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10- 彩虹的彼端(下)(1)

Gundam UC Novel10 彩虹的彼端(下)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10)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接受「独角兽高达」导引的漫长旅途终于走到尽头,巴纳吉和米妮瓦总算到达「拉普拉斯之盒」所在地。他们意图将真相传达给大众,然而假面之王弗尔‧伏朗托再度阻挡在他们面前。如今,围绕着「盒子」的一切恩怨纠葛,即将面临清算的时刻……究竟他们有办法摆脱宇宙世纪施加的紧箍咒,展现希望的光芒吗?而等待在可能性的地平线彼端,冲击性的结局又是--!崭新的宇宙世纪神话,在此堂堂完结!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Final Sect.彩虹的彼端
3

※ 三※

静悄悄地不断滑移着的金属墙壁,覆盖了天空。相对距离低于两公里后,宇宙殖民地看起来已经不像建筑物了。带有些许蔚蓝的银色筒身上闪动着无数的警示灯,永远保持自转运动的小行星──内藏了数百万人生活的“世界”,将它那与地球及月球同等级的存在感,压在注视它的人们身上。

与平常的开放型殖民卫星不同,整座殖民卫星被金属外墙覆盖住的“工业七号”,让这样的压迫感更加强烈。这座密闭型殖民卫星,全长的四分之一被俗称“辘轳”的殖民卫星建造组件所包覆,它那建造中的圆柱体浮在虚空之中,寂静无声,仿佛这个小时的狂乱完全不存在。朝向地球那一边的无重力工业区域也是一片安静,不只是运输船,连一艘出入的太空梭都看不到。也看不到在外墙移动的线性电车光芒,只有环绕着殖民卫星的太阳发电板,将些许的反射光照在圆筒的表面上。

“连地下铁都停住了吗……”

对住在圆筒内壁的人们来说,在地下——也就是外壁上运行的线性电车,同时也是殖民卫星中的居民与外界连系时最容易的管道。而电车不自然地停止运转,与目前正在发生的状况不可能没有关系。奥特受到些许震撼,仰望着“工业七号”的外壁。“工业七号”虽然位在暗礁宙域之中,不过殖民卫星周围毕竟有经过清理,在舰桥环顾可见的范围并没有宇宙残骸之类的东西。满目疮痍的“拟.阿卡马”静悄悄地,独自游在没有船只来往的虚空之中,船体到处闪着紧急修理时发出的焊接光。

“港湾管理局仍然保持沉默。我想通讯系统被某种方法遮断的可能性,比他们被封口的可能性要来得大。里面的居民被完全关起来了吧。”

蕾亚姆单手拿着营养果冻的软管,一样仰望着殖民卫星的外壁说着。靠着紧急处理班的贡献让舰内保持气密度,并且下令对全舰配发战斗口粮后已经过了十分钟。护航的MS队也归舰了,总算是熬过一场危机的安心感让舰内的气氛变得松弛,不过“工业七号”与外界断绝接触的异常状况却又引起另一波不安。美寻面对通讯操控台,娇小的身驱微颤:“会是亚纳海姆……毕斯特财团做的吗?”细声说着的她,脸上带着与战斗时截然不同的不安。

“这也有可能……不过好像有某些更强烈的力量在作用着。也许是那座‘墨瓦腊泥加’在支配殖民卫星的系统。”

蕾亚姆回应道,视线看向“辘轳”后方,殖民卫星朝向月球方向的那一边。如果把与殖民卫星一样,靠着自转产生离心重力的回转居住区当作壳的话,那么“墨瓦腊泥加”的形状看起来就有如伸出触角的蜗牛。奥特喝光没什么味道的营养果冻,凝视着耸立在殖民卫星建造者的甲壳上下,那有如山脉般的岩层。从吸附在回转居住区的岩盘以及周边宙域采取来的宇宙残骸中萃取建材,并从“辘轳”中生出殖民卫星的巨大建筑物。这座拥有创造“世界”力量的建筑,现在正与“工业七号”一同陷入沉默,位于甲壳圆心部的docking bay处于封锁状态,对它呼叫也得不到任何回应。各部位的警示灯虽然周期性地闪烁着,不过位于蜗牛头部的司令区,只有窗子上闪着昏暗的光芒,仍然无法抹去整体那股空无人烟的感觉。

上一次是靠亚伯特的关说才能进到里面,不过这次行不通了。要是那里面有“拉普拉斯之盒”的话,可能会布下某些防御机构对抗入侵者。奥特的视线移向逐渐接近docking bay的94式喷射座身上。康洛伊等ECOAS的先遣部队搭乘这架喷射座,平安地与“独角兽”会合,那与“墨瓦腊泥加”比起来只有一丁点的机影,正浮在荧幕的一隅。“独角兽”纯白的机体跪在台座上,眺望着docking bay巨大的闸门,由旁人看来就有如正面对着城门的中古世纪重铠骑士。跨越了许多的试练,终于带回了开启“盒子”之钥的城主——

“王者的归还啊……”

不自觉地脱口而出的声音,让蕾亚姆讶异地转过头来看向自己

奥特对美寻开口问道:“‘墨瓦腊泥加’有动静吗?”

“还没有动静。ECOAS试着侵入,不过气闸门似乎全部封锁了。他们说大概只能用喷枪烧开。”

“这也没办法。都到了这个地步总不能吃开门羹啊。追兵的状况如何?”

“米诺夫斯基粒子的浓度下降中。光学感应器观测范围内并没有新吉翁的舰艇接近。”

侦测长回答。“友军呢?”虽然知道听起来讽刺,不过奥特仍然开口问道。

“月面的驻守舰队似乎有动作了。另外虽然在侦测圈外,不过推测地球方面也有追踪部队接近中,就是派出那架‘独角兽’二号机的部队。”

侦测长别有意涵的声音,让奥特原本与蕾亚姆交错的目光看向了美寻。“在那之后,利迪少尉有回应吗?”奥特问道,美寻用更为低沉的声音回答“还没有”。

“通讯应该传达得到,继续呼叫他……美寻少尉,用你的话语呼唤他。”

看着美寻的眼睛补上这句话后,美寻小声地回答“是的……”并再度面向通讯操控台。她不只接收到“报丧女妖”无线电,也听到了他的“声音”。奥特反刍着仍然在脑海中回响的许多“声音”,再次体会到不知是否算确信的感觉,他蹬离舰长席往窗户方向流去。

那有如风压般交错的“声音”已经不复存在。在一场狂乱之后陷入死寂,安静得可怕的宇宙包围着“拟.阿卡马”。那片黑暗无边的真空,吞噬了玛莉姐中尉,以及其他许多条性命。迷失归途,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利迪少尉也在这片黑暗之中——

“这样好吗?他可是袭击过我们的敌人。”

站在一旁的蕾亚姆,用只有奥特听得见的音量问道,奥特移动目光看向她。

“副长你也听到了吧?那股‘声音’。”

“……听起来仿佛在哭泣。”蕾亚姆一瞬间似乎心虚地避开视线,不过马上就恢复成强硬的态度回看着奥特。“可是,这件事跟——”

“我知道,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那是现实。如果那是精神感应框体的共鸣现象所引发的,那么以我们的立场来说,必须去怀疑那是对方预测到会有此现象而做出的扰乱手段。”

“没错。”

“但同样的,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不是现实。”

背后传来蕾亚姆咽下反驳的气息,奥特把视线转回窗外。重新看着那片在闭上的眼睑内唤起乱舞的神秘光芒后,回到黑暗的虚空,“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他静静说下去。

“我不会要大家一股脑地什么都信。不过,我们也不要用我们古板的头脑去判断一切吧。否则的话,我们叫可能会在这节骨眼漏看许多重要的事物。”

微微听到的鼻息声就是她的答案。奥特看着蕾亚姆那不需多说,,心中己经明了的侧脸,自己也吐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墨瓦腊泥加”。

“我们只能去接受已经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们眼前可是足以颠覆世界的秘密──”

“‘墨瓦腊泥加’发生异况!”

突然响起的叫声,让感伤的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在舰桥全员僵住的同时,蕾亚姆的一声“怎么回事!?”响彻了空间。奥特连忙回到舰长席上,听到侦测长回应“是docking bay,宇宙闸打开了!”让他急忙看向上荧幕。

有如很久以前的相机快门一样,排成圆形的羽毛型金属板慢慢地打开,让里头透出的光芒慢慢扩大。奥特看着从先遣队传送来的影像,同时以肉眼看着映在窗外的“墨瓦腊泥加”司令区,他压低声音问道:“有其他动静吗?”“没有变化……不对,引导号志正发出讯号。”侦测长回答道,美寻报告的声音跟着响起:“通讯没有反应。司令区保持沉默。”在这期间闸门仍然持续开启,一点一点闪现的引导号志光芒在传送来的影像中摇动着。

“ECOAS说要进去调查呢?”

“让他们去。本舰也拉近‘墨瓦腊泥加’间的距离,严加进行外围监视。”

奥特毫不犹豫地下令,并且凝神看着有点晕开的影像。港口虽然还留有一个月前战斗留下来的痕迹,不过与以前看到的样子没有两样。穿越宇宙闸后是中央港口,接下来是大型舰用的船坞,再穿越隔墙后是有如“墨瓦腊泥加”中枢的工厂区块。是里面有人在操作?还是“墨瓦腊泥加”本身认知到主人归来了?但是不管是哪一种,从闸口看进去,中央港口并没有船只停泊,也没有看见作业员的人影。在连一通带路的无线电都没有的情况下,喷射座载着“独角兽”静静地穿过圆形的闸门。荧幕上大大地映出港口内宽广的空间,在影像的明暗度经过自动调整之后,还看得到墙壁上四处留下的焦痕。

“……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下意识说出口的话,让蕾亚姆皱起眉头:“舰长?”奥特的目光没有从荧幕移开,继续说道:“如果港湾设施还能用的话,可以用在应急修理上。”

“‘拟.阿卡马’已经到极限了,没办法再跟之后的追兵作战。只要在入港后关上闸门,还可以将‘墨瓦腊泥加’当作防守洞用。”

“是这样吗……”

“留在这里也是一样危险,那么我想尽可能采取安命的行动。”

双方都知道舰体现况只能勉强维持气密性,完全无法期待战斗力能复原。本着不想再有人牺牲的想法,蕾亚姆瞳孔也闪过一丝同意之色,不过被从旁一句“等一下”给打断了。

“要是连我们都进去里面,将会使外围监视弱化。我们应该留在这里,等待‘独角兽’传来的情报。”

辛尼曼从舰桥的门口蹬进来,用粗犷的声音大喊。“上尉……”蕾亚姆回应的态度略带语塞,也许是因为想起了辛尼曼在“刹帝利”被击坠时的失态吧。然而辛尼曼似乎毫不在意,在众人瞩目之下漂到舰长席的旁边,用一派轻松的表情说道:“我刚才去查看修理状况。”奥特定定地回看着辛尼曼那对看起来似乎已经洗去哀恸与动摇的瞳孔。

“应急处理班还在努力着,已经恢复到可以跟吉翁的舰只再战一场的水准了。”

“可是,在真空中进行修理总有极限。我们必须要趁‘带袖的’舰队动弹不得的时候,尽可能恢复到万全的状况——”

“‘留露拉’仍然健在。”

辛尼曼毫无顾忌地说出口,并对几乎忘记这件事的奥特看了一眼,“而且,联邦的行动拖拖拉拉的,这点也让我很在意。”他继续说道,并让身体流向窗边。

“可能是在思考如何将我们一网打尽吧。为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能够进行处理,舰体最好在港外待机。”

“这道理我是懂……”

“是玛莉妲告诉我的。”

那隔着肩膀望过来的瞳孔,散发着清澈的光芒刺进自己的心中。对一时语塞的奥特看了一眼,“有什么东西正瞄准着我们。”辛尼曼再度开口。

“我们就等待‘独角兽’吧,这次轮到我们这些大人保护他了。”

一边说着,辛尼曼那没有舍去一切,反倒承受了一切的瞳孔看着虚空。要是现在坚持守势的话,至今所有的牺牲就等同白费了。现在才正要轮到我们发挥——是吗?奥特在心中低喃,并看着那道付出的牺牲比任何人都人的背影,接着将视线移向了逐渐吸入“墨瓦腊泥加”壳中的“独角兽”。

有如篝火光芒般摇晃的引导号志,指引着纯白的铠甲穿过了城门。“审判的时刻到了”这句话突然划过脑海,让奥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innegans说道:

    马上去TB预定……

  2. Vajra说道:

    现在就等第10话了~ :oops:

  3. Kelvan说道:

    甚麼時候才有第10话呢?

  4. IED说道:

    :!: 出現了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