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6- 在重力井底(1)

Gundam UC Novel06 在重力井底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6)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独角兽」最新指出下一个前往「拉普拉斯之盒」的坐标,竟然是地球联邦政府首都──达卡!为了让「独角兽」站上拉普拉斯程式提示的地点,巴纳吉一行人决定协助伊斯兰系反政府势力的达卡袭击计划。然而这场长年积怨之下的复仇,竟化作巨大MA「尚布罗」吐出的烈焰,开始失控!面对吞噬首都的熊熊火焰,巴纳吉将选择采取的行动是……?前所未见的壮阔场面,令人为之屏息的崭新宇宙世纪神话第六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6 在重力井底
1
2
3

※ 一 ※

从耳机听到的声音,就像是在地板下流动的水声。那种反复传来的「咻咻」、「咕噜咕噜」的不协调音,感觉跟水管该换时会有的声音很类似。

「……真搞不懂。」

张开原本闭着的眼睛,声纳长将耳机从耳边拿下。他隔着两名当班乘员的头望向声纳仪表板,确认各项装置都正常地运作,然后便把耳机摆回了监控台的构架上。声纳室的阴暗照明,正照出一张耸肩苦笑着的脸,坐在执勤席上的亚迪体会到一股绝望的心情。

即使是在老手云集的士官阵容中,时年四十二的声纳长也算颇有年资。当亚迪还在踉跄学步的时候,声纳长便已搭上潜舰了。声纳就好比舰艇的耳朵,在判读声纳这方面,声纳长无疑是亚迪的老前辈,但他却缺乏感受力。声纳长习惯将自己的想象力弃之不用,不经思索地就接纳机器的判断。然而无论技术再怎么发达,潜舰的乘员还是会需要本能性的直觉,以及匠人般的巧思。

「这就是被动声纳在三十分钟前侦测的声音。这确实不是水流喷射引擎的波长,声音也颇得忽隐忽现。」

当然,一名在半年前才刚分发就任的新手声纳员,是不可能当面批评声纳长的。一面将音频记录的范本编号输入至解析荧幕上,亚迪慎重地开口。

「但是,接受到的声音却有一定的规律。这是在不像海底火山活动的声音。很久以前的核能潜舰中,有的潜舰就会发出这种声音。要是能跟司令部的数据库进行比较的话……」

解释荧幕上出现了不规则的正弦曲线。尽管舰上的数据库显示了无数据吻合的讯息。仍无法保证这就不是潜舰推进系统的声音。现今潜水见的作风,是在潜航时以杂音较少的核融合水流喷射引擎来航行,而所谓的螺旋桨,则只有在水面上航行时才会用到。不过无声推进系统早在美国与苏维埃进行冷战的旧世纪里,就已经是研究的课题。这段曲线所显示的声音,便与早期的无声推进系统有着类似的部分。

要是没有从潜艇学校的数据库里找出以前的记录,亚迪或许也会将其视为自然现象所造成的杂音了事。他持续进行着提高声音解析精密度的操作,然而声纳长对他发出的,则是混有叹息声的一句:「我说,亚迪啊……」

「热心研究室好事,我也承认你的耳朵够灵光。不过,这不是学生在做的社团活动哪。古早时期的核能潜舰会在这儿出现吗?某些旧世纪的舰艇的确到现在还在服役,但它们的设备也早就受过改良了。你觉得,已经被舰内数据库排除在外的老古董,到现在还有人会用吗?」

站到亚迪背后,声纳长把手插在自己粗肥的腰上。年轻时维持着苗条体型的他,终究也屈服于潜舰乘员最大的敌人——运动不足,腰围一点一点地确实在变粗。更麻烦的是,潜水舰的共餐是全军中最美味的。

「挺好了,我们在找的是宇宙飞船。在低轨道上头搞了特技表演,然后摔倒这大西洋里的吉翁残党的宇宙飞船。为了躲避来自空中的搜索,他们肯定在船内注水,潜到了海里。那艘船不可能搭载有水流喷射引擎,更不会发出跟古早核能潜舰一样的声音。要是有声音,你也只会听到船身因为预料外的潜航,而被水压挤压的声音。你该找的是那种声音。海军可不是为了满足你的兴趣,才把昂贵的装备交给你使用的。」

当都压上的这些沉重的话语,让亚迪觉得包覆往舰体的水压也不过如此。他垂下灰心丧气的脸,在回答了「是」之后重新戴上耳机。鼻子喷气、缩起肚子,声纳长穿过当班乘员座位的后头,径自离开了可以说窄得跟鸟笼一样的声纳室。

用以隔间的帷幕一拉开,空气便从相邻的发令室流了进来。与狭窄的声纳室不同,在长宽各有十公尺的发令室之内,常时性地有着自舰长一下十名左右的要员在执勤。对地球联邦海军潜水舰「北梭鱼」来说,这块区域发挥的是相当于头脑的机能。与发令室直接相连在一起的声纳室,则要靠配备与舰内的声纳传感器,将舰艇周围的情况通报给进行决策的中枢,尽到自己身为耳朵的责任。全长达两百公尺的朱偌级潜水舰中,所有事务都是有机性地在协调运作,而这里也是支持着它饿器官之一。

目前,潜水舰的深度是三百公尺。它正以十节的航速,一面潜航于非洲大陆与南美大陆中间的地带,一面探索着船舰一下约五十公尺深得广阔海域。在以大西洋中央海岭构成的海底山脉中,这一带被称为罗曼什(romanche)断裂带。因为生成于此处的年轻地壳含有磁矿的缘故,要以传感器进行探索便很有难度。新吉翁的航宙船若想隐匿行踪,这里会是最适合的地点。尽管环绕于断裂带的险峻岩礁也阻碍了搜索的活动,但可以想见的是,对方并不会潜航至太深的海域。即使气密性相同,航宙船只的耐压性能仍远逊于潜水舰。若是潜至更深的深度,他们在等到有军前来救援之前,就会先被水压压垮。

不,根本说来,就连地球上是否存在着可以让对方称为有军的势力,都是值得怀疑的。从搜索开始经过了三天,探索海底的监视器上只能看见岩礁的踪影,而探查到的发声源,尽是同样在进行搜索的我方船舰。在一般航海部署下的舰内,气氛却有如航海训练般和缓,所有成员都逐渐忘一开始出航的紧张感。感觉到自己对来路不明的发声源急速丧失了兴趣,亚迪发出叹息。耳尖的格农下士听见后,他安慰道:「别放在心上。」

「声纳长在大学是靠足球闯出一片天的体育派,和你这种学文的人当然合不来。」

拿下单边的耳机,格农扬起嘴角。「不过,我也觉得那不会是古董级的核能潜艇。毕竟音讯荧幕也没有反应,你大概是听到海底幽灵(sca ghost)的叹气声了吧。」

「海底幽灵?」

「只是谣传而已啦。大概在半个月前左右,SOSUS在大西洋的监控系就有侦测到来路不明的音讯。那时候他们怀疑是系统出现故障……」

所谓的SOSUS,是透过设置于海底的声纳收报器,在世界各大洋张开监视网的一项防御系统。这项系统在各组成国的港口附近设置得格外集中,而与联邦政府的首都——达卡相邻的大西洋SOSUS出现故障,并不是一件能够让人一笑置之的事。「为什么这项消息没有向上回报呢?」嘟着嘴的亚迪如此埋怨。

「因为那套系统在吉翁残党的海军瓦解之后,都成了有名无实的装饰品。要是随便将故障报告上去的话,他们怕预算会被砍啊。」

「是这么回事啊……」

「我老爸那个年代的人,好像还有跟吉翁的「疯狂渔人」轰轰烈烈地斗过的样子,但现在的潜水舰队根本不可能遭遇实战哪。就连我们这艘「北梭鱼」,都已经是舰龄十七岁的老太婆了。如果不是顾忌到失业问题,海军老早就个陆军统整啦。因为这是时代的人能活得下去,靠的全是宇宙军嘛。」

「那你为什么会加入海军?」

「为了孝顺我爸妈啊。要是做儿子的没有在海军服役,靠年金过活的退休士官马上会被赶去宇宙。都到了那把年纪了,我不想让老爸老妈跑去殖民卫星上生活,你不是也一样吗?」

「我……」面对看了自己一眼的跟格农,亚迪欲言又止,把脸转回声纳仪表板的面前。亚迪的父亲的确是海军的士官,如果没有这层关系,他根本不可能进得海军,而他的心里,也不是没有「只要待在海军,就能继续住在地球」的盘算。但亚迪并非单纯为了明哲保身,才会选择进土海军。他只是纯粹喜欢船而已。而且,他喜欢的并不是在宇宙中飞翔的船,而是航行在海上的,货真价实的船。

由于父亲工作的关系,亚迪成长环境总是在基地附近。或许是受到这点影响,他从小就很喜欢船。胸前佩挂着亮晃晃潜水舰勋章的父亲,一直是亚迪尊敬的对象,而年幼时在枕前听到的军旅故事,也在他的心里深植下对于大海的憧憬。由声纳探测出的鲸鱼歌声、沉没在海平面上的夕阳之美、吉翁那令人联想到海怪的MS威容,以及与地方潜水舰之间激烈得令人窒息的深海交战——特别是一年战争末期,联邦军过去本部所在地买布罗的近海曾经发生一场大海战,那段故事亚迪更是缠着父亲说过好数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遍。

小时候的亚迪一直希望长大后能加入海军,搭上潜水舰。尽管进入青春期的他也和常人一样,开始对父亲感到疏远,但是项目标始终没有动摇。顺利进入潜艇学校后,亚迪靠自学超修了毕业所需的学分数,更获得被分发至「北梭鱼」的权利。即使潜水舰队在装备更新方面显得停滞不前,当时的「北梭鱼」仍属于最新的舰艇,它和亚迪父亲在大战时所搭乘的潜水舰一样,都是朱偌级的舰艇——对于其结构与性能,亚迪肯定和舰长一样了解。亚迪干劲十足地参加了他的第一次航海,但战后的大海却与父亲所说的不同,那里不再是个可供冒险的地方了。

经过两次的新吉翁战争,地球上的吉翁残党几乎已被扫荡一空。残留下来的,顶多是零星发动恐怖攻击的游击部队而已。在这五年来,地球上并未发生过大规模的战斗。尽管有被蔑称为「带袖的」的新吉翁残党窜起,动乱也总是发生在宇宙。对于海军,特别是地盘只在海中的潜水舰来说,完全是不相干的事情。

「听说之前的战斗,让「拉普拉斯」的史绩被摧毁了呢。」

格农带起话题。小学参加太空营队时,亚迪记得自己曾经隔着宇宙飞船的窗口,看过那运行于低轨道上的官邸残骸。他接腔:「好像是这样没错。」

「说是新吉翁的船,也和那座遗迹一起掉到地球上了……那群「外星人」也真够拼命的。」

苦笑之后,格农重新戴起耳机,为间闲聊的时间划上了句点。没有错,那些外星人已经跑到我们的地盘了。重新这样想过之后,亚迪紧紧地握住耳机线。宇宙军并不懂大海的事情,既然宇宙的乱动被带到大海来了,能应对的就只有我们而已。亚迪在心里低语,然后重新审视监控台上的各项装置。

他检视起能够以CG重现出海底状况的海底探索监视器,以及靠着主动声纳的反射波来投影出目标形状的音频荧幕。隔着相同间距设置于舰首、舰身侧面的主动声纳,可以过滤掉多余的声音,并将探索音集中在耳机里。所谓「多余的声音」,是指「北梭鱼」本身所发出来的机械声响,还有安装于两边上的核融合水流引擎搅拌海水的声音。

从地球登上宇宙,气压其实也只是有「一」下降到「零」,但换成在水中,水压却会随着下潜的深度而增加,就不适于人类生存的角度来想,深度三百公尺的海底,与宇宙一样是与世隔绝的场所。即使敌人的宇宙飞船沉入了海底,要进行救援也并非易事。不过,吉翁军的残党或许还是有就难用的潜水舰。闭起眼睛的亚迪把手撑在监控台上,全神贯注地听辨起声音。听着那像是在折磨老旧水管的水流声,他竖起耳朵,想从中探查出潜伏于庞大水压底下的敌人气息。

潜水舰的周围,是太阳光无法探及的黑暗。如果有扇窗,应该也只能窥见比宇宙更为浓厚的一片漆黑。这上头有着海面,有着天空,有着居民已达百亿的宇宙。在生活于殖民卫星的人们眼里,自己这些人会是什么模样呢?忽然想到这点,亚迪苦笑出来。留在地球上的他,待的是绕行于海底的巨大铁管。宇宙殖民者好像是将地球称为「重力之井」。那么自己这些人,大概算是陈在井底的短棒子吧——

叩咚。就在这个瞬间,铁与铁碰撞的低沉声音震动了亚迪的鼓膜。

按在耳机上的手随之紧绷,他看向身旁的格农。对方似乎也听到了一样的声音。脸色发青的亚迪操作监控台,将大有问题的声音抽出并修正,然后他凝视声纳雷达的圆形荧幕。没过多久,荧幕上便浮现橘色的亮点,哔哔作响的短促警示声传进了亚迪的耳朵。

比对结果是无。虽然探测不出推进声,但有某种东西正逐渐从右舷后方接近。距离不足一千公尺,底细不明的金属声响也持续传来,大叫:「发令所,这里是声纳室!」

「声纳探测,方位一三二。目标速度对定为三十节。」

拖着其妙余韵的金属声还没停。就在亚迪与格农分头进行着辨识作业的时候,舰长与声纳长衡进声纳室里头。与声纳长互为对比,舰长的体型显得消瘦,由于前阵子才动过胃溃疡手术的缘故,他的脸上显得较无英气。但对于一名海兵来说 ,舰长依然是崇高的人物。

「你认为这是什么?」面对低头朝着自己质问的舰长,亚迪全身紧绷地回答道:

「我不清楚。这与鱼类发射管的开合声并不一样,但听起来仍像是金属的声音。我觉得是接卸的运转声……大概就像机器开节在运作的声音。」

讲完之后,亚迪自己也觉得确是如此。这阵沉沉地持续低鸣的声音,与吊车之类的巨大机械运作声很接近。「这家伙虽然是新人,但耳朵的确很灵。」声纳长说。将耳朵凑到预备的耳机后,舰长将嘴靠近无线电麦克风。

「发令所,这里是舰长。要鱼雷管制员各就各位。航向偏东,保留操舰余地,增速十。」

叮叮两声,速度通讯机响起,潜舰一面增速一面改变航向所产生的惯性,开始作用在身体上。声纳长将手放在亚迪的双肩上,支撑着自己身体的同时,那似乎也在表扬迅速应对事态的新人。受到认可的喜悦与紧张不相上下,绷紧脸上神经并转向监控台的亚迪,却又因为格农叫道「目标,增速!」的声音而吃了一惊。

「距离八百。正笔直地朝着这里过来。」

雷达上的闪烁标识急速地接近向圆心。超越四十节的速度,已经凌驾朱偌级的最高水中速度,向无线电号令:「发令所,再增速十。舵转到底」。同时间,声纳长叫道「打出声波!」的声音响起,亚迪立刻按下了监控台上的主动声纳钮。

锵的一声,嵌入葛健壁的喇叭发出尖锐的声音,撼动了「北梭鱼」的舰体。传播速度比在空气中快四倍的反射波受到机械解析,目标的轮廓一投影在音讯荧幕上,可以感觉到,现场所有人都咽了一口气。

因为双方几乎是待在同样的深度,那形状肯定是从正面所见的模样。然而,目标的轮廓却十分异常,呈现扁平菱形的它,最大宽幅近八十公尺,纵高亦超过三十公尺。从形状来看,那八成不会是潜水舰,或者应该说它根本就脱离了舰艇的概念,不止如此,目标时时刻刻都在改变形状,并且以高速在海中潜泳逼近。

「是海底幽灵吗……?」
舰长低喃。在推进系统豪未发出声响的情况下,欺近而来的物体缓缓协调姿势,朝回头的「北梭鱼」右舷侧面衡了过来。明明就没有使用核融合水流喷射引擎,为何对方能在海中活动自如?在亚迪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的瞬间,将他推开的声纳长操作起身拿仪表板,发出「距离,六十!这样下去会直接撞上」的警告。「急速回避……」舰长如此向无线电发下号令,却被格农高叫「来不及了!」的声音所掩盖,而突然来访的死亡预感,则使得亚迪全身僵硬。

我会在这种地方死去。我什么都还没做。既没有像父亲那样活跃,也没有经历过冒险。夕阳、鲸鱼的歌声、一切的一切,我都还没有见识到——
「衡突警报!」

舰长那接近惨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钢铁撕裂的声音贯穿舰体,亚迪从椅子上被甩了出去。

格农同样也被弹飞,舰长与声纳长一背撞在墙上。就在警报响起、照明闪烁的时候,亚迪听到舰体被压垮的咯叽声响。海水从被撕裂的葛健壁大量涌进,已经分不清上下的舰体则逐渐大量涌沉。露出海怪般尖锐獠牙,将整艘潜舰啃碎的海底幽灵——吞下父亲也没有体会过的未知恐惧,亚迪的意识就此消失了。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