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6- 在重力井底(3)

Gundam UC Novel06 在重力井底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6)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独角兽」最新指出下一个前往「拉普拉斯之盒」的坐标,竟然是地球联邦政府首都──达卡!为了让「独角兽」站上拉普拉斯程式提示的地点,巴纳吉一行人决定协助伊斯兰系反政府势力的达卡袭击计划。然而这场长年积怨之下的复仇,竟化作巨大MA「尚布罗」吐出的烈焰,开始失控!面对吞噬首都的熊熊火焰,巴纳吉将选择采取的行动是……?前所未见的壮阔场面,令人为之屏息的崭新宇宙世纪神话第六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6 在重力井底
1
2
3

承接第二节内容

明明出生与成长的环境都完全不同,巴纳吉却意外地从罗妮·贾维身上发觉与自己相近的气息。远远看见罗妮在犹如废墟的大楼阴影下,与一名貌非善类的中年男子争论的模样,巴纳吉觉得他似乎能知道自己会这么想的理由。

想涉足地球联邦政府的首都——达卡,必须做好足够的准备。不止得备妥接受盘问时要用的车辆检查证,还需要可以代替护照使用的ID卡。在达卡郊外的沙漠地带停下VTOL飞行机之后,罗妮开车载一行人前往邻近的城镇,而她现在正在进行交涉,除了事先要求的辛尼曼的伪造ID之外,她似乎是要对方连巴纳吉的份一起张罗出来。尽管听不见他们交谈的内容,从应为从事相关行业的男子的难看脸色,大概也能想象到竖起三根指头、气势汹汹的罗妮是在说些什么。对于在后座低喃着“那女孩还真有能耐那”的辛尼曼不予理会,相隔一道车窗,巴纳吉持续偷看着孤军奋战的罗妮。交涉大约在十分钟后结束,露出服输表情的业者不甘不愿的让了步,罗妮则带着两人份的ID回到车上。

罗妮解开原本将头完整罩住的披巾,改将略短的斗篷服帖的盖在肩膀上。尽管仍有长袖衬衫与紧身裤遮住肌肤,露出带有缓缓波浪的黑发的她,所穿的衣服已经不像用整块布包裹全身时那么厚重。“久等了。”这么说道,罗妮坐上驾驶席的身段亦显轻巧,让巴纳吉不知为何的感到小鹿乱撞。倒车的罗妮把手伸到了助手席,巴纳吉刻意将身体远离对方,一面把目光挪向窗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几名孩童群聚在路面龟裂的马路上,他们投注在车子的视线若要解释为好奇,倒也未免沉重了些。

左右两侧的大厦摇摇欲坠,有名年约十二、三岁,疑似带头者的少年从其死角走来。隔着车窗,可以看见他吐了口唾沫,还抛来一阵分外阴沉的目光。直觉到对方会有动作,巴纳吉语带深意的朝驾驶席说道:“罗妮小姐……”罗妮沉默的转动方向盘,让缓冲杠撞开遭人弃置路旁的水桶后,他便将排挡杆打到前进档,并踩下油门。

车子一口气加速,朝着通往大街的巷道猛冲而去。同时间,孩童们开始拿石头与空罐猛砸,碰撞到物体的沉沉声响在车里响起。巷道前方亦有小小的人影冒出,穿着汗衫配短裤的孩子们纷纷拿石头朝车子丢来。不知是否页有人从沿街建筑物的窗口拿东西砸下,当盆栽直接掉在挡风玻璃上时,巴纳吉不免捏了把冷汗,但说到“不要紧,这是防弹玻璃”的罗妮,则丝毫没有改变表情。

罗妮并非一股劲的让车子加速,转起方向盘闪避孩童时,也没出现惊险场面。看着那对绽放大人般敏锐光芒的翡翠色眼睛,巴纳吉再度体认到,对方和母亲果然很像,他望着孩子的身影在照后镜中越变越小。夹杂着乡音与秽言浊句的欢呼渐渐从后方远去,车子穿越后巷,来到了大街。

被撞飞的水桶盖子滚着滚着,在积有沙尘的水泥地上发出干瘪的声音。孩童们留在巷道内,就是不肯追到大街上。因为他们知道,那里并不是自己的地盘,如果让支配大街的正牌混混失了面子,就会有可怕的制裁等着。想起那些恐怕是非法居留者、大概连学校都没得念的孩子,以及他们阴沉的目光,一时间,巴纳吉觉得自己似乎嗅到了故乡镇上的气味。

在老旧的殖民卫星中,巴纳吉成长的城镇可说是数一数二的萧条,连下水道的臭味都会从状况不良的综合管沟散发出来。要是没有母亲那种不愿同流合污,又能保持气度面对周遭的坚强,巴纳吉应该也成了朝外人丢石头的小孩之一。在与境遇相同的伙伴一同行动,不断为小地盘你争我夺的过程中,自己想要离开贫民区的志气或许也就衰颓了。要是事情变成那样,自己也不可能有此机会,能像这样看着地球的贫民区——

“你很习惯呢。”

启动雨刷擦去沾在车窗上的土,罗妮说道。巴纳吉听见自己的心脏猛然鼓动的声音。

“你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嗯……我长大的殖民卫星,感觉也和这里一样。”

转来颇为意外的目光后,回了一声“喔”的罗妮扬起嘴角,然后不多追究的将视线摆回正面。他的侧脸也带着一股亲切的味道,不知为何的感到呼吸困难的巴纳吉带起别的话题:“我比较想问的是,你这样好吗?”

“我指的是你的打扮。以前我听人说过,伊斯兰教的女性好像不能给人看到自己的肌肤耶。”

“穆斯林(伊斯兰教徒)也分成好几种喔。从一字一句的实践着教义的基本教义派,到配合着各自环境进行适应的人文派教徒都有。前者目前几乎已经绝迹了。话说回来,如果我是基本教义派,看到我的长相的你可就要小心了。”

“为什么?”

“看是要被我杀掉,还是跟我结婚,你只能从这两种里面选一种。”

干脆说出口的这句话穿进巴纳吉胸口,他知道自己变得更难呼吸的脸红了。后座的辛尼曼则把狞笑着的脸凑到了驾驶席与助手席之间。

“这位小姐的父亲是贾维企业的董事长,要想靠发电事业挤进政经界的中枢,不表现的贴近人文一点的话,根本办不到。”

“那种人也会成为新吉翁的赞助者吗?”

“有句话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同伴吗?贾维家从战时就一直协助吉翁到现在了。只要是情报比较灵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信奉的主意与做生意是两回事。从我们手上廉价买到电力的企业,并不会在意自己付出的费用流向何处,而只要政治是成立于那些企业的支持下,联邦政府也不会对我们这些「杜邦末裔」出手。”

“「杜邦末裔」?”

“这名字证明了人的仇恨并不会轻易消失……已经能看到目的地了喔。”

沿着道路兴建的肮脏大厦后头,正逐渐露出遥遥耸立于彼端的高楼身影。忘了罗妮微微带有阴霾的表情,巴纳吉把脸凑到车窗上,凝视着远方的景观。

沐浴在太阳光之下,摩天楼顶显得光彩夺目,与周围笼罩在沙尘中的大厦在色泽与质感上都大有不同。和背景里的蓝天一比,银色高楼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简直就像一座隔绝于人世的玻璃城堡。数目则有三、四座……要是接近观察,或许还能看到更多。高度应该不止一百公尺吧?言而总之,这些肯定都是在地球才能看见的光景,望着远方云雾中的摩天楼,巴纳鸡露出茫然的表情。在离心力作用范围有所限制的殖民卫星中,并不会出现如此雄伟的高楼大厦。

在紧贴车窗的巴纳吉旁边,辛尼曼也将锐利的目光投注在高楼大厦之间。罗妮则望着正面开了口

“那就是达卡。联邦政府首都。”

大卡是位于非洲大陆最西边,突出于大西洋的维德角前端。这里从旧世纪开始,就一直是支持大西洋贸易的主要港湾之一,并作为西非商业的中心地带繁荣至今,也因为世界最严苛的赛车赛程——达卡越野赛的终点设在此处,更使得达卡驰名于世。

另一方面,达卡过去在中世纪也是奴隶贸易的中心地带,据说从这里被送往西半球的黑奴,比任何港口都要多。但这似乎是在达卡成为联邦政府首都后才传出的风声。讽刺的是,经过数百年的岁月,输出黑奴的贸易港口这回又成了强制人口移民宇宙的联邦政府首都——先不论由此是否能解读出历史的恶意,对联邦抱有反感的人会将这点拿来揶揄,倒已是不可动摇的事实。车辆载着巴纳吉等人由南侧的湾岸道路驶进市内,并前往市中心的普拉托地区。普拉托地区位于呈现钩状的维德角南端,本身看起来也像是一块独立的半岛,为海包围的都市盖满了高楼大厦,活络的景象甚至会令人称为,战前的曼哈顿也不过尔尔。

基本上,首都建立与此其实是战后的事情。在一年战争的初战中失去首都后,作为复兴计划的一环,联邦政府决定迁都至达卡。利用塞内加尔自治区的官邸与厅舍设备,联邦费上几年的功夫将首都机能转移至此,但这项行为却显示,他们轻估了殖民卫星砸下所造成的环境异变。由撒哈拉西部迎面而来的沙漠化现象,在首都转移的途中便已开始吞没市区东端,传闻在往后几百年内,达卡整体可能就会完全沙漠化。战后,诸如格里普斯战役以及新吉翁战争,达卡更不止一次的受到战火波及,政府就连在首都坐稳的空闲都没有,就落得了计划再度迁都的下场。然而,如此这般了的被转至西藏拉萨的首都,才真的是昙花一现的幻影。因为在第二次新吉翁战争,又称「夏亚反叛」的抗争之中,成为陨石砸下目标的正是拉萨。

就在中央官邸总算是完成转移的阶段,从轨道上坠落的矿物资源卫星「月神五号」击中拉萨,与之双双消灭。虽然觉察到新吉翁军用意的中央议会与官僚,当时已早早抢先于完全不知情的市民逃离拉萨,即使撇去因此增长的反联邦声浪不管,对于联邦政府来说,得以保住维持中央的人才,仍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也因为迁都至拉萨的计划还在执行途中,联邦政府便立刻决定二度迁都至达卡,原本预定投注在拉萨的庞大资本,也全数回流至达卡了。

爆发性的建筑热潮、林立于普拉托地区高楼大厦群、在宇宙世纪里名副其实的成了沙上楼阁的新曼哈顿,都是随之而来的结果……以上便是罗妮向巴纳吉说明的所有事情。

达卡既有让海洋与沙漠围绕的地势,摩天楼里头也不可能尽是官厅以及各企业跟随设立的分社。其中若有高级旅馆,自然也会出现满布整条大街的繁华店家、从事服务业的人们所住的住宅区,而学校与医院同样也是必要的。此类设施全都挪至邻接在旁的艾尔马迪郡,政治经济的中枢机能则聚集在普拉托地区,尽管如此,眼前的景象开发的未免也太过密集了。仰望着流动于车窗外的高楼大厦时,巴纳吉抱持的心情几乎像在参访外星球一样。近半数的大楼还在建设途中,巨大的起重机耸立于天际,追求着更上层楼的高度。另一方面,虽说沙漠正逐渐朝都市扩张,明明就还有许多空着的土地,真有必要将楼房都集中在这么一块区域吗?地球的面积如此广阔,人类却非得让这么高的建筑物密集在此——

“简直就像撑着太阳的支柱……”

在巴纳吉记忆的范畴内,除了密闭型殖民卫星中用来支撑人工太阳的支柱外,他从未看过这么高的建筑物。巴纳吉不自觉地低语出来后,罗妮与辛尼曼同时露出了若有深意的笑容,这才让他发现,自己刚才的发言似乎是极富诗意的。不想特此作解释,说道“这真的很奇怪耶”的巴纳吉撅起嘴。

“会把房子盖得那么高,是因为他们想接近宇宙吧?可是,那些人却又不肯离开地球。”

“他们并没有打算仰望宇宙,只是想俯视地球罢了。地球的居民就是这幅德行。”

辛尼曼说道。要是这样,登上宇宙不就能俯望整个地球了吗?虽然巴纳吉反射性的冒出这种想法,但他同时也理解到,自己的论点似乎从根本上就有错误,于是他将目光转回了被称作庞毕度大街的主要干道上。高级服饰店、宝石店、略显时尚的露天咖啡座,与方才即将被沙漠所吞没的平民区大相径庭,这里的街容甚至让人怀疑是否连颗灰尘都找不着。来往于街上的人们全都打扮的光鲜体面,即使看错了,也绝不会出现穿着汗衫的小孩。环绕于周围的海洋,明明具备让鱼市成为观光景点的本钱,就算在街上看到渔业相关人士,应该也不奇怪,但巴纳吉就是看不见那样的人。难道这里还设置有关卡,一一检查人们出入于街上时的装扮吗?

这么一想,巴纳吉眼中的市容变成了缺乏生活感,且又充满人工气息的心寒景象,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罗妮。罗妮则含蓄的笑道:“也只有宇宙圈的居民,才能说出这样的感想呢!”

“并没有人特地去规范哟,而是其他族群自然而然就不会走来这里。在管理阶层居住的都市里,常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各区块都象棋盘一样规划的整整齐齐的,人们的生活样式也会配合着做出改变。殖民卫星里应该还设计的更精细吧?在一切都是人工打造的殖民卫星中,人们反而希望过着龙蛇杂处的生活——”

“而在严苛的自然环境中,则会向往住在规划整齐的都市里……简单说,就是在追求本身所没有的东西咯?”

“应该吧。两种极端的正中间,大概就是对人类而言最适切的环境吧,但人性总是不懂得节制。”

车子开过大街后,高楼大厦逐渐从后方远去,开阔的视野里出现了醒目的植有群树的绿色地带。唯有一处广场是空着没有植坡的,广场中央是一座椭圆形的公园,围绕在公园的环状线上则点状的部署有警车。在路标认出「总理府」字样的巴纳吉突然感到一阵口渴。眼前出现的是整体而言盖得并不高,看起来质朴又坚固的厅舍群,以及在弧形顶饰上是有浮雕,宛如神殿一般的建筑物。大门前有着警备兵站守的,恐怕就是首相官邸了,而隔着环状道路耸立于前,占地广大且横幅少说有两百公尺的建筑物则是——

“那就是议事堂吗……?”

“没错,那就是联邦政府的大本营。聚集了地球上的各国代表,并召开中央议会的地方。”

罗尼小麦色的肌肤上透露出一丝紧张,她继续说道。“同时,也是拉普拉斯程序指定的新坐标……”

露出些许难以呼吸的表情,辛尼曼也沉默的将观察的目光投注在上头。一行人之所以没有直接前往马哈地?贾维等待着的旅馆,却经由陆路将市区绕了一圈,全是为了事先确认议事堂周遭的地势。片刻前犹如观光的心情逐渐退去,巴纳吉感觉到自己缩紧的胃袋变得沉重,他仰望那座可说是地球联邦政府象征的建筑物。六层楼的横长建筑物中央,耸立着一栋约有三十层楼高的白皑长方体大楼。对于本身蕴藏的巨大权能未作掩饰、亦未作张扬,他那不通情面的脸孔正面对着非洲的阳光。

在平常上班的日子,要进入议事堂并非是多困难的事情。即使没有事前预约,只要到下议院的报名窗口进行申请,就能进去参观。虽然在建筑物之中需要遵从安全人员的引导,但议事堂前都是自由的。尽管还需经过行李检查和金属探测器两道关卡,倒也可以说,进入其中就跟去公园或广场一样容易。

基本上,议事堂到处都设置有监视摄影机,参观的访客无时不在这些镜头的监视之下,只要有人露出可疑的举动,立刻会被手持冲锋枪的安全人员包围。这天似乎是有小学在此进行社会科学的参观活动,面朝前庭的正面大门有着一大群七、八岁的学童聚集,可以看见他们正顺从女性安全人员的引领。然而,背景里四处站着的武装守卫,却让空气显得十分诡异。是一直以来都这样呢?还是因为这阵子的恐怖攻击事件,才强化了警备?判断不出那种推测才是对的,巴纳吉仰望挑空有三层楼高的中央玄关。爬上楼梯后,在第一任首相铜像的两侧,各有一道青铜制的门扉,光是一扇门的重量就重达一点五吨,据说这两道门只会在上议院选举以及当选议员首次登院时开放。人员平时是借由建筑物左右分隔为上议院、下议院的两处玄关进出,该处则有等距架设的长杆,上头还安装着监视摄影机,更有准备了折叠式路障的安全人员站哨,戒备森严。配备着防弹背心与冲锋枪的安全人员,就像塔克萨之流的ECAS成员一样具有威严。

监视摄影机也会随机转向,暗暗表现出自己并非装饰品。既然自己已被卷入这么多的风波,说不定长相也被登录到需注意人物的名单中了。巴纳吉尽可能的不看摄影机,走动时则刻意混在小孩或其他参观者中。辛尼曼轻轻戳了他的肩膀提醒

“你那种模样反而会被怀疑,要走路就给我光明正大地走。”

低语过后,辛尼曼装成乡巴佬的表情,环顾了左右。既然连辛尼曼的脸部都没曝光,自己应该也没事。靠着没根据的道理说服自己,巴纳吉也努力表现的自然。然而,就在这时候,巴纳吉又开始在意飞行机忽近忽远地响起的引擎声,他好几次将视线赚到了有着午后太阳照耀的蓝天上。

从巴纳吉所在的位置,能看见中央大楼由楼顶算下来约十层楼左右的上空,自中央玄关望去,有两架飞行物体行经而过。攀升到了大概一公里高的高度。没有翅膀,靠着圆盘状的举升体划过大气层的机身,看起来就像许久以前人们想象的外星飞行工具一样。“那不是战斗机,而是可变式MS哪!”辛尼曼小声嘀咕道,巴纳吉则是有些胆寒地追寻着飞行物体的去向。那些机体似乎尝试性地盘旋于议事堂上空,在飞进建筑物死角后马上就看不到了。

如果那是可变式MS,议事堂周围会有许多空地的理由也就不解自明了。这便是安全机制事先便有设想到,在出事之际可以让它们降落至议事堂前,张开防卫线。当然,其余配备在地面的战力应该也会立刻行动,配合敌人攻击的状态来进行应变。经过湾岸沿线的道路时,巴纳吉在海上也有看见搭乘气垫船巡逻的吉姆型MS。说不定地底下也潜藏有坦克型的MS。

“要是直接闯进这里的话,转眼间就会变蜂窝哪。改从上空突围,大概还有办法,可是……”

“如果不能站在这里,「劣角MS」就不会辨识眼前的状况。”

罗妮说道,她似乎也接触过之前的资料。“没错”辛尼曼叹息承认。

“小手段是骗不过那架高达的。或者要用布幔把它盖住,用拖车载过来呢……?”

看到警方部署于议事堂周围的装甲车,就连巴纳吉也能想象,这样的计划并不实际。拉普拉斯程序开示出来的坐标,正是他现在所站在的地方——不偏不倚的重叠在议事堂中央玄关的前庭。“关于这一点,我父亲似乎有他的想法。”从背后听到罗妮如此说道的声音,巴纳吉走离两人身边,仰望起太阳。

好热。即使不像沙漠那样热得令人发狂,与海风交杂的热气却会润湿肌肤,感觉就像被放到锅子里等着煮熟一样。巴纳吉认为,呆在这里也整理不出什么想法。不,自己会站在这里,其实就是脑袋没有好好在运作的证据。因为自己竟然和新吉翁军的军人一起仰望着联邦议事堂,打算参与跟恐怖攻击没有两样的入侵计划……

但是,巴纳吉的想法并非仅止于此。想了解状况、感觉了解状况有其重要性的自己也确实存在着,如果是为此必须采取的行动,他大概都愿意做,前些时间丝毫不会有的心理,正在巴纳吉内部渐渐茁壮。因为自己想知道「答案」,巴纳吉在心中如此做了确认。他想知道隐藏在「拉普拉斯之盒」里头的是什么,也想知道卡帝亚斯打算将其开启的用意。会像亚伯特所说的一样,卡帝亚斯是为了掀起战乱,才设计出这一切的吗?或者其中还有其他的动机?只要这个疑问还不能获得明确的解答,巴纳吉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所以,他愿意帮忙搜寻「盒子」。不过,如果战斗又因此而生——似乎是到了自由活动的时间,孩子们高亢开心的叫声穿过巴纳吉的鼓膜,他忽然感到一阵目眩。周围是暑气与重力,还有四处奔跑的小孩们。巴纳吉把手搁在昏沉的脑袋上,当他走到中央玄关的阶梯前面时,突然被搁在玄关前的石碑夺去了目光。

默默服饰着前庭的第一任首相脚下,有块反射着阳光的六角形平面,那是个每边长达一公尺的巨大摆设品。石碑上刻着细小的文字,一层楼之下的阶梯平台上则设置有解说牌。巴纳吉站到阶梯下面,凝视起解说的文字,说道”那是宇宙世纪宪章“的声音,吓得他回了头。也不知道罗妮是从什么时候站到了巴纳吉背后,她望向阶梯上的石碑。

“与改元宣言同时颁布的这部宪章,就是联邦政府的基础。对于你们这些宇宙圈的居民而言,则是决定了往后百年命运的一道诅咒。”

“诅咒?”

Pages: 1 2 3 4 5 6 7 8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