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10- 彩虹的彼端(下)(1)

“就……只是这样……?”

吐出来的声音不自觉地沙哑、颤抖。亚伯特下意识地转动头部,确认过喷射座昏暗的操纵席后,亚伯特那仿佛在摇动的视线看向正面窗户。与之前完全没改变。担任驾驶员的上尉下去引擎室后就没有回来,窗外是接近到极近距离的“报丧女妖”脸孔。半隐藏在它身后的“墨瓦腊泥加”,现在也不复遭到炮击时的混乱,神似蜗牛的奇妙外型静静地浮在虚空中。

没错,什么都不会改变。原始的石碑、被抹消的条文。就算听到了内容,自己也还是觉得世界不会有任何改变。这种东西就是会颠覆联邦政府的秘密?我们至今的谋略与忍耐,还有再也无法弥补的无数牺牲,一切都是为了这种东西——亚伯特没有浮现愤怒或悲叹之情,更不致手足无措,只是脑中一片空白。亚伯特的视线回到告知事实的“报丧女妖”身上,那漆黑的面罩看着虚空中的一点。‘虽然这不是最大的理由。’利迪沉重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里卡德.马瑟纳斯的确为了将这项条文放入宪章,而利用了“拉普拉斯”这个密室。遨翔在宇宙的首相官邸,成为宇宙世纪开辟之地的“拉普拉斯”……刻有宪章的石碑,原本预定现场刻上各国代表的签名,在改元宣言结束的同时公开。之所以打算一切都在“拉普拉斯”里面进行,是为了不让政府内的反对势力有机会插手吧。当时政府普遍认为,就算只是可能性,也不该答应宇宙居民给他们多余的权力。而在这种气氛下还追加条文的里卡德,可说是真正的理想家。他的人品,多少为宇宙世界的真相……其实只是弃民政策这种露骨的真相起了些掩饰作用——’

“不过对那些觉得过多的人类不需参政权的人们来说,他便成了阻碍。”

亚伯特不自觉地接着开口,并交握起血液停滞的指尖。为了让无法承受热污染以及人口过度增加的地球延续生命,断然进行宇宙移民,将大半人口弃向宇宙的联邦政府。联邦为了排解每个国家、每个人之间的冲击,而命中注定必须毫无慈悲而傲慢。这人类史上最大的权力机关,需要里卡德.马瑟纳斯这张理想的外表,却也排挤了他……带着逐渐冷却的内心,亚伯特用催促的眼神看向“报丧女妖”。金色的角稍微垂下,同时听到利迪低声说道‘没错’,让亚伯特有股仿佛是“报丧女妖”在说话的错觉。

‘不过,这真的就像是祈愿。我想当时的保守势力,并不会真的将适应宇宙的人类云云的视作潜藏危险。只是有太多人觉得自由主义的里卡德很碍事,而石碑这件事只是契机吧。结果,他们决定实行暗杀计划,并伪装成分离主义分子恐怖攻击。

这是在改元宣言中炸毁“拉普拉斯”,连同偏里卡德的代表全部一起消灭的大计划。同时要是因此让扑灭恐怖主义的声势高涨,既可以将分离主意者一扫而空,又可以强化联邦的权限。为了这项一石三鸟的计划,他们雇了一批用完就丢的恐怖分子。赛亚姆.毕斯特……你的曾祖父也是那批人之一。而且计划主谋者的代表,是乔治.马瑟纳斯。众所周知外号小马瑟纳斯的第三代首相,也是里卡德.马瑟纳斯的儿子。’

继承被暗杀的父亲遗志,继临时就任的副首相之后当上首相的乔治.马瑟纳斯。他以“毋忘拉普拉斯”为口号,对恐怖主义实行强硬政策,直到二十年后宣布“地球上的一切纷一争均被消灭”为止。让联邦政府呈现过度肥大的组织所会有的恶习,又让与社会脱节的官僚主义横行,但是对上反动分子却能进行迅速甚至过剩的压制。联邦延续至今的这种体质,可说都是由乔治政权上台后二十年间培养的。以暗杀事件为契机,小马瑟纳斯等人想让联邦永保非常状况救济机关权限的企图,可说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结果。

这令亚伯特也无言以对。父杀子、子弑父——之后连绵不绝,不断继承的因果齿轮,居然从一开始就在转动了。想到自己也是织成这因来的线条之一,同时也理解到一直称真实为“诅咒”的利迪,有多么深沉的苦恼,亚伯特无话可说的脸再次看向“报丧女妖”。那漆黑的侧脸渗出苦涩之情,‘计划成功了,除了一点小小的误算。’利迪几乎消失在黑暗中的声音继续说着。

‘赛亚姆.毕斯特……没有人知道他怎么活下来,又是怎么得到拉普拉斯宪章石碑的。赛亚姆第一次接触政府时,事件已经发生超过十年以上。而他所持有的原始石碑上,记有现行宪章所不存在的条文。虽然那只不过是寄托给未来的祈愿,不过那内容提到的可是宇宙居民的将来,可以让人联想到,将之刻意削除的作法与暗杀事件,都是政府的阴谋……你应该可以想像到,当时的关系者们有多么慌张吧。

暗杀赛亚姆的方法,恐怕他们也想过不下百条。不过赛亚姆是聪明的男人。就算会威胁政府,也不会做出太过分的要求。他只会要求与问题比较起来不过是小利的一点点方便,投注在当时只是新进企业的亚纳海姆电子公司发展上。而他自己不浮上台面,是以亚纳海姆为温床创立毕斯特财团,插手基础产业——’

“也开始了与联邦之间的共生关系。靠着隐匿原始石碑……‘拉普拉斯之盒’而维持的系统。内容是什么已经不重要,化为世界秩序象征的‘盒子’……”

以偶然得手的秘密为资本爬上来的前恐怖分子,以及选择与他共生的联邦政府。亚伯特自己以及利迪,都活在这扭曲的历史所产生的结果。一开始拥有的野心与算计早已风化,自己不过是个想守护既得利益——已经存在的世界,一介诚挚的凡人。听到了最后还是归结到自己亲人身上的真实,亚伯特吐出沉重的叹息。

‘一开始,那只不过是会威胁到时下政权的丑闻材料。就算真相曝光,那也不会颠覆联邦政府,对宇宙殖民政策更不会有重大的影响。政府也不是没有承认原始石碑,重新公布条文这个选项。可是又过了二十多年,在联邦与毕斯特财团的共生关系已经安定下来的时候,一名男子出现了极为麻烦的思想。他的思想没有多久便扩展到全地球圈,让“盒子”的意义彻底改变了。’

用力榨出的声音落在心底,让心脏强烈地跳动了一下。亚伯特愕然地瞪大双眼,凝视持续看着远处一点的“报丧女妖”侧脸。

这才是真实──“盒子”魔力的真正意义。利迪说过,‘直到一年战争发生……一切的一切也随之改变’、‘包括赛亚姆,还有沿着他铺的轨在走的联邦政府,才在此时恍然大悟,自己一直以来做的事有什么意义,也发现了“拉普拉斯之盒”具有的真正“力量”’。亚伯特追着“报丧女妖”的视线看去,在残骸之海中闪烁的月球进入他的视野,亚伯特领悟了利迪所凝视的东西是什么之后,惊愕得完全说不出话。

虽然从这里看不到,可是无疑地存在于月球背面的殖民卫星群。某个男人将极为麻烦的思想散布在地球圈的发信地SIDE3──

‘吉翁.戴昆所提倡的新人类论。诉说上了宇宙的人类可以更加进化,而身为弃民的宇宙居民正是所有人先驱的思想。在这样的思想与宇宙居民的独立运动融合,生出吉翁主义这全新的主义那一瞬间,“盒子”真正地成为禁忌。要让适应宇宙的人类,优先参与政府的运作……原本放眼遥远未来的祈愿,只经过半个世纪就化为实体了。同时也成为颠覆联邦政府的诅咒……’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innegans说道:

    马上去TB预定……

  2. Vajra说道:

    现在就等第10话了~ :oops:

  3. Kelvan说道:

    甚麼時候才有第10话呢?

  4. IED说道:

    :!: 出現了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