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6- 在重力井底(4)

Gundam UC Novel06 在重力井底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6)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独角兽」最新指出下一个前往「拉普拉斯之盒」的坐标,竟然是地球联邦政府首都──达卡!为了让「独角兽」站上拉普拉斯程式提示的地点,巴纳吉一行人决定协助伊斯兰系反政府势力的达卡袭击计划。然而这场长年积怨之下的复仇,竟化作巨大MA「尚布罗」吐出的烈焰,开始失控!面对吞噬首都的熊熊火焰,巴纳吉将选择采取的行动是……?前所未见的壮阔场面,令人为之屏息的崭新宇宙世纪神话第六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6 在重力井底
1
2
3

※ 三 ※

06:06

达卡港位于集政经中枢机能于一处的普拉托地区东北方。港区沿岸完全被港湾设施填满,灰色的防坡壁绵延不断地接续至相邻的贝谢艾尔工业地带。若将构成入海口的人工码头计算在内,水际线总长达三十公里余,一天内航行于港内的船只则达三百多艘。尽管达卡港不算是令人眼界大开的大型港,但这块林立着瓦斯化工中心以及铜铁、化学工厂的海埔新生地,仍肯定是支撑达卡生产舆能源供给的一大据点。对陆续有企业移进的当地来说,此处在物流机能方面亦为不可或缺的设施。

港内的平均水深深达五十公尺,不过这是由于一部分海底经人工深入挖掘的绿故,大部分的水深仍保持在二十五公尺前后,在由码头垂直凿了一百公尺以上的区块,则是在大战中为了让联邦军的航宙舰艇停泊而设置的“避难壕”故迹——让与水上舰艇具备同等质量的宇宙舰沉入海面下,籍此方为敌人轰炸的荒唐策略,当时就是实施于此处。实际上,一度沉到海里的舰艇大多数无法服役,是以避难壕在达卡港内并无启用的机会,但被凿空的一带至今仍保留着原样,通往港口的潜航水路夜像大蛇般地蜿蜒在海底。之余首都的警备状况而言,现已毫无用处的这些设施全成了制造死角的负面遗产,只得让海中的雷达网——SOSUS集中设置于此。五月一日,因SOSUS探查到异常的声音来源,时刻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同步的达卡于上午六点六分,让两架MS潜入达卡港的海底。在沿着码头壁面潜降一百公尺之后,所属于联邦海军达卡潜水队的两架RAG-79“水中型吉姆”,便一边清开堆积在海底的淤泥、一边着陆,并在各自全开感应器以后,动身前往海中的港口。

“水中型吉姆”的机体各处都装有水流喷射装置,兼可用作压载仓的双肩则高到头部,就以体型苗条为特色的吉姆型MS来说,“水中型吉姆“在轮廓上便显得有些粗线条。在大战中急就章地打造出来之后,几乎未受改良的机体在操作性上称不上良好,块状构造的躯体从外观来看亦是古色盎然,但联邦军也没有比这更出色的水陆两用机体。在搭载了米诺夫斯基航空引擘的航宙舰艇飞上空中、MS本身又获得名为辅助飞行系统(SFS)的翅膀的现在,能由海底潜入敌阵的水陆两用机失去优势已有很是一段时光,若将不易运用的缺点也考虑进去,弱势化的吉翁残党自然难以张罗到潜水母舰为其代步,而联邦军更是连其存在都忘记了一半。

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机体,都会有人将心血倾注于开发与运用上。降落至达卡港的“水中型吉姆”之一,是由获得“鱼叉1”代号的费多上尉驾驶,他从一年战争时期以来,便一直是操纵水陆两用MS的驾驶员,吉翁的水陆两用MS曾屡次对沿岸据点进行奇袭、或切断海洋补给线,肆虐于地球的火海,尽管它们现在已经消失踪影,海底依然是监视目光不易遍及的世界,那里充满名为“水”的天然米诺夫斯基粒子,即使有乘坐于气垫型登陆艇(LCAC)的“吉姆Ⅲ”在海面上戒背,有些事态仍旧得潜入海中才能应对。这方面的信心让费多回绝了换乘训练,并继续担任水陆两用机的驾驶员。对他来说,这次出动算是证明自己论调的难得机会。从联邦海军潜水舰“北梭鱼”遇难以后,突然变得具有现实味的大西洋妖魔“海底幽灵”,它在过去被视为SOSUS系统出现故障而了事,当时该处就连海域反潜哨戒也没有实施,这次的出击,则是由于据列岛吉翁残党潜水艇的脚步声在距达卡极近的距离被侦测到。

离航行于近海的友军潜水舰抵达,还需要一些时间。若真有敌舰潜伏,能确实应付的除潜水队的MS之外,绝不做他想。一面看着LCAC来回于头顶的航迹,费多一口气推进至港口,并让“水中型吉姆”的机体着陆在深度一百五十公尺的海底。在肉眼连伸出的手都无法瞧见的光量下,全景式萤幕的CG影像顶多能分辨出沉船与岩礁,他靠着夜视摄影机与声纳捕捉海里周围状况。等代号为鱼叉2的“水中型吉姆”着陆于后方之后,费多开启了光纤通讯频道。

开始散开,之后的通讯以主动声纳进行。回应护目镜闪烁发亮的费多机,鱼叉2的声波发讯器发出尖锐一声,随后便借着背部鱼雷的飞弹发射器,缓缓浮起的机体宛如潜水夫般的张手划水,朝着“水中型吉姆”身影重重交错的岩礁群另一端游去。好似极光摇曳的海面,就连星光程度的光亮都透不过,机体立刻融入了海水厚厚的面纱之中。

海面上的声波发讯器也会定期发出声音,朝海底幽灵潜伏的海里洒下音波的罗网。除此之外,还能发现应为反潜哨戒机投下的声纳浮标。有艘运输轮在港口前朝左大幅切舵,肯定是巡逻中的气垫船要求其改变航向的缘故。尽管出入港口的船只数量还不算多,但出击若是在中午之后才能结束,就必要与沿岸警备队配合,将港内的交通完全规制住才行。等到企业与媒体为了连带造成的经济损失等等大表不满时,首当其冲的肯定是海军。连出口咒骂的时间都舍不得花,费多让自机航向外海。

靠着压缩空气将压舱海水排出后,“水中型吉姆”的机体变得轻盈了些,留下喷射水流的余波,机体离开海底。战时挖凿的“退避壕”自后方远去,视野所及的海底才扩展于眼前,费多刹时目击黑色块状物体由沉船死角中冒出。

看来虽然像MS,但那并不是吉姆型机体。机身全体带有圆弧,头部则陷入在矮胖躯体之中。松弛垂下的两腕并未持有武器,基本上,那双手的形状根本不可能具备“握持”的机能。显得粗肥的腕部末端长着于前臂几乎一样长的巨大爪子,与甲壳类惟妙惟肖的那副身形,简直就像——

“……不会吧。”

那道形影,让费多联想起吉翁公国军的水路两用的MS“兹卡克”。会是大战时的残骸吗?费多根本连自己所见是否为真都无法肯定,他凝视那道犹如幽鬼的形影。都这种年代了,不可能会出现这种东西才对。不知是不是确有其物的海底幽灵,以及理应消失殆尽的大战亡魂——这一切都未免设计得太好了。就是费多逞强地想要苦笑时,突然间,某样物体从“水中型吉姆”的背后扑来,遭受冲击的驾驶舱剧烈震荡。

“什么东西……!?”

具有五根手指头的机械手掌由背后伸来,遮住了主摄影机。全景式萤幕的视野被人掩去,费多立刻按下宣告情况紧急的声波发讯器按钮。

只要听见传导速度比空气中快四倍的音波,鱼叉2就会察觉到异状。即使在此被击沉,应该也能将往后的应对交给对方——费多如此盘算,但机体的主动声纳却保持沉默,声波发讯器并未产生效用。因为从背后压制住「水中型吉姆」的手,已经堵住了装备于面具部位的声波发讯器。

机体右腕也完全遭到制服,无法射出装备于手中发射器的鱼雷。费多一股脑地让「水中型吉姆」左腕拔出腰部的光束镐。考虑到光束在水中会被抵消的特质,这种武器在接触到敌机装甲时才会发射光束,但没能来得及发挥本身的性能,那只光束镐便已掉落海底。才刚摧毁声波发射器,敌机迅速举起的另一支手臂,已经用高热短刀穿透「水中型吉姆」的驾驶舱。

穿透过三层装甲,以陶瓷系的高分子化合物构成的刀刃伸入驾驶舱。费多的肉体先是被刀刃一刀两断,跟着荷电的刀锋便发出高热。连驾驶员一同被烤焦的驾驶舱产生小规模爆炸,装甲的裂缝冒出几丝气泡与传导液。僵硬的机体前倾倒下,抢在多余的声音发出前,背后伸出的手腕撑住化作亡骸的「水中型吉姆」。让滴血般的流出传导液的机体横躺于海底,头部单眼一闪,那架机体「杰•祖鲁」向僚机比出信号。

举着的手腕握起高热短刀,装备于前臂侧面的三道利爪正好与那成对,让机体显现出与螃蟹螯爪相仿的轮廓。接到信号而开始动作的黑色机影也具备相同结构,尽管轮廓酷似吉翁往年制造的水陆两用机,但那不过是「杰•祖鲁」所具备的一面罢了。

「杰•祖鲁」的基础形状与新吉翁的主力机体「吉拉•祖鲁」并无太大差异。然而,在上面装备格斗用爪刃,并配备全套背心状的潜水装备之后,便让「杰•祖鲁」有了与「吉拉•祖鲁」截然不同的样貌。套在脖子周围的压载舱让头部与躯体的边界变得模糊,两脚的蛙蹼则带来末端粗大的印象。具备人型又非人型,足可称为体现出海中妖魔的异色机体——这是架继承了浓厚吉翁基因的水陆两用MS。才从沉船死角中浮出,把岩礁当成掩蔽物的「杰•祖鲁」迅速欺近另一家「水中型吉姆」,并且在碰头的瞬间,便用弯曲成钩状的利爪直取敌机腹部。

鱼叉2的驾驶员并没来得及了解事态。转瞬间用钩爪贯穿驾驶舱,「杰•祖鲁」将驾驶舱连同驾驶员的肉块一同挖出,无视于准备采取下一项行动的僚机,他朝旁边打出声纳。混在从海上打出的大批声纳之中,波长与联邦机体有着微妙不同的声波传了数公里,由依附在SOSUS声纳收报器旁边的第三架「杰•祖鲁」所接受。

回以代表了解的声纳之后,第三架「杰•祖鲁」用高热短刀切断声纳收报器蜿蜒于海底的管线,然后以装备蛙蹼的双脚蹬离海底。其机体开始朝港口移动后没多久,耸立于身后的岩礁便发出震动,并且一边卷起大量的粉尘,一边缓缓浮上。巨大的黑块体积犹如一片浮起的地壳,透过蕴含于中心部单眼的光芒,人工物显露出真面目,并追着先行的「杰•祖鲁」朝达卡港接近。

航行于管线遭切断而失去作用的声纳收报器上,如今已现出明确实体的海底幽灵——「尚布罗」开始推进。海上的声纳浮标并不会探测到MHD推进装置的声音,沿着声纳收报器移动的机体更不可能被声纳的网目所困。为了不对声呐收报器的收音机能造成负担,从海上发出的声纳全限定在SOSUS的设置范围之外。

当然,SOSUS的监控台马上会发觉管线遭切断的事实。但等海军了解事态并采取行动时,早就为时已晚。达卡港已经出现在「尚布罗」眼前。从主荧幕望着延续至「退避壕」的海沟,马哈地?贾维笑着。作为世上最庞大的权力机关——地球联邦政府的达卡,竟会如此轻易的让敌人入侵……

“时候就快到了。”

勿需多余的话语。将各自穿着驾驶装的三名儿女——阿巴斯、瓦里德、罗妮的背影纳入眼底,马哈地戴上刻有贾维企业社徽的头盔。展开叶片的十七根棕榈枝为圆圈所围绕,社徽是以过去建造于杜拜近海的人工岛——棕榈岛的俯瞰图蓝本设计出来,而在驾驶舱的监控台与座椅上,也印有同样的图案。由于「尚布罗」在建造时也受到吉翁后援者的资助,在名义上仍得将吉翁的徽章展露在表面,而这道小小的刻印,则暗暗显示了「杜拜末裔」的本心。

跟在前导三架「杰•祖鲁」后头,变成巡航形态的「尚布罗」朝达卡阵阵逼进。对于在水面下蠢动的妖魔未有察觉,在早晨的阳光照射下,达卡港反射在水波荡漾的海面上。

Pages: 1 2 3 4 5 6 7 8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