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5- 拉普拉斯的亡灵(3)

Gundam UC Novel05 拉普拉斯的亡灵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5)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独角兽」最新指出前往「拉普拉斯之盒」的坐标,竟然是宇宙世纪元年被爆破的首相官邸「拉普拉斯」的史迹。为了进行搜查,巴纳吉和ECOAS队长塔克萨同行,再度搭上「独角兽」。在他们身后,弗尔·伏朗托与麾下的「带袖的」黑影也正悄悄逼近。在这因缘纠葛的宇宙世纪开辟之地,等待着巴纳吉来临的亡灵究竟是什么身份?而降落地球的利迪与米妮瓦,将面临的命运又会是……?宇宙世纪高达长篇小说最新作,宇宙篇暂告一段落的第五集登场!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Sect.5 拉普拉斯的亡灵
1
2
3

※ 三 ※

「宇宙世纪,universal century。从字面上翻译的话,会是『普遍的世纪』。如果要表现宇宙时代的世纪这个意思,应该写成universe century,不过我们可以选择看起来像误用的『普遍的(universal)』作为新世纪的名称。」

平稳,但又坚决的声音,就这么渗入了玛莉坦因麻醉而显得迟钝的听觉中。微微睁开眼,她在移动的视野中看到了舰内通路的天花板。

隔着一定间距设置的荧光板陆陆续续滑经眼前,流动缓慢的空气打在码莉坦的脸上。她动动留有些许酸麻的手,确定自己正被固定在无重力专用的担架上,又试着将完成聚焦的瞳孔往左右瞟。穿着白色重装太空衣的男人们围在担架旁边,正从通路要移动到某处。此情此景,让这群人看起来像是运送患者的救护队成员,然而并没有人把心思放在患者身上。那几张显得有些诡怪的脸都朝着前方,只是沉默地任凭升降柄输送而已。再加上从腰部枪套露出来的手枪握柄,这群男子明显不是跟医务工作有关的人。

玛莉坦本来以为是他们在交谈,不过并不是这样。她所听到的「声音」,是从头盔内藏的喇叭传出的无线电通讯声。是谁在说话?咽下带有麻醉苦味的唾液,玛莉坦竖起耳朵细听这阵像是某种演讲的「声音」,然而,另一阵说道「你说发讯来源是『独角兽』?」的人声,又使她的眼皮为只一颤。

「我是这样说的没错。在他们接触『拉普拉斯』的残骸之后,机体就擅自开始发讯了。」

「是拉普拉斯程式解开封印了吗?NT-D的状况如何?」

「我这里是没有观察到NT-D启动的征兆……」

玛莉坦将目光移到声音传来的方向。隔着穿有太空衣的背,她瞥见一张脸颊肥厚的男性脸庞正绷紧着。他们并不是这艘「拟•阿卡马」的乘员。记得没错的话,那名男子应该是亚纳海姆电子公司的人才对,玛莉坦隐约记得他叫亚伯特。朦胧想起这些事的脑袋隐隐作痛,玛莉坦暂时先闭上眼睛。她的体力尚未恢复,麻醉的效果也还没有完全褪去,不过,单价的固定带似乎并没有系得那么紧。缓缓握紧手掌,玛莉坦唤醒了自己留有睡意的身体,接着再度睁开眼睛,观察起周围的状况。

在可见的范围里,有着亚伯特以及像是他手下的三名男子。他们应该正要前往接舷中的太空梭吧。根据玛莉坦在沉睡前所听到的内容来判断,她似乎会跟这群人一起被送往地球。要是被收容到军事设施,逃脱就会变得难上加难。玛莉坦不认为自己能够活着回到新吉翁的阵营,但如果在审问时被人注射药物,透露出不该说的情报,就会让MASTER等人陷入困境,这种事无论如何都要避免。微微扭动穿着作业用太空衣的身体,玛莉忐检查起自己因伤而四处疼痛着的身体状况,得到并非完全动不了的结论,她开始窥伺男子们的举止。

囫囵吞枣地听信了军医表示「她有半天都不会醒来」的说词,男子们仍旧没有去留意玛莉坦的状况。面对这样的人数,自己能制服对方吗?就在玛莉坦屏息自问时,一名部下开口问道:「该怎么办呢?是要延后出发,先去确认调查的结果吗?」亚伯特握着升降柄的背影颤抖了一下。

「保持和舰桥进行通讯。你去转告『克林姆』的船长,视情况的发展,我们也有可能变更出发的时间。」

回答「是」之后,蹬了地板的部下赶过亚伯特的身边。也没去目送对方的身影,亚伯特咕哝着「这是在开什么玩笑……」的声音在通路里传了开来。看着亚伯特像是在害怕的背影,玛莉坦重新倾听起从舰内广播传出的那阵「声音」,她忽然想起巴纳吉的名字,然后将视线定在天花板上。

据说这阵「声音」是从「独角兽」发讯出来的。难道他又被叫去当驾驶员了吗?玛莉坦舒缓了身体的紧张,并且让意识徜徉在「声音」的那端。玛莉坦闭上眼,想设法去追寻「独角兽」的脉动,却感觉到有股冰冷的感触忽然传进了自己的胸口。

玛莉坦不禁张开眼,指尖也在这时随之僵硬。从地板下窜上的某种气息穿透太空衣与担架,她明确地感受到背部的皮肤因此竖起了鸡皮疙瘩。这阵气息并非出自于「独角兽」,更不是那阵「声音」酝酿出来的。有别的东西正在逼近这里。某人绽放杀气的目光正注视着「拟•阿卡马」。

玛莉坦知道这不是身为俘虏的自己该有的措辞。但是,她找不到其他话语来形容这阵锐利的「气息」。玛莉坦绷紧横躺在担架上的身躯,一边凝聚徜徉于虚空中的意识,然后,选定了成形于胸中的话语。

敌人要来了——

「而为了人类要在宇宙居住,全人类团结一致推动移民计划这点也是一样。我们不能……让这个奇迹……特别的事例。」

开始混入演讲声音中的杂讯,比任何事都更能证明敌人的到来。奥特压抑住毛骨悚然的内心,大声向乘员确认:「你说侦测到了米诺夫斯基粒子!?」

「浓度正急速上升中。并非是干扰波。」

位于左舷监控台的侦察长先一步做出补充,把目光投向了奥特。舰内侦测到的米诺夫斯基粒子,并不是某处的商船为了防范海盗,而在散布的扩散过程中弥漫过来的。明显是有人刻意让米诺夫斯基粒子充满在这块宙域,打算遮蔽「拟•阿卡马」的眼睛。竟然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遭遇敌袭。和蕾亚姆交会了眼神之后,奥特随即质询侦察长:「散布来源的方位在哪?」

「无法确认。扩散模式并未保持恒定。米诺夫斯基雷达似乎已受干扰。」

「对物反应呢?」

「在侦测范围内并无感应。亦无热源反应。」

敌人从真册范围外挑起电子战,就连米诺夫斯基雷达都在对方的图谋下失效了。眼前的状况已经没有可以怀疑的余地。顺从着这个星期内所锻炼出来的反射神经,奥特喊道:「准备对空战斗!」声音响彻了舰桥。

「所有人员穿上太空衣。开启各炮座。敌人有可能就混在周围的民用船之中。严密进行对空监视。在敌方展开攻势的前一刻,应该可以从雷达情报追查到个船舶的位置才对。」

虽说如此,地球轨道上却有着数量过百的太空梭在来来往往。既不可能简简单单地就找出敌方的位置,也很难期待满身疮痍的「拟•阿卡马」能打好一场防卫战。一边听着开始来回交错的复诵声以及警报声,奥特自言自语:「到底是怎样的敌人……」而从值勤兵手上接过太空衣的蕾亚姆,则是冷静地回答他说:「我不认为这里会有敌人。」

「再怎么说,这里都在地球的绝对防御圈内。即使对方伪装成商船,应该也不会有舰队规模的战力能侵入。」

「这就是问题了。既然敢以少数的战力挑起战争,敌方肯定也拟出了相当的策略。」

停下太空衣穿到一半的动作,蕾亚姆露出发愣的表情望向奥特。而奥特对自己仿佛身经百战的指挥官口吻,也有点困惑,回避了与蕾亚姆对上眼,问道:「友军的位置在哪?」蕾亚姆在拉上太空衣拉链后回道:「巡逻舰队是正在值勤,但是所有部队都退在景致轨道附近。即使立刻向他们请求支援,能不能在三十分钟内抵达还很难说。」

「三十分钟……如果这是敌袭,等他们赶到,事情已经结束了。」

无论结果如何,走一步算一步了。在内心补上这么一句后,奥特自己也接过了太空衣,并且将目光转向通讯席的美寻说道:「把调查队叫回来。」

「归舰后,要罗密欧010和012为母舰直接掩护。ECOAS的『洛特』应该也能代替炮台来用。叫他们这样做。」

「是……那『独角兽』呢?」

戴上头盔之后,美寻坐回位子上,把顺从的眼光投向奥特。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不用想,「独角兽」绝对是目前最强的一支舰载战力。尝到几许话语鲠在喉头的心情,奥特一口气拉起太空衣拉练,一面则避开对方的目光回答道:「叫他在舰内待命。」

「那架MS还在播放莫名其妙的演讲。在成为敌人的活靶之前,赶快让它退避到舰内。」

这场战斗不能再让小孩来帮忙了。看到回复「了解」的美寻把脸转回监控台之后,奥特在悔意涌上之前,先将目光挪到正面的萤幕上。「拉普拉斯」的残骸正载着「独角兽」飞过地球的南半球上空,每分每秒都在和位于赤道轨道上的「拟•阿卡马」拉开距离。演讲声此时也被电波的杂讯所掩盖,似乎正在跟昔日的首相官邸一同远离。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御坂9982号说道:

    小说里的柯朗开的是亲卫队式样的重装型基拉祖鲁吗?只用光束炮射击……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