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3- 红色彗星(1)

Gundam UC Novel03 红色彗星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3)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自从袭击殖民卫星「工业七号」的恐怖攻击事件爆发,已经过了半天时间,巴纳吉和奥黛莉被收容在地球联邦军战舰「拟·阿卡马」上。围绕着「拉普拉斯之盒」的多方思绪,也纠缠着他们俩。就在此时,有「夏亚再世」之称的男子,弗尔·伏朗托驾驶红色MS发动猛攻。面对以一般的三倍速度追击的敌手,「独角兽高达」有获胜的机会吗──宇宙世纪高达编年体长篇小说,白热化的第三集登场!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3 红色彗星
1
2
3

※ 一 ※

‘……虽然只是初步概算而已,我已经为您将可预估的被害额整理出来了。于执勤中死伤的人可适用劳动灾害保险来赔偿,不过在其他情况下死伤的人比较难判断该如何处理。’

显示于荧幕上的脸孔,很难想像是一个年过五十的女人会有的长相。半长的金发仍带有光泽,两颚略嫌突出的双颊看上去肌肤也尚未失去弹性。选用的固然是适于商业场合的沉稳色系,那擦有口红的双唇甚至还让人觉得有些煽情。

虽说如此,用“青春洋溢”一词来形容这位女性并不恰当。即使姿色未褪,眼前的女性也并非是男人概念中——或者,理想中的“女人”。会有这种观感是她的双眼所致。在希望被人当成名流夫人对待的身段底下,她深邃的双眼另外散发着一份冰冷的磁力。那永不知足、只取不予的贪婪眼神上让女性的脸上笼罩着一种邪恶的张力。

‘顾虑到媒体方面的应对,由我们先为灾民提供某些补偿应该比较妥当。我丈夫也会就这个方向做些什么才对。’

这么说完之后,像是在等待对方的反应一般,玛莎.毕斯特.卡拜因便闭口不语。其他荧幕正显示出“保险总额”、“医疗费”、“遗族抚恤”等各项资料,个别的估计金额也在页面上卷动着。复兴殖民卫星所需的费用总计起来,其金额已足以匹敌旧世纪小国的国家预算,但玛莎的表情看来仅像是遇到了一场小车祸般地安然自若。“真是设想周到哪!”在投影于空中的无数荧幕下方回应的赛亚姆.毕斯特,外表看来也是同样镇定。

横躺在床铺上的身躯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没有表情的侧脸沐浴在荧幕反射的光芒下。从宇宙纪元之始便持续观望着世界情势,数度挺过台面下斗争一路走来的毕斯特财团宗主,即使体弱卧床,锐利的眼光也没有改变过。他本身散发出的存在感亦未曾衰退,“事情会有人处理,所以给我闭嘴。你是这个意思吗?”接着说下去的话声,就像是要刺入骨子里一样的冰冷。

‘这场事故是发生在亚纳海姆电子公司经营的殖民卫星,就算再怎么拟定对策,也没办法抑止股价下跌吧?我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就是不要让责难的声浪蔓延到财团去呀。’

将宗主的讽刺一笑置之,微微眯起眼眶的玛莎眼中流露出质疑之意。在她身旁的荧幕所显示的是“工业七号殖民卫星发生大规模恐怖攻击事件”的字幕。“是新吉翁的游击部队所为?”、“死亡、失踪者已超过六百名以上”、“联邦宇宙军已对驻守各SIDE的部队下达严密警戒命令”,诸如此类的讯息不断出现并消失。荧幕上能看到的尽是播报员的半身像,或是“工业七号”刚开设时所留的参考影片,没有任何一段拍到当地现况的影像。至于当地居民摄影下来提供给媒体的影片——联邦军机在殖民卫星内使用光束步枪,并坠落于住宅区的画面——大概在三十分钟前就已经无法再从电视或网路上看到了。赛亚姆露出从一开始便什么也没看到的表情,以回避玛莎的质疑。“那是卡帝亚斯做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最后赛亚姆只是平稳地这样回答。

‘反而被您抢先一步回了嘴……’轻轻叹了口气,玛莎的嘴角出现因苦笑而生的皱纹。‘能够看到爷爷您健朗的模样,比任何事情都还要让人高兴。希望近期内能亲自过去拜访一趟。’

“像我这样继儿子之后,连孙子也先自己一步死去的可悲老人,你不见也罢。仍在过问世事的人,应该还有其他事情可做吧?”

‘请您别这么说。毕竟是有着相同血缘的兄妹,对于哥哥的死我当然也颇有感触。但是既然已嫁入卡拜因家,自然不能光是沉浸于感伤之中。如果因为毕斯特财团独断的行动,而让亚纳海姆跟着受累,我又该拿什么脸去见丈夫与公公呢?况且现在我已经获得首肯,代替哥哥接掌财团领导之务……’

几无诚意地说完之后,玛莎对荧幕投以嫣然一笑。掌权一事并非单纯由继承顺序来决定,而是在获得大部分家族成员同意下的既成事实,玛莎的笑其来有自。亚纳海姆电子公司是卡拜因的家族企业,玛莎一面维护着自己身为卡拜因家媳妇的立场,同时也以优越于丈夫的手腕对各项实务进行干涉,在财团与亚纳海姆之间扮演着存在感更甚于联系者的重要角色。那是生自毕斯特家族的逆女,同时也是稀世的女中豪杰的艳丽一笑。对于孙女不否认也不承认自己与事件有关的无耻厚颜,赛亚姆的眼睑微微地颤抖起来。

‘得知宗主进行冷冻睡眠的冰室以及“盒子”的全貌,是毕斯特财团领袖的权利,同时也是义务。在我去见您以前请别就这样一睡置之哪,宗主。’

在最后传达完这段讯息之后,双方的通讯便结束了。投射于空中的众多荧幕随即消失,黑暗与寂静回到除了床铺之外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不久后,装设于半球状壁面的镶板开始提高光度,直到宇宙的实景缓缓浮显于室内,赛亚姆的床铺周遭已被清冽的星光所环绕。

就像是在地板上也洒满了银粉那般,群星映照在室内的每个角落,宇宙的影像毫无缝隙地在财团宗主隐居的冰室展开。让自己投身于看不见地球也看不见月亮的黑暗之中,贾尔.张在视线里捕捉到了那张孤零零漂流着的床铺,并在吐出一口叹息后朝着那儿踏出了一步。躺在兼作冷冻睡眠装置的床铺上,赛亚姆对他喃喃说了一句“你尽管笑吧”,几无光泽的侧脸上,挤出了富含自嘲意味的皱纹。

“这就是毕斯特家族的肖像。”

“我笑不出来。我没尽到保护老板的责任。”

赛亚姆转移视线,直视站在约三公尺远的贾尔。在“工业七号”偶然发生战斗,被告知卡帝亚斯.毕斯特死讯之后已经过了半天的时间。在度过了以人的一生而言太长的岁月、看着太多亲人死亡的财团宗主眼里,现在已无法窥见悲哀的情绪。失去了最值得信任的继承者,并目睹自己一手创建的财团以本身的意识自行活动起来,现在就连该发出的叹息也发不出来了——或许这正是赛亚姆目前的心境。如果他早就明白自己的亲人也与这一连串的谋略脱不了干系,而且正逐渐取代成为新任的继承者,更是情何以堪。

贾尔认为自己没办法看得这么开。他不仅没办法保护自己的雇主卡帝亚斯,就连破坏“独角兽”这道最后的命令也没有办到。虽然他明白当时所有的去路都已经被联邦的特殊部队给堵住了,但机库甲板失火、通道遭到封锁这些事都不足以当作藉口。实际上,卡帝亚斯本人就是拖着重伤的身体,成功地到达了“独角兽”的身边,然后死去的——在离开驾驶舱的瞬间被卷入火海,随即被汹涌袭来的碎片粉身碎骨。甲板的监视摄影机将那光景清楚地拍摄了下来。

眼前的事态都是自己的疏忽招致而来的恶果。包有绷带的秃头低垂着,贾尔握紧了自己受到灼伤的拳头。光是后悔也不能改变些什么,这些都是机运带来的结果吧——若是卡帝亚斯的话,应该会笑着这么说。贾尔己经失去了会这样安慰自己的老板。那位能与他打从心里了解彼此,独一无二的雇主。那个在军队中或地下社会里都从未遇见过的,值得自己卖命的男人。

“毕竟是卡帝亚斯,我想他应该己经做好即使自己死去,也能紧守秘密的万全处置了吧……像玛莎那样,也有她虽缠的地方。她和会在意面子的男人不一样,可以为了执行计谋不留任何矜持。从她在短时间便能获得家族成员同意就任代理领袖这点来看,设想她找到这个地方来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应该比较好吧。”

“我是个男人,不只是会在意面子,也会为了面子而变得愚忠。”

在那瞬间,贾尔连在宗主面前的紧张感都已忘记,他抬起了头。

“只要能获得宗主您的允许,就算要以命相搏,我也愿意为卡帝亚斯大人报仇。”

玛莎.卡拜因目前待在亚纳海姆电子公司庇护下的月面都市“冯.布朗”。如果财团本身只是为了统括家族营利而设的机构,那她的确可称为是复兴并扩展了毕斯特家族权势的杰出人物。即使涉足政坛也无疑获得成功的她,察觉到赛亚姆与卡帝亚斯对“拉普拉斯之盒”的盘算,便找来了联邦军袭击“工业七号”。虽然战斗的激烈化算是不可抗力的结果,导致卡帝亚斯死亡的主因仍在玛莎身上。用地下社会的黑话来讲的话,“把帐算清楚”的对象除她之外绝不作第二人选。

以几乎无法察觉的程度微微转了头,赛亚姆半埋在枕头里的脸正看向这里。贾尔虽回以毫不闪烁的眼神,却得到这样的回答:

“这是要我命令你,这一次去杀自己的孙女吗?”

带有怒意的低沉声音,瞬时间便让贾尔全身的温度降了下来。连反省自己话语的余裕也没有,贾尔因为对方压倒性的气势而变得全身僵硬。“……非常抱歉。”说完之后,贾尔低下了头。

“很好。卡帝亚斯的确是收了一个好部下。既然这是出于卡帝亚斯的作为,我们就姑且相信事情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吧。不管是‘拉普拉斯之盒’的去向,还是地球圈的未来。”

将双掌交握在毯子上,赛亚姆闭上了眼睛。已无话可回,只能应声“是……”并行了一个礼的贾尔,露出贯彻实务的表情抬头面向宗主。

“关于‘盒子’的部分,我已经查清楚‘独角兽’驾驶者的底细了。”

把手往地板一伸,贾尔开始操作起无声无响地从地上冒出的触控式荧幕。悬浮荧幕再度投射于床铺上方的空间,显示出一名少年的脸部照片。

“巴纳吉.林克斯,十六岁。就读于亚纳海姆工专的学生。户籍登录于SIDE1的三号区‘伊甸’。无特殊奖惩资料,过去也没有参与过政治活动的纪录。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跑到‘墨瓦腊泥加’,不过在战斗发生的几小时前他曾经与老板见过面。至于两人见面的经过,就更令人费解了……。”

包括与“她”的意外接触,贾尔向宗主大略说明了昨天事件的经过。曾一度被送回“工业七号”的巴纳吉,是如何再度踏进“墨瓦腊泥加”并搭乘上“独角兽”的,贾尔并不知道。但是传送至“墨瓦腊泥加”司令部区块的驾驶员登录资料,与“工业七号”资料库中记录的巴纳吉.林克斯资料完全相符。他驾驶“独角兽”将“带袖的”MS击退的事实已不容多疑。还包括偏偏不巧被联邦军战舰收容的事也是——

“要登录成为‘独角兽’的驾驶,必须先经过老板的生体认证核可。也就是说卡帝亚斯大人选择了这名少年担任驾驶员,随即便过世了,只能这么推测而已。这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性质上的关系,“独角兽”的驾驶员一经登录便无法轻易取消。明明有机会销毁所有系统,卡帝亚斯会将“独角兽”托付给巴纳吉.林克斯这个外人,一定有他的理由。看着荧幕上与其说是年轻,倒不如说是年幼的那张脸孔,贾尔撮弄起自己的下颚,却被突然间发出的窃笑声给攻了个不备。

发出窃笑的是赛亚姆。注视着投射于虚空中的少年脸庞,他那布满皱纹的脸孔正在笑着。贾尔皱起眉头。“是吗,原来你不知道为什么啊。”如此低喃的赛亚姆将视线转向他,使得贾尔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液。

“你还不懂吗?他就是新的希望啊。卡帝亚斯将‘独角兽’托付给了最合适的人……”

将视线移回荧幕上的少年,赛亚姆像是畏光似的眯起眼睛。财团宗主脸上露出了慈祥老爷爷的表情,对此贾尔只能不解地猛眨眼。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