出了勤于修饰本身妖艳的迹象。咽下一口唾液,亚伯特用着鲠塞的声音回道:“我们不是要搭这艘战舰上宇宙吗?”

“想要找‘盒子’,总不能靠这艘与罗南互通声息的战舰吧?再说,看来布莱特舰长也是只不好应付的老狐狸。得设法让‘拉.凯拉姆’留在地球上才行。”

如此说完,玛莎像是连多谈都觉厌烦地闭上了嘴巴。要说边长五公尺,并且与寝室分隔开来的房间格局也好,或者是铺满地板的绒毯也罢,此情此景都像是女社长刚结束一日劳顿,回到高级套房中歇息的模样。不过,这里当然不是旅馆。设置在“拉﹒凯拉姆”一角,有特殊访客乘舰时才会用到的这间贵宾室,由小小的舷窗看出去,还能从一千公尺的高空俯视扩展于眼底的印度洋。面对玛莎使用司令室的要求,布莱特舰长最后安排的是这个房间。既然司令兼舰长的布莱特是待在舰长室,恒常保持空房的司令室应该让谁用都无妨,但这对军方来说或许是个严重的问题。尽管玛莎与布莱特之间的对立,已逐渐让舰内乘员司空见惯,若要说两人的冲突就是从房间使用开始的,其实也没错。

根本说来,造成玛莎疲劳与焦躁的原因并不在这上面。“那么,进展如何?”玛莎停止搓揉眼头,随着问话抛来锐利一瞥,吓得亚伯特肩膀一颤。

“这个……他坚持,要是我们不释放米妮瓦殿下,他就不会提供正确的资料。”

“花了两天时间,还是什么进展都没有吗?真没用。”

皱起眉头,玛莎把手伸向桌上的咖啡杯。将米妮瓦.萨比充作人质经过两天,若是从回收“独角兽”那天算起,则已过了四天,亚伯特对巴纳吉进行的审问等于是一无所获。他只得低下头,不时以上扬的目光窥探玛莎的神情。

“搞不好下一个指定的座标在宇宙,也是他随口乱编的吧?我可不想被拖着到处瞎跑喔。”

“嗯……可是看见米妮瓦殿下的脸这件事,似乎对他造成很大的冲击。我觉得他应该没有乱编说词的余裕才对。再怎么逞强,终究
也只是个孩子——”

“他可是卡帝亚斯的小孩喔。你别忘了这一点。”

用强硬语气打断对方后,玛莎有些粗鲁地搁下咖啡杯。陶器碰撞的声音穿进耳里,亚伯特慌忙将目光垂到地上。

“又顽固、又倔强,还摆出像是一肩扛起世界的脸……你遗传到你母亲的特质,但那个叫巴纳吉的孩子,简直就像卡帝亚斯的复制品呢!明明他们一直都是分开来生活的,真是不可思议。”

为这番话作结时,玛莎的声音越变越小,随即便从沙发站起身。她走向舷窗,俯望即将迎接黄昏的海面。纤瘦的背影浮现于夕阳之中,长长的影子则拖到亚伯特的脚边。

“不过,或许他也没有说谎。‘拉普拉斯之盒’在宗主赛亚姆手中的可能性很高。毕竟我也不觉得祖父的冰室会设置于地球。”

赛亚姆.毕斯特的冰室——设置有冷冻睡眠装置的房间所在,只有财团领袖与宗主直属机构的少部分人知道。宗主直属机构与财团是不同的组织,惯例是由财团领袖统掌营运及管理,在领袖身亡的现今,玛莎也没办法与其取得联系。卡帝亚斯死后,玛莎曾对回收到的资料彻查,但别说是冰室所在地,就连与宗主直属机构联系的一丝丝管道都没发现。隐密到这种程度,难免让人推测“盒子”正是藏匿在宗主隐居的地方;亚伯特与玛莎心中几乎已如此确信。

只要无法获得宗主的认定,并知晓关于“盒子”的实情,就无法被承认为正式的财团领袖——这对玛莎同样是一个问题。玛莎单靠阻止“盒子”外流的论调取得家族的首肯,而坐上了代理领袖的位子,然而对于她强硬的行事风格产生反感的财团理事,却肯定不只一位。加上宗主赛亚姆早察觉卡帝亚斯死亡的真相,连此时此刻在内,也难保他不是正在策动驱逐玛莎的计谋——亚伯特胆寒地望了眼前的背影。或许是自觉到本身立场如履薄冰的缘故,玛莎为阴影笼罩的背影看来比往常紧绷。

“还得进行轨道计算呢。我是巴不得在离开地球之前先问出正确座标……哎,也罢。反正他总要陪我们走到最后。一路上就让米妮瓦公主同行,慢慢将他说服吧。”

短暂的懦弱已从玛莎回望过来的脸上抹去,取而代之的是精明的笑容。伸及脚边的影子嗖地远离,感觉到具隔离感的空气一如往常地降临后,亚伯特怯生生地开口道:“关于这件事……”

“如果也要让‘报丧女妖’与检体上宇宙,我想最好不要让她跟巴纳吉或米妮瓦殿下坐同艘船。”

“为什么?”

“他们都认识受调整前的检体。若是长期与其接触,恐怕会对检体的精神造成负担。班托拿所长也有报告,似乎已经出现了那样的征——”

“亚伯特。”

像是在取笑小孩逞能的举动似地,玛莎脸上浮现带有怜惜之意的苦笑,使得亚伯特没能将后头的话说完。“就我听来,你不像在讲‘检体’,而像在关心‘情人’呢。”紧接着说出的语音,让亚伯特感到全身突然热了起来。

“对她的袒护要点到为止。会把你设定为MASTER,是因为资料指出,异性比较容易对其进行掌控的关系。只要将她脑中的记忆归零,这层关系也就结束了。你应该懂吧?”

玛莎走向亚伯特,金发跟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强烈的香水气味亦随之涌上。是夜晚的气息——就在亚伯特这么思考的瞬间,玛沙的指尖碰触到他的下腹部,低语“要是你喜欢玩洋娃娃,倒也无所谓”的声音也穿进他耳里。

“不过,这样好吗?她只有嘴巴能用喔。”

感觉才刚朝肚脐之下聚集的那股压力,全因为这一句话云消雾散了。亚伯特不自觉地从原地抽身,瞪也似地望向玛莎。“你醒醒吧!”然而对方的严厉训斥声,就像朝他脸上赏了一巴掌。

“如果一号机是独角兽,身为二号机的‘报丧女妖’就是狮子。和那幅织锦画所象征的一样,它们是守护‘盒子’的成对野兽。你是毕斯特财团继承人,就得让它们听命于自己才行。”

在现已移建至“墨瓦腊泥加”的毕斯特宅邸深处,绽放沉重存在感的织锦画“贵妇与独角兽”凝聚成像,为亚伯特就要沸腾的脑袋浇了一盆冷水。甚至连一瞬前涌上的怒火,都因而变得暧昧不明,亚伯特悄然低下头。

“要是不能让它们服从,到时你只会落得被生吞活剥的后果。像现在‘独角兽’即使挂着锁链,也还是不停地在撒野。如果不想输给弟弟,至少你绝不能将狮子放手。”

弟弟。这么一个与自己无缘,却又倍感真实的字眼扎进亚伯特心里,使得留在胸口的最后一丝反驳也随之溶解。受压抑的身心化作石块,亚伯特一面体会渐渐陷进地板的感触,一面低吟般地答道:“……是。”以鼻呼出一口气作为回应,玛莎将显得已经没有事情要交代的脸转到无干的方向。

来到房间外,能看见玛莉妲.库鲁斯就守在门口。因为凝视着白己的蔚蓝瞳孔而咽下一口气,亚伯特将目光避开,然后在通路上迈出脚步,背对着玛莉妲询问道:“……你没事了吗?”

“是的。我请班托拿所长做了处理。”

随侍在亚伯特的右斜后方,玛莉妲毫无抑扬顿挫地回答。从直接和巴纳吉接触后过了两天,她的脑波曾一度紊乱到差点无法与精神感应装置同步的程度,尽管症状现在已逐渐和缓,但出现头痛的频率仍明显地增加中。玛莉妲接受的终究只是与药物并用的催眠处置,班托拿表示,若要正式进行“调整”,还是必须施行外科手术;而在抽不出时间动手术的情况下,也只能定期针对症状进行疗程,来缓和排斥反应造成的头痛而已。

但是,连对脑袋都动刀之后,究竟她还能保持自我吗?不,如果每个人的精神都能用这种方式改写,那根本没有让她保持自我的必要。就像玛莎取笑的一样,自己是被没有意义的想法给束缚了——一边如此白觉,亚伯特隔着自己肩膀,望向穿着毕斯特财团立领上衣的玛莉妲。虽然已经被药理催眠封住原本的意识,玛莉妲表现得却不会像梦游症患者那样的无助,脚步感觉上也与一般人相去无几。然而,回望着亚伯特的眼中却连一丝情绪也没有,看来只像是空洞的两颗玻璃珠,实在很不自然。

亚伯特觉得,那是人偶的眼睛。那时候曾伏在身上掩护自己的蔚蓝眼睛,那对混有坚毅与温柔的女性眼睛,现在并不在这里。再三确认这点的胸口感到郁闷,亚伯特在通路中间停下了脚步。他望向同样止步的玛莉妲,然后又立刻别过日光,挤出发抖的声音说道:“……难过的时候不要硬忍。”

“只要有一点不适,就和我报告。”

“是。 ”

“‘报丧女妖’并不是普通的MS。要是不能恒常发挥出完全的性能,也会对机体的评价造成影响。”

“是。我会尽力做到最好。”

玻璃珠般的眼睛丝毫没有动摇,玛莉妲淡淡地作出回应。玩洋娃娃——玛莎的声音在脑海中浮现,一股无可奈何的烦躁忽然窜上心头,亚伯特粗声大吼:“你到底懂不懂……!?”

“觉得难受的话就直说。如果你说你没办法继续驾驶,我也会要他们把你换下来。”

亚伯特不自觉地揪住玛莉妲的上臂,并窥探那对好似昏暗洞窟的眼睛。玛莉妲退也没退,毫无动摇的眼睛只眨了一下。

“假如你有那个意思的话,即使要我把你带离这里也是可以的。你要多为自己想想,我——”

“这是命令吗?”

让全无情绪波动的日光与声音将回一军,亚伯特的手没了力气。重新抓住怎么抓也无法掌握住的玛莉妲手臂,“我不是这个意思……!”亚伯特话才说到一半,然而第三者问道“那女人就是‘报丧女妖’的驾驶员吗?”的声音,却让他怵然心惊。

回头望去,见到的是利迪.马瑟纳斯站在十字路口转角的身影。“真傻眼,这样的女孩竟然会是强化人。”放话的同时,利迪板着脸朝亚伯特走近。这人从什么时候就站在那边看了?亚伯特忍住咂嘴的冲动,像是要挡下针对玛莉妲的视线那般,他转身面对利迪。

“她八成是被掳来的孤儿吧。毕斯特财团也有做人口买卖的生意吗?”

“利迪少尉,你有何贵干?”

一边用手制止有意摆出格斗架势的玛莉妲,亚伯特一边对眼前的军官制服投以拒绝其继续靠近的眼神。隔了约两公尺的距离,利迪停下脚步,厉声说道:“我希望与米妮瓦.萨比见面。”

“五分钟就好。我是将她带到地球的始作俑者,有些事我想和她确认。”

“我应该已经说过了,办不到。目前米妮瓦殿下正受到财团的保护,哪怕是马瑟纳斯家的公子,我们也不能允许殿下与联邦的一介军官进行面谈。”

“那么,让我见巴纳吉也行。”拳头底下透露着硬忍住的怒气,利迪继续低声说道。“我有从参谋本部直接受命。对于在这艘‘拉.凯拉姆’上头发生的事,我有义务调查并回报上级。身为民众的你们没道理对我下指示。”

“很遗憾,这个我也不能允许。若要就权限来谈,我们则是受参谋本部总长的委托在行动。你想申请面谈,请先获得上级的同意。”

看着利迪语塞的表情,亚伯特脑里涌上一股嗜虐的情绪。止住的双脚再度动起,走过利迪身旁的亚伯特补了一句:“首先,家庭问题本来就不是军方该插手的吧?”

“巴纳吉﹒林克斯是前财团领袖卡帝亚斯﹒毕斯特的儿子。虽说是侧室之子,他仍然继承有毕斯特家的家名。”

“巴纳吉是毕斯特家的人……?”

愕然。一如这个词所形容的样相,利迪绷着脸,将睁大的眼睛朝向了亚伯特。前天上演脱逃剧码时,这男人曾打算帮助巴纳吉逃走。环绕在“盒子”周围的问题是一回事,要是他对几次并肩作战的巴纳吉已萌生战友的情感,这项事实又会为他的心境带来何种变化?亚伯特狞笑着扭起嘴角,装模作样地强调:“你也明白吧?”

“这是一项八卦题材,与‘盒子’和‘独角兽’都无关。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家族的耻辱,我也希望外人可以少过问几句哪。”

看着腿软退至墙际的利迪表情,亚伯特觉得自己多少出了口鸟气。他打算带玛莉妲离开现场,但忽然传出的低沉笑声又让他再次停住脚步。

利迪背靠墙壁,前弯的身躯则微微颤抖着,喉头更发出咯咯的笑声。他的笑声逐渐变大,直到生硬的哈哈笑声迸出,“这还真绝啊!”带着笑意的语音接着敲进亚伯特耳里。

“我竟然和百年来的宿敌彼此救来救去……就算是‘盒子’造成的因果,未免也设计得太妙了,真是一个大笑话。”

苦涩的笑容染上阴沉的神色,利迪随即将发抖的拳头抡向墙壁。感到一阵令人心冷的寒意,亚伯特皱着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去问赛亚姆.毕斯特!”厉声回答的利迪脸色大改,同时将变得险恶的视线抛向亚伯特。

“一百年前,你们的宗主到底干了什么,又是如何将‘盒子’拿到手,建立起财团的?知道这些事之后,你肯定也只能干笑而已。”
抱持的忿懑甚至也从利迪肩头渗出,不等对方反问,便转身离去了。让亚伯特惊讶的,不只是对方预料外的反击,感觉到有某种更根本的冲击在摇撼内心,他与不发一语的玛莉妲一同目送着那道背影。

财团的历史,是从赛亚姆入赘成为毕斯特家女婿开始的,这一点亚伯特当然也记在脑子里。但是财团发展的基础——亦即赛亚姆将“拉普拉斯之盒”拿到手的经过,与“盒子”内容物同义,属于机密事项。外人没道理会知道,家族内的人也不会放在心上。毕斯特财团是既有的巨大体制,“盒子”这项受供奉的圣物在平时完全不会成为话题,而关于身为宗主的赛亚姆,同样也不会有人提及。从赛亚姆白财团领袖的位子退任之后,亚伯特就没有和他说过话。在盛大的退休典礼举行之际,亚伯特也只是以直系曾孙的身分被介绍给他认识而已,但那也已经是幼时朦胧的记忆了。

尽管如此,利迪的口气却像是认识赛亚姆一样。他把毕斯特财团叫成百年来的宿敌,还叫亚伯特去了解赛亚姆获得“盒子”的经过。生为联邦政府首任首相的后代,他也隐瞒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吗?亚伯特一方面在暧昧间感到理解,一方面也感觉身上正涌现一股不明所以的寒意,他神情栗然地凝视着那一道逐渐离去的背影。

——难道那家伙知道“盒子”里装着什么?

Pages: 1 2 3 4 5 6 7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