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10- 彩虹的彼端(下)(1)

组成圆形的许多片羽毛,与打开时同样地慢慢关上。通往外界的洞口逐渐变窄,隐蔽了引导号志的光芒,也掩盖了在虚空之中待机的“拟.阿卡马”那白色的船身。

‘闸门要关上了,还仃保持迎讯吗?’

康洛伊的声音,从跟在后面的94式喷射座传来。‘中继器,运作确认。’巴纳吉也听到加瑞帝上尉的声音,同时将移回正面的目光左右转动。宽广的宇宙港吞下了“独角兽”与喷射座,填满了全景式荧幕的视野。看到把墙壁熏黑的光束着弹痕,再看向足足有五百公尺四方的空间同时,轮到前方的隔间闸门开始滑动,在闸门后方展开的空间打开入口,就像是在引诱巴纳吉一行人。该空间与港口的亮度比起来,相当地昏暗。穿过隔墙后应该有大型船舰用的船坞,不过照明似乎关上了一半。

‘是有人在控制吗?’

‘不,看起来是机械性的反应。是“墨瓦腊泥加”的系统辨识到“独角兽”了吧?看来只能继续前进了。’

耳边听着康洛伊与贾尔的对话,并穿过了“拟.阿卡马”足以轻松穿过的隔墙。对这个空间的第一印象,是烧焦的空洞。照明大半部分都已经打不开,无法照亮船坞全体,烧焦的栈桥,以及已经倒塌而漂在空中的起重臂,都深深地留着一个月前战斗的痕迹。隔墙的闸门上也开了个洞,不过倒是已经修补好了,可以看得出有顾虑到气密度的最低限度修补痕迹。

恐怕是自动修理机器人去进行的。惟独隔墙的洞上贴着全新的钢材,巴纳吉想起那是这架“独角兽”打穿的痕迹。还搞不清楚状况就坐上驾驶舱,只想着要排除掉玛莉妲所驾驶的“刹帝利”,在那一瞬间所打出的破洞──

在路途中的隔墙上也看到了同样显眼的修补痕迹,对面有工厂区块,以及“独角兽”所沉眠的专用机笼。那个人的遗体,是不是也还留在这片昏暗中的某处?鲜活的记忆突然充满心中,让巴纳吉握住操纵杆的手僵住。不过从旁伸出的另一只手掌叠在自己的手掌上,体温透过手套传来,宛如在吸收自己多余的力道。

奥黛莉从旁边的副驾驶席稍微探出身子,并轻轻地点头看向自己。看着她无言地诉说着“有我在”的瞳孔,巴纳吉也点头回应,并且压下即将涌起的感情,将视线看向前方。在后方的闸门关起来的同时,正面墙壁那巨大的墙面开始滑动。‘喷射座在此待命。’康洛伊发出命令后,与喷射座并行的两架“洛特”似乎稍微加速,一起跳出到“独角兽”的前方。

各自变为MS型态的ECOAS特务机,穿过隔墙进入下一个区块。右肩扛着对空机枪的是康洛伊等人所乘坐的920,备有格林机炮的是贾尔搭便车的729“洛特”。跟着全高十二公尺的两架小兵,“独角兽”穿过门口之后没过多久,长宽达两百公尺的闸门开始关上。闭合的四片墙面遮住了喷射座,气流呼啸的声音敲打在“独角兽”的机体上。被从四面八方吹来的气流推着,巴纳吉与围绕在左右的“洛特”一起下降到栈桥的一区。

是空气开始填充了。喷出的空气填满了广大的空间,将推进器的喷射音、可动式框体驱动声,还有之前听不到的许多声音传达到驾驶舱。巴纳吉的鼓膜已经习惯了真空,在受到空气振动而感到刺痛的同时,他让“独角兽”朝着前方的隔墙前进。两架“洛特”也将脚跟的勾子咬进地板的凹槽,藉以让茶褐色的机体前进。空气在三架机体抵达隔墙之前填充完毕,大得让MS看起来像小矮人的隔墙慢慢地左右打开了。

前面就是随时充满空气的工厂区块。整个空间显得更加昏暗,并由无数交叠的起重机,以及纵横交错的输送带组成了一座钢铁森林。其中大部分的物体都被狂暴地扯断,烧焦的碎片漂在无重力之中,精制中的原料块浮在昏暗之中。当然,没有一样设备运作着。与“工业七号”的通讯似乎完全被遮断了,别说是修理作业,这里甚至没有最近有人活动过的痕迹。在看不到底的昏暗之中,周遭所能见到的只有一堆又一堆的冰冷残骸,有如时间停止的静寂在“墨瓦腊泥加”的中枢堆积着。

在这片昏暗的尽头,将会看到“拉普拉斯之盒”。抑制着胸中那股不像是恐惧、也不像是兴奋的热度,巴纳吉看着这片几乎是废墟的无人工厂区。肩膀上写着编号729的“洛特”踏出一步,‘前方有下降到重力区域的升降梯。’贾尔的声音响起。

‘应该有MS也能搭上的搬货用升降梯,我们走吧。’

用没有五指的手推开扭曲的起重机,编号729的“洛特”逐渐深入废墟。在跟着它后面的“独角兽”身后,编号920的“洛特”也发出脚步声前进。‘全体不要放松警戒。’康洛伊紧张的声音在无线电中响起。三架MS只拉开不会被一次扫射而全灭的距离,在昏暗的工厂区块中前进。巴纳吉带着剩下两发弹药的光束麦格农,在注意不要偏离前导机路线的同时让机体前进。

‘移建到这里的豪宅地下,有毕斯特财团创始者的藏身之处……是冰室吗?我可以理解有这东西,可是我不懂。’

穿过工厂区块,抵达通往升降梯区的通路时,康洛伊那不确定是否为自言自语的声音在无线电中响起。‘你是指?’贾尔回应道。

‘就算这座“墨瓦腊泥加”的建造本身就在财团领袖的计划中,流到外部的构造图是假的好了,我不懂他为什么敢藏在房子地下这么简单易懂的地方,更不能理解为什么至今都没有穿帮。那叫玛莎的女人,应该把财团的相关设施毫不保留地全部查了一遍吧?’

‘你们在之前的作战时应该也调查过房子里,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没错……’

‘不只是因为灯台底下最黑暗这种盲点,其中还设了一些一让人不容易查觉的机关。房子的地下这个说法没有错,不过也不全然正确。’

对贾尔故作神秘的说法,康洛伊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三机抵达升降梯区,在MS尺寸的蛇腹型闸门前停下了脚步。

从位于回转居住区中心轴的现在地,用升降梯下降五百多公尺。位于“蜗牛”的外壳内壁上的重力区域中,有毕斯特家从地球移建而来的豪宅。巴纳吉跟在用手腕的前端伸出的机械臂按下按钮,并先一步搭上升降梯的729“洛特”后面上让“独角兽”也搭上升降梯。920“洛特”退了一步,‘我们在这里待命。’康洛伊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

‘巴纳吉,要多多进行联络。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冷静应对。不要忘了你的背后还有我们在撑着啊。’

谆谆教导自己的声音,正是康洛伊说话的方式。感觉到心中的紧张稍微放松了一些,巴纳吉回应“是的”。蛇腹型的闸门关上后,升降梯开始下降。站在闸门另一端的920“洛特”转眼间便往上方流去,升降梯口的墙面掩盖了视线之后,能够看到的就只剩下以一定间距流逝而去的检修灯光芒。

‘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这座“墨瓦腊泥加”,是由领袖直属机构进行施工管理的。正确的设计,就连与卡帝亚斯大人熟识的殖民卫星公社干部也不会知道吧。’

重力的包膜随着下降覆盖在身上,将全身的血气渐渐地往下压。巴纳吉让“独角兽”的头部转动,俯瞰着身高只到自机腰间的“洛特”。

‘如果不是卡帝亚斯大人将事情托付给我以防万一的话,我想就连我也不会知道冰室的所在地。因为就了解一切秘密这一点来说,宗主大人本身就有匹敌“盒子”的价值。’

也就是说,他一直过着必须防范刺客的人生吗?感觉到血气因为重力之外的原因下沉,巴纳吉在口中低喃着:“毕斯特财团的创始者……赛亚姆.毕斯特。”这总觉得与自己无缘的名字,与亚伯特指称“杀害亲生儿子的男人”的语音交叠,‘他也是您的曾祖父。’贾尔接着说道。不过每一样事实都令人难以接受,只有破碎的话语在巴纳古心中乱舞着。

‘我就不说他是怎么样的人了。请您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并加以判断。现在的我能说的,就是推测“拉普拉斯之盒”与赛亚姆大人同在。冰室与“盒子”……虽然我从未想像这两件物体会在同一个地点,不过既然拉普拉斯程式指向这个地点,那么我也想不到其他场所了。虽然从冰室简朴的构造来说,我不认为还有藏东西的余地。’

“在秘密之下又藏了秘密。靠着冷冻睡眠这样危险的技术,度过百年的时光……”

奥黛莉用带着敬畏与同情的声音低语着。曾经一度咽下去的戚情再次涌现在喉头,让巴纳吉用僵硬的声音说出“跟那没关系”打断了她的话。

“很多……太多人死去了。要是那东西不值得这些牺牲的话……”

强压在心中的热度烧灼着五脏六腑,让全身痛苦得透不过气来。感觉到奥黛莉在背后想说些什么,却又迟疑地闭上口,巴纳吉盯着从下面向上流去的检修灯不放。过了不久后灯光中断,眩目的光芒一瞬间覆盖了全景式荧幕,随后重力区域那宽广的人造天空与大地扩展在“独角兽”的眼前。

高达两百公尺左右的天花板上投影着青空与云朵,从上方眺望会呈现出极大弧度的草原。就算这样,这一切对于刚穿越真空战场的双眼来说,仍然是眩目无比,鲜活的色彩与光芒足以让身心的紧张一口气融化。升降梯从透明塑胶制的电梯井滑过,渐渐降落到被草木覆盖的重力区域大地上。巴纳吉无法适应视觉上的变化,而感受到轻度的晕眩,同时已经抵达最下层的升降机喀喳地发出了沉重的金属音。

蛇腹型的闸门开启,从升降梯离开的“独角兽”朝大地跨出一步。升降梯前的空地露出被踩得扎扎实实,而且光秃秃的土壤,左右两边是草原,在正面的侧壁被高耸的树木掩盖。巴纳吉一行人似乎到了比较远的区域,从这里看不到毕斯特的私邸。也许是被两架巨人的脚步声吓着了,正面的树丛飞出一群小鸟,一齐飞向微微弯曲的人造天空之中。巴纳吉一个月前第一次与奥黛莉一同造访时的感触被唤醒,让他短时间内呆滞地看着那鲜艳的绿意。

只是头发变长了一点,自己的肉体上完全没有变化──可是,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以及解释法,已经与那时候判若两人。脑中还无法思考这样又有什么影响,倒是先听到贾尔说道‘我们在这里等着’的声音,后方监视器映出“洛特”的短小身躯向后退一步的画面。

‘请驾驶“独角兽”继续前进。拉普拉斯程式的封印已经解开了,只要接近,应该就会有某些反应。’

贾尔没有继续提示,也是因为他至今仍然对卡帝亚斯效忠,严守冰宁的秘密所致吧。只要判断自己是合适的驾驶者,“独角兽”就会打开前往“拉普拉斯之盒”的道路——唤醒刻在心中那句卡帝亚斯的话语,与奥黛莉互相点头后,巴纳吉打开节流阀,踩下了脚踏板。

推进器的喷射风吹在站立不动的“洛特”身上,“独角兽”蹬离地面,奔驰在低矮的青空之中。巴纳吉注意着高度计,同时贴着天花板飞行,每次看到空地就反覆进行下降与跳跃,移动在弯曲成甜甜圈状的造景之中。从上空俯瞰,他发觉空地比想像中要来得多。除了每隔一定距离会设置的搬入用升降梯前方之外,森林与草原也随处可以见到光秃秃的地面,而且每处都被大型卡车可以来往的林道连结。与森林的分界线很明显地有受过整修,可以判断是刻意褶下的空地。被踩实的地面上到处可以而到的人造物体,应该是插座,可以直接连结到收有生活机能补给线的共同管道吧。

“巴纳吉,这是……”

“嗯……这不只是普通的空地。好像设计成可以事后加盖仓库或学校等大型设施。”

巴纳吉吞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基地、兵舍等字眼,并看回正面。可以重建“盒子”开启后的世界,创造全新体制的基础——看到之前由贾尔口中所说出,卡帝亚斯那些梦想化为现实摆在眼前,让巴纳吉稍微感到背脊发凉。接着他看到立体投影出的云朵另一侧,浮现毕斯特家的豪华建筑。

经过修剪的庭院以及受过地球风雨粹炼的石造建筑,都跟一个月前造访时一模一样。看着备有车道的房屋前院,巴纳吉说道“要下降了”,没等奥黛莉点头便开始让“独角兽”下降。推进器短暂喷发让机体减速,并以抛物线状轨道降低高度。随着“独角兽”以面对房屋的姿势着地,机身也被重力捕捉,让脚陷入前院地上,推进器的喷射风吹袭着整座庭园。

种在庭中的矮树窸窸窣窣地摇动,喷水池的水也被吹断而溅出。房屋的玻璃窗虽然也产生振动,不过这种程度还不足以撼动这座宽达百公尺的建筑物。虽然只是三层楼建筑,但由于每一楼的高度都高得夸张,使房屋的屋顶甚至比“独角兽”的头顶还高。顺着头部主监视器的视线望去,可以看到装饰在正面玄关正上方的浮雕,嵌在中央的时钟正指向十一点半。

窗户的窗帘全部被拉上,仍然没有任何人居住的气息,想来也不会有人出门迎接,巴纳吉与说着“我们是不是该下去……?”的奥黛莉眼神交会时,正面荧幕突然浮现“La+”的字样,巴纳吉感觉到从脚底吹上来的风震撼着头盖骨。

──找到了是吧?

强风化为“声音”,并化为光芒穿透额头。温柔的声音,让人觉得曾经听过的人声。是谁?巴纳吉在心中呼喊的刹那,全景式荧幕的影像消失,驾驶舱陷入短暂的黑暗。巴纳吉不自觉地抓住奥黛莉的手,并且在再次开启的荧幕上看到一幅投影出来的画。

一位贵妇站在小小的帐篷前方,并将自己的首饰放进侍女捧着的盒子之中。配置在左右两边的独角兽与狮子,拉开帐篷的下摆,似乎在催促贵妇进入帐篷般举起前脚。这并不是单纯的画,在深红的底色上所描绘出的花纹以及动物们,全都是缝在大片的布料上的。这是从古老的年代缝制流传下来的六幅织锦画,“贵妇人与独角兽”的最后一幅……巴纳吉想起了卡帝亚斯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与象征着人类五感的其他五幅比起来,只有题名为“帐蓬”的这一幅令人不知道代表的是什么。而那个人告诉过自己,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要描绘、要思考。去追求无以言喻的认知以及真实,并且了解帐篷上面那句古语──“A MON SEUL DESIR”的意义。

“我唯一的愿望……”

对自己诉说“找到了是吧”的“声音”再次贯穿全身,化为光芒爆开。无话可应,只能用不知该如何解答的表情看着“帐篷”的巴纳吉,感觉到从脚底往上攀的沉重震动感。

这不是“独角兽”的震动。而是构成重力区域的地盘区块在鸣动,有如地震的震动感传到机体身上。自动平衡器让身体扭动,强风让播放外界声音的扩大器唰唰地响着。“巴纳吉……”奥黛莉呻吟着,巴纳吉抓着她的手,凝视那片大大地放大在全景式荧幕上的织锦画。在贵妇人面前敞开的帐篷摇晃,就有如吞噬着秘密的黑暗在蠢动着一般。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innegans说道:

    马上去TB预定……

  2. Vajra说道:

    现在就等第10话了~ :oops:

  3. Kelvan说道:

    甚麼時候才有第10话呢?

  4. IED说道:

    :!: 出現了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