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10- 彩虹的彼端(下)(2)

Gundam UC Novel10 彩虹的彼端(下)机动战士高达 独角兽(Gundam UC)(10)
作者:福井晴敏
插画:安彦良和、虎哉孝征

【简介】
接受「独角兽高达」导引的漫长旅途终于走到尽头,巴纳吉和米妮瓦总算到达「拉普拉斯之盒」所在地。他们意图将真相传达给大众,然而假面之王弗尔‧伏朗托再度阻挡在他们面前。如今,围绕着「盒子」的一切恩怨纠葛,即将面临清算的时刻……究竟他们有办法摆脱宇宙世纪施加的紧箍咒,展现希望的光芒吗?而等待在可能性的地平线彼端,冲击性的结局又是--!崭新的宇宙世纪神话,在此堂堂完结!


在线阅读|下载收藏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目 录
0096/Final Sect.彩虹的彼端
3

承接第一节内容

充满战栗与惊愕的身心,慢慢地在冰冷的黑暗之中载浮载沉。冲击感离去后,只留下不明显的余韵,亚伯特现在心中没有任何被唤起的感情。也没有明确的悔恨感,只有随波逐流的悲哀闷在内心之中。亚伯特突然想到,姑姑,玛莎.卡拜因她,仍然用殖民卫星雷射瞄准着这个宙域吗?但是连这件事都变得好像与自己无关,亚伯特用空虚的目光望着窗外的宇宙。‘这也没有办法。’利迪低喃的声音,从一动也不动的“报丧女妖”机体中流出,沙哑的句尾融在虚空之中。

‘没有科学资料可以证明新人类的存在。这反过来说也就是,可以任人捏造。而且最重要的,是联邦葬送了这样的条文,这件事本身对信奉吉翁主义的人来说,就是最大的武器。知道了“盒子”存在的宇宙居民,如果在吉翁带领下揭起反旗的话……当时地球的人口三十五亿,我们只能保持沉默,只能守护秘密。只为了让这个世界不会化为地狱。’

新人类思想为等同弃民的宇宙居民们带来了希望,但同时也成了病原体。带来了新人类与旧人类这新的阶级差,将好不容易整合在一起的人类再次一分为二的病原体。由于有“拉普拉斯之盒”这样的把柄,让联邦彻底地进行弹压工作。过度的压迫,也许只是源自于恐怖,但最后也逼到吉翁公国高呼独立。承认新人类,并让他们优先参与政府营运──这等于让那些被舍弃在宇宙的人们占领王宫,没有人可以容忍。

‘可是,结果地狱还是降临了。一年战争……失去半数的人口,联邦总算是击退了吉翁公国。这场战争的牺牲之巨大,以及在战争中实证了新人类的存在,让“盒子”的诅咒更加地沉重。没有人知道内容是什么,只有恐怖根植在人心之中。不要打开“盒子”、打开的话联邦政府就会走向末路……所以父亲他们,也只能继续保守这个秘密。不只是为了隐瞒家丑,也是为了保护住在这个世界的百亿人口面对再一次发生毁灭战争的恐怖戚,人们选拌了在扭曲的体制中慢慢地被饲养至死的道路。’

战后,在彻底猎捕吉翁残党之际,联邦政府也彻底采取了以地球为中心的政策。对宇宙居民的过度的压迫,让迪坦斯这种极右组织有抬头的余地,引起了让联邦军一分为二的内乱。结果,联邦军弱化,而新吉翁趁这机会两度引起新吉翁战争。虽然联邦军费尽千辛万苦之后获得胜利,总算保住唯一最高权力机关的面子,可是宇宙居民的不满已经遍及表里,让战后社会一直处于不安定的状况。

现在反政府运动虽然沉寂了,不过新吉翁化为“带袖的”保有一定势力,其背后也隐约可以看到吉翁共和国的一部分势力。虽然那是在经济控制下,已经被制度化的纷争,不过仍然有走错一步便会引爆的紧张气氛,总体战的恶梦也还没有完全抹去。在这种状况下,利迪的父亲他们与毕斯特财团一同守护“盒子”的秘密,并在共和国解体的同时企画了联邦军重编计划——移民问题评议会的行为,就守护联邦政府的观点来说是完全正确的。藉由驱逐新人类神话,以期断绝吉翁主义的UC计划……这些想找回该有的宇宙世纪(UC)的行为,亚伯特也认为不该遭到非议。

“盒子”的秘密就是这么沉重。一年战争的惨剧,多达总人口一半的死者灵魂上让它的存在越来越沉重。又有谁敢说,如来暗杀事件没发生,原始的宇宙世纪宪章就这么公布了,新人类就一定会受到祝福而被接受?一年战争以及之后的纷争都不会发生,我们会迈向以新人类为中心的理想社会?

根本不可能,那样也只会以别的形式发生全面战争罢了。只是构造不是联邦与吉翁,而是地球居民与宇宙居民──舍弃的人以及被舍弃的人之间,充满血腥的全面冲突。到时候联邦政府也将分裂,人类史上第一个统一政权不到百年就会崩溃了。

但是,在这同时──如果一年战争开始之前,在吉翁主义发扬之初开启“盒子”的话,吉翁公国便不会以那样的形式暴乱,这样的可能性也不能够否定。如果吉翁.戴昆知道有将统治权委让给新人类这条宪章存在的话,也许他也不会到处散布新人类说,而领导公国的萨比一家也会有不同的举动。但是说到底一切都只是假设,只不过是可能性。面对着那没有人能够肯定的“该有的未来”时,我们那些不是新人类,只不过是凡人的父祖辈们,选择了最妥当的选项而阻杀了“可能性”——又或是封印了。我们又怎么能去责备他们?一切都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而做的。如果我们站在同样的立场也会那么做,最少至今一直都是这样。

然后……我们也失去了一切。不只是未来,连一分一秒之后的展望与希望都得不到,化为拥抱着失去的可能性啜泣的肉块。不只我们,这整个地球圈的每一个人都迷失迈向明天的目标,没有让全体社会进步的计划,总是专注在调整只不过是百亿分之一的个人帐本上。‘可是,我们这样做,保护了什么秩序?’利迪的声音接着响起,亚伯特错将这句话听成自己的心声。

‘我做了无法挽回的事。我的确听到她,玛莉妲.库鲁斯的“声音”了。听到了只是擦身而过,没有交谈过,也不知道名字的她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是可以互相理解的,人类有这样的可能性。我口头上说要保护对方,但是却没有去相信我要保护的对象。结果让大家失望……失去了一切……’

逐渐带着热度与湿度的言语,让漂流在无尽虚空的身心产生动摇。没错,我们无法相信,无法将自己寄托在相信这个行为上,只会害怕着自己或世界产生变化。亚伯特的目光从低着头,仿佛在啜泣的“报丧女妖”身上移开,视线移到保持沉静的“墨瓦腊泥加”上。

“一切都是由人所创,由人所为的……是吗。”

包括赛亚姆、卡帝亚斯,还有马瑟纳斯一族,大家都抱着同样的不信任以及绝望,选择了他们认为最好的行动。因为不懂得去寄身于相信上,使得一切的结果都得由白己负担,结果困在现实的牢笼中动弹不得。在最后一步无视利益,就算与世界为敌都要开启“盒子”的父亲与赛亚姆,他们相信的是什么?只是为了对他们封闭了可能性,也封锁了未来而赎罪……亚伯特在内心希望不会只是这样。希望他们是相信着某些自己不知道的事物而想开启“盒子”。不然的话,也太过悲哀了。

不管是多杰出的人,仍然只是脆弱的人类。在现在懂得失去的痛苦、背负事物的沉重之后,亚伯特总算能用同样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苦恼。到了最后都没有说出真心话,被亚伯特亲手杀死的卡帝亚斯.毕斯特。在人生的最后遇到另外一位儿子,得以托付“独角兽”,这样的偶然可说是他的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奇迹吧。身为流有同样血脉之人,同样是男人,亚伯特现在反倒感谢这样的侥幸。因为对无以沟通的自己,父亲一定不肯说出真心话——

“一句话……只要你肯说那么一句话……”

只要这样,我就会用尽一切心力为你而工作了。对父亲最后的抱怨,弹回到无法向玛莉妲坦承心意的自己身上,而似乎将心底的芥蒂渐渐地融化了。看着漂有卡帝亚斯魂魄的“墨瓦腊泥加”,亚伯特只是不断地流着眼泪。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