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7- 黑色独角兽(3)

Gundam UC Novel07 黑色独角兽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7)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载着成为俘虏的巴纳吉,战舰『拉·凯拉姆』停靠在特林顿基地。将长年累积的执念化为决死之志的吉翁残党军,此时来袭。在混乱中,胸怀布莱特舰长的话语再度搭上『独角兽』的巴纳吉,为了夺回在眼前再度被掳走的米妮瓦,终于飞向浩瀚的天空!在与黑色『独角兽』对决的高高空战场上,巴纳吉掌握到的是……?Gundam长篇小说最新作,激情翔天的第七集!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6 黑色独角兽
1
2
3

承接第二节内容

新雪梨湾的海岸线总长达四千公里,正规的港湾设施却只有一处。该处是为了让物资搬进特林顿基地而设的军港,除那一带之外,海岸线上全无堤防或岸壁一类的设施,延伸于海岸上的,只有被冲击波与风压挖穿的岩层而已。沿岸地带既已化作无人的荒野,会往来于新湾的顶多只有远洋渔业的船只,货船一类则习惯忽略新湾的海口,只会利用其余既有的海口。必然地,相当于海中雷达网的SOSUS系统,也不会遍及过于广大的新湾全体,而是铺设在军港的周围。

现地时间十四时八分,距特林顿基地约三十公里远的一处海岸上,有三架MS已经登陆。以蛇腹式手臂打穿宛如诡异摆设品的熔岩后,AMX-109“卡普尔”装备着五根利爪的手掌钻进岩层,其球形的躯体朝上仰起,胸部装甲则朝左右横移开启。

内藏的八具飞弹发射座一露出,淡灰色的喷烟随即掩没其巨大的身躯,齐射而出的飞弹群也斜斜向上攀升。另外一架“卡普尔”同样发射了飞弹,另一方面,RMS-192M“萨克水中型”也举起手上的多连装火箭发射器(MLRS)开火,共计十八道的喷射烟画出弧度,同时来势汹汹地杀向了特林顿基地。

与划破天际的声音一同飞来的飞弹群,在通过基地栅栏上空后,便纷纷着弹于南端的复合工业设施。圆柱状的低矮储存槽陆续被炸开,喷涌而上的火焰与黑烟背对着云层膨发开来。霎时间,地鸣声穿过基地全体,风压与冲击波也让邻接于工业设施的战争纪念碑坍塌倒地,然而这不过是特林顿基地面临的混乱开头罢了。头一波飞弹群才四处在基地点燃引爆的火焰,晚一拍抵达的两发火箭弹又让弹头在基地上空爆开,合计一万六千发的散弹顿时如暴雨一般地洒下。

尽管每发散弹个别的威力并不高,但是散布范围广达六个足球场的弹丸,仍充分发挥了让特林顿基地陷入恐慌状态的效用。司令栋的玻璃窗一片不剩地碎散、兵舍的天花板崩塌毁坏,路面炸裂后喷出的土块,则砸在来不及逃离的士兵头上。虽然基地里也备有空对空飞弹的发射设施,然而在雷达被米诺夫斯基粒子蒙蔽的状况下,也都成了大而无用的废物。除了以肉眼目测飞弹射来的方向,并派兵排除发射源之外,基地里别无对抗的手段。从奇袭开始经过两分钟,基地守备队的MS已接获紧急出击的命令。

“为什么敌人会跑来攻打这种偏僻的基地!?”

“还不都是那艘战舰把敌人带来的!”

看向“拉.凯拉姆”横躺在临时性港口的巨大身躯,“吉姆Ⅱ”的驾驶员满脸厌恶地放话,这一句其实也代替突然遇袭的全体将兵吐露出心声。跨过受到直击而坍塌的机库门口,有支RGM-79R“吉姆Ⅱ”的部队正要出击。如同型号所示,这只是对一年战争的机体进行小幅改造的产物,但它仍是特林顿基地守备队的主力机。混在人手一把光束步枪或超级火箭炮的“吉姆Ⅱ”之中,身为第三世代机初期型的MSA-003“尼莫”也离开机库,朝着飞弹射来的方向点燃其推进器。像是在递补整群巨人跳开之后的空缺,第二波MLRS跟着来袭、但是迎击它们的责任,则是在MSA-005K“钢加农DT”的身上。

更换成主力机“吉姆Ⅲ”的进度停滞不前,对于至今仍一直使用“吉姆Ⅱ”的特林顿基地来说,“钢加农DT”可说是弥补微薄火力的贵重棋子。虽然这是试作出少量成品后便中途告结的实验性机体,炮战规格的光学感应器却具备良好性能,作为补强基地防空的移动炮台也能发挥效能。在守备队出动之后,各自就位的三架“钢加农DT”锁定了炸裂前夕的火箭弹。辅助腕自其背包伸出,转变为炮击型态的机体安定下来后,两肩的光束加农炮便瞄准好飞来的火箭弹。四.七百万瓦特的MEGA粒子弹具备优秀的连射性,有一枚火箭弹已然变成橘色的火球,但迎击第二枚的光束却没能发射出去。因为从其他方向飞来的火线狙击到“钢加农DT”使得三机的射击态势大乱。

比沿岸的登陆部队更早抵达,潜伏在基地附近岩地的MS-09F“德姆热带型”以此为发难,开始由东侧侵入基地内部。从北边则有MS-09G“德瓦基”展开进击,各自在腿部装备有气垫的机体,都雪崩一般地滑行攻入基地之中。扛在肩上的火箭炮一开火,“德姆热带型”便在“钢加农DT”脚边点起一道爆发的升烟,然后一边拔出背部的光剑,一边持续突击。当“钢加农DT”想重整体势时,为时已晚,拔出的光剑将集中有光学感应器的头部砍飞,跟着便从背后将驾驶舱贯穿了。

无力地垂下失去动力的双臂,“钢加农DT”伏倒在地,而在其面对的方向,MLRS的弹丸正朝“拉.凯拉姆”撒下。在细微爆发接连出现的时候,设置于上部甲板的三门主炮转过炮身,并朝接着飞来的火箭弹打开炮门。由于主炮的威力远超出MS的携行武器,发射时恐怕也会波及射线上的基地设施,但是在这种状况下,也没有其他有效的防空手段能够代替。一边射出在白天也能清楚辨识的粗大光轴,“拉.凯拉姆”已开始准备离陆。设置于船体各处的近距离防御武器跟着冒出火光,打算将迅速移动于建筑物死角的“德瓦基”击坠,但是像这样过于留意侵入基地内的敌机,反为“拉﹒凯拉姆”带来了致命伤。

自低空掠过的运输机放出新的敌机,AMX-101K“卡尔斯K”一边撞碎岩块,一边降落至地面,随后便从基地的西侧展开突击。右手携带的巨炮与左肩装备的光束加农同时开火,以亚光速飞来的MEGA粒子弹硬生生地直击向“拉.凯拉姆”暂设船坞的桥式起重机遭到熔解,自舰尾右舷穿进舰身的光束,与晚一拍飞来的火箭弹一起将装甲炸碎,使得“拉.凯拉姆”的机关部受到莫大的损害。推进器喷嘴冒出爆炸的浓烟,舰内被激烈震荡所贯穿,未经固定的所有物品也因而摔落地板。自MS甲板天花板垂下的起重臂大幅摆荡,就连出击前夕的“杰斯塔”也跟着晃动起巨大的身躯。

“是直击吗!?”

“要他们停止炮击!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出击!”

尽管已来到弹射甲板,却让交错于眼前的CIWS机枪弹阻扰出击的索顿队长叫道。隔着站在眼前不得动弹的队长机背影,奈吉尔利用全景式荧幕锁定了在基地内肆虐的敌机身影。他看见巧妙地钻过十门机枪的火线,而且一有机会便用火箭弹回敬我方的两架德姆型机体——

“敌人用那么旧的机体啊……”

奈吉尔并不认为敌人是藐视我方。切身体会到敌人驾驶那种机体也要攻来的执着,他咽下苦涩的唾液。

这样的恐惧,同样也侵袭了推进至沿岸地带的守备队众人。反覆进行跳跃,在来到林立的奇石怪岩因高热而溶解的一带后,他们才知道敌人的别动部队已经攻向基地。

“穗积的‘DT’被干掉了!原来这里的敌机只是诱饵!”

“让‘拉﹒凯拉姆’的人去收拾就好。毕竟他们那里有的是高性能的MS。”

队长的这一句,成了让守备队继续推进的免死金牌。一座一座的奇石群都有MS的身高那么高,视野相当恶劣。将部队分成两路,并采用交互进行移动与掩护的接替掩护队形,队长驾驶着涂装成胭脂色的“尼莫”前进了约一公里。和编排为A小队的五架机体一同止步,跟着重整为掩护队形之后,队长向后续的B小队送出前进的信号。移动于奇石群中的B小队也走过同样的路径,就在换成A小队前进时,从死角飞来的钢丝状物体缠住腿部,使得担任队长机的“尼莫”失足扑倒在地。

拉起从左腕袖口发射的磁性勾爪后,从岩石死角现身的“萨克水中型”举起手中的飞弹发射器开火二受到直击的“尼莫”冒出爆发的火焰,身旁的“吉姆Ⅱ”急忙将光束步枪掉头。尽管射出的MEGA粒子弹打穿了岩石,“萨克水中型”仍一边收回磁性勾爪,一边迅速移动,由另一个方向发射的光束则准确命中在那架“吉姆Ⅱ”身上。全身为光弹笼罩的“吉姆Ⅱ”才撞在岩块上,左手持光束机枪的“杰.祖鲁”便从烟尘中窜出,一举扑向拿着超级火箭炮担任炮兵的“吉姆Ⅱ”放低姿势闪过射出的火箭弹,冲进敌机怀里的“杰.祖鲁”伸爪一劈,活生生地告别胴体的“吉姆Ⅱ”首级便飞到了空中。

所有事都发生在一瞬间,B小队根本来不及张开掩护的火线。又有爆发的光芒从另一架“尼莫”身上涌现,B小队的队长立刻命令队伍散开。既然自军已经中了埋伏,维持密集队形反而会成为全灭的最快途径。队长的判断并无错误,但是换句话说,这样的行动,同样也在敌人的预料之内。

具备蛇腹构造的多重关节臂猛力甩来,霄部前端的尖爪刺入“尼莫”胸口。将可动式框体连装甲一同挖去,“卡普尔”在撂倒第一架敌机后,跟着又让装备于眼部的光束枪发出闪光。风镜形状的主摄影机被射穿,用眼角余光扫过一边撞碎熔岩,一边倒地的“吉姆Ⅱ”,另一架“卡普尔”发射出腹部的MEGA粒子炮。由于装填在双层装甲中的海水能够利用在冷却系统上,水陆两用机可以驱动出力高于一般机体的发电机。放射出的MEGA粒子弹让奇石蒸发,更造成新的爆炸,连个别分开应战的守备队火线包含在内,沿岸地带的一角正此起彼落地冒出错纵的光轴。

位于“萨克Ⅰ”驾驶舱中的卡克斯眼底,并未看见这阵闪光,此时的他,正待在从东南方朝特林顿基地接近的“葛兰雪”船上。从开放的上层甲板舱门中挺出上半身,“萨克Ⅰ”举起狙击步枪瞄准,机体的光学感应器,已经捕捉到目前仍只有指甲前端般大的“拉﹒凯拉姆”——船尾冒出黑烟,在基地西侧坐以待毙的白皑船体,就是卡克斯拉到面前的精密瞄准器唯一映照出的物体。

“好孩子,乖乖地不要动喔……”

低语的瞬间,瞄准器中的船体冒出闪光,MEGA粒子的粗大光轴也同时从“葛兰雪”身边掠过。对方似乎也已发现狙击者的存在。尽管挨中一记就会万劫不复,但在米诺夫斯基粒子的影响下,敌人根本不可能锁定我方。相对地,卡克斯手上却有卡诺姆精机公司制造的杰出光学装置。虽然被飞散粒子笼罩的船体正不断震动,卡克斯面临的是光靠修正装置也无法处理完的摇晃,但他仍持续在十字线上捕捉到“拉﹒凯拉姆”的身影。从距离、角度、大气状况来对光束的出力微调,在十字线的交叉点掠过目标的那一刹那,扣在扳机上的指头轻轻使了力。

承受由背后扛着的副发电机提供的出力,光束白狙击步枪的枪口中迸射而出。对于瞄准器中闪出的爆发光芒不做端详,卡克斯在调整过公厘单位的角度后又是一射。“拉.凯拉姆”的前方甲板绽放出第二道爆发光芒,看见两门主炮先后冒出火焰,卡克斯感觉到遗忘已久的快感穿透全身。还没死。我和这架机体都还活着。在心中如此叫道,卡克斯顺势将面前的瞄准器推到一旁,然后朝头盔内藏的无线电开口:“坎德尔,我们上!”

船体上方的舱门开启,卡克斯的“萨克Ⅰ”随即朝地表纵身而下,跟着则有坎德尔的“萨克加农”跳下。无视于直接行经头顶的“葛兰雪”,两机降落在耸立于荒野的殖民卫星残骸,然后一边踩着埋在沙中的钢筋,一边滑入残骸内侧。

被联邦机体当成训练场使用的这座残骸的资料,卡克斯在事前就已获得。高六百公尺余、长与宽则约两百公尺弱。连距离基地三十公里的地理条件一同算进去,以往应为卫星入口区块一部分的这座残骸,将能成为绝佳的狙击位置。检查过机体状兄,迅速让“萨克Ⅰ”进入狙击态势的卡克斯告知坎德尔机:“找上门来的敌人就交给你啰。”

“我这架是背着笨重背包的慢乌龟,要是让近年来的灵巧家伙跑到身边的话,可就没救了。”

‘了解。我不会让任何一架机体靠近。’

滑到比卡克斯机更低的位置,跟着就位于选定的监视位置之后,“萨克加农”用两手拿起用缆索固定于背包的巨枪。‘请队长专心于自己的工作就好。’听到对方接着说的话,回道“在看见小孩的脸之前可别死了”的卡克斯以此作结,然后便将狙击以外的事情赶出了脑袋。他先展开装备于右膝的辅助装置,在固定完“萨克Ⅰ”蹲下时的狙击态势后,才把狙击步枪的枪口插入构造材的缝隙之中。隔着精密瞄准器的十字线,卡克斯能看见黑烟袅袅的特林顿基地的模样。

收拾掉前方甲板的主炮之后,设置于“拉.凯拉姆”上部甲板的主炮就只剩后方甲板上的一门而已。只要战舰没有离陆,舰底的主炮即使不管也无妨上让主炮无力化之后,战舰与基地就都没有狙击我方的火力了。为了掩护直线航向基地上空的“葛兰雪”,首先得将剩下的一门主炮破坏掉。缓缓移动起十字线,卡克斯开始他的第一项工作。“萨克Ⅰ”的副发电机隆隆作响,长度匹敌身高的狙击步枪则发出光束的光芒。

行经“葛兰雪”眼底的那道光轴直直被“拉﹒凯拉姆”吸入,后方甲板随即涌现直击的火光。辛尼曼在流动的云层另一端,看见了爆发的光芒。有架“吉拉.祖鲁”连悬架一起从“葛兰雪”的船尾被拖出,从悬空的机体驾驶舱看去,卡克斯藏身的殖民卫星残骸,就像一座耸立于沙漠中的高塔。

“那位司令的技术很高明。”

坐在线性座椅上的库瓦尼笑着说道。旁人根本用不着特地附和。巧妙地操纵着二十年前的机体,卡克斯仍能确实地将敌方的炮火摧毁。挪动起固定在狭窄辅助席上的身体,辛尼曼望向逐渐自后方远去的殖民卫星残骸,在内心嘀咕过“可别太强出头哪”之后,他将脸转回前方。手摸着穿不惯的立领上衣,辛尼曼看向逐渐在眼前变大的“拉﹒凯拉姆”。当他凝视着即使失去主炮,至今仍让多数的CWIS所守护的舰体时,库瓦尼说道“很合适喔”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看见库瓦尼隔着头盔抛来的取笑目光,使得辛尼曼心中膨胀到一半的恐惧随之溶解消失。即使没人讲,辛尼曼也明白。穿上联邦军官制服的蓄胡脸孔,这种奇妙的组合,就连他自己看到都会想笑。同时想起搭乘在艾邦机上头的贝松的模样之后,辛尼曼回了一句:“可别被打下来哪,死时是这副模样,我就算死了也不甘心。”库瓦尼则是干劲十足地答道:“了解!”

“要走啰。请小心别咬到舌头。”

声音接着传来的同时,悬架的拘束具受到解除,两架“吉拉﹒祖鲁”被卸下。也没空间目送直接行经的“葛兰雪”,库瓦尼让变成自由落体的机体协调姿势,并以光束机枪朝地面开火。一粒粒的光弹被“拉﹒凯拉姆”吸入,数量倍于自机攻击的对空炮火也朝上扫来。确认过一起降落的艾邦机平安无事,辛尼曼在丹田使力,细听起掠过机体的机枪弹声音。

联邦的援军马上会从空中过来。要是受到“拉.凯拉姆”的新锐机部队挟击,残党军的古董混编部队绝对撑不了一时三刻。得加紧脚步才行——在畏缩的胸中如此低喃,辛尼曼将恐惧逼退,并且只让眼睛瞪向逼近眼前的“拉.凯拉姆”。正以无数对空机枪开火的舰体,简直就像一只以火线构成的刺猬。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官方微信

Wonder Festival上海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