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高达独角兽(Gundam UC)小说 -10- 彩虹的彼端(下)(1)

起因,只是熟悉的男人打来的一通电话。

‘你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身为隆德.贝尔司令的人,到现在还没办法跟政治妥协是想怎么样?一般这种立场的军人,要找到一个可以援助的议员,以备将来出马竞选吧?’

凯.西登仍然是一开口就不饶人,同时在电话中告知了三项事实。首先是罗南.马瑟纳斯议员把他叫到达卡,想将他卷入与毕斯特财团的政争之中。再来是当时对方搬出布莱特的名字,当成人质对他进行威胁。还有,对于让一位现任中央议会议员是非不分到这种程度的“拉普拉斯之盒”,军方与议会似乎打算做某个形式的了断——虽然这项有一半是臆测。

他身为记者的才能,只能由世间的评价去推断。不过,自己很确定曾经一同在“白色基地”上出生入死的凯,绝对不会对自己说一些仅仅是空穴来风的臆测。布莱特马上打了几通电话,开始反证凯所带来的情报。虽然自己身处调职中,不过没办法连他个人横向的联系都一起切断。梅蓝副长还留在修理中的“拉.凯拉姆”上,藉由他的帮助,不用靠还没还清人情的罗式商会,也能大致了解事件的概要。

玛莎带着最高幕僚议长闯进移民问题评议会这件事,在达卡的幕僚之间已经成了众所周知的事情。布莱特透过达卡防卫队的知己,也知道了之后玛莎将罗南带出议场、坐上包机,以及目的地是北美夏延基地,不过接下来他也没有可以掌握的线索了。毕斯特财团与移民间题评议会的首脑,躲在宛如旧世纪遗物的夏延基地是要做什么?布莱特没有任何手段可与“拟.阿卡马”联络,也感觉到透过传言进行的情报收集工作有其极限,结果他只得选择了透过隆德.贝尔的代理司令准备特别班机,亲赴现场的无谋选项。

靠着前“白色基地”舰长,一年战争英雄的别名硬闯,连续用“紧急驰援”、“你难道不知道吗”等等临时想到的藉口突破基地的警备网,几乎是半闯进去管制室,最后看到很清楚的阴谋构图映在大型荧幕上。“工业七号”、“拟.阿卡马”,还有格利普斯战役中恶名远播的殖民卫星雷射。在司掌管制的通讯员群背后,有罗南与玛莎的臭脸,装饰用的基地司令忙着看顾战况以及那两人的脸色。布莱特没心情去看艾布尔斯司令那张打高尔夫晒黑的脸,也不想与惊讶看着自己的玛莎视线交错,他将追究的矛头指向背对自己不动的罗南。

整理好与警卫拉扯而乱掉的衣领,抚平头发之后,布莱特再次用比较冷静的声音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罗南面向荧幕的脸却一动也不动。

“我没听说殖民卫星雷射修复了,更不要说将民间的殖民卫星视为攻击对象——”

“我们会把对殖民卫星的伤害减到最低限度。目标只有‘墨瓦腊泥加.’。虽然那算是归在殖民卫星公社的管理下,不过实际上可以说是毕斯特财团的所有物。”

玛莎代替毫不动弹的罗南开口。“所以,你就有权利破坏它?”布莱特立刻回嘴,让玛莎一脸不耐烦地抓起头发,背过身去面对荧幕。布莱特抬头看向司令席高台,“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他的矛头转向艾布尔斯。

“请立刻中止发射。拒绝的话,我将会告发你们。”

“布莱特上校,这是受到认可,满足维持治安要件的紧急避难行为。也已经计划好事后的核准了。请你位刻离开这间房间。你现在才是正对军方的机密管理以及指挥系统进行违法的干涉。”

“你们想用什么藉口得到国民的认可!要说为了葬送对联邦有害的秘密,所以把整个殖民卫星烧掉了吗!?这是以前吉翁或迪坦斯的手段啊!”

“造成这状况的是你喔。”

就在艾布尔斯装作满不在乎的表情似乎快到极限的同时,玛莎插嘴了。布莱特仿佛被将了一军般回头看着她。

“是你让‘独角兽’与米妮瓦.萨比逃走,还让他们与‘拟.阿卡马’会合的。你夺走我们其他的选项,现在还敢说这种话。”

“这些事的前提是你们对军方不当干涉。我只是应付事态罢了。”

“是啊,你用感情去处理;我们不同。我们的行动原则,是为了那必须维持的秩序。”

她的眼神与声音,让布莱特有那么一瞬间怀疑,是自己做错了。“我们的作为可不是在开玩笑。”她毫不停顿地继续说着,全身转往布莱特的方向。

“些许的扭曲与不平等,是为了让一百二十亿人类继续生存必然会有的事。勉强要去纠正,会立刻让整体的均衡毁灭,并让世界崩坏。你也有家人吧!为了孩子们着想,学聪明一点如何?”

“我只想让自己做一个不会耻于面对孩子们的父亲。”

即使是嘴上针锋相对,布莱特也不打算退让。玛莎的神情越来越险恶,“真是……男人这种生物真难讲道理。”她的口中低喃着。带着险恶的冰冷声音,让布莱特感到一阵恶寒。

“那种虚荣心、自我表现欲就是一切争端的源头,为什么你们都没发现?想变得更好,觉得人类这种生物可以做得到的自负感,让人类走上错误的路。我们只是为了补足肉体的脆弱而发展智慧,与其他生物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需要安稳地反覆着出生与死亡的循环就好了。不需要去做残杀自己的亲人这种傻事,只要满足于自己伸手可及的事物……”

布莱特看见玛莎拨起前发的指尖绷紧着,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刺进额头。她那不是在对自己说话,仿佛正对着不在此处的某个人说话的声音刺进耳朵,让布莱特忍着寒意凝视着玛莎的侧脸。

“可是,这种生活方式对男人……对人类的雄性来说难以做到吧。旧世纪似乎有雌性化的倾向,但是一得到宇宙这片新环境,雄性又忘了教训而乱来。那么,会觉得只好让女性来掌权也是——”

“玛莎夫人,这里不是辩论的好地方。”

罗南突然开口。玛莎那仿佛被什么东西附身的眼睛颤抖了一下。她眨动眼睛,目光好像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般地游移,之后马上回过神来,低语着:“……没错,不好意思。”布莱特看着毕斯特财团首脑这出乎意料的反应,重新认识到她似乎不单纯是被权势欲望薰心的女人,但是布莱特的目光马上移向仍然背对着自己的罗南。

结果,可以好好交谈的只有这个男的了。“罗南议长。”布莱特的呼唤,让罗南粗大的脖子微微转动。

“我立刻与‘拟.阿卡马’联络,并督促状况。请不要急着下判断。凭这里的设备,可以透过中继卫星直接与他们交谈。”

“联络之后要做什么?你想对他们大叫殖民卫星雷射正对着你们吗?”

罗南回过头递来的眼神,似乎在说:是我的话就会这么做。他的视线从一时语塞的布莱特身上移开,“而且,忠告恐怕也没有用。”罗南毫无表情地补述着。

“毕竟他们单舰击退新吉翁舰队,抵达目的地,应该是不会在没确认‘盒子’的内容前行动的。之后该怎么做……我刚才也说过了,选择权在他们手上,不在我们手上。”

“可是……!”

“不过,他们看到‘盒子’的真面目,会先傻眼吧。”

稍稍低下的侧脸上,有着了解真相之人才有的沉重自嘲感。罗南看着无话可说的布莱特,再看向屏气凝神听着的玛莎,用充满苦涩的目光看向荧幕上的“工业七号”。

“它本身没有意义。知道了会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我们不能承认。承认的瞬间联邦就会颠覆。绝对不能让‘盒子’开启。在新人类这样的‘可能性’已经诞生的现在……”

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不,是本能在喊着知道了就无法回头,让布莱特说不出话,被寒意笼罩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玛莎的眼睛眯起,仿佛已经查觉到什么,让她眼神中露出一丝昏暗的光芒。“难道说……”她动口的刹那,管制员大叫“目标出现异常!”让管制室的空气瞬间冻结了。

“扩大来看。”艾布尔斯说道。在六面荧幕的其中一面,映出“工业七号”现况的影像阶段性放大,大大地映出在与细长筒身前端接合的殖民卫星建造者,也就是在这里的人员称作目标,正被殖民卫星雷射瞄准的“墨瓦腊泥加”。布莱特看着反覆进行CG修正,让细部变得明了的影像,感觉有如看到魔术一般让他眨动着眼睛。

装在全长超过六千五百公尺的细长本体上,像蜗牛壳一样的回转居住区圆环,就像挟到什么物体般动作越来越钝。圆环由直径超过一千六百公尺的筒身,以及包在外围五十公尺厚的缓冲带组成,两者各自往反方向回转藉以抵销旋转力矩,不过那缓冲带也逐渐停了下来。“重力区块……!”“要停下来了吗?”听着通讯员的叫声,让布莱特冷汗直流地凝视着大型荧幕。大小匹敌殖民卫星的巨大建筑物重力区块停止──那对宇宙居民收说就有如行星停止自转一样。离心重力消失,让一切生活行动无法进行这一点来说,与外墙开了大洞一样是毁灭性的景象。

不过,异象不只这样。一度停止的内侧筒身,又开始往反方向缓缓旋转,而外围的缓冲带也配合着开始转动。筒身回转半圈、缓冲带便回转四分之一圈,接着再次转动的筒身往反方向回转四分之一圈。就好像过去的保险箱号码锁一样,双重构造的圆环反覆进行回转与停止,一让巨大的蜗牛壳剧烈地改变着。

“发生什么事了!?”

“回转居住区反覆进行不规则运动──”

“这我看也知道!查明原因!”

艾布尔斯歇斯底里地吼着。布莱特没有去看满脸疑惑的通讯员,而是看向身旁站着的玛莎。原本期待既然她敢毫不羞耻地说“墨瓦腊泥加”是财团的所有物,那么对这情况也许心里有数,不过玛莎也只是疑惑地抬头看着荧幕。回转居住区无视在壳的中心,docking bay前浮着的白点“拟.阿卡马”,仍然持续着奇异的行动。就好像在找镶在殖民卫星一端的号码锁开锁位置般,持续着回转与静止——

“封印解开了吗……”

凝视注视着三十万公里外远方所发生的异变,罗南发出呻吟声。布莱特只能用战栗的表情盯着荧幕不放。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1. Finnegans说道:

    马上去TB预定……

  2. Vajra说道:

    现在就等第10话了~ :oops:

  3. Kelvan说道:

    甚麼時候才有第10话呢?

  4. IED说道:

    :!: 出現了

跳至工具栏